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恐怖短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恐怖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红色高跟鞋、最恐怖的校园鬼故事、听校园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短篇校园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一篇-真实诡异故事

首先 我接下来要说的 都是真实的事情 我搞不清楚 谁知道其中的缘由可以告诉我 ,虽说i我是明老师 应该 唯物才对可是这几把蛋疼事真把我一个男人吓的 汗毛倒竖。

我记得是三月份 我刚到学校不久,晚上和两个女老师看电视,他们看完十点多睡去了,我继续看。看到十二点多有点困了,我就准备洗连洗脚睡觉了,因为我宿舍的 灯坏了 我就开着台灯 房子里光线很昏暗,我洗完脸洗完脚准备洗袜子的时候,就听见小孩在一年级门口哭呢,嗓子都哑了,这还不是高潮,我起先一位是猫。是不是发春呢,农村的朋友都知道猫发春,他刚开始也是像小孩那样叫,但一会就又变成猫了的声音了,我以为猫我就没管,结果听着听着十几个小孩 ,你们想象一下,我一下不知所措了,我放下手中的袜子一直听,一直哭。哭着哭着直接开始往办公室的位置靠近了 ,这个威慑太大了 ,我靠,不好意思 说了句脏话,我头发开始往上竖起,手心里全是汗,那会是在是吓得不行 ,最后直接就到大门口了,我的宿舍就在大门附近,我们宿舍是瓦房,我那会正想喊那两位女老师,不是哥们不爷们,你们可能会说我没出息,咱确实也是条血性的汉子,当时约害怕越往那事上想,真的,别说我。你们没遇到这种事情,要是一两个哭声 我也能淡定点,我靠是十几个啊。我最后控制了下自己,让自己别想,找了个棒。手电拿上。我靠拿上手电的时候我有点犹豫。我想别得罪了那东西,最后我又坐到椅子上,现在我真的开始相信老人们说的你越怕那东西那东西就越弄你,哭声里面又参杂着笑声。我的妈呀太诡异了,今天我现在记述的时候也是半夜,由于睡不着,就想写写,写着我都感觉背后凉凉的,最后狠了个心,我猛的冲出去顿时撒声音都没了 ,大爷的明明就在大门口,说实话我冲出去的时候我浑身都是抖动的,抖得厉害,我站在门口骂了几句, 大声骂。吐了两口涂抹。我就进去了,我进去吧大门好好的关上,我看了看那两个老师的宿舍。灯黑黑的,我就感觉整个房子里就我一个活人。太森人了,你们可能会说那就是猫。我告诉你猫交配都是两两一对, 不可能大规模出现在一个地方。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猫发春的叫声很吓人,但是叫一会就又变成猫的声音了,这件事情前后一共有一刻钟,前十几分钟我进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然后我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由于刚才太激动 我心还是蹦蹦的跳着,我害怕那玩意进到我房子里,乡里不像城市晚上没有路灯,我在办公室里把灯拉掉黑黑的,就像棺材一样。太黑 我不敢想我房子里有没有东西,带着这种疑惑我渐渐有点睡意就在我半睡半醒的时候,我听到我办公桌上的圆珠笔哗啦啦啦的滚下来掉在了地上,窗户没开,桌子是平的,大家都有过这种感觉,你半睡半醒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你多半是平的直觉处理 所以我没完全醒来,我不知道当时我眼睛睁开没有 ,因为睁不睁开都看不见,我就感觉,从我办公室的走廊里,走过去两个穿的就像是唱戏的,里面的那个白色的袍子,长袖子,走过去两个,那会也醒不过来,他大爷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走廊正好对着我的户,所以我能看到,这事我第一个星期经历的事情,这件事经历过之后,又两个星期我感觉没精神的很,一没课我就趴在办公室桌子上睡着了。反正特别困,我是老师也相信唯物论,可这事情太邪乎 ,我从来没经历过 ,听老人们说九月份的蛇容易见那玩意,这也是我来乡里支教的第一件怪事,以前从没有。

校园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二篇-美人鱼校花

“你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美人鱼吗?”袁杰问向了他的好朋友周云。

周云哈哈一笑道:“你真是够够的了,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美人鱼,我看你是电影看多了。”

“是真的,真的,我看见……”

袁杰的话还没说完,周云急着接了一个电话道:“我走了,我女朋友过来了。”

袁杰想要告诉周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美人鱼,因为他们学校的校花林依然就是只美人鱼。

袁杰看着蔚蓝的天空,思绪慢慢回转。

那是一个阴天的下午,六点多钟的时候,天已经暗了,意味着一场雷电即将来临,大半部分同学都回家了,住在学校的也早早的窝进了寝室,或者在教室里自习等等。

而学校的游泳池早已被学生遗忘。

袁杰那天刚好值日,就他一个人,他看到林依然在游泳池里游来游去,她有着一条漂亮的尾巴,那条尾巴上五彩斑斓,长满了鱼鳞。

他竟然看傻了,校花林依然竟然是一条美人鱼。

“轰”的一声,林依然从游泳池里窜了上来,吓得袁杰目瞪口呆。

“你都看到了。”

“恩。”

“求求你,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

“好。”

林依然告诉袁杰,她是一条来自深海的美人鱼,由于大自然污染,海底简直不能待了,所以无奈之下,她鼓着勇气把尾巴剪成两截,伪装人类走路,慢慢融入人类的生活。

久而久之,她的尾巴在陆地上的时候,就变成人类的腿,而在水里的时候就会变成鱼尾。

只是因为她还是鱼的缘故,所以不能离开水太久。

所以每天放学后,她就跑来学校的游泳池。

这个游泳池废弃了一段时间了,因为学校新修了游泳池,自然这个就闲置下来了。

这个秘密一直在袁杰心里憋了好久,直到今天他本来想要跟好友周云诉说。

没想到周云那么快就溜了。

袁杰叉着腰看着跑远的周云叹了一口气道:“唉,这小子怎么就不听我说完呢,我想要跟你说,我们的校花林依然是一条美人鱼!”

当袁杰把心中的秘密说出来后,拍了拍胸口,终于觉得松了一口气。

可是他却没想到,他说的这个秘密却被顾教授听到了,顾教授嘴角扬起,邪魅一笑。

这天袁杰带着周云来到了游泳池,一边走一边说道:“你相信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美人鱼。”

“我当然相信你啊,你说的我们的校花林依然就是美人鱼,她来自深海对不对。”

“对。”

当两人来到游泳池,袁杰看到空空的游泳池,眉头紧蹙道:“怎么不在。”

“袁杰,我说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我走了。”

这次周云不开心的走了,而袁杰眉头紧皱,要知道每天这个时间林依然就会在这个游泳池里,今天忽然不见了实在是太奇怪了。

实验室里,顾教授看着钢化玻璃里的林依然哈哈笑道:“真是个伟大的发现,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美人鱼,我问你,你的同类到底在哪里。”

林依然哼了一声道:“你死心把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哈哈,那我一定会让你很痛苦。”

没几天,袁杰被顾教授迷晕了,带到实验室,等到袁杰醒来后,看到了钢化玻璃的林依然,在看了一眼教授什么都明白了。

“快放开我们,快放开我们……”

顾教授变态的笑道:“没问题啊,袁杰,只要你让林依然她告诉我,她的同类在哪里,我就放了你们怎样。”

“依然,不要告诉他!”

啪嗒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袁杰脸上,他的脸上有了五个巴掌印,这还不够,顾教授用火烤袁杰的脚掌,烫的他哇哇大叫,骂道:“你这个变态教授,快放了我们……”

依然看着袁杰所受的嘴,流下了珍贵的眼泪。

这下顾教授在这一刻,惊喜发现,原来美人鱼流出来的眼泪,竟然变成了钻石。

“依然,别哭了,他可是等着你哭呢。”

依然听了袁杰的话,停止了哭泣。

不过这个发现让顾教授惊喜异常,只要找到更多的美人鱼,不断让他们哭泣,他们流下的眼泪全都会变成钻石,钻石多值钱啊,到时候不就发财了,而且再把美人鱼交给国家,一定会震动全国,自己也可以扬名立万,真是一举两得。

顾教授拿出了匕首放到袁杰脖子上,冷笑道:“如果你不告诉我,今天我就杀了他。”

“别……我告诉你就行了……”

林依然鼻子酸酸的,不过这次她忍住了眼泪。

“我的同类出门不远处的海滩,你往西航行三万米,哪里有不少礁石,不少美人鱼它们喜欢躺在礁石上休息,你应该可以发现它们。”

顾教授在知道这个消息后,哈哈大笑,拿着东西走了。

顾教授走后,袁杰愤恨的看着林依然,骂道:“我知道你为了我,可是你也不能出卖你的同类啊!”

“袁杰你误会我了。”

林依然撞破了玻璃,落地后,两条鱼尾消失,变成人类的双脚,她赶紧过来为袁杰解开了绳子,然后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他,当他听完这个秘密,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同时两人的脸上也有了一丝忧色。

顾教授来到了海边,租了一艘船直接向着西边航行,他心里激动不已,因为很快就能见到美人鱼了。

当他航行了一段距离后,发现那片海域不少礁石,他拿着望远镜一看,只见不少漂亮的美人鱼它们躺在礁石上休息,这一刻顾教授心潮澎湃,激动道:“美人鱼,美人鱼,哈哈,真没想到,林依然竟然说的全都是真的。”

第二天,等到人们在海边发现一堆白骨,这具白骨好像是从远方飘来的,而且白骨上还有许多肉沫,在海水的冲刷下,骨头被冲刷的煞白煞白的。

警察把这具白骨打捞上来,加上顾教授家人报案,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在警察的查证下,证明这具白骨就是顾教授,只是他到底是怎么死的,谁也无从得知。

只有林依然和袁杰才知道这个秘密。

原来那天两人在实验室的时候,电视里播放着一条新闻,说是西边的海域上,一条商船路过,石油泄露污染了那片海域。

林依然深知那片海域生活着她的同类,在遭到污染后,它们变成了食人魔。

而顾教授正是被曾经的美人鱼,现在的食人魔啃噬掉了身体,而林依然心里也担忧,如果海水在这样污染下去,到底有多少动物会变异成危险物种?

校园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三篇-死党

——我们将小指勾在一起左右摇,我们把拇指挨在一起盖个章。

——我们是死党,要好到恋人都嫉妒。

——我们永远在一起,一起进,一起退。

——拉钩上调,一百年,不许变。

M死的样子很狰狞,眼睛瞪得大大的,舌头吐得老长,从正面看,能看见她空洞的喉咙。那张曾经完美无缺的脸变得灰暗,皮肤失去了应有的光泽和弹性,像是破败的枯树皮。

所以说,美女最大的敌人不是时间,而是死亡。

根据路人的说法,M是自己掉下去的,侧着身,像是看着什么,而后就忽然直挺挺地落下去了。M的脖子卡在裸露出来的电线上,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上吊的人被勒死。

其实M是被电死的,她在掉下去之前就已经死了。

那条地铁线是从这个城市初建之日起就开始运行的,过了这么久,一直没有维修。每晚充电放电的时间并不严格,加上老化的电线和轨道,漏电的现象时有发生。

M出事的时候是—个大清早,离充电结束没有多久,警方调查之后发现,那条地铁线全程漏电,极其危险。

M不过是这场疏忽中的一个不幸的受害者而已。

地铁公司赔偿了很多钱,可再多的钱也换不回M的命。M的父母坐在角落里,目光呆滞,双鬓斑白。M的妈妈一直絮絮叨叨说着什么,她爸爸紧捏着她妈妈的手,显示出无限的夫妻情深。

听人说,M的妈妈在M出事的第二天,精神失常了。

那个时候,我正站在M的遗像前凭吊。作为她最好的朋友,我去帮忙料理着这场丧事。我的手里一直捏着一支白色的花,很小的一朵,开了一整天,已经变得有些蔫蔫的了。

等到葬礼结束时,我把那朵花放进了献花的地方,对着M的遗像双手合十鞠了个躬,然后抬起头来。M从遗像里对着我笑,那双眼睛和往常一样朝气蓬勃。我仔细看着她,我发现尽管我心如刀绞,可却没有半点后悔的意思。

校园恐怖短篇鬼故事第四篇-死人的温度

我跟她只是同学

那个枯叶蝶的标本就放在陶菀桌前,这是去年圣诞节的礼物,陶菀说喜欢蝴蝶,总是抓不住,男朋友丁灿君就送了这个蝴蝶标本,不得不说他是个善解人意的家伙。美艳凄凉的感觉是喜欢张爱玲的陶菀所追求的,看起来陶菀是小资情调,其实她是个没心没肺的货,笑点低,哭点低,容易生气也容易平息。

床上的笔记本里放着一首叫“爱你爱到杀死你”的歌:妩媚的蝴蝶已经死去,你的尸体我做主,我的尸体谁做主,一口咖啡吞进去不得咽下,人生就在舍不得与舍得之间,完成一个又一个循环,谁也别指望借谁的尸体还谁的魂。

陶菀失恋了,躺在宿舍两天不吃,但是喝,不喝水人受不了,就是厌恶食物,吃了就想吐,在一起三年了,凭什么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女人说分手就分手。

宿舍没有人敢过问,对于失恋的人而言,与其说些安慰的话,不如让她一个人清醒。赵雪儿把陶菀的饭盒悄悄放在桌子上,里面有她喜欢的红烧排骨、爆炒田螺,还有一瓶冰奶茶。

几天前陶菀还跟亲爱的丁灿君在学校的路灯下接吻,几天后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看到自己就躲,陶菀是那种死也要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性格,想起来气不过,被子一掀,看了看时间,离下课还有二十分钟,狼吞虎咽地吃光了那盒尚有余温的饭菜,对面绣十字绣枕头的赵雪儿眨了眨眼睛,竖起大拇指,意思是吃得真棒。

“我杀人去了,别拦着我。”陶菀擦了擦嘴对赵雪儿说,“是姐妹的就一起去。”

赵雪儿早就习惯了她这套,摇摇头笑道,“低调,淡定,你杀的不是人,是寂寞。”

虽然是所民办大学,但学校的气派一点都不输正牌大学,人气旺得很,在来不及考上名牌大学的父母心里总是安慰自己,只要是所大学,孩子的几年青春有搁的地方,那就行了。

路过的都是和丁灿君约会吃饭嬉闹的地方,陶菀心里像被石头压着似的堵,到了教学楼,直接到国际金融学院把丁灿君堵在门口。

“你这几天搞什么鬼?”陶菀说话的时候有点底气不足,这几天饿得身体软得跟面条似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我看你是个神经病。”丁灿君不耐烦地把手里的书本朝外面挥舞了一下,明明是她自己说要分手的,现在顺了她的意,又来找茬,世界上最出色的脑科医生恐怕也不知道女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陶菀身后一阵古怪的味道,似乎是稻草煮猪肝的怪腥,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同学,请你让一让,我要进去拿个东西。”

堵在教室门口的陶菀这才不好意思地放下胳膊,回头一看,那男生是丁灿君一个宿舍的,陶菀印象中他的饭碗、床沿和电脑、甚至热水壶上都贴着自己的名字——李运德,这男生个子不高,平时话也不多。听丁灿君提起过他来自很偏僻的一个农村,新入校的时候胸口戴着一朵大红花来报名的,敢情以为自己考上了清华北大,可惜一到这个学校便一落千丈,性格有点内向,他们宿舍聚会的时候一起吃过饭。

“你就在这里说明白,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现在这样对我。”陶菀的眼泪扑扑地掉下来。

李运德拿了落在课桌上的《数学物理方程》,迎着陶菀走过来,拍了拍丁灿君的肩膀,“走吧,今天我生日,我请你们吃饭。”

“啊!”陶菀吓了一跳,鼻涕差点喷出来,我跟丁灿君的事情犯得着要这家伙来掺和吗。

无奈只能一块去吃饭,因为有个电灯泡在,陶菀也不好发太大的脾气,一边吃饭一边漫无边际地乱聊。

“你女朋友这么漂亮,你还惹她生气,换了是我,我肯定天天把她当神一样供着。”

虽然夸张,陶菀心里还是有点安慰,再看看丁灿君,他毫无表情地吃着菜、点着头,冷不防说了一句,“喜欢你拿去。”

陶菀拿起筷子就往丁灿君的头上敲,被他把手捉住,顺势搂在怀里,“他妈的不是你说要分手吗,我顺了你的意,你又跑来发疯。”

“你跟樊娜都亲上了,我亲眼所见。”陶菀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不停地挣扎,结果还是愿意躺在他怀里。

樊娜是从艺术系转到数学系的,谁叫校长是他姑爹,皮肤小麦色,性感的牛仔裤包裹着滚圆的臀部,一低腰,丁字裤的带子隐约可见,全系男生几乎都为之倾倒——数学系的女孩只有十五个,其中十四个都有男朋友,除了她,带刺的玫瑰等人采摘,樊娜的嘴唇有点舒淇的意味,野性而妩媚。可她偏偏选择了有女朋友的丁灿君,有空就钻到丁灿君宿舍去,美其名曰请教功课。

这次分手事件的导火索也是请教功课,当樊娜的性感朱唇贴到丁灿君脸上时,陶菀接到赵雪儿的秘密短信后立即赶到案发现场,刚好撞见这一幕,接下来就是男生不停地解释,女生不停地追问。当陶菀说出一句“我们分手吧”,不到三秒,丁灿君立即答应,三天都没联系。

“这三天你是不是又跟她在一起了?”陶菀气鼓鼓的,“我说分手你就真的不跟我玩了,你平时怎么没有这么听话。”

丁灿君用力捏陶菀的脸蛋,“我这三天放学都跟宿舍几个兄弟踢足球,踢完了就回来打游戏,不信你问运德。”

李运德点点头,欲言又止,樊娜在他们宿舍睡了三个晚上,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可怜的陶菀,仍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那我不跟你分手了。”陶菀闻着丁灿君熟悉的味道,“你以后不许帮樊娜补习功课好吗?”

“好嘛!”丁灿君亲了亲陶菀的脸。

很多女孩大声说分手时大部分未必是真要分手,潜台词是你不在乎我、你不疼我、你不爱我,顶多是威胁一下。

他们不知道,今天真的是李运德的生日,酒足饭饱之后没有一句生日快乐,陶菀还是良心未泯地说了句,“李同学,你真好,改天帮你约雪儿一起出来玩,算是回报你了。”

陶菀觉得跟男朋友和好以后的感觉特好,快乐又重新回到身体里,晚上玩得特别疯,丁灿君就像个小孩,出去淘气还是要回到妈妈身边,这样的比喻有点荒谬,但的确是恰当的。

“我好还是她好?”陶菀赤裸着身体歪着头问刚才气喘吁吁现在昏昏欲睡的男友。

“我跟她只是同学,你别当真。”说完了这句话丁灿君就睡了。

校园恐怖短篇鬼故事第五篇-接灵梯

午夜鬼影

李晨神色慌张,犹如惊弓之鸟般蜷缩在床上。他刚才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对方告诉李晨,他的三个室友要杀他。本来对这种事李晨是不会信的,因为他和室友们相处得很融洽,从来没有过纠纷。只是当李晨用开玩笑的口气将这件事讲给铁哥们儿杨志听的时候,对方神色猛地一变,心虚地转过了头。

李晨又试着跟其他两个室友说话,他们也都敷衍或是直接逃避,看他的眼神中都带着一丝敌意。难道他们真的想杀他?李晨暗自心惊,越想越觉得可疑。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晨忽然听到了一些声音。他急忙睁开眼睛,却吓得惊叫起来。只见三个室友面色不善地站在李晨床前,用恶毒的目光死死瞪着他。“你们要干什么?”李晨颤抖着问道。

“动手!”看到李晨醒过来,高健立即喊道。

话音刚落,杨志和张斌立即冲上前,分别按住了李晨的手脚。而高健则拿着一条黑色的绳子,将打结的部分套在了李晨的脖子上。

“你们都疯了吗?”李晨想要挣扎,但对方三个人各司其职,他根本无法反抗。

脖子上的绳索越勒越紧,李晨感觉自己快要透不过气来了,他绝望地看着三个面目狰狞的室友,心中充满了疑惑和愤怒。就在此时,李晨忽然感觉整个人有气无力,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身上分离了出去。

“成了!”高健喊道。

听了高健的话,两个室友才放开李晨,后者捂着喉咙喘息了几声,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只见刚才勒着他的绳索上,正套着个黑色的人形影子,它就好像一条上钩的鱼儿般上蹿下跳、拼命挣扎,甚至将书桌上的物品都打翻在地。

“这是怎么回事?”李晨指着套在绳索上的黑色人影惊声问道。

“还说呢,你怎么带了一个鬼回来?”杨志嗔声道,“幸亏高健发现的早,不然你都小命难保。”

“它是鬼?”李晨打了个寒战,脸上露出后怕的表情,接着恍然大悟道,“原来你们不是要杀我啊,但刚才电话里说……”

“电话?呵呵。”杨志苦笑了两声,一把夺过李晨的手机,指着已经摔裂的屏幕道,“你的手机早就报废了,还能接到什么电话?你是中了那个鬼的离间计了。”

李晨这才明白,刚才自己根本没接到电话,而是那个鬼在自己耳边不断地念叨“室友要杀你”这样的鬼话。此时,那个鬼发出一声长啸,猛地一用力,居然从捆着它的绳子中挣脱了出来。

高健瞪大眼睛,看着那条断掉的绳索,吃惊地道:“不会吧,连我的拘魂索也能弄断?”

挣脱了的恶鬼更加凶狂,转头瞪着李晨三个人,作势要冲过来。李晨吓得大叫一声,慌乱中摸到了一个瓶子,想也不想就甩了出去。那个玻璃瓶撞到墙上摔得粉碎,里面腥臭的液体溅了恶鬼一身。恶鬼身上顿时腾起一团白雾,它惨叫一声,化成黑风撞开寝室的窗户逃跑了。

李晨刚要松口气,忽然高健将桃木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虽然你用黑狗血伤了那个鬼,但我还是要问,”高健冷声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化成李晨的模样?”

电梯惊魂

李晨愣了一下,委屈地道:“说什么呢,我就是李晨啊。”

“冥顽不灵!”高健手中金光一闪,摸出一道灵符,口中斥道:“天地玄黄,日月灵光,赐我金身,尸秽尽绝!”说着,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灵符贴到了李晨胸口。

“啊!”

金光闪过,李晨惨叫一声,向后连退数步,仰面朝天地摔在了地上。

“他不会有事吧?”杨志正犹豫要不要上前查看,忽然李晨像个不倒翁般,笔直地从地上弹了起来。

“还真有两下子,我的分身居然没有骗过你。”“李晨”冷笑道,“不过你出手也太狠了,不怕毁了他的肉身吗?”

高健挥了挥袖子,又有几道灵符出现在手中,他高声道:“孽畜,再不从他身上离开,我就把你打得神形俱灭!”

“李晨”变了变脸色,道:“哼,别得意得太早了。”说完话,他化成一道鬼影从李晨身体中钻了出来,迅速消失在了窗外的夜色中。杨志急忙上前扶住失去知觉的李晨,将他抬到床上。给李晨灌了几口水,他咳嗽了几声,慢慢恢复了意识。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被鬼附身?”见李晨完全清醒过来,高健立即问道。

李晨一脸狐疑,疑惑地问:“你说什么?”于是高健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并再次询问道,“回寝室之前你去过哪儿?”

听了高健的话,李晨大吃了一惊,虽然也想弄明白为什么会被鬼附身,但他发现晚上做过什么自己一点记忆都没有。看到李晨不似作假的神情,高健皱了皱眉头,一言不发地取出纸符,点燃后丢到碗里。当纸符燃烧殆尽,他又将纸灰取出来摊在掌心,对李晨道:“吃了它!”

李晨一愣,抬头看着高健,似乎在询问对方的用意。

“你是被鬼迷了心窍,吃了这道符记忆就能恢复。”高健解释道。听了高健的话,李晨这才不情不愿地接过纸灰,和着清水吞下去。

果然,纸灰一入喉,李晨就好像醍醐灌顶一般,失去的记忆瞬间就回到了脑海中。

“我想起来了。”李晨的脸上露出了恐惧之色。

“快说。”

于是李晨絮絮叨叨开始讲述那晚发生的事情:他一个人去教学楼上自习,没想到看书到了很晚,要离开的时候周围已经没有人了。于是他一个人搭电梯下楼,电梯启动不久便忽然停了,而头上的指示灯却显示电梯还在运行中。不过,李晨起初以为是显示屏的故障,也没太在意,直到电梯的门打开,他才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电梯的门外居然连着另一个电梯,而且里面站满了高矮胖瘦不同的人。他们面色铁青,像石像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看李晨的眼神充满了贪婪的光。

李晨吓得六神无主,他已经认出对面电梯里的其中一人,正是前段时间自杀的学长。显然对面是一个鬼走的电梯。

李晨拼命按着关门键,电梯门经过短暂的停滞,终于缓缓合上了,他这才微微松了口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此时,李晨通过电梯门的反光看到身边站着一个人,他吓得差点儿没尿了裤子,但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转头看去。没有人,李晨又向身后看了看,依然没人。李晨这才松了口气,但刚抬起头,却又被吓得汗毛倒竖,因为透过电梯门的反光,他清晰地看到那个死去的学长正趴在自己的背上,脸上挂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以上就是校园恐怖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恐怖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8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