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5篇

本文5个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简短鬼故事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英文、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哄女朋友简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

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第一篇-夜半戏声

我老家那里以前有一个电影院,坐落在小村庄里,是我们上学的必经之路。九几年的时候突然荒废了,之后就一直空着。之所以会荒废,是因为和一个女人有关!

一个唱黄梅戏的女人,不知道是哪一年了!电影院和安庆一个戏班子签了合同,要在我们这搭戏台唱半个月的黄梅戏。戏班子来的那天,小镇里格外热闹,老的少的都赶着过来瞧新鲜。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叫阿红的女人。长得很漂亮,笑起来很迷人。戏台在电影院搭好了,当天晚上人山人海,从四面八方村里赶来看戏的人,把电影院塞的满满的。

看戏的,卖瓜子花生汽水的,吆喝声,叫好声,充斥着整个影院。那天晚上我也去了,戏班子唱了黄梅戏名曲女驸马。阿红扮演的就是女驸马,演的很棒!半夜散场了,老少爷们在回家的路上,还在议论着演女驸马的那个女人,戏唱的好,张得又漂亮…就这样直到最后一天,每天晚上都有很多人过来捧场!

其实大部分人,都是冲着阿红来的。男人嘛,谁会不喜欢长得漂亮的女人?戏班子离开了,可是怪事发生了!

有一天夜里,电影院传出了女驸马的戏声,听声音就是阿红的!戏班子都走了,怎么还会有人半夜唱戏呢?第二天人们就议论了起来。这一天晚上,村里的光棍高清水在家里喝完酒到朋友家打牌,一直玩到半夜才往家回。可能是赢钱了吧,一路上哼着女驸马的黄梅戏。快走到电影院的时候,突然从里面传来了女驸马的戏声,要么怎么说好奇害死人呢!

也该他倒霉!换成别人早就跑了,他不但不跑,还朝着电影院走去了,大门没锁,轻轻的推开了门,朝着戏声的方向走去了,

第二天电影院的工作人员发现他死了,死在了曾经搭戏台的地方。他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眼睛圆睁,好像看到了什么非常恐怖的事情一样!警察法医都来了,勘查了现场!法医确定不是他杀,是被活活吓死的!

那以后电影院关了几天,可是每天夜里仍然会有戏声!人们开始感到了害怕!白天都在议论这件事!有胆大的,谁呢?电影院的售票员!

我们那里没有宾馆酒店什么的,他那天也是被色心蒙昏了头脑,趁老婆回娘家了,家里只有小孩!他对孩子们说到朋友家有事,晚上可能不回来了!安排好了家里,他约了相好,来电影院幽会!

他买了些卤菜、烧鸡、花生米啤酒,坐在那翘着腿哼着歌,美滋滋的等着情人的到来。时间不知不觉已经11点半了,情人还没来;他心里想着可能她家里有事耽误了,要晚点过来,那时候没有手机,联系不方便的!正在想着情人怎么还没来呢?这时候传来了女驸马的戏声,这人偏偏不信邪,他想肯定是有人恶作剧,于是拿着手电筒就朝着戏声的地方走去了,

谁也不知道当时他看到了什么?第二天他被人们发现死了,和第一个一样,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被活活的吓死了!

事情闹大了,后来有人请来了道士,道士晚上隐藏在之前两个人出事的附近,只待半夜戏声出现的时候,好看看究竟是什么在作祟!后来道士向人们道出了那夜他的所见!

半夜的时候,戏声出现了!只见一个身着红衣的女人,出现在搭戏台的地方,唱着那段女驸马。道士大喝一声:“大胆女鬼,你已经死了,不是阳间的人了!为什么还留在阳间,不下地府报道!”

女鬼听有人叫她,抬起了头,只见惨白的脸上,挂着两行血泪。怒气冲天的冲着道士喊叫了起来:“臭道士谁让你多管闲事,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该死,该死!全都要死!死!死!‘

道士知道她已化成厉鬼,据说人死后如果全身都穿红,肯定会变成厉鬼!这样的鬼怨气很深,一般的阴阳先生和道士都收伏不了!

道士:”前面那两人是你杀的的吧!她们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滥杀无辜!“

女鬼:”他们都该死,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看到漂亮的女的都是色迷迷的,想起歪脑筋!我没杀他们,我只是给他们看了我死时的样子!谁知道他们就被吓死了呢!哈!哈!哈!臭男人没一个好的,全该死!“

道士:”你现在回头是岸自己入地府,我可以免你魂飞魄散,否则定让你永远从这世界消失!“

这时候女鬼朝着道士飞了过来。长长的头发飘在半空中,盯着道士说:”我要与你同归于尽“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的!”道士本想给她一次机会。无奈女鬼太过凶猛,来不及多想道士对着女鬼施了一道符。又用八卦镜照了女鬼,女鬼被符咒击中了身上开始冒黑烟,落在了地上,不断的挣扎着。她快要消失了!

道士走到了她面前:“你为什么要在这害人?”

女鬼哀怨的看着道士:“我也不想这样,我本是安庆人,名叫阿红。自幼在戏班子里学黄梅戏,家里还有一个妈妈,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和别的女人私奔了。抛弃了我们母女,我和妈妈一直相依为命!日子虽说不富裕,但也过的很开心!上个月随戏班子来这里,本想这次过后就和男朋友结婚,离开戏班子,和妈妈还有丈夫过着寻常百姓的生活,能一直陪在妈妈身边!

可是最后一场,那天夜里结束之后。我正在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随戏班子回安庆。这时候班主来了,喝的醉醺醺,上来就搂着我,对我动手动脚。我没有反抗的了,让他的得逞了。戏班子打杂的人刚好经过看到了这一幕,非但没有帮忙。还和班主一起祸害我,事后我被他们给杀了!他们害怕暴露,就把我埋在戏台子下面,”

女鬼声音越来越弱了,越来越模糊了,开始渐渐的消失了!道士听了女鬼的一番话,说:“我一定会让这些畜生得到应有的惩罚!”

女鬼消失之前说了最后一句话:“我,好,恨!”

第二天警察来了,在戏台子下面找到了阿红的尸体!根据道士所提供的信息,专案组到安庆抓捕了班主他们,再事实面前,班主对他们的恶行供认不讳。据说后来班主他们都被判了死刑!因为死了几个人,从此之后电影院开始慢慢的荒废了!

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

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第二篇-梦想成真

又是这个地方,我来到这里好多次了。灰色的雾霾重重叠嶂,凭感觉,脚下的道路似铁一样寒冷。但是我在摸索着,忐忑不安的走向迷雾中的前方。无论我怎么走着,这条路似乎永远没有尽头。一个鬼气森森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来吧~到这里来~~

向后看吧~~”

这个来历不明的声音对我来说不知为何很有吸引力,但是心里的恐惧正在努力克制我不要回头。突然,空气中多了一只无形的手,猛地掐住我的脖子,我出于本能地想用手把它拽开,但就在我的手触碰到它的那一刻,很明显的感觉到那只怪手就像冰箱里的冻肉一样,冷而且硬。还有一阵阵令人作呕的腐臭气息。

“啊!”我睁开了双眼,对上的是催眠师那和我一样充满恐惧的双眼,他的脸上似乎有汗水流过的痕迹。我想起来了,我在这里,这是我的催眠师。很显然,他也被我吓到了,但是作为一个职业者的身份使他不得不镇静下来。

这个无聊而又惊悚的梦纠缠了我半年多的时间了。每一次惊醒后,我又很快疲惫了,又被拖入另一个梦中。“林小姐,那么现在,请你放松一下,极至放松,把眼睛闭上,再重复一下刚才的梦境吧。”催眠师轻咳了几下,我知道,他也在努力克制自己的心情。

未等他的话音落下,我就疲惫的又睡着了,这种疲惫很莫名其妙,意识清醒,可就是睡着了。我不知道,这一次的梦境,会不会跟以前一样。除了心中暗暗苦笑之外,真的是别无他法。

还是灰色的雾霾,但是周围的一切可以稍微看清了。这条道路,两旁都是偌大的别墅,很寂静,静得有些过分。我不停的向前走着,不是我愿意走的,是心中一直有个声音一直在催促着我向前走。终于,我走的很累了,停下脚步,在我身旁的还是两栋红白别墅。左边的一栋是红色的,右边的是白色的。

我望向后,清一色全是这样的布置,但我却知道,它们全是纸扎的。这时,一阵强烈的风刮了起来,我觉得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疼痛,好冷!接着,所有的别墅大门都开着,从别墅里飞出一堆堆烧给死人的纸灰,在我脚下不停旋转。一个和上个梦境一样的声音响了起来:“来吧~这才是你的世界~~来啊~你向后看啊~~”

我紧捂住耳朵,那个声音还在继续,突然,它大叫了起来,声音直震我的耳膜,:“我叫你向后看!”我心里一颤,睁开双眼,身边少了催眠师,真是的,他到哪里去了。我四处寻找,头上好像有东西滴下来了。

我抬头,却看到一幕恐怖的场面,催眠师被倒挂着,但脑袋被旋转了一百八十度,正与我相对。一丝丝血正从脑袋和嘴角冒出来。我不敢动,甚至连声音也不敢发出来,生怕我一喊,那个尸体也掉下来了。“你向后看啊~”这个该死的声音又响起了,我绝望了,在面临着不知道会如何的发展情节,我只能走一步是一步。

我紧抿着嘴唇,牙齿还是在发抖,心脏的跳动似乎要爆炸了一样,脑袋里一片空白。我早已忘记害怕了。就在我转过头的那一刹那,和我对望着的,是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但是她正在腐朽,脸上的皮肤好像瓷片一样,裂了好多缝,一块块掉了下来。肉是灰色的。她浑身的皮肤都掉下了,活生生一具干尸。这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还是一具干尸?

我奔溃了,整个空荡荡的房间只有我的哀嚎。周围又是灰色的雾霾,把房间塞满了。“林小姐,醒醒啊!”一个熟悉的声音把我唤醒了。又是一个梦,“太好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我的心情还未恢复,顿时痛苦。接着,我向催眠师诉说了刚才的梦境。

“不过奇怪的是,我最后一次做的梦这半年来从未做过。”催眠师低着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我在等着他的回复,可是周围只有墙上时钟催命似的滴答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催眠师还是不动,也没有说话。

我伸出颤抖的手指,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身体。却没想到他整个人倒在地上,已经硬了。而且,他的脖子,有一道血痕非常显眼,他的头部,正是被旋转了一百八十度。但是,从他那痛苦的表情,似乎有一阵子了。就在我们几分钟前的对话,一切都好好的啊!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想到了刚才那个梦境,天啊,我的后面,难道真的站着一具干尸?!我艰难的转过头,却发出疯子一样的笑声。“哈哈哈,真的是我!”

我从窗台坠落,摔下的时候满身插着破碎的玻璃,我知道,那个梦终于结束了,而又成真了,我成了它们的一员,那些纸扎的别墅,那个声音。谁也不知道我死前看见了什么,我可以告诉你。

我看见的,仅仅是一面镜子,但里面的我头一百八十度旋转,她在嘲笑我。

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

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第三篇-背上的人脸

今天的西平不知道为什么很早就步入了冬天,天空稀稀疏疏的飘落着雪花,路上的行人都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自己的家里跑去。

而此时蹲在路边的王超霖却一动不动的蹲在角落里,任由雪花落在自己的身上,呜呜叫的寒风刮的王超霖直发抖。

并不是他不想回家,而是他刚在家里面和父亲吵架了,赌气的他大声的对着父亲说再也不要回这个家了后大步的走了出去。

现在的他没有一个可以去的地方,又不想回家,看着路人穿着棉衣棉裤奇怪的看着他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的站了起来,朝着前面跑去。

当他来到了个桥洞下面的时候才觉得舒服了一点点,忽然他看到自己的脚下黏糊糊的,低头一看发现是一个流浪汉,只见那个流浪汉双眼睁得很大,仿佛是不瞑目一般。

这可把王超霖给吓的半死,赶紧离开了那个地方,他却没有想到身后走进来了一个流浪汉,当流浪汉看到他的时候便用自己手中的树枝狠狠地摔打着王超霖,等到王超霖走了出去以后那个流浪汉还在指着他骂骂咧咧的。

王超霖吃痛之下只能跑了出去,寒冷的空气再次侵入到自己的短袖内,抖如筛子的王超霖再也忍不住了,就算丢脸也要回家,他怕自己自己再不回去的时候就会死在这里。

话说刚走到门口的王超霖只觉得一阵热气迎面扑来,正当他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只觉得大脑一阵眩晕便在父母诧异的目光中倒在了地上。

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只觉得屋里屋外黑漆漆的,他喊了几声妈才见卧室的灯亮了起来。

看到妈妈走了过来温柔的问着,儿子,你怎么样了,饿不饿啊。

王超霖有气无力的回答着她的母亲,妈,我没事,我这是怎么了啊,我怎么觉得背部那么疼啊。

儿子啊,你刚才在外面受了风寒,进屋一下一下子又接触了热气所以才会昏倒的,背上肯定是摔倒的时候磕到哪里了吧,来让妈妈看看!王超霖的母亲说着说着便走了过来。

当王超霖的母亲翻过王超霖的身体看到他的背部的时候却呆住了,王超霖看到母亲的异样便问道:“妈,怎么了,我背上是不是掉了一块肉啊,怎么那么疼啊!”

“老头子,老头子你快过来看看咱儿子背上这是什么东西啊!”妈妈反应过来以后就朝着坐在卧室的父亲喊着,等父亲走过来看到我到我的背的时候又看了我母亲一眼,问着我:“超霖,你今天都去什么地方了,你背上这是什么东西啊”

“我哪里都没有去啊,就在外面呆了一会,然后太冷我躲到了桥洞下面,但是哪里死人了,我又被一个老流浪汉给打了出来!”

“你看你这背上是什么东西”!父亲怒斥着。我在母亲的搀扶下来到了镜子旁看着自己的背部,可是我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我背上的那个东西,正是在桥东看到的那个死人。

而我的背上,此刻正长着一张人脸,仔细看的话还在一下下的蠕动着,我害怕的问着父亲该怎么办,父亲让我先去睡觉,明天带我去见一个人,之后父亲便拉着母亲回卧室去了。

我躺在床上思绪万千,背上的疼痛更加厉害了,我正想挠一下的时候忽然觉得更疼了,我奋声尖叫着,然后从床上掉了下去。

父亲和母亲小跑着走到了我的屋子里看着我,忽然不再说话了,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背,我也看着面前的镜子,我从镜子里看到,看到背上的那个人脸越来越清晰,我只觉得好像背上割了一刀便倒在了地上,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我看到了我在桥洞下面见到的那个流浪汉站在从我的背里爬出来。

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

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第四篇-鬼手神医之棺材产子

李大夫还是在日复一日的行医看病,话说过了很久,有一天他回到家,吃饭时,他老婆说,隔壁村的小王,家里穷途四壁,三代单传,三十几岁才讨了个老婆,但是没想到老婆昨天要生了,还没来得急请大夫就难产死了,哎,年纪轻轻的,还一尸两命,太可惜了啊。李大夫听了,摇了摇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祸福旦夕呀。自己毕竟不是观音菩萨,不能保佑所有的人平平安安。老两口唠着嗑,感叹着人生就各自躺下了,不知过了多久,在朦朦胧胧中,有人敲门,李大夫的老婆慌张去开门,门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丫头,说是她家小姐快生了,请先生去一趟。李大夫一听就想起了白天小王老婆的不幸,就急忙穿衣下床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他点起灯笼就上路了,这天天上有圆圆的月亮,所以夜晚很亮,趁着月光着急赶路。这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小房子,打开门就看到孕妇靠在床头,倚在床边,豆大的汗珠子在往下落。见到李大夫吃力的说:“李大夫,快……快……,求您救救……我的孩子啊,无论如何您……您……

一定要保我孩子平安出生。”“夫人,您放心吧,行医救人乃是我们为医着的本分,我一定尽力。”然后对着来请他的那个小丫头说,“丫头,去烧一锅开水,准备被褥包孩子,”说完就从急救箱里拿出了各种需要的工具,开始忙碌了起来。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随着孕妇撕心裂肺的大叫一声,孩子呱呱坠地。是个男孩。李大夫把孩子包好递给了那位夫人,说了声:“恭喜夫人,是个小少爷。”那夫人接过孩子,感激的流下了眼泪。然后李大夫就告辞了。

第二天有人路过小王老婆的坟地时,听到了孩子的啼哭声,于是急忙惊慌的跑去小王家告诉了他,小王听罢就赶紧带着铁锨带着人朝坟地跑去,大家着急忙慌地挖开了土堆,打开了棺材,只见她老婆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子。小孩子正饿的哇哇大哭。小王连忙抱起孩子,朝他老婆磕了三个响头,嚎嚎大哭道:“老婆,谢谢你,让我王家后继有人了,王家的列主列宗都会感谢你的。你用自己的命换来了儿子,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把儿子养大成人的。”

事后,小王老婆托梦给他说,多亏了李大夫替咱们的儿子才捡了一条命,他的大恩大德咱们不能忘记,一定要谢谢李大夫。第二日,小王早早起来,拿着所有积蓄去集市上买了很多东西,然后连忙带着重礼来酬谢李大夫。毕竟如果没有李大夫他们家就断了香火后继无人了。正所谓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可是李大夫谢绝了,只是说,东西拿回去好好照顾你的孩子,将他养大成人就好。从此这些关于李大夫的事越传越远,李大夫的名声也越来越大,来找李大夫看病的人或鬼也越来越多。因为李大夫的那双手为鬼接生过,而且救死扶伤,医术高明,不求回报。所以后来也有些人把李大夫称为鬼手神医。

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

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第五篇-古画奇缘

张瘸子家门前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古玩市场,耳熏目染,张瘸子自小就对古玩充满了兴趣,加上自己不能干体力活,成年后,张瘸子就把自家临街的房子,改成了门市,开了一家古玩店,收售些瓷器、字画什么的,生意清清淡淡,收入马马虎虎,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宰那些有钱人的冤大头,用张瘸子的话说,就是有冤大头不捉,一律同罪!那些附庸风雅的狗屁不懂的大小老板们,是不惜花重金购买名人字画的,挂在客厅里,不为欣赏,纯碎是装点门面,一副模仿郑板桥月隐竹林的赝品,收的时候仅花了五十块钱,卖的时候竟然卖出了三万块钱的高价。

近来,张瘸子发现,一个满脸疤瘌的人,天天端着一杯茶水,来到店里,站在一幅字画前,久久凝视,那是一幅题为小桥流水人家的字画,画的是巍峨的高山下,流淌着一条潺潺溪流,溪流上架着一座小桥,一位女子站在小桥上,手搭凉棚,望向远方,似乎是在望郎归,女子的身后,是一幢茅屋,茅屋上冒着袅袅炊烟,日落黄昏,归鸦入林,天边一抹余晖正在慢慢消失……这幅画的落款是一凡道长,一凡道长何许人也?谁也不知道,史书上也没有记载,虽然这幅画画的线条流畅,意境优美,因为不是“名人”所做,因此挂在墙上几个月了,也无人问津,莫非是这满脸疤瘌的人看中了这幅画儿?张瘸子满脸堆笑地上前搭讪:“小兄弟好眼力,这幅画确实是一副值得收藏的精品,说不定几年后,它的身价会成倍的往上翻,小兄弟如果要买的话,我可以给你打八折……”张瘸子满以为自己的话会打动满脸疤瘌的人,没有想到,满脸疤瘌人的回答,却驴头不对马嘴:“我看这幅画画的地方非常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尤其是画上的女子,给人一种牵肠挂肚的感觉……”“神经病!”张瘸子暗暗骂了句,转身去招呼别的顾客了。

忽然有一天,张瘸子发现墙上挂的那副小桥流水人家的字画不见了,那个满脸疤瘌的人也不再来店里了,张瘸子寻思,八成是那满脸疤瘌的人趁他张瘸子不注意时,偷走了那副画。张瘸子报了警,警察很快就查出,那个满脸疤瘌的人姓李,叫李云生,是附近国棉二厂里一个普通的工人,二十六岁,未婚,平时在厂里表现还可以,不知为什么,近来几天却连续旷工,厂里正打算派人到他家里去了解情况,见警察来访,厂领导便亲自陪着警察去了李云生的家,李云生的父母告诉他们,李云生这几天不知道是咋了,每天回家后,都是神情恍惚的,问他什么也不说,昨天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他是不是在外面惹事了?望着两位老人焦虑的目光,警察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谁也没有看到李疤瘌偷了那副画,他们安慰了两位老人几句,离开了李家。

李疤瘌从此失踪了,没有留下一点儿信息,抓不住李疤瘌,张瘸子也只好自认倒霉。

数年后的一个午后,张瘸子收到一封信,写信人说,他是李疤瘌,不知道张老板是不是还记得他,他现在生活在太行山深处,一个叫桃花坳的地方,那里山清水秀,风景优美,而且他已于当地一位叫桃花的姑娘结了婚,几年来,桃花给他生了一儿一女,一家四口和和美美,甜甜蜜蜜,张大哥若是在京城住的烦了,可以来山里住两天,呼吸呼吸山里的新鲜空气……

李疤瘌的话让张瘸子怦然心动,他决定去一趟太行山,当面问一问,那副小桥流水人家的字画是不是李疤瘌偷的?运气好的话,顺便在山里捡些漏(捡漏,是指超低价收购贵重文物)。

张瘸子把铺子交给老婆打理,独自一人去了太行山,来到娘子关时,张瘸子看看天色已晚,就先寻了个旅馆住了下来,第二天向人打听桃花坳的去处,不想却没人知道,这就奇了怪了,李疤瘌的信上明明写着,桃花坳就在娘子关附近,怎么当地人反倒都不知道啊?莫非是李疤瘌骗了他?李疤瘌好像没有理由骗他啊!张瘸子不想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他决定在这里玩几天再回去,就当是旅游了。娘子关地处河北省与山西省交界处,是河北省通往山西省的交通要道,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娘子关上盖有高高的瞭望台,这天,张瘸子爬到瞭望台上,登高远望,只见群山叠翠、莽莽苍苍,绵延数百里,也不知道桃花坳隐藏在哪个山沟沟里,心中不由生出无限感慨,正待下去,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他:“张老板!”声音有些熟悉,扭头一看,人,却不认识。

“你是……”(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张老板,我是李疤瘌啊!”来人兴奋地喊道,“几年不见,张老板还是老样子,一点儿也不显老。”

“李疤瘌?你是李疤瘌?”张瘸子疑惑道,“你脸上的疤瘌呢?”

李疤瘌笑道:“哦,是这样,我现在住的门前有一条小溪,我天天用溪水洗脸,没有想到溪水有着神奇的美容功效,竟把脸上的疤瘌洗没了。”张瘸子听后,颇感惊奇。

“一凡道长真是个神人,昨天他起了一卦,说是张老板你到了娘子关,让我今天上瞭望台找你,果真在瞭望台上找到了你!”李疤瘌的话音里充满了对某人的钦佩。

“一凡道长是谁呀?”张瘸子问道。

“见了面你就知道了。走,张老板,跟我去桃花坳!”

李疤瘌在集市上买了两头毛驴,他跟张瘸子一人骑了一头,出了娘子关,一路向南,越走路越窄,越走人家越稀,最后连羊肠小道也不见了,李疤瘌仍然摧驴前行,眼看天就要黑了,还看不到目的地,张瘸子有点沉不住气了,换谁也是一样,同样的路程,第一次走总会觉得格外漫长,李疤瘌笑道:“快了快了,转过前面那个山头,就到了。”

说是快了,实际上又走了两个多小时,才转过前面那个山头,有道是,望山跑死马,走过山路的人都知道,山路弯弯曲曲,绕过来绕过去,根本不能跟直线距离比,直到月上中天,李疤瘌与张瘸子才走到一条小溪旁,小溪上架着一座小桥,桥那边有数间茅屋,一间茅屋里还隐隐透着灯光。

“我就住在这里。”李疤瘌说道。

以上就是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超恐怖宿舍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