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怪谈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怪谈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短篇搞笑、校园鬼故事致青春小说、校园鬼故事骗女朋友、找校园题材长篇鬼故事小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怪谈鬼故事第一篇-校园悬疑故事之Mr.Kill

01

虽然大二女生颜珍珍已经练就了一边看“犯罪现场调查”中法医解剖的场面一边津津有味地吃晚餐这种本事,但隔着屏幕和隔着眼镜看到尸体,那完全是两种天壤之别的体验。颜珍珍见过真的尸体,就在半月前的体育馆地下室。她是尸体的发现者,她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引来了身在五楼的老师。

颜珍珍病了,准确地说是心理疾病,她夜不能寐,被脑子里那挥之不去的尸体折磨,半个月瘦了近十斤。半个月瘦了10斤的还有颜珍珍的室友兼死党张妍,因为吊死在体育馆地下室的人是她的男友杨鑫。

颜珍珍坐在电脑前浏览学校论坛的帖子,她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愿意帮助她脱离苦海的人,哪怕这个人只是愿意当个倾听者。她真的急需帮助。

结果,真的让颜珍珍找到了一个热心人,这个名为Mr.Q的人在网上留下了一个邮箱地址,声称愿意倾听同学们的烦恼,愿意用自己浅薄的心理学知识为需要帮助的人排忧解难。

换作以前,颜珍珍会觉得这个人是吃饱了撑的,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己找到了救命稻草。

只是Mr.Q这个名字,读音和某个暗地里风靡校园的神秘人物十分相像。那就是Mr.Kill!S大的传奇人物。对了,这个传奇人物和杨鑫的死绝对脱不开干系。

Mr.Q的真名叫做丁哲,是颜珍珍的学长,S大的研究生。按照丁哲自己的话来说,他是个爱心泛滥的闲人,不过以往最多是通过电话或者网络语音与寻求他帮助的人交流,可是这次,他愿意从网络中走到现实,坐在冷饮厅里请颜珍珍吃冰激凌,和她面对面交流。

颜珍珍一边品着冰激凌一边扬起小脸有些不好意思地问,“为什么愿意见我?”

然而丁哲的回答让她有些失望,“因为我对Mr.Kill很好奇,你是杨鑫尸体的发现者,而按照警方的观点,杨鑫自杀就是因为受到了Mr.Kill的恐吓。”

提到Mr.Kill,颜珍珍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肩膀,毕竟这个Mr.Kill是不能拿到台面上讲的人物。这个传奇人物就像是一个暗夜杀手,无所不在无所不能。S大的学生们全都心照不宣。不管你有什么样的问题,只要你有钱,就可以找Mr.Kill来帮你解决。如果你失恋了,你可以找他,如果你心里不痛快,你可以找他,如果你挂科了,你还是可以找他。Mr.Kill有办法让你移情别恋的女友乖乖回到你身边,有办法让那个使你不痛快的人跪在你面前磕头道歉,也有办法让你的试卷与某个接近满分的试卷名字互换。总而言之,MR.KILL是个神通广大的人物,活跃在S大的论坛上行踪难觅。

在那件事之前,有些S大的学生还以本校能够有这么一位神通广大的人物自豪。一直到有个男生因为承受不了Mr.Kill长期以来的恐吓,选择跳楼自杀。Mr.Kill成了一个禁忌,因为他真的名副其实和kill沾上了边。如今,他背上了第二条人命——杨鑫。他虽然不是直接凶手,但却是那个把死者逼向鬼门关的魔鬼。

“我觉得警方关于杨鑫是自杀的结论下得为时过早,难道就因为有先例?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还有你,吞吞吐吐,有所隐瞒的样子,如果你不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我怎么帮你呢?”丁哲含笑望着颜珍珍。

校园怪谈鬼故事第二篇-校园恐怖之诡戏师

传书

刘坚是个魔术迷,不仅喜欢看魔术,更喜欢学魔术。

每次在电视和网络上学到变硬币、扑克之类的小魔术,刘坚就表演给柳恬看。柳恬是刘坚的同班同学,也是刘坚一直暗恋的女孩,不过每次他的拙劣表演换来的都是柳恬和同学的嘲笑。

刘坚暗暗发誓,一定要学到惊世骇俗的魔术。

这天晚上,刘坚去看一个著名魔术师的专场表演。魔术师娴熟的手法和神乎其神的魔术让刘坚惊叹不已,正在拼命鼓掌,忽然听见旁边有人说道:“就这种手法也敢出来现眼,真是太差劲儿了。”

刘坚转头一看,是个干瘦的老头,留着山羊胡子,正一个劲儿地摇头。

刘坚说道:“我说大爷,这是世界顶尖的魔术师,他这手法不行谁行?你行?”

老头白了刘坚一眼:“你才大爷,叫我大哥,我才六十六,还没老呢!你真说对了,他这魔术跟我的手艺一比,都不够看的。”

刘坚硬憋住笑,干脆不去理他。

看见刘坚不搭理自己,老头却凑上来说道:“你看,西方管这个叫魔术,其实都是假的,全是障眼法,我这手艺却是实实在在的,年轻人,你想不想学?”

刘坚问道:“学什么?”

老头咧嘴一笑:“学我这全世界独一份的古彩戏法!”

刘坚一撇嘴:“戏法?就是穿着长袍马褂变金鱼从袖子里拽手绢之类的玩意儿?”

老头怒道:“那些玩意儿还叫独一份?实话告诉你,我是一个彩戏师,我这门手艺叫古彩戏法,说起来这才是名副其实的魔术,绝对让你意想不到!我看你根骨奇佳,又喜欢这玩意儿,就传你这古彩戏法的秘籍一本,回家好好学学!”

刘坚心说这也太能扯了吧?出来看个魔术也能遇见自称的高人传授秘术?还秘籍?不会是那种几百上千年流传下来的线订书吧?

就见老头从怀里摸出一本书来,双手捧着递给刘坚。

刘坚接过书差点儿没哭出来,这本书绝对是现代技术印刷出来的,书的封面七扭八歪地画着一个骷髅头,底下写着四个楷体的大字──古彩戏法,最可恨的是,书的最后一页还写着:坑你玩出版社出版,定价2.5元。

老头神神叨叨地指着书说:“好好学学吧,这都是秘不外传的,千万要记住,绝对不要在别人面前表演,否则将有意想不到的怪事发生!”

刘坚说道:“大哥您是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不能在人前表演还学个屁啊,这不扯淡吗?”

老头也不生气,哈哈一笑:“学吧,学了自然就知道其中奥妙了,山人去也!”

说完一转身奔着墙就走过去了,刘坚心说门在旁边,这老头冲墙过去干嘛?莫非是想在临走前震我一下?来个穿墙之术?

正在胡思乱想,就听见“砰”的一声,老头撞墙上了,脑袋上直接冒出个鹅蛋大的包来。观众魔术也不看了,全都去围观老头了,就见老头边揉脑袋边哼哼:“我勒个去的,出门又忘带老花镜了!”

刘坚差点没气晕过去。

校园怪谈鬼故事第三篇-不要数楼梯

各位鬼故事迷们,如果你看到经典的鬼故事也可以发布到鬼故事网(哦,方法很简单,注册个帐号就可以发布了。

我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可是,从我开始学医以来,身边发生过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些事情使我很矛盾。当我不断地提醒自己以唯物主义的眼光去看待它们时,却发现自己的头脑变得越来越混乱。

6年前,我考入了S医学院。对我来说,这却不是个好消息。我从生下来就讨厌医院里面那种消毒水的死味道。要不是我高考的分数实在是太低,打死我也不会来这里。

或许是心情压抑的缘故吧,我几乎不怎么和同学交往。我记得当时只有一个朋友,

他叫安子。——我总这样叫他。他总是成年不变的一套运动服,胸前带着一枚毛主席像章。他的打扮虽然有些土,却并不妨碍我们成为朋友。

我们两个都是比较内向的那种人,任何的文体活动都与我们绝缘,每天只是呆在5楼的阶梯教室里学习。记得那时,我们被大家看成是书呆子。因为如果有谁去阶梯教室学习的话,会被看成是有毛病。——大家平时都是去图书馆。

一整天坐在一个地方不动对我来说是极其无聊的一件事。但是,我实在是想不出我还能去干些什么。

我在大多数时间里都是扬着脑袋看天棚上的灯管被风吹得荡来荡去。当我这样看着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伽里略,他当年也是无聊才发现了摆的等时性吧。

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会笑出声来。

我总想弄明白安子怎么可以那样专心的学习。阶梯教室的窗外时一片树丛,那上面有很多的鸟在叫,他居然可以不看一眼。“这家伙真是个书呆子。”我坐在他后面,望着他的背影想。

但我并不是想说安子是个完美的人。他有个怪辟,就是上楼时总要数每一层楼的台阶,一级级地数,从不落下一级。如果他不小心数错了,或者突然忘了数到哪里,他会原路折回去,从头开始,再来一次。

现在看来,安子那时是得了“强迫证”。

但是,当时的我却对他的这种做法感到非常厌烦。无论怎样,这样做实在是太无聊了。

到今天为止,我还能够清楚的回忆起那个晚上发生的事,——那个可怕的晚上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

我和安子走在去往阶梯教室的黑糊糊的楼梯上,他象往常一样,数着台阶。

在今天,我倒是没怎么恼火,——毕竟,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有一个人帮你数楼梯,你就会感到省力不少。于是,我也在心里应和着他嘴里的数字。

“4,5,……”安子每迈一步都很慢,我便只好慢慢的陪着他。

校园怪谈鬼故事第四篇-都市怪谈之教室

在民间流传一种说法是,学校多建在乱葬岗之类的地方,原因是年轻人火气旺,可以压制住强大的怨气,免于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而市第二中学,一直就流传着这样的说法,二中所在的地方,在清朝时发生过大屠杀,所以怨气很重,民国时期有个风水大师,为了防止以后发生重大事故,便建议政府在此修建了一所学堂,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缮,发展,成为了如今的第二中学。

而学校还流传着另一个不靠谱的说法,在晚上11.25分的时候,四个人分别站在教室前后门,每个门各站两个,默念三遍帮帮我,敲四次门。在教室里就能召出灵体,而这些灵体有很大的能力,可以帮助学生们顺利通过最近一次的考试。

当然,这些只是学校大多数学生们下课的谈资,没有多少人在意这些谣传。

不过6班的四个死党黄浩然,唐斌,吕兴文和孙一丹这三男一女对此却深信不疑,为什么呢,这四个人真可谓难兄难弟,基本上班级倒数都被他们包揽,听到有可以轻轻松松提高考试成绩的方法,当然不会放过,肯定要试一试。

不过一开始,孙一丹这个唯一的女生就有点害怕,想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出了事可就得不偿失了,但是架不住三个男生的劝告,于是便也妥协了。

四人说干就干,不过平时那是不可能的,只能等到周末时候,每个人瞒着家长,在晚上偷偷溜出来,不过这也并不是很容易,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周,四个人终于凑齐了。

夜晚的校园,死一般的寂静,甚至连风声都没有,旁边的道路也没一个行人和车辆。这跟白天热闹完全形成对比,连平时一向最胆大的黄浩然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要不,要不,要不我们回去吧……”吕兴文推了推黄浩然。“这环境真的有点吓人啊。”

黄浩然定了定神,斜着眼看着他:“你有没有搞错,我们费了多大劲才聚在一起,说放弃就放弃?人家孙一丹胆子都比你大。”

其实孙一丹和吕兴文一样心里都有点害怕,但是确实是这样,费尽辛苦,来都来了,前功尽弃实在太可惜了。

于是四个人相互协助,爬墙翻进了校园。

进入校园,仿佛进入了一个黑洞,四个人紧紧靠在一起,十分害怕。

黄浩然打开手电。给大家打气:“不要怕,就是黑一点而已,跟着我走就行。”

说着,黄浩然便借着微弱的灯光,摸索着向教室的方向走去。

“啊!”一直默不作声唐斌突然大叫了一声。

叫声在空旷的校园回响了很多次……

其余三个人都被吓了一跳,黄浩然骂道:“妈的,你叫个什么劲。”

唐斌喘着气说:“刚才我……我好像……看到一个白影飘过。”

“在哪?在哪?”听他这么一说,孙一丹和吕兴文都害怕起来了。

“尼玛!”黄浩然狠狠地锤了唐斌一拳:“你眼瞎啊,不要吓人,继续走,哪有什么白影。”

没办法,进都进来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了。

这白天短短的路仿佛异常的长,终于,四个人走到了教学楼。

黄浩然用灯照了照:“哎,通往楼上的门居然被锁起来了,我怎么记得平时都是不锁的呢。”

“反正都是教室,随便在一楼找一间吧!”唐斌说道。

“也只能这样啦!”黄浩然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分别在前后门站好。

黄浩然见孙一丹还是很害怕,于是便让她和他一起站在前门。唐斌和吕兴文站在后门。

他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快要到11.25了。

黄浩然小声说:“准备好了吗?”

三人都点了点头,于是大家开始默念。

请帮帮我……

念完之后,四个人一起敲门四下。

敲完门,四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然而还是死一般的寂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妈的,什么传说,都他妈骗人的。”黄浩然破口大骂。

听他这样说,三个人也舒了口气。孙一丹瘫坐在门口,靠着门,会心一笑。

可是,刚刚关好的的前门,吱呀一声,突然打开了,孙一丹失去重心,一下倒进了教室。

“好痛……”孙一丹倒在地上,揉着脑袋,这一摔让她眼冒金星。

黄浩然被吓了一跳,接着想要去扶起她。

突然,他目瞪口呆,教室里突然现出一团白光,白光渐渐化成一个人形。

看到这一幕,“啊!啊!”唐斌尖叫起来,撒腿就跑。吕兴文也想跑,被黄浩然一把抓住:“你跑什么??丢下她不管?”

“有鬼啊,还不跑!你想死,我不管!”吕兴文大喊。

“你们……你们在哪??”躺在地上孙一丹呻吟道。

眼见白光往门这里走来,黄浩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和吕兴文也是拔腿就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孙一丹迷迷糊糊的醒来,自己躺在门口,而校园,依旧死一般的寂静。

“黄浩然……吕兴文……唐斌……”她喊道。

但是,满校园的只有回音。然后,又是一番死寂。

孙一丹无助的大哭起来,但是哭又有什么用呢?哭完之后,只能自己在漆黑的校园自己摸索道路。

但是无论怎么走,孙一丹都仿佛在原地打转。

“不行了,我……我走不动了……”她累的直喘气。

孙一丹此时已近崩溃,她想着,回到教室,就这样等到白天。

但是当她靠近教室时候,却惊恐的发现,一楼的每个教室,都散发着人形白光。

孙一丹彻底崩溃了,她尖叫着跑向厕所,进入隔间,把门锁了起来。蹲下全身颤抖。

突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一下。

两下。

三下。

四下。

孙一丹吓得不敢作声。

“你?找?我?吗?”从她的头顶传来了颤抖的声音。

孙一丹惊恐的抬头……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校园,不过,偌大的校园,这声音还是过于渺小。

第二天,学生们发现了死在隔间的孙一丹。眼睛瞪大,脸上还有干了的泪痕。

不过没人知道那晚她看到了什么。

校园怪谈鬼故事第五篇-夜晚教室里的古尸

我曾经就读过的学校是东北某知名院校,就如同许多历史悠久的院校一样,那里有着各种各样的传说。这次说的就是发生在我的一个同学身边的真实故事。

事情发生在我们学校的旁边一个附属大专分校。这分校建在一个清朝时某个公主的坟旁,而当初建设的时候就曾经挖出了大量的宫女和太监的白骨,这些人可能是给这位公主陪葬的,而且数量多的惊人。此事竟使得如此一家高等学府落成的时候请来了一大批的和尚、道士前来连续做了几天的法事,而这个分校不远处还有一座规模很大的观音庙,如此的一所学校自然而然的是怪事不断,比如有位同学大骂封建迷信侮辱观音大士之后,居然马上就嘴巴溃烂起来,直到他虔诚悔过又是给观音磕头有是上香之后才奇迹般的好了,而类似之事数不胜数。

事情的起因是学校为组织冬季活动修建滑冰场地的时候,偶然挖出了一具棺材,里面赫然躺着一具早已经化为白骨的尸体,但是此事对于这个学校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当时参加挖掘工作的恰巧有我高中时候的一个同学王。他是艺术特长生,而且大学就就读于这个分校的美术系。当时挖出那具骷髅的时候很多人都很好奇,并且都过来围观,围观的人里面也包括他们美术系的一位老师。由于分校的教学条件其实并不好,因此一直以来美术系也就没有一副完整的人体骨骼供学生写生,而这时候那位美术系的老师就打起了这副骷髅的主意。

这位老师在没有征得学校同意的情况下就偷偷地私自取用了那具枯骨,把它简单的消毒处理之后组装了一副像模像样的教具。而那老师对自己的成果也是感到很是自豪,于是把这骨架摆放在了班级角落里面供同学写生。当时大家都出于对新事物的好奇,而且完整的人体骨架确实是比较难得,所以很多人都写生到很晚,而怪事就这样发生了。第一个发现奇怪的是守夜的大爷。那个大爷对同学说,这几天晚上总是听到班级门开的声音和走廊里走路的声音,可是这三更半夜的时候整个教学楼应该只有大爷一人而已。所以大爷语重心长地告诉大家,放学之后就早点离开,晚上要多加小心。然而,同学却都误以为大爷嫌他们很晚离开麻烦罢了,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这一天我的同学李由于对绘画十分地感兴趣,尤其是能参考这么一副难得的人体模型就一个人画到了很晚几天的疲劳仿佛一下子都爆发了一般竟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铛……铛……铛……,作为静物的老座钟无力地敲了十二下,不知不觉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忽然一只干硬的手搭在了李的肩膀上,他猛地一回头看到一个样貌模糊的老年人出现在他的眼前。

“快点回去吧,已经很晚啦,不要再打扰我了。”老人干涩生硬地说道。

“哦,好的,对不起大爷,不小心睡着了,我马上就回去,您也早点休息。”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他用力推开了班级的门。吱……吱……吱……门开了……李走了出去,还不忘记回头冲大爷一笑道:“不好意思啊,大爷我以后不会这么晚了。”

“走吧……”老人依然用干涩的声音答道。

看了看表,的确是太晚了,李加快脚步跑了起来。当他跑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传达室的时候,看到传达室里的灯光明亮,大爷正坐在床上看着电视,他对大爷微微一笑打了声招呼,“大爷您还没睡呢啊。”

“嗯,早点回去吧,路上注意点哈。”

“好的,大爷那我先走啦。”

简单地交谈过后,他就走出了教学楼……最近真是画得过了头了,他不自觉地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班级,窗户上一个黑黑的人影还在来回地晃动着。

“真是辛苦大爷了,这么晚还要帮我们收拾班级。”

“啊……”突然犹如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后脊在冒凉风,他浑身一抖突然察觉到似乎是哪里什么不对了。

他开始回想,刚刚叫醒他的如果是打更的大爷,年龄那么大,怎么可能比自己还快,先到了传达室,并在那里看上了电视,而且是只有一条走廊的,并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出教学楼,怎么都不可能在自己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过去了呀。自己刚刚走出教学楼,大爷也没有道理这么快就回到了教室吧?那如果不是大爷的话,叫醒自己的又会是谁呢?现在班级里晃动的影子是什么?满脑袋都是狐疑。这时他突然想起了前几天大爷对他们的忠告和最近增多的怪事流言。是什么?是什么?到底会是什么呢?好奇心最终战胜了发抖的双腿,他一步……一步……颤抖着又重新走向了他的班级。每一步都犹如千斤重般,终于到了可以清楚地看到班级情况的距离,李努力地瞪大了眼睛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身影在摆弄着什么。老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存在一般,缓缓地把头转了过来。李站在那里,两只脚彻底地不能移动了。两个眼睛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就死死地盯着窗户里发生的一切,连眨都没有眨一下。教室里的老人头终于转了过来。一双深邃的眼睛……就似黑洞一般吞噬着一切。不……不是好似……那苍白的脸上本来只有两个黑洞,又或者那连脸都不是而只是一个骷髅。李浑身一软没了力气,整个人都摊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醒醒,醒醒。”李似乎听到有人又或者不是人在叫他,他勉强地睁开了眼睛,那个老人竟然就这样低着头看着他,李大喊了一声,“救命啊”。可是他浑身无力完全站不起来,就只能看着对面这个恐怖的“老人”慢慢地在往下摘他的“头”,一个青春的笑脸露了出来,“是我呀,嘿嘿。”原来是他们班的张,张正在研究那具骷髅。

以上就是校园怪谈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怪谈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6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