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短篇民间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鬼故事短篇民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民间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太平间的歌声、民间传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短篇民间第一篇-谁是真凶? 作者:zxc7269121

明万历初期,由于首辅张居正的改革,大明出现了一度的中兴。

山阴县地处偏远,可谓山高皇帝远。山阴县的当今县令名叫刘远,为人比较清廉、正直。由于朝廷没有关系,在山阴县已经做了四五年的县令了。山阴县在刘远这几年的治理,百姓是安居乐业、衣食无忧。

这一天,刘远正在县衙后院和妻儿一起共进早餐。可刚吃到一半,便听见有人敲响了县衙门口的鸣冤鼓。刘远一听有人敲响了鸣冤鼓,便知有人要告状,匆匆吃了几口早餐后,便换上了官服来到县衙。

须时,捕快便把击鼓鸣冤之人带上了公堂,两旁的衙役一齐用杀威棒敲响着地,口中齐喊道“威武”。刘远把惊堂木一拍,问道:“堂下何人?有何冤屈?”

那人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吓得两腿一软便跪了下去,说道:“启禀大人,小人乃是东王庄王员外的长子王海,家父由于前几天身体不适,昨天我便从李婆子家买了一只老母鸡,又从德仁堂买了一些党参,炖给我父亲喝,本来是想给我父补身子的,可谁知昨晚我父亲喝了鸡汤后,今天早晨我们去叫我父亲时,便见我父亲死在了床上!”王海说完后,便放声大哭起来。“请大人为草民一家做主,家父向来身体硬朗,怎么会突然死亡?请大人为草民一家做主,将真凶绳之以法。”

刘远一听,也觉得此事颇有蹊跷,便带上几名捕快和忤作,由王海带路,来到王海家中。王府已经在准备丧事,大门前已扯上了白布,王府的下人都在忙着王有财的丧事,王府上下人人面色沉重,沉浸在悲伤之中。

王海带着刘远等人来到王有财的卧室,死者王有财躺在床上。刘远便叫忤作前去验尸。

刘远则打看着卧室,看能否发现蛛丝马迹,但让刘远失望了,什么也没发现。不一会,忤作的验尸结果出来了。刘远一看验尸结果:死者眼瞳正常,瞳孔并无散大,不是窒息而死,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和淤血,也不是被人杀害,死者身体呈微紫色,显然有中毒痕迹,用银针插其胃部,银针发黑,证明死者生前中毒,身体尚有余温,尸体低处的尸斑和尸僵刚刚开始出现,死亡时间应该在两个时辰左右。

刘远看了验尸报告后,已经知道王有财乃是中毒而死,那到底是谁下毒害死王有财呢?刘远陷入的沉思。

良久,刘远开口像王海问道:“王海,你把你家的情况和本官细说一下。”王海一听,便介绍其家庭情况。

从王海是口中得知:王海的父亲王有财乃是东王庄的首富,为人乐善好施,所以在当地的名声比较好。王有财有两房妾室,三儿一女。长子和女儿乃正妻所生,两房妾室一人生有一儿。长子王海为人老实忠厚,所以王府的事情基本上是由王海打理。次子王威为人是个书呆子,乡试了三次才考得了一个秀才的名头,整天闭门在家苦读,两耳不闻窗外事。小儿子王武,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曾经因为王有财多次严管于他,他便心生怨恨,前几天还扬言要杀死王有财,便把王有财气得病倒了。女儿嫁给了一个穷书生,一直住在王府。

刘远听完王海的介绍后,便对王海说道:“你去把你父亲的妻妾和你的兄弟姐妹叫来,本官有话要问他们。”王海领命而去。

鬼故事短篇民间第二篇-新聊斋之狐酒

杜官这辈子与狐有缘。

有例为证,三个月前街坊邻里亲见的──那天几个地痞流氓眼红杜官酒坊的生意好,跑来打秋风,眼见就要大打出手,一个美貌的年轻女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锦帕一拂,便将那拨人变成了几只汪汪叫的哈巴狗。

少女牵了狗就走,临出门瞟了杜官一眼,道是:“奴家还会再来。”跟着一笑便不见了踪影。

那妖媚劲儿,引得众人都说必是山间的狐狸所化──镇子紧靠着北邙山,自古便流传着不少关于狐精的传说和禁忌。

而再往远里说,杜官还记得七岁那年,唯一的兄长因求学而远行,恐他依依不舍故夜半动身,他早起后得知,便从寄养的姑姑家跑出来,一心要送兄长一程。

奈何早春雾重,他半道迷路,竟不知不觉走进了山中。

又冷又乏之际,却闻上方一声轻笑,抬头只见一少女端坐树杈,头生尖耳,发挽金铃,还有一条粗大的毛尾白衣下探出来。

分明就是老辈人所说的狐精模样。

他惊得都忘了害怕,而少女提起酒瓮斟了一盏酒,笑着问他:“冷吗?可要喝酒暖暖身子?”

他鬼使神差地点了头,看着酒盏落在手中,一口饮下琼浆,呛得他连连咳嗽,跟着脑袋也昏沉起来,失去意识前他只记得少女说:“饮了我狐家的酒,便是我狐家的人了,今日我救你,来日不可相负。”

不可相负,这是狐精对他的期待。

可今日他要令她失望了。

杜官叹了口气,取出坊中最好的酒,斟了满满一盏,捧着走进了后院。

院中,地上庞大的法阵是法术精深的道士所画,此刻美貌的狐精正被禁锢其中。

见他来了,少女厉声道:“你这负心人,竟串通那道士害我!我、我……”

她忽然就说不下去,清泪夺目而出。他知道她要说什么,无非是她不会害他,她是真心喜欢他──这些他都知道,多年来偶尔瞥见的倩影,每每危机时的护持,他都知道,只是装糊涂,盼她早日腻了这窥探凡人的游戏,莫越陷越深。

所以她的话他不想听。

将符灰烬调进酒中,他走进法阵,在狐精面前小心翼翼地放下酒盏:“当年你不过是予了我一盏酒,今日你饮了此酒我便放你离去,还你一盏酒一条命,从此两清。”

然后他默然看着她,直到她含泪将酒饮尽。

白狐远去,道士在他身后说,你做得对。

之后杜官多年客居远地,直到接到家乡来书,说他那做道士的兄长终于仙去了,他才返回料理后事。

北邙山脚下,他看着死者入土为安,不觉想起当日兄长的教诲。

人妖殊途,你的一世不过其之一瞬,不堪匹配。

那是对的──是夜,他看着镜中自己苍老的倒影如是想。

听说当年他走后没多久,北邙山便下了一次太阳雨,是狐家嫁女之兆。

她,应该得到了相配的姻缘吧?

这夜,他又斟了一盏自家酿的最好的酒,许是酒香远播,风声送来呦呦狐鸣,他便去关了窗。

一回头,桌上的酒盏已空了。

这就是人妖殊途。

他和她,今生纵使交会,也该只得一杯水酒的机缘。

鬼故事短篇民间第三篇-鬼推磨

这是一件发生在我小时侯的事。

我家在北方的农村。我生活的村子邻里之间相处的很好,有的还有一些亲戚关系。我要讲的这个故事这发生在我家的一个远亲身上,我叫他根叔。

根叔的父亲我要叫表舅爷,表舅爷在解放前是位闻名百里的风水师。不过在农村一般没有人请风水师看阳宅的风水,都是家里边有人去世后请风水师帮忙择块墓地,看看下葬的时辰。但解放后反对封建迷信,也就没人来找表舅爷看风水了。

表舅爷晚来得子,活了大半辈子的表舅爷以为死后注定无人送终了,谁知有了根叔,嘴快咧成茄子了。表舅奶有了根叔之后腰杆也硬实了,没事就数落丈夫:天天说我不下蛋,我看是你给人看风水折了自己的福。现在没人找你看风水,我自然生出娃。表舅爷只是笑也不辩解。

根叔从小就聪明,嘴极甜,分外的招人喜欢。加是老来得子,夫妇二人自然是倍外的宠爱,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头顶怕晒了。宠爱过分就变成是溺爱,直到根叔长大成人也没下过地干活,肩不能挑,手不能抬。

农村改革后,村子里的日子慢慢好过了,唯独表舅爷家是越过越穷。年岁大了的老两口自然不能干重活,可也指望不上根叔。根叔天天游手好闲,想让他干点农活比让哑巴开口还难。最要命的是根叔还染上了赌博,十赌九输,没见他赢过。输了钱就伸手和家里要钱,不给就偷。表舅爷天天唉声叹气,骂根叔是上辈子来讨债的。一次,摔了一跤后就再也没起来,人就这样没气了。没多久表舅奶得病也去世了。

根叔没人管就更加自由了,饿了就到左邻右舍蹭饭,手痒了就上亲戚家骗钱去赌。惭惭地村里的人见了他都绕路走,吃饭的时侯把们拴上,很怕他进来蹭饭。一连两天没蹭到饭,根叔实饿得没法了,就翻箱倒柜看看家里还没有值钱的东西能变卖。值钱的东西到没找到,翻出来几本父亲留下的风水书。根叔看着风水书不免生气,爹也真是把这东西藏起来干吗,又不能当饭吃。

根叔想想现在混成这落魄的样子,有些后悔。再往下想不免又开始怨爹骂娘,要不是老两口这样溺爱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于是发恨扬起手就要把书扔了,可看着这些书,根叔不免有了些想法。自己从小听爹讲了不少风水上的事,何不研究一下,靠看风水混口饭吃。真是越想越觉得靠谱,越想越美不由得说了句:爹,你老可真是我亲爹啊!

光看书也不顶饿呀,还得找饭吃。去谁家?根叔思来想去硬着头皮到我奶奶家。也巧,赶上饭点,根叔毫不客气自己拿碗装满饭就吃。家里人不免一愣,等想起动筷吃时,一看桌上已被根叔如鬼子扫荡般地吃了个精光。全家人一脸无奈,只得被迫吃完了这顿饭。

吃饱了的根叔来了精神,就把自己的想法对我爷爷说了 ?爷抽了两口旱烟,想了想道:“也通,总比你吊儿郎当强,那你就安心学吧。饭俺管了 ,你要是真走上了正路,俺也对得你死去的爹。”爷爷的这一句话可谓成全了根叔的后半辈子。

根叔从此以后到饭点就来开饭,吃饱甩甩屁股抬腿就走,总是摞下一句:回家看书。时不时还要让爷爷给买点工具,今个罗盘,明个黄纸的,爷爷总是让我爹进城给买回来。我爹无奈,但也会安慰自己对我娘说:“全当又找了个爹。”娘听完闷笑。

一天爹吃饭闲时说:“这人呀,活着不易。邻村老王头昨天晚上好好的,今天早上一看没气了。”根叔一听精神来了,忙问真假?

爹一听骂道:“死人的事我能乱说。”

“这几天正想着谁家办个丧事,我去露露手。真是心想事成,我这就去看看”说罢饭也不吃了就往外走。

“也不怕喝口凉水噎死你得了。”一双筷子朝着根叔的后背扔去。

根叔到老王家时,正乱成一锅粥。老王头的儿子在外地还没回来,只是个女儿在料理丧事,邻居东一言西一语的帮着出主意,老王的女儿伤心的只顾哭,也不知道听谁的好。根叔自告奋勇说帮忙,旁人一看是吊儿郎当的根叔,就把他往外赶。

根叔甩了甩众人说道:“推什么推,乡里乡亲的。别看我平时吊儿郎当,主办丧事我可是绰绰有余。我爹以前可是有名的风水先生,我从小就得他老人家真传。我要不是看家王大哥在外没赶回来,才懒得揽这份差事。”众人被他唬,一想到表舅爷的生前的名声也就不说话了,老王女儿则感激地看了看根叔。

要说根叔还真是干这行的料,看到老王还躺在炕上未穿寿衣,忙张罗着给老王净身换衣服。老王的身体已经硬了,光靠根叔和老王的女儿根本弄不过来,他忙让几个邻居开始帮忙。一人看到老王的右手使终握拳不放,就用手掰。可是使出吃奶的劲不是掰不开,其它的几人见状也来帮忙。但是不管怎么弄就是掰不开。众人纳闷,忙问根叔怎么办。根叔也百思不得其解,突然想起以前听自己爹曾经说过,死者的手握拳不放是有不放心的事。根叔看老王头握的是右手,对着老王头女儿道:“以许是还挂念你不放心走吧,你对你爹说说,让他 放心去吧。”老王头女儿一听顿时大哭了起来,对着老王头说:“爹,是我不孝,我再也不提离婚的事了,回家好好和柱子过日子。”

鬼故事短篇民间第四篇-农村鬼故事之背鬼

解放前,在高祖刘邦的老家发生过一件事情,那要回到上个世纪初。

话说在沛县的正北边有个村子,村子比较大,足足五百户人家,村子的正东首住着一户姓牛的大户,牛老爷子已近古稀之年,膝下四子都已成家立业。而今所讲之事就发生在牛老爷子的二儿子身上。

话说牛老爷的二子名叫牛本初,长的虎背熊腰,身高膀圆,方额圆脸,端端一副好身板,只是皮肤黝黑,略显美中不足。

牛本初在县城经营着猪肉生意,手下伙计不下二十个。由于生意做的大,再加上脾气好,在县城也算小有名气。熟悉牛本初的人都称呼他牛二。牛二善饮酒,曾经和朋友打赌喝酒一气饮下三斤白酒,所以朋友送了个外号给他牛三斤。

话说一天牛二应朋友之邀到乡下家中饮酒。由于高兴,再加上朋友热心款待,一桌子五六个人喝五邀六,行令划拳。直从日上三杆喝到夕阳西下,又从夕阳西下喝到玉兔东升。等到酒足饭饱已是子夜时分。几个人都喝的东倒西歪,丑态百出,牛二虽然酒量大可经不住朋友连敬加劝,喝得也是晕头转向。

朋友本意留下牛二住上一晚,第二天再回去,可牛二执意不肯。定要回去。朋友没法,叫牛二喝足了水,提了盏马灯给牛二,将他送出庄头,朋友就回去了,牛二手提马灯,一路左摇右晃,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去。

忽然一个不小心一下摔到了路边的小沟里,马灯也摔灭了,牛二从沟里爬起来摸到马灯,虽然手里拿着灯可身上没有火种,牛二看了看马灯,心想没有火提着它有啥用,不能照路还白白挨累,趁着酒意顺手嗖的一下将马灯丢出十几米外野地去了,这下牛二甩着膀子又往前走了,走了半个时辰离家大概还有三四里路的样子,路边有一片柳树林,牛二也记不得那片柳树林何时有的,自大牛二小时候这片柳树林就在这儿,牛二以前也听说过柳树林不干净,有不少人曾经在那附近遇到过不干净的东西。

牛二本来胆大,再加上此时酒老爷当家。根本没把这些当回事。

可当他接近柳树林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些小孩子说说笑笑叽叽咋咋的声音。

牛二知道今晚他遇上了,换做平时,无论他牛二胆量再大,也犯不着去冲撞他们,可今晚酒老爷当家,牛二略停脚步,就又迈开步子向前走去,当走到柳树林的时候声音就在林子里不远处,牛二故意大声咳嗽一声,一口痰吐在地上,忽然声音停止了,牛二倍感自豪,心想管你什么小鬼小妖还不是被我牛二镇住了,心里想着竟然哈哈的笑了起来。

这一笑不打紧,五个小孩从林子里出来就奔向牛二,到了跟前有的抓住牛二的胳膊,有的抱住了牛二的腿,还有抓住了牛二的腰带,和牛二接触的地方都是冰凉冰凉的。

牛二知道他们不是人,这时候有些害怕了,无奈胳膊腿都背他们抓着,行动不得。

就听它们一个劲的喊牛二,有的叫抱有的叫背,牛二心想麻烦了,可看了看这些黑乎乎的小孩,估计也没什么可怕的,姑且背一个看看什么情况,心里想着牛二就蹲下身子,这时一个小孩爬上了牛二的背。

牛二一用力竟然没起来,心想妈的看来这个东西还蛮重的,这时就听背上的那个小孩对着其他小孩说,哈哈他背不动我呀!

牛二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暗暗攒足了劲,双手抓住背上的小孩,两腿一用力,站了起来。

等他站起来后,那些小孩都喜的哈哈大笑,特别背上那个更是欢天喜地。不一会背上的那个又说你走两步走两步。

牛二这时候感觉背上好像压着二百斤重的东西,要是换做一般人别说走两步,就是站也站不起来。可牛二不同,身体骨孔武有力。牛二于是就向前面走去,等牛二一抬头,忽然有了个想法,你不是叫我走两步吗,我他妈给你多走两步吧!

于是就咬紧牙往前走,刚开始那些小孩还都跟在牛二身边笑着看他走,可慢慢的牛二离柳树林越来越远了,背上的那个又叫牛二走回去,这次牛二没有听他的,还是一个劲的往前走,那些小孩都慌了,特别是背上的那个开始大哭起来,牛二可不理他,稳住步一个劲的往前走,背上的那个又喊叫放下他来,牛二也不做声,心想你爷爷我背你容易,现在想下来就没那么容易了,还是两手紧紧的抓住后面往前走。而后面的那些小孩也开始边哭边骂,牛二更不理睬。只是脚下加力使劲往前走。

不知走了多会,牛二看到了村庄的轮廓,背上的小孩也不哭不闹,没一点声音了,牛二心想现在你老实了吧!等到了村子我倒要好好的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

慢慢的到了村口,牛二听到村子的狗开始叫,刚开始稀稀拉拉的几声,可随着他快进了村子,整个村子的狗都疯狂的叫个不停,而且还有许许多多公鸡的叫声,牛叫驴叫的声音,整个村子都沸腾了,而附近的鸡狗都一个劲的往远处跑去,牛二乐了,心想今晚难道是畜生开会,怎么这么热闹。

这时候村子的人也被惊醒了,挨家挨户的灯都一盏盏亮了起来。接着就有人出来了,当人看到牛二的时候都吓了一跳慌忙往后躲,牛二看到就问其他人,你们躲什么,看我背上背了个什么啊!

有几个胆大的拿着马灯往牛二身后照了照,牛二分明背了块棺材板。

于是几个人抓住棺材板,牛二才放下来。鬼大爷_

这时候围观的人是里三层外三层。于是都问牛二从哪里背来的,牛二于是把发生的事情说与众人,大家都吃惊不已。

有几个年老者借着马灯的光仔细的看了棺材板,那应该是一块上好木料,板材很厚,虽然年代久远斑驳腐烂,可上面依然能够看到鲜红的油漆。

这些老者一合计,看来是棺材板作怪,为了不叫它以后出来祸害人,于是叫几个后生把棺材板抬出村子,架起火烧掉。烧的时候腥不可闻。而牛二自此后远近闻名。

可只有牛二自家人知道,牛二自那后身体大不如前。再也不敢独自夜行。

鬼故事短篇民间第五篇-神秘当铺

何七从小就是一个败家子,总是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还时不时地往家里拿钱去外面做生意,最后由于自己的无能弄得满盘皆输,而现在,他意识到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迷上了赌博,但是十赌九输的赌场又让他很快亏掉了所有的钱。如今,家里的钱都被他掏空了,在外面又负债累累,绝望中的何七几乎要崩溃了,几次想要自杀,在一旁的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犹豫了很久后,拿出了一个盒子,对何七说:“这是我们家祖传的金佛,你就去当些钱抵你的债吧!”说完,含着泪走了,何七看出了母亲的不舍,因为这毕竟是家里唯一祖传的宝贝,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现在只能当掉金佛抵债,以后踏踏实实地挣钱来孝养母亲。

在路上,何七反复想着该去哪里当掉金佛,后来,他拿着金佛走进了镇里最大的一间当铺,可过了一会儿后,又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想不到这家当铺的冯掌柜竟然才答应当六百两银子,而据他所知,这尊金佛起码值几千两银子,他也知道冯掌柜这个人很会趁火打劫,从来都不会让自己吃亏,想到这里,何七彻底绝望了,在大街上踉踉跄跄地走着,突然,迎面走过来一个人,在何七身边停下了脚步,何七奇怪地看着他,问道:“我认识你吗?”这个人笑了笑说:“你我的确素不相识,只是我看见你拿着宝贝却找不到好的当铺,正巧,我认识一间当铺,老板从不坑人,离这儿也不远,就顺路带你去吧!”何七仔细地打量着这个人,说:“凭什么让我相信你?”那个人冷淡地说:“你不信就算了,就去冯掌柜那个吝啬鬼地方去当吧!”说完正要走,何七立刻说:“好,我跟你去。”那个人回头笑了笑,何七看着他,虽然心中还有几分怀疑,但是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跟他走了。

就这样,两个人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何七一眼就看到了一间很隐蔽的房子,上面的“阴阳当铺”四个大字赫然醒目,何七看着周围,心想:“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会有当铺,难道……”想着想着,何七心里更加不安,那个人见状说:“老兄,别这么紧张,进去吧!”两个人走进去,何七感觉,这个地方好阴森,走进当铺里面,似乎有一阵子没有打扫过了,沾满了蜘蛛网,只听这个人叫着:“掌柜,出来吧,来客人了。”何七焦急地等待着,腿一直发抖,这时,随着脚步声,门打开了,何七看了一眼,吓了一跳,这哪是什么人,全身上下穿着白衣服,就连头发,脸都是白的,面目狰狞,就像地狱里的白无常,何七原本就很紧张,现在又看着掌柜这个样子,突然觉得头皮发麻,全身的毛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四肢似乎都不听使唤,一动不动地定在那里,后来,他还是战战兢兢地对那个人说:“我……我今天……今天带了一件宝贝,请……请掌柜看看值多少……多少钱。”站在旁边的那个人接过何七手中的金佛递给了掌柜,掌柜反复端详后,说:“这尊金佛值三千两,你来拿钱吧!”“三千两”何七立刻兴奋起来,他忘记了害怕,立即走了过去,掌柜打开抽屉,拿出一堆钱给何七,何七立刻道谢,看着这堆银票,但是,他很快发现,这并不是银票,而是冥币,他立刻放开手,冥币散落了一地,掌柜见状说:“我们都是跟鬼做生意,所以用的都是冥币。”何七吓得差点昏死过去,颤抖着身体说:“金佛我不要了,让我回家吧!”掌柜听后,说:“你要不当就算了,金佛拿回去。”听掌柜这么说,何七心里有点放心了,突然,他灵机一动,对掌柜说:“是不是也可以用冥币在这里买宝贝?”掌柜点点头,说:“可以,但是如果你要在我这里买宝贝,必须要用你们街上王老板卖的冥币,我才可以接受。”何七听后,立刻说:“你放心,过两天你们就有生意可以做了。”于是立刻接过金佛走了出去。

以上就是鬼故事短篇民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短篇民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