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讲鬼故事校园传说文字版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张震讲鬼故事校园传说文字版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男生有天眼、校园搞笑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小说集、校园鬼故事读后感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张震讲鬼故事校园传说文字版第一篇-坟岗嚼尸

某校(在台北, 很有名,) 往某个方向, 原来是空芜一片的( 当然是很久以前), 该校某个学生有梦游症,到了晚上, 就跑向那个方向的山上(那里是乱葬岗), 每天晚上都跑去, 但没有人知道, 而同寝室的室友,甚至他自己只对每天早晨起床, 满身的污泥和满口的恶臭, 感到莫名; 但也这样过了好久, 直到他对面床的室友, 半夜起来嘘嘘的那一晚。

那天, 真是贪喝了汽水, 只好从温暖的被窝起来啦! 咦! 他怎麽不见了……走出了房门, 看到了他在走廊上, 才明了他刚走出房间不久, 但是这麽晚了, 他要去那? 好奇心驱使他跟上前去……

沿路气喘地跑步跟着, 而在前面的那位仁兄, 似乎是足不点地, 飞也似地向前奔去, 好不容易, 他停下来了, 喔……累死了, 休息一下! 这才发现身旁一堆堆的,前面那位仁兄背对着他, 所以, 当下立了决心, 决定要看他做什麽, 也顾不得这里的环境了, 就顺着隐在隆起处後面……

只见他开始像疯狗般地挖着地面, 直到地面出现了约一人大小的沆洞, 这时躲在後面的才发现: 那是个坟墓, 而坑洞中露出来的, 是一具棺材……接着, 他像疯了似地扳开棺材盖, 露出尸体, 他好像松了口气般, 动了一下身体……然後, 弯下身, 用两只手 , 狠力地将尸体的一只手扯下, 然後用嘴巴, 开始像啃肉般地开始“享用”这个时候, 他才发现: 那只手上长满了因时间久而生出的蛆,甚至有一些不知名的昆虫和爬虫类,也在上面穿梭着……

一幅可怕的景像, 却真实地在眼前出现, 他实在看不下去, 而向後退了一步, 一个不留神, 脚跟踢到了一颗石仔, 而发出声响, 惊讶而担心之余, 低下头又向前担忧着, 但是, 他也同时寻声回头……

他看到的是: 一张贪婪的脸,挂着碎肉的嘴,和一双火红的眼睛!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快跑! 两只脚己经不是自己的了, 但是, 他一定要跑回房间, 心里还想着: 他应该不知道我才是! 但是, 紧追在後的奔跑声, 告诉他: 错了

终於回到宿舍, 立刻钻进被窝, 气喘喘地告诉自己: 没事! 没事!房门打开了, 他知道他就站在门口, 为什麽他不进来呢? 轻轻地拉起被角,向外偷看着, 发现他好像在找什麽……

这个时候, 站在门口的人, 走向他对面床的上, 将手伸进那人的被窝中……那个位置是……胸……不是, 为什麽……是……心跳! 紧张的气氛立即升高, 告诉自己: 要镇定! 要镇定! 心跳啊……拜托你啊! 越是这麽说, 心跳越是加快……他知道现在轮到他了, 屏住呼吸, 眼睛却看到一只沾满污泥的手伸进他的棉被, 向着他胸部前进……没事……棉被猛地被拉起, 天啊! 那张贪婪的脸,挂着碎肉的嘴,和一双火红的眼睛, 现在就在眼前……他发疯似地掐着他的脖子,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吵杂的声响, 很快的引来宿舍中所有的人, 而且拉开了这两个人……

故事的结尾, 是两个人都退学了, 而且两个人都被送到松山疗养院, 一个惊吓过度 , 一个精神分裂……

张震讲鬼故事校园传说文字版第二篇-不一样的契约

鬼魅般的男友

马小兵和刘敏是一对情侣,二人就读位于郊区的S大学。周六晚上,吃过晚饭,马小兵像往常一样把刘敏送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每当临近分别,刘敏就会感到特别的不合。她紧紧地搂着马小兵的脖子,含情脉脉地看着他。马小兵笑了起来:“怎么,还要来个吻别?”

刘敏没说话,只是笑盈盈的。

马小兵说:“敏敏,闭上眼睛。”

刘敏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马小兵没有直接亲上去,而是凑到她的耳边说:“别再搂着我了,不然不好下嘴啊。”

刘敏松开胳膊,等了半晌,马小兵还是没有亲上来。她睁开眼睛,发现马小兵已经快步走到了几十米之外。

“你给我站住!”刘敏怒了,一边喊着一边冲向马小兵。她拉住马小兵的胳膊,气喘吁吁地说,“你、你调戏我啊。看我的!”说完,她一把抱住马小兵,踮起脚,将自己的嘴唇贴到了他的唇上。

刚亲一会儿,马小兵就挣扎起来。他一把推开刘敏,面色发青,不停地喘着粗气,像是随时都可能窒息。

“你、你怎么了?”刘敏顾不上生气,关切地问道。

马小兵狞笑起来,五官开始扭曲,先是眼睛斜了,后是嘴巴歪了,接着七窍不停地流出猩红的血液。他的脊背向前弯曲,两只手直挺挺地按在地上,转身便奔逃起来。

刘敏吓得直哆嗦,不仅是因为马小兵发生鬼魅般的变化,还有,她清楚地知道,马小兵此刻奔往的正是后山乱葬岗的方向。

翌日中午,刘敏仍躲在寝室的被窝里,昨晚的怪事给她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室友李妙可从食堂打饭回来,招呼了她一声:“怎么还不起床,是不是病了?” 刘敏没有应声。

“我看是懒病发作!”寝室长王琦也回来了,“敏,我在宿舍楼下看到马小兵了,他问我你怎么不回他短信、也不接他电话。”

听到马小兵的名字,刘敏又是一哆嗦:“他、他怎么样?”

王琦说:“今天穿得蛮帅的,就是脸色不太好,黑眼圈挺大。我听程辉说,昨天他们俩在网吧玩了一整天。”

程辉是马小兵的室友,又是王琦的男朋友,平时说话做事挺靠谱。

听王琦这么一说,刘敏更想不明白了:马小兵昨天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直到晚上十一点多两人才分开。而且,马小兵明明跑向后山了啊,他怎么能和程辉一起去网吧?难道,程辉在说谎?

长发女和短发女

女生宿舍楼下,马小兵正盯着手机屏幕发呆,刘敏颤巍巍地走了过来。

“敏敏,你终于下来了!”马小兵说着,向刘敏靠了过去,“不是说好今天一起去爬后山的吗?”

刘敏后退了几步。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生到底是人是鬼,何况他又提到了后山。刘敏问:“小兵,你还记得我们昨晚立下的约定吗?”

“约定?”马小兵一头雾水,表情十分怪异。

刘敏警惕了起来:“你这就忘了?”

“不、不!”马小兵摇了摇头,“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你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什么时候再来找我吧!”说完,刘敏转身走回了女生宿舍楼。

刘敏站在阳台上,偷偷地观察着马小兵。只见马小兵愣了一会儿后,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之后便快步朝后山乱葬岗的方向走去。

后山的风景其实不错,草木繁盛,鲜花艳丽,只是有一片区域葬满了死人,鳞次栉比的墓碑让人心慌。学生来爬山时,总是会刻意避开这里。马小兵却没有,他的口袋里鼓鼓囊囊的,装着什么东西,心惊胆战地走入了墓碑群中。

马小兵的眼睛在墓碑群中扫视着,终于定格在了其中的一座墓碑上。他走了过去,用手轻拍了墓碑三下,嘴里念叨着:“救急,救急……”

过了很久,墓碑毫无反应。

马小兵有点儿急了,抬起脚准备踹过去,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冥币,狠狠地甩在墓碑上:“救急,救急……”

“它不在,别白费功夫了!”一个嘶哑的声音从马小兵背后传来。

马小兵回过头,瞬间惊出一身冷汗——一个歪着脑袋的长发女鬼正直勾勾地盯着他。女鬼脑袋歪斜的角度十分诡异,肩头没有耸起,耳朵却紧紧地贴在上面。好像稍一不注意,它的脑袋就会从脖子上掉下来。

“为什么我们都死了这么久,你们还要拆散我们?”女鬼的表情突然狰狞起来,猛地扑向了马小兵。

马小兵闪身躲开,长发女鬼的脑袋却因为大幅度的动作掉了下来。女鬼的脑袋滚到了他的脚边,干瘪的嘴唇一张一合:“为什么……”

“鬼啊……”马小兵大叫起来,想要逃跑。谁知他刚迈开步子,一只手竞从旁边的墓碑下伸了出来,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脚踝。顺着手臂看去,马小兵看到一个短发女鬼正从泥土里往外钻。

“啊——”马小兵踢开鬼手,夺路狂奔。

身后,女鬼凄厉的嘶喊声不绝于耳:“为什么,为什么要拆散我们……”

跑下后山,女鬼没有追来。经过学校门口的咖啡厅时,透过玻璃窗,马小兵看到程辉和王琦正在约会,立刻走了进去。

“程辉,你不是说你不在学校吗?”马小兵大声地质问。

张震讲鬼故事校园传说文字版第三篇-这个手机不能捡

大雨天里的散篷车

学校里的自助银行突然坏掉,王鸢不得不打着伞到学校外面的银行去取钱。平常这种事当然可以交给另友来做。但是今天她刚和郑雷因为生日礼物的事情吵了架,所以只好自己来。

现在是下午四点半,路上几乎没有车辆。雨水在冰冷的路边上泛着青光,让王鸢觉得有点不安。她开始后悔自己一个人出来了。

伞挡住了她的视线,所以当她看到迎面驶来的轿车上的宝马标志时,几乎没有时间躲了。她本能地向右闪了一下,但那辆车好像也想躲她,竟然也向这边一拐。王鸢大吃一惊,尖叫着一侧身,轿车几乎是擦着她的肩膀驶过的。

那辆车马上停下,王鸢本来心情就不好,这时更是十分恼火,说:“你没长眼睛啊?”但是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车上下来的是个帅哥,非常非常帅。他走过来捡起地上的雨伞递到王鸢手里,说:“你……没事吧?”

王鸢的火气一下子消失了,忙笑着说:“没事,没关系的!”说到这里如有神助地打了个喷嚏。那帅哥脱下自己的外衣给王鸢披在身上说:“实在不好意思,我也是急着回家,开得太快了。”

没想到偶像剧里的情节居然就这样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朝那辆车看了一眼,却怔住了。那是一辆敞篷车。

下这么大的雨,怎么还会有人开这种车出来?而且她现在才发现,那帅哥给他的衣服居然是千的。再看那帅哥,从上到下居然没有一丝被雨淋湿的地方!

帅哥说:“我现在得走了,衣服里有我的名片。有事的话联系我。”说完就匆匆忙忙上了车,临走又回头问,“你真没事吗?”

王鸢还没有回过神来,说:“没有。”

帅哥很抱歉地一笑,说:“那就好,真遗憾。”然后开走了。

王鸢现在当然知道这不是什么遇到白马王子的好事。对方是鬼!

“‘真遗憾’这是什么意思?”王鸢自言自语,然后突然明白了,“他本来想撞死我!”

张震讲鬼故事校园传说文字版第四篇-真实学校宿舍闹鬼事件

偶发现这个学校是真实存在的,经过调查,偶发现江西理工大学应用科学学院就在江西省赣州市客家大道156号,他是江西理工大学下属的民办二级学院,不信可以自己上网去查。

这个闹鬼事件应该是真的。

一天晚上,学院熄灯以后,我来到学生宿舍楼的小房间里看书,过了一会,小房间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个女子,她告诉我,江西理工大学应用科学学院的校园以前是一片死人坟地,学院盖的学生宿舍楼压在了她们身上,使她们不得翻身,她们万分憎恨,却无可奈何,只能拿学生出气,今年我选择的出气目标就是你,如果你不想恶鬼缠身,要么离开这个垃圾学院,要么告诉别人不要来江西理工大学应用科学学院上学,说完,女子便消失了。

今天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我感到悔恨的事情有两件,第一是不该上江西理工大学应用科学学院这个二级民办垃圾学院,第二是应该听从那天深夜那个女人的话,将学院的真实情况告诉别人,因为自从那天晚上以后,我就不断遇上倒霉的事情,我已没有时间将学院的真实情况告诉别人了,因为我就要死了,请看到这段话的人将此事告诉别人,否则会像我一样恶鬼缠身,霉运缠身的!

以上文字是我们寝室的女生在姚金燕跳楼死亡后,在她的床下一张纸上看到的,我们很害怕,所以将这段文字公开,希望大家看到后多转贴,多告诉别人,这样才能摆脱霉运,否则会像跳楼自杀的姚金燕一样,恶鬼缠身,霉运缠身的。

张震讲鬼故事校园传说文字版第五篇-我不是江珂的替身

一个打错的电话

任何事情的发展都有其最初源头,这源头可以是人,可以是事,也可以是其它的某种毫不相干的东西……譬如一部小小的电话。

我们寝室的这部电话是现今很普遍的那种,讨人喜欢的白色机身,比计算器略大的显示屏,一排排按键安分守已地各就其位,使人一看到它们便有种想拨号的冲动。每当夜幕降临,电话铃声便会准时响起,由于我离电话距离较近,便承担起了接电话的任务。来电话的大多是寝室里那几位仁兄的女友,她们个个拥有训练有素的甜美嗓音,而且对我又彬彬有礼,因此既使是午夜我接起电话来也不厌其烦。

暑假来临之时,我没有回家,一来自己报了两个补习班,二来不想在家中虚度时光。这样一来,七月下旬以后寝室里便只剩我一人了。电话铃声响起的频率也随之骤减,有时一整天电话都在那里沉默不语,好像是在有意与我一决高下一样。

晚间室内热得令人窒息,走廊寂静无声,由于怕开灯引来蚊子,我只好独自躺在黑暗中听音乐,或者漫无边际地冥思苦想,加之晚上我时常头痛,简直是无聊透顶。电话铃偶尔响起,不是老妈的唠叨便是打错电话的。

这天,电话铃声响起,我接起来,结果又是一个打错的电话。

十分钟后,铃声再次响起,我接起来,对方是一个女孩,声音纤细而柔软,“请问你是江珂吗?”

我疲倦地说不是,旋即挂掉电话。

又过了一会儿,电话再次响起,依然是那个女孩,不过,声音变得急切起来。

“江珂!难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不要骗我了,你的声音我听得出来。你就是江珂。”

我想再次挂掉电话,却又怕她再次打来,心想何不答应下来,反正对方也不知道我是谁——好奇心这东西有时是无法控制的。

于是,我说:“我是江珂,你是谁?”

“我是阿了,听不出来了吧?两年不见了,你还好吗?还是老样子吗?如今真是想念我们高中时在一起的日子啊!”

女孩在那边叹了一口气。我从床上坐了起来,顿觉神清气爽,头不痛了。

“是阿了啊?你过得还好吧?我如今的变化很大,不过,我先不能告诉你。你先说说过去我是什么样子?”我尽力放松,让语气变得平和一些。

“过去嘛!怎么说呢?班子里的活跃分子,萨克斯吹得全校第一,女生都喜欢围着你转,说话时喜欢打手势,头发打卷,还喜欢用手摸自己的耳朵。呵呵,不过……”

她没有说下去,好像触及到了敏感的问题。

“说下去,不过什么?”

“你,你还爱吃草吗?”

“你说什么?你说我吃草!!”

“江珂,江珂,你不要生气好吗?你吃草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我们也并没有因为你吃草就瞧不起你,只是你自己的心里总是对此耿耿于怀。后来,同学们疏远你也并不是因为你吃草的缘故。”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们看到了……”

电话断了,一阵嘟嘟的盲音。

我呆呆地坐在床头,气喘吁吁,冲着话筒大声地喊,喂喂喂喂喂。

一如既往的盲音。

我躺了下来,心想,吃草?鬼才信呢!

真是伤透脑筋的问题,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孩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她后来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一头扎入梦境。

吃草

尽管寝室里只剩我一人,但就整个校园来说,还是熙熙攘攘,这使我忘却了孤单。

从补习班回来时,途经校足球场,看到那翠绿的草坪陡然想起昨夜的那个电话。下意识地走进了草坪,席地而坐。夏日的微风轻轻拂过脸颊,不觉心情荡漾。顺手抓起几根草,握在手中仔细端详。

有人竟然会喜欢吃草,真是罕见。手里抓着那几根绿草,我突然有种冲动——想尝尝草的味道。

环顾四下,没有人注意我。于是,我抓起那几根草轻轻地咬了一小口。没有什么感觉,便把那几根草一骨脑全都塞进了嘴里。

走出草坪的时候,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心想,自己怎么会吃草呢?

我低着头走着,思忖着刚才的事情。不知道不觉已走到了学校小礼堂的门前。

抬起头,发现自己竟置身于人流之中,四周人头攒动。礼堂门口仍然有人流涌出。好像是电影散场一般。

我突然想起自己包里还有一张票,翻开包,票还在,这才想起今天是同学方为的个人演唱会。

我迎着人流向前走,感觉身后有人拍了我一下。

我没有回头,依然自顾自地往前走。

那人大喊了一声:“江珂!”

我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突然拉了一下,停了下来。我没有往后看,我不知道那个人叫的是谁。但是我想他叫的绝对不会是阿了叫的那个江珂,绝对不会。他也许是在叫别人。

那个人的脚步声我听得出来,他走近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说:“江珂。”

我近乎颤抖地转过身,由于过度紧张,我变得语无伦次,“我不是江珂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江珂你认错人了。”

我边说边向那个人挥手,做出拒绝的手势。

我只注意到那个人是个男生,鼻梁很高,目光深不可侧。他仔细地打量我一番,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对不起,认错人了。”

然后,转身走了。

我听到他自言自语说:“太像了,连说话的姿势都像。”

以上就是张震讲鬼故事校园传说文字版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张震讲鬼故事校园传说文字版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