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厕所鬼故事大全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厕所鬼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十大校园鬼故事下载、另类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有声小说、校园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厕所鬼故事大全第一篇-梦游的陈伟

你相信梦游吗?你看过梦游的人是如何梦游的吗?你知道有个方法会让人梦游吗?我相信梦游,我也看过梦游的人,我还知道如何可能会让人梦游!

梦游是非常让人可怕的一件事,它可怕就是在于梦游之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梦游。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我大学一年级时,我就看过寝室里一位寝室友梦游,当时可怕的情景,我现在还心有惊悚。

我想我还是从头说起吧!

一天下午,我与那位寝友陈伟一起去打篮球。到了篮球场时,已经没有地方了。我们就想溜到学校附近的医院的院区篮球场去玩。那里是个旧院区,有个荒废的篮球场,四周都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杂草。到了那里,只见已经有几个人在那里玩了,我们也没有方法,只好加进他们的队伍中。当时真是玩球的好天气,没有灼热阳光,天有点阴沉。可是好景不长,就玩了一会,天就突然下起了雨来,一开始我们还可以坚持在雨中玩,可是雨渐渐就大了,我们只好散伙回家。我与陈伟也只好悻悻地往回走,还未走多远,天就像破了一个洞似的,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与陈伟就抱头鼠闯跑到了医院的一个房子的屋檐下避雨。雨越下越大,天也渐渐地黑了下来,我们心里开始烦躁起来,我就想冒着雨跑回学校,可是陈伟不愿意。那时,陈伟突然好奇地往门缝里瞄了一下,就在我的耳朵悄悄地怪声怪气地说:“刘小群,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什么地方啊?”我问道。

“你自己不会看啊?”我抬头看了一下,这是一个很大的一个房子,有点破旧了。我又往门缝瞄了一下,顿时全身汗毛坚立,这是医院的太平间,放置死人的地方。据说某些暂时无法处理的死人,都会放置在那里。我们还是走吧!我越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可是陈伟不想走,还对我说,想走就自己走吧!我一时就窝了一肚子气。

“刘小群,我们进去看一下。”陈伟说。

“不会吧!我不敢!我们还是走吧!”我有点哀求他了。

“你不进去就算了!我进去!”陈伟说完,就轻轻地推了一下门,门竟然无声地开了。

陈伟身子一闪就进去了。

校园厕所鬼故事大全第二篇-约会不能去小树林

我的学校是最早搬进大学城的大学之一,当时,大学城所在的地方还是一片郊区,那个年代的人们见识还远远不到能够在那么荒凉的野郊建立起一片大学城的想法。后来得益于某个很有远见的老人,在那里划了一个大圈后,学校便从繁华的市区搬到了当时的“野坟地”,正是是得益于老人的远见,我们学校才成为了如今大学城里规模最大的学校之一。不过,也是因为老人的远见,在大学刚刚搬来的几年里,在这片“野坟地”中,我的学哥学姐们度过了极不寻常的几年。

这个故事是我刚入学时从一个研究生学姐那里听来的,当时学姐只是一再的和我强调,如果约会的话,千万不能去学校里面的小树林。原因是什么,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和我讲。后来应该是得益于我的脸皮够厚,也是得益于我是男生,学姐终于开了玉口,给我讲了这个在小树林中的故事:

那还是学校刚搬郊区的第三年,学姐那时候才刚刚入学,用现在的话说,还是一个新鲜的小学妹。刚入学的新生,难免会对学校的一切都感到好奇。而最让学姐好奇的,便是学校里的那块小树林。说是小树林,但其实一点都不小,得益于学校的占地面积,树林甚至比一些学校的总校区都大。当时学姐的学姐也有对学姐规劝过,可是学姐不信邪,刚巧那时候有一个学哥在追学姐,所以学姐也就顺势提了个要求:想追我?可以,第一次约会要去小树林。

当时那个学哥犹豫了下也就同意了,大概在他的理解里,传说只是传说,没经历过的事情,谁有能信,而学姐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的,于是王八之气一发,毅然和学姐走了进去。

刚进小树林时是傍晚,正值秋天,树林里的风景倒是很好。学姐和那个学哥在树林里边说话边散步,也是难得的浪漫。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整个树林里就只有学姐两人。当然,这其实并不能算作是什么美中不足,谁希望约会的时候旁边有外人在?但当夜色黑下去后,便是真正的美中不足了。

夜色弥漫,当林子完全的被漆黑所笼罩,林子里的声音倒是多了起来。那种环境下,就算是再自然不过的风声也会很恐怖,但那林子中的声音,恰恰不是自然的声音。借用学姐的描述就是,乱七八糟的什么声音都有,听起来就像是菜市场,但偏偏什么人都看不到。

这样的话,事情就变得恐怖了。学姐就算再胆大,毕竟也只是个女生,唯一庆幸的是,当时学姐的身边还有一个学哥。可是,学哥却直直的愣在了那里,似乎丢了魂儿,任凭学姐怎么拉,怎么叫,就是没有反应。

啪、啪。

嘈杂声突然不见了,转而换成了一种很有规律的敲击声。

啪、啪。

树林里的地是松软的,并没有什么石板路之类,但这种敲击声,却真真实实的存在着,而且还传进了学姐的耳朵中。

一直愣神的学哥却好像看到了什么,突然反应了过来,喊了一声“快跑啊!”,便没有再管学姐,转身向林子外跑去。

学姐是第二天保安队发现晕倒在林子边的。后来学姐发烧了好多天,但终归是好了。据学姐所说,当时她的反应是比学哥慢了些的,直到“那个东西”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才反应了过来。转身再跑,可无论如何,都跑不出去,至于为什么醒来后是被在树林边发现的,学姐自己也不知道。

后来,据学姐向学姐的学姐打听,给出了一个大概合适的答案。因为是荒郊,所以有很多无主之坟,而那片树林,便是其中一些的安身之所。在人家的安身之所,做些亲亲蜜蜜是事情,难免有些不合适。庆幸的是,当时学姐也只是和学哥刚刚认识,没有什么太过格的举动,所以林里的“那些东西”也没有过多的为难学姐。

关于最后学姐到底看到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不止一次的问过学姐,但学姐只是一脸惶恐,却是对此无论如何都不愿开口了。至于那个学哥,听说从林子中跑出之后,很是撒疯了一段时间,之后匆匆的读完大学四年,没有选择考研便离开了学校,再也没有回来过。至于他和学姐,其实从那次之后,他也就再也没和学姐有过什么联系了。

校园厕所鬼故事大全第三篇-学校边的噩梦小屋

这天,心情糟糕的张允在学校周围漫无目的地闲逛。忽然,一个叫做“噩梦小屋”的招牌映入了张允的眼帘。张允素来是个好奇心重的人,所以想也没想,就走进了店面。

这似乎是个礼品店,但奇怪的是,货架上、柜台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玲珑精致但却清一色的许愿瓶。一个中年妇女满脸笑意向张允迎了过来:“你好,我是这家店的店主,请问需要看点什么?”

“难道只有许愿瓶吗?”张允问。

店主听后笑着摇了摇头:“不,这不是许愿瓶,而是噩梦瓶。”接下来,在店主的叙述下,张允惊讶地张大了嘴。

原来,这些看似是许愿瓶的精致玻璃瓶都是被巫术诅咒过的瓶子。而根据店主的意思,只要把心愿写在被乌鸦血浸泡了七天的羊皮纸上,然后塞入瓶子中,就会愿望成真。不过,成真的愿望必须是建立在诅咒的基础上。

虽然有些心动,但张允还是觉得有些不靠谱。于是他问道:“那许一次愿收费多少钱?”

“不要钱。”店主笑道,“因为在你许下一个诅咒的同时,我作为这些噩梦瓶的主人就会收获一份幸运。这是一个公平的交易。”

听说诅咒不要钱,张允彻底没有顾虑了,他想即使被骗了自己也没什么损失,充其量就是耗费一点时间。

于是,在店主的指导下,张允许下了一个诅咒。他想让刘宇给他跪下来磕响头,道歉。

很快,张允就写好了,并且把羊皮纸放进了一个噩梦瓶里。完事后,张允信步走出“噩梦小屋”。回学校的路上,张允吹着口哨,并暗暗期待着可能即将到来的向自己下跪求饶的刘宇。

一想起刘宇,张允就一肚子火。今天上午,因为一些矛盾,张允把同班的刘宇打了,谁知事后刘宇竟然报告了政教处。为此,张允还被政教处记了过。

张允简直要恨死刘宇了。他既想再揍刘宇一顿,让他长长记性,可又怕刘宇再去老师那里点炮。现在好了,噩梦瓶的出现,让张允的眼前一亮。

然而,就在张允想事情的时候,忽然感觉脑袋被什么东西砸中了,接着脑袋像爆炸一样,“嗡”的一声,眼前一红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顿时,马路上响起了一片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三天之后,班里的同学们自发组织在一起去参加了张允的葬礼。期间有的同学甚至还哭了,因为他们不敢相信,前几天还活生生的同学居然会突然被高空坠物给砸死。但现实就是现实,意外也总是这么突然。

只有刘宇,在献花的时候偷偷地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三天前,他被张允打了之后报告给了老师,但是他很不安,害怕以后被张允报复。然而,那天中午,他发现了一个叫做“噩梦小屋”的可以诅咒别人的店面。于是,就抱着试试看的心诅咒张允意外而死,谁知诅咒竟真的应验了。这让他即喜又惊。

这天晚上,刘宇躺在宿舍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再去一下那个小店,把以前得罪过自己的人全部诅咒一边。就在刘宇想得入神的时候,他忽然身体像是坠入了冰窖里一样,浑身汗毛直竖。他猛然一惊,朝身后一看,居然看到脑袋开花浑身血污的张允站在他的屋子里面。

张允回来复仇了!

刘宇浑身一哆嗦,吓得从床上滚到了地板上。他浑身筛糠似的,跪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头,梆梆直响:“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害死你的,请你放过我吧……”

第二天,舍友们起床发现,刘宇以一种诡异的跪拜方式死在了宿舍的地板上,额头全是鲜血。后经法医鉴定,刘宇死于心肌梗塞……

校园厕所鬼故事大全第四篇-邪邪的208宿舍

晚上11点,熄灯的铃刚一响过,我就已经刷完牙爬上床准备睡觉了。同宿舍的坚佬一边继续玩电脑,一边转过头来奇怪地问我:“怎么今天晚上这么乖啦?转性啦?还是吃错药?刚一熄灯就睡觉?!平时你可是全宿舍睡得最晚的人,好几次我半夜一觉醒来还见你在玩电脑呢!”

我一边用被子蒙住了脑袋一边敷衍他:“没什么。累了,就早点休息呗。”

今天晚上感觉有点奇怪,什么感觉呢?又说不清楚。平时我可是一到夜里就来精神的,可是今天晚上脑袋一直昏昏沉沉的,又不像生病。好几次神经兮兮地听到有人喊我名字,出去看又什么都没有,宿舍的人也都说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反复了几次也被折腾得累了,想想这会不会就是平时听说的劳累过度导致神经衰弱?看看时间也差不多11点了,该熄灯了,索性就早点睡吧,睡着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

又看到这幅画面——蔚蓝的海水,雪白的沙滩。但是海水是一动也不动的,没有潮汐的起伏,一潭死水静卧在那里,像一具僵硬的尸体。沙滩很白,惨白惨白,没有一点生气,一眼望不到边,像一张没有血的大口,直挺挺地大开着。忽然沙滩远处出现了一个飘忽的点,近了,是一个白衣女人,女人手中舞动着毒蛇般伸展的丝带。突然,一张黑色的网铺天盖地裹向我,眼前惨白的海水沙滩渐渐远去,我越挣扎,黑网就裹得越紧,我渐渐透不过气来,这时候,又听到了那阵声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

——我一惊,醒了过来。宿舍的灯已经关了,只有时不时白色的反射光在天花板跃动,那是坚佬电脑屏幕的光线。他还在玩电脑。电脑的光掺和着黑夜的包围,宿舍里显得亮不亮暗不暗的,有一种莫名诡异的色调。我轻轻松了一口气,回想刚才的情景——这个梦很奇怪,我已经做过很多次同样的梦了,从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开始。只是上一次做这个梦已经是两三年前的事情了,怎么现在它又突然出现呢?……这时候我似乎听到一阵声音,还是那把女人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一定又是神经衰弱。我这么想着,没有搭理,又躺下了。

“有人叫你名字呢。”坚佬的声音。原来这小子早就发觉到我已经醒了,他站起来走过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女孩子,原来刚才就是她在叫我。——怎么这次原来不是神经衰弱了?是真的有人叫我?我自己都被搞糊涂了。

女孩子急匆匆地跑进来,声音带着哭腔:“快!快!他不见了……”原来是JACKY的女朋友,JACKY从初中就和我同班,大学又一起考到这个学校而且是同个系。同乡同校加同班,关系自然非常铁。听了JACKY的女朋友阿洁上气不接下气的诉说,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今天晚上闹了点小矛盾,JACKY说了些气话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也不知是去了哪里。洁找不到他,怕JACKY情绪不稳定会出什么事情,就找我帮忙。

原来是这样。那就只好去寻找他了。我一边穿衣服准备出门一边问她:“你刚才是不是在门口叫了我很久,我睡着了没有听见,不好意思啊。”

哪知道她说没有,说是刚到,之前到JACKY宿舍找过,找不到,打他手机也关了,又联想到JACKY今天晚上一直有点奇怪,不明不白一直说有人在叫他名字叫他过去,现在又失踪了,所以吓得六神无主,只好来找我。我一边安慰她说没事没事的,一边自己心里也疑惑起来:她刚来我宿舍的?那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听到的喊我名字的声音是怎么回事?怎么和她说的JACKY失踪前的表现出奇地相似呢?我的心头渐渐笼罩上一层不祥的阴影。

熄灯后的学校宁静而安详,像一个熟睡的老人。巍峨的主教学楼在寂静的夜色中,笔直僵硬地矗立着,像具直挺挺的干尸。远近的楼都没有了灯光,悄无声息地潜伏在弥漫的夜色中,仿佛一群饲机待动的恶狼。熄灯之后学生是不准出来活动的,所以我们不能喊出声,只能靠眼睛在黑夜里搜索JACKY的身影。谈何容易啊,一番白忙之后,我建议我和洁分工,她回宿舍等着,JACKY一回来马上打电话给我,省得人家回去了我还在瞎操心;另一方面,入夜的校园有些难以预料的危险潜伏,让她一个女孩子出来找不合适。洁同意了我的安排,她回JACKY的宿舍等,我则自己一个人继续寻找。

校园厕所鬼故事大全第五篇-畜道媒人

失踪男女

学校内一个叫邹子谦的男生和一个叫许茉云的女生双双失踪,六天后,二人在后山被发现。当时,他们被人像种萝卜一样埋在土里,只有脑袋露在外面。二人被抢救过来后,各自说出了一段诡异的经历。

许茉云:

六天前,许茉云在楼梯上和一个长发女生撞了个满怀,之后便感觉整栋宿舍楼都变了样:走廊楼道纷繁错乱,她居然迷路了。这时,撞了她的女孩走过来,手上拎着一条长着獠牙的怪鱼,怪鱼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打量着许茉云。

长发女孩说:“你把这条鱼拿到下面的阴沟里放生,便能走出迷局,找到回寝室的路。”

许茉云当时晕晕乎乎的,跟着女生一直走,果然看到了一湾臭水沟。她质疑道:“这水这么脏,鱼进去后还能活吗?”

长发女生莞尔一笑:“没事儿,这鱼是由畜道里的死鬼所变,本就属于肮脏污秽之地。”

许茉云吓得浑身一哆嗦,手里的鱼趁机滑落,掉进了黑水沟里。之后她感觉自己也落入水中,脚被人拉着直往下坠。她朝下一看,见一个半边脸溃烂的男人正抓着她的脚踝,阴森森地盯着她,男人眼睛里的猥琐、暧昧和那条怪鱼一模一样。迷迷糊糊中,许茉云被拖进了一个透明的箱子里,当时箱子里还关着另外一个男孩,他便是邹子谦。

那个半边脸腐烂的男人和一个眼珠浑浊的女人时常会在箱子外面出现,眼中总是闪烁着猥琐和暧昧的目光。长发女生偶尔会过来撒下一些面包屑一样的东西,许茉云和邹子谦则会不由自主地吞咽下那些“面包屑”,之后便会感到身体酸软,陷入昏迷。

邹子谦:

邹子谦一直暗恋一个名叫赵可仁的女孩,六天前,邹子谦经过赵可仁家门前,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他鬼使神差地透过门缝朝里窥视,却看到赵可仁正在和一个男生深情亲吻。

邹子谦一时激动,失手将门推了开来。男生被惊扰,猛地转过了身。邹子谦浑身一震,吓得汗毛倒竖,大叫一声:“鬼啊——”

眼前的男生整个胸腔都裸露在外,两片肺叶如同碳化了一般,纤维状的肺叶呈现出奇奇怪怪的形状,有人的舌头、牙齿、嘴巴,眼球……扭曲诡异。

邹子谦被吓晕,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和许茉云被关在了透明的玻璃箱里。

最后,他们隐约记得有人打开了玻璃箱,然后神智模糊地被他埋进了土里。

最后经过分析,众人认为许茉云遇到的长发女孩正是邹子谦暗恋的赵可仁。

相关人员来到赵可仁的家里调查,发现了三个巨大的玻璃箱:第一个是空的,里面有许茉云和邹子谦的指纹——第二个里面是透明状的胶体和一些半透明的人类内脏——第三个里面则是一个皮肤、肌肉呈半透明状的“人”,没有骨骼,五官模糊,少量毛发,扭曲蠕动,不能发声。三个箱子被相关人员带走,而神秘、可疑的赵可仁则人间蒸发了一般,杳无音信。

此后,许茉云和邹子谦经常会梦到自己被半边脸腐烂的男人和眼珠浑浊的女人拉扯纠缠,在漆黑的污水中沉沉浮浮。

一天中午,邹子谦在食堂排队打饭,一个女人忽然插到了他的前面。邹子谦拍了拍女人的肩膀,想告诉她不要插队,谁知女人一回头,他吓得餐盘都掉在了地上。

女人眼珠浑浊,灰白色的舌头伸在外面。她舔了舔嘴唇,“咯咯”笑道:“你看上去很美味,我想尝一尝。”

以上就是校园厕所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厕所鬼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08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