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恐怖鬼故事校园5篇

本文5个十大恐怖鬼故事校园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校园爱情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北校园鬼故事、500字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十大恐怖鬼故事校园第一篇-谁也逃不了

新学期开始了,辅仁高校迎来了一批批新生,这些新生来自五湖四海不同的地方,对新的学习环境充满了好奇与期待。301寝室就是其中一例。

这个寝室一共有五个成员,按年龄排序依次是:大姐高妍,二姐林慧,三姐杨梅,四姐路野,幺妹齐娟。这五个女孩充满了青春活力,一放下行李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大到学校环境,小到寝室住居,说一阵笑一阵,不多会儿就混熟了。除了齐娟有点儿内向腼腆以外,其他四个人都开朗活泼,彼此熟悉了以后,大家一致推选成熟稳重的杨梅为寝室长

晚上夜谈会,照例是继续白天未尽的话题。突然林慧插了一句嘴,说:“你们发现了没有,今天报名的时候有点儿奇怪。我去宿管会领寝室钥匙的时候,所有老师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一个老师还不放心地问了一句‘你确定是住301吗’?好像不相信我似的。”“你还别说呢”路野接着说:“本来我一进校门就有一个学长帮我拿行李,提到一半他问我‘你住哪个寝室’,我说‘301呀’。他就不走了,又问了一句‘5号楼301?’我挺纳闷的,我说是呀,你怎么知道?结果那个男生就把行李放下了,说学妹对不起,他有事要去接电话,我只好一个人搬行李上楼了。”“为什么呀?”杨梅忍不住问。“那有什么好奇怪的,可能301风水不好,住进来的都毕不了业吧。”高妍睡觉还嚼口香糖,所以她说话有点儿口吃不清。“高妍是个乌鸦嘴!”林慧嘟囔了一句,赌气转过身去:“要睡觉了。”于是寝室里一下子变的静悄悄的,不一会儿,便响起了五个女孩均匀的呼吸声……第二天,杨梅分派寝室任务,每个人轮流一个星期打理寝室卫生,第一个礼拜是一号床高妍。林慧打开箱子一件一件整理自己的东西。她家听说很富有,所以她的东西都是些高档用品,让站在一边看的其他女孩羡慕不已。她有意拿出一个唇膏来炫耀:“漂亮吧?这可是我大姨从法国带回来的。”高妍站在一边撇了撇嘴。

晚上路野有起夜的习惯,她迷迷糊糊揉着眼睛走到走廊尽头的洗手间。完事以后,她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身后水龙头又开始刷刷响了,她挺纳闷的,刚才应该是随手把开关拧上了呀。转过身把开着的水龙头拧紧,摇摇晃晃地返回寝室。打开寝室的门,她打了个呵欠刚要上床睡觉,突然怔住了。借着走道里昏暗的灯光,她明明看见自己床上躺着个人,看不清样貌,但轮廓上应该是个头发很长的女生。“真糟糕,走错寝室了。”她嘟囔一声退了出去。走到门口她抬头看了一下门牌号:301!奇怪!刚才的瞌睡一下子跑掉了,直觉得夜晚的凉风嗖嗖地往脖子里灌。她缩着脖子朝旁边看看,这里是走廊的尽头,对门是302,可是自己走出去两分钟不到,床上就有了一个人。那么,这个人是……路野的心砰砰乱跳起来,她鼓足勇气,一点一点把门推开,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灯打开。一刹那间,寝室亮如白昼,她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床铺,那上面空空如也,除了掀开的被褥。啊!虚惊一场,路野吐出一口冷气,拍拍自己的胸脯。睡在下铺的林慧醒了,她探出头来:“路野,你没事吧?”“没事,没事。”路野不好意思地伸了伸舌头,轻手轻脚地摸回了自己的床铺。

十大恐怖鬼故事校园第二篇-校园灵异案

上大学的时候,听师兄说过有关大学里的一件离奇案件。

故事是这样的,在F大管理系有个很漂亮的女孩叫做夏,她的肌肤不像江南女孩的那种特有的白皙,她的白是一种瓷白,微微泛着红润,看上去很健康,很讨人喜欢。夏除了样子长得好看,身材也不错,出落的亭亭玉立,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朵。但说起她的性格来,却让她的每一个追求者都畏惧三分。也许是生的美,学业好,有资本的缘故,夏很傲娇也很冷,见了谁都一副冷冷的模样,不仅对男生,就连她寝室里的室友都对她凭空的生出一股畏惧来。

有关夏的传闻,学校里一直都没有断过,她的日常行为也让大家匪夷所思。夏从来不在阳光下走动,就是偶尔逼不得已去操场上排列队,她也永远搭着一把粉红色的太阳伞。晚上的时候,夏更奇怪,室友玲子说,每晚到十二点以后,她一定会起床,掩上门,悄无声息地出去。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但到早上六点多的时候,她会衣衫不整地回来。

案发的那晚,同宿舍的另一位室友木子正准备起夜的时候,看到夏从床上翻起来,舒展着双臂,僵硬地一蹦一跳地往外走。她走路的声音很小,虽然是跳着走,但落地时,却没有发出任何响声。那时,木子也没多想,以为夏是在梦游,要知道梦游的人最忌讳的是被别人突然给叫醒,所以她就悄悄地尾随着夏,生怕她出事。

木子蹑手蹑脚地跟在夏的身后,看到夏穿过幽暗的走廊,向楼下走去。夜晚皎洁的月光透过走廊旁的薄纱窗倾下一地的银辉,夏的身影纤细而斜长,投射在地板上,孤寂地可怕。木子搞不懂夏要去哪里,只得屏住呼吸紧步跟了上去。她一边走一边想,“我们的宿舍在二楼呀,就算夏想去哪里,可这深更半夜的,寝室楼早就关了。她又出不去,来一楼能干什么?”正想着的时候,夏突然转过头来,正好跟木子的眼光撞在了一起,木子惊了一跳,心突然漏掉了半拍,脸涨成了紫红色。她以为夏发现了她,忙解释起来,“那个……那个……夏,你听我说,我不是有意跟着你的,我……我是怕你出事……所以才一直偷偷跟在你后面的……你……”

木子还想再解释的清楚一点,可她发现夏的目光呆滞而阴冷,好像完全没有再听自己说什么。夏没有理会身后的木子,又自顾地向一楼右侧的走廊后面蹦蹦跳跳地走去,那样子活像一个灵魂出窍了的僵尸。木子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夏来到杂物储藏室后站住了,呆呆地停驻了一会,才抬起手轻轻地去推杂物室的门。

学校的物业一般都会按规章制度办事,为了防止公共财产的流失,杂物间都会配上一把钥匙。钥匙只有宿舍阿姨才有,可夏的手刚触到铁皮门的时候,那门竟然应声而开,好像是提前就知道夏会来一样。木子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杂物室里乱七八糟地陈列着一些日常清扫楼道的用具,有笤帚、拖把、水桶、撮簸……夏绕过杂物走到最里面的一个圆形的木桌上停了下来,俯下身,在里面开始翻找起来。木子看到夏从桌肚里翻出了几张黄色的纸张后,毕恭毕敬地呈放在木桌上,口中还念念有词。不一会儿,阴暗的墙壁上竟然凭空地出现一个暗暗地影子,看黑影的轮廓像是一个男子的,身形高瘦,头发很短,脸却显得很大。夏看到黑影出现后,身形猛地一震,像是从一片混沌中突然醒过来一样,诧异地看了看四周,发出一声惊呼,“天啦,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夏的心底陡地生出一丝恐惧来,跟她有同样心境的还有蜷缩在楼梯角落里的木子,木子自始至终都看着昏昏沉沉地夏,一直没敢吭声,当她清清楚楚地瞥见墙壁上的那个黑影后,木子一时间也错愕在当场,怔怔地发不出声来。恐惧蔓延了全身,空气紧张地像要窒息了一般。木子尽量地屏住呼吸,生怕自己一点些微的动静都会被被暗影发现。

过了一会她听见一丝幽幽地声音从杂物间里传来,“你来了,我等你好长时间了?”是那个黑影发出的。

空气在凝固,时空像静止了一般,黑影在等着夏的回话。其实当夏一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他是谁了,她也清楚,她为什么会被无缘无故地召唤在这里了。

“洋子,你这样做还有什么意义呢?”夏苍白无力地回答。

“呵……呵……呵……”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是没什么意义,可是每天晚上能见你一面我也知足了。”

说话的黑影是一个叫吴洋的学生,三年前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天之骄子,是F大里的风云人物。她能沦落至此,怪只能怪她此生不应该喜欢上一个如寒冬腊梅般孤傲的女孩子。那段时间里,吴洋很用心地追求着夏,他笃信自己一定会抱得美人归,他甚至跟宿舍的室友打赌说,如果他追不到夏,他会以死来证明自己的爱情。当然,那时只是趁口舌之快,不应该算数的,可上天冥冥之中似是认真了一把,吴洋费了很大劲,用了很多法子还是没法打动冰封着的夏。而他却在心灰意冷后,在一次穿梭马路的过程中因神思恍惚没有注意到旁边开过来的大货车,被生生地带进了车轮,拉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线。

吴洋死后,夏的生活就变得很奇怪,平时走在路上的时候会突然间一个趔趄摔倒,有别的男孩子接近她的时候,她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柳眉倒竖,面罩寒霜。晚上睡觉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发出一声阴惻惻的笑声,似是嘲弄又像是得意……

蜷缩在角落里的木子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她捂着嘴巴惊怕地看着杂物间里的一切。夏的身体猛地挺直了一下,像是厌恶地在空气中死命地捶打着,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落了下来,露出玉藕般的胳膊,光滑的肌肤,裸露着的大腿。木子再也看不下去了,猛地站起来,冲进了杂物间,一声断喝:“你住手!”夏惶恐地转过头来,看清了木子,忙用眼神示意她赶紧走,这时,木子的眼睛却像濒死的鱼样突兀地睁着,嘴张的很大,脖子上一条青紫的指印赫然入目。这时,杂物间的门“嘭”地阖上了,走廊里亦如以前一样安静的出奇,惨白的月光打落在墙壁变成了斑驳的一片……

第二天,晨起的阿姨打开杂物间的时候,吓得差点晕了过去,在杂物间凌乱的地面上并排躺着两个妙龄女孩的尸体,一个半裸着身子,一个扭曲着面孔。而这一切都是一个不解之谜,警方介入了调查,只能将它定性为一起奸杀案。可凶手呢?警务人员没有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只能告诫寝室楼里的女孩夜晚后一定不要出来。可尽管是这样,女生寝室楼里,在午夜过后,那间杂物间里依然会传来一声声地干笑声。

十大恐怖鬼故事校园第三篇-大年三十之鬼浴

我伸伸懒腰,已经在电脑前坐了好几个小时了。寒假不回家的孩子就是这么凄凉,要不是想要买个新的手机,我才不会大过年留在学校做兼职呢!没办法,天生不是高富帅的人。

今天是大年三十了,整个宿舍楼也都空了,所剩之人寥寥无几,至少这几天我都没看见一个能说话的主了。好在学校还安排了值班员工,宿舍还有电,还有暖气,楼下浴室还开着。我整理好换洗的内裤,悠哉悠哉地进了电梯。这个年,在学校过实在太没意思了,看着各种朋友圈里大家的状态,唉,不知道说些什么,总是感觉一阵酸楚,从没有过的酸楚,可转念一想,马上就能用自己挣来的钱买一部时尚时尚最时尚的手机,总算有点心理安慰。

“叮咚”,电梯门开了,我娴熟地走了出来,径直走向浴室的门,毕竟我在这上学已经两年了,算得上的轻车熟路。浴室值班的大爷我也认识,唉,只是那大爷喜欢喝点小酒,可以理解,大年三十嘛,为了我们几个不回家的学生,人还得值班,团不了圆,说起来还有一丝惭愧。

“大爷,新年快乐!”像往常一样,我跟大爷打招呼,这也是我今天说的第一句话。

我原本猜想微醺的大爷估计会从桌上抬起来头回应我一声,只可惜我猜错了,看样子大爷喝了不少,一个人喝酒容易醉,这是定理。

昨天这时间还有几个人,今天浴室空空如也,偌大的浴室里静的出奇。“刷刷刷”我拧开喷头,水花贱了下来,很快一股热气便弥散开来。我哼着小调,享受着这一天大概是最舒适的一刻了。

不知何时开始,我感觉耳边一阵熙熙攘攘的嘈杂声,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泡沫,眯着眼睛,哇,怎么一下这么多人,热气弥漫在整个浴室。看来是时间不对,大家应该都这个时候才来洗澡,总算有点心理安慰,我欢快地得瑟起来。

晚上,我带上耳机,把音量调到最大,希望可以遮住窗外的烟花爆竹的喜庆声,就连游戏的世界里也廖无人烟,无奈之余,我浏览各种网页,各种刷电影,直到凌晨一点多,外面这才安静下来,我也疲惫不堪,倒在床上,沉睡过去。

每天早上闹钟总会响两三次,总是吵醒了宿舍所有人却也吵不醒我,现在宿舍也就剩我一人,任凭闹钟怎么响,不到点,我是根本听不到的,不知道咋回事,今早很早就醒了,感觉四肢无力,混沌不堪,但几次尝试都无法入睡,这也太反常了。所以,我打开电脑,希望可以找到战友,大开杀戒一盘,中午饭在这段时间也是我不考虑的问题,什么时候饿了就叫个外卖,一天就过得如此颓废。

我低头一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唉,洗个澡出去转转算了,老窝在宿舍也没意思,又是单身,唉,说多了都是泪。

大爷照常趴在桌上,鼾声四起,我也怕惊扰他,就没作声。

经过昨天的观察,这个点人数较多,果然不出我所料,只是人数远远比我估计得还要多,平常都很少出现这么热闹的场面,寻找再三,我才发现一个角落的喷头下面没有人。拧开喷头,还是我一贯的洗漱顺序,从头开始。

“哥们,没回家?”我试着询问旁边一正在洗头的哥们。

“没,我家就在这儿。”哥们声音低沉的回答,说话间头也没抬,手指仍扣动着头皮。

我没有再问下去,因为这是帝都,能在这居住的十有八九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各个都是高富帅,再想到女神,我马上终止自己的思维,逼着自己不要想下去。

“你刚来的吧?”哥们发问。鬼大爷鬼故事

“我大三了,不小了,该称呼我学长了吧?哈哈”我高傲的姿态尽显。

“从建校起,我们就住这了,这些年一直都没人,很久没有看见新鲜面孔了。”哥们低冷的声音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什么意思?”我抬起头望着这个背影高大的男生。

他慢慢转过身,慢慢地。我看见他那张溃烂的脸,眼珠已经变绿,鲜红的血肉依稀可见,他慢慢举起手指,**自己的眼眶,一股冰凉的血液贱了我一身,“啊!”我忍不住尖叫一声,我已经头皮发麻,双腿打颤,我不停的叫喊着,希望门口的大爷能被我的声音吵醒,终究我嘶哑了嗓子,却无动于衷,慢慢,我发现,所有浴室的人都回头看着我,那都是一个个皮肤溃烂的人,他们已经面目全非,每个人都奸笑着,缓缓向我走来。

“你们不要过来!救命啊!救命啊!”我拼命的超窗外呼喊着。

“别喊了,没用!”一个低沉的声音盖过了我的呼喊,整个浴室安静下来。我不知道声音来自哪里,我更不敢看他们。

“我们的坟墓就在这里,自从修建了浴室,我们的床每晚都是湿的,你看我们的身体都溃烂了。”男人一步步向我靠近。“好在每年大年三十,我们还能洗个热水澡,只是不凑巧,你闯进来了,所以欢迎成为我们的一员。”

“我,我,你是说我已经死了?”

“没错。”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死了,我冲去浴室,抓起衣服遮住下体,奔向了大爷。

“大爷,快醒醒,浴室里有鬼。”见大爷没反应,我伸手去摇晃他,只是…只是大爷像是一阵空气一样,我怎么也抓不住,难道大爷也是鬼?

我慢慢后退,风一样得奔回宿舍,我一路盘算,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回到宿舍,我打开所有的灯,把门死死的锁住,刚一抬头,那…那是谁?是谁躺在我的床上?那人皮肤已经溃烂,绿色的血液顺着床板流了下来,滴答,滴答……

我鼓起勇气,拿起晾衣杆,铆足了劲,捅了这个东西一下,见他没有反应,我慢慢踮起脚尖去张望他,这…怎么会…不会的…一定不是这样的…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床上躺着的正是我,我呼吸急促,我的大脑一阵眩晕,四肢无力。我艰难的直立起身子,攀上床,我一定要看仔细,“啊!”当我们四目相对时,我从床上栽了下来,我确信无疑,那就是我自己。

我死了?!

其实没有人知道,大学建校时,浴室下正是一片坟地,校方请人做了法,最终与冤魂达成一致,每年大年三十,学校浴室开放,只不过是鬼魂专场,恰恰不巧的是值班大爷喝醉,和我的闯入,由此闯入了鬼魂的禁区,所以,我回不来了。

今年年三十,你是否还在学校浴室洗澡?我会踮着脚尖慢慢向你靠拢,“同学,你好,欢迎加入我们!”

十大恐怖鬼故事校园第四篇-校园悬疑故事:同学之间

1

晚11点,熄灯铃准时响起,那声音很刺耳,很没有教养,持续鼓噪了半分钟,然后寝室就倏地黑了。

黑暗笼罩了寝室里的四张床铺,但今晚,这四张床上只有两张有人,另两张空着。

他静静躺在自己的床上,聆听着对床的一切响动,手中那柄铁锤粗糙的木柄似乎正在一点点地灼热起来,他感到手心发烫,仿佛握着一团火焰。

旁边的黑暗里,那个男生的呼吸正逐渐变得均匀而悠长。

这是本学期名义上的最后一天,可事实上,暑假早已经开始,从前天起,西京大学就已经允许远道的学生回家了,但并不是所有学生都匆忙踏上归途,许多学生仍旧流连在校园内,希望推迟几天再走,其中的原因,无非是男女朋友、网络游戏、长途火车票的高昂价格等等。

只有他的理由与众不同。他留下,是为了杀人。

铁锤似乎越来越烫手了。他慢慢地坐起身,把脸转向男生的方向,黑暗里,他的眼睛亮晶晶的,他的牙齿白森森的。

他蹑手蹑脚地下床,光着脚,毫无声息,一步,两步,三步,他已经站到了那个男生的床前,他在黑暗中端详着男生毛扎扎的头颅,左手慢慢扬起了铁锤。

男生睡像安详,还吧唧了几下嘴,或许他正做着个有关美食的好梦。

梦之外的现实残酷冰冷。铁锤决然地挥下,挂着呼啸的风声,一下,两下,三下。

男生的耳朵里淌出粘稠油滑的血来,仿佛蜿蜒爬出一条黑油油的虫子。

见男生不动了,他撇下锤子,迅速返身打开一个衣柜,拖起男生塞进柜中,又在外面加了一把锁。接着,他仔细地搜索起男生的物品来,钱包、衣服口袋等处都没有遗漏,接着是清理现场,当一切都收拾停当之后,他看了看时间,还早,刚过午夜,他躺回到床上,望着窗外的树影直到天光亮起。

早六点,宿舍楼准时开门,他低着头急匆匆地走了出去,当他停住脚步时,已然站在校门口202公交车的站牌下面,站牌上用红漆喷涂着这趟车的始发与终点:西京大学——火车站。

他把手伸进口袋摸索起那张火车票来,打算再确认下那趟车的时间。

十大恐怖鬼故事校园第五篇-我就在你隔壁

四月的那一天,我收到了XX大学的复试通知书。那一刻,感觉自己幸福极了,半年的苦读终于有了回报了。我马上放下手中的工作,向领导请好假,简单的收拾了点东西,一个人来到了北京。

到了北京却发现事情好像不像想像中那样容易。复试通知书里指定的公交车并没有把我带到XX大学,它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售票员用标准的普通话告诉乘客这就是终点站,并很有礼貌的请大家都下车。一下车,我就被来来往往的车辆和四通八达的公路弄得晕头转向,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更不要说去找学校了。好在这个路口有不少出租车经过,很快我拦了辆出租车,转了进去“去XX大学。”我故意把这个名字说得很响,因为我马上就要成为这所名校的一员了。

很多东西是闻名不如见面,但XX大学给我的感觉却是见面不如闻名。矮矮的校门,看来已经有不少年历史的教学楼。这就是培养了无数知名主持人的XX大学?我边走边问自己。不过里面的学生倒是个个神采飞扬,看来,名校的学生果然与众不同。

研究生处的工作人员到是很热情的给我报了到,在那之后我提了个在他看来十分幼稚的问题,那就是学校安不安排住宿。他听完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见过哪个大学会给考生安排住宿的?”我听了心里一惊,我在这里可是人生地不熟,一时间我到哪里去找地方住。“那您知不知道哪里有房子租?”我问。“食堂那里有个广告栏,你去那里看看吧!”说着他给我指了指食堂的方向。

到了食堂那里一看,果然有不少的租房广告,可是我按上面的电话打过去时,都说房子已经租出去了。还有几间吧,却是地下室,可我又觉得像我这样孤身在外的美女住地下室好像太危险了。就在我站在路边一筹莫展时,一个中年男子主动靠了上来:“同学,你是来复试的吧,要不要租房子。”“你是?”我问。他笑着说:“我是这里后勤部的,我姓张,你可以叫我张老师。我家有房出租,就在学校里面,你要吗?”

“有房,还在学校里面,真是太好了。”我打量了他一会,觉得他不像坏人,便点了点头。于是我便让他带我去看房。

张老师所说的房子还真是不错,两室一厅,还有个卫生间。两室是并排在一起的,左边的房间门上挂着把锁。张老师便带我时进了右边的房间。听张老师说,这本是学校的职工住房,由于现在学校经济条件好了,重新为职工做了新房,这里的老房子便被职工们用来出租给那些从外地到这里来学习、考试的学生,既方便了学生,又可增加职工的收入。房间里光线充足,空气也好。我很满意,正要付租金时,我忽然想起,隔壁的房间既然上了把锁,不知那间房租出去没有,或是租给了什么人。像我这样的考研人最怕和特别闹的人住一起,这样一来,你就没法看书了。我把自己的疑虑告诉张老师,张老师愣了一下,脸色有点发白,“哈哈。那个……当……当然没问题,你隔壁住的人一定不闹……一定不闹。你租不租?”

难得碰上条件这么好的房子,我当然要租,可是张老师说租金要100元一天,但我身上却只有200多元现金。“我住十天,这里有200元现金,其余的明天给你行吗?。”张老师眼睛笑成了一条线,接过我的钱后点了一下头,说:“行,你先住着。那我就不打扰你了,顺便提醒你一下,你要是……算了,没什么。先祝你复试成功。”

张老师走后,我便开始收拾屋子,屋子可能有很长时间没人住了,积了不少的灰尘,这让我费了不少力气。我心中问过一丝疑惑“现在正是复试高峰期,这么好的房子怎么会租不出去。”不管怎样,总算是找到地方住了。

以上就是十大恐怖鬼故事校园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十大恐怖鬼故事校园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