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学校、短篇搞笑故事、恐怖短故事、短篇儿童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

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第一篇-壁虎

世界上有很多动物是有灵性的,也许在平常生活中它们很不起眼,微小的几乎让人可以忽略它们的存在。但是,请绝对不要因此而对它们痛下杀手,因为,它们可能会回来——找你!

夏小满今年刚上大学,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她对这个新环境的一切都还很陌生。不过好在她性格外向乐观。才来学校第一天,她就认识了许多好朋友。带着对大学生活的美好憧憬,夏小满伴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家当”,搬进了女生宿舍楼。

夏小满所在的学校是一所百年老校,里面的建筑物大都有近百年的历史了,因为维修经费不足,加上岁月的不断侵蚀,已经变得斑驳而破旧。办公楼和教学楼还好一些,学生们的宿舍简直没法住人,尤其是女生宿舍楼,位于学校最偏僻的西南角,一出门就是垃圾池,围墙外面则是一片臭气熏天的死水潭。一到夏季,苍蝇,蚊子,老鼠和各种令人恶心的小爬虫就开始了它们的狂欢PARTY。把女生们吓得花容失色。很多家境富裕的大小姐因此搬出了宿舍,到学校外面的公寓租房住。而对大多数家境一般的女孩们来说,她们根本负担不起在外面租房的费用。所以,即便居住环境如此的脏乱恶劣,她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住在这里.....

夏小满并不挑剔居住环境的恶劣,从小自理能力超强的她每天都把宿舍卫生收拾的井井有条,一尘不染。为了不让舍友们受到蚊虫和老鼠的侵扰,她自己花钱给门和窗户加了纱网,又买了不少的蚊香,苍蝇贴和粘鼠版。在她的努力下,她们的宿舍总算是免遭“侵略”,在偌大的宿舍楼里,是唯一一间称得上干净整洁的房间。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到了10月份,天气渐渐转凉,蚊虫消停了不少。可怜的女生们总算能够过上几天消停生活。这天晚上,天气有些凉嗖嗖的。夏小满和她的舍友们待在宿舍里,蹭着学校的免费WIFI,各自捧着一个笔记本电脑上网冲浪。

夏小满看视频看得正起劲的时候,住在下铺的林梦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叫,夏小满连忙跳下床,碰了碰坐在窗边的林梦,问道:“梦梦,怎么了?

林梦哆哆嗦嗦地指着床边的白墙,夏小满顺着她指的方向仔细一看,只见在白墙上,正贴着一直花绿色的硕大壁虎,那壁虎从头到尾差不多有十几公分长,夏小满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壁虎。唉,自己明明给门窗装了纱网的,可还是让这家伙给溜进来了。

二话没说,夏小满顺手捡起了丢在地上的拖鞋,朝着那只大壁虎,狠狠地拍了过去,只听“啪”地一声,那只壁虎瞬间被打成了烂酱,黑绿色的液体溅地到处都是。林梦和旁边的几个女孩吓得大叫起来,夏小满则不以为然的拿起卫生纸,把那被打得稀烂的壁虎从墙上拿下来,丢进了垃圾桶,随后若无其事地爬上了自己的床铺,继续看刚才没有看完的视频。

“哇,小满你真厉害,那么恶心的东西你都敢打?

“呵呵,这有什么,姐是女汉子,什么都不怕,就算是老鼠,姐也能把它们一脚踩死!

“真厉害啊.....

夜渐渐深了,玩累了的女孩子们都关上电脑,进入了梦乡。夏小满也不例外,可是,这天晚上,一向很少做梦的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发现自己处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夏小满恐惧地大声呼救,可是根本没有人搭理她。夏小满哇哇大哭起来,忽然感觉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夏小满回过头一看,只见一个看起来很苍老的老头站在自己的身后,因为低着头,夏小满看不见他的脸。

虽然心里很害怕,夏小满还是壮着胆子问了一句:“老爷爷,请问这里是哪里?

“呵呵,这里,是你死的地方!老头一脸狞笑地抬起了头,夏小满惊恐地发现,这老头的脸竟然是绿色的!,上面长满了令人恶心的瘀斑和脓包。

夏小满吓得脸色煞白,那绿脸老头则伸着枯瘦的手,一步步向她走了过来:“你杀了我,今天我就让你偿命!

“不,不,你认错人了,我从没杀过人啊。夏小满哆哆嗦嗦的说。

“别狡辩了,把命给我吧!说完,老头恶狠狠地朝夏小满扑了过去。

“啊”夏小满一下子从床铺上坐了起来,她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仔细环顾着四周,舍友们睡的正香。夏小满松了一口气,原来刚才的一切只是梦啊。不过也真奇怪,这梦做的也太莫名其妙了,一定是自己经常看恐怖片,才会做这样的噩梦吧。夏小满伸了伸懒腰,慢慢地躺下身子,继续睡了起来。

可是,事情远没有夏小满想象的那样简单,自从她做完这个梦之后,每天晚上,那个怪异的绿脸老人都会出现在她的梦中,在同一地点,说着同一样的话,随后夏小满在恐惧中被惊醒,这种情况一连持续了五六天时间,因为受到了噩梦的困扰,夏小满整个人都变得萎靡不振起来,脸色非常差劲,像是生了病一样。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但她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的状况非常不妙。

夏小满去了医务室,可是医生检查之后却告诉夏小满,她只是过度疲劳,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夏小满只得回到宿舍,可她刚爬上床,手就碰到了冷冰冰的东西,夏小满仔细一看,只见自己的手边,正趴着好几只花绿色的大壁虎,夏小满吓得大叫起来。壁虎受了惊吓,飞快地逃之夭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床单上,就只留下了几滩黄黄的壁虎尿渍.....

“壁虎,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床上呢?什么,壁虎?夏小满猛然联想起了自己晚上做的噩梦,想起了那个绿脸老人,壁虎是绿色的,那个老人.....夏小满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她迅速地跳下床,往学校外面跑去。

夏小满找到了一个香料店,挑选了几种可以驱赶爬虫的香料,又请老板把它们做成了香囊,然后把它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说来也奇怪,自从戴上香囊后,夏小满再也没有梦见那个奇怪的绿脸老人,壁虎,也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的宿舍内.....而夏小满的精神状态也好转了,

原来,从前夏小满放假回老家时,从爷爷嘴里听到过这样的一个说法——上了年纪的爬虫是有灵性的,如果人类杀了它们,它们就会出现在那人的梦中,不断地摧毁着这个人的精神和意志,直到这个人死去。不过,爬虫毕竟是爬虫,他们还是非常惧怕那些刺激性香料的,只要人身上身边放着那些香料,它们就不敢近身.....

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

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第二篇-放下

人死后是什么样子?当它们有什么放不下时,会不会回来。那些过往中突然窜到眼前的故人往事,你会相信那只是一个幻觉或是一个梦吗?

下了飞机天还没亮,离第一班城乡大巴还有两个多小时,便找了个肯德基打发时间。此时里边早已有了十多个人,但都是些风尘朴朴的旅者。或是趴着打盹,或是有随便点了个什么东西,但又担心打扰到别人,食而无味的咀嚼着,或是干脆什么都不做,静静地坐着。但他们大多和我一样都是些形单影孤匆匆而过的旅者。

若要真正算来我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旅者,只是离生我养我的故乡越近了,却觉得心里空虚、孤独。我想这次回乡给父辈仅存的大伯奔丧,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踏上这个地方,我再也不会回到这个让我愧疚的地方。

细细算来我离开这里也有十多年了,那时这里没有飞机场,也没有这家肯德基。但是谁又会想到,如今光鲜而又匆匆的地方,却是那时中规中距却又充满了青春叛逆的一家女子中学。那时我就是在这里上的中学,也是我最不敢回忆却又忍不住回忆的地方。

我要了杯热水猛灌了两口,强压制住心中的寒意和不适。有些事情,我宁愿永远不去回忆。

提前几分钟到大巴站去,到时才发现一向准点的大巴,此时却早已等候在路口,大有一开而去之势。上了大巴我便自然而然地朝最后一排的座位走去,坐下后又觉得有几分排斥,我竟是这般水到渠成,习以为常的的走到了这里,选择了这个当年我最中意的座位。本想起身换一个地方啊,可是蜂拥而上的人群却早已将这里堵得水泄不通,我也只能强忍着心里的不快,将头靠在窗子上,看着外边的过往和景色。

两旁的建筑漂亮了高了,道路宽了也新了,可路线还是老样子,曲曲折折中那些最熟悉不过的街道便出现在眼前。或是有些小巷小道的没了多了,倒也不影响。这都是当年对什么结果都不管不顾,只求心里爽快的叛逆年龄时,踏遍了,走烂了的街道。

车子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天才慢慢亮了起来。几个学生模样的人背着书包从车旁经过,我这时才想起来,曾经表姐跟我提过,当年的女子中学已经搬到了这里。只是再也不是当年的女子中学,而成了这里最著名的一所中学。

那个身影还是在我不知不觉中闯入了,我的脑中,我默默的叫了一声 “兰颖”,却早已泪流满面。我将脸压在车窗上,尽量不让车中的人看到我的异样。

这时我感到有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轻轻摆了摆头说我没事,只是有些晕车。可是肩上的推力,却不依不饶,似乎还更加野蛮了。我有些气愤地直起身体,转过头可眼前的一幕却让我有些吃惊,又有一些搞不清楚。

坐在我旁边,野蛮推我的人竟然成了我心心念念,愧疚到不能原谅自己,无法释怀的兰颖。

此时车里的场景变了,眼前的一切慢慢淡出视线,而十年前的光景却硬生生地挤了进来。那时,车小人少,破旧,却让我怀念而又有些排斥。

我一把抱住了笑得甜美兰颖,我不明白为什么当年的我会反感她如此倾城倾国的笑容。

“走开了!”兰颖粗鲁的将我推开,莫名其妙地说道:“蒋潇,你怎么哭了?你是不是犯神经了?让别人看到多不好,两个女的抱在一起成何体统。”

我双眼紧紧的看着她的脸,眼泪却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兰颖你回来了,对不起,请不要再离开我。”

“傻子,我一直都在这里哪里就离开你了!”

“可是你不是已经死了么?”说完这句话后我发现她的脸色慢慢的变得苍白了起来。她微微低着头,似乎是在竭力回想着着什么,也就十几秒后,她猛然抬起头,刚才还充满笑意的眼睛,此时空洞得看不出任何情绪。静的让我觉得有点害怕。

“是啊,我确实已死了,但你对那件事无法释怀,你想到了我,所以我来了。蒋潇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那样做吗?”

“你别离开我!”我又扑过去抱住了她,哽咽得几乎无法说出话来。

“蒋潇你怎么了?”这时和我说话的声音变了,我抬头一看,眼前一切又回到了现在,兰颖也已经不见了。我放开了被我抱着的人,擦了擦眼睛。这个人看着有些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交谈后,我才想了起来,她竟是我小的时候的邻家嫂子。只不过,后来搬了家也就再也没见过。她用人死不能复生之类的话安慰我。

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

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第三篇-第一个生还者

我二十二岁那年出过一场车祸,醒来之后就认不出父母以外的人的面容。

直到大学毕业的第二个月,夏生忽然跑来找我,那时我才发现,我竟然认得出她来。

“今天开始我得住你这了,沈陌。”

我哈欠打了一半生生被她噎住。那日她敲开我家的门,第一句话就是这样,且态度决断,说罢就要往屋内钻,我一手按住门横在她跟前,冷声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让我住下来再说。”她一脸无奈。

“我拒绝。”她那丝毫不客气的态度稍微让我反感。

“为什么?”

“不为什么。”说罢我就打算关门。

“沈陌,等一下——”她伸手拽住我,神色慌张地说道:“大二暑假的时候,咱们系组织了一次到川城的外景拍摄,你记得吧?”

夏生忽然提起这件事,真叫人有点猝不及防。

“……记得。”

我缓缓地应答,夏生却没把话续下去,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把昭然若揭的送客态度收了回来,敞开门对她说:“进来说吧。”

我们大学所在的城市并不是什么叫人叹羡的好地方,不算落后,但繁华不到哪里去,就算历经了好几年的政府改建拆迁,市镇内的小城村还是不知凡几。这边街道口还见高楼大厦林立,几米开外拐个弯儿便是一片青砖黛瓦的矮屋平房,也算是该市的一大特色。

大二那年暑假没回家,于是跟一些同是留住宿舍的学生商量组织出外拍拍外景。报名的一共十三人,我跟夏生就是其中一员,都是留校生凑的数,彼此平时都是没怎么认识的。

外景地点是城郊鞍山附近一个叫川城的小镇,集体包车前往,在川城里租借的一楼平房住宿两晚。外景最后一天,夏生因为家里有要事马上要走,便让家人驾车来接了人。隔天乘集体车回去的人在山路上出了特大交通事故,车子刹车不及撞过公路护栏翻下半山,车上的同去学生十二人有七人当场身亡。那场意外我亦身历其中,时隔两年,如今提起那情景仍旧历历在目。

我问夏生,为什么忽然说起这件事?夏生就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脸色有些发白。

“因为……我仍然见得到他们啊。”

我抬起头看她,以眼神示疑:“夏生,你得臆想症了吧?”

“连你也当我是神经病吗?”她眼中窜起几星愠火,我把烟灰弹进装着麦茶的纸杯里,陷入深思。对于自己无法了解的东西,我会表示质疑,但不习惯去否定它。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来找我也是无补于事。”

“我需要你帮忙,沈陌。”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我,丝毫不见畏缩。

姑且当是位离家出走无处投奔的旧友,毅然拒绝也太不近人情。我性子耐不住磨,她三番四次请求后,我终究是答应了让她住下来。不过事先声明了限期为两星期,期限一到,立马给我滚蛋。

“对了,沈陌。”

她忽然这么问:“那场事故除了你以外,幸存的其他人是谁,你知不知道?”

话题急转直下,我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说:“……我不知道。”

那场事故的死者名单没在报纸新闻上公布,而车祸后的我伤重卧床休养也有好些日子,根本没得知什么消息,在事故中生还的五人除了我以外,其他人均已离开了本市。

死去的人是些什么人,活下来的是些什么人,我一概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更或者应该说,这件事给我造成的阴影,是无法消弭的毕生伤痛,我没可能蠢到自己去揭开伤痂皮肉,抓把盐撒上去。

夏生在行李包里取出一信封,稀里哗啦倒出来一堆剪报和几张照片,是我们学校某些班级的毕业照。她指着照片上一个用马克笔圈起来的男生,是环艺系的同届生,“他你认识不?”

我凑过去看了一眼,说:“认识,但是不熟,也是摄影社的,叫容华。”

话一出口,我整个人僵住了。蓦地站起来,拨弄着茶几上的一堆毕业照,所有人的容颜都是一片模糊,除了那次川城外拍的时候一起去的那些人,全部认得出来,原来不止夏生……

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

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第四篇-风流总裁酿苦果

佳美公司的总裁付磊这几天很开心,老婆出国旅游了,他自由了,可以去夜总会找美女风流了。付磊很怕老婆,因为他的公司是继承岳父的,老婆才是公司的真正老板,他只是管理者。但老婆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吃喝玩乐,所以公司就交给他了。

突然手机响了,付磊一接,原来是张梅。张梅告诉付磊,她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三个月了。付磊不耐烦地说:“你怎么确定就是我的孩子?我有老婆的,不会离婚娶你,你这付模样也不值得我金屋藏娇。你打掉吧。以后不要打电话找我,我们之间完了。”

挂断电话,付磊有些心烦,自己怎么鬼迷心窍惹上这麻烦。付磊有段时间吃腻了星级酒店的山珍海味,迷上了地摊上的馄饨,因此认识了张梅。张梅是随着史嫂摆地摊卖馄饨的小市民。张梅长得相貌一般,小脸黄黄的,只是为人温柔。而付磊那段时间受老婆的气太厉害了,他就喜欢上了张梅的温柔,因此发生了恋情。

张梅是个可怜的姑娘,从小父母双亡,跟着兄嫂长大,没上过几年学,从小就跟着兄嫂摆地摊卖馄饨。兄嫂待她不好,嫂子把她当仆人使,她没受过什么温暖,因此付磊一追求她,她就堕入情网了。她以为付磊是真心爱她,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付磊对她来说,是一个新世界。

没想到付磊只是玩玩张梅而已。被抛弃的张梅很害怕,她身上没有钱,住在兄嫂家里,一旦兄嫂发现她怀孕,后果不堪设想,她会被痛打一顿赶出家门。张梅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她的生活就是跟着兄嫂从家到地摊卖馄饨。离开兄嫂,她不知道该如何生活。

张梅连打胎的钱都没有,她又电话找付磊,可是付磊不接她电话。张梅每天出去拣废品,一个月后卖了一点钱买了最便宜的打胎药,结果吃下去大出血,死在公共厕所里了。

此时的付磊正忙着在夜总会和美女风流。他不知道张梅已经死了。

这天深夜,从夜总会出来的付磊酒意酣畅,开着轿车回家,突然看到路上躺着一个婴儿,他急刹车,可是刹车失灵,他从婴儿身上轧了过来,付磊吓得头晕,这时车却自己停了下来。

付磊稳住精神下车,原以为会看到血肉模糊的婴儿,谁知道那竟是一个洋娃娃。付磊气得直骂粗口,这是谁作的恶作剧?太坑人了。

一边骂骂咧咧,付磊就上了车,开车绝尘而去。等他走了,一个黑衣的瘦小老太太走了过来,抱起地上的洋娃娃说:“宝宝不哭,宝宝不疼。”洋娃娃到了老太太的怀里,竟然变成一个活婴,婴儿哭了起来,老太太边哄边骂,她抱着婴儿走向路边的水塘。

付磊的老婆出国十几天后回来了,付磊不敢再去夜总会寻欢了,每天下班就回家陪老婆。

这天他已经睡着了,就听到婴儿的哭声,他睁开眼一看,一个黑瘦的黑衣老太太抱着一个哭泣的婴儿。付磊觉得很奇怪,他的卧室里怎么会出现抱婴儿的老太太?莫非是鬼?凉意从付磊的背后上升起,寒毛都要立起来了。

老太太边拍婴儿边说:“不哭,打下来时有些痛,下来就不痛了。”然后她扭过头来瞪着付磊说:“作孽啊,孩子好可怜。”老太太很瘦,脸上的骨头都突出,眼珠很大,瞪人的样子很吓人,她象个活鬼。

付磊躺在床上不敢动,这时婴儿大哭起来,眼睛里流出的不是泪,却是血,鲜红鲜红的血,婴儿的身体也开始流血,小身体变得血肉模糊。老太太却向付磊的床走过来,眼睛里射出凌厉的光。付磊很害怕,下意识地去推身边的老婆。

可他老婆直腾腾地却坐出来说:“打胎真痛,吃打胎药的感觉真不好。”付磊定晴一看,那哪是他老婆,分明是张梅。

张梅扭过头来,对付磊说:“我死得好惨啊,为你打胎死的。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要招惹我?”

付磊已经毛骨悚然,他看着张梅那张惨白的脸说:“你已经死了吗?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张梅冷笑道:“你当然不知道我的死讯,你根本不关心我。”说完话,张梅扑过来掐住付磊的脖子。付磊感到张梅的指甲深深陷入他的肉,好痛。张梅狠狠地说:“你痛吗?你知道打胎更痛吗?”

付磊喘不过气来,不一会儿就昏了过来。

等付磊醒了过来时,老太太、婴儿、张梅已经不见了。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原来是他的老婆,他的老婆说她在巴黎玩得很开心,想去夏威夷住一个月,让他好好在家等着。

原来他的老婆没有回家,那前几天回家的女人是谁?

付磊这才明白是张梅的鬼魂在作怪。从此后,他精神恍惚,直到某天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

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第五篇-几点了?

听说了么,如果晚上坐电梯,如果有人问你几点了,千万不能回答,小凌对着正在看鬼故事的小璇悠悠说道

“啊?为什么不能回答啊,”小璇放下鬼故事准备听小凌开始胡说八道了

小凌一副说书的架势“你不知道呀,记得那是一个小区,有一个女生下班回家,她家住楼上,打开电梯发现里面有一个人在里面,她也没有多想,电梯缓慢的上升着,突然那个人问了一句,几点了?”

那个女孩也没在意,就看了一下表说,九点四十五了,那个人对她说了句谢谢,等电梯开了,那个人就走了

小璇见小凌不再说了便催了起来“后来呢,后来呢”

小凌阴森的说着“后来呀,那个女孩在第二天晚上死在了电梯里,电梯出了事故,等到救援来到的时候,却发现她的表正好停在了九点四十五分,”

小璇开始后悔了,因为她上班回家正好是晚上还完做电梯“小凌,你说这个是不是真事?”

小凌扑哧一笑“当然是假的了,对了,现在几点了,我得去找我男朋友了,”

小璇白了她一眼“都一点多了,咋了?要和你对象亲热一下?”

小凌站了起来“去死啦!”

第二天小璇吃过午饭去楼下取了快递准备做电梯回家,突然就想到了那个鬼故事,小璇晃了晃头“别自己吓自己了”

进了电梯,在电梯关上得那一刹那,有一个人快速的挤了进去,然后一脸抱歉得问小璇“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对了,我手机忘带了,可不可以告诉我,现在几点了?”

小璇猛一颤“我,我没带表,不好意思,”

那个人叹了口气“这样啊,我告诉你吧,现在一点二十五,距离你死,还有两分钟”

小璇慢慢的往后退“你,你是谁,我记得我没有回答过别人几点”

电梯里的灯忽闪忽闪“你忘了,我可没忘,好了,只要你一死,我就可以轮回了,不过你要代替我找到一个替死鬼哦,记住下回长点心,不要以为只有晚上才可以,白天一样,还有,时间到了”

电梯像是失重,一直坠了下去,小璇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小凌

咳咳,该死我竟然会感冒,一个男的坐着电梯抱怨道

这时一个女的走了过来,诡异的对他说“先生,现在几点了?”

“哦,四点半”

“谢谢你,”

作者寄语:现在几点了?

以上就是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9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