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宿舍鬼故事超短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宿舍鬼故事超短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短篇3000字、校园宿舍鬼故事大全、鬼故事长篇超吓人校园、有声校园寝室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宿舍鬼故事超短第一篇-女生厕所

在某校的女生宿舍中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一件事:该校的女生宿舍,由于其建造于建校之初,因此设施比较简陋,狭长的走廊中只有一盏灯,晚上被风一吹,晃啊晃的,十分恐怖。

所以,那些大学中的妙龄少女,一到晚上就不太敢独自去上厕所。

有一个女生,宿舍在底楼。有一天,她吃坏了肚子,还没到晚上,厕所就去了三次,她心里一直在担心,最好晚上能睡得安稳一些,不要去厕所,因为晚上一个人去上厕所实在是有那么一点到了晚上,她由于心情过分紧张,总是想上厕所,但她想想害怕,所以一直咬牙强忍。

到最后她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叫室友陪她去,一看表已是深夜1点多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于是一咬牙,披了件衣服就走出了宿舍。

晚上的走廊空无一人,只有一盏灯在风中晃啊晃的,她边走边哆嗦,好不容易捱到了厕所。刚蹲下不久,突然从后面伸过一个手臂,手里捏着两张草纸,一张白,一张黄。

有一个阴森的声音说:“选一张。”

她本来心里就十分害怕,再加上事出突然,搞得她更害怕了,但知道后面有人使她原本提着的心算是落地了。

“谁,这么无聊!”

“选一张。”

“为什么?”

“选一张。”

总之,无论她怎么说,后面总是这句话。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她只有选了一张白色的。

这时后面说到:“白的三天,黄的七天。”就再也没声了。

她问:“什么三天,七天?”

后面没声她越想越怕,赶快收拾了一下,到后面一看,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这下她可害怕了,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赶快跑回了寝室。回到寝室之后,她把刚才的事告诉了她的同学,同学们都笑她,说她拉肚子拉坏了,神智不清。

她坚持说,当时她脑子很清醒,没有糊涂。后来一群女孩子讨论下来,得出个结论:准是有人开玩笑。她这才放心。

大家也就再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可是三天之后,该女生突然暴毙,没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她的病历上记载着:死因不详。

只有她的室友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从此之后,晚上再没有人敢独自去上厕所了。

校园宿舍鬼故事超短第二篇-转角遇到谁

消失在拐角处

周一,早上八点半,解剖楼的第一阶梯教室。

“……大家来看,这个单层扁平上皮细胞的形状就像是煎的荷包蛋一样……”

讲组织胚胎学的老师是个长头发的美女,声音尖细,是个极其负责的老师,她为了让同学们更形象直观地理解各种组织的具体形态,总是爱把它们比喻成生活中最常见的食物。比如由于病变自溶的肺部组织像是果冻,血管的分层结构像是蛋黄卷。

王营一脸坏笑,盯着坐在旁边的死党加死对头张晨,声音里有一丝难以掩盖的愉悦。

“荷包蛋呀,张晨——”他故意把声音拖长,盯着屏幕假装仔细地看着,然后若有所悟地点点头,“——这么看来,倒是很像,咦?我好像记得老师还讲过,皮肤上脱落的死皮细胞也是这个荷包蛋一样的上皮细胞吧。”

张晨皱了皱眉头,胃里一阵翻腾,早上在餐厅里吃饭时他还在向王营称赞七分熟的煎荷包蛋味道不错,现在,胃里那些荷包蛋跟该死的皮屑画上了等号。他恶狠狠地瞪了王营一眼,这个欠揍的小子,总是不会放过捉弄自己的机会。

“谢谢你好心的提醒。”

他盯住王营的右脸,笑道:“中午就吃面包好了,果酱馅儿的。”

王营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自己肿得像面包一样的右脸,还有一丝微麻,不满地说道。

“还不是拜你所赐。”

“我怎么知道一向号称临床学院第一篮球手的王营连个普通的传球都接不住?不过……”张晨看了看他的右脸,语气里多了几分认真,“那个球好像力度确实不小。”

周末约好几个同学打篮球,可是在这个医学院巴掌大的地方,篮球场基本都被占了。于是他们不得不去解剖楼旁边的那个球场。那个球场总是打球的同学最后考虑的,医学院的学生倒不是在意旁边的解剖楼和尸库,而是那个球场太破,地面粗糙会磨坏了球。

王营靠到椅子背上,盯着黑板不再说话。

昨天他们打球正打得热火朝天时,一个身影突然晃进他的眼帘。

开学第一天起他就对这个名字叫孟雯的女生印象深刻。那时八月的天气里,她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让人看到就感到无比的清爽。她的美在于她的宁静,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淡淡的微笑,沉默不多语。王营的视线总是会在她的身上多停留片刻,知道自己是喜欢她的,可是就是下不定决心去表白,生怕惊扰了那样一个文文静静的女生。

昨天下午,孟雯跟一个细瘦的高个子男生一起往前走,脚步有些匆忙。王营以为他们要到这边的篮球场。因为校园的这边除了这个球场就是解剖楼了。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经过尸库的那扇生锈的铁门,然后转过解剖楼的拐角不见了。王营看得有些发呆,眼里全是孟雯的身影,一时忘了自己正在干什么。

接下来就是右脸的一阵疼痛,张晨的传球直直地砸在了他的脸上。今早起床后,右脸早已肿得像面包一样。

王营想着消失在解剖楼拐角的两个身影有些疑惑。转过拐角不就是围墙了吗?那是个死角啊,他们去那儿干什么?

约会?

他摇摇头,否定了这个假设,要是在那种地方约会,气氛也太诡异了吧。背靠着解剖楼古老的墙壁,旁边就是尸库。

“你说,解剖楼的拐角后面是什么?”

王营问坐在旁边的张晨。

张晨对他突然的问题吃了一惊:“你有没有在听课啊?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我记得那儿是个死角,可是我看到有人转过去就消失了。”他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张晨没有回答他,而是看了看黑板,表情不自然地说道:“快记笔记吧,专业课都走神,小心考试不过。”

校园宿舍鬼故事超短第三篇-快点睡了

空中劈下一道闪电,像把利刃般迅猛得劈开了这个无尽的黑夜。

一个女孩站在窗前。白色的丝质吊带睡裙,此刻被鲜血染红了大半。女孩双手捂着还在不断涌血的腹部,长长的青丝埋在耳后,露出一脸得释然。

“轰隆隆——”

血顺着裙摆不断得往下滴,那女孩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她望着眼前的人嘴角上扬、嘴唇微张,像是在说些什么,可由于雷声太大,什么也听不见,只能从嘴形看出是三个字。

随后,一切又被夜无情地吞噬。

……

<一>

“……那位宿管员就这么被那女生一推,推向了那扇原本玻璃就不稳的窗户。然后随着玻璃的脱落一起从三楼摔了出去,着地的脸被玻璃割得血肉模糊,连眼珠也被刺破了,鲜血四溅……

“之后在那宿管员的回魂夜当晚。那个害死宿管员的女生在晚上11:40过后——也就是那位死掉的宿管员习惯叫学生睡觉的时间,听见窗外一个冷冷的声音说‘11点43了,快点睡了’。她刚开始没在意,过一会儿,又听见那个声音说‘11点50了,快点睡了’。这次的声音比刚才更近了一些,感觉像是进了寝室在离床不远得地方,她以为是室友在和她开玩笑。又过了几分钟,她听见了那个冷冷的声音随着一股寒气从左耳边传来‘11点55了,快点睡了’。在那个女生的左耳边是一张面目全非得脸,眼睛的部位是两个血窟窿,鲜红的血还在苍白的脸上往下滴……”

“轰隆隆——”

“啊!”

脸被闪电照得惨白。

接着又是几道闪电,划亮了夜空,而后夜幕又迅速拉拢来,不着一丝痕迹,感觉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

“咚咚咚”。

“315的,11点就断电了,现在都几点了,还不睡觉在那里鬼叫什么!快点睡!”

宿管员夏阿姨的突然出现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塔塔”。

“咚咚咚”。

“313的,快睡觉!”

“轰隆隆——”

“知道就好,快睡——”

随后宿管员阿姨“塔塔”的拖鞋声到了楼梯口,“塔塔”的上楼,而后渐渐消失。

“我的妈呀!刚吓死我了。”唐晓珊边说边拍着胸口。

“你还说呢!”肖瑶一副想揍唐晓珊的架势。

“小声点,小心老夏又来敲门了。”李岚躺在床上轻声抱怨着。

“晓珊,你还说呢!你刚才那个故事吓死我了。”肖瑶边压低声音说边拿手电往窗外照了照,窗外除了手电的光和“哗啦啦”的雨声外,什么也没有。

“好了,你们几个。现在都11点36了,故事讲完了,该睡觉了吧。还有就是快把手电还给我,我的台灯快没电了,我还想看会儿书。”庞鹰坐躺在床上,床头是盏越来越暗的小台灯。

唐晓珊压低声音说:“谁说故事讲完了啊,还没完呢……”

“没完,那明天讲,我想睡了。”李岚很不满她们这种大晚上讲鬼故事自己吓自己地行为。

“11点38了,我也不看书了。你们两个要听话,上床睡觉。”庞鹰合上书,关掉了昏暗的小台灯。

黑暗迅速笼罩而来,暗的伸手不见五指。

……

“轰隆隆——”

“开门,老夏,快开门——”玻璃门上的铁链被人拉的哗啦啦得乱响。

夏阿姨打开灯,穿好衣服,拿上一串钥匙去开门。

门刚一打开,一个人影突然扑了过来,借着楼道里的昏暗灯光,夏阿姨这才看清原来是313寝室的赵丽,全身湿答答的且一身的酒气。夏阿姨一脸厌恶地把她往旁边推,去锁门,随后想到了什么,转向赵丽说:“有没有带钥匙?”

“我……我从来不带……钥匙……”边说边左摇右摆得向楼梯口走去。

夏阿姨锁好门,走上前去,厌烦的用手轻扶赵丽因淋雨而湿漉漉地后背,“我上去给你开门。”

此时墙壁上的电子钟显示着鲜红的“00:10”。

“轰隆隆——”

过道上的声控灯随着“塔塔”的脚步声响起,随后又熄灭。

……

校园宿舍鬼故事超短第四篇-密室游戏

陷入密室

7号宿舍楼是L省师范大学最古老的一栋宿舍楼,据说已经有50余年的历史,原本已经被列入改建计划,可因为资金问题,在封闭了几年之后,依旧没有任何拆除的动作。

随着近几年高校的不断扩招,宿舍资源也越来越紧张,迫不得已,原本已经封闭的7号宿舍楼再次开启,粉刷一新,更换了新的床具后成为新一届男生的宿舍楼,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7号宿舍楼405寝室。

张扬、王彬和宋山是来自同一个城市的三名大一新生,夜色降临时,他们走进405寝室。当他们推门而入时,靠门边的一张床上躺着一个面容清秀的男生,他捧着《密室逃生指南》正看得津津有味。

“看来你也喜欢密室逃生,我们以后有的玩了。”宋山整理着自己的床铺,说道,“要不然,我们现在就来一次真人密室逃生,怎么样?”

清秀男孩自称叫李剑,响应道:“那么,我来做这次游戏的主导,怎么样?”

大家同意后,李剑清了清喉咙,缓缓说道:“众所周知,每一个密室逃生游戏中,被困在密室中的人,都有种种离奇古怪的原因,你只有在密室中找到钥匙,并成功离开密室,才能获得解救。”

“而现在,你们即将陷入的是一场火灾。”李剑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个学校曾流传过很多传说,最诡异的一个被称为火灾密室,在那场大火中,7号宿舍楼405寝室的大门莫名被锁,宿舍内的4个人无一逃生。现在,那场大火再次降临,游戏正式开始。”李剑按动了桌子上的一个倒计时时钟,鲜红色的数字从10:00开始倒计时,“你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张扬、宋山和王彬糊涂了,在所有的密室逃生游戏中,至少要经过简单的布置,隐藏一些线索才行,可是此刻这间宿舍却没有任何改变。然而这想法仅仅持续了一瞬间,所有人的脸色便都变了,一股股热浪扑面而来,阵阵浓烟顺着门缝汹涌而入。他们赫然看到窗外那浓浓夜色已经被火光映红,狰狞的火焰张牙舞爪地向他们扑了过来。

“距离大火烧到这里还有9分50秒。”李剑冰冷地报出了这个时间。

无处可逃

王彬几步冲到了门边,伸手要拉开宿舍门,可那扇破门却纹丝不动。宋山二话不说,抡起一把椅子,砸向窗户。一股巨大的反震力传来,让他连人带椅子摔倒在地。

李剑说道:“当你们同意游戏开始的时候,这里的一切就已经成为了密室的一部分,你们必须遵从密室逃生游戏的规则,不可以随意破坏这里的任何物品,况且,如果你们打破了窗户,这里的所有人,包括但不局限于405寝室,都会真的被大火吞噬。”

“你这是什么意思?”张扬愣了。

“我的意思就是,外面的大火也是密室逃生游戏的一个部分,如果你们不能在十分钟……不,抱歉,你们只有八分钟了,在这八分钟之内,如果不能找到逃出密室的办法,烈火就真的会发生,7号宿舍楼将永远成为历史。”

张扬猛然怔住,他原本以为,那个传说只是李剑顺口胡说的,现在看来,也许并不是这样。他愕然发现,寝室里的一切都变了,那些原本崭新的钢架床已经变成了斑驳的木床,而脚下,地砖也变成了斑驳的水泥地面,在门上,挂着一幅巨大的黑白画像,他清楚地记得,他们刚刚到来的时候,那里是挂着一面镜子。

他不得不承认,这里,已经不再是他们原来的宿舍了。就在游戏开始的时候,他们已经被这个游戏的主导人带到了另一个场景中──当年那场火灾的现场。

“你,到底是什么人?”张扬强作镇定地问道。

“我?”李剑的脸上莫名地流露出了一抹苦笑,“我也是受害人,而且,是唯一的受害人。”

校园宿舍鬼故事超短第五篇-女尸的报复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我在卫校上课,可能我们在那种环境下一个个都变的胆大无比的,我是个喜欢看另类小说的人,在我的床对面是个业余的另类小说家啊星,啊星老说他以前捉过鬼,但是我们没人相信他,不过,我和他兴趣相同,因此,我和他之间是最谈的来的人,另外两个室友是小张和小王,他们喜欢唱歌,当然也喜欢听啊星讲另类故事。我们也有时候象个小孩子玩捉迷藏的游戏,记得小张那次躲到太平间去了,呵呵,那时我们还是一群大孩子。我们学校历史悠久,里面还有几座牌坊。

有一天,我们系里来了个女尸,据说是当地老乡挖古墓挖出来的,看妆伴还是乾隆时期的,到我们学校来做研究。我和啊星心里不由的好奇起来,怎么尸体几百年了,还不化呢,真的是嘴里吞了什么宝珠吗。就是这个星期五的下午我们生理实验员和解剖实验员离奇的死去了,据说,根据死后的样子,可以判断是吓死的。是怎么回事,我和啊星在床上讨论着,没道理啊,两位老师工作了这么久,整天和尸体打交道,能怕什么呢。我认为他们的死状只是别人编造的,啊星却一反常态,没有直接地回答我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两个老师家里都有警察,又出了什么怪事,难道老师们是被人杀了。啊星晚上很晚回来,我还躺在床上想这个问题,可能今天晚上所有的人都在想这个问题吧,学校接二连三地出事。啊星叫我,“啊龙,我知道上午警察为什么来了,是两个老师的尸体不翼而飞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警察也没办法。”我简直不敢相信。“啊龙,你想不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想啊,可是我们有什么办法?”啊星这时候才把他对这整个事件谈出了他的看法,他认为是那具女尸搞的鬼,后来女尸把老师的尸体拖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了。我听的离奇,因为我对这件事情也很敢兴趣,当时叫同意和他一起夜探停尸房。他带了他常用的柳枝、桃木剑、露水、八卦镜和一大堆的符,我看他的样子简直是去捉鬼了,我问他你带这么多东西有用吗,要是真有鬼怎么办。他对我说,柳枝和桃木剑是打斗用的,八卦镜是照出它原形用的,露水是擦眼睛能看见鬼的,符是保护自己的,今天晚上是看看有没有,并不是一定要抓它的。我只好对他笑了笑,觉得带这么多一点用都没有。

这天晚上一点月光都没有,可以说伸手不见四指,电筒的光是我们唯一的路灯,我们好不容易走到停尸房,里面尸体混着药味让人感到想吐,走廊上的灯是声控的,由于太安静,现在又有我和啊星在走路,所以路灯总是一会亮一会暗,我感到一丝的恐惧。正准备推停尸房的门,啊星叫住了我,“不要推,跟我学着做!”他先拿出露水,端在面前,念了一段词,至于什么词我也听不清,然后把露水撒在我和他的眼里,我的眼此时看旁边的事物就象在白天里看见的一样清楚,我不觉的佩服啊星;接着他把几张符塞到我最里边的口袋里,我觉得我突然有了无穷的力量。他看我这种样子笑了笑对我说:“推门吧!”

吱——门开了,我吃惊了,因为以前这扇门两个人用劲才能推开啊,现在我只是轻轻一推,太不可思议了。里面象往常一样,整整齐齐的。他皱了皱眉,拽开了那个女尸的停尸箱。一股腥味冲鼻而来。他赶忙用柳条攒了露水打了我一下。“这是尸毒,小心点,可能两个老师就是这样死的!”我伸了神舌头。这时候我和他才注意到停尸袋里什么也没有。啊星翻了翻尸体袋,发现有一张纸条,是繁体字有些发黄了,上面写着“看见我身体的臭男人都得死”。我吓坏了,暗自庆辛没看见尸体。他说:“今天晚上先回去吧,看来它不在。”我当然同意。就这样回去了,可是一夜都不能睡。

以上就是校园宿舍鬼故事超短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宿舍鬼故事超短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