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校园长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好看的校园长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短篇3000字、校园鬼故事寝室、校园鬼故事之小红鞋、校园鬼故事大全乡村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好看的校园长篇鬼故事第一篇-筒生共死

来历不明的礼物

漂亮的女孩在过生日的时候总会收到各种各样的惊喜。今天,是章冰的生日,在众多的礼物之中她发现了一个没有署名的精致盒子,里面有一只淡紫色的笔筒。

“真漂亮,是谁送的呢?”章冰兴奋地带着笔筒回到了宿舍,把笔筒放在了书桌最醒目的位置上。左看右看,章冰又在其中插了几支笔。

笔放进去的时候,淡紫色的光更加耀眼了。这个时候,同宿舍的雷梦回来了。雷梦和往常一样,低着头,不爱说话。她是个留级生,似乎总是有点心理阴影,但章冰不介意,她兴奋地把笔筒给雷梦看。

“啊!”雷梦的喉咙里突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捂着脸冲出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个时候,从床上探出了一张睡意朦胧的脸。原来宿舍里还有一个人,是李晓诗。她有个怪毛病——她说话的声音非常难听,不仅仅是沙哑,还像呜咽。因此李晓诗不愿意出门,她总是趴在床上睡觉。此时,李晓诗用朦胧的眼睛看了看漂亮的笔筒,声音沙哑着说:“雷梦有病吧?一个笔筒而己,大惊小怪!”

章冰耸了耸肩膀,然后坐下来写点东西。她从笔筒里抽出了一支笔,放在嘴里咬了一下,这是章冰经常性的动作。然后章冰写道:“今天……”章冰停住了——这明明是一支蓝色的圆珠笔,为什么写出来的字是红色的?章冰又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笔,再写,还是红色的。

又一支笔,依旧是红色的。血红血红的字布满了雪白的信笺。正在章冰疑惑不解的时候,宿舍的门开了,性格最风风火火的段霓雪冲了进来。段霓雪一眼就看到了章冰桌面上的笔筒,她冲过去一把拿起来说:“哟!真漂亮!”但段霓雪的脸色马上由惊喜变成惊恐,她手一松,笔筒落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堆碎片。最诡异的是,笔筒碎开之后,有丝丝的血从其中渗出来,泛出一股令人恶心的血腥味。

“刚刚……我在笔筒里看到了一只眼睛……”段霓雪颤抖着说。

李晓诗也从被子里爬出来了。三个女生呆呆地看着这个诡异的笔筒,她们认为:这笔筒一定有问题!可是到底有什么问题呢?还是平时沉稳的李晓诗出了个主意:“章冰,你还记得刚刚雷梦的表现吧?她既然吓成那个样子,说明她肯定是知道一些关于笔筒的事情。我们应当去问问雷梦。”

“没错!”段霓雪很赞成李晓诗的话,“而且雷梦是个留级生,她知道的事情一定比我们多。”说做就做,当即,三个女生手拉着手去找雷梦。

在她们身后,那浸在血里的笔筒碎片像有了生命一样,缓缓地移动着……

好看的校园长篇鬼故事第二篇-画皮

婷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其实我们是同学,只是我们无话不谈,也就成了朋友。 我们是高中同学,学校大多是寄宿,因为婷觉得学校的住房环境太差,所以她租了出去,那天找房子,我是和她一起找的。 学校是办在城区和市区之间,因为婷是土生土长的城里人,所以她住不惯学校的宿舍。 我们一起来到了城区找房子,从这到学校坐公交20分钟就到了。我们找了很多,但婷都表示对环境不满意。终于在一座装修不错的套房里找到了环境较好的房子,二房一厅,是豪华装修,这环境刚好符合了婷的要求。当我们开口问价的时候,几乎两人同时张嘴表示惊讶:二房一厅豪华装修的房子,房租才650! 我们跟着房东来看房,房是G4幢,第4楼的404号房。推开门,里面的家具一应俱全,那布置,甚至让我感觉到一种很温馨的感觉。但是当我们推开房门的时候,几乎都冷地打了个颤,房里摆设很好,但床单上,床柜上都扑了薄薄的尘,房里还有香水味,有点干燥又有点潮湿的味道。我打量着里面的布局,看见梳妆台上放着一个精致的相框,里面放着张照片,照片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乌黑的长发,晰白的肤色,有神的眼,微笑是那样的阳光烂漫…!当天下午,婷就办完入住手绪,当晚就匆匆入住了!显然,婷为以这么低的价钱租到这么好的房子而高兴! 可是,就在当晚,婷做了个很可怕的梦:她梦见梳妆台那照片里的女子,在梦里,她很激动地指着婷说:你走开,这是我的房子,你凭什么占据我的房子…?然后激动的脸变得挣拧扭曲,向婷扑了过来…!婷惊醒了,虽开着空调,却是满身大汗淋漓,她不敢望向梳妆台,一直闭着眼,不知不觉已日上三杆…! 婷想到昨晚的梦,不禁打寒颤,她把梳妆台的那相片藏进了衣柜,果然,接下来的日子也算太平,也没发生什么事! 本以为此事就这样过去了,可平静约一个月后,最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天是周六,我和婷又是逛街又是购物,玩了一下午累得够滋味的了。可这天气也真怪,说变就变,下午还阳光明媚,接近傍晚却下起了倾盆大雨。 婷回去倒床就睡,可能是太累的缘故吧,婷竟一觉睡到深夜,那时正闪着雷。婷又做梦了,她又梦见了那张照片里的女孩,只是这次,她的态度好了些,她梦见女孩微笑着对她说:好妹妹,你很喜欢这吗?那你就长期住这吧,我也好有个伴,其实我一个人“人”也挺寂寞的,来,我们做好姐妹吧…!说着手向婷伸了过来,试图抚摸婷的脸,婷本能的往后一退,从梦里惊醒了!窗外闪着雷,婷嘘着气,庆幸这只是个梦而已…!婷紧紧地闭着眼,她转了个身,因为她是睡在上层,刚好面向床沿,就在这一瞬间,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她不小心把目光投向了梳妆台,而镜子刚好照在了下床,刹那间,镜子已经不是镜子,而是那个相框,婷用很短的时间去疑惑:咦?相框和照片我藏在柜子里,怎么会…?就在零点几秒内,相框那女孩的轮廓变得很清晰,就像镜前真的就是那女孩在一样,抚着柔顺乌黑的头发,五官清晰可见漂亮。可就当婷儿想闭眼或转转目光的时候,身体却不听使唤,目光直直地望着那块镜子,看着镜里漂亮“女孩”的御妆过程:只见她拿起一块薄如蝉翼的丝巾,往脸上一擦,眼,鼻,眉,嘴,都消失了,而原本的白丝巾却沾了红的黑的各色染料,只剩一个五官不全的脸,光光的,原本乌黑的头发一簇簇往下掉,然后回过了头来,婷儿终于无法印制心里的恐惧,竭斯底里的尖叫惊动了左邻右舍…! 第二天她醒来已是10点多,她只感到头剧烈地疼,她发烧了。我原本要陪她去医院看医生,可她说:发烧是小事,我觉得最重要的不是看医生,而是赶紧搬离那个鬼地方,不然我想,下次可能就不是发烧那么简单了…。于是在我的帮助下,中午她就匆匆忙忙地搬回了学校。

好看的校园长篇鬼故事第三篇-它就在水里

液化人

夜,不打一声招呼就来了,漆黑的夜空中时不时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大地。

因为下大雨的缘故,305寝室的三个人去逛夜市的计划临时取消,只好待在寝室里打LOL。

咣当——

门突然被打开,而后又被用力地关上,三个人都被吓了一跳,转过头去看,进来的是室友常天。此时此刻,常天正紧紧靠在门上,大口喘着粗气,似乎门外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怎么了?被雨浇傻了?”李间看着浑身被雨浇透的常天打趣道。

“它就在雨里!它就在雨里!”常天眼神呆滞地呢喃着,然后嚎叫一声,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李间纳闷地跟另外的两个室友对视了几秒,不知道常天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吧,常天?”胖子走到常天的床前,伸出手想要抓住常天,但他的手刚一触碰到常天的皮肤,便鬼叫一声退后了几步。

“你又怎么了,胖子?”李间无奈地摇摇头。

“手!他的手!”胖子像是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他的表情因恐惧而扭曲成一团。

“常天的手怎么了?”李间追问道。

“他的手软塌塌的,像一团面,不,像一个水袋,他的皮肤下全是水。”尽管胖子竭力保持着镇静,但他的声音还是止不住地颤抖。

李间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常天的床边,向常天看去。从表面上看,常天的手并没有什么异样。李间伸出手碰了一下常天的手,常天的手上立刻泛起了一阵诡异的波浪。

李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胖子说得没错。

常天的骨头和肉都到哪里去了?

“到……到底怎么回事?”李间克制着内心早已沸腾起来的恐惧。

常天慢慢地坐起身,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我只知道它是随着雨水出现的……刚开始它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并不知道,直到它咬了我一口,我才知道它在我身上。”常天蜷缩在床角说着他的遭遇。

液化现象已经扩展到了他的手臂上,他的两条手臂软塌塌地垂在床上,让他很不适应。

“有很多那种东西吗?”李间问。

“是的,很多。”

“那它们到底是什么啊?”郭树桐把胖子紧紧抓着他胳膊的手拿开。

“好像是一种蜘蛛,但我没见过那么奇怪的蜘蛛,它们的脚不是普通蜘蛛的脚,倒有些像人类的手指。”常天说。

“那肯定就是蜘蛛了,”胖子插嘴道,“蜘蛛在吃掉猎物之前会往猎物体内注射消化液,把猎物的内脏什么的都变成汁液,然后它再用口器吸干猎物。你就是被蜘蛛当成猎物了。”胖子说这些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到郭树桐和李间在对他使眼色。

“别说了!”郭树桐在胖子的背后使劲捏了一把,胖子这才识趣地闭上了嘴。

好看的校园长篇鬼故事第四篇-诡异的笑脸

我至今仍不敢相信,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科学所不能够解释的诡异的东西存在,可事实上我确定我真的遇见了。

两个月前……

阿京是我在学校里最好的朋友,我们每天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打电脑游戏。

可是到今天为止,阿京已经有三天没有来学校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班主任狠命的往他那个远在闵行的家打电话,却始终没有结果。

就在第三天晚上,奇怪的事情开始了。我正一个人打着电脑游戏,显示器忽然暗了下来,跟着,切换到我和阿京从前存在电脑里的照片,我没有在意,以为是自己按错了键,忙关闭了照片的窗口,继续打游戏。大约过了十几秒钟,又跳出了阿京的照片,我的手心里沁出了汗水,鼠标开始不听使唤,不论怎么按,照片里阿京那张圆圆的脸,依然对着我傻笑,我第一次觉得阿京的笑是那么恐怖。我想直接关机,却关不掉。爸爸恰好从隔壁房间走出来,见我一脸惊慌的样子,忙走过来,我指着电脑让爸爸看,爸爸很奇怪的看了看我,问我“看什么?”我回头,“啊”电脑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自动关掉了。

爸爸叫我早点休息,然后离开了我的房间。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一直睡到半夜,依稀听到有人在叫着我的名字,“嘉伟”“嘉伟”。我睁开眼睛,朦胧中竟看见一张很圆很圆的笑脸镶在我面前的墙壁里,圆脸上的头发随着窗外吹进来的风一动一动。我想叫,却似乎被人掐住了喉咙怎么也发不出声音,那张笑脸看着我,说不出的熟识,似乎正是阿京。“嘉伟。”他又叫我,我不敢回答,“嘉伟。”他不停的叫着。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的灯光,我发现这张脸很黑,是一种面无人色的黑,而且特别的远,只有阿京才独有的圆。我闭上眼睛,不敢再看那面墙壁,我强迫自己睡着,可那声音“嘉伟”却一遍又一遍在我耳边响着。

早上起床,发现墙壁上的圆脸已经不见了,难道只是梦境?我走向学校,希望今天阿京会来上课。“呵呵”阿京果然已经好好的坐在教室里。我忙走过去,“怎么那么多天没来呀?”我问。阿京没有回答,只是拿他那张触心的笑脸对着我,我又问“生病了?”“嘉伟。”阿京忽然用一种古怪的声调叫我的名字,那声调正和昨天夜里的一模一样。我不敢再和他说什么,跑回了自己的座位。

好看的校园长篇鬼故事第五篇-眼见为虚

【第一章余光鬼影】

1。

晚上八点,应是护城河最美的时候。

河面的水雾袅袅升起,很淡,很轻,只薄薄的一层笼在水面,若有荷花,再配上石桥和静谧的月光,一定颇有古意。

可惜,这里没有荷花,没有石桥,也没有月光。只有被飞虫缭绕着的路灯,以及路灯下一排排的烧烤摊。烤炭的青烟浸入滋滋作响的肉串,染了肉香后再冉冉升起,在路灯的映射下妖娆飘舞。人们三五成群坐在简陋的桌凳前,一手油渍,满桌狼藉,猜拳饮酒,大快朵颐。

夜,不合时宜地喧闹着。

他,不合时宜地出现在这样喧闹的夜里。

暗灰色牛仔裤,浅黄色无袖背心,背心的后领上挂着一个过分夸张的大帽子,一看便知是后来缝上去的。他带着墨镜,盲人手杖“哒哒哒”地敲打着地面,毫不犹豫地踏进那片笼罩着肉香和孜然味的烧烤浪潮中。

盲人本不该独自来这样人多混杂的地方,他的盲杖不小心戳到了别人的脚趾,或者,他微微架起的左手碰翻了别人的扎啤……后来,盲杖明明探到了前面有一张加摆的矮桌,而矮桌旁边明明是一条河边小路,可他像是故意的一般,仍笨呼呼地一脚踢翻了桌上刚刚煮好的毛豆。

“瞎啊你!”一个老板模样的人跳出来,看了他一眼,无奈道,“原来真瞎啊……”

他从兜里掏了一百块钱甩给老板,然后毅然跨过桌子,“跋山涉水”,总算到了距离河边最远的一个桌位,慢悠悠地坐定了,摘下眼镜,冲不远处正四处张望的女人招了招手,随即垂下头,套上帽子,将大半个脸都隐在帽子里。

那个摊位老板看到这一幕,不高兴地嘟囔道:“神经病,装什么瞎子?!”

季天佑当然不是瞎子。他是本城有名的画家,对视觉心理学颇有研究,并将其巧妙地融入到绘画中。他最擅长三维立体画,年初时,他在某商城广场创作的末日主题地画,以逼真的视觉效果描绘出万丈地缝,撼动全城。据说当时有不少市民还以为广场上真的发生了可怕的地裂而打了报警电话呢!季天佑除了擅长在平面上打造立体效果以外,他还时常利用共享的边界藏图,形成错觉,创造发现的乐趣。比如他去年创作的《百鬼罗汉图》,整体看来是一尊威严神圣的罗汉像,可若仔细观赏,便会发现罗汉像中,还暗藏着一百只形态各异的鬼魂。

季天佑拒绝平庸,他的每一幅画都不仅是一幅画那么简单,他热衷于错觉艺术,他让每个观赏者都能体验到“眼见为虚”的视觉快感。也许他本身就生活在错觉里,或者说,他希望自己生活中的某些东西,仅仅是错觉。

女人远远看见后,一只手在脸颊前扇着烧烤的烟味儿,另一只手提了裙摆左右躲闪着食客,她一路摇曳而来,掏出纸巾将凳子擦了又擦,这才拿捏着坐下来,“怎么选了这里?”

“人多的地方,安心。”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季天佑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本小画册放在桌上,“打开它,注视每幅图中的中心黑点,持续30秒,相信你会找到惊喜。”

“只是一本画册而已?不,你知道我真正想要的并不是这些……”女人停下来,极力压抑着心中的不满,很有礼貌地提醒道,“季先生?您有在听我说话吗?”

季天佑怔了怔,像个有心理障碍的精神病人一样,目光躲闪着垂下头,宽大的帽子几乎遮住了他整张脸,只露出嘴唇和下巴。

“她竟跟来了……”季天佑低声喃喃着,只觉得目光失控。他越是刻意回避着余光,却越让注意力更加强化。余光里,一个穿着格子连衣裙的女孩怀抱着一个与她差不多高的泰迪熊,正慢慢向他走来。她和泰迪熊都湿透了,每走一步,地上都会留下一摊水渍。

季天佑见过她,就在刚才,他踢翻毛豆的时候。

那时,她刚从河里爬上来,茫然地站在路中央,裸露在外面的小胳膊小腿就如真的莲藕一般,惨白、肿胀,还带着褶子和疑似泥污的黑斑。她紧紧抱着泰迪熊,仰起头,每当有人路过,她便快速贴上去,似乎要跳到那人的背上,可又因为舍不得松开泰迪熊,因此每次都不成功。季天佑就是在余光里看到她,才刻意绕过,踢到矮桌。

“把尾款打进我卡里就行。”季天佑戴上墨镜,抓起盲杖,那个小女孩已经凑到他身侧,他甚至能感觉到源自她身上的湿漉漉的凉意。

“季先生!”女人拉住他,“求求您帮我找到他!”

“对不起,您还是找警察吧!”季天佑甩开她的手,慌张地站起来,像挥刺刀一样胡乱甩着盲杖,在食客们的责怨咒骂声中,仓皇而逃。

以上就是好看的校园长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好看的校园长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16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