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短篇鬼故事大全5篇

本文5个超短篇鬼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背靠背鬼故事短篇短篇哄睡鬼故事短篇鬼故事哄女朋友睡觉超恐怖鬼故事短篇50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超短篇鬼故事大全

超短篇鬼故事大全第一篇-丧尸积分

在别人眼里,乃至父母眼里,我就是一个问题少年。沉迷网络,不思进取,因旷课被退学了好几次,父母该花钱的花了,该求人的也求了,我至今也没有完成我的高考。所有人都认为我一无是处,我也这么认为,但那是在现实世界。

在虚拟世界,我是一个王!一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强者!我可以一个人打游戏打到天昏地暗不吃不喝,有时候也会拉上网上认识的那些朋友一起组队。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周围还有我偷了爸妈钱悄悄去买的食物,食物残渣也被随意丢弃在角落,整个房间弥漫着一阵嗖嗖的臭味。我害怕与人沟通,我喜欢网络里的虚拟,一切都来得很容易。可是,后来我变了。而令我改变的不是爸妈的苦口婆心、一再哭求,而是一个梦,一个可怕至极的梦。

我想我大概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吧,可是却不由自主地投身进去。每一个想法都是发自我内心的想法,每一个动作都是我想去做的,并且我真的去做了的。这大概就是梦境与现实的差别,我们可以在我梦里看到一个真实的自己,或美好或丑陋,但那都是我们自己,并且我们处于被动接受的状态。

而我,就在我的梦境里看到了我丑陋、自私、残暴的一面。

一开始,我身处在一团漆黑之中,很快地,突然间就亮起来了,那不是太阳的的光亮,也不是灯光投射出来的光线。然后就凭空弹出一些小怪小丧尸,面色苍白,口露獠牙,指甲伸长,尖端锋利无比。我知道我开始进入游戏了,莫名地就了解了游戏的规则,杀死一个丧尸就会多积一分,够分了就会通关,如果在通关前还不够分或者死翘翘了就game over。随后便听到一声“Star!”。打惯了游戏,见惯了大场面的我,对这些小怪丧尸还没什么好怕的,徒手一拳一个,把游戏里的招数耍得淋漓尽致。

可是,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操纵人物打怪和自己亲自打怪是不同的。我会累,我会精疲力尽,上方的血条就是我真正的血条,那个命就是我自己的命,如果我真的game over,那我就是真的over了。

我无法多想,无数的丧尸源源不断向我进攻,从一开始的乐在其中、奇爽无比,变成现在的筋疲力尽、气衰力竭。为保存实力,我捡起不远处的一把刀,快速挥刀乱砍,只想把不断向我靠近的丧尸清理干净。逐渐地,丧尸越来越少,当我正高兴我马上就要通关了时,又一大堆丧尸凭空冒出,可是,那些丧尸不再是陌生人,他们有些有过一面之缘的人,有些是学校的同学们,有些是曾经对我很好、给了我很多鼓励的老师,有些是曾经一起玩耍的朋友,甚至,还有我的父母。在上一轮,我只是觉得身累,但在这一轮,我觉得身心无比疲惫。站在他们面前,脑海里闪过无数与他们在一起时的画面,可我的手依旧拿着大刀挥刀斩落,当他们的鲜血溅到我身上,我感到冰冷无比。我为了自己能拿到足够的积分,能顺利通关,无情地将他们一个一个杀死,就连生我养我疼我的父母也不放过。当我杀光所有丧尸时,我心累、心凉、心空。我看着那把沾满鲜血的刀,看着布满血痕的自己,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双眼充斥了血淋淋般的红色,而我的身体在变相的扭曲。最后,一直异常庞大的怪物出现在我的面前。它的身体自行地慢慢地分解,然后再融合成一个个人飞向我,然后用它们锋利无比的指甲刺穿我身上的每一个地方。我看着我眼前变换的人的面孔,全都是之前被我杀死的丧尸,他们来找我复仇了!我能很清晰地感受到我身体被刺穿时的痛感,也很清楚知道自己的血液溅向何处。我在惊恐害怕痛苦中慢慢地合上了双眼。

惊醒后,我眼前尽是挥之不去的那些人的脸和表情。他们扭曲、冷笑、失望、鄙视,仿佛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嘲笑我的不堪与丑陋。我的心跳还没有从梦境中恢复正常,就闻到周围乱糟糟摆放的垃圾散发的臭味,而我感觉自己竟然是臭味的终结地。我赶紧冲出房门,空荡荡的房子,冷冷清清的。爸妈还没有回来,依旧没有回来。

我手忙脚乱地收拾好房间,该扔的扔,该洗的洗,我还怕自己手痒再次碰到电脑,于是狠心了一把,用凳子砸烂了。

我拿出手机,手颤颤地向爸妈发出一条短信:爸妈,你们快回家吧,我已经把电脑砸了,以后再也不玩游戏了,我在家等你们。

超短篇鬼故事大全

短篇鬼故事大全第二篇-妖

农村的夜总是来得特别早,不过是10点,整个村落便安静了下来,偶尔几声狗吠声显得特别清晰,却是安闲得很,然而,偏偏有人要打破这份宁静。

一个白色影子贴着屋舍墙角溜过,蒙着脸,手里还提着家伙什,鬼鬼祟祟地停在一户院落前。

这家人估计是休息了,关了灯,前院门却没关,那人左右看了看,见没人便溜进了院,四处张望着,忽而听到几声微弱的呜咽,这人便一脸欣喜,循着声音终于在个简陋的狗屋里看到几只半大的狗儿,独不见了母狗。

这人咧嘴笑了开来,直呼:“天助我也!”

几只小狗也没什么威胁,干脆抖开麻袋一手一个拎到麻袋了,数了下竟然有六个。这些狗儿竟然也不叫,安安静静地让他抓,抓了狗便急急忙忙提上麻袋又沿原路溜出了村。

一路赶回了远离村落的破屋子,偷狗贼将麻袋往地上一扔,拉下脸上的黑布,露出一张满是横肉的脸,一笑就见一嘴黄牙。

他拍了拍啤酒肚,嘿嘿一笑:“又可以大饱口福了,这几个畜生肉嫩得紧!”

笑完偷狗贼便拐到门外洗刀,准备把狗宰了。

地上的麻袋动了动,从里面钻出六个圆滚滚的肉球,都是白底黑斑的小土狗,可爱的紧。

几个小家伙面面相觑交换个眼神,冲着门口咧开一口白牙,忽而一阵青烟升起将整个房间都罩住了。须臾,烟散去,房内哪里还有狗儿的影儿,只有六个高大浑身肌肉的壮汉,都是一般高,模样几乎也是一模一样。

其中一个轻哼一声道:“兄弟们,他竟然这么喜欢吃狗,那我们就让他常常被吃的滋味!!”

壮汉们也是笑得阴森,齐道:“是,大哥!”

可怜门外的小贼还在兀自流着口水……

偷狗贼提着刀进来要把狗抓出去宰,刚一推开门就感觉头部被猛烈的撞击,接着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隐约似乎还听见絮絮的谈话声,但很快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完全是被疼醒的,头疼得要炸裂了一般,手脚还动不了,身后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还胀疼的厉害。他勉强睁开眼,就见自己被捆粽子一般捆在床上,床边还围着6个陌生的壮汉,正一脸狰狞地对着自己冷笑。

偷狗贼下出了一身冷汗,颤着声说:“你……你……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嘿嘿,哥哥们,这人可真是啊!不是他带我们回来的么?这倒问起来了!”小六扯着偷狗贼的脸皮就哈哈大笑起来。

“六儿,这怎么能怪他呢!”老五嘿嘿一笑,晃了晃腰身,就见一条蓬松的大尾巴就在身后甩啊甩。

偷狗贼傻眼了,再一看那窝狗儿确实是不见了,自己这回真是浅水里翻了船了,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抽过去:“妖……妖怪,妖怪啊!!救命啊救命啊!!!”

他扯开嗓子叫,奈何这偏僻地方,真的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他了……

几妖被他吵得烦了,老二一巴掌甩过去,将他脸都抽歪了,冷声道:“吵死了!!”

“你……你们……别、别杀我……”

“呵呵……本来还想好好干一场,不过这模样确实倒胃口。”老三掏了掏耳朵道。

“那怎么处理他,可不能便宜了他。”老四也开口道。

“这么麻烦干嘛?我们也好久没吃肉了,这家伙这么肥,够我们吃一顿了。”老二呲着一口白牙。

偷狗贼早就吓得小便失了禁,一时尿骚熏天,六人拧着眉,嫌弃地看这他。老大就着绳子一把将他拽了起来往外拖,偷狗贼嗷嗷叫着,却不会有人理会。

老大一路把偷狗贼拖到水缸边,将他丢下去涮了下,就拽起来往地上扔,这下偷狗贼彻底懵圈了。

几人围这他蹲成个圈,抬起一双闪着寒光的爪了往偷狗贼身上摸去。

老二一把抓住他的老二,使劲一掐就听见一声惨绝人寰的喊声,几人顿时兴奋了起来,纷纷用一抓往他身上招呼。

伴着一声声惨叫,偷狗贼身上渐渐不满了伤痕,老三紧抠住一块胸肉往下撕,“嘶啦!”一声就撕下了一大块肉,鲜血喷涌而出。

老三把肉丢近嘴里嚼巴嚼巴咽了,一脸幸福:“好香啊……”

这时,可怜偷狗贼已经叫都叫不出来了。

其他人见状纷纷效仿,虽然胖了些,油腻了些,却是可口的。这些妖怪沿着他胸口一路往下撕肉,有些地方已经可以见骨了。偷狗贼张着嘴,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撕心裂肺的痛让他不由得想起那些被他生生杀死,活剥了皮的狗,报应啊!!

几个妖施了法,吊住他的一口气,就是不让他断气,一定要让他也感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老四一把掐住他的老二,用力一拧,把他整个子孙根给拧了下来。然后嘿嘿一笑,抬起他残破的双腿,露出中间的洞,一把将他的根塞了进去。

“物归原主!”

“老四,做的好!”几人笑得开怀,继续享受整顿美餐。

天,渐渐亮了,当第一缕阳光洒下来时,地上就只剩下一个骨架连着个脑袋。几人吃了顿饱餐,回想起偷狗贼临死前的气若游丝的求饶:“杀了我,杀了我。”就开心的要命。

六人洗去一身血迹,化作一缕烟,飘散而去……

再看那村、那院,也不过是座废墟……

超短篇鬼故事大全

短篇鬼故事大全第三篇-时之债

你把耳朵靠近钟表。

在你清晰听到的第一声“滴答”和第二声“滴答”之间,是不是间隔良久?

——题记

大学的时候的一天深夜,我打开抽屉,看到一个包裹。大概是哪位同学帮我代领的吧,我心想。包裹是从我的故乡寄出的,没有署名。一个小木盒子,散发着清香的原木味道。里面是一块红棉布,纤维很粗,摸上去很有质感。揭开红布,原来是一座黄铜镀金的小闹钟,有的地方镀金剥蚀了,露出铜的锈色。

我立刻知道了包裹的由来。这钟来自于我的故乡小镇,小镇背靠大山,宁静祥和,但一年中总有那么一天,镇子最边远的靠山的那间房子里,各种各样的老旧钟声——小闹钟的,座钟的,大钟的——都会在同一时间以整齐划一的节奏响起。房子的主人是一位老钟表匠,没有人知道钟大爷活了多少岁数,因为镇上没有比钟大爷年龄更长的老人了。人们甚至不记得他的名字,因为长期与钟表为伴,大家也就顺其自然地称他钟大爷。

老人们喜欢凑在一起侃大山。这种时候,平时生怕吵闹的老人们红光满面,声音比年轻后生还要大。但是钟大爷却总是待在家,也就是钟表作坊的房子里,摆弄着各种工具与零件。打破宁静的总是外地的客商,无疑全是有钱人。豪华的汽车引擎声一近,钟大爷就拿着一顶旧式毡帽出来,一手将由小镇自产的黄纸包着的货物拿给买家,买家也就将货款放进钟大爷的毡帽,整个过程安静得连讨价还价都没有。如果偶有镇上的人经过,钟大爷就会微微一鞠躬,好像不好意思似的。

按照道理说,小镇上最年长的老人应该颇受尊敬,但钟大爷得到最多的却是人们的排斥。据说,他们家乡受灾,钟大爷家不得不另迁他处谋生,就到了这个小镇子。在他们一家搬来之后,镇上就发生了许多不幸的事情,很多人年纪轻轻就死去,而且又是无病无灾。更诡异的是,钟大爷平时足不出户,但大家看见他的时候,一般都在深夜,穿着黑布衫,徘徊在家有重病的人家之外,手里还提着黑布罩着的东西,仿佛勾魂使者一样……虽然钟大爷的行动十分诡异。但是也没给镇民造成什么实际的伤害。镇民大多对钟大爷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好在钟大爷的房子在镇子最边缘,与镇民也没有太大的交集,就这样过去了许多年。

我背上升起了一股寒意,小时候,钟大爷的房子一直是我们最恐惧的事物之一。我曾经和小伙伴壮起胆子从窗口窥视过,屋里没有电灯,只有一盏马灯,火光摇曳,钟大爷变幻莫测的投影就像是妖魔起舞,钟表的滴答声隔着玻璃也能听见,好像是鬼怪的脚步声……这件事情一直镌刻在我心灵深处。此时又被这小座钟给激了起来。我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送钟谐音“送终”,看来不是件好事……

但魔盒已经打开了,读了十几年书,我好歹也是个无神论者,不管这小座钟有何诡秘,不管钟大爷有何意图,我都要豁出去了!

我从盒中拿出座钟,抽出了红布。原来,红布之下还有一封信,信封上有黄色的锈斑。信封没有封口,两折信纸从里面掉出来,一折纸色微黄,另一折还是新的。

我拿起那折看起来黄旧的信纸,读了起来。这封信勾起了我的回忆……

那时候冬天里还会大雪封山。有一年暖冬,雪下了没多厚,还浸不到我的靴脚,而且阳光很大,我们几个小孩子就去镇子的后山玩雪。我忽然发现一只灰色的兔子从我身边窜过,就连忙追了上去,追着追着,兔子突然一跳,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回头看看四周,我的小伙伴们一个都没有跟上来,而且最糟糕的是,这时候下起大雪来了。大雪很快填满了我的脚印,我连回去的路也找不到了。鹅毛大雪很快落了我满头满身,我在雪地里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总觉得自己在绕圈子,经过的每一棵白雪覆盖的树都好像是一样的,我似乎永远找不到出口。我又冷又饿又怕,眼前金光一闪,就倒在雪地上。

后来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钟大爷的信却给了我答案。

一天以后,大雪初停,我的父母和镇上的居民都加入了寻找我的队伍。终于,镇长找到了我。那时候我已经全身冰凉,嘴唇乌黑,脸色自得像卡纸一样。镇上的医生检查了一下,对我的父母摇摇头,我妈妈当时就哭晕在地,爸爸的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在大家都绝望的时候,人群传来一阵小小的骚动,镇子里最不受欢迎的人——钟大爷拨开了人群,他低下身子,把我抱了起来。

爸爸回过神来,情绪变得十分激动,上去就打了钟大爷一拳,幸亏镇民拉住了,要不恐怕要闹出人命。而钟大爷擦了擦鼻子上沁出来的血,对爸爸说自己有一个法子,不管行得通行不通,都应该试试。

镇民们让开了一条小道。钟大爷动作有些笨拙地把我带回他的钟表间,爸爸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钟大爷示意父亲把我放在铺着厚毯子的地上,又从陈旧的大箱子里拿出一个红布包裹的东西,不停地抚摩着,神情十分关切。他打开红布,里面是一个镀金的极为精巧的小座钟,大小跟煤油灯差不多大。他把小座钟放在我的头边,就那样看着我。

爸爸看钟大爷许久没动静,正待发作,钟声突然响了。整个工作间的钟表都发出长鸣,嗡嗡的回音环绕不绝,而他珍藏的小钟的声音却极为清亮,声音让在场所有人都呆住了。十二声钟鸣之后,我咳嗽起来,盖过了工作间钟表滴答的声音。那一刻钟大爷脸上也挂着两行泪水。

超短篇鬼故事大全

超短篇鬼故事大全第四篇-红嫁衣背后的故事

X村有一个风俗,就是女子嫁人时一定要穿上母亲亲手绣的红嫁衣,这代表了母亲对女儿的爱和祝福,母亲们都希望自己的女儿婚姻可以幸福美满。

这不,x村又有一个女子出嫁了,这个女子名叫周小阳。她结婚的对象是同村的王明。结婚那天真是热闹啊。同村的男女老少都来祝贺了,虽然村里穷。但是大家都拿出了自己的诚意,这个送一篮花生,那个给一篮桂圆。热闹得可以。

村里人真是热情呢,周小阳心想。此时她穿着自己母亲缝的红衣,她的嫁衣上绣了两朵百合,预示百年好合。贫瘠的土地并没有掩盖住周小阳的美,她肤色白皙,那张俏丽的脸,秀美如画,双目有神。那双丹凤眼仿佛会摄魂。让人一看就着了迷。周小阳一边接过客人送来的礼物。一面递茶。暖暖的阳光洒在周小阳的脸上。脸上幸福的笑容让这个女孩看起来美极了。难怪人们都说女孩子出嫁时是最美的。

矮矮的泥瓦房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黄色,房子旁边的树上喜鹊在叽叽喳喳地叫,仿佛也在祝福这对新人。而我们的新郎王明也是英俊得可以:那俊朗的脸蛋,那浓密的眉毛。那高挺的鼻子,绝美的唇形。还有墨色的、深邃的双眼。村里的乡亲们都说: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啊。女的美,男的俊。天作之合啊。村里的人们喝着喜酒,讨论着这一对。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王明和周小阳送走了最后一帮闹洞房的人之后。累的赶紧躺在床上。王明喝酒太多了,浑身热的不行,就想要跟周小阳亲热。

周小阳推开王明说:“等一下,我人迟早都是你的,你还记得你对我的承诺吗?”

王明说:“记得,记得,就是爱你一辈子嘛。”

“是不是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会爱我一辈子?”

王明看着眼前娇艳的人儿,实在是难受啊,就说“是的,是的。”老婆,快点吧。”

“狗蛋(王明的小名),我要你对着我的嫁衣发誓。”

于是王明就对着周小阳妖娆的嫁衣说:“我王明发誓爱周小阳一辈子,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如果我做不到,就让上天惩罚我,无论怎么都可以。天打雷劈,五马分尸……”

而周小阳没有等王明说完就捂住了他的嘴,周小阳其实很信任王明的.她相信王明会爱她一辈子。王明亲上了周小阳的嘴……

而窗外,突然变了天气,白天还是艳阳高照的,可是此时却是闪电,打雷下雨。树上的乌鸦收到惊吓连连尖叫,但是声音却被雷雨声盖过。

第二天早上,周小阳醒的很早。他看着熟睡的丈夫,很是幸福地在镜子前梳起了头发。长长的头发格外柔顺。她单纯地想和丈夫过一辈子。而王明却不是这么想的。

日子很平静,很安详。周小阳在村里工作时常常会遇到村里的老人,村里的老人们很热情,总是问周小阳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啊。更有甚者把自己的经验悄悄地告诉周小阳。周小阳听得脸红心跳的。天啊,她才结婚1个月啊。不过想到她家那口子,她脸上就流露出身为人妻的幸福。

就这样平安无事地过了半年,周小阳的母亲就在她婚后不久去世了。虽然周小阳很伤心,但是日子还是得过下去啊。而这天周小阳回到家,准备像往常一样做饭的时候。王明突然拉住她,然后欲言又止。周小阳忙问:“狗蛋,你有什么事?”

“其实吧,小阳,你看现在家徒四壁。我想出去做生意。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一辈子呆在这种地方!”

“可是家里哪里还有钱啊?”

“我可以去借啊。”

“找谁借?”

“村长啊,村长家的楼房最高了。”

“那你去借吧,反正我能靠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已经很满足了。”周小阳说完便不理睬王明。

“小阳,你要相信我啊,我去县城做生意,等以后赚了大钱,一定在城里买房子,接你去享受好的生活的。小阳。”

周小阳其实并不是不想过好的生活,只是村长的为人她很了解,村长这么小气。这么会借钱给自己丈夫呢。他们结婚时就村长一个人没有来。而且村长这个人早就窥视她的美貌了,如果王明走了的话,那她怎么办?想着想着周小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可是王明哪里还顾得周小阳怎么样,王明这个人就是心高气傲,他只是一心想要追寻自己的生活,却从来不考虑自己妻子的感受。这个世界是谁欠了谁?谁又该为彼此的不幸买单?

超短篇鬼故事大全

超短篇鬼故事大全第五篇-鬼故事之负心

熟悉的城市、熟悉的街头、熟悉的夜晚,只是不熟悉那些夜归人以及现在他们流行的生活方式。恍若隔世,在那个该死的监狱里待了足足三年了。是啊,三年说不长也不长,说不短也不短,可是人生又有多少个三年……人生又有多少时间可以陪伴在亲人身边,享受天伦之乐呢?

快要到家了,曾经的家,家里的灯还亮着,自己的前妻和自己的宝贝儿子,你们还好吗?突然有个熟悉的面孔在自己的面前出现,那是一个娇小、美丽的女人,一个年轻的女人,一个可以让天下男人看一眼,就会永远忘不了的天使面孔,可是她是魔鬼,一个活生生的魔鬼。张元生,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害的自己人去财空的女人。

女人身后是两个穿制服的人,她正被他们押解,到她应该去的地方。她也认出了张元生,不知道是愧疚还是……总之她避开了张元生射过来,幸灾乐祸,又有些于心不忍的眼神。然后,她垂下头,迅速的从张元生身边走过。

女人有两种,一种是可以过日子,但不能浪漫;一种是可以浪漫可以炫耀,但绝对不能信任。自己的前妻,贤淑、善良、能干……可这个女人呢?除了一张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一无所是。哦……不对!她还充满了心机。

从小就是个孤儿,可是自己有养父母,还有一个和自己一样被养父母收养的妹妹。因为兄妹两没有准确的生日,所以养父母就把他们的生日定在元月一日。他叫元生,妹妹叫元妹!想一想自己曾经是多么幸福,寄托了家里的多少希望!

养父母用街边的排挡供养他们兄妹读书,后来生意越来越难做,竞争的摊位以及名目繁多的税收和城市为了整顿市容,对他们这些街边排挡的打击。妹妹只好缀学,外出打工,继续供养哥哥读书。

可是元生呢?居然学会逃课,和社会上的狐朋狗友一起去打架、喝酒、抽烟、调戏女人……整天做着偷鸡摸狗、坑蒙拐骗的勾当。学校失望了,放弃了他,养父母失望了,双双归西!

眼看快三十了,一事无成,整天只有东游西逛的混日子,更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跟他过日子。妹妹说:“哥,你整天这样也不是办法,去找份事情做吧!你很聪明的,只要你肯做,饭是有的吃的!你不能这样穷混下去,真的打算打一辈子的光棍吗?”

元生也想好,可是像他这样的人又能做什么呢?妹妹似乎猜透了他的心思:“只要你肯做,我还有一点钱,我们一起开个饭店什么的,总会活下去的!”

饭店很快开了起来,逐渐也进入了正轨,元生从前落魄时不知道死到哪里去的狐朋狗友又回来了,他们吃喝完毕,就签上名字,抹一下嘴,一走了之。

妹妹叹息说:“哥,这些人再过来这样白吃白喝,恐怕我们……”元生点了点头,再也不允许那些人来赊帐了。两兄妹同心协力生意又逐重新渐进入了正轨。妹妹又说:“哥,你该成家了!”元生苦笑道:“我这样的人,哪家姑娘愿意跟我啊?”妹妹说:“我跟你,就算全世界人都讨厌你,可是我不讨厌你,我可以做你的老婆!”元生连连摆手说:“妹妹,这不行,你是我妹妹啊!”元妹突然站了起来,坚定的说:“我们又不是同父母所生,有什么不行的!”

元生长这么大没哭过,他哭了!一把搂住妹妹说:“你受苦了,这么多年,为我付出那么多!可是我不能害你啊,我连自己都养不活,又怎么养家养你呢?”元妹也动情的说:“就算,你真的还会迷失,我也会养你和我们未来的家的!”

他们结婚了,不久还有了个儿子。他们共同努力,由于经营到位,不长的时间内,他们就拥有了自己的房子,还拥有了一家完全属于自己的饭店。

在旧街区改造中,他们的饭店获得了大笔赔偿。三年后,他们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酒店,属于自己的宾馆。如果不是因为阿媚的出现,可能他们还将拥有属于自己更多的东西。

阿媚是个很有风味很有魅力的年轻女子,她用充满诱惑的眼神勾引上了元生的身体,以及他那个本来就不很健全的灵魂……

当他准备和元妹离婚的时候,连一句话也不想多说。元妹居然也出奇的平静,她说:“孩子,我会带好的,有那么漂亮的女孩喜欢你,我也很开心,如果哪一天,你……你……愿意回来……回来……我和儿子都欢迎你回家……”她再也控制不住了,掩面,跑回房中,随后是元妹撕心裂肺的哭声,以及他的关门声,和匆匆离去的脚步声……

以上就是超短篇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超短篇鬼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0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