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宿舍鬼故事短篇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宿舍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悬疑校园长篇鬼故事小说、有关于校园鬼故事的小说、校园鬼故事视频、校园鬼故事剧本短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宿舍鬼故事短篇第一篇-不明死因

2012年5月24日,一个没有星光没有月亮的夜晚,刘小婷从7楼坠落,像一朵决然的花瓣,没露痕迹,没有预兆,开出了一滩鲜艳的花火。

学校作了应急处理,教导主任挨个和知道这件事的同学谈了话,并写了出面保证,我看到那张纸的时候想笑,因为那上面写着:不明死因,疑是精神分裂。

抑制不住地想大笑,精神分裂,骗鬼了吧。也许只有我知道,刘小婷是在怎样不堪蹂躏,万念俱灰的情况下,选择了用死亡来解脱自己的。

我是这件事的目击证人,我对天发誓,教导主任貌似温蔼的面孔背后隐藏着一个桑心病狂的脸,即使是连一个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女孩也不肯放过。

黑暗渐次吞没了身边的道路,寂寂的校园被阑珊的夜色重新伪装的光怪陆离 。因为父亲经商在外,长年奔波,我像一个南来北往的候鸟一样,居无定所,随着他一起辗转在各个城市的各个学校,那天是我在F中学的最后一个夜晚。也就是那个晚上,我去找教导主任商议转学的事情。我透过门缝看到了兴奋过度的教导主任和他肥壮的身体下一松一动表情因痛苦而扭曲的刘小婷。

以后的几天,我延迟了转学时间。那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不是不敢报警,只是怕报警。我怕警方介入调查后,刘小婷再也没有脸面继续生活下去。尽管她是真正的受害者。可又有什么用呢?她那个在学校中靠打扫卫生来供刘小婷上学的父亲,拿什么跟有头有脸的教导主任抗衡呢?更何况就连这样一份廉价的工作还是教导主任给的。从某种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交易,不过付出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凹凸有致,正值妙龄的刘小婷。

刘小婷,再怎么用美好的语言也无法形容她的美。姑且就说她是鸡窝里的凤凰吧。18岁的年纪,就已经出落的款款大方,娇俏可人了。尤其是一张脸,更有玲珑有致,跟范冰冰有点像,典型的美人坯子。这样一个肤白肌美的女孩,谁见了都会多看两眼。更别说,早年丧偶饥渴难耐的教导主任了。

我跟她都在401,寝室里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女孩,他们和刘小婷的关系不怎么好。也可以理解,丑小鸭再怎么样也不会站在白天鹅旁边来凸显自己的黯淡的,这俩女孩挺聪明,深喑此道。相比而言,我倒不在乎,换学校比老王(我爹)换小三还勤的我,在乎有用吗?所以在宿舍我处于中立,典型的那种老好人,除了协调室友关系外,有时还顺带着安抚一些女孩间的攀比情绪。

她那老实巴交的爹,怕睹物思人,不肯来学校。这次,收拾刘小婷遗物的事,自然而然落在了我身上。我们俩的关系没有像白居易和元稹那样,满满的基情,充其量只是谈的来。但是奇怪的是,收拾她的衣物的时候我的鼻子竟然有点泛酸。刘小婷的父母委托我将它的东西整理一下,除了一些贵重的物品外,别的都可以扔了。

我花的时间不多,刘小婷实在是谈不上有什么贵重的物品可收拾,就一个棕色的皮箱,几件连衣裙,一摞摞的复习资料。但我在信手翻阅那摞资料的时候,却发现了一本咖啡色的笔记本,上面记满了她所有的不幸。

我抱着这本写满了罪恶的笔记本靠在床沿上,一瞬间竟然感觉到身体各处都灌满了凉意。人性竟然可以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笔记本就短短的十几页,全是教导主任在她身上施加的兽性。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我才真正知道她的死因:2015年5月20日,接连几天的恶呕让我感觉到蹊跷,我偷偷的去了省中医院,医生检查说我怀孕了。出来的时候,我失魂落魄地沿着中山大道走着,有好几次我都想跳进滚滚的珠江中一了百了。但是我不甘心就这么死了。我将自己怀孕的事告诉了他(教导主任),我本以为他会负责,至少会给我一点补偿,让我打掉这个孽种也好,可是令我失望的是,他恨恨地将我从家里推了出来,说,我肚子不一定是被哪个男生搞大的,可别诬赖他。我知道他是想推卸责任,但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只有选择死亡。

翻页,最后一行醒目的几个娟秀的字体:就算是死了,我还会回来,我一定要让她为他的兽行付出应有的代价。

看完日记本后,我头靠在床沿上,能感觉到丝丝冷意正从脚底窜遍全身。同寝室的另外两个女孩自从刘小婷死后就搬了出去,除了我。

我相信刘小婷不会害我,可万一呢?今天不正好是头七日吗。

虽然,心中有一丝担忧,但该做的还是得做,我麻利地将她的所有衣物叠好装进了皮箱中,心想只要撑过今晚就好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房间里静的出奇,深绿色的窗帘都拉了下来,偌大的宿舍空落落地放着三张床,我翻了个身,睡眼迷离中,刘小婷的床上坐着一个穿着旧校服的女生,她的头裹在宽大的校服里,我看不见,唯一能看见的是她悬空摆动着的两条腿。腿不安分地“嘎达,嘎达”地敲击着床沿,好像是特意要叫醒我一样。顺着脚往上面看去,是泛着红色血迹的浅色牛仔裤。正当我准备去按壁灯的时候,校服里包裹着的头突然冒了出来,那一刻,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我当时的惊惧,因为那是一张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脸,空洞的眼睛里不见了眼珠,鼻子塌了一大块,嘴唇是裂开的,露出里面猩红的牙床。

那还是以前笑靥如花的刘小婷吗?单论模样,倒更像是来自地狱的夜叉。但令我欣慰的是,刘小婷好像并不准备害我,也是,我跟她又没有什么仇什么怨,她犯不着这么对我。

刘小婷就那样坐在床沿上定定地盯着我,我听到她尖利地牙齿撞击的声音,像金属滑过玻璃时的刺耳,她好像在狠狠地咬着一个人的名字,幽幽的声音我听的不太确切,从嘴巴的一张一合中,口型好像是——吴云斌。

天,是教导主任。

突然,一个翻身,我从梦靥中惊醒了过来。房间还是原来的房间,空气中依旧弥漫着睡觉前喷的六神花露水的味道。床上并没有人。

我预料的并没有发生,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一切都很平静,头七日,刘小婷没有来过。

普天同庆,我终于熬过了这一晚。

第二天,我心情大好地去上课,路过林荫小道的时候,看到几个同学簇拥在一起窃窃私语着,我有点好奇,走过去问她们中的一个低年级女生发生了什么事?女孩朝四周望了望,才附在耳边悄声说,难道你还不知道,我们教导主任昨天晚上跳楼自杀了,死状那个惨呦……

女孩特意拉长了尾音,而那一刻我再也说不出话来。跑回宿舍后,却发现昨天晚上我放在抽屉里的日记本,不见了。

校园宿舍鬼故事短篇第二篇-安乐鬼的故事 作者:宫姬遥

以前在学校里,经常就是喜欢在放学后几个女同学围在一起说鬼故事。

冬天的夜晚总是会来的比较早。桌子分的很散。

因为我们那个教学楼是艺术楼,所以整个楼层,除了钢琴房,舞蹈房,一个办公室,一个画室,一个废弃的杂物屋,就只剩下我们教室了。

记得那一次有四个女生。坐的紧紧的,一个挨着一个。

第一个说鬼故事的是我。我给她们说的是冰河上的鬼故事。

说的是:有个孩子和好朋友放学后在结了冰的河上玩耍,其中一个孩子掉河里没有爬上来,结果就淹死了,可是没死的那个第二天去上学,竟然还看到了那个孩子。他觉得很奇怪,以为那孩子没死,被人救上来了。

于是嬉皮笑脸的和他玩耍,那孩子身上很冷,而且他发现身边的同学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到了上课的时候,所有学生都进来了,只有那孩子站在门口,死死盯着他看。他觉得阴森森的,忽然有点儿怕了。

而就在他觉得奇怪,为什么那孩子迟迟不进教室门的时候,老师满脸哀愁的走进来,对大家宣布,那孩子昨天掉冰河里,死了。

他很害怕,猛地看向门口,可是那孩子却已经不见了。

校园宿舍鬼故事短篇第三篇-亡灵的守候

高考临近,母亲突然来了。她站在树荫里冲着我微笑,我忙跑过去叫了一声“妈!”

妈妈点头,温柔地说:“闺女,妈妈在学校外面租了一间小公寓,晚上你就别回宿舍了,这样安静点,方便你复习。”

我差点高兴地叫起来,要知道宿舍里乱极了,背英语的背英语、看电影的看电影、煲电话粥的煲电话粥,想要静下心来复习比登天还难。

“妈妈!晚上我想吃炖牛肉。”我笑嘻嘻地搂住她的胳膊撒娇。

“好的!小馋猫。”妈妈捏着我的鼻子,她的手特别凉,冰得我浑身一颤。

“妈妈!你的手好凉呀!”我想伸手给她捂捂,妈妈却抽开手说:“妈妈没事!你先回学校,晚上放学我来接你。”

那晚我和妈妈住进了她租的小公寓里,房子不大,三十多平的样子,吃过了晚饭,我坐在桌子上复习功课,妈妈静静地坐在一旁,给我扇着扇子,眼神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不时露出微笑。这微笑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她也是这样坐在一旁看我读书写字,偶尔指点我的错误,妈妈的脾气很好,从来不冲我发火,哪怕我犯了天大的错误。

可是这无形中给了我巨大的压力,我看着母亲沮丧地说:“妈妈!要是我考不上大学该怎么办?我没信心了。”

母亲拍了怕我的手,平静地说:“闺女,尽力会好,就把它当成一次普通的考试,别紧张,我相信我闺女是最棒的。”

我笑了,妈妈总能平复我的心,让我乱成一团的情绪,得到安慰。

“妈妈!谢谢你能来。”我扑进她的怀里,妈妈的怀抱有些凉,我忍不住说:“妈妈你冷吗?”

“不冷!”妈妈的微笑有些不自然。

“可你的身上很凉。”我用力地抱了抱她。

“没事的,你快学习吧!”妈妈困了。

“嗯!”我放开了母亲,瞧着她站起身来,走回卧室。

那晚我复习到了深夜,不知什么时候妈妈把一杯鲜奶放在了边上。

“还没睡呀?”妈妈轻轻地摸着我的头发。

“嗯!我想考好点,将来有个好工作,然后接妈妈来城里享福。”

妈妈笑了,灯光下她的笑容真美。

“好了!睡吧!”她拍了拍我的背。

我点点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困意袭来,我迷迷糊糊走近床边,一头栽倒在床上,恍惚间,见母亲为我盖上了被子,我是含着微笑睡着的。

眼看就差几天高考了,我一天比一天紧张,不再和母亲闲聊,把所以的时间都用在复习上,母亲没有半点不悦,她只是默默地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给我做我爱吃的饭菜,给我倒水,替我盖被子,全身心付出她的爱。

高考那天我没有让妈妈送我去考场,我怕紧张,她点头同意,临出门的时候,她突然落泪了,一把把我拉进怀里,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把我都哭乐了,我安慰她说:“妈妈!你放心,我不紧张,我一定能考好的。”

妈妈收起了眼泪,点点头,用她冰冷的手,细细地摸着我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妈妈的脸好白,百得像纸。

终于,高考结束了,妈妈却突然不见了,我找遍了小公寓里里外外每个角落,她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我拿起电话,打回老家,是爸爸接的电话,他哽咽着说:“闺女,你妈妈去世了。”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能,前几天妈妈还陪在我身边。“

”丫头,你妈妈是半个月前坐上去你哪儿的火车出的事,车脱轨了。你妈妈受了重伤,成了植物人,直到今天早上才断气。“

手机在我的手上悄然滑落,妈妈……妈妈……我大叫,扑通跪在地上,心都碎了,怪不得她的身体那么冷,怪不得她的手那么冰,妈妈……妈妈……我失声痛哭。

校园宿舍鬼故事短篇第四篇-养魂日记

我来告诉你

中午,教室内,赵民利正在想事儿,突然感觉有人推了他一下。他回头一看,身后的人是马川。

马川说:“不要送玫瑰花,刘奕欣喜欢的是康乃馨。”

“哦。”赵民利随口答应了一声,转过身去,可是很快又转了回来,大声说,“你刚才说什么?”

正在上课的同学和老师都看向赵民利,他不好意思地向大家致歉。过后,他回头对马川说:“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在为送刘奕欣什么花感到难以抉择吗?我只是给你提个意见而已。”马川不以为然地说道。

赵民利愣住了,他刚刚在想的就是要送刘奕欣什么花,可是根本没有说出来,对方怎么会知道?他追问马川,后者笑着说道:“你心里想着什么我都知道,还有,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我也知道。”

“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赵民利更加好奇了。

“李明会请假上厕所,老师会叫赵蓉回答问题。”

时间不长,马川的预言全部成真了。赵民利惊讶的同时心里想到,这也许只是巧合。

似乎看出赵民利眼神中的不信任,马川接着说道:“接下来,有一个人会从楼上掉下去。”

赵民利听后,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突然,赵民利感觉到窗外有个物体一闪而过。那个物体是从上向下划过的,随之,一阵尖叫声从楼上传来。

班上的同学都趴在窗前向下看,地上,一个人正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

回过神儿,赵民利不可思议地看着马川,一字一句地问道:“你、你真的什么事情都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马川神秘地一笑:“它告诉我的。”

赵民利一愣:“它是谁?”

马川没有回答赵民利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是不是想追到刘奕欣?”说这话的时候,他特意把“追到”两字加重。

赵民利点了点头。

马川接着说道:“刘奕欣喜欢浪漫,如果你能用行动感动她,她一定会做你的女朋友的。”

赵民利有些兴奋:“真的吗?那太好了!”

马川突然皱起了眉头:“但是有一点,晚上千万不要带她去学校的西北角。”

赵民利露出疑惑的表情:“为什么?”

马川神秘地一笑:“天机不可泄露。记住,一定不要去学校的西北角。”

校园宿舍鬼故事短篇第五篇-一筒归西

一:搓麻雀

新学期的学前教育完了后,方海不知从那里拿来了一副麻雀说:“我们打麻雀,赢钱的哥们就请大家去吃饭。”

一说到是赌钱,钱东、黄小图和曲贤纷纷同意。

他们宿舍四人,刚好凑成一桌。

开局不久,方海已经赢了几局。他也为自己的好手头感到意外,笑说:“今晚手气真好,一会赢钱哥请你们吃香喝辣。”

曲贤和黄小图输得不多,只输了二百元。

钱东输得最多,已经输了五百。他的生活费只有一千元,如今已经输了五百,难免有点心情不爽。刚刚砌好牌后,他忽然说:“等一会,我要过牌。”语毕,他就拿起四个麻雀过牌。

曲贤不明地问:“钱东你这是干什么?”

钱东看了他一眼,得意地说:“这叫过运。”

黄小图听后,双眼发光:“我也过!”他拿起五个麻雀过牌。

方海笑说:“如果这样真的能过运就好。”

钱东白了他一眼,一声不响地继续拿牌。

方海将牌排好后,他这一手牌简直是清一色筒子,但是有一个阻眼的“西”。他二话不说就将“西”打了出去。

黄小图看到方海打了“西”,他也拿起自己的“西”打了出去。

这时钱东笑了一声,像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说:“我们要不要玩一筒归西的游戏?”

方海他们三人停下手望着钱东,不约而同地问:“一同归西?怎么玩?”

钱东的清了清喉说:“玩法很简单,就是我们四人,如果在下一局中,我们都拥有“西”的话,那么就要说出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当然这个故事要真实的。如果我们四人当中有一个说的是假话,那么我们四人便会一同归西。”

方海他们听后,都觉得这个游戏很好玩,都同意。因为要四人同时拥有“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二局开始,方海打出了第一个“西”。他开始讲述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

方海是一个富二代,他一直跟爸爸相依为命。直到爸爸再娶。那个女人叫桃花,她的右脸上有一朵暗红色的桃花胎记。

方海讨厌这个女人,因为她是冲爸爸的钱来的。

自桃花进门后,爸爸一天到晚都躲在书房里画桃花,他将桃花画在身上,那些桃花都是血红的,这种红让人恶心,爸爸的房间总闻到一股血腥的味道。

夜里,方海总听到流水的声音,这些声音都是从爸爸的房间发出来的。他偷偷推开爸爸的门,竟然见到爸爸画的桃花流出许多血来。他十分害怕,拿起电话要报警,这时桃花笑咪咪地出现了望着他。

不一会,他迷迷糊糊回到自己的房间。

结果第二天爸爸就死了。他死得十分的恐怖,全身的血都流干,但爸爸身上的桃花全部都消失。

爸爸死后,桃花脸上的桃花胎记就更鲜红了。

方海虽然忘记那晚的事情,但他隐约知道,害死爸爸的人就是桃花这个妖女。他立誓一定为爸爸报仇,所以当桃花睡着的时候,方海一个花瓶击向桃花。桃花惊讶地张开眼睛,死了。

方海讲完这个故事后,他松了一口气。所有人听后都冷抽一口气,都没说话,只听到急促的呼气声。

这时,黄小图吃惊地说:“方海,你竟然杀人!”他的表情掠过一丝阴沉。

方海点了点头:“是的。我们继续打牌吧!”

以上就是校园宿舍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宿舍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9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