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校园鬼故事短篇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恐怖校园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类型鬼故事长篇、校园鬼故事短篇恐怖、短篇校园宿舍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大全短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恐怖校园鬼故事短篇第一篇-懒人怨

蚊子脸

羽凡发现孙强变了,变得有些异样。

孙强本来是一个挺爱干净的人,不过有一次他上体育课时扭伤了脚踝,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后,就变得奇怪了——晚上睡觉不脱衣服,袜子不洗,脸也不洗,澡更不洗……

羽凡已经对满屋子的霉昧忍无可忍了,他走到坐在电脑前的孙强身边,说:“你打算一直这么懒下去,麻烦你收拾一下这些垃圾行吗?”

“别急,等我死了以后就会收拾的。”

孙强说这句话的时候极其认真,旁边的杨浩为之一惊:“我看没等你死,我们就被你熏死了。”说完,他起身走到孙强身旁的垃圾堆前,开始收拾了起来。

羽凡觉得这个夜晚很难熬,不仅是因为空气中发霉的味道,更是因为孙强那张要死不活的脸。他总感觉有什么东西附在了孙强的身上,要不然一个人的性格怎么会发生如此大的转变?他没想到,自己的这种想法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夜半时分,羽凡被一声尖叫惊醒,那是室友周小天的叫声。周小天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伸手指着电脑前的孙强。

羽凡定眼看去,孙强的脖子、脸上竟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蚊子。就连他那不知道多久没洗过的头发上也满是蚊子。那些蚊子不像是在吸食他脸上的血液,因为它们爬来爬去的。羽凡恍然大悟:它们是在产卵。

“孙强,你都脏成这样了,快起来赶走那些蚊子!”见孙强依旧坐在电脑前玩着游戏,羽凡发疯一样地叫道。

“我也想动,可是我动不了。”孙强不紧不慢地说道。

“为什么?”羽凡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不让我动……”孙强说完,继续玩着游戏。羽凡清楚地看见孙强的眼皮已经肿得发紫了,那些蚊子绕开他的眼皮,缓缓地聚集在了他的鼻孔前,然后钻了进去。

就在羽凡错愕的时候,孙强猛地回头对羽凡“嘿嘿”一笑,然后脖子一歪闭上了双眼,不知是死是活。

羽凡突然发现刚才孙强转过头的一瞬间,他的脸变了。那是一张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他不是孙强。

也就是说,寝室里闹鬼了。

异状

杨浩不在,羽凡和周小天两个人手忙脚乱地将孙强送进了医院。检查结果:大脑皮层受到严重损伤,丧失行动能力。也就是说,孙强成了植物人。

清晨,寝室里,周小天抓狂地捂着自己的头自言自语。羽凡能理解他的心情,换做是谁,也忍受不了那种恶心骇人的场面,于是安慰道:“别多想了,最起码孙强搬出去之后寝室干净了。”

“谁说的?我觉得味道比以前更重了。”说话的是躺在床上看书的杨浩。羽凡被说得一愣,脑子里电光火石般浮现出昨晚孙强的脸。那是张陌生男人的脸,他扬起毫无血色的嘴角,眼睛一张一合,继而大笑,笑声阴森至极。

寝室里闹鬼,羽凡第一个想法就是换寝。当他弯下腰去拽床下的行李箱时,一股强烈的酸臭味儿顿时迎面扑来。羽凡被呛得一阵咳嗽,忽然找到了味道的来源——那就是周小天的小腿。

“你的腿怎么了?”

周小天被问得一哆嗦:“没、没什么。”

“你说谎!”羽凡说完一把撸开周小天的裤脚,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千呕起来。比起昨晚的“蚊子脸”,眼前这一幕更让人恶心上百倍:一个个刺状的红包、密密麻麻地长在周小天的腿上。那些红包有一厘米高,顶部正缓缓地渗出黄色液体。

周小天一声惊叫,迅速将被羽凡挽起的裤脚放下。良久,他才战战兢兢道:“昨晚……”

昨晚在羽凡还在睡觉时,周小天迷迷糊糊地发现了孙强的异状,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孙强回头看了他一眼,突然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扑了过来,猛地一口咬住了周小天的小腿。周小天晕了过去,醒来后,他发现孙强还在目不转睛地玩着游戏,而自己的小腿上则已经缓缓地渗出了滚烫的血液。

“这么大的事儿你为什么不早说昵?”这是杨浩的质问声。

“我说了你们会信吗?”周小天突然失控地咆哮道。

“我信,这里有鬼,而且它可能从很早以前就盯上我们寝室了。”羽凡说完加快了收拾行李的速度,他已经不想在这个寝室里多呆一秒。

“没用的。这是诅咒,而且你一旦换寝,那么下一个一定会是你。”

羽凡一听此言顿时丢掉了手中的衣物,猛地冲到杨浩床前拽住了他的衣领:“你的意思就是让我在这儿等死对吗?”

“等等……诅咒,什么意思?”羽凡松开了杨浩的衣领,疑惑地看着他。

恐怖校园鬼故事短篇第二篇-校园恐怖故事之书蛇

坐落在一座平平常常的小山下的这所中学让学生最不能接受的是:以成绩好坏安排学生的待遇,教室、寝室分成三六九等,考试成绩退步的学生要搬到条件差一些的寝室,分到条件差一些的班级……校长还美其名曰:这是为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激发学生的竞争意识……

刮过胡子显得铁青着脸的班主任满脸歉意地对刚转到这所学校的我说,没办法,学生年年爆满!这不连寝室也不够用了!你只有和这次考试中退步的麦子去生物楼的404了。那里的条件相对要差一点点,不过我相信你们会卧薪尝胆,东山再起的!

那天傍晚,我和麦子拖着沉重的行李,根据班主任的指点,走进据说放满各种各样动物尸体的充满神秘气息的生物楼。

麦子说话声音沙哑,剪了个男孩的寸板头,走起路来风风火火。特别是她那两颗稍长的洁白的虎牙,在她的嘴唇边探头探脑的起伏,美得让人心生嫉妒。

穿过窄窄的潮湿的走廊,走下楼梯。又一条长长的走廊,没有尽头。地面和墙面上都是湿漉漉的,水滴不时的从天花板上滴下,发出啪啪的声响。

长长的走廊里只找到一个房间,看来这就是404了。

我摆弄了半天,才打开生锈的大锁。

这好像是间长期闲置的储物间,摆放着许多奇形怪状的杂物。

屋子里很昏暗,只有一个小小的窗户朝北开着。不过让我们有点欣慰的是,里面毕竟有两张床,一张临窗的书桌,一盏旧得和房间搭配得相当协调的黑色台灯。这足以证明在我们以前不知哪个或者哪几个倒霉鬼曾经做过这里的主人。

这个鬼地方太适合卧薪尝胆了!我没好气地打开那盏昏暗如同鬼火的台灯才发现,屋里满是蜘蛛的天罗地网。爱干净的麦子不禁皱起的眉头上不知何时已经挂上了几条蜘蛛丝,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显得特别滑稽。

我突然发现,一本老书躺在尘土堆得很厚的书桌上。

书皮应该已经发黄,上面有清晰的两个大字:“书蛇”,可能是由一个个石榴籽大小的圆点组成,闪着黄色的诡异的亮光,书皮上满是黑底白花的图案,让人第一眼看去就想到了蛇。

这本古色古香的书,有一种我说不出来的味道,这种味道和书的油墨味混在一块,让我这个不喜爱书的人不由自主地感到神清气爽。奇怪的是,这本书的封面上一尘不染,像被人小心翼翼而又反反复复地擦过,可这绝不可能。因为这间屋子班主任也说至少五年没有人住了。

麦子看出了我一脸的疑问,说,这书是她从图书馆借来的。她下午自己先到这里来了一趟,把书忘在这里了!

你看我这记性!她轻轻地敲着脑门,像敲一只挖光了脑浆的空心的脑壳,硬邦邦的响,让我感到一阵阵的心悸。

打扫完毕,麦子说,我要去自修教室了!

麦子的脚步声消失了,我才拿起门上的那把大锁,跑出昏暗的实验室大楼,明亮的阳光下,锁的颜色已经无法辨认,锈迹斑斑。我习惯性地把它放在鼻子下,只能闻到我身上的气味。这就是说,麦子的手从没触摸过这把锁。我由此确信,麦子肯定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或许是麦子见书起了爱意才撒谎说那本书是她的,因为我留意到了麦子刚见到那本叫“书蛇”或者“蛇书”的老书时眼中的那一丝惊喜和兴奋。

既然麦子那么喜欢它,那就让她拥有它吧,我想,我又不是麦子那样嗜书如命的女孩。说真的,我对课本以外的书一直有一种出于本能的排斥感。

我想不明白的是,那本古朴的书是谁在什么时间放在那里的?五年以前?那现在又是谁把它擦得干干净净?

返回昏暗的404,很少看课外书的我掂起了那本老书。

书的纸张软软的,有一种肉脂的感觉。第一页把我吓了一跳,一条活灵活现的黑底白花蛇,两只绿莹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滑滑溜溜的身子从纸里浮起,一动一动的,擦得纸张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妈呀!”我顿时觉得头皮发麻,一转脸,差点贴在我脸上的,是麦子的那张变得狰狞扭曲的圆脸。

你怎么啦?麦子暖暖地握住我的小手。

我定了定神,麦子的脸依然娇艳如花。也许是过近距离的观看和受到的惊吓让我产生了错觉。

谁叫你们都吓我!我拍着心口说,我都要晕过去了。

谁叫你偷看我的书的?做贼心虚又神经过敏!麦子假装嗔怪地抽走那本书说,到自修教室我才发现忘了带它。

小心!我说,蛇书里面有条大蛇,还活着!可吓人啦!

大蛇?活着?我家后山上蛇多的是,我见多了!麦子边笑边翻到第一页,沉思了一会,皱起了小鼻子说,是像活的一样。不过这种颜色的蛇我从没见过呀,好美的颜色哟!

我没敢再看。

麦子小心翼翼地把那本老书放进她的书包里,一本正经地说,古书应该从右往左念,它叫《书蛇》而不叫《蛇书》,下次别再连名字都叫错了。然后蹬蹬蹬地跑去教室上自习,留下我一个人呆坐在床上,心还在以每分钟一百多次的速度狂跳。

我看到的那条蛇明明是活的呀!我马上又否定了,它在纸里怎么活呢?是我看花眼了吧!

恐怖校园鬼故事短篇第三篇-连环劫

1

阿木被学校劝退了,原因是恶意殴打教导主任的儿子。

面对阿木父亲的一再恳求,校方始终无动于衷。

阿木的班主任说,如果是简单的学生打斗尚有商量的余地,可阿木将教导主任的儿子从操场打到教室,又从教室追至池塘边,最后干脆一脚踹下了水塘,若不是校卫队的人及时赶到,估计他还要往水塘里砸几个石头。

班主任苦笑道:“事后他不但不认错,还喊着是替天行道,其实教导主任那儿子也没太招惹什么!再说如果看不惯就要开揍的话,那还不天下大乱?”班主任停顿一下,若有所思地接着说:“阿木平时表现都挺不错的,可最近却有点反常,好像有暴力倾向,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面对着唠叨个不停的父亲,阿木半天不语。

父亲终于停下来之后阿木才开口说:“爸,让我去溪里院专读吧。”

父亲诧异地盯着阿木看了半天,最终无奈地低下了头。

溪里院专在遥远的郊区,专本连读,里面的学生类型包罗万象,就好似一个混乱的公共场所,来者不拒。阿木要继续读书修完学业的话,溪里院专是惟一的去处了。

阿木去学校的那天,父亲一遍遍地嘱咐他:“那学校太乱,你千万要当心,不要理会别人的长短,顾好自己就是了。”阿木一直默默地点头。

上了通往溪里的车子,阿木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终于走出了计划的第一步!

车子进了郊区,车窗外是一片荒凉的墓地。阿木的冷笑开始变得悲凉。是的,生命的另一半已经永远消失,不论这个赌局结果如何,自己都不是赢者,但自己不会放弃……

恐怖校园鬼故事短篇第四篇-不开门的宿舍

师大读书的时候,有一间宿舍,门常年关着。几年下来,灰尘布满。我们问宿管阿姨为什么不打扫,阿姨一听就脸色发白,摇摇头说不知道不知道,慌乱地走了。

一个胆大的兄弟曾经半夜贴在门口倾听,说听到里面隐约有烧纸的噗噗声。也有人半夜翻墙回来的时候路过,看到里面有光亮闪烁,当时傻傻地想:真尼玛的搞笑,熄灯了还在点蜡烛看书啊!书呆子吧。第二天别人问他哪个宿舍,他说就那个呀!这才想起来有点儿瘆的慌。

还有一次,一个不信邪的兄弟贴在窗玻璃上看,看着看着,发现里面也有一对大眼睛贴在玻璃上朝他看。之后那个兄弟好几天都觉得眼睛不舒服。

后来,一个新来的大一新生从我们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很感兴趣,他对我们这些学长拍拍胸脯道:学长们,就让我来揭晓这里的秘密!今晚一起来啊!

当晚,这个胆大的小学弟忽悠了一群学长,来到这间宿舍门前,他用力敲了敲,当然没用。他用脚踹了几下,还是没用,只是很多的灰尘掉落下来,四下纷飞,我们不禁咳嗽起来。他不想这么丢面子,朝我们笑了一下:“小看我了吧,看这个!”我们看到他手里扬起一把钥匙。

“你们怕吗?”小学弟将钥匙插进锁孔,旋转之前朝我们看了看。

“怕你妹!”当学长的后退一步,恶狠狠地回了一句。

门开了,小学弟进去之后,“啊”地大叫一声又退了出来。

我们一群人被他吓得不轻。

“看到什么了,吓成这样?”

“里里里面……”小学弟支吾了许久,才继续说道,“里面有灵位啊!有你的名字,好像还有你的,你的……我没看清楚……”

“神经病吧你,怎么可能有我名字!”那个曾经贴在门上倾听的兄弟斥道。

“信不信由你了,我要走了。”小学弟白着一张脸,没精打采地离开了。

后来,大家都陆续回去睡觉了。

睡梦中,我感觉宿舍的门被人打开,偷瞄一眼,一个黑影点着蜡烛在宿舍其他人的身上掠过。最后光亮照在了我身上,我不敢睁眼,生怕和他对视。过了好久,黑影离开了我们宿舍,我才敢拼命喘气。

第二天早上,有人说小学弟昨晚不见了,后来又有人说,有其他几个人也不见了。辅导员叫来校卫,看了门口的监控:

大概凌晨两点,小学弟等几个人连成一串在走廊上行走,最前面是个黑影,只有一段蜡烛浮在半空。只见最后,他们全走进了那间不开门的宿舍。

恐怖校园鬼故事短篇第五篇-怪谈之鬼差

引子

一位作家说过:人老到一定年纪,是通鬼神的。这一点PPL不信,因为他总觉的他也通鬼神,但他却正当年青。

1

PPL正在一所高校上学,PPL是他的代号,他们宿舍里每人一个。说他通鬼神,是因为他的床铺底下偶尔有一些冥币。别人是不知道的,因为那些冥币一碰就会变成灰,而且转眼就不见了,他还总以为这是自个眼花。而且他也总觉的每天都有黑影在身前晃,学校的角落里也好像有黑影在向自己招手。他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在梦里他可以上天入地,偶尔还能隐身变形,当然这比较难,只有一两次。最多的是给小鬼们送东西,希奇古怪,什么都有,有衣服、有汽车、有首饰、还有小蜜。有时也从一个小鬼手中接过东西送给另一个小鬼,说他们是小鬼,一是因为PPL有点与众不同,就是做梦时他是知道的,他经常给那些小鬼说:在我的梦里出现是你们的荣幸,说明我心里有你,。他自己也就不把这些鬼当会事了。二是这些小鬼总是对他很恭敬,又助长了他的气焰。他白天总是对班里的同学讲晚上的梦,让他们知道他的与众不同,而且天天有梦,一点也不忘,有时连着两个晚上还时上下集的。当然也添油加醋一些。

一天晚自习后,回到宿舍洗漱完毕,又跟舍友们玩闹到息灯,刚上床闭眼睡觉,就听有人叫他:

“L先生,L先生,求您件事。”

“谁?”PPL睁开眼,看见一个非常英俊的年青人飘在身上,心想:又开始做梦了。“说吧!什么事?在我梦里出现就是你我的缘份,我办办看吧!”这时PPL也坐了起来,那个年青人也坐在了他的对面。

“麻烦你把这个东西交给本市艺校模特班的心怡。”说着把一个用冥币折的纸鹤交给PPL,鹤嘴上还含着一枚戒指。

“这不行,我的任务是把活着的礼物交给你们,你这样好像不太合乎规矩。”PPL也纳闷,自己人为什么要这样说,可潜意识里就觉的要这么说。

“这个我知道,有是点难为您了,可我不找你我找谁呀!我跟心怡从小青梅竹马,原打算一毕业我们就结婚的,戒指我们都买好了,可一次意外,我早早的离她而去。我只想让你告诉她,让她早早忘了我,不要再生活在回忆中了,她现在过的太苦了,这样迟早会生病的。这一次我是真的要走了,才想到求你。这枚戒指本是一对的,我不想我们被拆散了,它们也跟着分离。”

“喔,要投胎了?你们的感情真的很深啊!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没忘了你,还是为你魂不守舍。”

那人干笑了几下,说:“我才死了三个月。”

“不会吧!三个月就去投胎,谁信啊!”PPL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就这么脱口而出。

“就因为这样,我才舍不得她,想再跟她说几句话。”那人苦笑着说:“我们的行踪你是知道的,不是在一个地方呆着不动,就是跟在你最亲近的人的身旁……”

“没错,要是可以随意走动的话,这世上色鬼就太多了。”PPL忍不住插口说。

“是的,所以因为我舍不得她,就一直跟在她身旁……”

“嘿,还是个痴情鬼。”

“可她的身旁全是女孩,虽然也都很漂亮,但我的心里只有她,别人我连看都不看,但到了晚上,她们……唉!我只有躲在床底下,紧闭着双眼,一直等到她们都睡了,我才出来看看心怡,看她入睡的样子,也看到了她梦中的眼泪。”

“呵,还是个‘正鬼君子’。”

“唉!正应了你这四个字,所以阎王奖我提前投胎,唉!你说,我这是为了什么呀?”

“是吗?啊哈,这叫什么奖励啊!你投胎不就全忘了吗?”PPL心中笑道:这是什么逻辑,心中越是爱她、敬她,反而要离开她。

“所以求你代我说几句话,我们就从此决别。”

PPL心想:你上次还不算决别,亏你想的出。“这不大好办,上边不让,我怕会出事。”

“我求您了,再说,这种事以前也有过,我想你不会有什么大事的,求您了。”说着就给PPL磕头。

PPL也早被他说动了心,心想:这该会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年青青的,我不就图个热闹吗?就对他说:“好吧!你给我,我这就去,去晚了梦就醒了,就像那个笑话,在梦中喝酒的人,等烫酒的功夫梦就醒了,多后悔呀!”说着就跳出窗外。

“别,你要白天去啊!晚上去会吓着她的。”那人在后面喊道。

“知道了,”PPL头也没回,直接飞身下楼,见两个夜叉小鬼早就在下面等着了,身旁放了许多东西。

“嘿,你晚点了,今天的工作量可不小,捉紧干吧!”

PPL答应着,接过清单,心想:真不知道这是梦幻还是现实,我怎么还默许了似的,还象个内行。这个问题已经想了大半年了,总要尽快弄明白。

整整忙了大半夜,总算把所有的东西都送完了,PPL又飞回宿舍,他一直不刨根问底弄明白,就是怕一切明白了,也就再没有飞翔的感觉了。他看看天色也不早了,赶紧到床上躲下又睡了一会。

一阵吵闹声又把PPL吵醒了,起来一看,都六点多了,早操马上就要开始了,他赶紧穿衣洗脸,跟着上操去了。半路上心想:又是一个有趣的梦。自己下意识的摸了摸上衣口袋,“天那,那纸鹤还在。”PPL把它拿出来仔细端详着,心想:难道这不是梦,是真实的?”

“看什么呢?”舍友ML问。

“好东西,”PPL猛的问道:“下午陪我去趟艺校吧!”他知道ML喜欢凑热闹。

“艺校?好啊!听说那里的女孩长的都不错,你有同学在吗?给我们介绍介绍吧!”

“这是谁?不准说话。”学生会的学长警告说。

两个伸了伸舌头,PPL小声问:“一定去?”

“一定。”

以上就是恐怖校园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恐怖校园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