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恐怖的校园短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最恐怖的校园短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超短的校园鬼故事、十大最恐怖校园鬼故事、关于校园鬼故事、校园有声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最恐怖的校园短片鬼故事第一篇-人体解剖学 作者:淡淡的蓝

在没有转行做药品销售经理之前,我曾是医学院的一名解剖学讲师。我转行,并不是我在这一行干得不好,事实上,我的课上得相当出色,如果我没有放弃,我想现在大概可以升到了副教授的位置上。

迫使我离开大学讲台的是心理因素,因为,我讨厌死人,惧怕死人。那是一种深不可测的恐惧,就像一枚会流动的寒针,从你的脚底心钻入,通过血液循环在你的体内游走,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达心脏,可能是半年,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一分钟。同样,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再来,但我感觉,它离我不远,它还在某处窥视着我,随时等着杀我。

事情还得从三年前的一堂解剖课谈起,对于学生来说,也许这节课是他们一生中最难忘的一课,因为第一次现场全尸解剖总是给人极其强烈的印象,我已经强调要做好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人呕吐了,在之后的三天内,很少有人去食堂买肉食,特别是炒猪肝之类的荤菜。

这次的尸体是一名年轻女性,这在医学院是个异数,因为尸体的奇缺已经成了各大医学院校共同的难题,得到的尸体大多是年老病死的,器官都已衰竭。就算这样,全尸解剖课常常还是一推再推。因为按地方的习惯,既使病人生前有志愿献身医学事业,死者的儿女也往往不允许,认为是亵渎了死者。所以,每一具尸体都是一次难得的实习机会,年轻新鲜的更是极其珍贵。

女尸静静地躺在解剖台上,课开始之前,尸体上一直盖着白布,我照惯例向学生讲了注意事项,以及尸解在医学上的重要性,最后要求他们以崇高尊敬的态度来看待尸体。学生们的眼光既好奇又有点恐惧,但谁也没出声,像是等着一个极其严肃的时刻。

白布掀开了,学生中间发出几声轻微的唏嘘声。这是一具很年轻的女尸,大概只有二十五六岁,听说生前是一名秘书,因为感情问题而割腕自杀,她的朋友从她的遗物里翻出一张捐献遗体的志愿书,是学生时代填写的。年轻人一般很少会考虑这类事情,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志愿?也许永远是个谜。

她并不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眼眶有点下陷,可能在她生前的一段时间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她闭着眼睛,神态很安详,就像熟睡了,完全没有一般尸体僵硬的死相,也许死对她来说真是一种解脱。

最恐怖的校园短片鬼故事第二篇-校园诡谈之宠爱

1

都说养猫的男人会比较“娘”,这句话在曹安身上却没有半分应验的迹象。曹安养了四只猫。但他很Man,是那种血气浓重又不乏沉稳的魅力男。二十出头便坐上销售主管的位子,靠的是他的不懈努力,但不可否认,好的相貌是一张王牌,任何时候都是成功的助推剂。

曹安开车来学校接我的时候,寝室里的姐妹都羡慕地瞪大眼。尤其是白小仙。她在我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下:“又要抛下我们去投怀送抱了?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别瞎猜,只是朋友而已。”我这样说着还是满面微笑地迎上去,和曹安一起上了他的帕萨特后才从车窗里对那三个表情各异的丫头挥挥手告别。

曹安追我已有两个月,但我们的确还只是朋友。不是没有心动,只是明白适当矜持才能让男人觉得你并非唾手可得。而来之不易的缘分往往才会更为珍惜。虽然书才读到大三,但爱情真经我还是念得熟练的。

曹安带我去他的公寓。说要亲手为我做一顿浪漫晚餐。他的公寓稍有些偏僻,在一栋建在半山腰的小高层里。据说这位置能从窗口里眺望到海,所以价格反而比市区高了不少。经过一截盘山路。天色已经微暗,车里放着轻音乐,身旁开车的男子侧脸英俊气质非凡,暧昧的暖风吹进车窗,这样的爱情是许多人求之不得的。

“小漠,我家里猫多,你不介意吧?”曹安转过头来问我,微笑的尺度很恰当,不谄媚也不耍酷,是学校里那些同龄男生所不具备的成熟风度。

“不会,我最喜欢猫了。”我说。

曹安带我上顶楼他的房间。一开门两只猫便举着尾巴迎过来,瞄喵叫着蹭他的脚,曹安一边引我进去一边抱起一只白色的长毛猫,那只猫应该已经很老。体积很大。牙齿有些黄,一蓝一绿的鸳鸯眼微眯着,看得我发瘆。但它偎在曹安怀里却很乖顺。任主人抚摸着脊背一动不动。曹安真是难得的好男人,那只老猫白色的长毛在他的阿玛尼上粘了一片他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爱动物的人心地从来不会坏。

“这几只以前都是在外流浪的野猫,有一只黑猫被救回来时一只眼已经瞎了。”曹安怜惜地说道,眼神环顾了一周似乎在找什么。“小漠,你先随便坐一下,我去抱黑子给你看。奇怪,它每天都要在门口等我的。”最后一句他是暗自嘟囔的,我还是听出了他声音里有莫名的不安。然后我听到一声哀号。那是迄今为止我听过的最惨烈最痛苦的喊声,若非亲眼所见,我定不会相信那声音是发自沉稳内敛的曹安。

我冲进他的卧室时曹安正跪在地毯上,浑身颤抖。他抱着自己的脑袋双眼血红。他的白色床单上是一摊暗红色的血,一块黑色的皮毛被裁成小马甲的样子,精致得变态,那只孤零零的黑色脑袋端放在枕头上,一只深绿色的眼睁得很圆,另一只却结成一道黄棕色的恶心伤疤。它的视线正对着门口。似乎有恶毒的怨念冲出眼球。七零八落的四肢在床单上摆成一颗心。长长的猫尾居然做成了丘比特之箭,箭尖滴着血和拉扯在一起的内脏。

我终于忍不住跑出去吐了起来,那只白色的老猫悠闲地从我身边的钢琴上一跃而过,我这才发现它肚皮底下的毛都被血染成了红色。

最恐怖的校园短片鬼故事第三篇-笔仙缠身

午夜。

整个校园一片宁静。

504寝室里,一束手电光四处照射,终于,暗了下来。

“老师走了。”睡在离门口最近的佩环开口了。

我坐了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支笔和一张白纸。

上铺的七七和莉儿也下来了,加上我和佩环,刚好4个人。

和我脚对脚的铺位是没人的,白天我们早就在上面铺好了被子。

寝室里其他的三个人都已经睡着了,发出均匀地呼吸声。

我们四个勉强挤在了那张小床上,把笔和纸放在四人的中间。

“几点了?”七七问我。

我打开夜光手表,回答道:“还有十分钟12点。”

”现在开始不会影响游戏效果吧。”莉儿问道。

我说:“无所谓,关键是心要虔诚,那就现在开始吧。”

我们四个女生四只手握着同一支笔,开始轻声的念:笔仙笔仙,我是你的前世,你是我的今世,若想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夜很安静,我们念了许多遍。

莉儿突然不念了,并且幽幽的说道:“感觉……手很疼……有什么东西抓着我一样……而且手不听使唤……啊……”

这时,一种很大的力道掌握着笔,在纸上画着圆,很圆,是用圆规才能画出来的那种圆。

“快问问题!”我保持住了冷静。

七七结结巴巴的说:“请,请问,这次数学考试,我能不能过,如果能,请,请在纸上画圈。”

一个圈画了出来。

七七的数学一向很烂,这次考试很重要,如果她过不了,她肯定会被老师请去办公室喝茶,所以这次考试她之前下了很大功夫,我就觉得一定能过,果然过了。

七七很高兴,高兴到放开了手。

可她忘了我们。

我在玩笔仙之前千叮咛万嘱咐,玩完笔仙千万不能一个人先放手,因为笔仙是用四个人的气息凝聚起来的,她先放了手,就相当于赶笔仙走,可是如果把笔仙请来,不好好请走的话,这四个人都会死。好好请走的意思就是,四个人小心翼翼的握着笔把笔放到纸上,然后大家一起说笔仙我们的问题问完了,您请走吧,谢谢您。

然后另外两人也放开了手。

我小心翼翼的把笔放回去并且说了句对不起。

纸上那两个圆格外显眼。

那支笔被佩环放到了一个没人用的柜子里。把纸给烧掉了。

我们都各自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是被七七的尖叫吵醒的,我们看见她的枕头边上有那支笔和昨天那张纸的灰烬。

我记得灰烬早丢在垃圾桶里了,

她床边的墙壁,有用红色颜料写的“警告”两字。

后来我们寝室屡屡发生怪事,比如3号柜的东西被放到5号柜,5号柜的东西被放到6号柜,吃到一半的巧克力出现在垃圾桶里。一开始大家以为是恶作剧,可后来根本查不出是谁做的!

后来闹了一阵子,直到七七出了事,被一辆摩托车撞了,不过伤得不重,寝室里就再没闹过事。

其实,我知道是因为什么。

那次七七先放了手,可她没把笔仙请走,所以那些怪事是笔仙的警告,直到七七出了事,笔仙“报了仇”,就不会再有怪事了。

最恐怖的校园短片鬼故事第四篇-灵异短信

“哈哈哈,你又上当了!”玥馨邪恶低俗的恶作剧又达成了。被欺负的意姗本应该照常忍气吞声的——这已经是高中开学来的第七次了,她也习惯了。可今天,她反常地怒了。也许因为,今天的性质不太一样——今天是学校的联谊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捉弄,总是不能叫人忍受的吧。

意姗转身想走了,却被玥馨一把拉住:“喂喂,干嘛,想走啊?今天可是联谊会你别忘了。再说,谁不知道你意姗蠢得无可救药,怎么,今天还生气了啊?”此话一出,全场哄堂大笑。玥馨的几个“姐妹”也装腔作势地嘲笑她,仿佛她是天生就该受人虐待的。

……

“啊——”午夜,偷偷逃出宿舍的几个高中生看到了无比惊悚的一幕:一个女生,披着长发面带恐怖的平静的微笑,从教学楼上飘然坠下,落在地上。正巧,玥馨就是目击者之一。也正巧,玥馨认了出来,那是白天受过自己欺凌的意姗。

玥馨吓呆了,直到在医院里也没能接受“意姗被自己逼死”的事实。可是现实就是这样,无情冷酷,不给任何人挽留的余地——意姗死了。她又回想起在教学楼下的那一幕:意姗冷笑着,嘴里的鲜血汩汩外流,眼睛死死地瞪着她。

……

几个月后,学校又恢复了以往的秩序,玥馨也只是微微自闭了一点而已。这天上午,玥馨独自去小卖部买水。突然手机响了,莫姗掏出来一看,却是一片空白。“奇怪,我难道幻听了?”玥馨不以为然,放下手机,继续走路。“嘟——”手机又响了。玥馨十分奇怪,把手机又拿了出来,这回是有字了,是她的好姐妹迦绫发来的:“嗨,回头,我在你后面呢!”玥馨回头,却发现后面只有一棵树,什么人也没有。“无聊。”玥馨以为刚刚也是迦绫的恶作剧,撇撇嘴,对于这个玩笑十分恼火。她给迦绫回信:“干嘛啊,真是无聊了!”可随后迦绫飞速地回信了,说的是个与刚刚毫无关系的话题:“晚上你来我的新家吧,地址已经发过去了。我们不见不散。”“好吧,晚上我要吃好吃的,别忘了给我做。”玥馨开心的答应了。

中午吃饭时,玥馨恰好碰到了迦绫。她们一见面,就心有灵犀的说了同一句话:“恭喜啊,搬新家了!”“啊?”玥馨懵了,“我没搬家啊,不是你搬家了吗?”迦绫很奇怪:“明明是你今天上午给我发短信的啊?”“不可能,别逗我了。把你手机拿出来看看!”迦绫听话地拿出了手机。上面的消息记录里显示今天她并没有给玥姗发过任何短信。“什么嘛,怎么可能呢?”玥馨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收信箱被莫名地清空了!“哼,玥馨你别总是开我玩笑了好不好!”迦绫觉得又好笑又好气。“怎么可能呢?你明明给我发短息了的!还有我的收信箱怎么被清空了!”“好啦,我还有事,先走了。下次不许再这么开玩笑了!”迦绫转身走了。

晚上。玥馨并没有去那个地方,而是和独自呆在了宿舍里。她正在看着书,突然宿舍里停电了。“总是这样,让人怎么活啊!”玥馨刚刚想起身出去,手机却又响了,还是迦绫的。“你怎么没来?我一直在等你!”玥馨生气了,回复到:“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耍我啊!这样很无聊的!”那边的迦绫回复得风驰电掣,简直不是人类可以拥有的速度了:“你食言了。我做了一桌子你喜欢的菜,你竟然没有来。你要为此付出代价。”玥馨觉得气愤,这也太神经病了吧!于是她把手机扔在了一边。“嘟——”手机又响了。玥馨不理它,径直往前走。到了外面,发现大多数同学都出来了,外面灯火通明。玥馨也把那刚刚的不愉快忘在了脑后,和同学们打闹起来。她没发现,迦绫并不在同学们之中。

“叮铃铃,叮铃铃……”玥馨的手机来电话了。她忘记刚刚已经把手机放在了宿舍,拿起电话就接了。电话的那一边传来了一阵模糊不清的声音:“玥馨,救我……我是,我是迦绫……我,我被困住了……你快来,我在……我在你上次说的……搬新家的位置……”玥馨刚想说点什么,电话却“滴——”的一声断掉了。

玥馨感觉到不大对劲,她的手机好像落在宿舍里了呀!她定睛一看,手里握的竟然是迦绫的手机!而刚刚打来电话的,是玥馨自己!她打开迦绫手机的收信箱,发现那里竟然真如她所说有自己给她发过的短信!她脊背一凉,感觉迦绫出事了。(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她跑了出去。

……

“吱呀——”玥馨推开了那栋老房子的门。里屋很暗,没开灯。她摸索着开灯,却摸到了一个软塌塌冒着热气的东西。这时“啪”的一声,电灯开了。眼前的一幕让玥馨惊呆了:自己的眼前是一桌热乎乎冒着热气的菜,全部都是自己爱吃的。而椅子上,则坐着被绑上了的迦绫。“吾……玥馨,后,后面!看……看你的后面!”

玥馨回头,竟是去世了三个月的意姗在后面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她,不,是它,眼窝深陷,嘴唇紫青,脸上毫无血色,仿佛只是披上了一张皮而已。“我说过,你会付出代价,因为你食言了。”

……

两天后,在新闻联播里播出了这样的一条消息:“某高中两名学生离奇失踪,警方正在调查,发现两名失踪者的手机收到过三条完全一样的短信……”

最恐怖的校园短片鬼故事第五篇-颤栗日记

你……

做过见不得光的事情吗?

犯过……不能弥补的错吗?

也许你不信,不论是多么小的错,都是有报应的。

我知道你不怕,那么请闭上眼……

回忆起你曾经做过什么。睁开眼……我的故事开始了————————

9月14日

今天的天气出奇的好,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微风吹在身上凉爽宜人,没想到初秋能有这样的好天气,让人的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马上就要开学了,这将是我步入大学的第一年,充满了兴奋和好奇。下午军训结束我和新室友们一边聊天胡侃一边邋遢的把行李箱里的东西随便扔在床上,一群年轻人聚在一起气氛非常的轻松和愉快。直到霍青父亲的到访———霍青失踪了,听到这句话仿佛周围的一切都阴郁了起来。霍青是我同寝的室友,家庭很富裕,父亲是政府的官员,为人骄纵脾气坏,但是没有什么心机。军训刚开始霍青就请事假回家了,现在已经快开学了他还是没有回来,可是据他父亲所说,这些天霍青并没有在家里,上周他半夜回到家一句话都不说脸色吓人,第二天早上他的父母醒来时发现霍青已经开车走了,本来他们以为他是去跟朋友聚会去了,可是他到现在也没有回家,也没看到他的车。霍青虽然总是一副暴脾气的样子但其实是个很胆小的人,很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也从不做任何危险的运动。他不可能谁都不通知,一个人就跑到太远的地方去,除非……我的脑海里开始慢慢浮现出上个星期霍青回家之前的事情。夕阳缓缓的被地平线淹没,寝室里光线开始变得昏暗,所有人都沉默着,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几个人影直直的映在苍白的墙上形状被拉的又细又长显得有些诡异。我仿佛透过窗子又看到了那张脸,惨白又肿胀,静静的站在楼下望着我。我能感觉到,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霍青的父亲离开之后大家也没有再讨论这件事,各自收拾东西陆续睡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几个小时都没睡着,看了看手机已经半夜两点了,房间里有些闷热,身上出了一层细细的汗很不舒服,越是难以入睡就越是觉得闷热,越热就越睡不着,恶性循环。盯着天花板上月光映出的树影奇形怪状的向外延伸,霍青的身影开始在我面前浮现。一个星期前军训刚刚开始三天,在家里被父母宠惯了的我们受不了大量的体育运动,每天回到寝室都是蒙头就睡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那天半夜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一个长着怪脸的婴儿爬到我身上张着血盆大口对着我大声的啼哭,我猛地睁开眼睛浑身都是汗,床单都被浸湿了,我慌慌张张的坐起来按着胸口喘着气,突然感觉背后有声音,我开始害怕起来,我太想知道身后到底是什么了,但是我不敢转身,自我保护意识控制着我不让我把自己至于险境,我开始胡思乱想,额头上的汗开始变凉顺着脸颊流下来。冷静一点,一定是那种梦中梦,是刚才的噩梦还没醒来,我这样安慰着自己,稍微冷静下来后我做好准备突然回头看向窗边,那里有一个人影还有星星点点的火光,我定睛一看,原来是霍青正穿着睡衣在窗边抽烟,“你也没睡呢?”我穿上拖鞋走过去准备也来一根,反正也是睡不着。谁知道还没等我走过去霍青突然腾得一下站了起来定定的看向窗外,我刚要开口问他干什么,他就开始后退身体也剧烈的颤抖烟头掉在地上都没注意直接踩了上去,我正要拉住他的时候他突然以非常快的速度转身冲出了寝室,我开始喊了起来,这么大半夜的他这是要去哪啊,还穿着睡衣和拖鞋。寝室里的其他人听到我的喊声也都醒了过来忙问我出了什么事儿,我告诉他们霍青不知道被什么吓着了什么都不说就往外跑,我们一起追到楼下却哪里都找不到霍青的影子,“大门都锁了,他能跑哪去啊?”我疑惑道。“可能去别的寝室了吧,他不是跟别的班的几个人总在一起,说不定又想着一起干什么没用的事儿了,别管了,都那么大人了能出什么事儿。”陈光打着哈欠一边说一边往回走,其他几个人也说着别管了跟着往回走,只剩下我自己了也干不了什么,再说刚进入一个集体,谁也不想显得不合群,于是就跟着大家一起回屋里睡觉了。可是在我终于入睡之后,我隐隐约约开始听到撞门的声音,我心想着别是霍青回来了没带钥匙,于是起床准备开门,但是起床之后发现并不是撞门声,那有规律的撞击声好像是从楼下传来的,这时候已经大概凌晨三四点了,天已经有些蒙蒙发亮,我趴在窗边向外张望发现一辆白色的宝马m6,整辆车缓缓倒车然后突然加力向前撞向前方一个小型的假山,然后再次倒车每次都发出沉闷的撞击声,我眼看着保险杠已经松脱了引擎盖也开始有烟冒出来,这是在干什么?这样下去里面的人会死的!我立刻打开窗开始向楼下喊:“喂!!!快停下!!!!”我喊着喊着突然注意到,这辆车怎么这么眼熟,我们的学校是新校区附近连住宅楼都没有哪来的跑车?这不就是报到那天霍青开的那辆吗?“喂!!霍青!!!!”我的喊声再一次把其他室友吵醒,睡在我旁边的张文看到我在向窗外大喊于是揉着眼睛向我走过来也努力向下看着:“你怎么又在喊霍青了,你们两个是相爱了还是怎么了,这大黑天的你都能看见他?”他说完拍了拍我又准备回去继续睡了。“可是,你看,他的车,”我一边说一边指向窗外,可是,为什么,窗外安静的只能听到蛐蛐一声一声的鸣叫,对面的河面一点涟漪也没有,他的车去哪了?

以上就是最恐怖的校园短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最恐怖的校园短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23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