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校园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悬疑校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短、校园用头走路的鬼故事、校园鬼故事视频、一句话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悬疑校园鬼故事第一篇-合魂

挂在树上

秦雪从网吧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她快步穿过那条宽宽的马路,来到了学校的大门前,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就给男朋友萧忱打了过去。

今天晚上,本来是萧忱打来电话,约秦雪去那家网吧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秦雪一直等到现在,萧忱也没有出现,秦雪的心里很不高兴。

电话打通了,可萧忱却迟迟没有接听。秦雪生气地正要挂断电话,忽然,她听到不远处保安室的后面传来一阵电话铃声。秦雪立刻断定,那是萧忱的手机铃声。

保安室的后面突兀地生长着一棵大树,也是这个大门口唯一的一棵树,繁茂的枝叶就像一把天然的大伞,几乎遮住了保安室的整个后窗。

莫非萧忱躲在那里,想要和自己开个玩笑?秦雪想着关掉手机,尽量把身体贴在保安室的墙上,向大树后面走去。

来到窗口下,秦雪才发现保安室里根本就没有人,大树的后面隐隐地透出一道手机的蓝光。

秦雪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打算趁萧忱不备,扑到他身上。可很快,她就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萧忱的手机居然在地上,屏幕上还闪动着自己的未接电话,而萧忱却不在这里。

秦雪走过去捡起手机,这时候,头顶忽然传来一阵声响,好像是有人在用力地推动着枝叶。

秦雪抬起头来,接着,她被吓得差点儿摔倒。

那密密层层的树枝上竟然吊着一个人,不对,准确地说,是吊着一个人的上半截身体。

那身体是从小腹处断开的,鲜血淋漓的内脏几乎碰到了秦雪的头顶。更加吓人的是,那个人居然好像还没有死,一双手还在不停地做着屈伸动作,连眼睛都还在对着秦雪眨动着。

这个人竟然是萧忱!

秦雪大叫一声向后倒退着,身体靠在了大树上。就在这时,小腿忽然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是萧忱的下半截身体紧紧地贴在大树上,一只没有穿鞋的脚高高地抬起来,脚面上支起一块碎骨,深深地刺进了秦雪的小腿肚子。

秦雪惊叫着跳起来就向大门飞跑,可是没跑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萧忱的叫声。她惊慌地回头,发现萧忱的上半截身体已经从大树上滑了下来,依靠着肌肉的收缩在向自己飞快地爬过来。而它的两条腿也僵硬地迈动着,向自己追来。

萧忱的手机掉在了地上,秦雪顾不得去捡,发疯般地向学校里飞跑。

学校的门早已经锁上了,秦雪颤抖着想要爬过去,却由于慌乱,几次都从上面掉了下来。身后的萧忱已经近在咫尺,秦雪不敢再爬大门,沿着围墙向侧门跑去。围墙的两侧没有路灯,浓重的黑暗就像撕不破的幕帐,把她严严实实地包裹了起来。

回头看着紧紧跟着自己的萧忱,秦雪用力地咬着牙,一头钻进了黑暗之中。

摸索着走出几步,忽然,从围墙护栏的缝隙之中毫无预兆地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用力地把她向护栏的中间拽了过去。

那只手非常恐怖,完全没有皮肉,骨头还是焦黑的,犹如被烧焦的枯树枝。并且力气很大,几乎不容秦雪挣扎,她就已经被拉到了护栏的边缘。

看着那坚硬的护栏,以及那和自己身体比起来异常窄小的空隙,秦雪的冷汗几乎浸透了内衣。她用力地伸手抓住护栏,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挣脱的机会,尖利的手骨已经深深地刺入肩膀。

它在救你

秦雪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拖到了护栏的边缘,下一秒也许就要听到自己的骨头被挤碎的声音了。

就在她绝望地闭起眼睛的时候,后背上的衣服被另外一只大手抓住了。身后,萧忱的上半截身体正高高地支起来,把她向后面用力地拖回来。

秦雪再次惊叫着,昏死了过去。

恍惚间,秦雪感到自己好像正置身在一个寒冷的冰窖里,刺骨的寒意沿着身上的每一处毛孔钻进来。她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猛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萧忱那张略带扭曲的脸和那依旧流淌着鲜血的半截身体。而在它的身后,还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

秦雪惊呼着想要爬起来,却怎么也办不到。

那个男生跑过来,一把拉起秦雪。

男生温暖的双手叫秦雪的心略略地放下来一些,慌忙地躲到了他的身后。

“萧忱,你、你这是怎么了?”好久之后,秦雪终于鼓起勇气,颤抖着对萧忱问道。

萧忱无奈地摇了摇头,满是鲜血的嘴巴轻轻地开合着,声音沙哑得叫人害怕。

原来,萧忱给秦雪打完电话之后,就走出了寝室,想要提前去网吧等秦雪。可走到那棵大树下的时候,却听到树后面有声音,出于好奇,他走了过去。谁知道,他刚刚探出头去,大树后面就骤然间伸出了一只大手,一把掐住了他的后颈,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高高地举了起来。

那是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鬼。恶鬼的身材很高大,一只手抓住萧忱的脖子,另一只手如铁钩一般刺入了他的小腹。萧忱看到自己的内脏从腹腔里流了出来,来不及惊叫,他就昏死了过去。

等到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被吊在大树上,身体已经被拉断了。伤口根本没有疼痛的感觉,而且自己的头脑也十分清醒,也就在这时候,秦雪打来了电话。

看到秦雪那惊慌失措的样子,他知道,自己是真的已经死了。只是魂魄还没有离开身体,还在支撑着自己的思维和行动。

所以,当他看到那只鬼手对秦雪发起攻击的时候,就奋不顾身地扑了上去,救出了她。然后,又给自己的室友马思博打去电话,希望他可以过来帮助秦雪。因为他知道,马思博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研究人的生死,还自诩是什么驱鬼专家。

“你确实已经死掉了,至于为什么灵魂没有离开,我现在也说不清楚。”马思博蹲在萧忱的身体旁边,一点儿也没有害怕的样子, “也许是你的身体里有什么特殊的物质,可以锁住魂魄。而那个恶鬼也是因为这点,才会再次找到秦雪,它一定是需要一个完整的魂魄。”

“你、你能救救萧忱吗?”秦雪可不关心这些,她现在关心的是萧忱能否再活过来,自己能否躲开那个恶鬼。

马思博轻轻地叹了口气,正要说什么,忽然,一阵极冷的风从三个人的身后刮了过来,紧接着,一条半透明的黑影从风中飘了出来。

黑影的样子很模糊,但却又轮廓分明,一只没有皮肉的大手飞快地伸了出来,径直地向秦雪的胸口抓来。

“不好,恶鬼追来了,你们快走!”萧忱忽然大吼一声,双手在地上用力一撑,半截身体高高地跃起,一头撞在了黑影的身上。

马思博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符,对着鬼影扔了过去,然后一把拉起秦雪转身就跑。

悬疑校园鬼故事第二篇-照镜子

我们寝室里面的四个女生感情都比较好,老大燕性格开朗,老三琴做事谨慎小心,而我是老四,疯疯癫癫的,做事有头没尾,老二平时灵通情达理、善解人意,但是有一点我们都受不了,那就是有些太自恋——没事就喜欢拿着镜子赞美自己的容貌,而我们经常听的烦燥但是也拿她没办法。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寝室里面开始流行讲“鬼故事”,每次讲的时候都会关了灯,然后各自都缩在自己的被窝里,只露出半张脸出来听着,这为的是增加一些恐怖气氛。

这天正好轮到我讲了,我突然的想到:何不借此机会讲个跟镜子有关的鬼故事,吓唬吓唬灵,说不定还能让她改掉自恋的毛病!

-------------------------------------------

“今天我跟你们讲个真实的故事,而且正是发生在我们学校的!”

我特意的压低了声音,语气中带着丝丝恐惧的颤音。

“哦?什么故事?”

黑暗中琴怯怯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偷偷的笑了笑了,然后继续讲到:“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我们学校在建成之前是个乱葬岗子,那里埋的都是些无家可归而又死的很惨的人,据说他们死后都变成了孤魂野鬼,常常的飘在空中,还哭的很凄凉……”

这时窗外突然的飘进一阵凉风,而窗帘也被掀起的老高,窗外隐约浮现的月光有点惨白,吓的她们几个顿时尖叫了几声。

“后来听说有一个比较孤傲的学姐也知道了这个传说,而她当时正在宿舍里面照镜子,听见室友讲起了这个故事,她是说什么也不信,还边照镜子边不屑的说:‘既然有那么多的孤魂野鬼,怎么不出来几个陪我们聊聊天啊!’,因为平时那些同学就不怎么喜欢她,这一听见她那么大言不惭的,也没说什么就全都走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寝室里面对着镜子梳头……”

突然的灵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静悄悄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算了!不管她了接着说:

“那个学姐一直是专心的照着镜子,居然也没发现寝室里面的同学都走光了,所以也没回头去看,直到后来她听见有人喊:‘姐姐!’她心里觉得奇怪,这大学里面怎么会有小孩子?于是她转头去看了看……”

“看…看到什么?”

悬疑校园鬼故事第三篇-厕所里的水声

学校的厕所是操场的西南角的一排小平房,很破旧。厕所内用木板间隔成一个一个的小间。每个小间里都有插销,可以锁上在里面做任何事情,包括自杀。

这是在我进入这所学校的第三天学长们告诉我的。说这个厕所原来是女厕所,东边那排靠头的那一间曾经发生过自杀事件。一个高三的女孩,被自己的男友抛弃后在深夜里把自己锁在了里面,用削铅笔的小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鲜血一滴一滴顺着下水道流去……

当然我是不相信这个荒谬的故事的,学长们是故意吓唬我们去别的厕所,以便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小间里抽烟罢了。

不过那小间的确是被一把大铜锁锁着的。我猜测里面应该是放着打扫厕所的用品。

我喜欢在晚上十点熄灯后上厕所,因为这个时候厕所里的人不像早上或者晚上那么多,也没有烦人的烟味,可以在里面放松的排泄。

夏天的晚上同学们一般睡的都比较晚,从十点熄灯一直到十一点我来过5、6次也未见有空位子,因不甘于等待时被蚊子撕咬,只能一次一次的往返于宿舍蚊帐中和外头厕所之间。十一点十分我再次掩上门出宿舍进了厕所。这一次我没有失望,短短的十分钟时间十间小屋竟突然空出了八间。除去锁上的那一间只有一间还有人在用,我惊叹这帮人处理事简直是神速。

“哗……”就在我蹲下两秒钟后那一间的仁兄也解决完匆匆而去了。

偌大的厕所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在方便之余用手机看着日本作家柯南的推理小说。

“哗……”又是一阵冲水声。我怀疑自己的耳朵有点背,有人进来了居然没有听见。那人冲完水后好像并没有离开,因为在充满水的地面走动加之我如此集中的精神再背的耳朵也会听到踩到水发出的声音的。

我提起了裤子准备离开。

“哗……”又是一阵水声。“真是有洁癖,拉屎前还冲一遍水”。我差点笑出了声。

“呱唧”我踩到了厕所充满水的地面上。

“哗……哗……哗……”连续的冲水声灌入我的耳中。像是有人长按住了冲水开关。

我回头看了一眼。感觉心脏突然提到了嗓子眼。

映入我眼眶的是两排敞开门的小间。当然那一间依旧被锁着。

“哗……哗……”水声依然不断。我哆嗦了一下,因为理智告诉我声音是从被锁着的那一小间传出来的。

我不由的想起了学长们的故事。难道那是真的,有人在这里自杀过?

从小不信鬼神的我决定走过去看看。

就在我离那一间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水声突然停止了。仿佛按开关的手突然间松了开,也仿佛她在等着我的靠近。

“谁!!……”我壮着胆喊了一声。

“谁……”我的声音被光滑的墙面反射了回来。

我已经感觉到身上的冷汗已经浸湿了我的纯棉小背心。

我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跨过那一步。

回到宿舍时大家都在熟睡。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好友兼死党兼八卦舆论者兼学校探险社团团长路小泽。

他是一个纯粹的无神论拥护者。

他决定在这个周末的白天和我一起撬开那间小屋的锁。

周日这天整个校园人都很少,大多数都回家或出去HAPPY了。

而我和小泽在厕所里瞪着那把铜锁发呆。

这是我俩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未撬开铜锁一点缝时的表情。

突然我看到了隔小屋木板顶层的空隙。学校把厕所隔小间时,为了方便通风,特地在顶部和底部留了空隙。顶部的空隙比较大,而底部的空隙宽度仅仅只有50cm。

“爬到上面去看看里面不就行了,何必这么费力!”我拍了一下还在发呆的小泽说。

于是我们各自回宿舍搬来了两把椅子。

悬疑校园鬼故事第四篇-微机室的冷气

大夏天的,谁都想窝在空调房里,吹着冷气,喝着冷饮.可怜我们这群学生党,只能在闷热的教室,恹恹着,下课就偷偷在老师办公室门口稍微感受一下空调的气息.

这种时候,我们最喜欢的就是微机课,微机课有个立体空调,微机老师一天到晚都开着,每次到了微机课,我们都抢着跑到微机教室,为的就是那空调附近的"宝座."

今天我运气特好,第一个赶到,一屁股做在了空调下面.聊着QQ,要是再来瓶饮料就更好了.不知上了多久,大概是冷气吹太久了,我感觉越来越冷,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慢慢的,我感觉我的身体越来越僵硬,手在鼠标上都动不了了。

当我感到快冷晕过去时,王明走了进来,他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土霸王,他爸是教导主任,什么事都替他扛着,也就养成了他这强盗风格。他一把把我推开。

“这地老子要了,你该滚哪去,滚哪去。”离开了,那个位子,我才感觉身体的知觉在慢慢恢复。好友将我扶起,跟我说,别生气。

“其实我没有生气,还是有点感谢他的,要不是他,我恐怕就被冷死了。那位子,太邪门了。”

第二天,依旧来到教室上课,却听见同学们都在议论纷纷,说王明死了。听说,整个人浑身冷冰冰,硬邦邦的,就像刚从冰箱里出来一样。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昨天不是王明抢了我的位子,那今天死的就是我了!

后来听别人说,其实,微机室死过一个女学生,被王明在那强奸,就自杀了,可是这事被王明他爸压了下来,那女学生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听说校方调出了那天的摄像镜头,发现王明背后的空调前有一个女人,不停的向他吹着气,那个女鬼就是那个女学生……你有没有觉得冷呢……

悬疑校园鬼故事第五篇-校园怪谈之字符谜情

一、朋友间的暧昧

青丫,对不起。我只是跟老师说,我的数学成绩不好。老师便安排我坐你以前的那个位置。老师眯着眼睛笑着说“路加应是可以帮助你的。”青丫,我很抱歉,我并没有因为那是你的课桌,就选择拒绝。相反,我抱着我的书本带着无法言喻的高兴坐到了那里。我坐在你的课桌上时,路加正对着一个奇怪的字符发呆。那个字符很奇怪。我似认识又不认识。我很想问一下路加,这是什么东西?只是,我再去看他的时候,他的双眼闭得紧紧的,让我心动的眼睫毛长长地覆盖着。不知为什么,我竟有些心痛这个孩子。青丫,后来我又发现,我是如此思念你,并天真地认为我在想你的时候你也正在想我。我们身后的日子,是我们的过去。过去,我们那么要好,形影不离。经常手牵手地走在学校的各个角落,笑声伴随了我们一路。别人都说,我们好得都快要穿一条裤子了。可是,青丫,你难道不觉得他们总是在说着一些没有头脑的话么?你那么瘦。我那么胖,一条裤子能穿么?

二、关于一个叫路加的男生

青丫,算一算,你真的已经很久没来教室了。现在你的课桌上坐着的是我。也就是某年某月与你一起手牵手的郑晓。而你的身边,仍然是我当年疯狂追求的那个男生,路加。青丫,我想告诉你的是,路加把你的书本收拾得很好,还整整齐齐的与他的课本并排放在一起。弯下腰,不细看,还以为是用心砌成的围城。有时候,我会弯下腰,看着那排高而整齐的书本,就不由自主地问自己:你是小是总有一天会与路加生活存幸福之城呢?那好像是你一直渴求的啊。对了。青丫,路加现在的成绩呈直线下滑。除了数学还可以保持原状外。很多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前些天,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狠狠地朝他翻白眼。而昨天,物理老师站在讲台上把一本习题书狠狠砸向路加的脸。很多老师,恨铁不成钢,无奈的都快要掉眼泪了。昔日那个满面春风的路加,那个穿着白色T恤,发白仔裤的路加,真不知道去哪里了。而现在的路加,整日整日地睡觉,或者对着手中的一个字符,发一天呆。青丫,我告诉你这些,你开心么?你不会怪我么?如果你有时间回来,你可不可以看一下路加。因为高考就要来了。青丫,你知道么,今年的高考形势那么严峻。我怕到时候路加有问题。你是喜欢着他的,你是多么希望他刚可以那么美好的,不足吗?青丫,我求求你了。你要救救路加。

三、看校门的老头死了

青丫,还记得咱们学校那个看校门的老大爷吗?他今天早上死了。很多同学都跑过去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最终什么也没有看到。因为老师全部给赶了回来。青丫,你敢跟我打个赌吗?这老头肯定死得很惨!要不,全校的领导干嘛都那么慌张呢?要不,为什么不让跑去围观的学生接近一步呢?青丫,人的生命为什么就这么脆弱呢。就在前些时日,老头还在校门口那么严厉地对我吼“校牌呢?”“哪个班的?”“一个女孩子家干嘛老是要迟到,多丢脸啊”,青丫,那时的他。真的看不出一副命奔黄泉的样子!还记得吗?有一次咱们两个人迟到了,也是被他吼了好久好久。后来,他不知说了一句什么话,青丫,你竟然哭了。哭得很伤心,搞笑的是,你还把你的两只小拳头攥得紧紧的放在胸口。你当时咬牙切齿地说“老头,总有一天,你会死得很难看的”,很抱歉,青丫,我不该回忆这个,但是我真的没有半点别的意思。只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你,不要生气。青丫,我真的越来越觉得生命竟如风中蜡烛一样脆弱。稍不留意,就灭了。青丫,每一次,我只要想到这些我就会不由自主的打颤抖。我不贪生,但是我害怕死。这是真的,青丫。

四、路加不见了

青丫,你知道么?那个老头真的死的很难看,他脑袋全部破裂。却一滴血也未曾留下。听说,任何地方都没留下血迹。学校觉得离奇,并报了案。可是,青丫,法医在那里整整忙碌了48个小时。可是,最后,依然没有给老头一个完整的脑袋,所以,就在今天一大清早,就有公安局的叔叔进了咱们的教室。他们的目光很严厉,声音很冷。其中一个叔叔问:“谁是路加?”他的话刚落,所有同学的眼睛都刷到了我跟路加所坐的这地方来。可是,青丫,那时,我真的好怕看路加。所以,至始至终我都没有转过头去看他。连余光都不曾有过。青丫,这是怎么回事呢?你可否告诉我呢。难道我是在怕,怕是他杀了那老头?可是,路加,他绝不是那样的孩子。我们都知道,他那么善良,你离开的那天,他一个男孩子竟跑到学校后面的操场上,仰着头时天空喊了无数声你的名字。最终趴倒在地上,而嗓子完全哑掉。可是,你却残忍到不曾回头望一眼。青丫,他那么舍不得你的离开,更何况是一个无儿无女且与他无仇无恨的老头呢?警察局的叔叔突然吼了起来,看得出他的愤怒有海深,“谁是路加?你们班上没有这个人,还是怎么地?”同学们三三两两的嘀咕。摇头。青丫,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路加竟然没有在座位上。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青丫,我要承认的是,路加的存在真的对我很重要。青丫。不要骂我卑鄙,无耻,也不要想歪。我只是在替你很好的照顾你的路加。只是,这个时候,他不见了。青丫,我该怎么办?你能告诉我么。

以上就是悬疑校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悬疑校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