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十大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十大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500字、关于校园鬼故事听、校园真实的鬼故事短篇故事、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在线收听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十大鬼故事第一篇-尖叫的梦魇

深秋,晨雾,清寒。

高高的围墙嵌着一道厚重的铁花大门,拱形的铁花围杆上落着一层薄薄的霜,育英高中四个暗赫色的铁字掩映在一排火红的枫树下,在晨光雾霭中弥漫着一种朦胧谜样的红。

空旷的操场上一根孤独的旗杆静穆地竖立在清冷的晨曦中。

欧阳雪惶惑四顾,发现自己走在一条可疑的深巷里。巷子曲曲折折望不到头尾,两边的墙体很高,抬头望去,耸立在黑暗中似乎与天空相连。偶尔能看见有一两颗昏黄的星在头顶闪烁。

昏暗的巷子里散发着一股霉烂腐败的气味,淹过小腿的积水飘浮着一些泡沫和浮渣,她咬紧了牙关,忍着恶心,咧咧趄趄地走着,清冷的水响在静静的巷子里回响。

阴碜碜的黑暗里,雾瘴越来越浓,一些刺骨的寒正透过脚心传上来,为什么自己会来这里呢?又脏又黑,她忍着恶心,越走越感到害怕。

她惶然低头间,眼光落在靠近墙根和水的交结处,一些黑黢黢的蜈蚣正从肮脏的墙体缝隙里飞快地爬出来,百足齐动以惊人的速度划动着水面向巷子深处逃窜而去,发黑的水面上浮现条条奇异的水纹。

正在这时,身后一阵吱吱的尖叫声传来,她还没回过神来,一群散乱细碎的黑影呼啦啦紧挨着头顶飞掠而过,冲进了巷子深处的雾霭里,有一只掉队的似乎飞累了,扑在墙上折腾几下,竟然掉在了她胸口前的衣服上,欧阳雪睁大眼睛一看:

这是什么呀?!

尖小的脑袋,大大的招风耳,尖利的小爪紧紧抓着她胸前的衣服扣子,黑豆大小的眼睛,冒着凶狠的光毫不畏惧地盯着她,又长又薄的黑翼一边扑腾,嘴里一边尖声嘶叫着,能看到又尖又细的牙齿之间拉长出龌龊的悬液,啊,这是一张充满邪恶和狡诈魔鬼般的东西,一只肮脏可怕的蝙蝠!

这个可怕的东西还没有等欧阳雪明白过来,双翼抖动几下,箭一般射进了夜色里!

她的心卟嗵卟嗵地跳着,一种强烈的不安笼罩着她,她毛骨悚然回头望了望,背后的四周开始飘浮着一些奇怪的暗影,一种不可预知的巨大的危险似乎正从深巷的另一端步步逼近!

一种莫名的惶恐攫住了她,欧阳雪转身就跑,脚底污浊积水四散飞溅!空空的巷子里发出辟里拍啦碜人的声响。

拐过几道罗旋状奇异的弯道,她气喘吁吁地嘎然而止,眼前横着一堵封死的墙。暗灰色的墙砖紧密相连,粘乎乎的墙体表面,似乎长了一层厚厚的霉菌。

天啊,这肮脏的巷子竟然无路可走!

她惶恐地猛然转身,四周出奇的安静,但意识里似乎有可怕的危险马上就要逼近!

突然,不远处,黑沉沉的水面冒出一串细密的水泡!

咕咕咕,水泡一束又一束,开始剧烈地增多,猛然一下,什么东西从水底呼啸而起水珠四散爆裂!

欧阳雪全身冰凉,眼珠定住!

水底耸立出一件奇怪的东西,黑漆漆的比她高出一个头,肮脏的水滴答着,静静地对着她。

她睁大眼睛努力地想要分辩清楚这一大团黑漆漆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乱七八糟地说不清楚,绳子?黑塑料布??缠捆着什么东西?!

是黑色塑料布!

突然黑色塑料布某一处开始收缩着一起一伏,似乎!?

欧阳雪张大了嘴,能听到自己清晰的呼吸声!

似乎黑塑料布里有什么东西在呼吸!

天啊,塑料布籁籁响着,里面有东西动起来了,捆缠在塑料布外面的绳子,似乎全已经腐朽,寸寸段段地掉落在水里,有东西从塑料布撕裂的口子慢慢冒了出来。

那是什么?!

黑色的?!一大团?!出来了!

头发?!是头发!

天啊!

难道是一个人!真的是一个人裹在黑色的塑料布里就站在她面前!

看不清脸,只有头发!

很长的头发!粘着一些污秽的泡沫草根滴着水的头发!

欧阳雪睁大双眼,呼吸几乎停顿了!

突然。头发开始慢慢掉落,一绺,一绺,接着又是一绺,无声地掉落在水里。

猛然她看见,有一绺头发上竟然连着血红的头皮!

头发下的脑袋开始痛苦的颤抖着,痉挛着,慢慢头似乎努力往上抬起,在稀疏分开的头发里终于露出了一张可怖的脸!

一张完全腐烂的脸!

鼓鼓的眼珠流着脓血暴裂在眼眶外,腐烂的嘴皮搭拉着,能看到腐败的牙床!歪来倒去的牙齿象烂在肉泥里,鼓着泡沫的鼻孔里蠕动着往外掉落的蛆虫!

欧阳雪魂飞魄散!

她猛然转身,双掌齐推向身后那面墙!墙轰然倒向另一边,似乎有一只青灰色的手从墙体中滑落,一闪而过,如石膏般断裂在残砖破瓦中,巷子终于通了!

她开始拼命逃跑,路面变得干净而敞亮,似乎通向天际,她感到身子已经在奔跑中漂浮了起来。

校园十大鬼故事第二篇-校园怪谈之诡局

一、说英雄,谁是英雄

午夜时分,丁翎还坐在寝室里的电脑前,闭着眼在打盹。刚刚结束一场紧张的英雄杀,眯会儿他准备再战。明天周末,今晚杀通宵都可以。

嘀嘀……丁翎忽然被惊醒,原来是QQ上有人找。

丁翎用鼠标点击跳动的头像,蹦出个临时会话框:“快来护驾!”一看网名,居然叫英雄!

“神马鸟人,敢自称英雄?”丁翎气不打一处来,问:“你是谁?护什么驾?”

英雄回复:“出来就知道了。”

丁翎:“上哪儿?”

英雄回复:“乱葬岗,你知道的。”

距学校不远处,一块刚遭拆迁的地,他班上有男生为其取名“乱葬岗”。

丁翎忿忿地敲着键盘:“去那做神马?”

英雄回复:“救公主。”

丁翎:“她咋了?”公主是他班上的文雪儿,外号公主,也是他心中的公主。

英雄回复:“她在我手上。”

丁翎猛吃一惊:“你谁啊?”

英雄回复:“我是英雄,也叫阴阳杀。”

丁翎的手猛的抖了一下:“什么阴阳杀?”

“英雄”却突然下线,不再冒泡。

丁翎急忙点开好友列表,见“公主”的头像分明亮着,只是在用手机上网。他舒了口气,赶紧找了上去:“雪儿,还没睡呢?”

文雪儿回复:“丁翎,快来救我!”

文雪儿的头像猛的黑了下去。

丁翎惊恐地瞪大了双眼,再也坐不住了。

来到大门口,门卫不在,大门上着锁。丁翎毅然攀上大门,动作麻利地翻了出去。

出了学校,到“乱葬岗”只需十分钟。

立在一堆废墟旁,丁翎掏出手机,登上了QQ。陌生人里,“英雄”头像居然亮着,而且也是手机上网。

丁翎拇指在键盘熟练地移动:“我来了,你在哪儿?”

英雄回复:“在你下面。”

丁翎眼皮突地一跳:“吓谁呢?”未见回复,丁翎忍不住转头四顾。

一堆堆坟一样的废墟里,会藏着人?

一阵风吹来,阴测测的冷。

咚、咚!前面传来砖头滚落的声音。

丁翎瞪大了双眼,死死盯着前面不远处,一堆碎砖里慢慢拱出的一截肉色。

碎砖一块块地滚落,丁翎的心跟着一点点地收缩。

蓬!一个黑乎乎的怪人猛的破砖蹦出,啪的扑倒在丁翎的脚下!

“谁呀?怎么没有脚?!”丁翎吓得心狂跳不止,人差点跟着趴下!

毕竟是男生,丁翎没有临阵脱逃,而是找来了一根木棒,战战兢兢走上前,想把这人翻过来。

轻轻一拨,竟轻而易举就给来了一个咸鱼翻身!

近前一看,这人竟没有五官!一张脸平平的,像一块惨白色的面团。

丁翎看得头皮发炸,神经质的扔掉木棒,转身就逃……

“啊!”

“啊!”

两声惨叫同时响起……

二、坑爹局,坑爹惊雷

好不容易站稳,眼前还在冒着金星。回过神,瞪着立在面前的人,丁翎差点抓狂:“是你!”撞他的人,竟然是学校的门卫!

年轻的门卫神情痛苦地揉着差点撞出血的鼻子:“是你啊,我还以为又见鬼了!对了,你弄那木头模特干嘛?”

“木头模特?”丁翎几乎崩溃,转身去看那被他翻过来的“人”,果然只是一个穿着衣服、没有双脚的木模!木模的脖子上,挂着张证件似的纸片,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字——阴阳杀!

丁翎吓了一跳,也没细想就掏出手机,见“英雄”头像还亮着,气极问道:“还缩在壳里呢?!”

英雄回复:“刚才,胆吓破了没?”

丁翎:“你搞什么?!”

英雄回复:“见你的那位,就是英雄,也叫阴阳杀!”

看着纸片上那三个字,丁翎眼皮不由自主地跳了一下,又问:“它是英雄,你呢?你又是谁?”

“英雄”的头像忽然黑了下去。

丁翎的眼前也忽然黑了下去。

猛抬头,满天乌云,惨兮兮的一丝月牙已不知去向。天空蓦然亮起一道闪电,随即雷声隆隆。

丁翎猛然想起,他的电脑没关!

又是一道闪电!

丁翎心急如焚,忙对门卫道:“我有急事,先回去了!”话音才落,丁翎撒腿就跑。

望着丁翎的背影,门卫摇头一叹。一低头,眼皮突地一跳!

木模不见了!

门卫环顾四周,都没有木模的影子。怔立片刻,猛觉手背一阵奇痒,低头一看,却是一只长嘴大蚊子!刚想去拍,忽然似想起了什么,门卫惊慌地甩了甩手,心神不定地走回了学校。

丁翎一气奔回学校,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了下来!来到寝室,里面一片漆黑——停电了!他郁闷地掏出手机,借着屏幕一簇红光,摸到电脑前,拔掉了电源插头。然后,再举着手机来到床前,却见床上被单高高地隆起一个人形。

“有人进来过?”丁翎的心里直冒冷气。怔立片刻,他硬着头皮,上前拉住被单的一角,猛的就是一掀!

刚好一个闪电,清晰地照亮了寝室。

床上只有两个枕头。

一黑一白。

闪电一闪即灭,丁翎蓦地打了个冷战,“怎么多了一个黑枕头?”

丁翎刚想看手机,“轰隆……”一个惊雷猝然响起,手机屏幕蓦然变得一片漆黑。

丁翎跌坐在床沿,叫苦不迭。

不知过了多久,雨终于停了。丁翎摸索着走到电脑前,插上电源插头……电来了!顺利开启电脑,他吁了口气。

登上QQ,上面跳动着一个头像。丁翎连忙点击,蹦出的聊天框里,正是还在手机上网的“英雄”:“收到黑枕头了吗?”

丁翎胸口憋着一股气:“神马玩意?”

英雄回复:“黑枕头和你的白枕头是一对,叫做阴阳枕。”

丁翎倒吸了一口冷气:“阴阳枕?”

英雄回复:“你那个叫阳枕,我这个叫阴枕。阴枕,也叫死人枕,就是人死后在阴间用的枕。”

丁翎脑中“轰隆”一声,宛如劈进一个惊雷,把他给炸懵了!他使劲摆摆头,哆嗦着手继续:“你扮鬼坑爹啊?爹伤不起啊!”

英雄回复:“不信?你有胆子睡黑枕头吗?”

校园十大鬼故事第三篇-校园恐怖故事之祸歌

一、诡异的新学校

校门口的一棵法国梧桐上坐着个女孩子,长长的舌头垂到胸前,发着含糊不清的声音,我听到她在对我说:“回去!回去!”

我不以为然地走开,任由那可怜的吊死鬼唱独角戏。

罕见的阴阳眼就这么莫明其妙地长到我的身上。游荡在世间的鬼魂尽收眼底。想来也不容易,这些年视觉可是备受煎熬。

我所在的学校有百年历史,许多当年的建筑都保留了下来。这些年接纳南来北往的学生,再加上古宅本身具有的性质。这所学校整体感觉就不对,有一种弄化不开的怨气。我一边走一边避开那些一团团的东西。学校很热闹,只可惜这旺盛的人气对游灵没有丝毫影响。阴风吹来,我打了个寒颤。

作为这所新学校中唯一与我熟悉的人,图图这丫头义务地承担了我的日常生活,并且极负责任地拉着我将学校彻底地清查了三遍。

我的寝室在宿舍楼顶层,还是走廊尽头的一间。这个位置使我感到一丝不安,尽头的房间,总会滞留徘徊着什么。而在这之前,这间寝室竟然只有图图一个人住。

宿舍楼一样古老,由于格局问题,采光不好。走廊平时都开着灯,反而衬着尽头更加阴暗。站在屋子里就有一种压抑感,难怪没人住。

图图笑得很开心,却不知道身后有个飘浮的女人。女人枯骨般的手攀上图图的脖子,猛地一勒,图图剧烈地咳嗽起来。

我赶忙端起水杯递给图图,伸手去拍她的背,顺手在她背后结了个指印,女人惊叫着消失了。

图图喘息着接过杯子,“这屋里的灰尘就是讨厌,怎么也扫不干净,一不小心就被呛到。”

我不动声色地将一道符塞进门缝,光线好像亮了一些。鬼大爷鬼故事

图图找来徐志摩的《再别康桥》,配上《致爱丽斯》的曲调。用命令式的语气要我与她参加那个什么省级艺术节的朗诵比赛。只说如果取得名次甚至会影响到保送升学。我晕头转向地捧着诗稿,心不甘情不愿的。参赛学生不仅代表个人,更代表学校。这下糟大了。

图图倒是浑然不觉,还和学生会的朋友借到礼堂的舞台。“在寝室丢人就行了,干吗还跑到舞台上去!”我不自在地说。“这里有感觉啊!”图图兴奋地左顾右盼。舞台下面也是准备参加艺术比赛的学生。

“搞什么吗图图,这么不够意思!参加朗诵比赛也不跟我说一声!”一个温和的男生从天而降,瞪着图图发难。

我有些不敢相信地瞪着图图居然在发红的脸。男生察觉到我,赶忙不好意思地说:“我叫唐鹏,是图图的朋友,你是阿何么?常听图图说……”

男声转身离去,图图有些发呆。“哎!你不会是……”我笑着问,马上找来一顿虚伪的拳脚。“别胡说,人家可是高中万人迷!”

我不经意地一回头。一个长发低垂遮住脸的女孩漂浮在礼堂一角一扇极不起眼的暗棕色木门上。她缓缓抬起头,长发一层层向后滑落,露出掩藏着的如木偶一般的表情,苍白而机械,诡异而颤栗。

“呵呵……呵……呵,过来,过来啊……”

我闭上眼睛,转过头去。又是一只寂寞的鬼魂,带着不舍与怨恨。她轻声呼唤着每个行人,只要有人听到,就拉去作伴。也许是个地缚灵,怨气不小啊。

二、奇怪的随身听

径直走去找图图,她正拿着一盘磁带焦急地找着什么。“我想配上音乐练,阿何,帮我借个随身听什么的来啊!”

这类东西应该找练舞蹈的去借,台下热闹程度完全可以用“歌舞升平”形容。

“阿何这边有了!”图图叫我,我回头一看,图图正站在离那扇木门最近的一排椅子前,手里拿着个看上去有些旧的随身听。

“应该是那位同学放下的,我们先借一下。”图图边说边放进磁带,按下Play键。

等等,不对!随身听的周围包裹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灰色气体,是怨气!

磁带沙沙地转动着,没有贝多芬美妙的音乐,连一丝杂音都没有,根本就是空白磁带!

“不应该啊!这是刚买来的正版磁带,下午试的时候还好好的呢!”图图疑惑地打算按下暂停,却听见磁带发出一种轻微的音乐声,却不是钢琴,或者说不是任何一种乐器。紧接着,居然跑出了歌声。

“第一个,绚烂这个舞台,放下幕布却难掩夺目的光彩;第二个,鲜花开满身体,血色的美丽装点梦的精彩;第三个,闪电成为生命的主宰,焦黑之中满是自然的青睐;第四个,枯骨在泥土中糜烂,泪水带不走腐朽的苍白;第五个,生生世世守着命运的安排……”

虚无缥缈的音乐伴着清冷诡异的女声在舞台上蔓延,声音不大,只有舞台上的人听到了。

“什么破歌吗!”图图打了个寒颤。“哪个没素质的把我的磁带换了!这玩意配贞子出场还差不多!”

图图抱怨着取出磁带,却在下一秒猛地扔到了地上。

磁带烧焦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一首莫名其妙的歌,听的人都感到有些害怕。学生们纷纷议论是哪个变态写出这样的词。图图将谋杀了磁带的随身听重新放回椅子上,也无心再练,收拾东西准备回寝室。

我回头望望随身听,它寂寥地躺着。图图以为有人换了她的磁带,但是我清楚,没有这样的事。

一丝寒意涌上心头,这分明是一种恶意,夹杂着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气息,隐隐在昭示着什么。

“那个……阿何?你能跟我来一下么?”刚才的男孩唐鹏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溜到我身边。我稍一迟疑,点了一下头。

向图图打过招呼,我和唐鹏向外走去。临出门时,我又回头望了木门一眼。漂浮的女鬼冲我诡异一笑,伸出苍白的手挥动着。为什么我感到她的笑容里透着一丝得意?

得意?

校园十大鬼故事第四篇-午夜食堂

半夜里,王磊的肚子咕咕的叫了几下,今天刚入学,一整天都在忙活着办理入学手续,买床单,买生活用品,由于人生地不熟的,在回来的路上免不了折腾了一番,回到学校的时候刚赶上了保安关大门,这不急匆匆的回来了,可是学校的食堂商店也都早已经关门了,无奈忍着饥饿睡了。

王磊下床猛灌了几口凉水,肚子虽然不再瘪了,可是饥饿感越来越强了,最终无奈的打开了宿舍门出去看看能不能弄点东西吃。

安静的校园里,所有的同学都在酣睡之中,王磊望着四周,孤身一人半夜找吃的,真是无奈之极啊!食堂,商店的大门并没有因为他的饥饿打开门。

都说疲劳有助于睡眠,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傻货说的真理,王磊决定去操场跑两圈,累了,回去睡觉就没感觉了。

一圈,两圈…,王磊足足跑了五圈,终于没有力气了,浑身腰酸腿酸的,转身准备回宿舍睡觉。

突然间,在教学大楼的旁边,那里竟然亮通通的,按理说现在都十二点了,还会有什么人呢!

王磊好奇的走了过去,发现原来是一间小吃部,便走了进去,不大不小的一个小吃部,里面坐满了学生,铲子敲击铁锅的声音传遍整个小吃部,里面香气十足,看起来还挺热闹的,心想这家学校服务还挺到位的,一般上网贪玩或是没赶上去食堂吃饭的学生,都可以来这里喂饱肚子。

盖浇饭,面条,水饺,应有尽有,王磊来到了一个卖炒面的这里,“老板,来份牛肉炒面!”

“好嘞,马上就好,先坐会儿!”老板的大嗓门喊道。

王磊也是个喜欢上网的人,心想以后要是赶不上食堂,半夜里还可以来这里吃小灶。

不一会儿,老板便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牛肉炒面上来了,“同学啊,慢慢吃,不够还有!”老板客气的说道。

王磊心想这老板还真客气,望着香气四溢的炒面,管不了那么多了,王磊便拿着筷子刷刷刷的狼吞虎咽了起来。

“老板,来份人肉炒面!”突然间旁边响起了一个粗犷的声音。

王磊觉着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没想到那个声音又重复了一遍,“老板,我要一份人肉炒面!听到没有啊!”

那位憨厚的老板急忙凑了过去,“不好意思啊,刚家里来电话了,同学,你说要吃什么啊?”

“人肉炒面!”那位脾气不好的同学又气愤的说道,“给我快点啊!”

“好好好,马上就来!你先坐会儿!”炒面老板低声下气的应付着。

这下,王磊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回没听错了,他清清楚楚的听到那个同学要人肉炒面,而那个老板也的确是承认马上就好。

他好奇的望着那个老板,不会是单纯为了好玩,而恶搞的名字吧!王磊的心中还残存着一丝期待,啊!当他看到那个老板竟然拿着菜刀从自己的身上削肉时,鲜血不断的冒了出来,再看看自己的牛肉炒面,不知何时,碗里竟然爬满了蛆蛆,王磊再也忍不住的呕吐。

这时,食堂里顿时安静了下来,王磊惊恐的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望着自己,而他们,他们的脸,还有那个老板的脸,他们的身上,竟然都是一副焦炭的模样,而他们手上正拿着胳膊,心脏,头颅那些血淋淋的东西在啃,王磊发现他们看自己的眼光像是瞧见了什么美味的猎物一样,红色的口水不断的流了出来。

见鬼了!王磊立刻清醒了过来,刚要准备起身逃跑,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按住了,回头望了望,几个恐怖的焦炭脸此时恶狠狠的望着自己。

“放开他!”王磊感觉他们的嘴巴快要咬到自己的时候,这时不大的食堂内突然间响起了这阵呵斥声。

所有的焦炭脸放开了继续啃咬王磊,这声音是那个炒面老板发出的,“希望你们放了他,他是一个无辜的学生,跟你们一样。”只见炒面老板竟然一手点着打火机,一手拿着煤气罐,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不过他是鬼啊,想想也对。

“嗷嗷!”所有的焦炭脸朝着那个炒面老板愤怒的嘶叫着,似乎并不理睬他,而是继续张大了碗一样的大嘴,准备咬向王磊。

“砰!”的一声,所有的焦炭脸都被炸开了,原来是那个炒面老板点着了煤气罐扔了过来,这时他急忙跑了过来,拉着王磊准备往外跑,而那帮被炸飞的焦炭脸似乎如同一群嗜血的野狼一样狂奔了过来。

啊!王磊心中不断的祈祷着,终于在那些爪子伸向他之前,王磊被炒面老板推了出来,而那个炒面老板却被汹涌而来的野兽撕咬着,“记住,以后不要再来了!”这是那个炒面老板最后拼命说出的话,而那个小吃部突然间慢慢消失了,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啊!”惊魂未定的王磊,突然间感到有人拍着他的肩膀,“瞧你的小胆,还敢来这里啊!”

王磊回头一看,应该是位高年级的师哥,“学哥啊,有什么事吗?”

“这里可不是你能来的,尤其是午夜,曾经这里也是一个食堂,不过因为有一次,一个炒面老板因为打电话,疏忽的引爆了煤气罐,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导致不少学生当场死亡,所以自那次,学校便把这里拆掉了,千万记住了,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那位师哥好心的叮嘱着。

“好的,好的,谢谢师哥!”王磊刚才被吓得不轻,立即跨步离开。

忽然间,王磊一阵奇怪,那可是一面墙,那位师哥为什么好像要进去似的,便转身回头望去,只见那位师哥也慢慢的进去了,还笑着朝王磊摆了摆手。

啊!原来……,王磊一晚上可没少被吓到,拼了命的跑回了宿舍,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午夜里一个人在校园里乱跑了,就算是肚子饿了,他再也不会去那个食堂了。

校园十大鬼故事第五篇-解剖楼的诅咒

一、传说

你们知道解剖楼的诅咒吗?传说你在解剖楼里杀了什么样的动物,总有一天你也会像刀下的动物一样死去。“王欢说。

他对面坐着的是陈怡和宋妮,她俩是室友。王欢比她们高一届,正在追宋妮。 宋妮吓得捂住耳朵,让他不要再说了。一旁的孙信之却摇摇头说:”胡说八道,肯定是无聊的人编出的鬼话。“

王欢正准备反驳,全然忘了此时几人身在图书馆。管理员吴伯突然跳出来制止说:”吵什么吵,要聊天出去聊!“几人这才收声。陈怡知道孙信之也喜欢宋妮,所以常跟王欢对着干。

陈怡也有喜欢的人,就是坐在对面的钟尧,她轻声问道:”钟尧,你觉得呢?“

钟尧淡淡说道:”我也觉得,很多传说其实都是人在作祟。“

王欢有些不服气,反驳道:”这么说,你已经搞清楚解剖楼这个诅咒的来历了?“

钟尧点点头说:”差不多吧。“

王欢还准备再问,钟尧的额头突然开始出汗,两只眼睛因为充血变得通红,活像一只兔子!

”秘密都在借书卡里……“钟尧说完,就断气了。

大家惊慌失措之际,王欢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最近他解剖过什么东西?“陈怡仔细一回忆,心中一寒,答道:”兔子!“

陈怡并不信什么传说诅咒,她觉得多半是钟尧调查传说时,发现了什么秘密,被人灭口了,而秘密的线索就应该藏在借书卡里。只是借书卡却作为相关证物被警察带走了,不过没过几天,王欢就让他有钱的老爹托关系给弄回来了。

除了情敌孙信之,王欢把宋妮和陈怡都叫去查了借阅记录,结果却大失所望,除了专业书和一些推理悬疑小说,没有值得怀疑的书目。他们也翻阅了这些书,并没有什么夹带或笔记藏在其中。

陈怡想了想,问王欢:”对了,那个诅咒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欢说:”解剖室和旁边的停尸房人迹罕至,所以是情侣幽会的绝佳地点。三年前,有—对情侣约在这里约会。

“但第二天女孩被发现死在了这里,男生也消失了。大家都推断是情杀,男生杀死女孩后畏罪潜逃了。后来有人声称夜里见过死去的女孩,她还发了个毒咒,说凡是以后在解剖室杀生的人,无论杀过什么动物都会像被杀的动物一样死去。学校费了很大力气才将命案压下来,最近两年也没出什么怪事,这事才被人淡忘了。”

陈怡一愣,难道钟尧的死与这件案子有关?

以上就是校园十大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十大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290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