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宿舍鬼故事有声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宿舍鬼故事有声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大学校园鬼故事、校园版吃纸婴孩鬼故事、校园鬼故事课外书、悬疑校园长篇鬼故事小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宿舍鬼故事有声第一篇-校园杀

楔子

在一条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巷里,我靠在墙上。我约了舍友叶美希出来这里!在巷子里晚上没人出来,叶美希一身白色的运动服,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却是一副高傲的样子!而我踩着一双10公分的高跟鞋,当她站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二话不说狠狠地煽了她一巴掌。

“你为什么要和立桁走那么近?”我吼的歇斯底里。

“呵!那又怎么样?要怪只能怪你收不住立桁的心!”

叶美希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勾起一丝嘲讽的笑。而我又二话不说的煽了她一巴掌,再把她推到在地上,拿起高跟鞋对准她的太阳穴下去……

01

幽初夏从床上跳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自从和男友梁立桁从泰国旅游回来就一直生病,所以幽初夏请了三天假,刚才那个噩梦太真实了吧?幽初夏喝了一口水。这时舍友小琪回来了。

“初夏,好点了吗?今天啊!你家立桁在课堂上可真是出尽风头了、今天不知为什么老师竟然出了个题目叫《死亡》。梁立桁以一副高跟鞋刺进一个白运动服女生的太阳穴得了第一名。高跟鞋杀人?真的很创新!”小琪陶醉在美术王子、幽初夏的男友梁立桁的画里。

而幽初夏已经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了。白色运动服!高跟鞋!杀人!

“不就是你男朋友出了次风头吗?至于高兴成连反应都没有吗?”小琪调侃的说着,按理幽初夏是法医系的高材生,没理由因为梁立桁的画画立意吓成这样吧?

突然幽初夏转身抓住小琪的手:“真的假的?”

小琪不明白的点点头,值得这么高兴吗?而幽初夏发疯一般地抓起手机,拨出梁立桁的号码!

“立桁,你在哪里?”

“怎么了?傻瓜。我在体育室呢!”幽初夏听着梁立桁的喘气声,哦了一声。呆呆地放下手机。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吧!像立桁这种优雅得体的男生怎么会杀人?幽初夏安慰着自己。慢慢的平伏自己的情绪。

渐渐的舍友都回来了,就是不见叶美希的身影。幽初夏越来越担心,叶美希死了吗?不会的!那只是自己的梦而已!

“美希怎么还没回来?”

“喝杯水,别担心。小琪都睡了。也许美希跟谁私奔了也不一定呢!”舍友汐瑾轻笑道。幽初夏接过汐瑾的水。是啊!美希那人每天都发爱情呆,跟谁约会忘记回来了也说不定。幽初夏将杯子递还给汐瑾后,躺了下去。

然,第二天一早,幽初夏还是没有看到叶美希的身影,汐瑾和小琪都去上课了。幽初夏看了下手机都9点多了,自己没有睡过这么晚啊?是自己生病了精神不好吗?幽初夏用力的摇摇头,希望自己能清醒一点。这时姐姐幽蓝打电话过来。让幽初夏去医院检查。幽初夏上了车后,一直玩着自己的指甲,一句话也不吭!

见一路沉默寡言的妹妹,幽蓝她也怪了。平时活泼到上房揭瓦的妹妹怎么了?

“怎么了?初夏,不舒服吗?”

幽初夏只是轻轻地摇摇头。

“姐姐,我已经好多了。不用去检查了!”

“你傻啊!看你脸色苍白的,没让你去全身检查就不错了。”

幽蓝轻敲了幽初夏的头……

而幽初夏回去后还是没有看见叶美希,她已经失踪了24小时了。要不要报警?当幽初夏拿起手机时,门外响起汐瑾和小琪的声音。

“小琪,你说美希会去哪儿?都整整24小时了。还没回来!”

“要不我们报警吧?”小琪提议道

“嗯!去看看初夏回来了没有?”

她们转身进门时。幽初夏放下手机。她总觉得自己的梦很真实。会不会真的是自己在梦里杀了叶美希?

报警过后,经过整整5个小时的巡查,传来的消息是幽初夏所接受不了的。幽初夏吓得手中的杯子摔在地上。幽初夏退了一步,靠在墙上。警方整整找了5个小时,竟然没找到?!小琪扶着幽初夏,看着幽初夏讶异的表情。小琪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校园宿舍鬼故事有声第二篇-宿舍惊魂

在专一的某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在十点就寝後没多久,在浴室那 边突然传出一声惨叫声,我也没在意那件事情,第二天早上就有同学在 班上说「昨天晚上舍长看到............」。

星期天大家一定要在十点以前回到宿舍,可是舍长有钥匙,所以 可以晚一点回来,不过大门囗是教官住的地方,他们也不会大大方方的 从大门回来,都由侧门进来,所以啦,那位舍长一定会经过浴室当他经 过浴室的时侯,听到浴室有水声,心想:「那个小王八蛋,这麽晚了还在 给我洗澡,抓到之後,明天早上先给他一次“爱校服务”再说。」可 是,整间浴室没有半个人当初,大家洗澡的时侯都是袒诚相见”的,所 以,人只要站在浴室门囗就可以看到整间浴室),他只好走进去把水关 掉,还把每个水龙头都转紧,当他出了浴室之後,又听到水声,他想,会 不会是那个小王八蛋去上厕所在洗手(洗手台也在浴室),可是,当他 走到舍长室门囗还听到水声,就气冲冲的跑到浴室门囗,一看,还是没 人这下,他可生气了,要把那个搞鬼的人抓到,这次是水龙头没关,他 先把水龙头关好,他发现附近的水是红色的,就觉得更奇怪了。「不管 了,先找到那个人在耍我」,他就躲在洗水台的下面,不久,水声又出 现了,冲出来一看 ................一个没有头的人,拿着他的头正 在洗头..............

校园宿舍鬼故事有声第三篇-水房里的女鬼

我是XX大学毕业的学生,上大一的时候,我住在学校最后面的一栋年久失修的宿舍楼里,楼道里阴阴潮潮的,一进楼道就能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那味道像发了霉的尸体一样蔓延着整个宿舍楼,我住的宿舍里没有独立的厕所,但是水房和厕所就在我住宿舍的斜对面,每天晚上还能听见水房里的流水声和厕所里学生说话的声音。

一天晚上熄了灯,宿舍里的人都睡着了,就剩下我一个人还躺在床上翻来翻去,我一看表已经一点钟了,突然间,我听见水房传出了流水声,我心想这么晚了还在洗东西么?就在这时姗姗起身径直向宿舍门口走去。

姗姗你去哪啊?这么晚了,要上厕所么?

话音刚落,姗姗慢慢的转头盯着我对我说:“我去水房洗脸...”我发现姗姗满脸鲜血,眼球向外翻着,我很害怕,立马用手捂住了眼睛。

姗姗,你不要吓我,你要干嘛?没有人回答我,我悄悄地透过指缝看,她已经不见了...突然,我听见水房里传出了女人哭的声音,我很害怕,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只听水房的声音越来越大,哭声越来越刺耳,我猛地坐了起来拿出我最大的胆量准备摸黑去水房看看到底是谁在哭。就在那时,流水声不见了,女人的哭声也停了下来,周围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我怕极了,一步就逃到了床上钻进被子里,我捂着耳朵,再也不敢听外面的声音,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外面似乎变得平静了,不一会,我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宿舍的同学,他们都说我肯定看错了,而且早上起来姗姗仍然和平时一样和大家打闹,难道是我看错了?我觉得奇怪极了,但是想起来我真的怕极了,我就找了宿舍的老师给我换了房间,没想到当天晚上宿舍的另外一个同学小华遇见了同样的事情,宿舍里的同学都怕极了,就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师,老师听完以后回答:“你们在说什么?姗姗?我们班没有这个学生啊……”

校园宿舍鬼故事有声第四篇-阴性

半夜惊魂

星期一,寝室里新搬来一个名叫赵文天的男生。赵文天长得又矮又小,说起话来细声细语的,很像女生。

他搬来之前,寝室里已经住着两个男生了——张渺和许小磊。两个人第一眼见到赵文天时,就忍不住偷着乐。

张渺和许小磊也是小个子,因此,两人受尽了别人的冷眼,他们喜欢的女生也从来没有用正眼瞧过他们,哪怕一眼也好。不过,现在好了,有赵文天这个更矮的男生作对比,张渺和许小磊心里多少好受些,想不高兴都难。

然而,几天之后,张渺和许小磊两个人就高兴不起来了,他们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赵文天似乎一天比一天高,一天比一天壮。

“许小磊,你知道这小子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吗,这么有效?”一天晚上,见赵文天不在寝室,张渺问许小磊。

“我仔细观察过,赵文天除了每天晚上吃一颗药丸外,没做什么古怪的事情。”说到这儿,许小磊恍然大悟,“莫非赵文天吃的这个药丸能增高?”

“哪有这么神奇的药丸?为了增高,我们什么药没吃过,什么增高鞋没穿过,有效吗?全是骗人的!”张渺愤愤不平地说。

许小磊想了想,觉得张渺说得很有道理,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不一会儿,赵文天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瓶子,倒了半天,从里面倒出一粒焦黑的药丸。

“药丸不多了,真麻烦,还得去搞。”赵文天嘟哝着,把药丸放到桌子上,然后拿水杯去热水瓶那儿倒水。许小磊眼睛一转,走上前,拿着那粒焦黑的药丸凑到眼前仔细地看了看:药丸很软,肉肉的,有一股难闻的腐臭味。

“咦,怎么这么臭?就像是什么肉腐烂后的那种臭味。”许小磊连忙用手在鼻子前使劲儿地扇着风,以驱赶臭味。

“谁让你动我的药丸了?一边儿去!”赵文天冲上前,一把从许小磊手中夺过药丸,说,“你知道吗?这种药丸制作起来是很费工夫的。”

赵文天把药丸放进嘴里,喝了一口水咽了下去,然后躺在床上,不言不语,如同一个死人。许小磊和张渺对看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恐惧。

夜渐渐地深了,半梦半醒的许小磊突然听到一阵异样的响声,忍不住睁开眼一看,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寝室里竟然凭空多出来三个鬼,个个绿脸白牙,肉烂皮破,?人极了。一个鬼站在赵文天头前,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脑袋,第二个鬼站在赵文天的脚前,双手紧紧抓着他的双脚,这两个鬼如同在进行拔河比赛一样,拉着赵文天朝自己的方向拽。最后一个鬼,则双手紧紧握着拳头,如拨浪鼓似的,轮番打在赵文天身上。

许小磊吓得全身颤抖着,他断定,赵文天这下在劫难逃了,死后估计连个全尸都没有。

校园宿舍鬼故事有声第五篇-幽灵Q

一、Q命难违

深夜,寂静的女寝室里,骆菲儿百无聊赖地搜索着网站里的网络小说,忽然听到敲门声——QQ上线的敲门声。拉出QQ窗口,好友头像全都黑着。再看陌生人里,居然亮着一个,网名幽灵Q。

“知道你在的。”幽灵Q主动找了上来。

骆菲儿:“你怎么知道?”

回复:“你对我设置了隐身可见。”

骆菲儿惊讶的一看,果然!她的背脊一阵发凉:“你是谁?是不是登过我QQ了?”

回复:“别管我是谁,现在开始,你必须听我使唤。否则……”

骆菲儿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急促敲打着:“你想叫我做什么?”

回复:“把你这几天在看的网络小说《九命哥》打印出来,放在电脑前,我自己来取。”

骆菲儿:“网站上还没连载完呢。”

回复:“先打印连载好的。陆续更新,陆续打印。”

骆菲儿:“你为什么自己不去网站上查?”

回复:“我上的是阴网,无法进入阳间的网站,但可以和阳间的人聊天……”

骆菲儿“啊”的轻叫一声:“那……你怎么来取?”

没见回应。

“他怎么知道我这几天在看《九命哥》?”骆菲儿不寒而栗。怕幽灵Q把她QQ相册里的私密照给公布网上,她连忙把刚刚搜到的网络小说《九命哥》复制粘贴在word文档里打印了出来。

第二天,骆菲儿一睁开眼睛,就下床去看放在电脑前打印好的稿子。

电脑前,只有一堆纸灰。

一股战栗感瞬间窜过骆菲儿的四肢百骸:“幽灵Q,难道真的不是阳间人?”

一整天,骆菲儿上课都没心思,满脑子都是幽灵Q的事。

晚上,上完晚自习回到寝室,骆菲儿急不可待地打开电脑,登上QQ。陌生人里,幽灵Q不见了。再去查好友列表,也没有。想到被烧的稿纸,她裸露的手臂上,冒起了一粒粒细小的凸起。正发怔,耳边响起了QQ上线的敲门声。急忙拉出QQ窗口——幽灵Q又出现在了陌生人里。

骆菲儿紧张地端起茶杯,幽灵Q嘀嘀找来了:“小心烫。”手一颤,杯中茶猛的泼了出来,泼在手背,烫得她龇牙咧嘴。把茶杯放在一边,手指慌乱地在键盘上跳动着:“你看得见我?”

幽灵Q:“别怕,我感兴趣的,是《九命哥》的结局。”

骆菲儿:“小说断更很久了,我怎么知道结局是什么?”

幽灵Q:“我可以等,我要知道男主人公九命哥最后的命运。”

怔怔地看着幽灵Q突然黑下去的头像,骆菲儿的脑中一片空白。没办法,她将昨晚整理进文档的那篇《九命哥》又重新打印了一份,然后郁闷的睡了。

“啪!”一声硬物碎裂的脆响,一把将骆菲儿从梦里揪了出来。

二、一语成谶

借着手机的屏光,心惊胆战地摸到电脑前。电脑桌面上全是湿淋淋的茶杯碎片,惨白的稿纸像尸布般覆盖着键盘,上面写着一行血红的大字:“再拿打印过的东西糊弄我,犹如此杯!”

抹了把脸上的冷汗,骆菲儿虚脱似地走回床边坐下。一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十一点半。躺回床上,却毫无睡意。用手机登上QQ,幽灵Q的头像亮着。

骆菲儿急忙问:“你究竟是谁?”

幽灵Q:“记得楚哥吗?没想到,一语成谶,真的出事了。”楚哥,就是她高中时候的同学,高二时被学校开除。

骆菲儿心突地一跳,还想问,幽灵Q忽然下线了。她的思绪,一下飞到了高三时候的那个晚上——

那晚,她正在寝室里上网,一个陌生人忽然找了上来:“我是楚哥,给你做了一个很特别的视频。”接着,一个视频链接地址发了过来。

她皱了皱眉,还是不由自主地握着鼠标一点。跳出了视频网页,又忍不住点击play——视频里,一个女孩坐在电脑前,正在全神贯注地码字。电脑屏幕中,忽然伸出了一只仅有三根手指的血手……

慌乱的关掉视频,她气急的敲打着键盘:“祝你不得好死!”立刻将楚哥拉进了黑名单。

从记忆中回来,幽灵Q又在线上:“给你做了一个很特别的视频……”接着发来一个视频链接地址,手机屏幕下的左右方,也分别跳出了“关闭”与“打开”。

骆菲儿神经质地翻身坐起,慌乱的按了“关闭”。可那只仅有三根手指的血手,还是鬼魅般地浮现在脑海:“难道幽灵Q就是楚哥?一语成谶?楚哥究竟怎么了?”

“不要再来伤害我……”手机冷不防铃声大作。来电号码是她班上的夏小寒,和她很谈得来。她连忙按了接听。

“菲儿,过来一下,快!厕所里……”话犹未了,声音戛然而止。瞪着手机,骆菲儿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女厕所里的灯一直没修,里面一片黑漆漆。站在门口,骆菲儿颤声道:“小寒,在吗?”

没有回应。

骆菲儿不安地掏出手机,借着幽蓝色的屏光,慢慢走了进去。才迈进几步,脚下忽然触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感觉像一具横躺在地上的尸体。触电似地缩回了脚,她紧握手机,硬着头皮照了过去……

“啊!”地上骤然发出一声惊恐万状的尖叫。骆菲儿也吓得惊叫出声,手机脱手飞出,“噗”的落地!

以上就是校园宿舍鬼故事有声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宿舍鬼故事有声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1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