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报恩民间鬼故事5篇

本文5个鼠报恩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内蒙古、短篇民间恐怖鬼故事、中国民间鬼故事在线听、日本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鼠报恩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午夜惊魂

民国时候,有个姓李的佃户,吹一手好唢呐,有闲时会帮人家吹吹白事,补贴家用。他最拿手的曲子是《打墓调》,开头便吹得凄凉悲壮,最后送死者入土为安时,更吹出了撕心裂肺的感觉,细细听来,还能吹出字儿来呢。路过的人听了,也直淌眼泪。因此,四里八乡都送了他一个响当当的称号——“李神嘴”。

这一天,有个外乡人来找李神嘴,请他帮忙吹一趟白事。

李神嘴一打听,做白事的地方离他家有七十多里远,而且必定要经过一个乱坟岗,据说很不太平。李神嘴心里便有些犹豫。

外乡人看出李神嘴不想接这趟活,仍不放弃,除了夸李神嘴的吹奏水平高,还给出了很优厚的报酬:有马车接,单桌吃饭,干完了活再多给一贯钱的酬劳。

那一年粮食歉收,李神嘴一家也到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境地了,他看了看面黄肌瘦的老婆孩子,一咬牙便答应了。

这趟活儿做得挺顺利,李神嘴干完活,吃了饭,领了工钱,将唢呐包好背在背上,就匆匆往家里赶。

李神嘴边走心里边嘀咕:这人果然是势利,请你时用马车,用完了便连个大门都不送出来了。好在自己还记得来时的路,不至于走岔了。他一边走,一边听着那贯钱在褡裢里“哗哗啦啦”响,心里总算有点安慰。

李神嘴上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为了在天黑前到家,沿着大路一直往前走,一刻也不敢耽搁。但是他走着走着,天就渐渐暗了下来,而且大路也走到了头,转弯只见一片荒地,荒地里阴森森的,偶尔有几个小土包,李神嘴走近一看,是几个坟包。

李神嘴心里打起了鼓,这个地方就是他之前担心的乱坟岗,葬着很多无依无靠的孤魂野鬼,还有一些弃婴。说是葬,其实就是凉席一卷,半尺黄土盖身,勉强算是没有曝尸荒野。

想到这里,李神嘴只觉背脊一阵发凉。他虽然吃的是死人饭,但毕竟都是在活人堆里干活,如今一个人孤零零陷在死人堆里,只觉得两腿发软,身上直冒冷汗。

但是不走也不是办法,李神嘴又大着胆子往前走了一程,转了一圈又转回来了,这不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吗?

此刻,天色已全暗,李神嘴也不敢乱走了。他借着月光四下一看,发现不远处有个小房子,虽然外观简陋,但还避得了风雨,不如勉强歇上一宿,等明早天亮了再继续赶路吧。

李神嘴进了破屋,随手拴上那扇破败的木门,到屋角一处草席上坐下。这破屋虽然简陋,倒还坚固,只在墙上开着一扇小窗,月光穿过小窗透进来,正照着他半张脸。

李神嘴按着胸膛,稍微平复一下吓得“怦怦怦”直跳的心脏。良久,他正准备摘下背上的唢呐,忽然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背后“呼哧呼哧”地喘气。那声音不大,但在死寂的氛围中格外清晰,并且越来越重越来越近。

李神嘴慢慢转过头,看到背后一个粗黑的影子升到对面的墙上,身子再转过一些,人立刻就哆嗦起来了。

一头野狼正坐在李神嘴身后一丈多远的地方,它瞪着一双似蓝似绿的眼睛,龇着一口白森森的獠牙,它一边喘气,一边伸出了猩红的长舌。显然,它随时都可能扑上来,将李神嘴撕裂咬烂,连皮带骨吞噬干净。鬼大爷鬼故事:

李神嘴吓得几乎肝胆俱裂,他慌乱地挥舞着双手,突然手碰到了什么东西,“铮”地响了一声,是唢呐。他不假思索将唢呐拿到手里,本能地把嘴巴对着唢呐口,用力地吹了起来,顿时,一串急促的乐音响了出来:嘀嘀啦……

那狼听到唢呐声,竟渐渐急躁起来。唢呐声仿佛一支支短箭,凶猛地向它射去。狼开始喘气,并在原地打起转来。

李神嘴闭着眼,拼命地吹着,他已经陷入了疯狂,完全没有了章法,只是用尽力气一个劲地吹着。原先那些哀婉悲惨、如泣如诉的调子,此时全都变成了声嘶力竭、天崩地裂的呐喊声。

野狼在破屋里奔跑着,慌乱地往前冲,猛地撞到墙上,然后折返身体,往反方向猛冲,再次撞到墙上。它似乎看不到李神嘴的存在,而是被一个可怕的怪物追赶着。它一刻也不敢停止。这样不知经历了多少个回合,野狼忽然仰起头,发出了一声极为惨烈的叫声:“哇呜——”

听到这个叫声,李神嘴崩溃了。他相信自己命不久矣,再加上吹唢呐耗光了他的气力,便“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第二天一早,李神嘴幽幽地醒了过来,他已经神志不清了,疯疯癫癫地往家的方向跑去……

当天,乱坟岗附近的人们议论纷纷:昨晚,他们听着悲壮凄凉的唢呐声响了半夜,都害怕得不敢入睡。

两天后,有个大胆的屠户和人打赌,找到了破屋。他推门一看,只见一头野狼死在屋里,口耳眼鼻都有凝固的血渍。屠户把野狼带回家开膛破肚,只见它的五脏六腑都已经烂成了稀泥。

鼠报恩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尸香

一、失踪

西河镇内开了一家香肆,名为暗香坊。

暗香坊的店家是一位年至桃李、身姿曼妙的女子,名为秦玖。这老板娘不仅人美,手也灵巧,可调制出或馥郁或幽甜的香料。

自从那暗香坊在镇上开张之后,西河镇已经失踪第三个豆蔻年华的女子了。原本安谧宁静的小镇笼上了一层迷雾,让人有些看不真切。

晨色微曦,暗香坊的铺门被人敲得震天响。秦玖慵懒起身拉开铺门,就见身前站着的捕快红了脸。

“你这浪荡女!”捕快急忙回过头,不敢看眼前衣衫不整的女子。

秦玖捂唇一笑,漫不经心地拉好了衣衫:“陆大人又有何贵干?”

捕快陆慎直直盯着秦玖黑亮的双眸:“昨天又有女子失踪了,那女子的闺房内依旧留下了异香。”

秦玖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言外之意,只是笑着回道:“多谢陆大人关心,我会谨慎小心的。”

陆慎瞪大双眸,怒斥道:“西河镇内只有你一家香料铺子,而且在你来镇子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案件。”

秦玖拿过精致的酒壶轻抿了一口:“陆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可有些听不懂。”

陆慎重重拍响了桌子:“犯人就是你!快些把那三个女子放出来,说不定还可以免你一死。”

秦玖唇边染上了些许冷意:“陆大人,这话可就有些荒谬了。如果大人您有证据,尽管来抓我入牢就是,不必危言耸听。”

陆慎冷眸看着秦玖,他就是因为找不到任何证据才觉得心烦。他闭眼冷静了一会儿,才调整了情绪问道:“昨夜秦老板在哪里?”

秦玖一笑:“夜里自然是在屋内安眠。”

陆慎不甘地咬着下唇,鼻尖充斥着各种香料的气息:“你……好自为之吧。”

陆慎抬步往门口走去,他与一名小厮擦肩而过之后,身后响起了恭敬的声音:“秦老板,不知道我们李少爷要的香料可调制好了?”

二、入狱

虽是正午,屋外的天色却变得十分阴沉。

秦玖用温热的布擦干了手上的水渍,从小木匣内取出了一个木制花瓣状的香篆模子。她端着装了香粉的小木盒,用香匙舀出香粉,十分熟练地倒在了模子内。

待香粉成了花瓣的模样,她动作轻巧地脱下模子,而后点起了篆香。很快,香气弥漫了肆内。只是这香气清淡,习惯了之前馥郁浓厚的香气,倒有些不适应。

秦玖看着袅袅的香烟,唇角不觉弯起。

伴随着雷声响起,陆慎出现在了门口。他冷笑一声,几步上前抓住了秦玖的手腕:“李家小厮说他亲眼看到你扶着失踪的女子离开。”

秦玖冷冷地看着站在陆慎身后的李家小厮,好一会儿才摇头道:“我没有杀人。”

陆慎看着屋内角落放着的染着血的动物皮毛,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厌恶更重:“这话你去和县太爷说吧……”

秦玖一直说她并没有杀人,即使挨了板子。在暗无天日的牢内呆了三天,秦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许多。

陆慎怒气冲冲地走到秦玖牢房前,道:“你竟然还有同伙!刚才有人来报案,又失踪了一个女人……你快些招供,我还可以向县太爷求情。”

原本躺着的秦玖猛然坐直身子,眼底闪烁着不可置信。她看了陆慎好一会儿,才脱力一般开口道:“在允生林。”

见陆慎似乎还想问什么,她猛然提高了音量:“快点去,你想让那个女人死吗?”陆慎怔愣一瞬,很快转头离开,去往了允生林。

两个时辰之后,陆慎从允生林内寻回了那名失踪的女子。那名女子已经昏迷,但性命并无碍。陆慎把她送回家之后,再一次来到了牢狱内。他看着睡在茅草上的秦玖,眼底闪过了疑惑。

她刚才紧张的情绪并不像假装,可是她又能明白地说出藏匿被掳女子的地点。可以说这件事情确实与她有关,但真正行凶的人却并不是她。这件案子,似乎另有隐情……这么想着,睡着的秦玖慢慢睁开了水眸。

秦玖看着不远处站着一个人,猛然缩起了身体,但当她看清来人时,出声问道:“人救回来了吗?”见陆慎点了点头,她双眸内突然漫上了雾气,“请陆大人帮帮我……”

鼠报恩民间鬼故事第三篇-洗衣水出卖真凶

明朝万历年间中秋后的一天,山东省寿张县县令冯文龙刚起床,孟捕头就跑来报告,说河西村崔举人来报案,说妻子昨晚失踪了。冯文龙立刻带上捕快前往查看。

到了崔家,冯文龙问崔夫人是何时失踪的。崔举人回答:“昨夜我和夫人喝了点酒,睡到三更时分,醒来如厕,却不见夫人踪影,院门紧锁,我猜她可能是翻墙而出,可我查看院墙,却并无痕迹。”

冯文龙围着院墙踱起步来。当他行至院中东墙处时,看到墙下一棵葡萄树长势繁茂,枝叶已经把大片围墙给遮住了。冯文龙捡起地上的几片新鲜叶子,略一深思,把东墙上的葡萄藤轻轻一拂,只见墙上有几个脚印。冯文龙问他东边的邻居是何人,崔举人答:“一中年男子,叫彭二,靠卖熟食为生。”

冯文龙听后转身走至院中,正欲向崔举人问话,脚下“当啷”一声,把一个洗衣盆踩翻了,湿了一脚。“这是我的衣服,昨日贱内放于院中,已浸泡一夜,正待今日为我盥洗。”崔举人赶紧解释。冯文龙看了看地上的一摊水,说不妨事。接着,冯文龙让孟捕头到彭二家中,看墙内是否有脚印。孟捕头很快回报,说彭二家里墙上隐隐有几个脚印,家里却空无一人。

冯文龙对崔举人说:“彭二和崔夫人恐怕已经私逃。”说完吩咐捕快带人去追。接着,冯文龙安慰了一番崔举人,并让崔举人陪他走走。冯文龙和崔举人等人来到离河西村一里之遥的黄河岸边,只听得黄河水涛声阵阵,如擂牛鼓,草丛中的露水把几人的裤脚都打湿了。冯文龙道:“近日秋雨将至,黄河今年的汛期看来推迟了,本官顺便来考察一下防汛事务。”说完走向岸边由一堆摆放整齐的方石组成的石墙面前,怒骂:“前任县令实属该杀,朝廷每年拨数万两银子,他只装模作样摆些石头,如何抵挡汛期!依本官看,这些防汛的石头只怕只有外面一层,里面恐为沙土!”崔举人连忙说:“上任县太爷堆垒此石墙时,我与河西村父老也来参与劳作,石墙里面并未堆土。”冯文龙并不言语,突然指着一堆方石令孟捕头搬开,结果见石头中间隐藏着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崔举人转身想跑,被眼疾手快的孟捕头一把抓住。

原来,崔举人早知邻居彭二和妻子有染,想到自己要去赶考,家中无人,为绝后患,他在中秋之夜假意邀请彭二来家中做客,并在酒中下了蒙汗药,之后用湿纸贴于二人口鼻之上,使二人窒息而亡。随后把二人背到黄河岸边,封存于石头堆中。

冯文龙呵呵一笑,道:“崔举人不愧为读书人,事后还不忘撸几片新叶撒在地上,又在墙上制造攀爬痕迹,制造二人私奔假象!幸好我发现那盆洗衣水中有些许沙粒,断定此中必有隐情,故而把怀疑转向崔举人。有沙子的地方只有黄河岸边,当看到这方石墙时,心中豁然开朗。”孟捕头还是不明白。

冯文龙指了指旁边石墙的第一层石头,说:“这些石头与土地紧密连接,由于天气潮阴,秋雨悬而未下,最底层的石头浸滋数日,已经潮湿半尺有余,而旁边这堆石头却无此象,明显是有人从石墙上拆下另垒不久。”孟捕头似有所悟。冯文龙接着说:“崔举人十分聪明,知道秋雨一到,汛期即来,这石墙根本挡不住奔腾而下的黄河水,到时被冲垮,尸体自然会被冲到下游,那时真可谓死无对证,大家自然会认为崔夫人真的和彭二私奔了。可惜的是,他背尸体来的时候,因为露水太重,衣衫上沾了些许沙粒……”

鼠报恩民间鬼故事第四篇-聊斋故事之装鬼相夫

外史氏先生的老师冯佩琛先生,多次从南方回来,要经过一个地方,已记不得那地方叫什么了,到了那里,车夫都绕道经过那里,冯佩琛也没有闲心去问这是什么缘故。

己亥年二月,冯佩琛先生又从广东罗定回转,准备回北京,又从那里经过,这次车夫直接驾着车经过,不再绕道避开了。

冯佩琛先生觉得奇怪,就向他打听,车夫笑着道:“以前传闻说这里有个女鬼,时常出来作崇,因此才避开,近来她已嫁走了,直接经过,也没有什么害怕了。”

冯佩琛先生更加感到奇怪,就继续向他询问,车夫指着路边的一个古冢,回答道:鬼就是居住在这里,穿着绯红色的衣服,披散着头发,吐着长长的舌头,脸面没有一点血色,遇到一两个行人,就会出现,人常常把他们身上带的东西,弃置在地上,就往前面跑了,这样经过了几年,也不知道是什么鬼怪。

去年有个人,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人,二十多岁了,还没有妻子,因为到淮北去探访亲戚回来,口袋里也有一些钱财,踽踽独行在路上,也没记得这里有奇异的事,等他到了那里,才想起来,自己已走到常常闹鬼的路上来了,不觉两腿发软,腿上的力气顿时减去了几分,自己该转回去呢,还是继续往前走,左右为难,最后,还是心存侥幸,想自己这次不会遇上,就提起两腿,急忙往前赶路,是想乘着还鬼不知道,就经过了。

接着,便听到坟墓中,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又啾啾地叫着,声音拉得很长,心里就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那人一看去,一个鬼正从坟墓边出来,真的像人们传说的那样,那人迈开步子,大步大步地往前走,想逃窜而去,可是他也不清楚他到底走得多快,因为他感觉他的两腿快要软下去了。鬼像一阵风雨一样,呼呼地*上来,那人想丢下自己的东西,好快点走脱,可是转念又一想,自己奔波千里,才得到这么点钱财,一旦把它丢弃了,又去哪里找,也是舍不得,况且不过作怪而已,难道会贪图我的这点钱财吗?心里徘徊不定,始终没有把包袱丢下。

鬼靠距离他只有咫尺之遥了,并呼啸得更加急促,发出呼呼地呼气声,又呜呜地做着啼哭的声音。

那人毛发直立,然而始终不肯把自己的东西丢下,还是颠颠倒倒地想要逃脱。

可是鬼也没有走上前去,只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迫他。那人一急,便想到了一个计策,想挥起拳头来,给鬼几拳,宁可被鬼纠死,也不能把自己的钱财丢掉。趁鬼不注意的时候,转身迎上去,就给了鬼几拳,鬼也随着他的拳头倒下,好像十分孱弱,不能承受一样。那人便得意起来了,心里也不那么害怕了,扬起手来,准备再用力地击打。

鬼已在地上,发出娇柔的呻吟,啼哭着向他求饶了。

那人觉得很是惊讶,仔细地看那鬼,见一张细长的红纸片,已飘落在绿色的草地上,鬼的形状还是和原先一样,只是舌头不见了,那人不经感到十分惊骇,就发下手,追问那鬼,鬼就哭泣着告诉他:“我家距离这里只有一里多远,我实际是一个女子,只因为老母在堂,也没有个兄弟,不得已,才不顾颜面来这里装鬼吓人,也是为了日常的生计啊!路人害怕,常把东西扔下,现在家里已过上小康的日子了,只是我依然孑然一身,还没有配偶,曾默默地祈祷:有能识破我形迹的人,我就招他做丈夫,不再出来做这样的丑态唬人。今天,幸好遇上了你,这是命中该如此吧!”

那人听了女子的话,又惊又喜,心里还不相信,于是拉起她来仔细一看,肌肤细腻,手腕柔和,分明就是一位闺阁中的女子,更加喜悦,便拉她起来。

女子腼腆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带着那人一起回去了,一会儿就到了女子的家,一椽茅屋,十分低矮,可是篱笆整齐,各种用具错落有致,隐隐之中,透露出一种家里殷实的景象。

进去见到一个老妪,体态龙钟,并身有残疾。鬼大爷鬼故事

女子把事情告诉老妪,老妪道:“我本来就不愿让你再出去了,现在怎么样?虽然这样,郎君的胆子,怕也有升斗那么大吧!不然何敢如此。”又对那人说:“老妇孤孀已很久了,靠着这孩子,才得以存活。以前因为无法生存了,刚好古冢塌陷一个巨大的洞穴,没有办法了,才想到去躲在穴里装鬼吓人,才去做这种狡狯的事,现今家里的用度已足够了。她也不想去了,只因为等待一段缘分,找一个夫婿。你要是还没有家室,何不入赘我家做女婿,我女儿也不用出去装弄了。”

那人二十多岁了,正还没有妻子,就恭敬地答应了,当晚就结成了夫妻。

女子家里颇为宽裕,那人也就安下心来了。十多天过后,他们就搬走了,也不知道他们的去向。

车夫说完,还能从远处看到女子的家,庐舍都还在那里。

冯佩琛先生回到都城以后,常常把这事告诉别人,听到的人,没有不感到惊异的。

鼠报恩民间鬼故事第五篇-鬼节

话说每个人小的时候记的事情都不是很清晰,而我在六岁那年的一件事我却历历在目不能忘怀。

那是一个我们这边东北特有的傍晚,气温是热的,而风却吹的很温柔,这样就象躺在母亲怀里的感觉一样,家家户户都打开着门,大人在侃着家常,而孩子们在玩着他们天真无邪的“过家家”。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也在和我的小兄弟小姐妹一起玩耍。天已经黑了,但是不知怎么今天我的那些朋友们都回家很早,我感到很奇怪。最后只剩下我们三个小兄弟了!其中一个问我:“小胖儿啊!你咋还不回家?你不怕吗??我可要回去了!不陪你了!”我说道:“怕什么?大家还不是经常在这里玩到很晚?今天怎么都走的这麽早?”另一个则说:“哇!今天是鬼节耶!大人们说今天不可以在外面玩很晚的!不然会被鬼抓走的!”我惊讶的大叫一声:“啊????真的?我怎么不知道?那……我们快回家吧!”我们三个当时都很胆小所以都不敢单独穿过漆黑的巷子,就只有三个人一起结伴回家了!

等回到家里我问父母:“今天是鬼节吗?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老爸说:“对啊今天是传统的鬼节,我们以前没告诉过你吗?每年的今天都是鬼的节日,大鬼小鬼都会出来的,不过那些都是迷信,你就当成象粽子节一样过吧!”因为当时我还小,而且总是记不住端午节,只记得到时候就到粽子,所以老爸也对我说粽子节!

当时我心里就画了一个问号,但是小孩子的心里是装不住事儿的,等过了几个钟头我就把什么鬼节神节的忘的一干二净了。

到了深夜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眼睛不自觉的就睁开了,也就睡不着了,耳朵边有动物的叫声,由声调可以听出来是猫的声音,但是却不是普通猫“喵喵喵”的叫声,至于叫的是什么,我当时小,没有分辨出来。

因为当时我全家住在姥姥那里,半夜经常有野猫叫春,我也听的习惯了,当时就没怎么害怕。

这时我们家旁边的钟楼里的钟也敲响了。我心里有些紧张了,就想到了今天是鬼节的事。然后就觉得猫的声音叫的越响,钟楼的钟敲的也就越响,我心里想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就越多。

最奇怪的是,如果当时是12点的话,只要敲12下也就够了,但是那钟却敲个不停。

我在那里强忍了几分钟,感到实在太恐怖了,我就壮着胆子,起了身对着猫叫方向大喊了两声,想把猫吓跑。但是并没有什么作用,我这回真的知道害怕了,第一想到的就是父母。我没敢下地,顺着窗户爬到我父母睡觉的房间,哭着叫道:“爸……爸……妈……妈……我害怕……我害怕!”并且用手拚命的推动着父母的身体。但是他们二人就象根本没听见一样,还是在那里睡的很死。

我实在没办法了,就索性躺在父亲和母亲的中间。左边是爸爸右边是妈妈,这时感觉到心里踏实多了,但是那钟还在敲,而那猫还在叫着它那奇怪的话,只是我心里已经不去想它们了,因为我父母在身边,有什么好怕的。朦胧中,我终于睡着了。

第二天我起的很晚,挣开眼睛一看父母焦急的坐在我旁边,一看我睁了眼,就关切的问:“昨晚怎么了???害的我们担心了你一夜,没睡觉的陪着你?”我就把我昨晚经历的事一一说了出来,爸爸妈妈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我说:“不对啊!昨晚我们听到你在外屋大叫了几声,把我们都吵醒了,但是我们并没有听到什么猫叫啊!然后你从窗户扒进来,脸色是青的,把我们也吓了一跳,然后你就用手推我们,说你很害怕,我们安慰你不要怕,你象没听见一样,还是推我们,过了一会你就安静了,我们就一直守在你身旁一直到现在。”

这时候姥姥跑了进来让我们到门口看看,我们一起到了门口,看到一只金色花纹白色底毛的猫,直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睛睁的大大的。姥姥说:“你们看吧,它已经死了。我开始还以为它是活的呢,用扫帚打它,但是它没有躲开,我才知道它是死的。”爸爸妈妈互相对视了一下,好象明白了什么,当晚就请了一个老头子到我家里唱唱跳跳的,衣服穿的也很好玩。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个道士,是到我们家驱鬼的。

后来我就再没有听到古怪的猫叫不熄的钟声。

这个故事是我亲身经历的,我刚才闲来没事时想找些鬼故事写一些,于是在我的记忆中寻找我过去听过的鬼故事的时候,搜索到的这个我曾经亲身经历的恐怖事件。

我刚才又想了想这个不可思议的经历才决定把它写出来让大家分享,经我刚才想的时候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那只猫叫的声音,好象叫的是人话,隐约听到叫的是“识博,识博,识博”……

以上就是鼠报恩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鼠报恩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2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