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校园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十大校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短篇鬼故事有声小说、校园恐怖鬼故事片、校园鬼故事之小红鞋、校园流产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十大校园鬼故事第一篇-校园悬疑之掌瞳

【1】

二楼走廊的公告栏里贴了最新一次月考的成绩,我远远地看了一眼,纪凌清的排名靠前了不少。

前阵子他妈妈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他谈恋爱了,警告他说早恋会影响学习,成绩如果上不去她是坚决反对的。其实纪凌清在学习上一直是个吊车尾,跟是否谈恋爱没有丝毫关系。虽说如此纪凌清还是有些担心,发誓一定要把学习成绩提上去,免得被妈妈抓住把柄。

我看过纪凌清拿着课本抓耳挠腮的样子,既懊恼又感动。懊恼的是他真的对学习没有兴趣,现在强迫自己去用功,效率低下可想而知,更重要的是他一点都不快乐。而让我感动的是,他把我们的感情看得很重,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月考成绩单看了吗?”放学后我们一起回家,纪凌清突然歪着头问我。

“嗯。”我一点都欣喜不起来,“真是难为你了。”

“没事,不就是多看点书嘛。”

“如果真的很简单你以前就不会成绩那么差了,有些人天生就不是拿高分的料。”

“哈哈,你这是变相夸自己的成绩好呢。”纪凌清开起了玩笑。他见我愁眉苦脸不搭话,自己也跟着叹了口气。

“其实……”纪凌清欲言又止,我看向他他才补充道:“其实我最近已经不强迫自己看书了,我有了新的办法。”

“你找到了学习的窍门?”

“……算是吧。”纪凌清回答得模棱两可。

虽然事情在朝着好的方向前进,但我依然忧心忡忡,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个悲观主义者。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纪凌清拉了我一把,我才注意到是红灯,转过头对他抱歉地笑。我看到了纪凌清受伤的左手,纱布绕着手掌缠了一圈。

“你手上的伤还没好啊?”

“快了。”

前些天纪凌清到敬老院去做义工,不小心割伤了手掌,算起来有段日子了。他除了学习成绩不好,其他方面比学校里很多同龄人要优秀得多。人长得帅气,个子高篮球技术不错,最重要的是他心地善良,乐于助人。

“别让自己不快乐,否则我也不会快乐。”在岔路口分开的时候我对纪凌清说了这句话。他点了点头,脸上是满足幸福的表情。

十大校园鬼故事第二篇-宿舍里的惊魂抽泣声

故事发生在某个南方小城的师范大学里。

李梅和汪弘是穿着开裆裤就认识的好姐妹,李梅温柔美丽却也胆小怕事,汪弘则恰恰与李梅相反像个男生一样大大咧咧,敢做敢为。她们俩一柔一刚,正是天衣无缝的一对好搭档。那年她们高中最后的一年,李梅一直都想当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可是她们那边并没有什么特别优秀的师范学院,千挑万选的,李梅这才决定了要去这个南方小城。汪弘这哪能放心得下,要知道李梅可是连一天都没有离开过家的孩子,突然决定要只身一人去南方,这也的确是让家人朋友都放心不下的。李梅的父母也恳求汪弘劝劝她,可是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李梅想是铁了心。最后,汪弘只好陪着李梅一起去报考那所师范大学。

入学的第一天,两人都充满了好奇和兴奋。这所学校真的是一所不错的大学,环境优雅,同学之间也礼貌谦让。由于是师范大学,女生的比例远高于男生,学习的氛围也似乎很高涨,也少了一份喧哗。不同于她们的家乡,这个南方的小城有着炎热的夏天,但对于她们而言却一切都是那样新鲜、美丽。她们俩都非常满意自己的学校,想着接下来的4年就要在这么一个令人愉快的环境里生活学习,她们都特别的开心。由于她们报到的时间比较迟了,好的宿舍已经都给分配了,她们于是被安排在了8号楼。大家都知道师范大学嘛,是女生的天下,住校女生占了75%,刚好不巧的是她们被分配到了那个5%,也就是说8号楼其实是男女生合并的一栋大楼。女生们住在楼上的3层,男生就住在楼下的三层,大楼只有一个出口一条楼梯,男女生们就靠着3楼4楼之间的一道大铁门分割开来。两个女生被安排住在601,和另外两个同系的女生合住,这是宿舍大楼最向西的一个房间,从房间的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学校花园里的人工大湖,风景是非常的宜人。加上难得的6人宿舍只是住了4个人,大家都对这里非常的满意。

住进601的头一天晚上,经过了一天的舟车劳顿,大家似乎都很累了,简单的梳洗过后,4个女生都沉沉地睡去。夜,凉风透过窗户的缝隙吹进了601,明明是夏天,可这风却凉透了背脊,4人都下意识的蜷缩进被子里。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汪弘边啃着嘴里的馒头边问李梅。不由自主地李梅打了个寒颤。“我觉得吧,好象很冷。从心里冷出来的那种感觉。”李梅特地压低了嗓音,怕被人家听到。也是啊,这大热的天居然还有人说冷,一定让人笑死。汪弘却不停的点头,嘴里塞满了馒头。也许朝西的房间特别冷吧,两人这样告诉自己,沉默着吃完了这顿早餐。

接着下来的一个星期,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天,每天晚上4个同寝室的女生都觉得异常的冷,这是一种不同寻常的冷,让人有些毛骨悚然,大家甚至商量着要不要出去自己租房子住。李梅和汪弘家境都不是特别的好,出去租房子住,只能是个奢望而已。每到夜晚大家都只能早早入睡,盖上冬天才用得厚厚的棉被来抵抗这样令人背脊发凉的寒冷。就在第七天的夜晚12点正,4人都冷得无法入睡,躺在床上。

“呜~~~~~~~呜~~~~~~~~”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抽泣,4个人同时打了一个寒颤,凉风又一次从紧闭的窗户的缝隙中吹进来。这抽泣声似乎是在这个寝室里发出的。李梅害怕的拽了拽邻床的汪弘。汪弘壮着胆子说:“你们可别闹了,我可是要生气了。”“谁闹了?我还想叫你们不要玩了呢。”对面床的女生也有些生气。大家这才意识到有些问题。汪弘打开手边的手电,对这寝室的每一个角落都照了一遍,却只是看到大家惊恐的表情。为了稳定情绪,汪弘开始给大家讲笑话。抽泣声并没有停歇,汪弘假装完全听不到,继续她的笑话,另外3人也尽量集中思想听汪弘的笑话,然而她们的笑声有些干涸,甚至有些颤抖。这样迷迷糊糊的她们都累得睡着了,所以,谁都没有看到窗边正看着她们熟睡的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

十大校园鬼故事第三篇-S校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是我做的一个梦,梦中……

是一个晚上,与同学买了一本鬼故事的书,封面是黄黑相间的,同学的那本封面红底上有黄色祥云纹。

画面切换到寝室。我与同学(暂叫A吧)都躺在床上看刚买的鬼故事,其中有一则内容为:想知道S校(我现在就读学校)高考清华、北大录取率高的原因吗?下面为您揭密。

本校原址是一片坟地,因建设学校,将坟地迁走,其中有一个坟墓因历史较久,地壳运动,并未找到具体位置迁走,将其掩埋地下。这个坟是清朝的一位进士的墓。有天晚上一位本校X校长和他的亲信Y一起散步,晚自习之后,十点多了,在水系的小山坡上看到一颗树在移动,便以为有偷树贼。过去查看,什么都没有,以为看花了眼,可树依旧没停止移动。X校长问亲信Y这是怎么一回事,没等Y回答,树遍开口说话了:“别害怕,我是清朝的一位进士,由于受到敌对官员的恶意弹劾,被贬至此,我廉政清洁被蒙了冤不甘心啊,可惜读了那么多年圣贤书。由于迁坟我的灵魂苏醒,一看这是学府,当然研究了好久才知道这是几百年后的学校,旁边是宿舍,想吸收学习不好学生的元气来帮助爱学习、学习优异的孩子完成梦想。”X校长:“那你这算是帮我们培养人才了?”“树”:“可别忘了,我也是会杀人的,没有人的元气我怎么会帮你们并维持自己的灵魂原形呢?我是不会做亏本买卖的。”X校长:“那只要我帮你杀人,祭给你,就能帮我提高升学率对吗?”“树”:“不错,不过我也不会狮子大开口的,每年只要七个便可。”X校长:“没问题。”“树”:“若一年不到七个人,你得死,学校所有人都得死!”X校长:“记住了,记住了。”这就是本校升学率为什么高的原因,你知道这秘密了吧,知道秘密的都得死!

在书的右下角有一行不引人注意的小字:S校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立即问A有没有看过一个这样的鬼故事,A说:“我刚看完啊,只是一个鬼故事而已,别大惊小怪。”我将书合上,封面竟然变了,与A的封面一样了,我对A说:“我买的时候不是这本啊。”A说:“说不定你拿错了。”我应声道,心中感到一丝不安。

隔天,学校传出了A的死讯,是从楼上摔下来的,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A正上课,突然就像是有人将她拽住扔下了教学楼。听后,心知自己也将是下一个死亡目标了,不过心里确实很坦然。

貌似是一个傍晚,大休,老爸接我回家,我看到了Z同学。同他打招呼,他没理我,就像是我不存在一般,不管那么多了回家吧。

回家就睡下了,不知过了多久,自己起来了,感却身体轻飘飘的,看着自己依旧躺在床上,顿时明白了,自己已经死去了,这时老爸来到了我房间,给我往上拉了一下被子,说到:“星期天,别叫她了。”心中感到十分感动。

亚瑟小子的闹铃响了,我醒来,原来只是一场梦,可是我发现我起床后自己还在床上,梦中梦?可是画面不一样诶,老爸进来就叫我起床,呵呵,原来自己真的死掉了。

我来到了学校,发现同学们都与我打招呼,并且我可以拿起任何东西,与小二一起讨论瘦腿方法,这是不是很神奇?不过你有没有听说过:看到死人,与死人讲话,证明你要死了。

校长真够狠心的,利用我来继续杀人,根据我多天调查,原来老爸是亲信Y,我是被老爸杀死的。

现在知道S校的秘密了吧,知道秘密的都得死,做好心理准备吧~

十大校园鬼故事第四篇-弑窥犯

一、自杀厕所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佐古的生活就被卷进了一团混沌诡谲的怪圈中。

几个月前,他搬去了一所大学附近的出租房里。柴非是那所大学的学生,他们在校门口认识。后来,两个人成了朋友。柴非一直以为佐古是校友,事实上他并不是,他也从来没有解释过。

有一次,柴非突然问了佐古一个古怪的问题:“你有没有去过女厕啊,就是学校底楼的那一间?”

“啊?”佐古感到奇怪极了,连忙回他,“这说的是什么话啊,谁会偷偷摸摸溜进去女厕?”

“噢,你可能不知道。”柴非跟他解释,“那间女厕可不得了。”

“什么意思?”

“你见过写满了字的厕所门吗?”

“写过几行字的见过,写满字的门倒是没有见过。”佐古回道,柴非的话让他感到茫然。

“底楼的那间厕所就是,最后一间从外到里都写满了字。”

“你到底想说什么?”佐古觉得很纳闷。

“听我说,”柴非的表情很认真,“被画得乱七八糟的,只有最后一间厕所门。”

“你真了解,难道你偷偷溜进去过?”佐古同柴非开起了玩笑,但是柴非的脸却因为这句话突然变了颜色。

佐古觉得,也许他真的说错了话,于是马上换了套说法:“你看有没有这个可能,有人看见厕所的最后一间被人画花了,于是一些女生就想不如自己也这么干一下吧。反正若是真的追究起来,也找不到是谁弄的,在那里写字的人多的是,不是吗?”

柴非点了点头,继续说:“听说,那些字阴晦得很。”

阴晦?佐古看了柴非一眼。

之后,柴非问他知不知道一年级英语系有名叫尹宣的女生。佐古当然不知道,他支吾了半天,幸亏柴非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异常。

柴非同他说起,当初第一个在厕所门上写字的人就是尹宣,但这个女生几星期前在厕所里自杀了。临死前,她在厕所门上写满了两个字——自杀。

二、再现

屋外打了一个响雷,台灯投出的微弱光芒瞬间颤晃起来。佐古坐在写字桌前拿着笔,在面前的纸上写下了几个字:尹宣,自杀。

尹宣死亡的模样太过诡异了,以至于事发第二天尸体在厕所里被人发现时,很快震惊了整个学校。

尹宣的死,同那扇女厕门有关。

尹宣是第一个在门上写字的人。当时见过那些字的女生透露,尹宣在门扉上写了她可能被一个偷窥狂跟踪的事,或许是为了发泄恐慌心情,她才在门扉上留下了这些字。

但不久,她的字迹被同班的同学认了出来。由于尹宣在学校是个毫不起眼的人,因此流言越传越离谱,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尹宣的妄想。

之后,一些好事的女生专门挑最后一间女厕,在门扉上留下侮辱和嘲讽尹宣的话语。

最终,尹宣的内心不堪重负。她自杀的那一晚,把整扇门都写满了字。那些留在门板上狰狞、尖锐、扭曲的“自杀”,仿佛成了最阴冷的怨恨和诅咒。

佐古回想起了柴非告诉他的关于尹宣自杀的细节。

“尹宣用刀子刺破了大腿动脉,就在血开始汩汩涌出的时候,她将一条腿伸进了便池里,血一直顺着便池流进了下水道。第二天一早被人发现的时候,她的腿已经僵硬泛紫……还有,整个厕间散满了被血染红的卫生纸……”

“别说了,柴非。”佐古极度排斥听到这些,甚至想用手堵住柴非那张嘴。

“更可怕的是……在尹宣死掉后的第二天,有人又见到了她。”柴非睁大了眼睛,“就在那最后一间女厕里。”

佐古只觉得背脊爬过了什么东西般,让他感到毛骨悚然。“发生了什么事?”他战栗着问柴非。

柴非的眼神透着恐惧:“有个女生上厕所忘记带卫生纸了,就在她苦恼着准备问门外同她一起来的朋友要纸的时候……”

“什么?”佐古的神经绷紧了。

“底下半虚的门缝里突然塞了一张卫生纸进来。”

“在开玩笑吧。”佐古不是不想相信,他是害怕去相信,“说不定是她朋友的恶作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不,绝对不是恶作剧。蹲在厕所里的那个女生,看见塞给她卫生纸的人是尹宣。”

“你是说,她……看到了……”

柴非神情僵硬地点了点头:“那个女生以前见过尹宣几次,她知道尹宣的长相。准确来说,那天她在底下的门缝里,看到的是尹宣的下巴,她黑色的长发拖到了地上。尹宣给她递完卫生纸后,好像还将头凑到了门缝前……”

“啊!”佐古发出了一声惊呼,开始想象起在深夜昏暗的厕所下面,突然露出一双阴森森的眼睛,“那个女生肯定吓坏了吧?”

“没……”柴非摇了摇头,“那个人当时还不知道尹宣已经死了。好像那晚她刚回校,所以不知道那件事的细节。在她接过手纸的时候,还对门缝外边的尹宣笑着说了声‘谢谢’。”

佐古倒抽了一口冷气:“那么事后呢?”

“据说,那个女生上完厕所出来后看见朋友在外面,当时还抱怨:‘我怎么叫了你半天你都没反应?幸亏尹宣给我拿来了卫生纸,不然我可怎么办?’然而,她朋友却露出一脸诧异的表情说:‘你有叫过我吗,我怎么没听到?这里没有人进去过啊,况且,尹宣昨晚就已经自杀死了啊……’”

“那个女生大概要疯了。”听到这里,佐古说了一句,“真是件阴晦的事……”

“何止阴晦,听说,那个女生后来也死了。”

“什么!”柴非的话来得非常突然,令佐古感到震惊。

“是意外,在回校的途中被一辆卡车碾死的。那件事当时很多人都看见了,真是惨不忍睹……”

“好像怪谈一样……”佐古说,“传言在一件事情上扩大,紧接着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只会越来越惊悚离奇……但是后来那个女生的事情,我一点儿也不知道。”

“我本来也不知道的,佐古。”

“那……”

“后来,因为某件事去查的,毕竟这种事,女生们都闭口不提。”

“为了什么事?”

“唔……没什么。”柴非犹豫着,对佐古摆了摆手,“总之,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十大校园鬼故事第五篇-人命客服

画皮

李默回宿舍的时候,嘴里吹着口哨,脸上溢满兴奋之色。

“啥事这么高兴?”段全军问道。

李默刚要开口,突然望见徐东平也在寝室,当即噤了声。徐东平听见了段全军的问话,便转过头来,正好和李默四目相对。李默的欲言又止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的脑袋只稍稍一转,便意识到是什么事情,说:“追到郝傲雪了?”

李默没料到徐东平会来这么一句,顿时犹如石子入喉般,呛得他半天说不出话。半晌之后,他咧嘴一笑,道:“她答应跟我约会了,嘿嘿,你不会吃醋吧?”

“我吃醋?”徐东平诡异一笑,“很多事,你都不知道呢!”

“什么事?”李默和段全军都来了兴致,纷纷凑了上来。他们知道,当初徐东平追郝傲雪的时候简直是费尽心思。可是没多久,徐东平竟然主动提出跟郝傲雪分手,态度十分决绝。一直以来,大家都很想从徐东平的口中套出个中缘故,可徐东平就是闭口不谈,一副说出来就会死的模样。可这次,徐东平竟然不像以往那般匆忙回避,而是看看李默,然后道:“我之前之所以不说,就是怕你们不信我。可事到如今,我再不说,你以后恐怕会怪我……其实……郝傲雪不是人!”

李默和段全军瞪大了双眼。

“那是在我追到她的第二个月,那会儿,我还沉迷在追到她的喜悦之中,每天想尽办法讨好她。那天早上,我买好早餐打算去她家接她。天还没亮,远远地我便瞧见她家的灯亮着。我认出那是她的卧室,便心血来潮打算翻上去给她一个惊喜。”徐东平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阴沉,“我翻到她的窗户旁,看见郝做雪正坐在她的梳妆台前。我正打算进去,突然,我听到了嘤嘤的哭声,声音是从房间里传来的。与此同时,我看见郝傲雪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我知道,是她在哭。就在我打算翻进去安慰她的时候,忽然,她站了起来,转身面向窗户——也就是面对着我。你们猜我看见了什么?”徐东平的语气突然加重,如同一块巨石砸进两人的胸口,“我看见了一个皱巴巴的郝傲雪!”

“皱……皱巴巴的?”李默大惊失色。(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徐东平点点头:“我举个例子你就知道了。假如把正常的郝傲雪看成是一个吹得鼓胀的气球,那么那天早上我看见的郝傲雪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我看见她的脸一塌糊涂,鼻子扭成一团跑到额头上,额头跑到眼睛下方,嘴巴一直歪到脖子上……我吓坏了,直接从窗户摔了下去。好在我命大,什么事也没有,然后就跑了。之后,郝傲雪旷了一个星期的课,一个星期之后她才回来,整个人又变回了正常人的模样了。”

李默和段全军对视一眼,脸上是各种复杂的情绪。

“我可以保证,我说的都是亲眼所见。假如你不信我,那我也没什么办法了。”徐东平起身要走,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道,“后来我想,她特别特别像电影《画皮》里的妖怪,不是吗?你看看她,换了多少任男朋友了?除了及时离开的我之外,有谁还活着?”

悬浮

兴许是听了徐东平的话,这些天,李默一直躲着郝傲雪。可他毕竟是个热血青年,又正好在这个年纪,最终还是没禁住郝傲雪的诱惑,渐渐地又开始和她交往了。对此,徐东平也没办法。

这些天,段全军有些奇怪,总是神神秘秘的。因为临近考试了,徐东平也没心思去关注他,整天泡在图书馆或者自习室里。

这天半夜,徐东平还在自习室里复习。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发现自习室里的人已经走空,偌大的自习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窗户没关,有凉风吹进来,吹得他全身发凉。窗户没被固定住,被风吹得不停摇摆,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如果在平时,徐东平一定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此时此刻,这种声音就像锤子,一下又一下击打着他的胸腔,让他又闷又难受。于是乎,他起身去关窗户。

关第一扇的时候,他望见了楼下三三两两的同学,紧绷的神经顿时舒缓了一点点。

他刚要跑去关第二扇,突然,他的眼角瞥到窗户外有一团黑影。他的心一下升到嗓子眼,浑身一个激灵。可当他转头去看的时候,外面又什么都没有了。他舒了口气,再次去关第二扇窗户。就在他伸手去拉窗户的时候,一团黑影从天而降,慢慢来到他面前,同时发出怪异的声音:“徐……东……平……”

黑影是倒着的人形!

徐东平吓坏了,瘫倒在地上,喉咙像被堵住似的发不出声音。

黑影慢慢降下来,飘到他面前。借着灯光,徐东平发现,黑影竟然是室友段全军!可是,一个正常的人是不可能做出如此动作的。

“你……你到底是谁?”徐东平挤出这么一句话。

“你连我都不认识啦?”段全军竟然悬浮在空中,“我死得好惨啊……”

徐东平的脑袋乱成一团。这是怎么回事?他分明记得今天晚上才见过段全军,怎么这么快他就死了,还变成了鬼魂?他没办法思考更多,此刻的脑袋就像要炸开一样。他不停求饶:“求求你,看在室友的份上,你别害我……”

“嘿嘿……”

徐东平愣了一下,望着段全军。

段全军还在笑,笑得那么开心,完全不像一个索命的鬼魂。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回寝室我再告诉你吧。”说完,段全军升到空中,从窗户飘了出去,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中。

坐在地上的徐东平吓得许久才反应过来,赶忙收拾好桌上的书本,逃一样离开了自习室,回到寝室。

以上就是十大校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十大校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0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