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校园鬼故事507女生寝室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小说校园鬼故事507女生寝室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真实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大全书籍、短篇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小说集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小说校园鬼故事507女生寝室第一篇-嗜血棉被

“好痒啊!”半夜熟睡的卢韦在梦中呢喃了一声,他在自己的脑门挠了挠,又觉得有些冷,就把半张脸埋进了被窝里。此刻,宿舍外正刮着寒风,嗖嗖的。

正要睡去时,他忽地感到有些不对,便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一张人脸阴森地悬在他面前。卢韦吓得全身一怔,挺起身子就想要坐起来,不料却一头磕在了面前那人的脑门上。

那个人竟毫无反应,缓缓站直身体,额头明显地陷进去一块。

卢韦揉揉睡眼,认出了来人:“胡……胡杰,你脑门是豆腐做的?”

胡杰看着他,脸上浮起一丝诡异:“今天晚上我想和你睡。”

“发什么神经!”大半夜被吓醒,卢韦气呼呼地回道。

“那,我把我的被子给你盖吧。”胡杰好像很执着。

“行了,你就别折腾了。”卢韦打了个哈欠,准备躺下继续睡。

胡杰的五官顿时扭曲起来,神情也开始变得焦躁。他猛地伸出手,一把扯下了自己的耳朵,一股血液顺势喷溅出来。

“啊!”卢韦惊叫一声,他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室友。

“盖我的被子吧!”胡杰又重复了一遍。

卢韦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他伸直了颈子左右张望,想求救。可是另外两个室友似乎都睡得很沉。

胡杰见卢韦毫无回应,紧接着又把自己的鼻子揪了下来,像捏橡皮似地用力捏在手里,血顺着指隙滴落:“盖我的被子吧!”

“好!好!我盖!”卢韦担心自己要是再不答应,胡杰接下来就该摘脑袋了。

胡杰的嘴巴张开,血流了进去。他嘴唇动了动,没有声音,但是卢韦看懂了,他在说“谢谢”。许久,胡杰像僵尸一样走回他的床边,躺下,轻轻盖好被子,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卢韦则坐在铺上哆嗦了半天,最后迷迷糊糊地也躺下了。

第二天醒来,卢韦直接蹦起来去掀胡杰的被子,被子下却空空的,不见胡杰的人影。

“别找了,那小子昨晚彻夜未归,肯定又去包夜了。”床上的章瀚伸了个懒腰说道。

赵季撑起半个身子:“胡说!人昨晚回来了。回来一句话没说,直接就睡了。现在估计是起了个大早出去买早饭了。”

“他明明没回来!”

“回了!”

望着两人争执不下,卢韦感觉自己一头乱麻。昨晚的事应该只是个梦吧,他看了看胡杰的被子,却有一股寒意袭上心头。

无人认领的被子

外头风正紧,气温到了零下,冻得刺骨。

胡杰还是没有回来。晚上,卢韦看着胡杰空床上的那条被子,心里挣扎着,天这么冷,要不要把它抱过来盖。可是昨晚的怪梦还是让他有所顾忌。正在他挣扎的当儿,赵季一溜烟把那被子抱到了自己床上,嘴里嘟囔着:“冻死了,冻死了!”

得!甭挣扎了,睡吧。卢韦扫兴地躺下了。天亮,赵季的一阵炫耀声把他吵醒了:“你们是不知道哇!这被子又轻又暖的,盖着可舒服了。”

章瀚“切”了一声:“得瑟个啥,又不是你的。”

赵季高声回道:“那也不是胡杰的。这被子是他捡来的,他要是回来,咱以后轮着盖呗。”

卢韦不信:“这年头还有白捡的被子?”

赵季洋洋得意:“你不知道吧?天晴的时候,会有很多人晒被子。可等天一黑,总会有那么几条被子被扔在外面,无人认领。”

卢韦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问:“咱宿舍最近好像闹耗子了,你们最近夜里有没有听见过吱吱的声音?”

章瀚摇摇头。

赵季回忆了一下:“我一般睡得死,哪听得见这个。”

卢韦点点头,应该是自己多疑了。

几天后,卢韦恰巧从外面回来,赵季正在宿舍里看书。

卢韦上去就把手搭到了他的肩上,想跟他说话。赵季却猛地大叫一声:“不要!”一抬头,他的额角竟然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卢韦有些莫名其妙,讪讪地把手挪开。赵季合上书,满脸不高兴地出去了。

“神经兮兮的。”卢韦埋怨了一句,也没怎么在意。

结果第二天他醒来后,就发现一向睡得很死的赵季失踪了,赵季的东西都在原来的位置好好放着,手机也开着机,只是人不见了,和胡杰不见时的情形一模一样。

卢韦沿着赵季的床来回走,但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考虑一阵后,卢韦决定把那条被子继续晒出去,看会不会有人抱走。为此,他请了病假,装病留在宿舍观察。

可是一整天过去了,被子依旧无人认领。

小说校园鬼故事507女生寝室第二篇-校园恐怖之沙漏

这是一家精巧的手工礼品店,店主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十指修长,长相俊美,所以店内的很多顾客都是带着疯狂念想的小姑娘,她们多半会围在店主的手工台前,专注地看着他。他也不管,礼貌性地一笑,而后专注地看着平凡一物在手中成长为独一无二的饰品,女孩们看着他灵活的手指和认真执著的过程,都会在心满意足带着饰品转身离开的时候,回过头多看他两眼,然后兴奋很多天。

“你叫什么名字啊?”一个已经来店里很多天的女孩子问道。“沙致远。”他依旧不抬头,工作的时候世间仿佛除了他手上的那些物件,全都成了多余的。这也就是店里的手工饰物那么灵巧剔透让人着迷的原因了。

女孩子在店里绕了一圈,烛台相框,笔筒钱罐,都可爱得让人爱不释手,只是走到一幅字画前,她忍不住上前端详了起来,画中山水渺渺,似是江南氤氲雾景,青石板上一若隐若现的女子背影,虽然朦胧,却更见画的作者对此人的心驰神往。只是这题词“从来系日乏长绳。水去云回恨不胜。欲就麻姑买沧海。一杯春露冷如冰。”女孩子一字一句地念道,“是李商隐的《谒山》,奇怪的是,为什么这样的美景美人,本是一桩乐事,却要配上这样一首时光匆匆昨日难回的诗?伤感又无奈。”

“那诗是我题上去的,那画也是我画的。”沙致远好像对这个问题有了点兴趣。抬起头回答道,“因为美景虽美已是暮色,美人虽美。她的步伐也渐行渐远,当是归途,也是离别。所以这幅画根本就是在说迟暮的时光和你略微看懂的无奈和感伤。” 沙致远把画撩开,背后竟是一个小小的壁橱,里面玲珑安置了几排小的玻璃架,几晨玻璃架上摆放的全都是沙漏,稀稀疏疏地流动着幼沙。那是女孩子从没有见过的美丽的沙漏,它们的外壳形态各异,颜色丰富多彩,里面的幼沙细腻顺滑。没有平常沙粒的颗粒状和棱角,沙漏的恰到好处是每一只沙捕的流沙速度都那么一致,摆放在一起,画撩开的那一瞬间。女孩子被彻底地吸引了。

“沙漏原本的功用就是测量时间。两个小玻璃球和中间连通的玻璃细管,沙就这样从上流到下,虽然名义上它们的运行时间都是一个小时,可是当沙全都流到底部的时候,再把它倒过来,一切又从头开始。它计算的实际上是永恒。”沙致远环绕着手臂,给女孩子解释道。

“是啊,永恒,好美的词语,那样沙漏不是很像象征着爱情、友谊和幸福吗,我懂了,送沙漏当做礼品的含义是我们要永远的幸福,永远地珍惜爱情和友谊!因为时间在消逝,事物在变迁,记忆也许会随着岁月消失,但是遗忘的时光却不会沉寂在心底,只要你把记忆后退回去。一切再从头看,它还是永恒。”女孩子回过头来,手里握着一只蓝色的沙漏,目光皎洁,沙致远修长的手指在旁边的玻璃板上敲了几下,眨了眨眼表示赞同。其实他没说,刚刚她背对着自己的时候,背影很是熟悉,只是她转身问自己时,那眼眸却仿若一剪秋水,甚是美丽纯真,颠覆了早已逝去的记忆。女孩子歪过头来,“那么沙漏的颜色代表什么呢?”

“白色代表健康脱俗,紫色代表品位,粉色代表天真,至于蓝色,它代表活力。”沙致远站在她的旁边,多看了两眼,但是好像什么又没在意。一边说一边把画放下,“这是非卖品,我做来只是自己欣赏和计算。”

没想到女孩子乖巧地把手上蓝色的沙漏放回画的后面,点点头说道:“我懂了,这是属于你的沙捕,只能用来计算你的‘时间’,那我还是买点其它的东西吧。”沙致远低下的头再一次抬了起来。看着她挑选了一个蓝色的水杯,付了钱就往外走去,在女孩临走又看了一眼那幅画时,沙致远没能忍住多问了一句,“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我叫小凡。”她摆了摆手上的水杯,好像淘到了最珍贵的东西,然后说了再见。

小说校园鬼故事507女生寝室第三篇-请在夜晚画像

有人要杀他

徐森是A大美术系大二的学生,因为家庭境况不好,所以,上学之余,他就在外面找了一份兼职,挣几个零花钱。

他的这份工作是夜班,每天要很晚才下班。为了方便起见,他就在校外租了套小户型的旧房子。

那是一幢位置挺偏僻的老楼,徐森租的是这幢楼的一楼,背靠后山的一套房子,一厅一室,光线不太好,但很清静,租金又很便宜,所以,徐森很满意。

然而,刚住了两天,就发生了一件怪事。

这天晚上,当徐森正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门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

他打开门,门口站着两位民警,一男一女。他们板着脸,男民警问:“小伙子,刚才是不是你报警?”

“报警?”徐森脑子有些懵,“我没有报警啊。”

男民警谨慎地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他和女民警一起小心翼翼地进屋,四处看,但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现。

“真是奇怪?”女民警拨弄着放在茶几上的电话机,向徐森投来不信任的眼光,“报警的电话号码跟你家这部电话的号码一模一样……小伙子,你不会存心捉弄我们吧?”

“我怎么会捉弄你们呢?我回来还不到半个小时……”徐森说。

因为这里并没有发生什么案情,所以再争论下去也没有意义。两位民警转身准备离开,徐森好奇地问:“民警同志,我想请问,刚才你们……到底接到什么样的报案电话?”

男民警冷冷地说:“半小时前,一个男孩在电话里大声求救,他说,有人要杀他……”

徐森一下子愣住了。

两个民警消失在黑黢黢的夜色之中,可是徐森的心却在这一刻开始不安起来。他产生了这样一种联想:在这间出租屋里,曾经发生过一起凶杀案,歹徒从后山潜入房中,杀了家里的一名男孩,这个男孩的魂魄一直在这间凶屋里游荡,他一遍又一遍地拨打着报警电话,刚才那个报警电话,就是他打出去的……

“叮叮,叮……”

正在这时,屋子里那部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徐森吓了一跳。他愣了半响,接起了电话。

电话是一个叫刘正涛的男人打来的,他就是徐森现在的老板。电话里,刘正涛似乎有些不高兴:“徐森,马先生家的画像呢?”

“刘哥,那画像昨天晚上就画好了,我把它放在写生室里了……”徐森说。

“我找了,写生室里没有!”

“怎么会呢,我明明放在那儿了……”徐森有些诧异。

“我不管,反正明晚客户就要来拿画像了,你自己看着办。”说完,刘正涛挂断了电话。

徐森愣愣地拿着听筒,杵在那儿。然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身去翻背包。那背包里面,装的全是画画用的笔纸之类的用具,还有几大本美术参考图册。

意外地,徐森在图册里找到了那幅画给马先生的画像。

该死!徐森狠狠地骂自己。这画像,准是他昨晚画好后,把它误当作白纸夹在图册里带回了家。今晚去上班,他恰好又没带这个背包,所以到现在才发现。

徐森从图册里抽出了这幅画像,他的心也随之抽动了一下。

昏暗的灯光下,他又看到了画中那个女人并不漂亮的脸。那是一张额头略窄、眼窝凹陷、一脸阴郁的瘦脸。这画虽然只有黑白两色,不过,这个女人却画得活灵活现,就连她的瞳孔里,似乎都在反着光……

突然,徐森头皮一麻——他从女人的瞳孔里看到了他自己!

他尖叫一声,把画像扔在了地上!

可是,那只不过是一张普通的画像啊。徐森定定心神,靠近了再去看,这一次,她的眼睛里再没出现别的。

多么可怕的幻觉,徐森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但是,经过刚刚的惊吓之后,徐森隐隐觉得,这幅画像有些不太吉利,自己无端把这个陌生女人的画像带到家里来,似乎触犯了某种禁忌……

对了,今晚那个奇怪的求救电话,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呢?

小说校园鬼故事507女生寝室第四篇-医学院的学生不怕鬼

对于我们来说尸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某一天当你正在解剖尸体的时候,突然你的身后站着一具昨天刚被你解剖的尸体!!!!

我是一名医学院学外科的学生,对于我们来说基本每天都有和尸体打交道,解剖尸体是我们的必修课,刚来的时候我对于尸体有种莫名 的恐惧,但是很快就被一次次的福尔马林和血肉横飞的场面浸泡的毫无知觉,或者说已经习惯了。每次当我拿着手术刀把尸体划开的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我现在解剖的是我们亲人,我的朋友,我还能下得去手吗?有时候我也会想或许有一天躺在手术台上等待着被开膛破肚的是我自己呢?三年之后的我现在就站在我的好友阿兰的面前,不过此时的我手里拿着手术刀,而她此刻只是一具等待着被解剖的尸体。我毫不犹豫的划开了她的肚皮,等我解剖完我的朋友的时候,准备转身去解剖我的老师,我刚转身,我看到阿玲拿着手术刀站在我的身后!!!

事情还要从我进入这所学校的第一年说起……

那年,我和阿兰都是新生,由于我们是女生,所以对于恐怖和血腥有种天生的抵御心理,可是既然我们决定选择医生这条道路,就要做好时刻面临尸体的准备!我的导师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教授,他给我们将解剖课的时候,他可以一边拿着手术刀划开尸体的肚皮,还可以一边吃着早餐。所以我们在他的熏陶下,很快就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我们学校的解剖教室有一间是绝对不会使用的,即使所有的教室都满了,宁愿不上,我们的导师也不会让我们去那间教室,据说这所学校刚开的时候,那间解剖教室就发生了一件恐怖的事情,一个学生把另一个学生杀死之后就在那间教室把尸体给肢解了,直到很久一次突然的事件学校才发现福尔马林里泡着的是那个失踪已久的学生,等大家报案的时候,那个杀人的学生早已不知去向,等警察查到凶手准备抓捕的时候,学校意外的发现那个学生就死在那间解剖室里,尸体的肚子被划开,肠子流了一地……

有一次,阿兰为了证明自己的胆量就约好几个新生一起去那间教室去练胆。我是不敢去的,因为我这个人自小在农村长大,对于鬼神之说还是比较相信的,但是阿兰这个无神论者一直说“医科院的人就不应该害怕鬼,要是有鬼说不定某天你正在解剖你的身后就站着一句尸体!!”对于这个阿兰我可是打心里佩服她的勇气,于是我就不服气的跟她说“你要是胆子真的够大,你就去那间被锁着的教室去拍几张照片来让我们长长见识”当时我只是跟她开玩笑,真的,我只是开玩笑,我却没想到这个玩笑导致了阿兰的死亡。直到我看到警察过来抬尸体的时候,我才知道阿兰昨晚死在了那间教室。

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跟她一起去的几个人都疯了,嘴里说着胡话,警察根本问不出什么来,根据整理阿兰的遗物我发现了她写了一封遗书,也许写的时候只是带着好玩的心理,但是这次却确实用上了,根据她的遗嘱,她死后,尸体捐助给学校做研究使用,所以,就被院方冰冻在解剖室里。因为学校考虑到她毕竟是在学校里出事的,这个时候就拿出来解剖有点不合适,于是就暂时的放下了,直到三年后,我毕业了。

因为我成绩的突出所以学校决定让我留校执教,对于我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看着一个个因为害怕而惊慌失措的新生们我似乎想起了以前我和我们那帮人的岁月,当年的我们看到尸体被手术刀划开也是这么的惊慌失措的,不知怎么的,我想起了小兰。当有一天我拿起手术刀准备解剖尸体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那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虽然有点变形了,但是那个面孔在我的脑海已经根深蒂固了,我差点惊叫出声,那是小兰,死了三年了,小兰终于被拿出来当小白鼠了。我深呼吸,快要落下的手术刀最终还是没有落下,我惊慌失措的跑离了教室,留下一帮不知所措的学生。他们是不会知道我在害怕什么的,那件事只有我知道,所以我在害怕什么我很清楚。

我的导师看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安慰着我,让我继续解剖小兰的尸体,可是我不敢面对那张熟悉的面孔,于是我把我的导师杀了,就在放小兰尸体的那间解剖教室里,我站在我的导师的尸体前,手里拿着手术刀,感受着还温热的血液我感觉我就是一个魔鬼,我的身后是我曾经最好的朋友小兰,我 的面前是我最敬重的老师的尸体。我突然有种强烈的好奇感,我想看看小兰的心脏,于是我不再害怕了,我拿起手术刀,走到小兰的尸体前,熟练的划开肚皮,突然,我感觉小兰的眼睛好像一瞬间眨了一下眼,我吓的连连后退,可能是我的幻觉吧!于是我就转身先把导师的尸体给解剖了再说吧,可是当我刚转身的时候,我感觉背后有一种深深的恐惧向我袭来,我看到一个黑影站在我的身后,我僵硬的转过身体,我看到刚才还被我开膛破肚的小兰,此时正拿着我的那把手术刀站在我的身后!!!此时她的眼睛已经张开了,嘴巴往外冒着福尔马林,她拿着手术刀一步步向我逼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其实那天我不是故意让你去那里的!”此刻我已经崩溃了,胡乱的说着,那天的事终究是我的一块心病。我看到小兰拿着手术刀划开了我的喉咙,然后划开我的肚子,我感觉不到疼痛,因为我已经是一具尸体。

第二天,警察在现场发现三具尸体,一个已经死亡三年的尸体手里拿着一把手术刀躺在解剖台上,地上一具死亡时间在昨晚的女尸,还有一具死亡时间32小时的男尸,初步鉴定女尸为自杀……

小说校园鬼故事507女生寝室第五篇-人皮手套

魔力手套

江尚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统考,朱子傲居然考了全年级第一。

其实,不光是江尚没有想到,就是年级里所有的同学和所有的老师,他们也都没有想到。平时,朱子傲上课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成绩从来没有显山露水过。这样的学生,却在整个年级测验中,考了第一名,你会相信吗?

江尚断定,朱子傲一定作了弊。

可是,调查结果令江尚很是讶异。考场中坐在朱子傲前后左右的同学,还有朱子傲所在考场的监考老师,他们都表示:那一天,朱子傲绝对没有作弊。不过,他们向江尚提供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信息,考试的时候,朱子傲戴着一副黑色皮手套,天气那么炎热,考试时朱子傲却一直没有摘下来过。

难道,问题出在那副手套上?一副手套,又能藏着什么猫腻呢?

江尚之所以这么关心朱子傲的成绩,并不是因为他对朱子傲本人的关心。以往,在这种大型的考试中,第一名一直都是江尚。这一次,江尚屈居了第二。

江尚怎么也不相信,凭朱子傲的实力,他能考第一。所以,江尚决定对这件事追踪到底。他本能地觉得,这件事与朱子傲的手套有关。

江尚和朱子傲住同一个宿舍,因此,江尚对朱子傲的调查,也就便利了许多。趁着朱子傲睡午觉的空当,江尚悄悄地拿走了朱子傲放在床边的那副黑色皮手套,来到了教室里,仔细地研究起来。可是,江尚把那副手套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手套上面除了绣着一只飞鹰的小商标以外,看不出来有什么古怪的名堂。

江尚把皮手套丢在了一边,准备写作业。最近一段时间,作业又多又难,即使是江尚这样优秀的学生,也不能不认真应付。江尚刚刚拿出书本,看见那副皮手套,不禁暗想:像朱子傲那样戴手套写字会是什么感觉呢?他好奇地抓过手套套在手上。说来也怪,刚戴上那副手套,江尚的思维异常敏捷,手下作业的速度也变得飞快。结果,平常要用一个下午才能做完的作业,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江尚简直不敢相信竟有这样奇异的事。忙又在桌上铺了一张白纸,戴上那副手套,随便涂抹起来。仅仅才几分钟的时间,一幅精彩的作品就展现在眼前。这是自己画的吗?江尚在美术方面一直比较弱,他知道仅仅凭借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画出这么棒的作品的。

难道,这是一副魔力手套?朱子傲就是因为这副手套的魔力,才会考出那么好的成绩?

以上就是小说校园鬼故事507女生寝室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小说校园鬼故事507女生寝室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