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爷爷短篇民间鬼故事5篇

本文5个鬼爷爷短篇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贴吧、越南民间鬼故事、中国民间鬼故事牡丹灯笼、民间传说鬼故事收听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爷爷短篇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坑人鬼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苏北农村大部分还处于一片贫穷之中,我们村就是其中之一。一个夏末秋初的早晨,几个村里的老人坐在村口的树下凉快。这个地方基本上算是全村的新闻中心,因为树下有一口土井,以前农村没有洋井,更没有自来水,所以全村的生活用水都要从这口井里打上来。一般全村的人家都在早晨来打水。见了面总要找些新闻来侃侃,要是村子里啥新闻也没有,八年前的旧事也得翻出来重新糟蹋一遍。正在人们天南海北胡说瞎扯的时候。有一个乞丐从村子南头地里朝村口走来。人们都没有在意,当乞丐走到井口的时候停了下来,看了看井口打水的人和树下凉快的老者,于是慢慢的树下凉快的老人走去,老人们看到蓬头垢面的乞丐走向他们,都将脸转向了一边。乞丐走到这几个老人跟前后停了下来说道:几位有年人,俺想问你们个事,不知你们村子最近两天有没有要生孩子的人家啊?几个老人听乞丐的口音不是本地人,有几个转过了头看着乞丐,其中一个说到:你问这个事做什么呢,怎么还想讨几个红鸡蛋吃吗?其他几个听了都哈哈笑了,乞丐没有笑,过了会说道:我不想吃红鸡蛋,只是想问到底有没有,因为我昨夜在你们南面的柳树林子里遇到一件古怪事。几个老人听到乞丐这么一说:似乎都来了精神,因为乞丐说的这些话中有几个字让他们来了兴趣,夜里,柳树林,古怪。一个老人问:你说的什么古怪,和村子里有没有人要生产有关系?

乞丐于是就说起了昨晚柳树林所见所闻:原来乞丐昨天在我们前面的那个村子要饭。到了吃过晚饭,乞丐就准备离开那个村子到我们村子来。那个村子离我们村四五里,没有直接连接两个村子的路,要是走大路还要绕三二里。于是乞丐决定穿过两个村之间的庄稼地,走田埂直接来我们村。当乞丐走了大概一多半路的时候,看到在几百亩的庄稼地中间有一大片柳树林,乞丐有些累,天也快黑了,就走进了林子里,里面有些风很凉快,凑巧树边有一些柴草。乞丐一看很是高兴,看来今晚睡觉有着落了,今晚就在这柴草中睡一夜。明天早晨再去北面村子吧!乞丐丢了背上的旧行李,就躺到柴草上,天也不冷,拽过行李枕在了头下。一会儿就找周公去了,也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乞丐迷迷糊糊中听到一阵唧唧喳喳的说话声,乞丐一个机灵行了过来,心里想到,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什么人大半夜在这说话,看来非奸即盗。乞丐心里想只要你们不发现我就行了,随便你们怎么把,于是就支起耳朵听了起来。听了会乞丐发觉这应该是一些小孩的声音,话都还说不太清楚。乞丐纳闷了。心里想到:真他妈见鬼了,半夜三更哪里来的这些小孩子啊,难道是?

想了想乞丐头皮有些发麻。可声音还是唧唧喳喳钻进耳朵。又听了会,乞丐决定看看到底是些什么,于是就慢慢抬起了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在明亮的月光下,有十几个一点点大的小孩子坐在一棵三四十米外的柳树下,其中有两三个穿着肚兜,其他都光着身子。这时就听一个穿着肚兜的对其他的说:叫你们不去,看我才去了三四天,就弄了一个花衣服来。其他小孩都问你在哪里弄的呀,那个又说到就在西面那个庄上。其他那些光屁股的都哭了,说他们也想要,那个又说了:都快别哭了,再过两天北面村子又有一个快生了,你们哪个去?那些光屁股的都吵闹争着要去,就在这时忽然远处传来了鸡啼。他们都一窝蜂瞬间都没了影子。乞丐回过神,出了一身冷汗,思量道:看来这不是什么好东西啊!于是没敢动,好不容易熬到天色转亮就爬起来拿了行李朝村子走来,当他走到村口就发生了先前的一幕。几位老人听了,其中有位说道:他说的可能是真的噢!我有个亲戚就在西南庄子上,上天她的弟媳妇生了个孩子没有保住,看来就是穿肚兜说话的那个。另外几位都不做声了,因为他们知道村里真的有一个孕妇就这几天就要生了。

过了好一会,有位老人对乞丐说:你知道你昨晚睡得那个林子是什么吗?从清朝就是个乱坟岗,附近一些村子要是有生下的小孩没有保住或者是年龄小的时候伤(死)了的,基本都丢到那片林子里,挖个坑就埋了。你今天能走出来算你命硬,以后可千万别去了,说着众人都散去了,乞丐也走了,不到晚上整个村子的人基本都知道了这事,在这些知道的人里,竟然有一个缺心眼的像献好一样把乞丐说的话通通的告诉那家要生孩子的婆婆。那个老人听了嘴上狠狠的说乞丐胡说八道,可心里何尝不七上八下!又过两天的下午,孕妇生了,可刚落草就没了,孕妇婆婆抱出夭折的婴儿对着屁股打了几下,也没有给穿一点衣服,喊了几个身强力壮的人当下午就给扔到柳林子乞丐睡过的柴草上,一把火给烧了个干净。晚上孕妇婆婆和孕妇男人还有下午去过的几个人躲在了林子外面的土沟里,下半夜的时候竟然又听到了说话声,看不到那些小鬼了,就听一个唧唧的说到:可不能去了,这次不光一个布丝没弄到,还挨了几巴掌,连身子都叫给烧成灰了,沟里的人听到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鞭炮放了起来。然后又点了一些柴火在树林里烧着就回去了,自那以后附近很少有生孩子夭折的了。

鬼爷爷短篇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大连夜路鬼话

话说大连那儿有一个叫城子坦的小镇,这镇子自古以来就是交通要道,因此通向此镇的公路是非常的繁忙。

而小镇和所有的海边小镇一样,海洋性的气候一年四季到头都不是显得很冷,不过1999年的那个冬天却下了一场罕见的鹅毛大雪,整个公路上都结了厚厚的冰,车辆和行人都得加倍小心,否则便会和坚硬湿滑的路面产生一次亲密的接触。

这天夜里李强骑着三轮儿嘣嘣儿急忙忙的赶回城子坦,骑在三轮儿上看着周围一片黑暗,同时还要注意脚下已经结冰的路面,李强这心里甭提多郁闷了,只怪自己不应该贪图那点加班费,弄得自己现在这么危险。

可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李强的三轮儿突然间的就不动了,李强无奈的下了车,钻到车底下想看看是什么故障,可是趴在地上看了半天也没瞧出个子午寅卯来,李强想着看看是不是油箱出了什么问题,可这一起来便出了问题,原来他的棉袄儿被卡在了车轮下面,棉袄儿和车轮全被冰冻的路面给冻住了,他硬扯了几次都没挣开,而李强也是感到越来越冷了,可棉袄和轮胎就好像着了魔似的,紧紧地把他押在路面上。

第二天,负责清除路面冰层的施工队发现了已经冻成冰棍的李强,当发现李强的尸体后,在当时的情况下也根本没办法处理,而李强的身上又没有什么证明他身份的证件,但是也不能就这么的把尸体给扔了,无奈之下只能先留着了,白天还好说,可是到了晚上,谁都不想去看着这么一个冰尸,而队长就雇了一个当地附近村子里的一个叫王大胆老头帮忙,说好了给老头一百块钱,准备明天让人把尸体送到最近的派出所去。

深夜里,老头看着那李强的尸体,也不害怕,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慢悠悠地抽了起来,想着明天能用那一百块钱买点啥,又过了一会,老头开始围着李强的尸体来回的跑着步,想以此来增加身体的热量,可这风却是越刮越大,最后老头实在是冻的受不了了,可又怕人走了后尸体没了,最后老头想了个法儿,他又点燃了根烟插在了李强的嘴里,然后把李强立在了路边的一颗树上,这才去村里的小卖店去买几瓶白酒来暖暖身子。

王钢在黑夜里在路上走着。今天晚上的风很大,王钢把自己的衣服裹了又裹,可是那寒冷的感觉并没减轻多少,王钢拿出烟盒,从里面拿出一根烟吊在嘴上,可搜遍全身也没找到一样可以打火的东西,王钢有些急了,他妈抽根烟也这么费劲。

目光一扫看见路边的一颗树上有微微的火光,王钢急忙地跑了过去,便跑还便说:“大哥,借个火我烟瘾犯了。”走到李强跟前王钢探着头,等待着李强把烟头递过来。

李强当然不会动了……王钢有些急了喊道:“什么人啊!借个火都不行。”说完就硬把烟头向李强的烟上靠,烟是点着了,却不小心碰到了李强的身体,李强倒在了地上,王钢很自然的低头去看,这一看才知道是死人,李强“啊”的一声拔腿就跑啊。

就在这个时候老头暖完身子回来了,看见一个人影嘴上吊着烟在狂奔,以为是诈尸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为了一百块钱,就在后面追。

王钢看后面有东西在追他,也以为是诈尸了,跑的就更快了,可路面太滑不小心摔倒在了路上,再加上过度的惊吓……他晕了……

老头抗着王钢,回到一开始放李强的位置,李强当然老老实实的躺在那了,待老头把王钢放下,这才看见李强,惊讶地说了句:“俩呀……”

鬼爷爷短篇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孤坟梦魇遇强盗

据《逸史》载,唐代时,一个姓张的书生打算在考前携带自己写的文章去拜见当时正任伊阙县县尉的牛僧孺,想让对方给指点指点。于是主仆二人带着一匹马和一头驴,再加上牲畜背上驮着的行李一起上路了。

半路上忽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仆人看见路边有一棵大树,忙招呼张生到树下避雨。

雨停后,乌云渐渐散去,月亮从薄薄的云层后面透出光亮,朦朦胧胧的。张生与仆人解下马鞍,将马拴在树上,拿出行李,铺在地上,和衣而卧。由于连日赶路,主仆二人都已困倦到极点,很快就睡着了。

昏昏沉沉地睡了不知多长时间,张生被冻醒了。他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个奇怪的声音,便睁开眼睛,朝四周看了看,只见一个面目狰狞、好似夜叉的东西露出白花花的牙齿,正在撕扯他的马,嘴角的鲜血一直洒到胸前。

张生吓得伏在草丛里一动也不敢动,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不一会儿,夜叉就将马啃得只剩下一副白骨,然后又去吃驴。吃完驴,夜叉意犹未尽,一把抓住蜷缩在草丛里的仆人就往嘴里塞。张生心里明白,仆人死后,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他终于鼓足勇气,“嗖”的一声从草丛里蹿出来,向远处跑去。眼见即将到手的猎物就这么溜了,夜叉暴跳如雷,扔下仆人,跟在后面猛追。张生跌跌撞撞地跑出一里多地,夜叉的追赶声才渐渐听不到了。

张生这才放下心来,扶着路边的大树,剧烈地喘着粗气。他一边休息,一边打量着四周,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矗立着一座巨大的荒坟,坟墓旁边还站着一个女子。张生凝聚起全身的力气走到那女子身边,连呼救命。那女子看了看他,问他怎么了。张生把自己的遭遇简要地说了一下。听了张生的述说,女子指了指眼前的巨坟,说:“这是个古冢,里面什么也没有,古冢后面有个孔洞,能够钻进去,你暂且到里面避一避吧!”张生听了,连连道谢,来到坟墓的后面,果然在荒草丛中找到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钻了进去。

这古冢似乎是某位王侯将相的坟墓,里面极深,也很宽敞。坟墓里面随葬的明器早已被盗掘一空,只剩下光秃秃的四壁。他进来的那个洞口,很可能就是盗墓贼挖出来的盗洞。张生在坟墓里面趴了大概一个时辰左右,看到洞口渐渐变亮,心想可能是月亮从云层里爬出来了,便想出去看看。这时,他忽然听到坟头上有人说话,那人声音压得很低,听不清说什么。过了一会儿,说话声停了,有一个东西被人从洞口推了进来。张生睁大眼睛,借着月光,发现是一具男性尸体,且身首异处。

张生往后缩了缩,身子靠在坟墓的石壁上,想尽量和这具死尸拉开一段距离。可就在此时,又一具死尸被从洞口扔了进来,死尸那张肿胀的脸正对着他,张生吓得差点儿叫出声。接着,又有几具尸体被扔了进来。直到此时,张生才明白,自己是才出龙潭,又入虎穴。坟墓外面,分明就是一伙儿强盗正在分赃。过了好一阵儿,强盗们才散去。

张生猜测,这些人很有可能是过路的旅人,身上携带的财物让强盗们看上了,结果人财两失。这个地方不宜久留,可他还不敢出去。于是他靠在角落里,等着黎明的到来。

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些被劫杀的人,就在附近的村庄居住。家里人见他们一夜未归,就找来亲朋好友,沿著大路四处寻找。黎明时分,正好找到这座孤坟,并沿着血迹,搜索到隐藏在荒草之间的洞口。为首的朝大家做了个手势,众人纷纷散开,将这座坟墓包围起来。然后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拿着起土的工具,沿着洞口开始挖。

洞口越来越大,有个胆子大的自告奋勇,先下去看看。举着火把进入古冢之后,看到那些尸体,他一声惨叫。那人拿着火把四处照了照,陡然发现蜷缩在墙角的张生,猛地大喊一声:“大伙快来看,有个强盗也掉进坟里了!”

那人话音刚落,从洞口又下来两个人,把张生从坟墓里拎了出去,摔在地上,又叫人拿来绳子,把他捆得结结实实。坟墓外面突如其来的光明,晃得张生直流眼泪。等他适应过来时,忽然想起这群村民把自己当成强盗了,要是不讲明白,恐怕会有麻烦。于是他便把自己昨晚的遭遇跟这些人详细地说了一遍。可村民根本就不相信,要将他送到县衙。

村民们浩浩荡荡地走了一会儿,就见迎面过来一个人。张生无意识地朝对面望了望,这一望,惊得他的脑袋里“轰”的一声,整个人差点儿被震得四分五裂。

对面走过来的这个人,左手牵驴,右手拉马,正是昨夜毙命于夜叉手下的仆人。仆人好像还没睡醒,满面风尘,摇摇晃晃的,脸上还带着焦急的神色。等这一人一驴一马同自己错身的时候,他突然大叫一声。仆人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回过头来看了看,突然喜上眉梢,惊喜地跑了过来:“公子,公子,可把你给找着了!”等仆人把气喘匀了,张生便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仆人说:“昨天晚上,小的太困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醒来以后,就发现公子不见了。这不,正到处找你呢!”张生又问起昨天夜里夜叉吃人和驴、马的事。仆人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还说如果是真的,那他现在不早就成鬼了。说罢,仆人还指了指自己映在地上的影子,以此证明自己还是活生生的人。张生越听心里越冷,难不成昨晚的遭遇是自己的一个梦?村民们听得云里雾里,索性把仆人和张生一块儿扭送到县衙。

说来也巧,这个县的县尉正是牛僧孺。牛僧孺同张生是旧识,知道张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绝不会干打家劫舍的事,于是出面把张生保了下来。张生把自己趁强盗们分赃时听到的几个强盗名字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县令。县令派人将强盗们一一捉拿归案。这些人招认,东西是他们抢的,人也是他们杀的。至此,张生才算洗脱了冤屈。

张生那天晚上的遭遇,真的是一个梦吗?那个女子又是谁?她究竟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张生被冤枉的时候,她不出来作证呢?《逸史》的作者认为,张生进入古冢之前所发生的事,其实是那些死于劫匪手下的冤魂,借助张生擒贼而已。其实,说到底也就只有一句话—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鬼爷爷短篇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常家老仙大战黑猪精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东北有五大仙家的说法儿,讲的是胡、黄、白、柳、灰,通过修行,积累功德会成为仙家。也就是狐狸、黄鼠狼、蛇、老鼠、刺猬这五种动物。

这些动物在成了仙家后,往往会在人间挑选一些和自己有缘的弟子,先是对这些弟子磨上一段时间,等这个弟子被磨的差不多了,同意出马了。这些仙家才能正式的走马上任。不过为什么需要磨一段时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出马仙对战黑猪精的故事,这事儿还是听我爷爷给我讲述的。解放前,村子里有一个老猎户,枪法很准,每次进山打猎都是满载而归。这个老猎户无儿无女,一个人有几亩田。农忙的时候,就种田,农忙结束就进山打猎,小日子到也逍遥自在。

有一年,下了老大的雪,进山里的路都被封上了。老猎户也进不了山,只得待在自家的小院里。有一天夜里,这老猎户就听见自己小院的门,咣咣的有人砸门。院子里的狗,也汪汪的叫着。

老猎户寻思着,这大晚上的谁来啊,平时也没人啊。披件棉袄就出去了,打开院门,黑漆漆的,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嘟囔两句,关上门,就回屋子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老头起床要做饭吃,就发现自己厨房里晾晒的腊肉,野味全都没了。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了,就剩下点什么大白菜,玉米棒子啥的。仔细的找了一圈,也没发现有老鼠洞。

最后不得不把剩下的白菜,粮食,玉米全都装在一个大缸里。用菜板盖上缸口,防止有什么动物偷吃。吃过晚饭后,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藏好的粮食。这才踏实的去睡觉了。

等到夜里,又听见有人咣咣的砸门,这次老猎户直接抄起猎枪出去了,打开院门又是什么都没有。也不管什么了,直接朝着黑夜中放了一枪。关门回屋睡觉。

第二天早起,只见那白菜、玉米、粮食,全都没了。菜板也被掀到了一边。这些老猎户知道是碰上不干净的东西了,赶紧去找村子里的大神,据说这个大神专给人家平这种邪事。

第三天晚上,大神直接在老猎户家里住下了,二人商议好了,等那敲门声在响起,照旧去给开门。然后关门回屋睡觉。剩下的事就交给大神自己办了。

果不其然,夜里那个砸门声音又来了,老猎户又像往常一样去开门,关门回屋睡觉。当他再回屋子后,就发现坐在床上的大神气质不一样了,借着昏暗的煤油灯,仿佛丝丝阴气从大神身上散发出来。那脸部略微的扭曲,伸出来猩红的舌头仿佛在胡乱的舔舐着自己的嘴角。

“看啥看啊,我是常天威,这次下来就是给你平事儿来了,外头这主儿,是头黑猪精,也就三百年的道行,这是大雪封山了,平常见你进山次数多,认识你了,这次是来你家吃东西来了。”

“哎呀,老仙家啊,这次您多费心啊,我给您磕头了,说完就咣咣的磕了几个响头。”

“不用来这套,出山修行本就是为了积累功德,等这黑猪精一会找不到食物发狂的时候,我再出去收拾它。”

老猎户只得站在一旁哆哆嗦嗦的看着这个老仙家。

果然没过一会,就听见做饭那屋里锅碗瓢盆被摔碎的声音,一阵阵的嚎叫声传了出来。紧接着一股子黑色的旋风就在院里打起转儿来。

瞅了瞅那位大仙儿,也没见大仙儿有什么动作。刚想问话,就看见大仙儿用手一挥,院子里的黑色旋风就停住了,旋风中走出来一个黑大个,膀大腰圆,威风凛凛的。

这个时候大仙儿起身走到屋外,吐着个舌头看着那个黑大个。一边看,一边笑,最后竟然是哈哈大笑。愣是把黑大个和老猎户都给笑毛了。

最后还是黑大个说话了:“嘿,你吐个舌头干什么玩意?你是在笑话我吗?”这黑大个仿佛脑子不太灵光,可能是因为本体是个猪,所以智力有所欠缺。

只见那常天威用手点指,那黑大个仿佛被人用绳子绑起来是的,动弹不得。只得大声的嚎叫,真的就跟杀猪的声音一模一样。竟然是忘记了求饶,只吓得一直嚎叫。

常天威说道:“黑猪精,我知道你就是这个山头的,我来也没有什么意思,就是希望你能把在这户吃的粮食,在大雪过后,你给我老老实实的送回来,要不然我就废了你的道行,你信不信?”

“嘿嘿,大爷我吃进肚子的东西,就没想着能吐出来。别以为我怕你,我也是修了三百多年,真拼了这条命,你未必能降的住我。”

常天威一听这个笑了,用手一挥,那黑猪精立刻能动了起来。常天威笑了笑说道:“给你一个机会,咱们两个比试一下,我让你十招。”

话音刚落,只见黑大个直冲常天威扑了过来,抬手就是一记硬拳,老猎户估计这一拳要是打在自己身上,估计自己这命就废了。

常天威稍微一侧身,就躲了过去。连续的躲闪几次说道:“黑猪精,我可要还手了,接招儿吧。”

唰唰唰,连出几招,黑大个直接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好,你厉害,我按着你说的做,我服你了。”黑猪精大口喘着粗气的说道。

说完化作一阵黑风就走了,常天威对着老猎户说道:“行了,这事摆平了,等天气好了,他自然就把粮食给你送回来了,老仙儿我也要大马归山了。”

后来,那黑猪精果然把粮食给老猎户送来回来,顺带着还送给老猎户很多山里的奇珍异果。

鬼爷爷短篇民间鬼故事第五篇-憋宝人

听老人说,早年间有三个出关外憋宝的南蛮子,叫王生、刘生和张生,两年多了还是一无所获,便打算搭伴摸进长白山去闯闯。

这天三人加紧赶路直到天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能借宿在荒郊野岭的一个破土地庙里。生火烧水,吃过干粮,三人便在厢屋的一个破炕上挤着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张生和刘生发现王生凭空不见了,等了一上午也不见人影,而后两人把破庙前前后后找了个遍,一直到日头将落也没找到王生。

张生觉得这破庙挺邪性,想早早离开这儿,另寻他所过夜。刘生则坚持再住一宿等等王生,说不定王生只是出去办事走迷了。张生执拗不过,又不好独自上路,只得陪着刘生再住一宿。但这一宿张生留了个心眼儿,故意睡得浅,眯缝着眼留意四周的动静。

到了半夜,张生影影绰绰看见从屋子四角蓦地蹦出四个小金人儿,都肉嘟嘟的套个红肚兜,像四个送财童子,浑身金光闪闪,但嘴里却满口尖牙,瞳子深幽幽得血红血红。四个孩子嬉笑怪叫着蹦蹦跳跳地上了炕,开始朝着自己和刘生比比画画,张牙舞爪,挑肥拣瘦似的争执不下。后来稍微大一点的那个孩子一拍巴掌指了指睡在旁边的刘生,四个小孩就不吵了,都妖里妖气地龇龇牙,乐呵呵地分手分脚把刘生给抬走了。张生吓得僵在炕上动弹不得,大气都不敢出,好不容易熬到鸡叫天亮,立马连滚带爬下炕,撒腿就往庙外窜。

在晨雾里一口气跑出去七八里,估摸着离破庙挺远了,张生脑袋一空腿一软,瘫倒在路边,昏睡过去。梦里,他看见一个妇人穿着一身破衣烂衫从远处走来,头发枯槁,面无血色,该是个拾荒要饭的。她走到近前,朝张生深施一礼,开口便安慰张生不必惊慌,此地安全,并说土地庙里的那四个红眼珠子的小金人儿其实是她的四个孩子。张生愕然。妇人又道,她本是山东莱州府人,老家闹蝗灾才带着孩子出来逃荒,走到那个土地庙实在走不动了,四个孩子都快饿死了。她没办法就从后山扒了点观音土,又从自己大腿上削下一块肉,蒸了一锅饽饽,四个孩子吃得狼吞虎咽。这样挨过几天,孩子们又饿得撑不住了,她又如法炮制蒸出一锅饽饽,把他们喂饱。

谁知道这四个孩子吃人肉吃红了眼,这锅饽饽吃完没几天,老大带着仨兄弟趁夜把她手脚摁住,从天井里捡了条断树杈把她刺死,撕碎,架锅煮来吃了。她死后不久,四个孩子又没得吃食,经不住饿,最后就在那间厢屋里,开始互相咬身上的肉吃,结果都死在那炕上。碰巧屋子地基四角埋着四坛金子,因为是前朝古物,四个孩子的魂魄就附在金子上成了精,专吃过往留宿的人。刘生和王生就是被他们吃掉了。我当道士那些年全集:

张生听后,心里暗暗后怕,庆幸自己命大,但又想得到屋角埋着的那四坛金子,便拜求妇人成全。妇人告诉他,那四个孩子的遗骨就藏在炕里,让他午时三刻的时候回到庙里,把炕扒了,取出遗骨在日光下烧化了,把灰压在庙里的菩萨像下,就能镇住这四个小鬼。妇人还请求张生把自己的尸骨从天井里取出来,帮她带回老家葬了。作为报答,张生可以挖走那四坛金子,也算憋到宝了,说罢就打了张生一巴掌。

张生一个激灵醒过来,发现已是晌午,便起身往回赶,到了庙里,按照妇人所说砸了土炕,果然发现一堆臭烘烘的小孩骨头。把骨头烧完,洒在菩萨像座下,他又去天井取出妇人的骸骨,从衣服上撕下一片布包了,然后带着四坛金子,雇车去山东莱州给妇人起了个大坟。

从此张生后半生富贵平安,无疾而终……

以上就是鬼爷爷短篇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爷爷短篇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