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厕所闹鬼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厕所闹鬼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恐怖鬼故事片、关于校园鬼故事听、校园鬼故事寝室、校园鬼故事开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厕所闹鬼鬼故事第一篇-凌晨诡事

自认也是个胆子还不小的人。小的时候也常看一些港产垃圾恐怖片,什么《猛鬼学堂》、《僵尸叔叔》,自然也和所有的小孩一样吓得不敢走夜路。而且农村小时候生活水平低,一到了晚上电灯能不开就尽量不开,节省点电费,于是夜里如果没有月光就安静阴森得可怕,深夜的时候连虫都不叫了,尤其如此。小时候又想象力丰富,还很小就有点小近视,常常看着别人晾外面的白衬衫之类当成人影,吓得直加快脚步。

等长大以后看了很多书,各种各样,世界观渐渐形成,变成一彻底的无神论者,学理科,又学生物,而且知道了许多事情都是利用人们对未知的神秘装神弄鬼,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就基本免疫了。常常看恐怖片故意半夜关着灯一个人看,不然没感觉,但现在基本也没太多可看的恐怖片。特别是港产的,化妆又烂,只觉得比《ScareMovie》还搞笑。美国的像《小岛惊魂》、《第六感》之类的只为其中的悬疑设定感叹,而《活死人黎明》之类里面有很多僵尸帮你开膛破肚的镜头,常常做解剖,实在没什么感觉。只有日本的恐怖片还可能有点看头,这个变态的民族脑子里面变态的想法比较多,我觉得最恐怖的电影是那个变态日本女人把自己吃的东西抠吐出来,然后喝进去,再抠,再喝,舍友放的时候我正好在吃饭,恶心坏了。《午夜凶铃》之类的看多了也是没感觉,听说《咒怨》比《凶铃》恐怖,很高兴,挑个半夜一个人看。最后什么?啥?已经放完了么?点点点点。很多恐怖故事都在讲述一个道理,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这也是我想说的。

说正事吧。我自己的经历。去年夏天,有段时间在实验室通宵,累了就睡,有床,渐渐养成习惯。半夜的实验楼静得很阴森,不过高中的时候常常一个人在宿舍楼的路灯下看书到很晚,对夜的凄清早习惯了。偶尔心里有丁点发毛就想自己也算是正气凛然,正所谓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就这样,做做解剖,整理整理那些烂唧唧的标本,上上网,做做实验看看文章。

直到某天,半夜突然被冻醒,要知道可是大夏天啊,我后窗并没有开,空调也关上了。但就那么被冻醒了,迷迷糊糊的就觉得怎么这么冷,感觉仿佛只有10度左右。弄了口热水喝,走出去要去wc,实验室外温度同样冰冷。一种极其阴森冰凉的感觉就上来了,第一次觉得城市里的夜也能这么黑。我在五楼,很奇怪,五楼的wc从来不关的,可是今天关上了。走到电梯口,因为气氛太不对了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按电梯到底下去,最后当然还是生理的急迫占了上风。

电梯慢慢的打开,那种感觉好像这开门的动作就有一分钟,里面总算有点光,但你知道电梯里面那种光,荧荧的很冰冷。我按了一楼,就在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白影很快的从电梯门口晃过。心里咯噔了一下,主要还是整个气氛很不对,我想冷静冷静,应该是其他实验室做实验的人,但鬼咧,这些天除了我哪有人晚上在这边。心脏不受控制的就疯狂地跳了起来,我分明感到有个人在往我脖子后面吹气。但这种情况下,你敢回头去看是谁么?我闭上眼睛低着头,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双拳紧紧撰住,浑身忍不住不断的战抖,一颗冰凉的汗珠滑落下来。后面的气息断断续续,这该死的电梯又是有名的慢。冷汗一颗接一颗落下来,感觉像过了十年,电梯终于开了,我一头冲出去,当然不敢用跑的。冲到WC,摸到开关,天神啊,电灯还能亮。但。。居然紧张到小不出来。我也不敢再想太多,把水龙头开到大大的洗了手。

校园厕所闹鬼鬼故事第二篇-盗天机

临时抱佛脚

期末考试将近,413寝室里已乱成了一锅粥。来大学转眼已快半年,可这个寝室里的学生甚至连教室门朝哪儿开都搞不清楚,这种状态下去参加考试,简直就是死路一条。

“怎么办,要是第一学期就挂科,这暑假非被禁足不可!”段恒急得抓耳挠腮。

“兄弟们,你说我这病假条该怎么写才好,说癌症会不会太严重了点啊?”李立晃动着手中的笔,面露难色。

三人之中,只有周辉躺在床上气定神闲地看着一本小说,一副胸有成竹的淡定表情。

“不就是个期末考吗?瞧把你们急的,淡定,淡定!”

“淡定?蛋疼还差不多,周辉,你小子是不是打定主意破罐子破摔了?”

周辉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小说:“放心,兄弟一场,明天的考试我保证让大家顺利过关!”

“监考老师是你亲戚?”

“不是!”

“切!”段恒和李立同时不屑地出声。

周辉眉头皱了皱,翻身跳下了床:“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病猫啊,盗天机听过没有?”

两人同时摇了摇头。

周辉得意地一笑说道:“说白了,盗天机就是一种逆天改命的方法,只是需要找鬼魂帮忙!”

段恒和李立对望了一眼,同时向周辉伸出了中指。

明显被鄙视的周辉骂了一声,他在寝室的地板上撒上了一些黑色的粉末,口中开始念念有词。寝室中气温骤降,一个模糊的白影从那堆粉末中幽幽地浮了起来,它飘荡在半空中,脸部一片模糊。

“鬼啊!”刚才还神气十足的两人吓得一声惊叫转身就逃,却被周辉一把揪了回来。

“跑个蛋啊!这鬼是来帮咱们的,它会帮我们实现愿望。当然,作为回报,他也会向我们索取一些东西!”

“索取什么,不会是要命吧?”段恒脸色苍白,尽可能地远离那个飘荡的白影。

周辉狠狠地瞪了段恒一眼,没好气地说:“你鬼故事看多了吧?告诉你,要给什么是我们自己决定,比如你随便说一个生僻的字,只要你这辈子不再说这个字,它就不会对你产生任何影响!”

段恒和李立听得将信将疑,不过都已经到了这分儿上了,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他们商量了一番,便按照周辉的要求在鬼魂前站成了一排,轻轻地闭上眼睛,幽幽地说道:“万能的魂,请听我们许愿,帮我们顺利通过明天的考试,作为交换,我们愿付出……”

“忽冷忽热的,这天气简直是要死人啊!”紧要关头寝室的门忽然被猛地撞开,乔云满头大汗地闯了进来。当他看到在寝室正中飘荡的鬼魂时,“嗷”地一声尖叫,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与此同时,鬼魂缓缓点了点头,身形慢慢变得虚淡,最终完全淡化在了空气之中。

段恒和李立面面相觑,不知道这鬼魂怎么莫名其妙地不辞而别。再看周辉时,却发现他的脸已经难看得像只烂茄子,豆大的汗珠正顺着他的额头滚滚而落……

校园厕所闹鬼鬼故事第三篇-学校后面的那一处坟场

校长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打开了那道尘封已久的门。随着门被打开,一股子腐败的霉味铺面而来。

屋子里灰尘满地,蜘蛛网占据了大半个屋子。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整个屋子除了有些灰尘以外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啊。

正在这时,有的老师发现,在屋子那积满厚厚灰尘的地上有几排凌乱的脚印,直直的奔着屋子里墙角那个残破的木质大衣柜的跟前就消失不见了。

看着这个屋子里唯一的一见摆设,几个人都莫名的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恐惧感。

校长硬着头皮来到大衣柜前,慢慢的试探着拉开了大衣柜的门。

大衣柜里面黑漆漆的似乎什么都没有。打开屋子里的灯一看,几个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这个大衣柜的里面是空的,可是在大衣柜的后面竟然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洞口究竟通道哪里?究竟有多深多长没有人知道。

校长一咬牙,吩咐两个老师回去取手电,心里想着今天一定要把这里的秘密探查清楚,如若不然等到学生有出事的了的时候一切就更糟糕了。

拿来了手电校长带头,几个人就猫腰向大衣柜里面的洞口走去。里面是一个长长的甬道,阴暗潮湿还好不算太狭窄,人可以轻松的走过。

刚一进洞口迎面就感觉到一阵阴冷,几个人越往里走就越觉得阴冷,是那种透彻骨髓的冷,让人不自觉的直打哆嗦。

几个人裹紧了身上的衣服继续向前行走,突然校长身后的张老师大叫一声“谁?是谁在拉扯我的衣服?”

拿手电照照哪里有半个人影,几位老师都摇摇头表示都没有去拉扯张老师的衣服。

“好了,别一惊一乍的怪吓人的,一定是你感觉错了。”说实话校长心里也是忐忑不安,他也是感觉到了害怕!

挨挨挤挤的刚走上两步,那个刚才喊叫的张老师又叫上了“不对,有人在向我后脖子吹凉风呢!”

“什么?不会吧!就我们几个人谁能去给你吹风?再者说了这里本来就凉飕飕的。”几个人拿手电前后又照了照,发现除了他们几个根本就没有别人。

“不行,我不去了,要查你们去查吧!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我要回去了。”那个张老师说着转回身就要往回走。

就在他转回头的一刹那,他看见了一双猩红的眼珠子在黑暗里死死的盯着他,张老师“啊!”的一声手捂着胸口慢慢的倒下去了。

几个人慌乱的七手八脚的扶起了张老师一看,只见张老师惊恐的瞪着一双眼睛,已经没有了气息。

死人了!校长颓丧的决定今天先到这吧!先把张老师弄回去再说。

可是当他们决定转回身打道回府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回去的路已经完全没有了!换句话说就是根本就没有路了。

恐惧瞬间占据了几个人的大脑,不可能啊!几个人刚刚就是从这里进来的,怎么转眼间就会没有路了呢?

队伍里唯一的一位女老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完了,看来我们是真的遇见鬼了!说不好张老师刚才真的看见什么了被活活吓死了!”

没有人说话,心里的恐惧瞬间上升到了极限。几个老师都蹲在地上眼睛惊恐的四处张望着。

“不行,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停在这里。我们接着走,我就不相信了,这里能通到哪里还会走不出去?”校长一看不行,如果一直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怎么的也要想办法从这里走出去。

于是一行人暂时先放下张老师的遗体,挨挨挤挤的向前方继续走了下去。谁知刚走没两步,那个哭哭啼啼的女老师,扬手就给了身旁的男老师一嘴巴子。看着捂着脸的男老师嘴里还骂着:“你流氓往哪里摸呢?”

男老师一脸无辜的看着女老师的叫骂“我怎么了?我摸什么了?你怎么能随随便便打人呢?”

“你个臭流氓你刚才伸手摸我哪里了你不知道?你装什么蒜?你这个教师队伍里的败类!”女老师似乎忘记了刚才的恐惧,手捂着胸口骂的更凶了!

眼看着一男一女两个人越吵越凶,校长大声的制止了他们“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吵架?有事等回去之后再解决。都快点走,看看能不能早一点从这里出去。”两个人都哼了一声继续跟着队伍向前行走。

可是还没走两步,女老师那尖尖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你找死啊还敢这样对我?校长你给我做主,他还在骚扰我。”

大家停住了脚步,看着那个被骂的男老师那委屈的神情,校长感觉到这里面一定有不对劲的地方。

“大家都别嚷嚷,你们不觉得哪里不对劲吗?也许真的不是他在骚扰你。过来,你走在最前面,看看还有没有人再骚扰你了。”校长一把把女老师拉到了自己的前面。

可是刚走了几步,那个女老师走着走着猛地一回头,喋喋怪笑着面对着大家不走了。

校园厕所闹鬼鬼故事第四篇-与谁同眠

一、

大学四年我除了刻苦学习,便是在天马行空的想象中编撰自己的恐怖小说。直到一次偶然的邂逅,我认识了小意。

小意是中文系系花,我爱上她很正常,可是她竟然能看上我这个书呆子真让我惊喜。只是,她不希望别人知道我和她之间的爱情。

因为怕别人知道我们相好的事情,每次约会我们都尽量避开大家。有一次,我约她晚上去她们宿舍前的小树林。她听了,犹豫了一下,眼睛中露出一丝恐惧的神色。我就问她怎么了?她解释道,听学姐们说,那片小树林不太干净。我看她胆怯的样子,心里暗笑,我说:“那就在你们宿舍旁的水房边等我吧。”

那天晚上七点多钟我去找她。她的宿舍在学院西区最后面,离西校门很远,中间还有一条长长的林荫道。靠林荫道尽头的左边就是我说的那个小树林了。关于那座小树林不干净的传言,我也有所耳闻,只是一来我不太信那玩意儿;而来正是谈恋爱的热乎劲上,谁还叫一个流言蜚语吓住了?

那天晚上天很黑,长长的林荫道上,只有几盏路灯孤零零的站在道旁。我沿着水泥路朝前走着,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那种感觉来得很突兀,仿佛有一双冰冷而潮湿的眼睛在背后紧紧地盯着我。

我回过头望了望,如墨的夜色中,苍白的路灯依然矗立在哪儿,静静地泛着冷冷的光芒。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我转过身,接着朝前走,可是没走几步,我就觉得真的有些不太正常了。怎么这么静啊?长长的林荫道上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丝人声,这可是通往女生宿舍的唯一通道啊!而此刻正是上晚自习的时间,这本该人来人往热闹的小路上却没有一个人!

忽然,那路灯闪了一下,又一下。“啪”的一声,灯灭了。长长的林荫道顿时黑了一大段。我的心也仿佛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我镇定了一下,在心里对自己说:“没事的,不就是灯泡坏了叫我赶上了吗。”我转身又向前走去。

“啪”得又一声,我扭头一看,那路灯竟又亮了,仿佛它读懂了我的心语一般。用瞬间的熄灭与开启震慑着我内心的平静。我立在那里,怔怔地望着它,头皮有些发麻。它又闪了一下、两下。“啪”的又灭了。黑暗中,路旁的树叶在瑟瑟的夜风中沙沙做响。除了这声音,我能听见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在黑暗中异常地激烈。

我转身就走,脚步加快许多。背后那种冰冷刺痛的感觉更明显了,仿佛离我越来越近,我慌得一路小跑起来。快靠近左侧的小树林时,我的眼角扫到一个人影在旁边一闪而过,我的心跳得更快,我飞奔起来。

就在前方的路灯下,我看见了一个人影。一个女生站在哪儿。她背对我来得方向,穿一身雪白的连衣裙,一头漆黑浓密的长发披到腰上,我顾不得男人的尊严和矜持,朝她跑去。

“同学、同学……”我气喘吁吁地跑到她身后,惊魂未定地叫着。

她仿佛没有听见,我又叫道:“同学、同学……”她仍然无动于衷。我急了,伸出手,拍向她的肩膀。

正在此时,她缓缓地转过头来。

一头乌黑的长发紧紧地遮住了她的脸,我看不见她的面容,但那发丛中分明有一双冰冷彻骨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我。我的脑袋“嗡”的一声,仿佛炸雷一般:

“你!”

我没有继续说下去,径直向后栽倒下去。在我昏过去前的一瞬间,我隐约看到那个白色的身影从我身旁飘过,飘进了路旁的小树林里。

校园厕所闹鬼鬼故事第五篇-诡异的一夜

事情发生在2006年,我刚上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学扩建,而且没有如期的完成设计好的工程,我们便被临时安排到了一座比较破旧的宿舍楼里面,班主任便将我们四人一个宿舍的安排了进去,起初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直到我们住了几个月后要搬走的时候,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在了我们宿舍里面,不对,应该是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一直都想不明白,那件事为什么就发生在了我的身上,直到后来翟奇跟我们的决裂,我才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件事发生的不是偶然。

这栋可能是快要拆的宿舍楼,坐落在学校的西南角,已经闲置了有些时日了,刚进去里面不时的会传来一股股的凉风,吹的人有些不颤而栗的感觉,主要是采光不是太好,我们一路走上去,背光的地方,有时候都让我们感觉有些阴凉,而且里面的设备都很有限,走廊里面就只有声控灯,很多已经是不能用了,厕所也是一层楼才安排了屈指可数的两个,因此学校准备将它拆了重新再盖一栋。

我们很不情愿的搬了进去,我,翟奇,方平,申浩,四人被安排在了一起住在了三楼,一开始我们相处的很融洽,课余时间有时候一块打牌,一块打球,很快我们便相互了解了很多,也都能摸的清各自的脾气。

在这个相对简陋的宿舍楼里面,晚上的时候我们是不会出去的,一般都是躲在宿舍里聊天,打牌,因为在上大学之前就饶有兴致的读过《女生寝室》,也都看各类的校园灵异事件,这些事情的背景大多都是这些废弃的大楼,或者是长时间没有入住的宿舍里面,我们虽然是男人,但是胆子却一个比一个的小,睡觉之前就连水都不怎么敢喝,怕的就是半夜上厕所,生怕会突然从背后伸出一只手来,将自己的心给掏了去。

就在我们快要搬离这里,住进新宿舍的时候,我们兴奋之余到外面小饭馆里庆祝了一番,自然是少不了的酒了,头一次喝,也是为了庆祝相识,便都喝的有些大,走路晃晃的,四人唱着小曲,相互搀扶着快到11点了,才回了宿舍,四人有说有笑的,尤其是翟奇,醉醺醺的一个劲问我们,“是不是好兄弟”其他的两位也都陪着他,都说“当然好兄弟了。”

不过就在我们晃晃的上二层的时候,不知道哪里吹过来的一股带着凉意的风,不大,却让我感觉到了阴冷,吹在我身上,我忙一个激灵颤抖了一下身子,立在了那里,这个时候翟奇见我不动了,便又晃着脑子说,“郑明,是不是好兄弟?是不是...好兄弟?”他说着,还没忘了打了个嗝,顿时我们的周围散出了强烈的酒气,我没想那么多,便直接推着他回了宿舍,嘴里应着他,而就是因为这股阴风的缘故,我的酒一下子给醒了,不再觉得什么东西都在晃了,直到关了灯,他们三个发出粗大的喘气声,而我却还是保持清醒着,没有一点的睡意。

喝酒分走胃和走肾两种,而我便是走肾的这一种,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直至我被一泡尿给憋醒,我看了看时间,凌晨的2点多点,这下子让我意识到了不对,住在这里半个学期了,也从来没在半夜里醒过,更别提半夜里起来撒尿了。

但是我现在已经忍不住了,不然也不会将我憋醒,我在心里纠结着,一个大活人总不能让尿给憋死吧,但是这他妈的破地,谁敢出去啊?

终于到最后我准备还是去为好,因为我不记得宿舍里有什么像样的塑料袋或者是饮料瓶子可以盛,我摸索着手机,从上铺爬了下来,宿舍里静悄悄的,唯独底下细微的有些鼾声,方平和申浩在熟睡着,我便惦着脚,用手机微弱的灯光照着前方,小心翼翼的开了门,但是随即一股凉风吹了进来,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我连忙将门关上,在屋里喘着气,刚刚准备大步向前的气魄,如今也是消失殆尽,我便在心里打鼓,但是小腹传来的紧迫感,让我感觉到尿液已经到达了不能容忍的地步,这一步是要走出去的,因此我心一横,妈的不就是撒泡尿吗?还能死了不成?

我仗着胆的就出去了,瞬间我的整个身子便进入到了凉风中,并随即关上了门,这是最关键的时候,一定要显得从容不迫,一定不能有任何紧张的气氛,于是望着外面黑漆漆的走廊,我嘴里哼着连我都听不见的小曲,一步一步的走向厕所。

以上就是校园厕所闹鬼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厕所闹鬼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358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