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讲鬼故事校园5篇

本文5个张震讲鬼故事校园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一本校园鬼故事书、鬼故事恐怖校园、北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张震讲鬼故事校园第一篇-亡者轨迹

四楼

我看着谷朋的背影,心“怦怦”地跳着。他凝视着前方的窗洞,衣服在风中剧烈地颤动。

他的目光,直直落在窗沿上。

我有些害怕,毕竟这是四楼,而且,大开的窗洞让我有一种随时都会跌下去的感觉。

“为什么来这里?”我终于忍不住问道。

谷朋回头看了我一眼,向前迈了一步,大半个身子都显露在窗洞前,我的心又是猛烈地一跳。

“你看,这里,有明显的痕迹。你觉得,这痕迹像什么?”他的手,指向窗旁的墙体。那里,有一个明显的痕迹,由里向外,一直延伸到窗外。

我咽了一口口水,极不情愿地说道:“它就像是有一个人用手指抓出来的。”

谷朋点点头,笑道:“和我的想法一样。一年前,有个女孩在这里自杀了,这个痕迹,就是她留下来的。”

我还是不明白,谷朋为什么会带我来这里,看一个女孩自杀时留下的痕迹。

我摇摇头:“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啊!”

谷朋叹了口气,说:“你再仔细看看,一个悬在四楼的女孩的重量,怎么可能造成这么明显的痕迹?”他顿了顿,小声地说,“这倒是像有人在窗外死命扯住她,而她又不想掉下去,于是,就拼命用手抓住了窗沿。可是,她的力量并没有窗外那人的力量大,最终还是被扯出去了!”

我打了个冷战。窗外的人?这里可是四楼,窗外怎么可能有人?

如果真有什么东西把她扯出去了,那个东西,肯定不是人。

我呆住了,脑海里出现了那个女孩被一团黑影扯出窗外的画面。

“其实,这样的事情有很多。大多都发生在这种没有阳台的老建筑中,我收集的资料中,就有五例这样的情况。这些人无一不是判定为自杀,可是,窗台上,又都留下了这样的痕迹。我觉得,那些人不是自杀,而是被什么东西给扯了下去。”谷朋皱眉道。

“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呢?”我勉强笑了笑,“这些痕迹,也许是后来留下的。”

谷朋瞪了我一眼,我不再说话,我知道,谷朋很好强,听不得别人的怀疑。

这时,我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拿出手机一看,是方深打来的。

“喂,方深,有什么事吗?”我赶忙借机避开谷朋的目光。

手机里,传出方深焦急的声音:“你们快回学校吧,我们寝室有人出事了!”

“谁?”我心一紧,赶忙问道。

“谷朋!”方深说,“谷朋从寝室的窗户跳了下去,他自杀了!”

我的手一下子颤抖起来:“这不可能,他正跟我……”我一边说,一边回过头去看谷朋。

风正从窗口吹进来,可是,谷朋已经不见了!

我的心,几乎要跳了出来。

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刚刚还在跟我说话的谷朋,竟然在一瞬间消失了。

我害怕地向窗口望去,这时,我注意到,窗沿上又多了一道痕迹!那痕迹,几乎和那个自杀的女孩留下的痕迹一模一样!

我软软地瘫倒在地上。这次,我不怀疑谷朋的推测了。

张震讲鬼故事校园第二篇-鬼搭车

话说,在某大学中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个上海的女生,一次在学校有事,周末回家晚了。由于她家住在郊区,所以回家时要坐中巴。故事就发生在她所乘坐的中巴上。

郊县的交通本来就比市区的要方便,加上当时已是晚上10点多了,因此在该女生所坐的中巴上只有零星的几个人。由于累了一天,她在车上闭目养神,四周很静,只有车子发动机的声音……

车到中途靠站,又上来了三个人,两男一女,这时车上加上司机和售票员一共为八个人。她也没留意,继续坐在车上休息。

突然,她身边的一个老头儿站了起来,指着她就大喊道:“你为什么要偷我的钱包?”

她对这莫名其妙的质问感到十分惊讶,问道:“老人家,我自己在打瞌睡,碍着你什么了,我根本就没偷你的钱包。”

“就是你,我身边就没别人,钱包怎么会不见的,年纪轻轻就学人偷钱包。唉!”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给惊呆了,想今天怎么这么倒霉,碰上这种事,委屈得快要哭了。这时老头说:“你还别说什么,有本事就和我一起下车给我检查。”她当时也没说什么,只是一肚子火,于是一赌气就和这老头下车了。

下车之后,她脑子一转,觉得不对,莫非是老色狼?她觉得有点害怕。

这时,老头对她说:“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救了你一命。”

“什么?你这个老头子,神经病!”

“你看到么?刚才上来的两男一女,不是人,是鬼。”

“什么?不可能,是鬼?你是不是疯了?神经病!”

“刚才那三个人,上车的时候,不是走上来的,而是飘上来的。”

女孩还是不相信,老头说:“你不信也就算了,我先走了。”说完,老头就走了。

女孩想今天真是倒霉,碰上这样一件怪事,也就自己叫了辆车回家了。

第二天早晨新闻报道,有一辆郊县中巴发生了交通事故,车上无一人生还,死难者共3人。女孩听了之后,想来想去,觉得车上少了三人,难道真是鬼?

张震讲鬼故事校园第三篇-请离开它

一个疑问

张伊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合群的,大概没人记得。

不过有一件事情,大家都印象深刻。有一天,一个陌生男人突然找到了她,张伊伊见到那个男人后,原本不苟言笑的脸上立刻阴沉起来,这阴沉中还带着一丝惊恐。

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他们认识。这之后,一向不逃课的张伊伊竟然逃了课。

因为她不住在寝室,也很少和大家联系,所以没人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作为曾经的室友,一个疑问常常萦绕在三个女生心中——那就是那天的男人到底是谁?

傍晚,宿舍楼突然停电,三个女生点燃蜡烛,闲来无事就围坐在一起聊天。聊着聊着,大家就又想起了那件事。

徐莉最先将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 “我觉得张伊伊一定是在躲风头,那男人八成就是她的男朋友。”

刘思彤一听,立刻摇头反驳:“不可能,那男人一看就是个中年人,张伊伊怎么可能看上他!再说了,如果他真是她男友,张伊伊怎么会一见到他便一脸的惊恐?”

“那还不简单!因为关系不正常,她怕被人发现呗。”徐莉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再说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刘思彤这才听明白,徐莉又在借机讽刺张伊伊。想不到过了这么久,徐莉还是放不下那段恩怨。

“我倒是觉得,那个男人应该是她的家人。张伊伊平时很少有家人来,她之所以那么惊恐,也许是怕人发现来者是她的家人。”

刘思彤说的不无道理,这么久了,张伊伊的家人确实从未来过。

寝室里,只有杨姗还未发言,此刻,她对着蜡烛痴痴地说道:“你们说,会不会有的人也像这蜡烛一样,开始时明亮光鲜,可是最后却变成一摊难看的蜡油。”

杨姗说完,两个女生全都愣住了。接着,杨姗讲起了她的猜测。

刘思彤和徐莉听完之后一脸惊愕,因为她们想不到杨姗所说的事情和一个人有关——那就是周俊海。

周俊海最开始交往的对象是徐莉,俊男美女的搭配让他们在校园里话题不断。可好景不长,周俊海突然变了心,他竟然移情别恋地喜欢上了长相一般的张伊伊。为此,寝室里火药味十足,徐莉和张伊伊也成了死对头。 整个宿舍楼里到处都是关于她们的闲言碎语,然而最后事情却发生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因为事件的罪魁祸首——周俊海,竟然突然转了校。

徐莉和张伊伊知道这件事时,周俊海已经离开了学校,因此这两个女生成了校园里的笑柄。

那天,杨姗发现张伊伊看到那个男人后非常恐惧,但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常的举动。张伊伊的第一反应是拽着男人离开,而且就在离开的刹那,张伊伊还回过了头——她在看一个人!

讲到这儿,杨姗的目光移到了徐莉的身上: “当时的张伊伊看的就是你。”

刘思彤一听笑了: “只是回头看一眼,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得想想张伊伊和徐莉是什么关系,而且还是张伊伊着急带男人离开的时候,那种情况下,她为什么要特意回头看一眼徐莉呢?”

徐莉听到这里一头雾水,完全蒙了。

杨姗只好继续说道: “答案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男人,徐莉你也认识。”

徐莉一听,立刻紧张起来,等杨姗慢悠悠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后,徐莉的脸上已经没了血色。

“想想看,你和张伊伊都认识的男人,会是谁呢?”

一双手印

按照杨姗的说法,那个男人就是周俊海,可周俊海怎么会一下子像是老了十岁?

诡异的氛围瞬间蔓延到了整间寝室。还好,电很快就来了,三个女生各自忙起了自己的事情。

原本杨姗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可就在熄灯前,徐莉突然说道:“其实我调查过张伊伊的住处,我知道她住在哪里,明天你们谁陪我一起去?”

第二天,三个人来到了徐莉查到的那个小区,小区里人很少,偶尔有遛弯的老人在小区里哼着小曲,其余的时候,整个小区都非常安静。

门打开的刹那,三个人都惊呆了:穿着睡衣的张伊伊面色憔悴,她双眼无神,脸色暗黄,像是得了一场大病。

“你们怎么来了?徐莉,你跟踪我!”张伊伊恼火地瞪着徐莉,说道。

徐莉却直截了当地问道: “说,那个男人是不是周俊海,我就想知道这个!”

张伊伊一听,面色立刻冷了下来。

“跟你有关系吗?出去!”张伊伊刚说完,身体就一抖,整个人如同掉进冰窟一般,浑身颤抖个不停,牙齿还不停地打颤。

“总之,这个屋子就我一个人,你们不信就去搜。”张伊伊说完,就一个人跑进了浴室。

刘思彤看她的行为太过怪异,一脸担忧地跟了进去。

徐莉挨个屋子地看了一遍,看样子,她对于周俊海仍旧是念念不忘。

杨姗则走过去将浴室的门打开了。

她心里一直放不下一件事,那就是张伊伊和周俊海到底是什么关系。毕竟张伊伊的长相一般,她怎么可能赢得过徐莉?

如果那个中年男人真的是周俊海,那张伊伊此刻便十分危险。所以杨姗才将浴室的门大敞着,为的就是要看张伊伊到底耍没耍花样。

随着水声响起,张伊伊迫不及待地冲进了热水中。

刘思彤突然“啊”地一声叫了出来:“水太烫!”

杨姗一惊,仔细看去,发现热水冒着白乎乎的热气。而刘思彤则躲在远处,看样子是刚刚溅到了热水,被烫怕了。再看热水中的张伊伊却是一副舒服至极的表情,这实在令人费解。

然而更加让人不解的是张伊伊的背后竟然有一双黑色的手印,那孩童般大小的手印,热水一浇,竟然一下子移开了——那手印怕热水!

张伊伊被热水浇得浑身冒热气,那黑手印再也无处可躲,便突然消失了。

手印一没,张伊伊也一下子哀叫起来,她立刻捂着身子跑出了浴室。只见她浑身通红,也被烫得不轻。

“张伊伊,你……”三个女生一脸诧异。

张伊伊停顿了片刻后,才幽怨地说道: “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徐莉!”

张震讲鬼故事校园第四篇-校园恐怖之殡仪系

初涉殡仪聚

当同学们都在为填报高考志愿选择学校和专业焦头烂额的时候,筱萌的父母却早已经为她安排好了前程。父母说:“现在社会竞争大,就业形势严峻,筱萌,爸妈给你选了个好专业。”

——殡仪系。

当一道闪电划过的时候,筱萌看清了眼前大楼门口的这三个大字。迎新的学姐似乎并没有迎新时该有的热情,白色的脸在雨水里苍白阴沉,神色怪异地冷冷说了句:“欢迎来到活人墓!”

学姐带筱萌参观殡仪系教学楼。站在六楼的过道上,阴风夹着雨丝阵阵扑来。学姐指着教学楼对面一片雨气迷茫的地方说: “那是阳明山公墓,我们有时会去那里上课。”

筱萌放眼望去,雨雾飘散,远远地能看到公墓上几块白色的墓碑。四周一片苍茫,雨水淅沥沥地落着。筱萌站在六楼冰冷的过道里,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与世隔绝、仿佛被世人所遗弃的地方。

冰冷的教学楼毫无人气,就像一具巨大的石棺,真的像是活人墓。这是筱萌对学校的第一印象。她觉得自己好想哭。

但筱萌并不想逃回家里。父母工作很辛苦,他们从小告诫她说,有时候人活着,不得不去选择一些自己并不想走的路。人只有坚强,才能把困难当成泥土踩在脚下。筱萌有着这种与生俱来的坚强,很快就适应了学校里的生活。

那么,世界上哪些地方会存放尸体?除了慕地、医院、殡仪馆,还有一个地方——民政学院的殡仪系。殡仪系每年都会向外购买尸体,以供学生上课当教材用。

跟医院的设备一样,殡仪系存放尸体的停尸房气温极低,阴冷恐怖。那一排存尸柜一拉出来,是一具具裹在塑料袋里的尸体。将塑料袋的拉链拉开,死人闭着眼,肤色青白发紫,结着冷霜,僵硬而笔直地躺着。

殡仪系的学生将这些尸体如神一样请出来,摆放在他们的“课桌”上,在阴冷而潮湿的空间里听他们的老师讲人体的构造、细胞的衰败死亡、如何对尸体各个部位进行防腐和美容。

因为尸体难得而昂贵,所以要长存。为了防止内部的腐烂,这些当教材用的尸体都已经被掏空了内脏。学生可以发现,尸体腹部被冻得发紫的皮肤上,有一条翻翘着皮肉的长长的刀痕用黑色的线缝着,就像一只黑色的大蜈蚣吸附在上面。

第一次看到死尸的时候,筱萌呕吐了好久,好几天吃不下饭,成功将自己的体重减了五斤。她总感觉自己身上依附着一层浓厚的尸气,即使一天洗三次澡、喷上味道极浓的香水,也驱散不了。夜里做梦的时候,她总梦见自己睡在一堆冰冷僵直的死尸之中。

后来筱萌就变得麻木了,吃饭的时候都想着死尸的样子,思考着该如何给死尸防腐和化妆。

她和许多漂亮女孩子一样,行走在冰冷潮湿的教学楼里,学习着如何为死人写挽联、策划葬礼、恢复遗容、美化遗体,让死者安安心心地走完最后一段路。

殡仪系女生的生活是极为乏味而孤寂的。因为在每一个青春美丽的女孩子心里,都渴望有人来爱她。

但筱萌从殡仪系的教学楼里走出来,即使她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其他系的男生也没有人敢来爱。

殡仪系附近是音乐系。一个很浪漫的地方和一个恐怖阴森的地方挨在一起。筱萌恋上了夏奇。夏奇全身上下散发着青春阳光的浪漫气息,和她身上那股厚重的尸味差别鲜明。

张震讲鬼故事校园第五篇-校园怪谈之女生宿舍

诡秘档案之蚊帐下的男人脸

恐怖指数:★★★★

诡异指数★★★★★

亲历者:殷月锋

事件过程:

话说四川一座大学,位于城市郊外,平时就流传着不少令人奇怪的不可思议的故事。有一个女生寝室,住着7个女生,平日里相安无事,但是有一晚,住在下铺的一个女生(我们暂且叫她小萍吧)怎么也睡不着。

这晚又出奇地安静,静得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到。室友们都唾了,只有小萍在床上翻来覆去,睁大眼睛。她看了看表,2点了,“哦,快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她喃喃地对自己说着。仰着脸,突然,她发现床上挂的蚊帐在慢慢往下沉。住过宿舍上下铺的朋友都知道,挂在床上的蚊帐从上铺吊下来的样子。

她有点奇怪,开始还以为是风,但渐渐地发现好像有个东西从蚊帐上面印下来,小萍仔细看看,是一个人脸的样子从蚊帐上浮现出来,慢慢清晰起来,就像一个石膏的人脸,而且是个男人的脸,还在对她笑。

小萍浑身发冷,一跃而起,大叫一声,全寝室的人都醒了,大家纷纷询问什么事,小萍瑟瑟发抖,指着床,“有鬼,有鬼。”

全寝室的女生吓了一跳,但左看右看,什么也没发现,“你在做梦吧?”

“别开玩笑啊!”大家都有点害怕。

“可能。”小萍也搞不清咋回事。

“算了,睡吧,你一定做噩梦了。”

就这样,大家又回到床上,这一晚,相安无事。但是,从此以后,这个石膏一样的男人脸,就缠上了小萍,每晚都出现,这个寝室的人也再没睡好觉。

不可能每天都做同一个梦吧,大家决定向学校反映这事,但有谁相信呢?教务处的一个主任,想了想,告诉小萍和她的室友:“你们今晚回去睡,我带几个保卫人员守在寝室外,一旦有事,你们就叫我们。”

夜晚来临,小萍和室友们早早上了床。教务主任和五、六个保安,十几个自告奋勇的男学生守在门外。

“这么多人,那鬼还会出来吗,”不知谁嘀咕着。

2点,小萍死死地盯着上面的蚊帐,那石膏一样的男人脸会出来吗’

一切都安安静静的,慢慢地,蚊帐往下沉,又来啦!那个白色的男人脸准时出现了,照样盯着小萍笑,今天还笑得特别明显。

“来啦!……”小萍大叫一声。(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刹那间,门外的人一涌而入,“哪里?哪里?”

“他没走,他没走,在那儿,还在笑。”奇怪的是,只有小萍能看到,其它人却看不到。

“在哪儿啊?”大家都搞不清楚,在房间里左顾右盼。

“在窗户那儿……在那儿……到门口了,他要出去……”大家随着小萍的手指方向看,但什么也看不见。

“他的意思可能是要我跟他走。”小萍指着门口。

“那就跟着他。”教务主任说。

于是,一大帮人拥簇着小萍出了寝室。小萍跟着那张脸,大家跟着小萍。一会儿,走出校门,来到校外的一个烂水塘边。那张脸对着小萍笑笑,一跃而入。

“他跳进去了,跳进去了,不见了。”小萍叫着。

“马上叫人抽干水塘。”教务主任吩咐。

第二天,有关部门前来抽干了水塘,猜猜发现了什么?一具男尸。

原来,几个星期前,这所大学失踪了一个男生,学校、公安人员四处寻找无果,想不到淹死在这里。

后来,证实了男尸正是那个失踪学生,他是失足掉入烂水塘的。

人们把这男生生前照片给小萍看,小萍认出那张白色的脸正是此人。也许是这男生尸骨未寒想有人发现吧,但他为什么找上小萍就不得而知了。

以上就是张震讲鬼故事校园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张震讲鬼故事校园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0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