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衣狐仙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黄衣狐仙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声民间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大全下载、老东北民间鬼故事、日本民间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黄衣狐仙民间鬼故事第一篇-聊斋鬼故事之医狐

杜仲是位读书人医生,是山西人,他的父亲、祖父也都是医生,到了杜仲,杜家的医术更加高明精深。遇到贫苦的人家,也不指定向人家索要多少费用,遇到富有的人家,也不刻意搜刮,实在把行医济世当做自家的志向。

一天,有一个美少年拿着厚重的钱财来奉请杜仲,说他的父亲病了,已过了一个多月,都没有好,特意来请他去医治。

杜仲问他家的姓氏。

那人回答道:“我家姓沈,我叫沈实。”

杜仲又问家住哪里?

沈实道:“没多远。”

门外有一架小车,沈实请杜仲和他一起去,杜仲就跟着他去了。

一路上,杜仲感到很生疏,觉得自己从来没走过那条路,大约过了两个时辰才到,到了门前,早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等着了。

下了车,沈实指着站着的那人对杜仲道:“这是我的表兄江某。”

杜仲向江某作揖,然后一起进入了客厅。喝了茶,沈实便请杜仲进去给他的父亲看病。

杜仲进去,见到一个女郎站在榻旁边,杜仲微微地看了一下,真是无比娟丽漂亮。那女郎见到杜仲进来,便缓缓地离开了。

杜仲看视完毕,便出去了。

江某问道:“舅舅的病怎么样?”

杜仲道:“需要调理,只是脾胃太虚弱了,需要一些时间,没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不能完全康复。”

杜仲写下药方之后,就告辞了。

沈氏坚持要留他下来,杜仲才没有走。

饮酒之间,江某忽然抚着肚子叫苦,问是怎么回事,江某道:“我胃气疼痛,是老病根了,常常几天就犯一次,犯的时候,心如刀绞,痛得要命,希望先生能帮我看看。”

杜仲道:“这容易医治。”

拿出针来,按照位刺了几下,江某便感觉不痛了。

杜仲又写下一个药方,交给江某,说:“连续服用三剂,永远就不会再犯了。”

江某不胜感激。

饮用完毕之后,沈实又送杜仲回去,并告诉他,说明天又去迎接,希望他早早准备好。

杜仲每次去看病,都见到女郎,后来直接来回出入,也不回避了。

杜仲便故意在看病的时候,慢慢地给老翁诊断脉息,以便偷偷地看那女郎。

沈家每次留杜仲喝酒吃饭的时候,江某也时时陪坐。

一天,江某见杜仲低头皱眉,显得很不畅快,问道:“先生看上去,心中好像有什么不愉快的事?”

杜仲道:“确实如此。牵挂着家里的家务,心里放不下,因此才郁郁不快。”

江某道:“这有何值得愁苦的,让你如此耿耿于怀?”

杜仲道:“江某道:”像你这样的才貌,再找一个好女子,应该不难。“

杜仲道:”只是苦于没有遇到好的。“

江某道:”你平生就没有遇到中意的吗?“

杜仲道:”见是见到了,只是势力名位不同,人家怎么会答应,因此,见了也算没见。“

江某道:”你说说那女子家居哪里,我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杜仲道:”远在千里,近在咫尺。“

江某道:”你看中舅舅跟前的表妹了?“

杜仲低头不语。

江某明白了他的意思,笑着道:”我的表妹,小字芳卿,已十七岁了,品德容貌都好。你注意到她了,可算你的眼光不错。只是舅舅选择女婿很苛刻,要是请媒人来说,这事肯定成不了。现今倒是可以设计谋求。“

杜仲道:”有什么计策?“

江某道:”这时候,正当是用你的时候,明天去接你的时候,你托故不来,我便借此向他们说说,或许能得到许。“

杜仲大为欢喜,心想如此就不怕他家不答应了。

第二天,杜仲果然没有去,沈翁感到很是忧惧,杜仲不来,自己的病就没救了,把这事告诉江某。

江某道:”杜先生昨天见了表妹烦请我做媒,我还没来得急和舅舅说。今天他不来,难道是为这事吗?“

沈翁不说话,明白他是要以此来要挟。

江某又说道:”杜仲仪表也不俗,门阀又极为清白,未尝不能和他家结亲。“

过了好一会儿,沈翁才答应道:”如今只有答应他的要求了。“

江某道:”要是这样,小甥就亲自去一趟,一来向他报喜,二来也请他快来看视。“

沈翁道:”好吧!“

又说:”我大病在,不便于备办婚礼,等我病好了,就送女儿过去,也不麻烦他来迎娶。“

江某道:”好,听舅舅的安排。“

黄衣狐仙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囚女

1

该怎么说下面这个故事呢,或许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比民国的还要早,暂且把它安排到乡间故事吧。

这是一个发生在明朝时期的故事,明朝时期发生了几次大的案件,这次是发生在洪武年间的大案【空印案】。

空印案确实是一个冤案,冤到窦娥来到了这里都不敢说话了。

知府韩卫卿被捕入狱,全家发配云南。故事就从全家发配云南的路程说起吧,主人公出场了——囚女。

2

“他妈的,累死老子了。唉,老乔,等等,歇会儿。”衙役孙二把刀放在了自己的身边,大大的躺在了地上,大口的穿着气,水从自己的腰带上,掉了出来,他赶紧的拿起来,放在自己的干涸的嘴唇上,嗓子在咕咕作响。

老乔也走了过来,他踹了一脚在地上的孙二:“妈的就你毛病多。”于是他也坐了下来,前面的一群穿着囚服的犯人站在那里,一个有十几个,都是女性,奉命押往云南。

“妈的,押个臭娘们真是费劲。奶奶的钥匙换了老子,一个个的杀掉算了。”孙二埋怨了一句。

“滚边儿去,妈的,你他娘的真是厉害啊,他们家大小姐昨个不就是被你杀掉的,你怎么现在还想着杀人,真他娘的。”老乔咕噜了一句。

这句话显然在孙二的眼里是没边了,他甚至不明白孙二是什么意思。于是他笑着说:“这丫头太拧,不给点颜色不知道到厉害。”于是他轻笑了一声,看看周围的那些人:“唉,告诉你们不让你们坐下的时候不能坐下,听见没有。”

一个刚想要坐下的老妇人,被叫了起来,她显然是累坏了。

“做人实在点吧,孙二,也算是积点阴德。”说着老乔对着犯人们说:“都坐下吧,坐下吧。”老乔从包裹里拿出了一个羊皮袋子,里面全是鼓鼓囊囊的水,然后扔向她们,当羊皮袋子扔到了人群的时候几乎全都是抢开了。

“这天,眼看就要黑了,我刚才往前面看了看,好像有个客栈,孙二,咱们赶紧走吧,天黑了我可不想被野兽吃了。”停顿了一段时间,老乔对着孙二说。

孙二赶紧的站了起来:“也对,好,走吧。”然后走到前面狠狠的踹了犯人们一脚:“妈的,都给老子滚起来,开路。”

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因为她们都惧怕孙二的鞭子,那个鞭子经常在她们的身上噼啪乱响,于是她们赶紧的站了起来,跟着老乔和孙二往前面的路走去。

连云客栈是这里最好的客栈了,或许说是这里唯一的客栈,在这里有很多的赶脚的客人,可是周围却没有多少人家,也算是电影里的那个龙门客栈的角色。

刘算盘是这里的掌柜,人如其名,整天的都拿着一个算盘,笑着脸对着可人,当他的笑脸看到了老乔和孙二的时候停住了,因为他看到他们后面的那一群带着锁链的女人。

黄衣狐仙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古代鬼故事之水鬼

(一)

大山的村子,紧靠着有一条大河,那河面足有三、四十米宽。春天发大水时,天气好,经常会有几十条竹排子在河面漂流,这些竹排上都载着刚砍伐下来的圆木,还有一些装着药材的袋子。往往在大河上划竹排讨生活的水手,不仅水性好,而且能上山伐木、下地种田。不过有时候,不小心也会有一、两个人在河里丢了命的。

村里又有一个河码头,码头上仅有一户人家。他家里有一栋磨坊用来碾米和做豆腐、豆皮,是个磨坊主。那磨坊碾子占据了大半个房间,磨房下面与河水相连,河水冲到磨坊上便将碾子带动起来,长年累月能够碾轧粮食,而且一次可以碾的数量相当多。

家境好,日子也过得丰衣足食。看见竹排上的生意好,他又想跟着竹排上的人去外面做生意,就变卖了他家的磨坊,又四处同亲戚、朋友及邻居借了一些钱,上了竹排。结果,在下江做生意时,被人骗了,弄得血本无归。

回来后,磨坊主冥思苦想不能入睡。天还未亮,就起床从家里漫无边际地沿着河岸游走,河水清亮清亮的,几条鱼儿时不时地在河水里,发出“咚”的一声水响。河风微微地拂在他心事重重的脸上,感觉到有些凉。

正当他胡乱地走着想着时,忽然“哗”地又是一声水响。这次把他吓了一大跳,急忙抬起头来,只见一个白衣女子缓缓地从水里浮了起来,立在水面上。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精神恍惚,看花眼了。又仔细地认真看了一下:“确确实实是有一个白衣女子站在河面上!”,心想:“怎么会有人站在河水里?”

河面很宽,河水清幽幽的,就是靠着河岸的水也很深。磨坊主禁不住下意识地想:“是不是碰见鬼了!”,心里一下子害怕起来。就在他踌躇时,白衣女子突然叫了他的名字,对他说:“看样子你非常难过,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听见询问,磨坊主知道她没有敌意,也就稍稍松了口气。心里带着一股子怨气,这下刚好,便鼓起勇气倾诉了起来:“我过去有一个大碾坊,生活得富裕。后来,想跟着竹排上的人到外面去做些生意,就磨坊卖了,又跟亲戚朋友借了很多钱,谁知到了外面竟然弄得血本无归。这些年,我全靠那座碾坊,现在没有了碾坊全家就要挨饿了,还不知该怎么办?”

白衣女子听完,静静地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我可以帮你,还可以让你比原来更有钱。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需将你最小的儿子交给我。”

听了白衣女子的话,磨坊主心里不禁一愣,心想:“自己只有两个女儿,哪来的儿子?”

本来,他对着白衣女子倾诉这些,也只是想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如今,白衣女子说能够让自己重新有钱起来,内心还真带了一份希望,加上这个条件对自己来说就同没提一样,便满口答应了她的要求。

磨坊主心里的忧虑解决了,也就很快回到了家。谁知,刚刚踏进门槛坐下来休息一下,他的妻子就这时走过来,给他说了一句悄悄话:“我怀孕了!”

听到这个消息,磨坊主禁不住被吓了一大跳。心情一下子又变得沉重起来。随后,眼看着他妻子的肚子一天天地大了起来,他的内心也一天天变得更加沉重起来。再到后来,甚至越来越怕回家,每次一踏进家门,他都要祈祷一番:“千万不要生个儿子!”

他的妻子看见他这个样子,起初以为他是因为被别人骗心里不愉快,没太在意。后来,发觉他越来越沉默寡言,常常神不守舍,还经常故意避开自己,就去找亲戚朋友想法子。

亲戚朋友们见状后,一些颇有经验的就说:“他可能是想要生个儿子,心里过度担心造成的。”就劝他妻子让他到大庙里去拜拜菩萨,求求生个儿子之类的签。

磨坊主又听了妻子的劝说,心里感觉更加难受,但嘴里又不好明说,只好答应去。好在大河下游的镇上,有一处专门供奉求子观音的大庙。

黄衣狐仙民间鬼故事第四篇-鱼案

咸通十二年那年夏天,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对于耿通来说,只有一件事儿,不仅毁灭了他的整个夏天,甚至绵延开去,将会折磨他的一生。

那是六月份的一个午后,烈日当空,长安城内的知了叫的令人烦躁。耿通正带着几个捕快在巡街。这天实在太热了,连狗都趴在树荫里吐着舌头。捕快们在路边的茶棚里找了座儿,咕嘟咕嘟地连喝了两大碗水。

趴在脚下的大黄狗忽然站起来,连着吠了好几声。一个捕快气喘吁吁地从街那头奔过来,一边抹着满头大汗。耿通认得是最近新来的捕快,姓白,但忘了叫什么。

白捕快跑进茶棚,弯着腰一直喘气。端起水来喝了一大碗,抹了抹嘴巴,这才喘过气来,说他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白捕快一张肥腻腻的脸上充满了激动和兴奋。

这事得从三天前的一个晚上说起。当晚白捕快的妹妹回到家里,在饭桌上告诉了她大哥一件白天发生的事情。

白捕快知道他妹妹是在咸宜观给鱼玄机当女仆的,一听就上了心。这才知道,今天上午鱼玄机邀了很多客人到咸宜观聚会,在庭院中大摆筵席。半途中有人忽然说,大家有没闻到什么异味?

跟着有人开始附和,说他也闻到了。当时在场伺候的家仆们也有闻到的,白捕快的妹妹是负责端菜的,她觉得那味道很怪,像是有股子血腥味。

不过筵席正办得热闹,大家也把这当回事。不过白捕快的妹妹因为兄长的关系,却上了心。等筵席结束后,她趁着打扫庭院的功夫,注意到院子东角的紫藤树下有一片泥土有些奇怪,走近去一看,轰地飞起一大群绿头苍蝇,吓了她一跳。

她不敢在那逗留太久,装作打扫又转到其他地方去了。不过她可以确信那股奇怪的臭味就是从那片土下飘出来的。

白捕快听说这件事后,一颗心立即活动了。他敏锐地捕捉到其中一定有问题。

这之后三天,他什么也不干,就一门心思地躲在咸宜观外面。一路下来,终于给他找到了一点眉目。

他发现,以前经常出入咸宜观给鱼玄机采买物品的绿翘,这几天居然没见到过人影。那婢女才十五六岁,已经出落得楚楚动人,就算跟她主人鱼玄机比起来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当晚回到家,白捕快就问他妹妹绿翘的事。鱼玄机曾经告诉过观里的仆人们,说是绿翘因为母亲生病回老家探亲去了。

白捕快这下更是明白其中一定有问题。因为这件事情他知道的很清楚,说起来绿翘跟他还算是同乡,绿翘的母亲早就亡故了,又怎么可能生病?

这天他又在咸宜观外面窥伺了半天,看到鱼玄机出门,立即飞奔回来找耿通,召集大家去咸宜观。

耿通知道这鱼玄机虽然只是个女道士,但是交游广阔,这样没有上峰的命令就冲进咸宜观,万一事情不顺,恐怕不好交差。

旁边有捕快笑着说:“白捕快,听说你以前追求过那个女道士,结果被她给拒绝了,不是因为这怀恨在心吧?”

白捕快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不过耿通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稍微迟疑了一下,就带着众捕快们去了咸宜观。趁着鱼玄机不在,直奔庭院。在白捕快妹妹的指点下,很快就找到了紫藤树。

果然有一大片的绿头苍蝇停在土上,一有人走近,立即轰的一声飞起。白捕快早就准备好了铲子,很快就把那片飘出血腥气的土给铲开了。

黄衣狐仙民间鬼故事第五篇-聊斋故事之画鬼

明朝年间,洛阳城中有一恶少名叫韩彪,他倚仗姨父在朝中为官,经常祸乱乡邻,百姓虽有怨恨,却也无可奈何。

这一日,韩彪率领爪牙在街头闲逛,迎面撞见一对外乡母女。他见那年轻女子貌美如花,顿时起了色心,竟欲上前调戏。少女惊得花容失色,连连躲闪,她身旁的老母忙护住女儿,大声质问道:“你是何人!怎么这般无理,难道不惧王法吗?”“王法?小爷就是王法,闪开!”说罢,用力一挥手将她推倒在地。随后,如同饿狼般扑向那少女。

那姑娘夺路而逃,毕竟是三寸金莲,极不灵便,眼看就要被歹人追上,她竟一个踉跄,栽入一旁河中。

韩彪如同疯狗般号令下人快去打捞。可是费了一番工夫,将那少女拉上来后,才发觉她早已溺水而亡了。其母痛不欲生,拉住韩彪要去见官理论,韩彪猛踢她一脚,说道:“老婆子,你女儿自己寻死,怨不得我,滚开!”便扬长而去。只留下哭天抢地的老妇,和一群围观百姓。

就在此时,有一个驼背老者经过这里,他背后的行囊中,插着几轴画卷,看模样像是行走江湖的画贩。老者从旁人口中获悉详情后,眉头一皱,径自掏出笔墨纸砚,描抹起来。好心的路人纷纷掏出铜钱,欲资助这可怜的老妇,忽听到有人惊呼:“这姑娘没死!”众人定睛看去,就见那少女的身体有了些许反应,猛然间,她睁开双眼,咳出几口水,渐渐恢复了神智。老妇一把抱住女儿:“我苦命的孩子,你可吓死我啦!”忽然,又听到一声惊呼:“快看这张画!”大伙这才看见地上摆放着一轴画卷,画中之人正是这溺水的少女,她像被水波托出河面一般,众人不禁啧啧称奇。画上隐现几行小字:得获重生,速速远离,带上此画,可避灾星。

众人这才想起,这张画正是那驼背老者所作,这会儿,他早已不见踪迹。“难道他是未卜先知的神人?”“先别管这些,照做就是了。”在大伙的帮衬下,母女二人带上画卷,匆匆离去。

而此刻,韩彪百无聊赖,独自去了一家戏院。他正听到动情之处时,门外跑来一个獐头鼠目的奴才:“公子,今日落水女子并未淹死,如今已同她母亲往城南外而去了!”韩彪一听,顿时来了兴致:“快,快带我去!”“公子,这等小事何需你出马,我这就招呼兄弟们把她请来。”韩彪大喜过望:“好,我去百鲜楼定下一席酒宴,你们可要恭恭敬敬地将她二人请来。”

傍晚时分,韩彪倚坐在百鲜楼的雅间中,静候佳人到来。这时门外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紧接着,传来房门轻启的声音,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他抬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此刻,推门而入的,并非他翘首以盼的美娇娘,而是一个黄面的驼背老者。“你是何人,怎会来此!”

驼背老者幽幽说道:“公子,请不要误会,我只是个卖画人。”他说着,从背后的布袋中取出几轴书画,在韩彪面前扬了一扬。韩彪冷冷回道:“小爷我今日有事,无心与你废话,快快离开!”驼背老者也不发怒,反而笑嘻嘻地凑上前去:“我这画可不是一般凡品,您看后定然着迷!”说着,他的双眼紧盯着韩彪的面颊。

说也奇怪,韩彪与他的眼神交接后,顿时如中电击,一时间,竟然有些犯晕。他茫然地应道:“既如此,就请呈上书画吧!”驼背老者取来一卷画,徐徐展开,韩彪抬眼望去,不禁大吃一惊。这是幅笔法精练的工笔画,画中景致惟妙惟肖,确实是世间少见的珍品。“这,这画好生诡异!如,如同真的一般!”驼背老者笑着说道:“公子,这画的妙处还多着呢,请细细看来。”

韩彪立刻来了精神,他伸长脖子,凑了过去。此刻,驼背老者慢慢靠近,他的右手猛然在其身后推了一把,韩彪顿觉一阵晕眩,身形不稳,竟骨碌碌向前跌去。瞬时间,眼前一片漆黑,耳边传来阵阵风声,吓得他紧闭起双眼。不知挨了多少个跟头,眼前突放光明,他抬头望去,不由大惊道:“我怎么来到画中了,难道是在做梦?”原来此处景象,正是方才画中的庭院。他瞬时惊骇不已:“撞鬼了,撞鬼了!”

慌乱中,韩彪四顾探寻驼背老者的身影,却踪迹不见。“那老头难道是个妖人?竞将我困在画中!”想到此处,他越发惶恐。正自惊叹时,却听见身后脚步声起,回头看去,只见翠绿的竹林中,隐现一抹艳红的身影,竟是个娇美的少女缓步走来。韩彪本是个多情浪子,见过的世面也算不少,对于庸脂俗粉,自然不屑观之。可眼前的这个女子却让他神魂不宁!此刻,他竟忘了自己的处境,有些飘飘然了。“姑娘,这,这里是什么地方?”那少女也不应答,只是冲着他甜甜地微笑。

这时,不知从何处响起了灵动的乐声,极为柔美,那少女竟随着乐声轻舞起来。

韩彪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线,触目所及的,都是娇美的体态,不禁有些迷乱。舞罢多时,忽听得一声轻呼,只见那少女脚下一绊,跌落在地,显得十分狼狈。韩彪见她背对着自己,不住娇喘,顿生怜香惜玉之情,他跑上前去,大声叫道:“姑娘勿慌,我来助你…”

话音刚落,那位美女已转过身来。韩彪抬头望去,顿时吓得神魂出窍,这哪里是千娇百媚的美娇娘,竟是一个满面血污的女鬼,披头散发,张着血盆大口,獠牙上还滴着残血,其状极为恐怖!只见那女鬼伸出长长的舌头,阴冷地说道:“韩公子,让奴家来好好伺候你吧!”韩彪惊得肝胆俱裂,未及叫出半句,便委顿倒地。

当晚,酒店老板报官,称韩彪暴毙于自家店中,死因不明,仵作查验后,亦.无所获。而且,韩彪派出的爪牙也音讯皆无,十余个人凭空失踪,那个驼背老者也隐匿不见,此案成了无头悬案。百姓们听闻此事后,皆欢欣鼓舞。

再说那对母女经历小劫后,火速逃离了此地,果然没有再生枝节。一日,二人将那轴画卷展开,细细观看,却惊讶地发现,画中的景致大变,哪里有什么少女的肖像!竟是一个驼背的老鬼捆着十余个恶人赶赴冥府,其中有一人的嘴脸像极了韩彪。

以上就是黄衣狐仙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黄衣狐仙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