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校园长篇鬼故事小说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悬疑校园长篇鬼故事小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课外书、超恐怖校园鬼故事、校园类型鬼故事长篇、短片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悬疑校园长篇鬼故事小说第一篇-最后一个心愿

一:死亡

这一天,对于韩花期来说本来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天,上课,下课,然后和男朋友一起去拥挤的食堂排队打饭。今天的运气不错,原本想着来迟了应该不会有位置了,但是刚转身就听到一大帮人在叫着她和自己男朋友刘威的名字,回头一看,乐了,原来是自己寝室的那一帮姐妹和各自的男友已经占好了一大张的桌子。

“嘿,今天大家怎么那么齐心啊,都凑到一起吃饭了。”韩花期笑着挤过人群来到桌前,接着转过头冲正捧着饭盒有些迟疑着不肯坐下的刘威笑道,“怕什么,都是自家人,快来快来!”

“就是就是,我们这俩个大男人都没啥害羞的了,你和花期那么多年了还害臊个啥!”说话的是韩花期的室友林岚的男朋友魏子健,两个人刚好上,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

“对啊对啊,你看我们家李允都已经吃上了……呦!你可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就知道吃!”另一个室友肖默然娇嗔着在自己的男朋友李允头上打了一下,李允也不生气,反而冲着大家不好意思地嘿嘿笑。

“默默你也真是的,怎么能不让人家吃饭呢,谁不知道李允最近要代表我们学院打篮球赛,每天这么练下来能不多吃点嘛!”韩花期笑着打趣,她转头看了一下之后问道,“唉,阿玫呢?”

“哼!她啊,鬼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哭呢。”林岚夹了一口菜喂到魏子健的口中,谁都知道,这林岚和刘玫是宿敌,几乎一碰面就要抢东抢西的,班长、部长甚至是校花,这两个同样漂亮优秀的女孩子之间都一定要分出个高下,并且一直以来的胜利者几乎都是刘玫,不过好在最近在这爱情方面,总算是让林岚打了个大胜仗,将学生会长魏子健收入怀中。

“岚岚你不要这样。”一旁的魏子健看不下去了,小声地说道。

“呦!怎么着,你是心疼那个破鞋了?也对啊,如果她不是走错了夜路被不知道什么人打晕之后糟蹋了,你怎么会放下身段和我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在一起啊!是不是啊!”听到自己的男朋友为自己的宿敌辩解,林岚马上就没了好脸色。

“哎呦我说,不就是这么点事嘛,都这么大的人了,吃饭吃饭,吃饭啊!”韩花期出来打圆场。

“快来快来啊!女生寝室那边有人跳楼了!”忽然一阵骚动,紧接大家就都冲了出去。

韩花期一行人听说有人跳楼,还是在自己的寝室楼,顿时也是兴致大增,饭也顾不得吃了,连忙随着人群冲出去。

他们来到出事地点的时候人群已经把里面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了,等他们好不容易挤了进去,才发现尸体已经被抬走了,地上只有一大滩已经发黑的血迹,一大群的人对着那滩血迹指指点点。不知道跳楼的人是谁。

“哼,最好是那个死女人死掉!”林岚还没有解气,愤愤地说道。

“岚岚!”魏子健加重了语气。

“唉,到底是谁啊?死了没有啊?”肖以默好奇地问旁边的人。

“怎么没死啊,六楼,从六楼跳下来的,当时那个响声呦,呯地一声,可吓人了!”旁边的一个女生显然心有余悸。

“那是谁啊?”肖以默继续问。

“这都不知道啊!就是我们学院这阵子的风云人物,惨遭不明人士强奸的校花刘玫啊!”

“什么!她……死了?!”

悬疑校园长篇鬼故事小说第二篇-班长快跑

楔子

如果你来过枫叶高中,你一定听过班长诅咒的传说。

传说里,所有在孔老师的班上当班长的学生都会死。

现在,我告诉你这个传说并不是假的。孔老师是个活体阴,正是他设下了班长的诅咒。

麦凯乐是第一个死去的班长,他对我说,虽然他们是鬼,但是因为老师对于学生天生的压制力,再加上孔老师是活体阴,他们对他无可奈何。所以,他要我也加入班长的阵容。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死,我答应了麦凯乐,但是我们都太天真了,孔老师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周天阳

2012年12月9日

出师不利

顾晓光下了车,看着眼前锈迹斑斑的大门,露出了微笑。他回过头对车上的人说:“我们到了。”

车后座上又下来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四个人看着斑驳的围墙和散发着颓败气息的“枫叶高中”四个字,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惟一的女生那夏从包里拿出一本小说翻了翻:“没错,这就是故事的发生地点,枫叶高中。”

原来这四个人是同班同学,大家有一个共同爱好——看恐怖小说,也同样喜欢冒险。他们都听过一个关于班长诅咒的恐怖故事,故事讲得竟然就是这所废弃的枫叶高中。

故事说,枫叶高中里有个邪恶的老师通过班长诅咒残害学生。故事写得很真实,加上枫叶高中确有其地,因此四个人决定五一假期来这所荒废的学校一探虚实。

把车停好,带上必要的食物和物品,三个男生拉着一个女生翻墙进了学校。

“周凯去哪儿了?”顾晓光、姚远和那夏在荒芜的校园里走着,忽然发现少了周凯。

“会不会还在墙外?”那夏说。

“他是第一个翻墙进来的。”姚远纳闷地挠了挠头皮。

“别闹了周凯,太无聊了。”顾晓光朝着周围喊道,但回答他的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哗哗——

“谁?”姚远听到不远处的灌木丛里传来了一阵声响,他走过去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恶作剧!”顾晓光懒得等周凯,他冷哼一声就拿起背包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不等周凯了?”那夏跟上顾晓光问。

“等他玩够了自己就出来了。”顾晓光又扯着脖子对不远处的姚远喊,“走吧,进教学楼,不跟他玩了。”

三个人背着背包走进了破败的如同一口棺材的教学楼。他们不知道,一个人躲在一处灌木丛后一直盯着他们,直到他们走进了教学楼,那个人才起身跟了上去。

周老师的班级

教学楼里很昏暗,墙皮已经脱落,空气中充满了霉臭味,呈现出一种颓败的迹象。

三个人背着背包挨个房间查找,逐层检查,希望能找到故事里那个孔老师上课的闹鬼的班级。

大家的心情都很忐忑,既希望那个故事是真的又希望是假的。

三个人这时已经检查到了第四层楼。他们刚刚登上楼梯,一个人就从走廊那头走了过来。

“你们是谁?”来人发现了顾晓光他们三个。

“我……我们……”那夏支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是谁啊?”顾晓光毫不客气地问。

“我是这儿的老师。”

“这种地方还有老师上课?”姚远质疑道。

破败的墙壁、长满杂草的操场、充满霉臭味的教学楼……这里的确不像是正常上课的学校。

“呵呵,我是在这里给学生补课的老师,现在是假期,大家只能偷着补课……”那人笑笑继续说,“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们看过一个发生在这里的恐怖故事,所以来探险。”那夏说着举起了手里的小说。顾晓光立刻把她的胳膊拽了回来,示意她不要多说话。

“哦?呵呵,我就是主角周天阳,你们可以叫我周老师。”那人竟然这样说。

“你真的是老师不是学生?这么说那篇文章是虚构的了?”姚远有些失望。

周天阳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完全是虚构的。”

“那就是真的喽?”顾晓光立刻兴奋地说。

“我慢慢跟你们说。来,我先带你们去我的班级参观参观。”周天阳说着就朝前走去。

顾晓光本来不想跟着去,但他实在拉不住那夏和姚远,只好跟了上去。

周天阳的班级里大概坐了二十几个学生。学生们在那里一直写写算算,连头都不抬。周天阳带着三个人进了教室。

“怪不得假期还要补课,真是一群书呆子。”那夏嘟囔了一句。

一个女生突然抬起了头,眼神犀利地看着那夏说:“去死吧。”

那夏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尴尬地张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出口。

“没什么好看的,我们走吧。”顾晓光觉得假期最大的计划都被眼前这个周天阳破坏掉了。

“啊!”这时,那夏惊呼一声,指着埋头学习的学生中的一个大叫,“周凯!”

悬疑校园长篇鬼故事小说第三篇-女生宿舍的童谣

女生宿舍里的童谣,到底唱着些什么?“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楔子)

“我们不敢住那边,听说那里闹鬼!”隔壁宿舍的同学,三五个凑在一起拿着盆子,在公用卫生间洗着衣服。

蓝梅和红雪是新生,因为来晚了,就被分配到最靠里面的那间宿舍,宿舍很潮湿,光线很暗,时不时还看到虫子,两个女生是乡下来的,老实听话,很乖巧,想着这宿舍虽没有其他宿舍好,但也比乡下老家的房子好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学姐们都传言那间宿舍封了很久了,今年新生多,没办法才开放的,新生多?就多了蓝梅和红雪两个人么?蓝梅和红雪倒是一笑而过。

“哎,哎,你们俩可要当心哦,那里面闹鬼呢!”一个学姐拉住打了开水正准备回宿舍的蓝梅和红雪,神叨叨地瞟了瞟最里边那间宿舍,就是蓝梅和红雪的窝。

每所学校或多或少都会有灵异传说,来这里上学听到这样的传说,也不足为奇,都是传说罢了,谁会信呢?蓝梅和红雪耸耸肩,无奈地相视一笑,便走了。

“唉,又有事情要发生咯!”

远处传来女生们怯怯的私语。

能有什么事情发生?蓝梅和红雪面面相窥。

“别怕,她们吓唬我们呢。”红雪拉拉蓝梅的手,两人同乡又是同班,当然感情甚好。

(一)

蓝梅和红雪,捧着一大堆新书,推开宿舍的门。

“晕了,都住三天了,还是一股子霉味,我们再这样住下去早晚要发霉。”红雪嘟囔着红扑扑的小嘴。

“很久没住了吧,再住住就好了”蓝梅性格内敛,不善多言,抬起头望着忙得像个小兔子的红雪,微微一笑。

“嗯,没事的,我们都是乡下妹子,吃得了苦,不跟那些城里小姐比,对吧?哈哈哈……”红雪咯咯地笑了起来。

两人很刻苦,吃完晚饭,堆在自己的书堆里,一直啃书啃到宿舍熄灯。

“小梅,我先睡了啊”下铺的红雪,朝上铺的蓝梅打了个手电示意,自己睡觉了。

这间宿舍很小,只能容纳下一个高低床、两个衣柜、一个书桌。

“嗯,我还有一点点,看完我就睡,你先睡吧,晚安!”蓝梅将手里小小的手电绕了一个圈圈,当打招呼了。

怕光线打扰了同伴睡觉,蓝梅便躺下了,躲在被子里继续看书。当然上学的孩子都知道,这不仅仅是怕打扰了同宿舍的舍友,同时也是防止值班老师发现宿舍内有光,而扣班级分数。

高中生活是很苦的,两个乡下孩子,能考到县城重点高中,真的是不负众望,肯定要刻苦学习,为家乡父老争光啊。

蓝梅想到这,精神更大了。(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蓝梅正看得来劲,隐约听见有人在唱童谣。

“红雪,红雪,是你吗?你干嘛?不睡觉啊?”蓝梅趴到床边伸着脑袋往床下喊,可是床下没反应,红雪估计早就进入梦乡了。

嗯?难道是隔壁宿舍的?这么晚了,还唱什么歌啊?蓝梅没太在意,继续钻进被窝。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隐隐约约的童谣,又响了起来。

蓝梅心头一紧,听这声音应该是在自己的宿舍里,蓝梅掀开被子,没有做声,童谣也消失了。蓝梅等了很久,童谣没再响起,心想估计是外面谁在唱着玩,刚想蒙上被子,童谣又来了。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蓝梅这下总算听清了,是一个稚嫩的孩子的声音,声音就在自己宿舍门旁的角落里。

难道那里放着八音盒?声音听上却像一个很小很小的婴儿,学着咿呀唱出来的。那个年代,八音盒很流行,八音盒的声音,就是这样的。蓝梅心想肯定是有人把八音盒丢在宿舍了。

蓝梅掀开被子,拿着手电,轻手轻脚下了床,童谣又一次响起,柔柔的、嫩嫩的。

蓝梅循着童谣,来到门角处,角落里只有一个鞋架,什么都没有。蓝梅不死心,拿着手电瞪着眼睛使劲找,可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忽然童谣在蓝梅的身后响起,仿佛这人是靠在宿舍门上在哼唱。

“谁?”蓝梅惊了一头汗,不敢转身,定定地站在原地,眼睛透过头发,使劲向后瞅,可是什么也瞅不到。

等了半晌,没音了,蓝梅转过身,打着手电朝门口看去,门锁得好好的,什么动静也没有,蓝梅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正准备返回床上睡觉,突然,童谣又在蓝梅身后,正是刚才她面对着的那个鞋架的地方响起。

蓝梅的背脊,刺过一阵恶寒,难道?真的?

蓝梅不敢再回头,两步并一步就像见鬼一样,冲上床沿,关了手电,躲进被子,瑟瑟发抖。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童谣又响起,依然是隐隐约约的童声。

蓝梅紧紧闭着眼睛,咬着嘴唇,这个宿舍闹鬼、闹鬼?不会的,不是的,蓝梅不敢再多想,双手紧紧捂着耳朵,不想再听那隐隐约约的童谣,只想马上天亮。

悬疑校园长篇鬼故事小说第四篇-回魂药香

没脸病

体育课上,雷晓鑫和戚务生正在掰手腕比力气。戚务生脸憋得通红,眼看就要输了。

“你身后有美女。”戚务生挤眉弄眼地说道。

雷晓鑫不作声,斜睨了他一眼。

“请问,你是雷晓鑫吗?”说话的是个姑娘,雷晓鑫头也不回地“嗯”了一声。

戚务生“嘿嘿”一笑:“菲菲妹子有事就说,我们雷子一定会帮你。”

女生自我介绍说她叫孙菲菲,是戚务生表姐的同班同学的朋友,她此次前来是希望雷晓鑫能帮帮她那个中邪的室友刘娜。

“对不起,帮不了你。”雷晓鑫不客气地拒绝道。

戚务生闻听脸都绿了,凑到雷晓鑫耳边小声说道:“别呀,哥们儿。你帮她就等于帮我啊。我表姐可说了,事成之后把咱学校最漂亮的妹子介绍给我们。”

雷晓鑫白了他一眼,拎起衣服就走。

“葫芦娃,我求你了。”戚务生挡在他前面,搓着双手道,“我保证是最后一次。”

雷晓鑫不理他,扭头望向孙菲菲:“那个叫刘娜的怎么了?”

孙菲菲将最近发生的事娓娓道来,惊得戚务生唏嘘不已。

孙菲菲所在女寝一共住着三个女生,另外两个女生分别是刘娜和马荟。刘娜的家庭条件最差,她经常借室友的衣服出去约会。有一次,她着急出去约会,在没知会马荟的情况下把她最喜欢的连衣裙穿走了。马荟那天和男朋友闹分手,心情很差,当时就和刘娜翻了脸,说了一些让刘娜极度难堪的话。刘娜自知没脸,躲在被子里哭了一晚上。

那晚之后,怪事不断。寝室里总会无端冒出一股怪味,但是,怎么找都找不到恶臭的来源。这还不算,半夜经常有东西从天花板上掉下来,噼里啪啦地砸在她们的被子上,可打开灯后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明明是刚买回来的新鲜水果,搁置一会儿就会立刻腐烂。诸如此类的怪事接连不断地发生,孙菲菲实在没个头绪,只好来请雷晓鑫帮忙。

“该不会是那个刘娜一个想不开自杀了之后还和你们住在一起吧?”戚务生说,“在那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她安静地吃下安眠药,自此之后变成了一具行尸……”

雷晓鑫照着戚务生的后脑勺拍了一下:“你小子想吓死她啊。”

戚务生这才注意到,孙菲菲的脸早就没了血色,原本就弱不禁风的她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

“刘娜对这一系列怪事的反应如何?”雷晓鑫问。

“自从马荟骂了她之后,她整天戴着个帽子,连睡觉都不摘下来。我和她说话她也不理我,真心搞不懂她了。”孙菲菲顿了顿,“马荟已经向她道过歉了呢。”

雷晓鑫想了想:“有点儿意思。”

“什么?”孙菲菲有些无语地看着他,脸上满是惊愕的表情。

“明天上午8点,咱们还在这里见面。”雷晓鑫说。

孙菲菲木讷地站在原地,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悬疑校园长篇鬼故事小说第五篇-恐怖故事之白猫

1

雨连续下了半个月,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校园散发着霉败的味道,我感觉自己的肌肤都开始腐烂。夜晚的天空像死人的脸,没有一点生机。南方的城总多雨,阴冷潮湿的天气让人魂不守舍。我在电脑上敲下最后一行字,宣告折腾半个月的小说结束了。

我把文稿传给陈幕。陈幕一直喜欢看我的小说,虽然煽情的小说自己都不忍卒读。过了大约十分钟,陈幕在网上骂道:“萧寒,你要死呀!不知道我讨厌恐怖小说呀!”我一脸诧异,在键盘上敲道:“我传的爱情小说呀。”过了半分钟,QQ头像又开始闪烁,陈幕的话出现在屏幕上:“萧寒,你还骗我,明明是恐怖小说,不信我传给你看。”

很快,我接到陈幕传来的文件。里面有篇文稿,作者署名萧寒。但我确信,文章不是我写的。那是一篇严肃的惊悚小说,层层玄机像一张巨大的网把我罩住。以我的能力,写不出那么优秀的小说。我的心绷得很紧,额头沁出汗珠,黑色的风沿着墙壁吹过来,灌进我的领口。小说男主人公叫萧寒,女主人公是陈幕和苏路路。不知是谁恶作剧,把我的名字写进了小说。故事写的是荒岛探险,“我”遇到了很多奇怪的事……闹钟将我从小说中惊醒,已经晚上十二点,我从来没有时间观念,为此,陈幕给我买了个闹钟,每到晚上十二点,闹钟就会滴答滴答响,督促我睡觉。

我的脖子有些酸疼,抬起头,心怦然跳动!电脑屏幕上出现一张血淋淋的图片。一个女人的头颅对着我,她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眼珠里渗出血丝。更恶心的是她嘴里撕咬着一只老鼠,血从牙缝间淌出。我仔细看那个女人,突然想起苏路路,不寒而栗。那女人有点像我曾经的女友苏路路。

我有种呕吐的感觉,胃里排山倒海。陈幕不应该开这种玩笑。我准备训斥陈幕,却发现她下线了。窗外雨滴打在地面,发出淅沥沥的响声,夹着雨水的风卷起窗帘,轻轻拂过我的脸颊。我的思绪停留在恐怖的氛围里,久久不能释怀。

2

我是在食堂旁边的下水沟见到白猫的。它是一只可爱的猫,碧蓝的眼睛,全身油亮的白毛,看人的眼神有些哀怜。

我的记忆力急速减退,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白猫,但一时记不起。医生说我患有失忆症,并有轻微的精神分裂症。他是个肥胖的中年医生,我挥拳揍在他鼻梁上,他的鼻血如水柱涌出。我只是想证明,我没有精神分裂症。对于我这样一个精通计算机程序的高材生来说,医生的话显然是对我智商的侮辱。陈幕不停地给医生道歉,而我气势汹汹地走出医院。医院消毒水的味道让我很难受。

白猫似乎受伤了,发出轻微的呜呜声。黑乎乎的风吹过校园上空,白桦树的叶子哗啦啦响,像一首动听的挽歌。这所学校的风景很美,大片的白桦林。我曾和苏路路并肩坐在白桦树下,清凉的风吹绕过指尖,那场景浪漫而凄凉。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不愿提起。我会在某些时候想起苏路路,心中很失落。陈幕告诉我苏路路死于一场火灾。每当她这样说,我的心都剧烈地疼,我不愿承认苏路路死了。

我弯身抱起白猫,它似乎受到惊吓,狠狠地咬了我一口。我手背上的肉翻起来,血水汹涌地流。我甩掉白猫,恶毒地踢了它一脚,它滚到白桦树下,费力地挣扎了两下,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我突然后悔自己粗鲁的举动,但我还是没有停下来,提起脚步向食堂迈去。

我在食堂喝了两碗汤,吃了五个馒头。肚子终于安定下来。决定离开食堂的时候,突然听到猫叫的声音。我循声看去,一只白猫从我脚跟前一闪而过,我拔腿追出去,白猫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外面一些情侣并肩走着,表情波澜不惊。白猫像一道闪电划过我的大脑。

我回到食堂,每个人表情平常。好像没谁见到白猫。我问周边人,刚才看到一只白猫了吗?他们疑惑地望着我,说哪里有什么白猫,学校明文规定禁止养宠物。我哦了一声,脚尖发冷。

晚上,我隐约听到猫叫的声音。我很早搬出了宿舍,我讨厌宿舍那些人,他们总喜欢用怪异的目光看我。陈幕说我自闭,应该多和同学交流,我不认同陈幕的观点。我只是习惯孤独。当一个人对孤独习以为常,孤独是一种最安全的状态。

我打开灯,地上的杂物凌乱不堪。这本是一间民房,屋里长久不通风,潮湿而阴暗。我起床推开厨房门,一阵浓烈的腥味窜进我的鼻子,我的目光迅速被血淋淋的砧板吸引。一只猫躺在砧板上,四肢被切断,眼珠被挖出来。我的身体开始颤抖,窗外雨滴声格外清晰。我抬头向窗外望去,赫然有一张苍白的脸望着我──苏路路!我差点惊叫起来。她怀里抱着一只白猫,头发被雨水淋湿,脸上布满了血丝,她浅浅地朝我笑。我向窗前走去,推开窗户,外面漆黑一片,一阵凉风吹来,我身体发烫,可能感冒了。

以上就是悬疑校园长篇鬼故事小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悬疑校园长篇鬼故事小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