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短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超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短小鬼故事鬼故事短篇大全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短篇鬼故事大全50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超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第一篇-恐怖鬼学校

小吕揉了揉刚睡醒的眼睛,睡了一天了脑袋晕乎乎的,伸手拿起放在床头边上的手机,上面显示着五六个未接电话,翻了个身子他按了下手机号码。

与电话的一边说了几句话之后他便起床去找自己的“同事”吃饭,顺便看下有没有可以下手的人物。

小吕是个小偷吗?是的,但是他偷的不是钱而是孩子,他与自己的几个同事会在比较热闹的地方蹲点,寻找那些落单的孩子或是父母亲在买东西没注意到孩子的人,第一次做这种事的时候他很害怕,内心之中觉得很不安,也觉得自己这样子做孩子的父母还有多伤心,可是当他看见放在自己面前的几万块钱之后他就不再害怕了,这个社会本身就是钱的时代,没有钱你只能任人欺凌。

小吕就是因为穷女朋友跟他分手,家里的亲戚也是因为他穷而看不起他,在他踏出社会的第一步起,他就发誓一定要赚很多的钱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看看,于是他在城市里找了一个又一个的工作,可惜那些微薄的工资连房租都交不起,于是在某一天的机缘巧合之下他认识了一个叫“戚哥”的人贩子头头,之后就开始了他的犯罪生涯。

小吕将孩子强行拖走之后就会把孩子交给“戚哥”来处理,至于是怎么出来的小吕心里也是清楚的很。

草草的吃了些东西之后小吕便于自己的同伙小陶去一所小学等待着放学的孩子,这所学校他们盯了有半个月,他们也不知道这所学校是从什么时候就有的,小吕只记得有一次路过的时候看见所有的孩子都是自己走回家的,于是他就多了个心眼,在这所学校观察了半个月,而这所学校有一个奇怪的名字,那就是“贵学校”,别的学校都是某某小学之类的,而这所直接就是这三个字。

下课铃一响小吕跟小陶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等待在门口,大门已经打开了,在等一会不见孩子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想着在等一会,也许是被老师他们留下来了吧!可是等了许久也不见一个孩子出来,真是奇了怪了,平时这个时候孩子们会像回归大自然的小鸟一样一涌而出,欢快的吵闹声,嬉笑声。

可是现在什么声音都没有,学校里面静悄悄的,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冬天五六点的天已经灰蒙蒙的,寒风吹来让人忍不住的打哆嗦,小吕两人互看了一眼走到保安亭边看着满头白发的男人问:“大爷,学校都放学怎么还不见孩子出来啊!”

男人苍白这脸沙哑的说:“七点的时候他们就出来了,你们是来接孩子的吗?孩子叫什么名字?”

男人眼里有一股凛冽的寒气,小吕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于是瞎说了个邻居家小孩的名字,男人拿出一本厚厚的本子看了下说:“有这个孩子,你们进去吧!”

小吕和小陶两人互看了一眼,两人的心里不由的慌了一下,他只不过顺便说的名字而已,怎么会这么巧,而且那个孩子早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会不会是同名同姓?

也许是好奇心也或许是某种神秘的力量,让他们两不得不走了进去,在他们的身后闪着血红色“鬼学校”这三个大字,一股暗红色的液体顺着三个大字流了出来。

满头白发的男人看着他们的背影嘿嘿的站起来了,几只黑色的乌鸦扑腾的翅膀“哇哇”叫着。

偌大的学校没有孩子朗朗读书的声音,也没有老师说教声,而就在这时教学楼走出一些学生,他们穿着白色的衣服,背着白色的书包,排着整整齐齐的队伍走出来。

看着走出来的孩子小吕和小陶两个人开始盘算着如何带走一两个,而就在这时他们看到有两个孩子六七岁直接被队伍里的伙伴给挤了出来,他们不甘心的又插进去,可是同样被挤了出来。

两个孩子伤心的哭着,小吕两人见机会到了,走过去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棒棒糖,一脸热情的问:“小宝贝怎么了?告诉叔叔他们为什么要把你们挤出来啊?”

两孩子双手捂着眼睛哭泣的说:“他们嫌弃我们两个没心没肺没肝没肾,不是完整之躯。”

“怎么会呢?叔叔觉得你们挺好的呀!”

“叔叔你不相信吗?那我们给你看看吧!”

说着两孩子解开衣服扣子,露出胸口和肚子说:“叔叔你们看。”

孩子的身体里面空荡荡的,胸口以下一道长长口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就像是穿了一件人皮衣似的,被划开的口子里面爬满了蛆虫。

两个吓得浑身发抖,而就在这时身后响起另外了:“吕叔叔你怎么在这呀?小依好可怜总被他们欺负呜呜……”

小吕僵硬的头不敢回头,因为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前几个月他趁邻居不注意将小依骗了出来交给了“戚哥”,而“戚哥”将他身上所有能用的全都买了。

“吕叔叔,把你们两身上的东西给我们吧!这样我们就不会被欺负了。”说着三个孩子伸出他们的小手向小吕和小陶两人靠近……

天亮了,一所废弃学校门口多了两具死相恐怖的男人,肚子被划开了,里面的器官都消失不见了,面部极度的扭曲,像是活生生疼死的……

超短篇鬼故事

超短篇鬼故事第二篇-生死雪莲花

一 午夜疑铃

“嘟嘟”突然电话一阵急促的响声,张科习惯性地看了墙上的钟表,指针刚好指向午夜十二点。

“喂,这里是天山天长公安局,请问有什么事?”

“王村长的儿子墓里有死女尸!快去查看,明天一早,太阳出来就没有了。”一个女人用低沉的声音冷冷地说,还没等张科反应过来,对方就挂了。

张科一看那电话号码:2876844!心里猛的一惊,这不是门口岗亭那部电话吗?慌忙去看门外那岗亭,可是玻璃门关得紧紧的,里面空无一人,雪地上也没有一点走过的痕迹。

他揉揉眼睛,除了雪花飞舞,什么也没有。一瞬间冷汗从身体的各个毛孔渗出来,使他连打了几个冷战。自打从警,他从来就没有怕过,可今晚不知道为什么,被这个神秘的举报电话给吓得一身冷汗。

太阳一出来就没有了,说得这么古怪?所长出差去了,明天才能赶回来,这可怎么办?可那女人不像是在说慌,直觉告诉他这里面肯定有蹊跷,职业心使他放不下,驾着车飞驰进茫茫的大雪里。

王村离局里不远,张科怕引起人怀疑,把车停在村外。他徒步带上工具爬上了村后的小山。在动手之前他迟疑了很长时间,怕是骚扰电话,但那个神秘的无人岗亭,却像一团疑云在他心头盘旋,最终还是战胜了恐惧和忧郁。

在这天山脚下,一年都有八个月是被大雪封山,他们守卫着这茫茫几百里雪地的平安。

从天山吹下的冷风不光刺骨,还吹动遍山的松树,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哭泣。

坟是刚入土,有些松,张科不是很费力,将棺材撬开。

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面而来,让他感觉有点头昏。

一瞬间,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王天长的身旁真的睡了个姑娘。那姑娘简直太美丽了,上身只穿件遮胸的布兜,宛如睡着了一般。不摸摸她冰凉的胸口,还真以为是位熟睡中的美人,宛如是一件艺术品。

张科掀起那红布兜,这具女尸还刚成人。仔细看那布兜上面竟然写着:287的字样。287!是什么意思,张科被她的容貌惊呆了,却被这莫名其妙的数字给弄糊涂了。

“呜呜”狼群在嚎叫,就在不远的山林里,无数双绿眼球在闪动。

这几年局里增加了警力,都是因为国家为了生态平衡,放养了很多狼归山。每到深冬,都是狼最饥饿的时候,它们成群结队的跑出来,一路咆哮。去年就发生过狼群袭击羊群的事件,都上了中央新闻电台,损失很大,有的羊是被活活吓死的,没有外伤,但是后解剖,内脏具碎,可见它们是多么凶残。

“嘀嘀”腰间的手机在急促的响。

“张科哥,你睡了吗?我爹带了很多人去哥的墓地那里,有电话说有人挖我哥的墓,爹很生气,还带了土枪!”张科的女友雪莲,也就是王村长的女儿,在那头着急地说。

“哦!我知道了。”张科一听额头冷汗直冒,慌忙挂断了手机,盖上棺材盖前,顺手将那女尸胸前的布兜给扯了下来,塞进怀里。见山下已有一大群人影在闪动,掉头就向山上的雪林跑去。

张科刚一跑进林子,追赶的人已到了林边。冲在最前面的那个身材魁梧箭步如飞,一点都看不出已是五十好几的人,不用猜那就是雪莲的爹。

眼看就快追上,张科一个匍匐从山坡上滚下去,刚好滚进一家农舍的羊圈里,惊得羊群乱叫。他顺手将一根枕木推下山坡,造成自己滚下去的假象,就势在羊圈的草料里藏了起来。

听着喊声从耳边传过,不一会儿就远去了。他镇定了一下思绪,擦擦额头的细汗,拍打去一身的积雪,第一件事就是报告所长。

超短篇鬼故事

超短篇鬼故事第三篇-门外的头

先给大家说声对不起,因为这么久都没来更新鬼故事,实在是对不起大家了```   恐怖的回忆。。。  记得在几年前,那时我还读小学5年级,因为家里有些穷,所以我家就住厂房,是间平房,听一些厂里的老人说,我家的地方没建房的时候是座坟墓,后来因为建房需要就挖了那挂坟墓,但是坟墓里是空的。没有尸体,像是被盗过墓一样。还有些人说我家那经常闹鬼,但是我不信,搬进去住了1个多月觉得没什么,所以就没理会那些人说的话  一个夜晚,爸爸因为要加班,所以晚上不回家睡了,妈妈约了朋友去打麻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家,我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看到了10点多觉得累了,就去睡觉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电话响起来了,我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去接电话,是妈妈打来的,妈妈说晚上不回家了叫我一个人睡觉。我们说完后就挂电话了,我看了一下钟,是11点多,看完后,我就向房间走去,这时电话又响了,我想一定是爸爸打来的,肯定是像妈妈那样叫我早点睡,我那起了电话,但是过了10多秒钟了都没人说话的,又过了10秒,终于有人说话了,但是她的声音显得很悲哀,很困惑,她说:我好难受啊,被房子压着,好难受。。。 我以为有人恶作剧,就挂电话了 想继续睡觉,我朝房间走去,刚上床,眼睛刚闭,但是门外有人敲门,我就走到门边问:谁呀???  门外发出了声音:你爸爸啊,开门给我呀。我想爸爸不是加班吗?为什么回来了?再一想声音好象有点不对,不太像爸爸的,我就没开门,我以为是那些小偷或者强盗之类的,家里又没人,我非常害怕,就想打电话到妈妈的朋友家,可是是暂线,我更加害怕了,就在这时门外又出声了:快开门啊,我是你爸爸。 这次的声音像爸爸的,我就打开了防盗门的小窗户,一看是爸爸的那张脸(当时有些睡意,没太注意看,只是看到爸爸的脸)我开了门,然后就掉头,想去睡觉,走着想起来爸爸没有给我明天的早餐钱,我就回头想问爸爸要早餐钱,可是我回头开到的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只有一个人头漂浮在空中,没有身体的东西,是一张女人的脸,它在对着我笑,突然那张脸变了,变得好可怕,它只有1只眼睛的,是绿色的,另外一边的眼睛是被一根象绳子的东西掉着的,掉在鼻子的旁边,它的嘴里流出绿色的液体,头发滴着血的,没有耳朵的,我当时整个人都清醒了,大叫起来:鬼呀!!!那东西朝我飞了过来,差不多到我面前时,它的嘴张开了,一些绿色的液体流了出来,滴到了地上,它想朝我的脖子咬过来,我的手下意识的抬起来,它咬到了我的胳膊,我当时觉得就像被一把刀插进去一样,好痛,然后它松开口了,像我的脖子飞了,我以为我这次死定了,大叫起来:啊,救命啊!鬼啊!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它到我脖子边正想咬的时候,它:哇的叫了一声,然后马上飞出门外了,我被吓得半死,呆住了,为它飞走了感到庆幸,等我回过神来,才开到门没关,我马上跑了过去关起门来,我一屁股的坐在了地上,眼泪一滴滴的流出来,那时我已经忘记了胳膊的痛了,坐了10多分钟,我回过神来,这时我才觉得胳膊很痛,我马上去打电话到妈妈的朋友家,打通了,妈妈来接了,我只跟妈妈说了一句话:妈妈,家里有鬼,快来救我,我就挂电话去了 后来我坐在沙发上想:为什么那鬼没有咬我的脖子呢?后来想起脖子上挂了块玉配,那块玉配是妈妈的一个朋友在我小时候满月是给我的,我从3岁就一直戴着它,可能是那鬼怕那个东西吧想着想着,觉得头好昏,胳膊很痛,我看了一下伤口,伤口流着血,还有个牙齿的印,我觉得头越来越昏,后来不知道是昏倒了了还是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爸爸妈妈守在我旁边,后来妈妈告诉我,我打电话给妈妈后,妈妈马上到厂里找到爸爸,他们一起回到家,爸爸还报了警,救护车也来了,医生说我的伤口不像是人咬的,想是被熊或者什么动物咬的,但是,伤口那会流出绿色的液体,就连医生都搞不懂那是什么,后来还有些记者来采访我,我不敢回忆那晚的事,就什么都没说。。。。。。  后来我爸爸为了我的事,到处像亲戚朋友借钱,买了套新房子,是住在3楼的。过了2点多,爸爸在的那家工厂倒闭了,那厂和厂房被一个老板买下了,后来那厂和厂房被拆了,老板要建些更大的房子,后来工人们在打地基时在我以前住的那房子下面发现了一个骷髅头,这次事情登上了报纸,2年前采访过我的记者知道内情,就又来采访我,我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的胳膊上到现在还留着个深深的牙齿印,就像被烙铁烙在上面的一样,怎么都弄不去,经常使我做恶梦,但是恶梦醒来,我总要看看我的那块玉配是否还在我脖子上。。。  在这里我提醒大家,晚上千万别要乱开门记住千万不要开门,要看清楚先,听清楚先。。。。。。

超短篇鬼故事

超短篇鬼故事第四篇-人在做 天在看

(1)杀死一个人

杨琳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面墙上的闹钟,她理了理头发,又往嘴唇上涂了唇膏,穿上了那套黑色紧身的性感内衣,在喝过了一两口红酒后她的脸是那么的迷人。

可是她知道她这一切都是伪装,她要勾引一个男人,并且杀死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叫做晓风。

一个花心的男人,爱上自己的妹妹,却又抛弃了她的妹妹,爱上别的女人,导致她妹妹跳楼自杀。

她原谅不了他!

狠狠的恨意尤如一把烈火燃烧了整个心。

可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她要扮得千娇百媚,扮得妩媚动人,要扮成一只发情的野鹿。

她收起了她的狠意的眼神,一下子,整个身子,那嘴角,那眼神仿佛精心排练,春意盎然,犹如一个在街上守候的荡妇,期待她的猎物进入她的怀里,然后掐死,是的,毫不留情地掐死!

她不动地在镜子前扭动她那如蛇一般的身体,她想象着在缠绵的时候,给他心脏送上一刀的快感。

她肆意地叫了一下,犹如一只野猫在呼唤。

而此时老鼠来了。

(2)他

“叮咚!”门外是按门铃的声音。

她没有觉得意外,因为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这个男人是那么的花心,怎么可能抵挡得了她的诱惑,杨琳还故意地在他去公司前的路上“调戏”了他一把。

他上钩了。

没有意外地上勾了。

杨琳很得意,因为她的美丽足以让很多男人丧失理智。

“你来了?”杨琳看着门外那个西装革领的男子。

那个男子就是晓风。

一张白面小生的脸庞,他的眼睛犹如一把尖锐而锋利的小刀,一下子就划破了杨琳的衣服,似乎一下子就看到了杨琳那勾人的胴体。

他身体的某一部分开始蠢蠢欲动。

“是的,美人,我来啦!”

晓风熟练地将手搭上了杨琳的肩膀,他的嘴巴一下子就堵上了杨琳的嘴巴。

杨琳很得意地推开了他。

她知道男人不能顺着他的胃口,要吊,但是她也知道不能吊的太过头,不然男人会反感,所以她马上说:“先喝杯酒。”

晓风想也不想说了一句“好。”

(3)夜

那瓶酒是红酒,杨琳也不懂得欣赏,只是随便在酒店里买了瓶最贵的,她知道这重点不在酒。

夜尤如一张画卷,画满了奇奇怪怪的图画。

特别是令人沉迷的时刻,谁也不会在这个时刻选择清醒,除非他是笨蛋,晓风不是这样的笨蛋。

他喝了一口酒,那手便开始有点不自觉起来。

他那内心的欲火已经烧着自己了。

他要把火宣泄出来。

“美女,我们喝完酒是不是该……”他话还没说完,身子就扑到了杨琳的身上。

杨琳开始有点惊惶,抗拒。可是她一想到她妹妹,她变得顺从,一把就被晓风揽了过去。

“来吧!”

(4)搏斗

刚刚坐到床上,杨琳做出了一个勾人的手势,晓风顺从地爬了上去,嘴角里露出

晓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杨琳。

他嘴角冷冷一笑:“你是颖祯的姐姐对不对?”

杨琳突然心里一惊。

超短篇鬼故事

超短篇鬼故事第五篇-尸解

凌晨两点,看守停尸房的张老头睡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如同咀嚼骨头般的声音,张老头年纪大了,本来睡眠就不是很深,一听到这种声音马上就被惊醒了,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五次被这种声音吓醒了。

张老头站起身拿上手电筒打开门朝着停尸房走去,这段时间听负责火葬的人说有些尸体身上出现了很多缺口,加上这种声音,张老头就想到了是不是停尸房里闹老鼠了。

老鼠这东西到处都有,什么都吃,可这停尸房里是坚决不能有老鼠的,一旦尸体除了一点事情被死者的家属发现,那绝对会闹得不可开交的,这样的事情他负责不起。

张老头打着手电,走到了停尸房门口,在周围看了几眼没有在这外面发现老鼠什么的,于是从包里摸出了钥匙,慢慢的翻找着停尸房大门的钥匙。就在这时,咀嚼声停了下来。

张老头想了一下“今天算你小畜生运气好,明天买点耗子药来对付你。”张老头嘀咕了一声,困意袭来也不想在这半夜进停尸房,钥匙收回了包里打着手电筒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张老师,不好啦,大事不好啦。”还在熟睡中的张老头被外面的敲门声给惊醒了。张老头看了一眼枕边的闹钟“怎么就九点多了。”张老头赶紧起来把衣服穿好把门给打开。

来的人是负责火葬的小李,一见到老张开门马上就拉着老张紧张的说“张师傅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看着他那紧张的表情,老张一脸的疑惑,这小李以前他带过,也不是一个一惊一乍的人。

“什么情况啊。”老张也有些紧张了。小李也不说什么了,直接就在前面给张老头带路跑了起来。两人跑到了停尸房的门口小李停了下来对张老头说“张师傅,我知道你见识多,但是一会你千万别害怕。”

张老头点了点头,小李带他到停尸房肯定是叫他看尸体的,他看守了停尸房这么久,什么尸体没见过?小李还是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推开了停尸房的门。“今天早上有一具尸体要火化,我们见你没睡醒,所以打开了停尸房准备自己去取尸体,结果打开柜子就发现。”

“发现了什么?”张老头也有一些紧张了,该不会是耗子把尸体给啃了吧,以前都是啃在身体上,这次该不会是咬在脸上了。

小李也不说什么,这种事情用话解释不清楚,还是给张老头看了才能表达出来。小李走过去把把一张桌子上的白布给扯开了,跟在他身后的张老头一眼便是看到了桌子上的东西。

“这。”任凭张老头这些年 看过不少的尸体,一看到桌子上的尸体,也差点一口吐了出来。只见那桌子上摆着一具女尸,那女尸是前天进来的,吞安眠药自杀。

张老头记得很清楚,他当时还说过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就这样死了,多可惜啊。当时送来的时候尸体保持的很好,就连尸斑都没多少。可是现在,那尸体已经是近乎被肢解了一半。

散发着恶臭的肠子从女尸的肚子里露了出来,女尸的手脚几乎被活生生扯了下来,肚子上破了一个很大的口子,这口子并不是刀割开的,怎么看都是撕扯开的。

女尸的脸上已经少了一个耳朵,鼻子也被撕扯下了一半,还有两只眼珠都已经被掏出来了。张老头看了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了,直接就吐了出来。

小李知道张老头现在什么想法,今早上他打开柜子看见尸体的时候就和张老头是一样的,这前几天还好好的尸体,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么年轻的尸体,一会家属一定会来看最后一眼才火葬的。

“现在该怎么办?”张老头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小李比他年轻,考虑也比他能考虑,小李想了想,然后说“我觉得现在暂时的隐藏消息,马上把尸体火葬了,到时候家属来,就说是临时工烧错了。”

小李这办法以前也用过,一般拖个一段时间也没人管了,反正尸体都已经火化了,感情这东西经不起时间的推移的,过不了多久就没人会在意是不是见了尸体最后一眼。

“这只是暂时的解决办法,不找到是谁破坏了尸体,这样的事情发生多了,也瞒不过去。”小李接着说,他说的也没错,现在当务之急是瞒着消息,然后找出真相。

张老头用白布又把尸体的盖了起来,转过脸对小李说“今天晚上我们看看有什么情况,昨晚我听到了一些怪声音。”小李点了点头,现在也就只有最笨最简单的办法了,守株待兔。

这具女尸很快的被处理了,家人也在火葬场闹了半天,到下午也都回家了。小李和张老头还有一个保安当天晚上留在停尸房,在停尸房的外面搭起了床铺。

三人坐在停尸房的门口的床上,手里都拿着电棍,一会那东西只要出现三人绝对能够制服。可是那声音却是一直没有出现,在停尸房的外面等待了这么久,三人不免的都有些犯困了。

“我们轮流守夜,一会张师傅和小陈你们先睡。”小李也是觉得这么等着不是事儿,于是说。

其他两人完全同意他的话,老张站起身扭动了一下老骨头“我先去上个厕所。”说着老张朝着停尸房旁边的厕所走去。

保安小陈已经困得不行了,直接倒在床上就开睡了,小李拿着电棍把玩着,同时仔细的听着停尸房里面有没有声音。“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回来?”小李看了一眼手表,老张已经去厕所将近半个小时了。

小李站起身准备去厕所找找张老头,就在此时。“吱咔……”诡异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从停尸房里面传了出来。小李身体一顿,赶紧的拍醒了身边的小陈。

“有声音,快起来。”小陈听到声音后赶紧爬了起来。等了这么久终于是有声音了,两人赶紧打开了停尸房的门冲了进去。

第二天早晨,警察到了火葬场,从火葬场里抬出了两具被完全肢解的尸体,同时精神病院也来到了火葬场,已精神分裂病为由将张老头带回了精神病院。

警方在勘察现场的时候,看见了在停尸房厕所里的一个破洞,这洞直接通往停尸房。这一切都是张老头做的,他发疯的时候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到现在都还是一个谜。

以上就是超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超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