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5篇

本文5个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鬼故事短篇300字恐怖鬼故事短篇小说恐怖鬼故事短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女朋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


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第一篇-同一个熟人


1、铁锁吴青天

明月山断魂崖,午时三刻,万籁俱寂,鬼火起伏。忽然从山崖下传来一两声狼嚎,划破长空,惊起几只野鸟四处扑腾。一辆汽车悄无声息的驶到崖上,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大高个子,月色很淡,看不清他的脸。

男人下车后从后备箱里拎出一个袋子,解开袋子,里边装的是一个女人。男人把女人拎出来后,柔声说道:

“你就放心的上路吧,山崖下狼群已等候你多时了。不过你放心,等你落地的时候,早已成了肉泥,别说被狼群啃,就是拿锯拉也不会有痛苦。”

女人全身发着抖,惊恐地问道:“为什么,我们素不相识?”

男人说:“咱们是素不相识,可你我都有一个共同的熟人?”女人诧异地问道:“谁?”男人嘿嘿一笑:“钱!我的委托人出了一千万要打赢这个官司,你这个证据消失了,我们不就成功了吗?随便告诉你一声,你是一个人出来的,在世人的眼里,咱们俩从来都没有见过。”女人说:“你是吴天。”

男人说:“不错。”话一说完,一抬脚,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了上来,女人在半空中嘶叫:“我做鬼都不会饶过你!”好半天山崖下传来一声沉闷的落地之声,紧接着崖下狼嚎此起彼伏,在夜空中传开来,听得人撕心裂肺、头皮发麻。吴天却不以为意,拍了拍手,上车回城了。

两天后,吴天的案子果然胜诉。出了法庭,他的委托人紧握他的双手说:“果然不愧是铁锁吴青天,传言连这场官司你一共打了一百场,只有一场没胜,可是真的?”吴天谦虚的摆了摆手:“小意思,小意思,要不是起诉方主动拆诉,那剩下的一场我也赢了。”

2、夜走麦城

吴天送走委托人,跟往常一样直接去了歌厅狂欢,直到凌晨两点的时候他才出来,打了一个车回家。由于酒还没醒,稀里糊涂的在一个地方就下了车,等计程车开走后他抬眼一看,这哪里是自己的家呀,是城南的一条小巷。

冷风一吹,吴天清醒了不少,抬头一看,前面的路灯又没有亮,吴天禁不住在心里直骂市政。还好,天上繁星点点,借着星光,吴天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去。

那天晚上,大街上除了吴天,一个行人都没有,静得连自己的呼吸都听得真真的。吴天素来胆大,也不在意,继续走着。

忽然吴天听到背后传来了脚步声,他回头一瞧,就在他后面的不远处,一个短小的黑影立在夜幕下,那黑影见吴天停了下来,他也停了下来。不言不语,只用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他。已经是五月了,一阵风刮过来,吴天觉着从未有过的寒意,对面的人影居然在这寒风中迎风晃了起来。

吴天壮着胆子打了一个招呼,对方却似浑然没有见着,一点反应都没有。吴天见他不理自己,有点发毛,转过身来,壮着胆子继续朝家走。没想到吴天走,他也走,吴天再次停下来,他也停下来。吴天有些急了:“你是谁呀,要再这么跟着我,我可不客气了啊。”

那人还是不答话,吴天火了,提着胆子走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照着那人的胸口就是一拳。吴天人比那人高了一个头,直拳打不着他,只能用往上的勾拳。可令人奇怪的事发生了,他的拳头本应击在那人的胸堂上,可那人的胸膛是空的,吴天的拳头顺着那人的胸膛就穿进去了,直接打到了后面的脊柱骨上去了,那人好像还得过骨质增生似的,脊柱上长满了刺,直接刺进了他的拳头里。吴天的拳头、小臂凡是与那人身体接触的地方都突然被一股粘粘的液体包裹着,那些液体顺着他的手臂往他的手肘处流,并从手肘上往地上流,掉到地上滴嗒直响。

吴天现在是面对面的跟那人站着了,他低头一看,那人冲他嘿嘿一笑,吴天这才注意到,那人的眼睛周围没有肉,就是两个黑黑的肉球嵌在两个黑洞里,好像随时准备掉出来似的。饶是吴天平时胆大,此时也觉亡魂都快吓出来了,拼命的往回撤他那只在对方胸腔中的手,可无论如何也撤不出来,不但撤不出来,居然连动都不能动了。吴天平时的气力挺大的,按理说一使劲,手不能出来,也能把那人拉倒,可那人却像生了根似的,任凭吴天如何用力,就是纹丝不动。

吴天打人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现在胆没有壮,手却拔不出来了,对面还是这么一个怪物。吓得他张嘴就要大叫,更可怕的事发生了,他嘴张得大大的,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此时,不知哪个地方忽然传来了几声猫头鹰的叫声,森森鬼气,吴天再也站不住了,双腿发颤一屁股坐在地上晕过去了。

吴天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了,全身发疼,肚子饿得发慌。此时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个子跟吴天高差不多的男人,说:“醒来啦?”吴天应了一声问这是哪里,那人也不答话,继续问道:“饿了吧?”吴天确实有些饿了,那人端进来两盘菜,一盘小炒的肝,一盘是红烧肘子。当时吴天就觉得那不太像肘子,只是天黑看不清,他又饿得慌,也没多想,端着就吃。

吴天填饱了肚子才问是什么肉。给吴天送肉的那人嘿嘿一乐,说:“我的左手,你现在算是怀着我的骨肉了。”说完又是傻傻的一阵笑,吴天觉着鸡皮疙瘩都起来,说:“你开什么玩笑呀。”那人说:“我没开玩笑,你看这是我的手掌,还没来得及炖呢。”那人边说边从后面又拿出一个盘子出来,确实是一只人手,还在滴血。吴天这才注意到他是一个独臂客。他的胃里一阵翻滚,一阵狂吐。边吐边问:“那……些……炒……肝呢……”“是我们的。”这时又进来几个人,拿灯把屋里照亮了,吴天只见他们的胸口都剖开了,还流着血。

“该送他回去了。”此时屋子里又走进来一个人,吴天认得,正是他最早在大街上见到的那个。这几个人见他进来,齐声施礼,叫了声:“郭大哥。”这位郭大哥依然冷眼的打量着吴天。

好一会儿,那位郭大哥才对吴天说:“我们也有一个共同的熟人。”吴天颤声问:“谁呀?”郭大哥说:“我暂时不能告诉你,时候到了你会知道的。另外,你上次从断魂崖推下去一个人,不要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我们全知道。”

“你们是她的朋友?”吴天更害怕了。

“不,我们不认识她。”

“那你们逮我来要干什么?”

“是我们那位共同的熟人要我们逮你的。”

“你们想对我怎么样?要杀了我?”

“杀你,杀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


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第二篇-我是女鬼


小桦是一个大学学生,他非常喜欢学习,也非常认真,成绩特别好。周一晚上11点,他的室友要睡觉了,于是和小桦说“小桦,你也睡觉吧,都11点了。”小桦也想睡觉,但是他为了学习,还是下了决心,不睡!“啊,那个,我要复习,明天不是要测验吗,今天再复习复习,你们先睡吧。”室友也不想太多管闲事,反正累死了也不干我事。

深夜12点,小桦还在复习。“怎么回事,现在是夏天,怎么觉得冷嗖嗖的,拿个被子盖盖。”刚转过头,一张铁青的、邋遢的、眼珠爆突的、散发着恶臭的一张面饼似的女人脸出现在与小桦的脸贴近不到1厘米的地方。“啊啊啊!!!!!!!”小桦大喊,滚进了被窝,用被子把头蒙住。“这不是真的。。。。”小桦渐渐冷静下来。把被子放下,看到了一个穿着本校校服的女孩。“你你你你,你怎么进来的啊,这里可是男生宿舍!”小桦惊地满头是汗。“喂,你连本小姐都不知道,虽然本小姐已经死去多时了。”女孩那苍白的脸有些诡异地笑着。而小桦的室友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呼呼大睡。小桦惊恐地往女孩的脚底下看。我去,她没有脚。

“你你别过来!”小桦往墙角蹭了蹭。“本小姐也是有名字的。”女鬼无聊的说。“我叫徐瑞,是

10年前累死在你坐的这张椅子上的,这可是我的地盘。”徐瑞指着椅子。小桦呆了。“你为什么不杀我?”小桦也在鬼大大网上看过许多鬼故事。“本小姐可是很善良的,那些杀人的姐妹们实在是太无聊了,太寂寞了,可是我不啊,每天晚上都有人陪着我,坐在我的尸体上面认真的写作业。”徐瑞开心的说。“啊”小桦吓傻了,“我的那几个室友啊,知道我累死在了椅子上,害怕警察追究她们的责任,把我塞在了椅子里,我好难受的。”徐瑞有些腹黑。“我就不投胎,就不投胎,要是我心一狠,你早就不在了。”徐瑞看向了小桦。“啊,谢谢你的不杀之恩,我再也不熬夜复习了。”小桦连连点头。“唉,真无聊,我也是呆够了,该去投胎了,你小伙子不错,姐姐看上你了,来世再来找你。”说着消失了。小桦听得一身鸡皮疙瘩。

10年后,在小桦的公司来了一位绝世美女,叫徐瑞。而小桦一见到徐瑞就躲。

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


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第三篇-眼虫


当你长期注视的电脑屏幕的时候,由于精神高度集中,于是眨眼的频率大幅度降低。而眼球得不到滋润,就会干涩发痒,迫使你不自觉地眨眼或是揉眼睛。

那么,现在你的眼睛痒吗?想揉揉吗?想揉就揉吧,不然等你再想揉的时候就有心理负担了。

夏天了,再有一年就毕业了,这个夏天需要出去找家单位实习,实习是算学分的。学校虽然帮忙找了,明显是有些敷衍的味道,分配下来的实习岗位虽然叫的好听,但我打听过,过去以后就是随便一些打杂的活,根本没有学习的空间,于是我自己跑出去找了一家小一些的公司,可在这里能学到东西。

第一天来报到,同事和老板都很热情,老板甚至说,以后干脆就留下来,我这里正需要人才,虽然是客套话,但还是很让人兴奋的。

我被分配在一个30岁左右的女同事手下,同事姓马,算是我的前辈,所以我都喊她马姐。

马姐是个很认真的人,也是公司里的得力干将,因为公司小,就十几个员工,所以马姐在大家眼里表现突出,老板安排我在她手下干活想来也是对我不错了。

马姐每天来的很早,走的很晚,公司里的很多繁琐的事务大家都要找她,所以每天对着电脑屏幕处理文件,我的到来算是稍稍让她解脱了一些。

这天,一个平时和马姐比较要好的女同事,路过她面前的时候瞥了她一眼,然后关心的说:“马姐,你怎么眼睛红红的啊?”

“啊,是吗?”

说着,马姐从抽屉里拿出一面小镜子看了看,说:“没事的,可能是昨天晚上把没做完的文件带回家做,弄的有些晚了。”

“唉,你也要注意身体啊。”

“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我这还有一大堆文件呢。”

我在一旁正忙着,听到她们聊天,也看了一眼马姐,她却是两眼发红,而且最近也见她不时的揉眼睛,还用纸巾擦掉揉眼睛时流出来的泪水。

我说:“马姐,我看你不像是简单的眼睛发红,昨天下午就见你眼睛很红了,你还是请假去医院看看吧,别弄得感染了。”

“好了,知道了,下班我就去看看。”

第二天,马姐似乎好了,眼睛也不红了。

我笑着问:“马姐,还是要看医生吧,看一看就好了嘛。”

“是啊,医生也说没事,就开了两瓶洗眼睛的药水给我,我回家洗了洗真的感觉好多了。”

于是,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我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怪事发生了,在接下来的一个周里,向来认真严谨的马姐,在很多文件上都犯了一些大错误,有时候莫明其妙地对着空气讲话。

老板一开始只是和马姐说说,让她注意,直到周五的时候马姐把一份五十万的合同给弄错了,致使签订后要赔不少钱给对方,老板终于大发雷霆。马姐周末回到家里也开始发烧生病。

马姐几个要好的同事约着周六下午去看她,想着我算是她的徒弟,她们也喊上了我。我们四个人来到马姐的家,围着她的床边和她聊天。

从聊天中我的知,马姐的丈夫在本省的另一个城市工作,夫妻二人两地分居。而马姐也一直想争取去丈夫所在的城市开拓公司的新市场,才会这么拼命的工作。

正聊着,发生了一件怪事,马姐右眼瞳旁的那个眼痣似乎动了一下,我正怀疑是不是看错了,那颗眼痣居然慢慢沉入眼白之中,消失了!

我于是没头没脑地问一句:“马姐,你是不是有眼痣啊,就是眼球旁边有一个小黑点。”

马姐奇怪地说:“没有啊,我眼睛里从来都没有什么小黑点,是不是我眼屎掉到眼睛里去了。”说完,抬起手来揉了揉眼睛。

“咦,马姐,你右手上什么时候长了颗黑痣啊?”一个同事问道。

我向她左手望去,果然在右手虎口靠近食指的地方长了一颗黑色的肉痔,这个难道是……

我赶紧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纸和一张纸巾,把符纸放在纸巾下面,然后说:“这哪是痣啊,明明是一个黑点,不知道是什么脏东西,马姐这两天病了也没注意到,来马姐我帮你擦掉。”

我一面悄悄地轻声念咒,一面探过身去用力地一擦,那个黑痣被我擦了下。

“你看嘛,就是一点脏东西。”

“啊,是啊,我还真没有注意到,谢谢你啊。”马姐笑着说道。

我离开马姐的卧室来到厨房,把那张符纸拿出来,然后在上面下辟魔咒,之后烧成灰溶在一杯茶中端到卧室。

“来,马姐,喝杯茶,讲了这么久应该渴了。”

“哟,还是徒弟好啊,我们都没有茶喝。”

另一个同事开玩笑说。“有,都有,我马上去倒啊!”

我又急急忙忙地跑回厨房再泡茶。

傍晚时分,大家离开了马姐家。

原来马姐感染了眼虫,我一边走一边想,好在那颗痣还在,眼虫卵本身就是治眼虫的药引。

一般人都是魂善而魄恶,故而魂可轮回,而魄要么自行消失,要么就会被天火焚烧。而这剩下的一点残渣就是眼虫,在空气中飘荡,直到遇见与魄原来的主人八字和性别一样的人,就会附到这个人手上形成卵。若是手碰了眼,卵便在眼白中孵化成长,慢慢地蒙蔽这个人的眼睛,直至这个人出现幻觉而后疯狂。

哎,好在我发现的早,不然就要少一个好人了。

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


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第四篇-都市怪谈之嗅声匿迹


张执远和顾曼曼结婚的时候,顾曼曼已经离过三次婚了,而且都是在一年以内。

顾曼曼很漂亮,而且气质优雅,这对于年轻的女性来说,是不可多得的资本。她应该得到男人的疼惜。

但是她还是像个可怜的小皮球被那些男人一脚踢开。

张执远和她谈恋爱晦时候就知道原因了,但是他还是决定要娶这个女人。

漂亮当然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

张执远把头深深地埋到浴池里,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面,奔腾的热气从水中卷了出来,他只在水里呆了一小会儿就忍不住,只好出来透口气一会再钻进去泡。

他现在有些意识到那些男人为什么会和顾曼曼离婚了。

他拿起毛巾擦干被水泡得发白的皮肤,然后满意地套上衣服,走出洗浴城。

他进家门的时候,顾曼曼正在客厅半躺着看电视。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睡衣,短短的下摆,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腿,小巧的脚丫上,十个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同样精致可爱。看到张执远回来,顾曼曼欢呼着从沙发上蹦下来,一头扎进张执远怀里,一股淡淡的香皂的味道很是清新。

顾曼曼抱着张执远从头闻到脚,然后笑眯眯地说,你今天去的是金沙滩洗浴城。

张执远点点头,拉着妻子一起坐到电视机前,刚刚坐下,顾曼曼突然皱着眉头问道。

今天谁碰你的包了

包在办公室放着,谁要拿个东诬什么的,碰到了在所难免嘛,张执远强作镇定地说道。

顾曼曼皱了皱眉头,伸出两根白嫩嫩的手指夹住他的皮包,拎到洗衣机前,松手扔了进去。

喂,我东西还没拿出来呢。张执远大叫。

不知道谁用的劣质香水,熏得我头痛。顾曼曼解释道。

这就是那些男人和顾曼曼离婚的原因。

顾曼曼的嗅觉简直比狗的还要灵敏。

晚上,张执远抱着妻子刚刚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顾曼曼突然坐起身来,把窗户关严,然后拿着空气清洗剂使劲喷,张执远被,姬折腾得又醒了过来,趴在床边有气无力士也问,你在干嘛?

外面有昧道,熏得我睡不着。顾曼曼一边说一边死命喷着空气清新剂。

好不容易顾曼曼折腾完上床睡了,张执远却失眠了,他瞪着眼睛盯了整整一个晚上的天花板。身边是他美丽动人却一无是处的妻子。

顾曼曼本来在一间公司做文秘工作,但是干了半年就辞职不做了,原因是她新来的那个老总不太注重卫生,有好几次她站在他面前听他讲话时,几乎要吐出来。

之后她换了好几份工作,最后都是做不长的。

她不可能找到一份不用鼻子的工作,因为人如果不用鼻子的话,也就不用活着了。

呼吸是生活中无处不在的。

最后张执远说,你不要工作了,好好在家呆着,我养你。

张执远记得顾曼曼当时眼圈红了一下,却立刻把头转到一边去,所以张志远没有看到她的表情。

几天之后,张执远就后悔了。

顾曼曼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张执远的烟灰缸、茶杯之类的东西做一个彻底的清洁,然后烟灰缸就被请出了客厅,张执远所有的衣服都被单独放到一个柜子里,而且柜子不在卧室,而是在客房。然后顾曼曼丢掉了所有的地毯,换成了地板砖,她受不了地毯被人光脚踩来踩去却只用吸尘器清洁。所有的被褥床单被换了全新的,而且每天都要更换一次,要不是张执远拦着,顾曼曼一定会一天按三餐一样换上三次。

张执远的家越来越干净,却越来越不舒适。来他家的客人也越来越少,试想想,谁走进他那一尘不染像个医院无菌房的环境都会全身不自在,生怕自己弄脏了哪里。

好在顾曼曼不介意张执远和同事在外面聚一聚,但是回来的时候张执远必须洗了澡再回到家,她绝对闻不了那些餐厅酒吧的烟火昧道。于是张执远养成了每天回家以前在外面洗澡的习惯。

她比最严重的洁癖者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今天是张执远顶头上司升迁而举办的宴会,大蒙都是带家属前去参加,张执远当然乐意让自己美丽的妻子去露露脸。但是坐在他身边的顾曼曼却不这么想,她死死捂着自己的鼻子i皱着眉头,连走进宴会的时候,都是一副受苦的表情。:

张执远的顶头上司喝的醉醺醺地走过来,张执远暗叫不好。顾曼曼最讨厌的就是男人的酒臭味,他想让顾曼曼去旁边避一避,可是上司已经看到了他们两个。

“小张,原来你老婆这么漂亮,还一直藏在家里不让我们知道,真不够意思。”

“呵呵,她比较怕生,很少出门。”张执远一边应付上司,一边看着顾曼曼的表情。

顾曼曼倒是乖巧地放下了捂住鼻子的手,但是她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张执远心里想着不好,只听呕的一声,顾曼曼吐了那个金身酒臭的男人一身。

张执远大惊失色,他转头狠狠地骂了顾曼曼几句。上司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直接离开了宴会,大概是去找衣服换了。

顾曼曼捂住自己精致的鼻子,一双大眼睛水波般地眨动,看张执远的上司走远了。l她才噙着泪水凑到张执远面前小声说,他身上有尸臭味。

张执远忙捂住她的嘴,“胡说什么。”

顾曼曼的泪水在眼圈里打转,骗你是小狗。

张执远当即拉了她的手,出门找到他的上司,表示了歉意之后,便把自己的外套借给上司穿。

“都这么晚了,要不然我们送你回家吧。”张执远试着提议道。

上司喝得迷迷糊糊的,知道自己也开不了车,便点头答应。

扶上司上床睡下,张执远从上司的卧室走出来,看到顾曼曼正站在门口捂着鼻子,样子十分痛苦。

张执远说,“怎么不进来。”

顾曼曼摇摇头,指着上司家的一面墙,让张执远报警。

张执远摇摇头,“怎么报瞽,告诉警察这堵墙有问题?”

顾曼曼让张执远抠抠那个墙的墙皮,张执远照做,他直接一抠,发现墙皮是新刷上去的,也许这堵墙真的有问题。

张执远决定听顾曼曼的,报警。

张执远的上司被逮捕了,就在他升迁的前一夜,警察在他家的墙里面,发现两具已经腐烂的尸体,经鉴定是他的妻子和他的情人。

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


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第五篇-人鬼都一样


刘刚身高马大还练过武术,在外打工认识了一位苗家女孩,两人相爱很快就结了婚。这次刘刚跟着他老婆去了一趟丈母娘家。

老婆父母的家住在偏远的山上,本来刘刚没什么不爽,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这地方的风俗太迷信。就在昨天他独自一人去不远处的林子里转了一圈而已,大家就叫来了法师给他施了法还不断地问他有没有在林子里看到一口井,这让他觉得怪难看的。

刘刚不信鬼,他也并没有看到什么井,但是林子里有口井却提起了他的兴致,为什么大家对那口井这么的畏惧,问了他老婆还有大舅子,他们也没说井里有鬼,只说井里淹死过人。

于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去看看,天黑不熟路于是决定白天一个人悄悄地前去。

第二天白天刘刚真的又去了那林子,还真的找到了那口井,井口很小且早已经长满了青苔和杂草。壮着胆子刘刚慢慢地向井口靠去,越走得近刘刚就越心虚,虽然他不相信有鬼但是这里的气氛还是使得他很不安。

“抬头望去原来是口枯井,不知道是不是枯井但刘刚是没有见到水,井口不大没多少光但刘刚绝对没看到水。

其实刘刚也已经害怕,满山的杂草和阴霾的大树被风吹的哗啦啦的直响,而地下出现了枝条的影子,婆娑的树影随风摆动像一条条灵蛇,响动的声音像女人的哭泣。刘刚转过身的那一刻吓得两腿一软。明明自己望着井里只有一会儿,可是现在已经天黑,月亮都已经出来。

刘刚已经陷入了恐惧,他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顾大家地劝说来到这林子看这枯井。加快速度的逃跑,可是无论他怎么逃跑也跑不出去,似乎围着枯井在打转,他最终累了,累趴下了,然后一头跌进了枯井中,最后的意识告诉他这并不是枯井,井里的水冰冷刺骨。

刘刚的老婆发现他一夜没归,慌乱地把刘刚失踪的事情告诉了他爹,他爹赶紧带着一些人找到村里的道士敲锣打鼓的进了林子。然后径直的走到了井边,好像原本就知道刘刚会掉进井里一样在井口边打捞了起来。而刘刚的老婆早就已经泣不成声。

令人意外的是大家打捞上来刘刚的尸体竟然被大卸八块,头、手、脚、心脏都分了家,井水却十分的清澈。

抬着刘刚破碎的尸体,村里人又敲锣打鼓的摇着头离开,只留下井边一女子的怪笑声。

这个村里的人其实都知道井里有鬼,但没有人会对外面的人说。这事的根源源于十五年前,由于村子很封闭不和外界来往,村子当年发生了旱灾,收获十分少,当时有一女子又傻又胖,所以也吃得多,没有吃的就会大闹,所以村里人最终决定把这胖女人杀了。大家把他骗到了井边决定把它推下去淹死。

可是中间出现了意外,并不是没有把她推进去,而是女人太胖井口太小所以只推到一半就不下去了,村里人不忍女子受到长久的痛苦,于是就将胖女子分了尸。胖女人阴魂不散所以才变成了厉鬼,只要谁到这井边来就害谁,所以大家也严禁出入这林子。

村子里规定这件事情不许让外人知道,因为随着和外人的接触知道这是在犯罪。而刘刚却傻傻地进了林子,看了那水井,那根本就不是枯井,刘刚当时看到的是胖女子的鬼魂被夹在中间,也就是当年她由于身子太胖而落不下的场景。

以上就是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床底下的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42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