校园恐怖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恐怖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短片校园鬼故事、北校园鬼故事、关于校园鬼故事、校园搞笑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恐怖鬼故事第一篇-灭顶之灾

不速之客

晚饭后,我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准备打会儿游戏,寝室门突然被急促地敲响了。

我没好气儿地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平头青年。

“同学,最近学校阴气重,这张符纸……”他边说边伸手往衣兜里摸。

“滚!”我冷冷地说道。

他顿时像被点了穴似的僵住了,一脸迷茫地望着我,许久才眨了眨眼睛,像是没听清似的问道:“你说什么?”

“滚!”我加重了语气。

他冷哼一声,点了点头:“行,小子,明天这个时候我来帮你收尸。”

我不再废话,狠狠地摔上了房门。

我早听说最近学校里有个脑抽学生挨个寝室推销符纸,没想到今天发到我这儿来了。不知道我们寝室的陈潇是有名的阴阳眼吗?我摇了摇头,打开了桌子上的电脑……

是夜,窗外传来格外惨烈的野猫的哀号声。熟睡中的我被猫叫声惊醒,隐隐觉得似乎有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忽然从寝室黑暗的角落中传来,我循声望去,发现黑暗中室友陈潇正有些慌张地收拾着行李。

“陈潇,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我疑惑地问道。

陈潇颤抖了一下,转头盯住了我。黑暗中,他的脸看上去有些模糊,但我却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的身体正不住地颤抖着。

“钟宇,听我的,马上收拾东西离开这里。”片刻的沉默后,陈潇带着明显的颤音开口说道。

“为什么?”我一惊,忙疑惑地问道。

“因为……”陈潇皱着眉头正要说些什么,却不知为何突然直勾勾地盯住我,瞳孔开始渐渐地放大。

我的心顿时一紧——被一个有阴阳眼的人这么看着,我不由得感到后背一阵发凉。

“你、你别吓我,你看到了什么?”我战栗着问道。

“没、没什么。”他结结巴巴地说完,冲我挤出一抹勉强的微笑,随后拖着行李箱逃也似的离开了寝室。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我转头看向邻床的李晨,想和他说说话来舒缓一下心中那莫明的压抑,却发现李晨正抱着双膝缩在床脚,抖如筛糠。

“李晨,你没事吧?”我诧异地问道,总觉得今晚寝室里的每一个人都充满了古怪。

李晨缓缓地抬头看我一眼,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手指,颤抖着指指自己身下的床板,用明显走了调的声音对我说道:“床下有人!”

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寝室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居住,陈潇刚刚离去,李晨正坐在对面,那床下的人是谁?

“谁在你床下?”我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连忙问道。

“床下有人!”李晨重复着,声音却比之前更加惊恐。

我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走到林晨的床边,弯腰向黑漆漆的床底下看去。昏暗的光线下,我看到一团巨大的黑影正从床底最深处缓缓地向我爬来。

当黑影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只觉得整颗心仿佛就要从胸腔中跳出来了——那竟然正是一脸惨白的李晨。

他惊恐地望着我,将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用轻如蚊吟的声音对我说:“小心,上面的不是人!”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勾着的脖子上方就传来了一阵诡异无比的磨牙声,同时还有什么冰冷的物体滴在了我的后脑勺上。

校园恐怖鬼故事第二篇-阳光下的尸体

恋上一个人

2011年12月1日凌晨23点44分,薛宁还是没有睡着,爬起来看了看手机,这是今年以来第一次彻夜未眠。想睡不能睡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现在脑海里是一具漂浮在空中、像打了膨大剂一般的女尸。

听袁泽说失眠是因为你在别人的梦里。睡在旁边的袁泽会梦见我吗?大概太容易得到的总不会喜欢太久,最近总是患得患失,纠结莫名。

薛宁的大腿搭在旁边睡着的袁泽的腰上,从后面紧紧地抱着袁泽。这样让人不会害怕,不害怕他的离开。

两年前,薛宁第一次见到袁泽是在女生宿舍,大一刚入学的时候,袁泽带妹妹袁珊来找宿舍。栗色卷发带着gucci墨镜的袁珊手里空空的,大包小包都在袁泽手中,她还喊着“好热哦、好累哦”,把IPAD放在桌上后搂住哥哥的脖子撒娇,“哥哥对我最好了,帮我搞定所有的东东酱紫。然后,你知道吗,珊珊要看电视剧了哦。”

听到叠加起来的那种台湾腔,薛宁的身体抖了一抖,犹如冬天撒完尿以后的条件反射。

袁泽溺爱地扳开袁珊的手,说道:“乖,别闹了,宿舍还有其他人在。”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埋头啃小说的长发遮住脸的穿天蓝色多啦A梦家居服的身材异常苗条的薛宁。

袁珊“嗯”了一声放开了手,自顾开始看清宫辫子戏,一边抱怨着:“这空调一点儿都不制冷,怎么搞的啦。”

透过自己长发的空隙,薛宁看见铺床的男生侧对着自己。宿舍墙外的蔷薇已经开到荼蘼,香味甜蜜特殊。在这样的香氛里,他那么认真地把床单整理好,睫毛是惊艳的长,高挺的鼻子显得冷傲,剑眉隆重而紧张地镶嵌在脸上,手指灵巧,几分钟把床整理得干干净净,又开始把妹妹的衣服分类放到床旁边的木制衣柜里。

当她的妹妹肯定很幸福。薛宁一动不动地看着。

汤正慧走了进来,高得像个模特,妆容精致,背着登山包,一进来就打招呼:“Hi,大家好,我是汤正慧。”

袁珊自报家门,薛宁也抬头打招呼,目光却看着那个铺床的男生,四目相对,却也理直气壮,像对着汤正慧说,其实是对着袁泽说自己的名字:“薛宝钗的薛,宁静的宁。”

后来听袁珊提起,他哥刚从学校毕业,在市区三甲医院外科实习,是这所学校过去乃至现在甚至将来最优秀的学生之一,也是这个医生世家中最大的希望。

“那他不到国外去读博士?”薛宁不经意地问道。

校园恐怖鬼故事第三篇-午夜鬼叫门

暑假之后,陈没搬了宿舍。新宿舍是在暑假里没日没夜加班抢点盖起来的,墙皮还没干透,感觉阴阴的。

不过,陈没觉得这房间阴阴的还有另外一条重要的原因。据说,这座楼在还未交付使用之前,出过一条人命。据他了解,说是有一个艳丽惊人的女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被一个不明身份的男生挟持到这里,惨遭QJ,而且命丧黄泉。关于她的死,有两种说法,一说她万贞女,不堪凌辱,撞壁而死,一说那男生辣手催花,杀人灭口,现在仍逍遥法外。

以上消息,都是小道得来。学校对于这种事情,历来讳默如深,绝口不提。不过,不知为什么,他老觉得这件案子就发生在他现在住的那间宿舍,而且那艳丽女生就撞死在他床头上方那块墙壁上。而且,事情也突然有了征兆。

那天半夜里,陈没做了个噩梦,突然醒了,周围一片的平静。正当他努力再睡之际,走廊里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门外灭着的声控灯有无声无息的亮了,紧接着,门上传来低沉的敲门声。“咚咚咚”,整三下。

陈没招呼了一声,没人答应,也没人在敲门,陈没静静地等了一会儿,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然后,陈没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陈没已经不记得那件事情了,或者说把那件事情当做了一个梦。但就在那天晚上,他有做了头天晚上他做的那个梦,惊醒了。而且,不可思议的事情也随之发生了。

本来一片的平静,轻微的脚步声,灯亮了,低沉的敲门声,没人应门,灯幽灵般的熄灭……整个事情跟第一天晚上一模一样。陈没看了看表,午夜一点。

第三天起来,陈没清楚地知道前两天夜里的事决不是他的幻觉。他把整件事情告诉了他的舍友,但他们无人相信,这件事情的确太不可思议了。他只好要求他们午夜一点留意一下,以证明他的正确。

午夜一点,他们准时醒了,六双眼睛瞪在门上。果然,不一会儿,事情如前两次一样地发生了。“咚咚咚”,三声低沉的敲门声,把他们的心敲到了嗓子眼上。

校园恐怖鬼故事第四篇-蜷在柜子里的女孩

寒假刚刚开始,时间是1月23号,天气阴,有风,云层厚,很快就会下雪。

1月23号的晚上9点13分,张亭被杀死在自己的宿舍,凶手是吴小美。

寒假的宿舍楼很空荡,张亭的尸体在地板上扭曲成一个奇怪的形状,她的后脑勺在汩汩的向外渗着血浆,黑色,有臭气的血浆,粉色毛衣上出现一块鲜红的印记,越来越大。她的长发散在身下,刚刚烫的波浪卷,依然有光泽。眼睛瞪的很大,眼仁上翻,确实是死了。

吴小美立在一边,并不觉得害怕,心中反而很释然,有说不出的舒坦。她想杀死张亭已经想了很久,原因很多,因为太多反而说不清楚。也许是嫉妒,嫉妒张亭的漂亮,嫉妒张亭的活泼;也许是恨,恨张亭的虚伪,恨张亭的傲慢。平凡些往往是莫大的好处,可以自在的享受平淡的幸福。但若是生的平凡,又有了过高的希望和梦想,往往就会酝酿灾难,尤其是对于女人而言。

吴小美看到张亭桌上的相框,照片上面,张亭笑的一脸灿烂,乖巧的依偎在一个男孩子怀里。吴小美的手指轻轻划过男孩子的面颊,语气轻柔:“现在,这个不需要了。”

相框被摔在地上,粉碎。

还好现在是寒假,宿舍里四个人,只有吴小美一个留下,其他都回了家。张亭也只是回来取东西,不料丢了性命。

张亭的血不留了,凝固成一个暗红色的血块,粘住了头发。吴小美取出毛巾,仔细的替张亭擦脸。张亭的脸蛋是很标准的瓜子形,眼睛很大,睫毛长,鼻子翘的很可爱。美中不足的是嘴巴,太阔,显的有点凶。不过这样的相貌已经足以迷倒一片男生。她同时周旋于三四个男生之间,每个都是她亲爱的老公。当然这一点只有宿舍里的人知道。吴小美则是对此了解最清楚的人。她拣起破碎的照片,里面的男孩子依然幸福的微笑。这是许宾,吴小美的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和大学同学。暗恋的岁月足足九年,漫长的等候,抵不过他与她的一面之缘。

新年聚会中无意遇到,许宾毫不遮掩对张亭的惊艳之情。张亭只是摆出招牌式的淑女微笑:“小美,这是你同学吧,怎么不介绍一下呢?”

于是,许宾成为张亭的第七任男朋友,三名中的一名,快乐,对真相一无所知。

吴小美将照片扔到地上,狠狠的踩了踩。

校园恐怖鬼故事第五篇-后操场的人影

看多了形形色色的灵异故事,总是执不相信的态度。直到那年冬天,我的一个遭遇让我的观念发生了改变。

那是我读高三时的事情了。记得那天晚上还飘着雪吹着风,我和我的几个同学下了晚自习之后相约到后操场去散步。到了后操场,借着学校那暗暗的路灯,我们一行四人围绕着操场的跑道边走边谈,有说有笑。当我们走到操场的那一头转弯处时,我的鞋带松了。于是我让他们先行,蹲下来想将鞋带解开然后再系上,可恶的是那鞋带竟然成了死结!我只好慢慢地解。这时我才感觉到冬天的风刮得特冷,不禁打起了哆嗦。抬头望望他们,已经走远。路灯映照在地上薄薄的雪层上,散发着淡淡的幽光,心里竟然升起丝丝恐惧!也许是一个人的直觉吧,我总觉得身后有人在看着我,我心惊胆战得回头看了一眼——只是一眼,却让我永生难忘!

我看到的是一个身穿白色囚服的人影,可怕的是他的额头上有一个弹孔,还流着黑黑的血液(因为光线不强,只能是看见黑色的血啦),映着他啊苍白的面孔及两个突出的眼珠,让人不寒而栗。我飞快地转过头来,就在我转头的一瞬,我瞟见了他脚上的镣铐!顾不上多想,也顾不上系鞋带,我亡命得往前跑。当我跑到宿舍时才发现我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刚刚与我同行的那三位同学见我面色慌张,脸色苍白,忙问我发生什么事了。我喘着气告诉他们我刚刚看到的一切,然而没有人相信我。我几乎是哭着对他们说,不信,我们再一起去看看。可能人都有好奇心和不服输的心态吧。我们四人又重新回到后操场,然而后操场除了稀稀历历的雪和幽暗的灯光以外什么也没有。

自从那次事件以后我再也没踏入后操场半步,为此,同学们都笑我是“胆小鬼”,说我是得了考前“综合症”。我也无谓和他们争辩,也许真是幻觉吧,毕竟我们考试的压力是蛮大的。直到有一天,历史老师给我们上近代史的时候提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惨案和冤案,也提到了有关于我们学校的历史。他说那时侯我们学校的后操场是刑场,有许多的冤魂埋葬在后操场的地底。这让我不禁又想起了那天晚上的“白影人”,让我又对自己的想法有了怀疑:难道我那天看到的真是冤魂?有或者真是幻觉?我实在想不通。转头看看那次与我同行的三人,他们正在小声议论着什么,脸上还带着些许惊恐与疑惑……

如今,我已经毕业,那所学校正在扩建,我也不想再去看看它的新面孔了。只是有时候还会在梦里看见那个白影,常常会惊出一身冷汗……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还有好多好多的现象连科学家都解析不清楚,我们又能弄懂些什么呢?还是让时间将它们慢慢遗忘吧!

以上就是校园恐怖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恐怖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8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