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宿舍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宿舍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短篇100字、校园宿舍鬼故事100字、校园版吃纸婴孩鬼故事、最老式的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宿舍鬼故事第一篇-图书馆奇妙夜

图书馆惊魂

深夜降临,随着一盏盏夜灯相继暗淡,喧闹的大学世界也随之安静了下来。幽静的小路上王霖拖着模糊的影子鬼鬼祟祟地溜到了学校的图书馆。

此时已是深夜,图书馆早已关门。别说进不去,就算是能进去也不会有人半夜敢来这个地方,因为这个图书馆还有一个恐怖的传说。

J大是一座百年老校,同样也是一个充满传说的学校。传说在若干年前有一对相爱的男女因为各方面的阻挠而不能在一起,结果双双殉情在图书馆内。从那以后便传说每到深夜图书馆内会传出幽怨的叹息声。

怨魂的叹息是真是假没人知道,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流传下来这样一个说法:

午夜时分,带上自己的头发和心爱人的头发来到学校的图书馆,把它们打成一个结然后烧掉请求怨魂的祝福,便会得到那对怨魂的保佑,两个人便会永远在一起了。

邓娇娇是班里的班花,很多同学追求的对象,可邓娇娇却像一块寒冰一样对谁都冷冰冰的。而王霖又不是一个出众的人,曾经王霖向邓娇娇表示过爱意,不出所料被婉言拒绝了。王霖知道邓娇娇是不会喜欢自己的,但王霖就是这样一个执著的人,执著到还有一丝希望就会坚持下去。

当听到这个传说时王霖迫不及待想方设法地找到了一根邓娇娇的头发,这也是王霖最后的希望。

王霖正准备拿出撬锁工具开门时惊讶地发现门竟然是开的,难道有人在里面?

踏进了走廊就如同踏人了黑暗的深渊,四周被一片无形的黑暗包围着,王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四下看去都是一片黑暗,只有大门口的地方露着一片朦胧的星光。幸好还有墙角边上散发着幽幽绿光的‘安全出口’指引着道路。

一楼是图书馆的大厅和学生自习的地方,王霖的目标是二楼。

刚到了二楼王霖就吓了一跳,若不是及时捂住了嘴恐怕就叫出来了。王霖注意到一排书架后面散发着一点忽明忽略的亮光,如鬼火一般,顿时就想到了那个传说。

王霖悄悄地向前靠近着,他想是否能像传说里一样会听到怨魂的叹息声。

“保佑邓娇娇能和我在一起,保佑。”里面传来一个声音,明显那是压着嗓子说出来的。

王霖又是一惊,因为这个声音他很熟悉,正是和他同一个宿舍的男生刘同。

王霖没有想到那个平时很少说话的男生也喜欢邓娇娇。

王霖很生气,这几天刘同都不在,前几天还听说刘同生了病回家了,王霖还打算过几天去看看他,没想到他却在和自己抢女人。

校园宿舍鬼故事第二篇-死亡宿舍

死亡舍规

1.舍管办公室

“我去!这个也太夸张了吧。死之前还不忘写“我错了”三个字,你以为是在写玄幻小说呢?”濮君说着,还不忘埋怨道:“学校还真是扯淡,编这种故事来教育人。”

“真的,很多人都看到了。当时,我就在场,那个同学从墙上掉下,落在一根立起来的钢筋上面,被贯穿了身体。临死之前他还用带血的手在地上写了“我错了”三个字。”

肖彬一听之后,面色苍白,说道:“这是第二次死人了,不会是鬼魂做的吧?”

一旁不参与讨论的王华翔一听,忍不住对肖彬露出了鄙视的眼神,道:“瞧你那熊样,没有办法解释的事情就说是鬼魂。难道你拉不出屎,也要怪地球没有引力吗。”

濮君觉得王华翔说得十分在理,跟着道:“我猜那两个同学一定是具有很强烈的政治觉悟,在临死之前幡然领悟,写下“我错了”三个字,来警惕世人,我觉得他这种伟大的精神,是很值得你们这些整天往学校外面跑的人学习的。”

一句话说完,濮君见众人没有什么反应,都低着头,自顾自的,便埋怨道:“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

“行了,别拿死人开玩笑,小心他晚上过来找你。”戈斌说着。

“悟空,你又吓我。”濮君说完,便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走吧,我们上自习去吧。”王华翔从床上站了起来,“要我相信这世上有鬼,除非明天在死一个人。”

第二天,濮君正在教室里面看书。

戈斌和肖彬急匆匆地跑进来,拉着濮君就往外走:“濮君,别看了,我们学校又死了。”

“又死了,”濮君将手中的书往桌子上一扔,立马就随着两个人出去,“咦,王华翔呢,把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也叫上,看他怎么说。”

“找过了,人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三个人往事发地点跑,枯燥无味的校园,连看个死亡现场都变成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事发地点是学校围墙下面,三个人来到之时,已经有不少的学生围在,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很凝重。不时有女同学从人群中跑出,他们面色苍白,满眼惊恐,甚至开始呕吐。

看到这样情形,三人可以想象,现场是多么的恐怖。

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他们还是挤了进去,看到的一幕,令他们彻底的傻了眼。

死的人竟然就是王华翔,他的脖子到肚子的地方,被某样东西一刀切开,肋骨看得清清楚楚,更加令人害怕的是,他肚子里面的大肠小肠流了出来,散落在地上。三个狰狞恐怖的血字出现在他的旁边,赫然就是“我错了”。

现场只能够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肖彬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在原地呕吐起来。

校园宿舍鬼故事第三篇-请你打我吧

1.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同人:

上午好!

今天,我很不幸作为一名研究“校园暴力”问题的专家而站在这个讲台上……

哦,对不起,我知道正确的开场白应该是“很荣幸”,但我确实不感到荣幸,只觉得不幸。因为我曾亲身经历过校园暴力,并且深受其害。

那个孩子叫窦翱,窦娥的“窦”,翱翔的“翱”,名字是好名字,但读起来就像“豆啊”一样……

2.

窦翱就像一块被水泡过的大发糕一般,总是给人一种烂糟糟的感觉,烂糟糟的头发,烂糟糟的肤质,还有一双永远不会与人对视的、烂糟糟的眼睛。我总觉得他身体里蕴含着一种奇怪的、难以言喻的能量,这种能量可以化神奇为腐朽,把他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烂糟糟的。

“挤豆豆去!”每天上午的大课间,窦翱都会被班上的男生挤到墙角,“主犯”是蔡宇,“从犯”则每天不同。除我之外,班上其他男生都曾参与其中,乐此不疲。他们将他到挤到墙角,不打他,不骂他,更不会扒他衣服羞辱他,他们就是挤他。

“一!二!三!挤!”四五个男生兴奋地高喊着,或用手,或用肩膀,或用胳膊肘,或用腰胯,用力将窦翱挤向墙角,像是要将他挤进墙缝里去,也不知道他们能从这种莫名其妙的野蛮行为里获得什么乐趣,反正我是无法理解。

窦翱呢?

每每这时,他总是抱着头,躬着身,逆来顺受。他的神情里既没有恐惧,也没有憎恶,当然更不可能乐在其中,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沉默着,任凭摆布,然后等待结束。其实,他又高又胖块头很大,若鼓起勇气豁出去和蔡宇他们打一架,也不见得没有胜算;或者,他若肯叫疼、肯求饶,他们也许不会挤得那么没深浅。

但他永远都默默地扮演着一个称职的沙袋,一声不吭。久而久之,大家习以为常,“挤豆豆”就变成高一·C班大课间的例行娱乐,就算报告给老师也没什么用,毕竟受害者本人都毫无怨言,而且又没有伤筋动骨也没有谁受伤,老师只会认为这是男生之间的玩闹,就算有点过分,顶多也是批评几句就不了了之。

况且,那时候的孩子不像现在这么娇贵,打打小架一类的事时有发生,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坦白说,我虽然很看不惯蔡宇他们的行径,但却从未打算挺身而出。我只是一个借读生,父母花了巨额的择校费把我塞进这所学校,绝不是让我来惹是生非的,我只想安分守己地读完高中,然后顺利考入大学。何况,我也不喜欢窦翱,烂糟糟的,为了一个讨厌的人而去犯众怒,不值得。

后来有一天,窦翱特意等在我回家的路上,他红着脸,晃着密密麻麻的黑鼻头,低声问我:“何坤,你为什么不欺负我?”

“我为什么要欺负你?”我诧异于他的语气,仿佛我不欺负他是一件天理难容的事。

“假如一个坏蛋杀了人,他把所有的目击者都变成了共犯,唯有一个人洁身自好不肯顺从。你说,他们会怎么对待这个‘独善其身’的人?”他始终盯着我鞋面,好像我的脸长在鞋上似的,“你从未欺负过我,我很感激。但是,你却将因你的好心而被其他男生排挤。所以,请你打我吧,当着他们的面欺负我吧,这是我保护你的唯一方式!”

他抬起头慌乱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又迅速将目光扎进泥土里,语无伦次地解释道:“电视剧里不是常有那种情节吗?地下党为了掩护身份,不得不忍痛在敌人面前杀死被捕的同志。我愿意为了掩护朋友而牺牲,所以你就放心大胆地欺负我吧,我绝不会怪你!”

“朋友?”

他点点头,低头抠着手指,那种略带羞赧和窘迫的神态似曾相识,我记得某部外国电影里,有个猥琐的变态也时常露出这样的表情。可转念一想,他之所以站在我面前,大概也是出于善意吧?也许是因为太孤独了,所以才会忍不住把从未欺负过他的我,想象成了朋友。并且,他为了保护我这个朋友,宁愿牺牲自己。可是……这算什么狗屁逻辑?他为什么要感激我?仅仅因为我从未欺负过他吗?我只是没有做不该做的事而已!难道只是这样就足以令他感恩戴德了?他到底把自己看得多卑微?难道在他心里,已经把被人作践这种事当成了理所当然?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像他这么自轻自贱的人?

我细细咀嚼着他话里的意思,然后斩钉截铁地说:“我决不会欺负你,你也没必要感激我,更不需要保护我!”

“对、对不起……”窦翱低着头,周身散发着一种令人生气的、没骨气的负面气息。

“你又没有做错什么,干吗要道歉?!”我忍不住大声喊道。

“我不知道……对不起,我……我的意思是,反正我也已经习惯挨打被欺负了,就算多你一个也没关系,”说着,他撩起校服,只见肥腻的白肚皮上爬满了伤疤,新旧不一,有些已经变成浅浅的旧痕,有些则刚刚痊愈,还有几个正在结痂,红润润的,似乎只要稍微用力伤口就会裂开。

“是蔡宇干的?”

窦翱摇摇头,又说了声“对不起”,然后耷拉着肩,像一只沮丧的灰熊,渐行渐远,消失在小路的转角。

校园宿舍鬼故事第四篇-仁棺

异变

徐涛和李铁回到寝室楼时已经很晚了,但经过门卫室时并没有人阻拦。徐涛有点奇怪:“平时那个爱多管闲事的李大爷今天怎么没出来教训他们两句?”

“你这两天回家不知道,咱们那个门卫李大爷请假了。”李铁回答道。

徐涛有些惊讶,那个门卫怕丢掉工作连高烧都不曾请假,看来这次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大事。

“唉,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估计是李大爷自己想多了。”李铁说道。

原来就在两天前的晚上,李大爷去教学楼巡夜的时候觉得好像丢了什么东西,第二天一早就上报了学校。但学校仔细检查过后,却并未发现有任何物品失窃。李大爷却执意说自己看到了,最后调了监控录像也没有任何发现。结果第二天李大爷就辞去了工作,还住了院。至于详细的经过李铁也不清楚了。

两个人回到寝室,周云强依然打着游戏,而吴勇则正看着寝室门上的黄色帆布条发愣。

那个帆布条是开学不久后吴勇挂上去的,当时还遭到了大家的严重反对,说影响美观。但性格一向内敛的吴勇却说什么也不肯让步,最后还是挂了上去。

不过,徐涛记得当时挂的是白色帆布条,怎么两天不见换了颜色?

“其实不瞒你说,我学过一点风水,看到那个帆布条没有,那就是测试一个地方吉凶的方法。当时我挂上它,就是觉得这个地方有问题。”吴勇趁着没人的时候,把徐涛拉到了一边说道。

徐涛听得一愣,他也知道地点有吉凶之分,凶地容易招惹鬼怪,更容易死人。难道吴勇的意思是他们住到了凶地?

“不,正好相反!”吴勇说道,“我们学校现在的位置,可谓是百年不遇的大吉之地,风水相当不错。而且教学楼无论是布局采光,都相当的考究。”

听到这里徐涛就更迷糊了,既然是这样,那吴勇还担心什么?

“就是因为如此,我才觉得奇怪。你想想这么好的风水,这么好的地利,但学校这么久以来有过一名出类拔萃的学生吗?”

听吴勇说到这里,他也开始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了。偌大一个学校,所有毕业学生全部仕途平平,出人头地寥寥无几,按百分比算都要高出这个数字很多。

“我觉得,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把这里的风水全给霸占光了!”吴勇说道。

吴勇还说,他那天的帆布条就是测试有没有邪物出现的。如果是天灾,帆布条则是变成红色;如果是地灾,则会变成土灰色;如果是小人,则会变成暗紫;但土黄色,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而且这个帆布条改变颜色的时间,就是李大爷辞职的前一天晚上,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徐涛,咱们打听一下李大爷现在到底住在哪个医院,我想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盗无所失

第二天一早,徐涛两人买了一些水果去医院看李大爷。

在路上,徐涛问:“你为什么单单告诉我一个人?”

吴勇的解释是:“当时我挂帆布条的时候就你没反对,他俩都说是什么迷信。即便现在我把因果告诉他们,恐怕他们也只能当我是疯子。”

两个人到了医院,先是和李大爷寒暄了几句希望他早日康复之类的话。

李大爷可能年纪大了,再加上身边也没什么亲人,根本没人来看他。被两人这么一忽悠,差点感动得哭出来。借此时机,吴勇连忙问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听到吴勇的话,李大爷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隔了良久才说道:“不怕你们笑话,虽然我已经是半截入土的人了,但我也怕死。说是打更,但谁都清楚,如果真来了贼我也挡不住什么。更何况那天晚上的事实在太诡异了。”

李大爷说那天晚上十二点左右,他去教学楼做最后一次巡夜。他进入教学楼后明明把门锁好了,但却突然听到有动静。他有点害怕,千万别遇上贼什么的,于是就躲在了一旁。

过了一会儿,他看到四个人影在抬着一样什么东西往教学楼外面走,似乎是一张桌子,但奇怪的是没看到桌腿。李大爷想,反正门已经锁上了,这么大的东西一定抬不出去。可谁知等了半天,那四个人都没回来,而且那里只有一条通向门口的路。

又过了许久,李大爷壮着胆子到门口一看,那四个人以及抬的东西都不见了,而门上的锁还是好好的,他怀疑一定是那四个贼有钥匙。但让他奇怪的是,为什么教室有那么多值钱的他们不拿,偏偏抬一张没腿的桌子出去呢?

更意外的是,第二天竟然连学校的监控录像也没拍到那四个人。

学校说他的年纪大了,让他回家休息。结果刚到家的当天晚上,就觉得身体不舒服住进了医院。

校园宿舍鬼故事第五篇-恐怖的脖子

习惯

最近,徐玲玲发现室友谢晗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只要一到放学时间,她就急匆匆地往学校门口那家卤味店跑,不选其它,专买各种动物的脖子吃:鸡脖、鸭脖……好像怎么也吃不够。

徐玲玲清楚地知道,在这之前,班花谢晗可从来不愿吃零食。她爱美,最害怕的事就是长胖,如今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的确让人感到有些奇怪。

“晓莹,谢晗最近到底怎么了?她是不是失恋了?”晚寝之前,徐玲玲这样问杜晓莹。因失恋受到打击而暴饮暴食,似乎是许多女孩子排解失恋痛苦的招数。

杜晓莹看了看此刻谢晗空荡荡的床位,压低声音说:“她怎么可能失恋?我想,她现在这个样子,很可能跟魏清凤的死有关……”

“与魏清凤有关?”徐玲玲有些诧异。魏清凤和她们是室友,一周前,不知什么原因,她上吊自杀了。徐玲玲现在回想起她的死状都还感到后怕,她的舌头吐了出来,两眼上翻,脖子因重力作用被拉扯得很长。

“自从上次参加完魏清风的葬礼后,谢晗整个人就变了……你想想,是不是这样?”

经她一提醒,徐玲玲很快想起来了,她说得对,谢晗好像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发生变化的,她马上联想到另外一点——魏清风生前有个习惯,她也喜欢吃动物脖子。

“我听说,魏清凤家里搞的那个葬礼有点儿古怪,魏清凤的父亲要谢晗帮忙为魏清凤擦洗脖子,然后给她围上红围脖,以表示对上吊而死的人的尊重,恐怖的是,谢晗那傻丫头居然照着做了!”

杜晓莹话音刚落,门突然开了,谢晗出现在了门口。

杜晓莹一下子住了口。

徐玲玲看到,谢晗手中提着一个黑色袋子。她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们一眼,一句话也不说,径直走向自己的床位。

熄灯了,四周陷入了黑暗,徐玲玲和杜晓莹也不再说话,各自上床睡觉。但刚刚的一番谈话,让徐玲玲心绪开始不安起来,魏清凤那张毫无血色的脸总是在眼前晃动。徐玲玲回想起魏清凤吃脖子的样子,她吃脖子喜欢连骨头一起嚼碎,声音是这样的:“嘎咕,嘎咕——”

“嘎咕,嘎咕!”

蓦地,这声音来到了现实,而且是从徐玲玲的床下传来的!徐玲玲吓了一跳,但她马上反应过来,那是下铺的谢晗发出的声音,她又在吃脖子了,满足的吞咽声让徐玲玲心里瘮得慌。

徐玲玲忽然产生了这样一种错觉:在下铺吃脖子的,有可能不是谢晗,而是魏清凤。

魏清凤那个葬礼的确挺奇怪的,那会不会是痛失女儿的父亲精心设计的阴谋呢?比如,通过与死尸的诡异接触,让女儿魏涪凤在谢晗身上慢慢复活…

以上就是校园宿舍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宿舍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9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