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最恐怖校园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十大最恐怖校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另类校园鬼故事、校园女寝鬼故事、张震讲鬼故事校园传说文字版、张震讲鬼故事校园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十大最恐怖校园鬼故事第一篇-水房的女人

大学时,宿舍条件不好。一层楼的人要去一个大水房洗漱,而隔壁就厕所。所以有时候半夜起来方便,对女生的心理素质是绝对的考验。

话说有一天晚上,水房里传出一声惨叫,我们纷纷出来看个究竟。看见一个湿着头发的女生拎着水盆满脸怒气的站在水房门口。原来,是隔壁的女生起床方便,睡眼朦胧间看见一个披着头发看不见面貌的女人,于是乎,大叫一声,撒腿跑回宿舍。可怜那个洗头洗到一半的女孩,莫名奇妙被吓了一大跳,连水盆都打翻了。

这件事一时被传为笑谈,洗头那女孩气得连头发都剪短了。几天后,又一个女生半夜起床去厕所,进水房的时候,又看见一个披着头发看不见面貌的女生,她嘻嘻一笑,心想还敢半夜洗头,便溜进厕所,准备出来吓人个不妨备。可是,一转头的功夫,那个长头发的女孩就不见了。而且地上连个水渍都没有。剩下那个女孩自然是吓傻了,不过又怕是另一场误会,只好第二天的时候悄悄问遍了整层楼,不过,却没有人那天晚上在水房洗头。

十大最恐怖校园鬼故事第二篇-幽冥相鼠阵

怪蛋

马强午睡醒来发现寝室里多了一枚巨蛋,人头般大小,通体赤红,就立在对面范二的床头。他和范二向来不和,也没多问,直接去教室上课了。吃完晚饭回来,他发现那枚蛋还在,不仅如此,它还被人画上了鼻子眼睛,异常逼真。

马强终于忍不住了,他站在范二的床前盯着那枚蛋看。看着看着,他不敢再看了,巨蛋上原本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了。那目光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木讷而苍凉。

“这是什么?”洗澡归来的周冲一眼就发现了寝室里多出的这个异物,他站在马强的身后,弓着身子仔细打量着它,半天也没看出什么。

“你看它像什么?”马强反问道。

“秃子的脑袋。”周冲说完夸张地笑了起来,马强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几分钟后,秃子回来了,手里还拎着半瓶啤酒。他一到夏天就剃个光头,所以外号叫秃子。

“我可都听见了。”秃子有些生气,他绷着脸走到范二床前,“这他妈是什么鬼东西?”

马强和周冲互相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地回到自己的铺位等着看戏。

秃子看了看手里的半瓶啤酒,坏笑着倒在范二的床上。刚从外面走进来的范二疯了似的冲到秃子身后,用尽全力把他推开,紧张兮兮地把那枚蛋搂在怀里,歪着脑袋怒不可遏地瞪着他。

“怎么着,不服?”秃子把手里的酒瓶用力摔到地上,玻璃碎片散落一地。

“这是李环送我的礼物,谁都不能碰。”范二突然怪笑起来,十分陶醉地在那枚蛋上面亲了一口。

秃子一把揪住范二的衣领,将他整个人举在半空中:“老子不光要碰,还要弄碎它。”

秃子把范二扔了出去的同时捧起那枚蛋大步走到窗前,毫不犹豫地扔了出去。楼下突然传来一声惨叫,他狐疑着向外瞄了一眼,脸一下白了,他指着范二的鼻子说:“今天先不和你计较。”

马强幸灾乐祸地凑到窗前,他想看看那枚蛋砸到的倒霉家伙是谁。就在他望向窗外的那一秒,他脸上的表情一下凝住了,楼下根本没人!他终于明白秃子为什么慌张了。

范二哭着跑了出去,不大一会儿,又笑着走进寝室。马强看了一眼他手里捧着的那枚蛋,完好无损。

这天晚上,马强破天荒地睡得很沉,半梦半醒间,他隐约听到寝室里有人在笑,不是一个人的笑声,而是一群人的笑声。

翌日清晨。

马强睡得正香,忽然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他猛地睁开眼睛,伸手抹了一把滴在脸上的液体。之后他尖叫着从自己的床上跳了下去,血是从上铺滴下来的,秃子的胳膊就搭在床头,脑袋软塌塌地扣在枕头上。从马强的角度看去,刚好可以看到他那颗血肉模糊的脑袋,他的头皮被生生剥掉了。

马强盯着那颗血淋淋的脑袋,吓得说不出话来。他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范二,他的床铺是空的。那枚蛋也不见了。

十大最恐怖校园鬼故事第三篇-鬼室友

刘毅刚刚上大学,头一晚他就被分配进一个陌生的寝室,说到陌生是因为他对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感到陌生,毕竟互相都不认识。

晚上,和刘毅一个寝室的人都会来了,算上刘毅总共有五个人,他们谁都不爱说话,刘毅先打破沉默:“大家好,我叫刘毅……”然而,他愣住了,因为他们谁都不听,该看书的看书,该洗脚的洗脚。刘毅一阵脸红。

一个人说:“好了,睡觉吧。”大家都上床上等着关灯,洗脚的那个人走出去倒掉洗脚水,然后,他走进屋随手关上了灯。

第二天一早,刘毅发现寝室里少了一个人,于是,他就问一个人:“那个人去哪了?”

他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看着刘毅说:“就一晚上你就忘了?”

刘毅更是一头雾水:“什么忘了?我说这个寝室不是还有个人吗?他去哪了?”然而,他的回答却是:“你去问寝室老师吧。”

刘毅打开门,正好看见寝室女老师从这里走过,刘毅急忙上前去问:“老师,问一下,我们这个寝室少了一个人,他去哪了?”寝室老师向里面看了看说:“别胡闹,赶快上课去!”说完,她就走开了。刘毅心里纳闷:“怎么会有这么怪的人啊”

晚上刘毅什么也没说就睡觉了,可是又过了一天,他又发现,这个寝室的人又少了一个!他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他又问:“今天怎么又少了一个人啊,他去哪了。”那个人显得不耐烦了:“你烦不烦啊,这屋就咱三个人!”突然,刘毅仿佛要晕倒过去一样:“不是,前天晚上不是五个人吗?那两个人都去哪了?”只见他们两个纷纷走出门,回头还说了一句:“真是莫名其妙。”

这天晚上,天上只打雷,可是却不见下雨。今晚刘毅不打算睡觉了,寝室关灯了,可刘毅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他在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突然,他听见有响声,果然,一位室友开门走了出去,他没打算告诉那位熟睡的室友。

刘毅跟着那个人,只见他走出寝室的大门,保安也没有,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一片寂静。刘毅跟着他穿过操场,走到了后山。突然,他想起,后山可是一片坟地啊!刘毅心里一颤,冷风“呼呼”地吹着,刘毅浑身发抖。月亮很亮,他看见那个室友走到一个坟前,突然一个闪电他看见那个人用手扒开土地,然后,就跳了进去。

刘毅走上前去,听见“呼哧呼哧”的响声,他慢慢地走了过去,可他却看见了这一生中最可怕的一目——那个室友拿起一只死人手放在嘴里有滋有味的嚼了起来,“嘎嘣嘎嘣……”就像啃骨头一样,然后又拿起一些碎肉连肉带蛆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呱唧……呱唧……”嚼个不停。

刘毅胃里一阵翻腾,他慢慢地转过身想要逃走。突然,他滑到了!糟了!被发现了!他回头看——突然,一道闪电划过,那位室友一脸狰狞、嘴里含着碎肉说:“谁……啊……”刘毅站起来撒腿就跑,后面传来刺耳的声音:“来……陪……我……玩……吧……”

跑回寝室,他打开灯狠狠地摇晃寝室里唯一的室友:“快……快醒醒……快醒醒……”

他懒散的翻了一下身说:“怎么了——”刘毅突然戛然而止了,他低下头,看到被子上都是蛆!他急忙撒开了手,一股腐臭味迎面而来,他慢慢地掀开被子——那里面都是些人的肝、心、还有肠子……血粼粼的一堆。

刘毅回头大叫一声就往外跑,长长的走廊里他看见有个寝室还没有睡觉,开着灯。他跑过去急忙说:“我那个寝室……我那个寝室……”里面的人在玩牌,一个男生端来一杯水给他说:“喝杯水,慢慢说。”刘毅一口喝下了这一杯水。他擦了擦嘴说:“我……我那个寝室……他们都去后山上,然后就……”

刘毅突然愣住了!他看到那个男生的嘴唇是腐烂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又看了看手里的水杯——只见上面都是蛆,在杯底爬来爬去!其他玩牌的人都转过头来,他们的脸都是坑坑洼洼、破破烂烂的,脸上一种恶心的黄色液体慢慢的往下流!刘毅一把扔掉手里的杯子撒腿就跑。后面,那个男生走出来说:“别……跑……了……门……已……经……锁……上……了……呵呵呵呵呵……”

刘毅跑到大门前,他用尽全身力气晃动门把,果然,门已经锁上了。这时,他听见了脚步声……他倾下身子,看见寝室老师走了过来,他家忙跑了上去说:“老师……老师……”那个老师一见到他就问:“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刘毅说:“老师,他们……他们都是鬼……我看到了……”说着说着,刘毅居然哭了起来。他觉得奇怪,那个老师居然没说话,他又抬起头看看老师,突然,一道电光闪过,刘毅吓的大叫起来,整个脸都吓得变形了——那个老师的脸是扁的上面都是泥土,嘴里不停地往下滴着血混着一些肉泥,头发上都是灰尘,其中一颗眼珠已经没有了,留下一个黑色的洞,从里面不停的问往外爬蟑螂。刘毅刚要跑可是突然发现,刚才那个寝室的几个人和自己寝室的那个人摇摇晃晃的走出来了,又一道闪电划过——他们有的人的手在空中摇摇欲坠慢慢的朝这边走来,还有的人双手捧着一颗像是刚刚从坟地里挖出来的人头大口大口的啃着,“嘎巴嘎巴……”连头骨都嚼得粉碎。

刘毅回过头却看见后面的寝室老师晃动着她那僵硬的身体,靠两条只剩下干骨头的腿一点一点往前移动,他又转过头,那几名寝室的学生已经走到他面前了,后面的老师在后面搂住了刘毅的腰,他们把刘毅包围了……

第二天,人们发现刘毅死在了寝室走廊里,他浑身破烂,身体里的内脏都不见了,只留下了地上的一滩血迹,像是被几只野兽撕咬一样,就连骨头也被啃得粉碎。从那以后,校外的人们发现,总有一名老师在操场上训导她那些学生:“你们要记住,你们永远还是我的学生,你们的同学永远都是你们的同学,这是永远分不开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脚,都是悬在半空上的。

十大最恐怖校园鬼故事第四篇-给我你的舌头

她的舌头

这天晚上,温斌和张寒正在图书馆上自习。忽然,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了图书馆的宁静。

张寒看了一下,是自己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着是前女友吴瑜的号码。

张寒皱了皱眉头,还是按下了接听键,还没来得及把手机贴近耳边便听到了吴瑜的哭喊:“张寒,快来救我!”

张寒不禁寒毛一竖,他意识到情况危急,刚想问吴瑜现在在哪儿,但吴瑜的声音越来越奇怪,就像是动物喉咙里发出的奇怪声响。没一会儿,电话就挂了。

“出什么事了?”看到张寒冷峻的神色,一旁看书的温斌关切地问道。

“吴瑜好像出什么事了,我要去找她!”张寒握着手机,手上青筋暴起。

“等等,我叫上陈仲一,咱们一起去找!”温斌穿上外套,喊上正在和女生调笑的陈仲一,三个人狂奔着跑出图书馆。

偌大的校园里静悄悄的,三个人像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温斌喘着粗气,刚想要劝张寒说不定吴瑜又在恶作剧,毕竟当初两个人在一起时吴瑜没少这样逗张寒玩。正在这时,陈仲一指着远处的树林招呼二人道:“那里围了好多人,要不要过去看一下?”

张寒二话不说便直奔过去,温斌和陈仲一紧随其后。

三个人拨开层层人群,映入眼帘的画面让气喘吁吁的温斌和陈仲一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人群中间的空地上躺着的是吴瑜的尸体,脸上还挂着临死时惊恐的表情,眼球夸张地向外凸出,身上布满血污。她的胳膊裸露在外面,上面的肉被撕得一条条的,紧靠着一层皮勉强还连在身体上,手机就摔在尸体不远处。

最让人头皮发麻的是,吴瑜的嘴大张着,猩红的嘴巴里清晰可见她的舌头没有了,只剩下短短的一截舌根,触目惊心。

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号传入温斌的耳中,他这才注意到在尸体旁跪着一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男生,温斌看了一下,这男生正是吴瑜的新男友——沈晗。

一旁的张寒看着死去的吴瑜,身体剧烈地抽动着,眼泪像断了线一样,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温斌叹了一口气,吴瑜死了张寒心里肯定痛不欲生。虽说两个人分手了,但两个人之前关系非常好,温斌和陈仲一都觉得他们复合只是时间问题。

正在这时,陈仲一把温斌和张寒从人群中拉出来,带到一个僻静角落,低声说道:“我觉得吴瑜好像是被鬼害死的!”

温斌不敢相信地看着陈仲一的眼睛。张寒也停止哭泣,疑惑地看着陈仲一。

“你们知道之前也有两个人死了吧,学校宣称是意外,但据看过尸体的人说两具尸体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舌头都没了!”陈仲一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听我爷爷讲过,人死之后身体腐烂了就会变成鬼。鬼是没有肉身的,但有些鬼想要拥有肉身,办法就是得到人的舌头。因为舌头被称为人身之灵,人的器官中舌头是排在第一位的,有了舌头就相当于有了肉身。”

引鬼说话

温斌听得都快吓死了,他战战兢兢地问陈仲一:“那是不是意味着有三个鬼变成了人?”

陈仲一思索了一下,说:“也不一定。鬼毕竟是鬼,身体早就已经腐烂了,抢来的舌头用不了太久便会烂掉。所以说不定有些鬼会多抢一些舌头备着。”

“不管是人是鬼,我都要为吴瑜报仇!”听了陈仲一的话,张寒早把悲痛化作满腔愤怒。

几天过去了,吴瑜的死自然也被当做意外处理了,学校里除了多了巡查的校卫外并无其他变化。

这天下午,许久不露面的张寒找到刚吃完饭的温斌和陈仲一,风尘仆仆地说道:“我找到找出杀死吴瑜凶手的办法了,今晚你们陪我去个地方。”

夜色降临,温斌和陈仲一来到约定地点。张寒也刚刚到,肩上背着一个背包。

“走,咱们去坟地。”说完,张寒便向坟地方向走去,温斌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跟在二人身后。

坟地就在学校不远处。到了坟地,张寒低头说了声打扰,然后拿着手电找了起来,最后在一块看起来下葬很久的坟头前坐下。温斌和陈仲一也紧挨着坐了下来。

“这是一个道士教我的。”说着,张寒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大陶瓷碗和一把锋利的小刀。

“莫非……你是想引鬼说话?!”陈仲一好像明白了张寒接下来的举动,吃惊地问,“不过,这能成功吗?”

“为了吴瑜,我愿意试一试。”张寒目光坚决地看了看温斌和陈仲一,“一会儿鬼上钩了就靠你们俩了。”说完,张寒便伸出了舌头,他拿起小刀在舌头上猛力一划,鲜红的血立刻从伤口喷射而出。

陈仲一慌忙把陶瓷碗递过去接血,对温斌解释道:“张寒是要用舌头上的血引出坟地的鬼,鬼喝了舌头上的鲜血后就会不自主地说话,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趁机问出是谁害死吴瑜了。”

温斌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怪不得要找坟地里最早下葬的坟头,死得早知道的也就多嘛。不过他还是为张寒捏了一把汗。

陶瓷碗里的血越来越多,张寒的面色也越来越苍白,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滚落。正当温斌和陈仲一打算阻止张寒时,身下的土地里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一个骷髅头突然从地里冒了出来,漆黑的眼眶定定地看着陶瓷碗里的鲜血,但就是不凑近。

见状,张寒狠了狠心,又在舌头上划了一道,鲜血喷涌而入陶瓷碗,溅出星星点点,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儿。

终于,那个鬼从地里爬了出来,奔向陶瓷碗,把阴森森的牙齿浸在鲜红的血里贪婪地喝着,血在慢慢减少。

张寒痛苦地向陈仲一点了点头,陈仲一猛地拨开鬼,用手把碗盖住,鬼喝不到血了,急得张开黑洞洞的大嘴。

“你、你知不知道、是哪个鬼害死了吴瑜?”温斌紧张地问道。

鬼一脸贪婪地望了望陶瓷碗,用尖锐刺耳的声音说:“吴瑜没有死。”

十大最恐怖校园鬼故事第五篇-废弃的小学

清明节那天,紫铭的父母带着她回到了桐庐老家去上坟。那天下着毛毛细雨,天色很朦胧感觉天空被一层薄薄的似雾却又不像雾的气体笼罩着。紫铭坐在爸爸的车里开心的看着外面的景色,这条路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经过了,那时,她刚上完小学一年级,就被父母带去城里读书,转眼间她从一个懵懂的小女孩变成了窈窕淑女。其实她从小就很好看,只是那时的她是懵懂美,现在却是一种成熟美,她是清明节这天生的,十八年前的一个清明节也是小雨翩翩,当时紫铭的妈妈肚子疼的厉害像是要生了,全家人都很着急的不知所措,奶奶就在门口拜天拜地求老天保佑大小平安,而爷爷却不相信鬼神这一说,暗骂到”这个死老太婆就知道相信这些虚假的,能有什么用”因为当地是农村,家里也穷,所以紫铭的妈妈并没有去医院,而是在家里请了产婆来接生。只是紫铭的妈妈好像是难产一直生不下紫铭。

在紫铭妈妈疼得快受不了时,就听见很响一个雷声接着就是一道闪电打在墙上,就在所有人都吓一跳的时候一只黑猫从门口跑进了紫铭妈妈的房间,随着“喵”一声延长音,下一秒就传来婴儿哭泣的声音。全家人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产婆从里面开心的跑出来:”生了一个女儿,可俊了呢,母女平安,恭喜恭喜啊!不过说来也怪,刚才眼见一只黑猫冲着这跑过来,怎么就一秒钟的时间就不见了!”但是这种奇怪的察觉也只有那么一瞬间,那一家人急忙进去问紫铭的妈妈“美秀啊,你感觉怎么样,要是不舒服要跟妈说啊”,说话的正是美秀的婆婆,“看你虚弱成这个样子,回头啊我到隔壁的李婶家去买一只老母鸡来炖给你,还有坐月子的时候一定要开心,一个月不能洗头叻,然后…”还没等老太婆说完,老头子就说上话了“你就知道啰嗦,让人美秀好好休息一下,我们先出去,中午再送汤来吧”说完二老就出去了,现在只剩下美秀的丈夫家齐在,家齐嘴巴比较笨拙,再加上第一次做爸爸太激动了。竟半晌说不出话来,他走到美秀的床边,坐下,用无比宠溺和心疼的眼神看着美秀:“辛苦你了,你知道我嘴巴笨不会说甜言蜜语,但是我说的话也都是最真实的,美秀今后我一定会照顾好你们母女,不说多少荣华富贵,至少能吃饱穿暖,将来我会好好打拼给孩子一个好的未来。”说完接过孩子看了看:“孩子看你的眼睛这么明亮还透着一种像小猫一样的神秘感,就叫紫铭吧,紫色可是代表神秘感呢。”美秀也看得出家齐真的很爱他们的女儿,于是幸福的笑了。

经过几个小时的车程下来,一家三口终于到了桐庐,“老家的空气就是好!”说话的是紫铭,下车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笑起来眼睛就像月牙一般美极了。“美秀,这么多年了这里还真是变化大啊,记得那时候我还是个穷小子,我说过会给女儿一个好的未来,我实现了。”家齐牵着美秀的手意味深长的说道。“家齐,其实只要跟你们在一起就够了。我们现在回去看看爸妈吧!”美秀家齐在后面,紫铭一个人走在了前面,很开心的哼着小曲。

走着走着,她看到了一所已经废弃了的学校,那学校是她小时候上一年级的地方,仅在那待了一年的时间,现在这学校已经有很多年没人上学了,里面的设施也都非常老旧,水管也漏水,里面破烂的已经像上个世纪的东西一样,慢慢的也就这样荒废了,路过的人也不会把它当回事,算是一个已经被人遗忘的地方了,以前这个地方也是个相当热闹的地方,这是村里的一所小学,每天都有很多学生上学放学,还有爷爷奶奶接送的,学校门口还会有几个小吃摊,小贩会在那里吆喝,把一群贪吃的小孩子都吸引过去了。那时候的紫铭有两个很要好的朋友,一个是淼儿一个是欢欢,她们三个都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都要比紫铭大一岁,虽然两个人有时候会欺负她,但是依然玩的很不错,而且小孩子也不记仇,但是自从紫铭随爸妈进城之后就再也没有了联系,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紫铭还是挺想她们的。

以上就是十大最恐怖校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十大最恐怖校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6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