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于校园鬼故事的小说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有关于校园鬼故事的小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另类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有声、十大校园鬼故事、校园经典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有关于校园鬼故事的小说第一篇-生魂回魂记

编者按:文字语言诙谐,读来颇有轻松之感,故事情节有开端的平淡渐至跌宕,不由牵引读者的眼神静待故事发展。而作者对人物性格的刻画,选择了反面描写的方法,让读者从中去揣摩主人公真正的一面。譬如说文中的“我”看似一副事不关己,生活毫无章节可言,可是灵魂背后却是有着另一层悲苦的。这篇文字开端也成功的营造了一种摄人心魄的意境,与文章结尾相呼应。另友情提示还请注意省略号的正确用法……

【爱哭鬼?】

“呜呜呜呜……”那个惨兮兮的哭声又开始一波强过一波地冲击我孱弱的鼓膜了。

连续三天,凌晨三点一过它就呜呜咽咽个没完没了。

“疑心生暗鬼,软弱的心灵才会让人看见愚蠢的幻觉!”我大声说着,一个“肥鱼打挺”起身上厕所。

不开灯可以省0.00303335度的电,也就等于省了0.00163801元的人民币,也就离我梦寐以求的PSP又近了一步!

这样坚持下去的话,PSP就不再只是梦幻了!想到这儿,我忍不住“嘿嘿嘿嘿”地笑了起来,笑声交织进哭声里,诡异至极,硬是掐止了我的笑筋。

“真扫兴!”我忿忿不平的扁了扁嘴。

走到厕所门口,我“邦邦邦”地跺着地板发出警报,温馨提示我心爱的宠物小强闻声后速速闪开,否则将枉死于“古董级”的大拖鞋之下。

没有错,小强是蟑螂。

他很不一般,他大到都能飞了。

每天就吃吃垃圾,爬着玩玩就可以了,真是个自由自在的家伙!羡慕死我了!

重新在床上躺下,我禁不住佩服自己的摸黑能力。

正当我逐渐向周公老爷爷飞去时,那个碜人的哭声像升级似的提高了百倍的分贝!

其实我并不害怕什么“爱哭鬼”,只是这个哭声响得就像贴着我的耳朵哭一样,很近很近的感觉,仿佛一扭头就会看见一张脸似的。它一直“呜呜呜”的哭嚎着,凄凄惨惨戚戚,分不清里面夹杂的是哀还是恨。

不过好在我神经没那么大条,想象力也不够丰富,所以除了觉得很吵以外也没什么可困扰的。

“爱哭鬼!如果你真的很想哭,就请继续吧,反正我一个人住,我批准你了!晚安!”我大方的说着,很快就顺利拥抱了周公老爷爷。

有关于校园鬼故事的小说第二篇-再来一瓶

☆楔子

某个冷饮摊前,几个大学生。

“来四瓶绿茶!快。看看中奖了没?”

“中了,中了,再来一瓶!”

“真点背,又没中……”

“哈哈,我都连续中了好几回了!”

会不会有一天,你不再期待“再来一瓶”?

☆助教种种

本人。李小东。男,E大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博士生在读,目前助教。

说是助教。在人才济济的E大生物系,还不是个可有可无的龙套角色,每天被专家教授们呼来喝去,俨然小勤杂工。无非是准备实验器具、记录实验数据之类的零活,还不能让人看出有什么情绪。否则又要被认为是态度不端正了。总之。在各种圈子里。都有各自潜在的规则。不管你是才高八斗还是一无是处,都一视同仁。

系主任赵教授是个古怪的老头,五十出头,德高望重。平时热衷于搜罗各地新发现的古生物化石,就算不能搞到手研究一番,至少也要通过各种渠道掌握到比较全面的信息。他也喜欢养一些非常规的“宠物”,美其名曰,研究需要。比如一条从走私团伙手里救下的幼年海豚,这条海豚患有白化病,通体皮肤呈现罕见的粉红色;再如一条双头的竹叶青,一般连体蛇都活不了多久,这条蛇却养了好几年了,翠色欲滴的;不仅会说话还会唱流行歌的蓝紫色金剐鹦鹉;比起蜇人更偏爱发光的水母……

赵教授是我的导师,据说凡是他看好的学生都错不了,现在看看倒也不一定。

除了给我讲述“当年勇”,就是教我如何侍弄他的宠物们。在他面前。我不再有优等生的光环,谦卑低调得连我自己都觉得惊讶。可是每每想抱怨他大材小用的时候,都会想起学长刘大海去沿海T市之前嘱咐我的话:“绝对地服从赵教授。你会得到一切你想要的。”

听起来像在哄骗小女生。

信他还不如信南非世界杯的预测大神。章鱼保罗。

可是我目前所处的尴尬状态,连露面的机会都没有,除了绝对顺从地帮他照顾那些长相奇怪、癖好奇怪的小家伙们,还能干什么呢?好歹能保住这个可有可无的职位。不用父母接济了啊。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这么不争气地想。

虽然系里的前辈们总说。李小东术业专攻,人又聪明。将来没准会成为E大最年轻的博导。可我自己清楚,连希腊神话都比“李小东会成为博导”更能令人信服。

看到希望是在一个阴天的午后。当时我正穿着简易潜水服。在粉色海豚所在的豢养区水下清扫,长时间的接触我已经习惯了空运过来的海水成涩腥苦的味道。赵教授不知什么时候来的,不声不响地站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冷不丁见个人杵在一旁还真不自在。

“老师。您怎么来了?”

“小东,干得不错,我果然没看走眼啊。”他若有所思地扶了扶厚重得猜不出度数的近视镜,继续问道,“你今年多大了?明年博士就毕业了吧?”

我点点头。“二十五了。”

他笑笑,让人觉得即便是古怪的教授,也会是个慈祥的老者。

“小东,T市最近出现了一条神奇的章鱼。刘大海说那边缺人手,遇到了点麻烦。这样吧,我派你去增援,当然了,任务完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以玩笑似的口气谈前途,我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

而从他的口中,我终于明白了学长调任T市海洋馆协助研究工作的真正目的,居然是为了一条章鱼!我有没有听错,那可是一直被我视为榜样的学长啊,究竟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我疯了!

“小东,这个实验楼里饲养的动物,个个都是极品,是我们系的专家们历尽千辛万苦从世界各地带回来的,这也就是我们E大保持领先的原因所在。他们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他顿了顿,接着说,“怎么样,区区一条章鱼而已,没有毒性也没有攻击性,把它带回来就行。你是我最器重的学生,你可是众望所归啊,未来最年轻的博导,”他顿了一下,“别让我失望。”不可否认。赵教授句句在理,这笔交易怎么算都不亏。

何况我听到了久违的认可。为了E大。为了自己。为了赵教授说我是他“最器重的学生”。被需要的感觉,很久没尝过了。真好。

就这样。我只身前往T市,去找那条不知道在何处的章鱼。

幸好学长也在那里,怎么说也算有个照应。

有关于校园鬼故事的小说第三篇-命运连环

甩不掉的钱包

身后并没有脚步声,但是慕容静明显感觉到:有一只冰冷的手搭上了她的腰,而且在缓缓地向上移动着。慕容静心里一紧,她猛地回头。正迎上一张孩子无辜的脸。那孩子眨着一双大眼睛,一只手还搭在慕容静的腰上,另外一只手则举着淡绿色的钱包:“姐姐,你的钱包掉了。”一股寒气突然涌上了慕容静的心头,她一把抢过孩子手里的钱包,连声谢谢都没有说,抛下了一个白眼转身就走。“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素质啊!孩子拾了她的钱包连句谢谢都没有,还被她瞪了一眼……”围观的人对慕容静的态度都很不满,纷纷指责起来。

此时,慕容静只顾着向前走,丝毫辩白意思都没有——宾实她不是那么没有素质的人,只是这个钱包来头太大了,她心里苦啊!

原来慕容静除了“大学生”这个身份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特殊的身份——她是个贼。

前不久,慕容静像往常一样在繁华的大街上故作闲适地散步,希望寻找个别警惕性低的人捞他一把。正在这个时候,慕容静看到有个女人慌慌张张地在路上走,口袋里有个淡绿色的钱包露出了半截儿。慕容静心中暗喜,紧走了两步,用绝佳的角度挡住了路人的目光,两只手指一拈——钱包到手了!被偷的女人丝毫没有发现自己钱包丢了,她慌慌地过了马路,像是在逃避什么。突然,一辆越野车飞驰而来,把过马路的女人直接撞飞起来。慕容静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刚刚还活生生的女人现在已经趴在马路另外一端动也不动,黑红色的血从她的身体里流出来,她显然是活不成了。而慕容静的手里,还拈着那个女人的钱包。

淡绿色钱包此时显然有些让慕容静为难了,她躲到暗处打开钱包,里面有一千多块钱,还有一张身份证的复印件,慕容静牢牢地记住了身份证上的名字:胡晓帆。

慕容静对着胡晓帆的脸多看了几眼,以示哀悼,然后抽出钱,把钱包丢进了垃圾桶。

慕容静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然而她想得太简单了。回到宿舍的当天晚上,慕容静一推开门,就发现宿舍地上有个淡绿色的东西,拾起来一看,居然是胡晓帆的钱包!

慕容静急忙翻开,其中胡晓帆的照片正对着她冷笑着。

慕容静吓坏了,她急匆匆地把钱包丢到了宿舍楼外的垃圾桶里,然后心惊胆战地回床上睡觉。结果,次日清晨慕容静一翻身,那个淡绿色的钱包又出现在她的被子上了!

完了!这个钱包是甩也甩不掉了。刚刚慕容静故意把钱包带到马路上去,挑个繁华之处丢掉了钱包,谁知道,身后的小孩子居然好心地把钱包还给了慕容静。所以,慕容静当然对孩子的态度很恶劣了。

此时,她捏着口袋里的钱包慌乱极了,偷东西已经有几年的历史了,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偷了死人的东西,甩也甩不掉,现在慕容静应当怎么办呢?回到宿舍里,慕容静一眼就看到了唐雪正坐在床上看一本名叫《玄学大师》的书。

平时慕容静一定会嘲笑唐雪封建迷信的,可是此时,突然觉得唐雪就是她的救星。于是她吞吞吐吐地问道:“唐雪,如果我被死人的东西缠上了怎么办?”“啊?”唐雪从书中抬起头来,“你被什么东西缠到了?具体说说。”慕容静当然不能和唐雪说自己是偷东西被缠住的,她坐到了自己的床上支吾了半天也没有说清。唐雪看她为难,于是说:“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你看看你和故事当中的主人公像不像。”

慕容静急忙点头,唐雪就讲了起来:故事发生在某个大学里,那大学和慕容静唐雪所在的大学一样,是两女生同屋而住。有天晚上,左床的女生突然下床来,她摸着黑找到了一双拖鞋,也没有仔细辨认就迷迷糊糊地推开宿舍门走了,也许是上洗手间吧。然而,左床女生走的时候没有把宿舍的门关好,早就藏在走廊里的一个男生闯了进来,用一根绳子勒死了右床女生。原来,这男生追求右床女生很久了,却一直没有得到同意,由爱生恨,早就想要寻找一个机会报复了。

当左床女生迷迷糊糊回来的时候,她什么都不知道,脱下鞋子就要睡觉。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脚上穿的,其实是右床女生的拖鞋。

“你听明白了吗?左床女生穿着右床女生的拖鞋,在她错穿拖鞋的这段时间右床女生死了。所以从此以后左床女生就被那双拖鞋缠住了,那拖鞋怎么丢也丢不掉,可吓人了。”唐雪说道。

慕容静听得心里一惊,这和自己的经历太相似了!自己不就是拿了别人的东西,而别人恰在这个时候死了吗?慕容静急忙问:“这可怎么办呢?把东西还回去行吗?”

唐雪想了想说道:“这可不好办啊。死人一般不着急要回自己的东西,她会想方设法把这样东西留在对方身边,然后找机会害死对方。这是一个规则,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这下子慕容静可吓坏了,她急忙从床上跳下来,踩着拖鞋扑到唐雪的面前:“唐雪,你这方面知识多,帮帮我嘛!”唐雪闭上眼睛想了很久,然后说道:“办法也不是没有啊。你应当找到那个死人,然后了解她生前有什么愿望。帮她实现愿望,她就不害你了。”慕容静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现在也许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了。为了摆脱那个可怕的钱包,慕容静只有想方设法了解胡晓帆的愿望,然后帮她实现。

正在这个时候,唐雪笑嘻嘻地指着慕容静的脚说:“慕容静!你穿错了拖鞋,你穿的是我的拖鞋。不害怕吗?”慕容静一低头,脚上果然是唐雪的拖鞋,想到刚刚唐雪的故事,她也吓了一跳。

有关于校园鬼故事的小说第四篇-厕所的幽灵

这是那次晚上在师大打羽毛球时的事。AH在打到一半时忽然想上厕所,便一人跑到那座教学里去了。夜晚寂静的教学楼里空无一人,A

H刚一走进厕所,就听到好像有人在叫着“打不开呀……”“打不开呀……”。声音是从最里面的一格传来的,AH走过去问到:“谁呀?谁在里面?是门打不开吗?”那声音还在继续“打不开呀……”AH伸手一拉门,门嘎吱吱地开了。AH边将门拉开边说道:“什么呀,这不是打……”里面空无一人!吓得AH啊的一声大叫,连滚带爬地跑回了球场。众人议论纷纷,TYF大声说道:“一定是那个传说的厕所鬼魂——RCZ!听说他是在学校的厕所里心脏病发作,门锁坏了,打不开厕所门,结果就死在了里面!”“都是胡说八道!”FZY反驳道,“这世上哪有鬼?!我才不信呢!”众人决定一起去看看,便一起来到了那间厕所外。进去一看,却什么也没有,FZY得意洋洋地说道:“我说没有吧!肯定是AH耳鸣!”大家看什么也没有,就都纷纷埋怨起AH谎报军情,又都回球场打球去了。TYF拽着FZY说道:“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想上厕所。你可千万别走啊!”FZY只得站在门口等。待TYF进去后,FZY忽然想捉弄一下他,便哑着嗓子叫道:“打不开呀……打不开呀……”只见TYF立即提着裤子跌跌撞撞怪叫着蹿了出来。FZY指着TYF哈哈大笑“哈哈哈哈……裤子都没穿好就跑出来啦!哈哈哈哈……是不是还尿裤子啦?!”TYF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个臭小子,我会报仇的!”然后气哼哼地去别处上厕所了。FZY乐够了后,忽然也想上厕所,便走了进去。他刚一进去,就听到最里面那格传来凄惨的叫声“打不开呀……”“打不开呀……”FZY嘲笑道:“TYF!你还想反过来吓我?!是不是从窗户爬进来的?!你也够有瘾的啊!”说着一把拉开那格的门,只见里面蹲着脸已因痛苦而扭曲变形的RCZ瞪着充满血丝的一双比茶杯还大的眼睛对他喊到:“打不开呀!”FZY骇得大叫“哇啊啊啊啊啊!!!”瘫坐在了地上。RCZ瞪着他嘿嘿嘿地冷笑几声就化做一阵烟消失了。大家闻声赶到时,只看见FZY呆呆地坐在地上,裤子湿了一大片……

附:妖怪大百科——厕所的鬼魂

在这儿介绍几个关于厕所的奇怪传说吧!

一、

白的手:在厕所解完手后,感觉有什么在摸自己的屁股,感到很奇怪,回头一看,只见从便器中伸出一只青白的手,于是吓得就想跑,可门却打不开了。于是人被拉进了便器中。

二、

红的外罩坎肩:在某个学校的厕所中,经常传出这样的声音:“穿上红色外罩坎肩吧”,然后不停哆嗦,最后大吼一声“要你穿上你就穿上”,然后砍下头把人杀死。衣服被血染得通红,就好像穿着红色外罩坎肩一样。

三、

给我纸:深夜在学校,从厕所传来“给我纸”的声音,当人带着纸赶去准备给他时,打开门,却看见一个满身是血的人说“不是要纸!是要你的命!”然后拉住你的头发,把人拉进便器之中……

怎么样?大家也许在哪儿听过吧?其它有名的传说还有很多,厕所因为用水,所以很容易使鬼魂在那儿出现。而且以前厕所都是粪池,有很多孩子都是掉进粪池死去的。

再给你一个最后忠告:晚上起夜去上厕所时,绝对不要让自己的脸映到便器中的水中,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样子就是你死的样子。如果是老人倒还无所谓,但如果是你现在的样子,那么你的寿命……

有关于校园鬼故事的小说第五篇-功德灵

意外之举

这一天,何曦步履轻快地走向学校。一路上他遇见了不少同学,相谈甚欢,甚至还顺便扶了一个老奶奶过马路——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平凡而美好。

然而,放学后何曦刚走出校园,一个黑影便将他推入了胡同,紧接着便压了过来,一把捏住了何曦的脖子。何曦反应过来时,几乎被吓得崩溃了:一只血淋淋的黑手死死地扣住自己的脖子,如蓬草般杂乱的头发盖住了自己面前那个黑影的身体。紧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那头发中慢慢地探了出来,离他越来越近。

何曦大声惊叫,试图挣脱它的控制,却失败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何曦感觉到脖子上的压力猛地消失,那黑影像是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一样,迅速向后退去。

他抬头一看,只见胡同口站着一个人。那人手中拿着桃木剑,飞快地刺向黑影。黑影向一旁躲闪,却被那人用另一只手拦住了去路。紧接着那人将一张橙红色的符咒贴在了黑影的身上,喝道:“大煞无魂,阴阳皆散。”

黑影的身体猛地烧了起来,一声凄厉又骇人的低吼传了出来。紧接着它向胡同外冲去,一眨眼的工夫就消失了。

何曦一动也不敢动,直到那人将桃木剑收了起来,望向了他,他才小心翼翼地回看了过去:那是一个年轻的女生,从外表上看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只是眉宇间的戾气能让人后退三分。何曦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对她鞠了个躬:“谢谢大师出手相救!我……”还没等何曦的话说完,女生突然走了过来,拖着他就往回走,一言不发。

何曦被带入了一间空教室,坐了下来。女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缓缓地开了口:“你是不是前一段时间出过什么意外?”

他想了想,点头答道:“我几天前出门遇上了车祸,但挺幸运的,只碰到了一下头。”说到这儿何曦突然顿了一下,叹了口气,“就是那司机师傅去世了,也是伤了头部。”

女生仿佛并不意外,只是皱了皱眉头。何曦看着女生,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一样:“大师,你连这个都能算出来!那您能不能帮我看看,我是不是惹上什么东西了?”女生无奈地看了何曦一眼,开口说道:“我叫庄唯,不是帮人算卦的,只是会驱鬼。”

说罢,庄唯突然诡异地看了何曦一眼,小声在何曦耳边说道:“不是你惹上鬼了,而是你自己在车祸那天,就已经死了!”

接二连三

何曦被这句话震得从椅子上摔了下去,慌张地盯着庄唯,颤抖着说:“真的吗,那我现在就是鬼了?”何曦越说越慌张,好像要哭出来一样。庄唯看着他,叹着气摇了摇头:“你要是鬼,那你就跟刚才那黑影一个下场了——我说什么你都信,还真是善良啊!”

何曦松了口气,但还是紧张地看着庄唯。庄唯继续说道:“出车祸那天本来你也难逃一死,但因为你功德太厚,被放过了。”何曦一脸疑惑地看着她,一副完全听不懂的样子。

“人在做了好事儿被别人感谢之后,那人的一点儿阳气就会附着到做好事之人的魂魄里。这种外来的阳气可以让魂魄在身体里更加稳固,难以脱离肉体,也就是说会让人变得不容易死——这就是所谓的魂印。当然,魂印也有其它来源,也会因为一些因素失去它,只不过那是我们修道之人的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庄唯耐着性子解释了起来,“那天的车祸,本来你也得死的,但因为你的功德积攒得过于深厚,魂印太多,魂魄就被强行留在了体内。”

何曦仿佛明白了一些,追问道:“我懂了,就是说我做的好事很多,所以没死成,躲过了一劫?”何曦嘀咕着,像是明白了一样,“原来真的有这种说法啊,积德保命什么的……”

庄唯点了点头,打断了何曦的话:“所以同样是碰到了头,司机死掉了,但是你没事。不过你现在也因为体质变得特殊而惹上了很多麻烦,比如说会有刚才那样的,甚至更可怕的恶鬼找上你。没遇见危险时的魂印是藏在魂魄最深处的,但等你需要保护时,魂印都浮在了魂魄表面,紧紧地抓住你的肉体,让魂魄不会飞出来——这样的魂魄叫做功德灵。只要将这种特殊的魂魄吸收掉,那这魂魄上的‘功德’就全都归吃它的人或者鬼了。”

何曦无奈地说道:“他们有了功德又会怎样,我对他们来说真的这么抢手吗?”庄唯继续说道:“功德是判定一个人死后是否受刑罚的标准。你功德满满,死后不会受任何刑罚,而且会投一个好胎;但如果是劣迹斑斑、功德为负的人,不仅要下地狱,而且可能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何曦哭丧着脸看着庄唯:“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厉鬼什么的我也对付不了啊。”

庄唯点了点头,看着此刻低着脑袋的何曦:“所以我暂时会帮你,但不是无偿的……”还没等庄唯说完话,何曦立刻拼命地点头:“你要什么我都给!”庄唯扫了一眼,冷哼一声:“如果我要你的命,你给吗?”

他被噎得说不出话,刚想说些什么,突然听见教室的玻璃发出巨大的响声,转头一看却没发现任何异常。庄唯将桃木剑紧紧地攥在手里,神色紧张地盯着窗户。

出乎意料的是,就在两个人紧盯窗户之时,身后的门猛地被撞开,冲进来一条黑影,飞快地贴在何曦的后背上!

以上就是有关于校园鬼故事的小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关于校园鬼故事的小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6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