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女寝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女寝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十大校园鬼故事、恐怖校园鬼故事短篇、校园能吓死人的鬼故事、关于校园里的鬼故事300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女寝鬼故事第一篇-凶魇满屋

鹊/巢/鸠/占

清晨时分,我在校门外的小巷中悠闲地吸着烟。

这里是陈宇回校的必经之路。

十分钟后,朝阳中出现了陈宇的身影。他脸色煞白,双眼之中布满了吓人的血丝。

“昨晚没睡好?”我明知故问。

陈宇打了个冷战,对我说道:“林然,我昨天租的那间房子便宜点儿转租给你怎么样?”

“好。”我应了一声,顺手掏出一把钱,递到了他的手里。

陈宇接过钱,似乎是怕我反悔,数也没数便转身匆匆地走进了校园。

望着他的背影,我笑着捏了捏兜里那张已经干瘪了的面膜:这个东西除了能滋养皮肤外,装神弄鬼的效果也不错。我昨夜不过是戴着它在陈羽出租屋的窗外晃了两下,陈羽就叫得像杀猪似的,不得不一大早匆忙地搬回了学校。

回寝室收拾了一下行李,我便哼着小曲搬进了那栋砖木混建的二层小楼。小楼应该才建好不久,屋内外还散发着一股没有散尽的涂料味。看着这准别墅级的临时住所,我不由心花怒放地给好友秦墨打了电话,邀请他来我的新据点参观。

在沙发上等待秦墨的时候,我感到一阵倦意袭来,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等我睁开眼睛时,四周已是一片昏黑。

“奇怪,难道已经是晚上了?”我皱了皱眉,不相信自己这一觉竟睡了整整一天。我掏出手机,发现手机上显示此时是九点一刻,时间旁边那个刺眼的“AM(上午)”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寂静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咯吱吱”的异响,像是有什么东西正踩着木地板向我走来。我忙用手机沿着声源照去,微弱的光亮中空无一物,可那让人毛骨悚然的脚步声却仍在向我靠近。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忽然在周围弥漫开来,我惊恐地看到木制地板的接缝处正往外涌着猩红的血浆。那些血浆在地上蔓延着,转眼便把地面变成了一片血海。这时,血海中缓缓地探出一颗高度腐败的头颅,一双流着脓血的漆黑眼洞死死地盯住了我。

我浑身剧烈地颤抖着,喉咙里像是塞了一团败絮,眼睁睁地看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影在眼前渐渐地成形,却连叫都叫不出来。

突然,它溃烂的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微笑,只是它腐败的下颌已无法支持这样的动作了。一声关节的脆响声中,它的下巴整个掉了下来,被溃烂的筋肉牵连,挂在胸前苟延残喘地来回晃动着。

校园女寝鬼故事第二篇-意外是怎样生成的

事故前后

刘隆戴着耳机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不时向外张望,这里视线最广,有利于观察街面上即将或正在发生的一切。他喜欢在脑海里记录那些意外发生时当事人脸上的各种表情,这种感觉让他很享受。

南来北往的车辆川流不息,一切都和平时一样。一阵紧急的刹车声之后,他整个人向前猛地倾斜下去,再次抬起头时,忽然发现不可思议的一幕。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离奇的场景,就在他发呆之际,一场意外发生了。一辆私人轿车和它对面的交通执勤车正面相撞,升腾的白烟挡住了车内的一切。

公交车还在平稳地向前开着,刘隆侧着脸贴在车窗上,尽管他很努力,还是没能抓住视线中的一切。他必须要弄清楚刚才那一幕是怎么回事。于是,他选择在附近下车,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事发现场。车上的人已经被抬进救护车,他四下张望着,始终没能再见到那个不同寻常的情景。

回学校的路上,刘隆的心也无法平静,他迫不及待地拨通死党崔鹏的号码,但对方对他描述的诡异事件嗤之以鼻。崔鹏是校园电台的主播,现在正主持一款颇受争议的灵异节目,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不相信刘隆所说的一切。

刘隆不死心,他觉得电话里描述不准确,他要去和崔鹏仔细聊聊这件事。他来到广播室门口,一眼就看到门口处又高又胖的崔鹏。刚想上去打招呼,忽然发现他正和一个女生说着什么。

“刘大眼,你怎么才来?”崔鹏对女生露出一副抱歉的神情,“对不起,我约了人,咱们改天聊。”

女生紧张地看着他:“求你一定要相信我。”

崔鹏无奈地点点头,几步走到刘隆跟前,拉着他就走,像生怕被身后的女生拽住似的。刘隆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那个又黑又瘦的女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那姑娘走夜路太安全了。两个人拐了个弯儿,刘隆一把甩开崔鹏的手,皱着眉说:“崔胖,你要是再叫我小名我就生气。还有,你以后惹上桃花运别拿我当挡箭牌,我什么时候约你了。”

崔鹏陪着笑,提出要请客抚平他受伤的心灵。两人来到附近的小饭店点了两个菜,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酒足饭饱后,刘隆清了清嗓子:“我跟你说个事儿,你不要打断我,老实听着。”

崔鹏一边喝着碗里剩下的汤水一边点头。刘隆继续说:“我刚才在公交车看到四个又瘦又小的男人,身上都穿着红衣服,头上还戴着尖尖的高帽子,他们就站在路中间,来往的车像长了眼睛似的都躲开了他们。我正看得出神,对面突然开过来一辆红色轿车,车速很慢,几乎是龟速。四个男人分站在轿车两旁,像轿夫一样把轿车举了起来,有节奏地掂了四下,然后将车子用力地扔向对面的交通执勤车,一场意外就这么出现了,我看到了发生的过程。”

崔鹏端着碗,嘴里没咽下的汤滴在碗里。他愣了几秒后,突然把嘴里的汤喷了出来,笑得前仰后合的同时竖起拇指:“哥们儿你编故事的能力见长啊!”

刘隆刚想骂他,忽然噤声了。他看到他正前方那张桌子前坐着的四个人站了起来。他们的脸很长,上面像盖了一张黄表纸,看不见五官。醒目的红衣服,别扭的尖帽子,和事故现场见到的一模一样。就在他发现他们的同时,四个人将面前的桌子举过头顶掂了四下,然后就消失了。

校园女寝鬼故事第三篇-K大鬼话之签合同

200X年三月,又一届K大的学生即将毕业了。

K大校内各种横幅让人眼花缭乱,各色的彩球把校园点缀得犹如过节一般。大小公司一齐涌入K大,其势颇为壮观。

不到一星期,和公司签和约的同学就达到了毕业生的70%。签到合同的同学都很开心,当然,还有30%的人不太高兴,因为他们没有签到合同。小川就是其中的一个。

这天晚上,小川漫步在K大的林荫下。他的心情十分烦躁,一边走着一边踢着路上的小石子。

“兄弟,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一个声音从旁边一棵树后传来,差点把小川吓得跳了起来。

小川仔细一看,发现是一个男人,这才放下心来。这个人穿一件黑色风衣,领竖了起来,遮住了大半个脸。但可以看出,他的脸非常白,像一种死亡的白。

“唉,还不是签合同的事。”小川叹了一口气,停了下来,用鞋在地上摩擦着。

“兄弟,说来听听,看我能不能帮上你的忙。”穿风衣的男人幽幽地说着。

小川于是一五一十地把这几天来签合同的事情告诉了这个风衣男子。其实,小川看中了一家公司。那家公司效益不错,薪酬也挺高的。小川想进入这家公司,但公司招聘的负责人却看不上小川。另外一个负责人倒是有意招纳小川,但可惜他做不了主。

“这件事情好办。”穿风衣的男子听完后,平静地说道。

“大哥,你一定要帮我。”小川说话都有点激动了,他不由自主地握住了风衣男子的手。风衣男子的手冰凉,但小川却根本没注意到这一点。

“帮是可以帮,但你得按照我说的来做。”风衣男子说。

“可以,大哥,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小川握着风衣男子的手激动地抖了起来。

“好!”风衣男子道,他拉过小川,神秘地道:“不过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说完,把嘴附到小川耳边,小声地吩咐了一些话。

小川听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无力地说了一句:“这能行吗?”

风衣男子肯定地道:“行!只要你这样做了,我保准你能签到那个合同。”

小川低下头,思考了起来。

校园女寝鬼故事第四篇-魂框

这晚,郑云硕被范文涛从寝室里拖了出来,让他陪着出门去取一样东西。

看着远处交接物品的两个黑影,郑云硕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范文涛便如获至宝般抱着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回来了。

郑云硕不着痕迹地扫过范文涛的胸前,好奇地问: “那是什么?”

范文涛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将那个东西翻开,竟是一张带着相框的照片。照片上是个漂亮的女生,长长的秀发,瓜子脸,就连郑云硕看着都有些心动。

“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贵东西,原来是照片。你这家伙,喜欢人家就去争取嘛,偷买人家照片算什么本事?”

范文涛刚想说话,突然左边脸颊上的颧骨向下凹陷了一块,看上去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咬掉了一样。下一秒,他整个脑袋也开始猛地向里收缩,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文涛!”郑云硕先是一惊,随后左手从怀中取出随身携带的符咒,贴在了范文涛的额头上,同时咬破右手食指轻点在符咒中心, “冥邪顺法,道魂自圆,定!”

随着话音落下,符咒上的血滴慢慢地汇聚成了一个赤红色的小圈儿。圆圈儿形成的刹那,范文涛的身体和头停止了颤抖和收缩。

此时范文涛的脸已经有些面目全非了。他本是一张国字脸,此时却生生地缩成了一张疹人的瓜子脸。五官紧凑地堆在一起,一双充血的眼睛流卞两道血痕。

看着好友凄惨的模样,郑云硕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郑云硕将范文涛的两条胳膊抬起,双手飞快地将手中的红线由左至右缠住范文涛的身体。当缠满九圈后,郑云硕双目紧闭,口中念念有词。

“呃,云硕……”范文涛仿佛恢复了神志,口中发出声音。那声音犹如被人捏紧了喉咙般尖锐异常。

眼见方法有效,郑云硕心中一喜。他猛地抬起头,却对上了一张诡笑着的脸。

“你、你不是范文涛,该死!”郑云硕眼见中计,急忙再次闭上双眼施法。

但此时的“范文涛”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它猛地一晃头,脑袋上的头发竞凭空生长起来,转瞬间就变得足有几尺长。那一根根原本细若游丝的头发,此时竞成了一根根尖锐的黑刺,猛然朝郑云硕扎去。

面对来势汹汹的头发,郑云硕无奈放下手中的红线,反手从身后取出桃木剑,堪堪抵挡住头发的冲击。而在两者相撞之间,竟然还发出了金属摩擦般的碰撞声。

可奈何头发的数量实在太多,大意之下,郑云硕被一缕头发划破脸颊,猩红的鲜血顿时顺着脸颊流下。

看到鲜血, “范文涛”显得更加兴奋。他的喉咙里发出女人般尖锐刺耳的笑声,一张犬牙纵横的血口甚至快要将那张扭曲的瓜子脸撕裂开一般。

郑云硕面沉似水,右手大拇指抹了一下脸上的血,随后反手从身后取出一把银白色砂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范文涛”撒了过去: “一弥一世界,一阳一乾坤,血煞结,困!”

眼看砂砾袭来, “范文涛”竞没有丝毫的慌乱。它扯动了下嘴角,向后退了一步,如毒蛇般飞舞的黑发一瞬间便将它包裹了起来。砂砾打在黑发上,顿时散发出一阵腥臭的白气。最终,那砂砾随着几缕卷曲的黑发无力地落在了地上。

黑发散开,范文涛的笑容更加肆无忌惮。

郑云硕看着眼前的一切,嘴角一勾: “这下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范文涛”猛地一低头,才发现胸口处不知何时竞贴上一枚四角铜钱,此时铜钱正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范文涛”脸上狰狞之色一闪而过,随后身子猛地向前一扑,脑袋狠狠地磕在了一旁的相框之上,顿时鲜血横流。

郑云硕脸色一变,冲上前将昏倒的范文涛扶起,而此时相框已经将最后一丝鲜血吸了进去。月光下,照片中少女的笑容看起来阴森异常。

木屋中,郑云硕看着昏迷不醒的好友,语气坚定地说: “文涛,你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你救回来的!”

说完,郑云硕抬头看向摆在桌子上的少女照片,眼神中充满冷漠: “你是孤魂野鬼也好,框中怨灵也罢,但只要你伤害了我的朋友,我无论如何都会让你付出代价。”

郑云硕话音刚落,相框突然动了一下。照片中的少女收起笑容,冷冷地看着郑云硕。

面对眼前诡异的一幕,郑云硕冷笑了一声。他半蹲在地上,左手拿起铜铃轻轻摇晃,右手食指则点在了范文涛的眉心之上: “阴阳交汇,心神相依,铜铃为引,道法相随!”

话音刚落,范文涛的脑袋突然剧烈地晃动了起来。他的双目一片斑白,嘴里还不停地向外吐着黑色的污水。让郑云硕心安的是,随着污水越吐越多,范文涛的脸开始慢慢地朝以前的国字脸恢复起来。

这时异变突起,范文涛哀号一声,身体绷直,一对眼珠竟变成了血红色,而脸上的神色也随之狰狞了起来。

不好,这怨灵又想上文涛的身!郑云硕随手取来身旁早已准备好的槐木板,死死地压在了范文涛的身上。

此时的范文涛好似有着千斤之力,好几次都差点儿挣脱郑云硕的束缚。但好在郑云硕有克制鬼魂的槐木,一时之间两个人不由得僵持在了一起。

校园女寝鬼故事第五篇-梦魔

编者按:令人着迷的开始,有吸引力。文字有校园的气息,又有漫画的感觉,且亦幻亦玄,可读性强!推荐共赏。

NO.1

又来了,又是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

我躺在床上,此时头脑无比的清醒。但全身却没办法活动半分,甚至无法呼吸!我试图竭尽自己所有的能量来反抗,但却毫无所用。

然后,头脑清醒的我开始做梦,开始做那个在我生活了几十年中无数次重复的梦……不知名的大楼前人走在一起,虽然我看不清梦里人的脸,但直觉告诉我。那个穿着黑色T恤的人正是我自己!

我们三个人走着,突然其中的一个人转过身好像对我们说了什么,随后就离开了我们,跑进了那栋大楼。然而就当梦中的我转回身去拦他时,梦突然醒了。身体的控制权又重新回到了我的手中,一身冷汗的我猛地睁开了眼睛,惊恐的看这眼前的一切。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冷汗,但直接告诉我梦中那个要离开我的人将会遇到很可怕的事。而这件事,不知道会在那一天突然的发生……

我叫凌风,是一所高中高一的学生,自我上初中以来,这个梦便一直困扰着我,常常在半夜突然间感到头脑无比清晰却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紧接着,这个梦将会来临。正如刚刚。

“呼……”重重的喘了一口粗气,我从枕头底下拿出了我的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晚上2点了,随手在床头拉了一条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然后重新躺下,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幽幽的叹了口气,这个梦已经缠了我数年了,我也早已习惯了它带给我的感觉,可让我不解的是,为什么自己总是在晚上做相同的一个梦,离开的那个人,他将会遇到什么?

猛地摇了摇头,将思绪搅乱,明天要期末考试,自己还在这里胡思乱想什么,都已经两点了,再不睡的话成绩铁定是要挂的。闭上眼睛,我试图驱散脑海中的杂念,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却一点睡意都没有,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梦里的场景:黑洞洞的楼房,面貌模糊的三个人,无比熟悉却又感陌生的场景……慢慢的,我的意识开始模糊,直到沉沉的睡了过去。 鬼故事

“喂,凌风,起来啦。”室友小志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朦胧中我睁开了睡眼,口齿不清的问道:“现在几点了?”

“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5点50分,如果你准备迟到的话仍然可以继续睡下去。”小志的声音再次传进了我的耳朵,本来还想再赖会儿床的我顿时打了个激灵:早自习6点整开始上课,这么说只剩下10分钟了!顾不上多想,迅速从床上跳起来,拿起床头的衣服就向身上兜;还好现在是夏天,需要穿的衣物并不是很多,因此我只用了3分钟便处理好了一切。随后我来不及洗漱便拉着小志冲出了寝室。

我所在的学校是这座小县城里倒着数的“名校”,也正是因此学校的一切教学设备还和20年以前的相差无几,其中当然也包括了教学环境;堂堂的公立高中占地面积也就一个半足球场那么大,几千学生挤在这么一亩三分地无论是生活经常还是其他的活动都非常麻烦,大家都为此叫苦不迭,向上级反映也无人理会,似乎上级部门都忘记了这所曾经辉煌一时的学校。

不过,今天的我好像应该感谢着狭小的校园了,它使我和小志不到5分钟便赶到了教室门口,看着几乎座无虚席的教室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没有看到老班的身影,这次可以少挨一通骂了。

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我那起语文课本开始复习古诗词,今天第一门要考的便是语文。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我的这个清晨,再次在朗朗的读书声中度过。

“喂,凌风,快点啦!”

在小志不耐烦的声音中,我收拾好了课本,同他一起走出了教室。

以上就是校园女寝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女寝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