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民间故事大全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鬼故事民间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300鬼故事、十大民间真实鬼故事、鬼故事民间、讲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民间故事大全第一篇-农村真实鬼上身故事

我是个农村人,生在农村长在农村,见过许多稀奇古怪的事,说出来也许你不信,但是如果你亲眼见到我见到的,或许你会吓得尿裤子。

在农村,人如果去世了,都会杀一只羊,杀羊之前都会带着羊去丧窑看孝子,所谓丧窑就是停放棺材,摆灵堂的地方。那只羊进去后会所有的孝子到齐了没,如果有放不下的事就会哭,不停的走动,如果觉得了无牵挂就会乖乖的一动不动,法师说什么它就做什么。今天我要说的并不是羊的故事,而是关于鬼上身的故事。

我之前说过我奶奶去世前曾到我的梦里看过我,接下来我就说说我奶奶去世后真真实实发生的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故事。奶奶去世后不会立即放到棺材里,而是会先在一块床板上停放几天,等所有的宾客到齐了,看过遗容后才会再封到棺材里。我记得那天是冬天,特别冷,直到最后一批宾客看完了最后一眼,法师说时间到了,可以挪棺材了,把奶奶的尸体放进棺材里我们都哭了,然后村里的人用钉子钉上,一切准备好,我们开始烧纸。这时候突然跪在前面的二姑腾一下站起来,环视了一下丧窑,问她的拐棍去哪儿了,我们都吓了一跳,二姑年纪轻轻的什么时候用过拐棍呀。我们都奇怪的看着二姑,二姑脸色惨白,嘴唇发青,弯着腰,眼睛没有黑眼珠只有眼白。问我们把她放到木盒子里做啥,憋死她了,我们这些小孩子已经吓傻了,大人们已经明白了这是鬼上身了,然后几个大人使了使眼色,开始跟她说话,就说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尽管说,我们都帮你实现,姑姑叹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开始说自己这辈子吃了多少苦,做女儿被娘家母亲打。做媳妇被婆婆打被自己男人打,她死了不要和爷爷埋在一起,她不想在下面还被爷爷欺负。又说她放不下这些孙子孙女,她不想走。大伯跪在姑姑面前,说自己不孝,没能让老人家享福,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只猫突然跳进来,姑姑好像受了惊吓,突然跳起来,拿起桌上的东西开始砸,甚至把茶几都掀翻了,没办法,我的叔叔大伯还有我爸爸只好都按着她不让她动,给姑姑说好话让她快走,姑姑好像已经没有意识了,只是像疯了一样用力的打人抓人。我大伯赶紧叫了法官进来,法官一看,赶紧找了一双红筷子,照着姑姑的中指夹了下去,姑姑一声惨叫就晕了过去,整个人都没气了,法官又喝了一口白酒,照着姑姑的脸喷了一口,姑姑被白酒刺激了下,长出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没醒过来,大家七手八脚把姑姑抬到床上,给她盖上被子,等过了几个小时,姑姑终于醒过来了,我们去问她发生了什么,她却什么都不记得。只是觉得全身酸疼,没有力气。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这件事是我亲眼所见,说出来大家可能不相信,但是世间有些东西,你不得不信!

鬼故事民间故事大全第二篇-怨咒

清道光年间,湘南耒阳县有家米店,老板叫鲁昌盛。鲁昌盛为人和善,做生意童叟无欺,从不缺斤短两,因此在当地赢得了很好的口碑。他的邻居是个破落户子弟,赌博输光了家产,一座三进大宅卖给了一个告老还乡的朝官马廷浩。

鲁昌盛和马廷浩脾气相投,因此来往比较频繁。闲暇之时,两人常在一起品茶聊天或是看戏散步,关系亲密之极。

有一天上午,鲁昌盛忙活完店里的事,给伙计交待了几句,便照例去马廷浩家品茶,却看到马家大门紧闭。他有些纳闷地抬手敲门,门内无人应答。他感到很奇怪,又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只得悻悻然走了。

吃过午饭,鲁昌盛又来到马家,大门还是紧闭着。他觉得不对劲,便唤过街旁一个小乞丐,给了他一文钱,要他爬过马家围墙,看看里面是否有人。哪知小乞丐一爬上围墙,往里一探头,便连连惊呼:“哎呀!不得了了,里面死人了,死人了……”

小乞丐一边喊着一边从围墙上跳了下来,鲁昌盛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问:“你看到什么了?”

小乞丐惊慌不已地说道:“死人,我看到院子里有好几个人死在那里,浑身都是血,里面死人了……”

鲁昌盛吃惊之余,抬眼望了望马家紧闭的大门,略一思索,连忙带着小乞丐跑到县衙报了官。

很快,一队衙役随着鲁昌盛来到马家。一个衙役翻墙进去打开大门,众人走进大门一看,不由惊呆了。只见院子里躺着马家的几个下人,个个浑身血迹,死状甚惨。屋里,马廷浩和夫人、小妾也都是身中几刀,倒在血泊中。

经仵作检验,马家的人全部是被利器所伤,可谓刀刀致命。

一个街坊向衙役报告说昨晚子时他从马家门前经过时,曾听到里面传出哭叫,但随即又没了声音,他以为是自己耳朵听错了,便匆匆走了。

鲁昌盛家因是马家邻居,衙役传问了他全家人,可那晚鲁家人都没听到隔壁院子里有什么声响,提供不出任何线索。

最终,衙役判断这是一伙富有经验的杀手干的,他们的目的是来复仇的。想想也是,马廷浩在外面做官多年,肯定得罪了不少江湖中人,如今告老还乡了,那些人寻仇来了。

不久,衙役的判断得到了验证:一伙关外杀手作案时被京城捕快缉获,他们交代耒阳马廷浩一家是他们受人所雇干的。

至此,案子了结了。

马家因全家灭门,三进大宅充公归了县府。县府也只是把那院子空在那里,并不做什么用途。一年以后,那院子里就长满了荒草,落满了灰尘、鸟屎,檐上结满了蜘蛛网,尽现颓败之状。

这一年,湘南蝗虫肆虐,粮食歉收,出现了罕见的灾情,县府号召人们出钱出物帮助灾民度过灾年。鲁昌盛响应号召带头把自家米店库存的粮食无偿捐给了灾民,一时大大缓解了县府的压力。灾民们感激不尽,县丞更是感叹道:“鲁昌盛凭一人之力救了诸多灾民,功不可没,神鬼可鉴……”

因为捐出了全部粮食,鲁家一时经济上窘迫起来。

灾情过后,县府对鲁昌盛进行了表彰,并把他隔壁那座已充公的马家院落奖给了他。

马家院落归了自己,鲁昌盛就雇人打通了围墙和自家院子连成一体。马家的院子成了东院,自家院子成了西院,接着又雇人清除院里的杂草,打扫卫生,粉刷墙壁。一连忙活了几天,东院才有起色。

这天晚上,鲁昌盛踏着皎洁的月光来到东院,随意走了走之后,他在院子里的一张石凳上坐了下来。

因为喝了些酒,鲁昌盛勾着脑袋犯了迷糊,当他一觉醒来时已是子夜时分。突然,他听到房里有人说话,循声看去,不由惊呆了。只见房子里灯火通明,马廷浩和夫人、小妾坐在椅子上说笑,此时他们的谈笑之声阵阵入耳,却又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鲁昌盛疑惑地站起身来,大叫道,“马老兄,是你吗?”

这一声喊,在寂静的夜里分外响亮,可房里的人却像没听到一样。

鲁昌盛更是惶惑了,他正想走进屋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时,猛听到自己儿子在西院叫道:“爹,你喊什么?”

鲁昌盛扭头看去,只见儿子正在西院睡眼惺忪地喊自己。他再转过头时,东院房子里已是一片漆黑,哪有什么灯火?霎时,鲁昌盛的冷汗流了一身,酒劲也都顺着毛孔挥发了。他不明白,刚才是自己酒后幻觉,还是真的撞了邪。没敢多想,他赶紧回了西院。

第二天一早,夫人叫鲁昌盛起床时,发现他脸色发青,对自己的呼唤也充耳不闻。夫人心道不好,丈夫恐怕是病了,便连忙叫下人去请郎中。连续请来了几个郎中,都没有诊断出鲁昌盛的病因,都说他脉象平稳,不像是有病的样子。郎中们只是开了些补药,维持着他的身体。

鬼故事民间故事大全第三篇-十二军诡异风云

1930年,孙殿英的12军驻扎在安徽亳州。其时孙殿英已经反蒋,依附于冯玉祥和阎锡山,他深知老蒋不会甘休,定会派兵来进剿,所以命令手下作好准备。然而就在此时,部队里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怪事开始于一个普通的连队。那天夜里,该连的钱班长深夜查哨,看到哨兵王三眼就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手里还端着枪,似乎很警戒。然而钱班长用手电一照,发现王三眼双眼圆睁,嘴巴大张,已经断气了。

哨兵死了,钱班长连忙向连长汇报。管连长带着一群士兵赶来。他们检查王三眼的尸体,并没有伤。管连长下令往四周搜索。结果,有人在前面的地上发现了血迹。顺着往远处搜索,血迹却在中途消失了。管连长判断,是不是有人搞袭击,王三眼开枪击中了对方?但要是开枪,怎么没有人听见枪声呢?是王三眼用刀刺伤了对方?他的刺刀挂在腰间,并没有安在枪上。拔出刀看,也没有血迹。而据不远处另一个哨兵说,他刚才就跟王三眼碰了碰头,闲聊了几句,并没看出有异常情况。这样一算,王三眼是在半分钟内死掉的。

天亮以后管连长向上面报告。上面的军官不当回事,一句“加强警戒”就给打发了。管连长也就不管了。

但第二天,怪事又发生了,是在另一个连队。同样地,一个哨兵在放哨时突然死了。连队报到团里,团里这才有点纳闷了,因为两个连队发生的哨兵死亡事件,如出一辙。死者都是瞪眼张嘴、满面狰狞,在前面的地上同样有血迹,又在中途忽然间消失。两个哨兵的枪里,没有射出子弹,枪刺也没有装上,刺刀上也没有血迹,哨兵全身更没有任何伤。

对一支部队来说,死几个兵不算什么,关键是死的是哨兵。团里担心,是否老蒋的部队派出了侦察兵,前来抵近侦察?

团里派了杨科长负责调查。杨科长综合了各种现象,得出一个结论,两个哨兵都是被吓死的,至于被什么吓死,就不得而知了……

哨兵被神秘吓死的消息,在兵营里不胫而走。士兵们私下议论着,一些人觉得害怕,一些人无动于衷,也有一些人感到好奇,作出各种各样的推论。最后此事惊动了师级,师部将团部训了一顿,要求严格控制士兵的议论。

但怪事接踵而至。这天轮到钱班长和管连长了。深夜时分钱班长照例查哨。他一手拿手电,一手扛着枪。刚出营房,听到对面树林子里有一阵声响。他一拧手电,照见了几粒亮晶晶的东西。钱班长连忙拿下肩上的枪,摆好射击架势,但突然他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想开枪,手扣不动扳机,想喊叫,喊不出声……

很快,游动哨兵发现了钱班长,立即去报告了管连长。还好,钱班长还没有死,只是端着枪僵站着。管连长急问道:“到底怎么啦?”钱班长两眼瞪着前面说:“他们……他们……是什么?”“什么他们?”管连长顺着钱班长望的方向看去,那里一片漆黑,他用手电照照,也没啥东西。可是钱班长突然呼吸急促,猛然抽搐几下就不动了。

管连长大叫了一声:“给我搜!”士兵们照着手电往树林里冲。他们发现了地上的血迹。顺着血迹往前搜索,忽然就找不见了。但他们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有血迹又有血腥味,证明有东西受了伤,是人,还是动物?忽然间,管连长听到不远处有响动。他忙手一挥,带着士兵向那边冲过去。管连长跑到最前面,回头一瞧,并没有一个兵跟着,而此时前面的声音大增。管连长的手电照出一颗颗亮晶晶的东西,他觉得不对,举起手枪就射击,可是突然间有一股外力袭来,他瞪大眼珠张大嘴巴,瞬间就全身僵住了……

第二天早上,杨科长闻讯赶来,他在树林里看到了十五具尸体,他们一个个站立着,像一座座雕塑,都是瞪眼张嘴,脸部扭曲。他们都端着枪,明显要射击,可是不知怎么的没有一人打响。

杨科长向团长作了汇报。团长亲自检查了现场。然后说,马上处理尸体,封锁消息,不得外传,并火速向师长报告。

但师长正在焦头烂额。因为,昨天夜里,有多个连队发生类似的怪事,这些连队属于不同的团。

师长不敢马上向军长孙殿英报告。在没有弄清情况之前贸然上报,会挨一顿训。师长问参谋长,这事怎么处理?参谋长则坚信,这是蒋军所为,他们一定派出了侦察部队,装神弄鬼,目的就为了制造恐怖气息,扰乱军心。参谋长说:“目前这种事还只发生于我师,我们应当迅速查明真相,这样在军长面前有个交代。”

参谋长姓关,他博古通今,有知识有胆量,决心弄个清楚。他先挨个去各个出事的现场勘察。结果发现现场大同小异。最后关参谋长来到管连长死去的现场。那些尸体已经被团里拉走埋掉了。关参谋长问杨科长:“你是怎么看的?”杨科长迟疑地说:“我开始也认为是蒋军所为,但现在却觉得,这事跟蒋军无关,甚至可能跟人无关。”“什么意思?”“那些死者身上无伤,无受袭击的痕迹,个个睁眼张嘴,明明是被吓死的,而且是瞬间吓死,如果偶然死一两个倒好说,那么多人同一死相,不是太奇异了吗?特别是管连长,作战一向勇猛,怎么可能被敌军吓死呢?”关参谋长点点头。一番调查下来,他也改变了原先的观点,觉得此事很玄虚。

鬼故事民间故事大全第四篇-古代聊斋之猫妖

“三更夜半,小心火烛~~”伴随着打梆报时声,更夫王二沿着小村街道慢慢行走。前面的树上突然“嗖”得一下跃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王二吓得不轻。等黑影落地,居然是一只黑猫,抬起黑溜溜的眼睛看了看王二,就不声不响地溜进了左侧的暗处。“该死的猫,下次让我再遇上,一定狠狠敲你一棒子!”

“那是小昙。喜欢在树上房顶跳来跳去,你抓不到的。”一个妙曼的身姿从刚黑猫消失的地方走出来,王二看去,这少女年轻美貌,体态娇小,声音婉转。

“你是谁家的女子?怎么半夜一个人在外?”

“我白天陪父母在集市上买东西,谁知人多走散了。现在只好一个人走回去。”

“噢。要不我送送你?你一个人这样回去很不安全。”

少女看似害羞地犹豫了一会,点点头。

第二天,人们在村外不远处发现了王二的尸体,头顶上开了一个洞。随后的几个月里,都陆陆续续的有尸体这样被发现,报给县里的衙门查案,却总也查不出个结果。时间一长,人们猜出来这不是人所能为,以后每到太阳落山,家家户户紧闭门窗,街上空无一人。

一个流窜作案的三人强盗团伙因为在其他县被通缉,就被迫来到这里来躲避风声。逃命不分时间,翻山越岭,一路赶来,到这里就天黑了,于是打算到村口最前面的一家农户借宿。敲门前农户家里的灯还亮着,这一敲,灯居然灭了。三人中的老大气了:“这是明摆着不让我们住!我就偏要住!”“咚咚咚!”老大边使劲敲,边喊:“快开门!不开门老子就把你家门砸烂!不识抬举的东西,没听过……”正准备把自己的名号报上,老二在旁边连忙止住他,并隔着门对里面的人客客气气地说:“不好意思,我大哥呀性子急,您别跟他一般见识。我们不是坏人,您不用担心,我们就是赶路赶得紧,没想到天这么快黑了,这里又没店可以打尖,所以这才打扰到您。我们也不求热饭什么的,自己都带的有干粮,就是想找个睡觉的地儿。还望您多多体谅我们这些外乡人!”

屋内灯亮了,咳嗽了两下,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我说外乡人,不是我不给你们开门,是我不敢开呀!我们这里有妖怪。我以前又没见过你们,不清楚你们的底细,你们还是听我的劝,赶紧去找个地方躲一下吧。”

“你这臭老头,就是不想让我们住,我今天还就较这个劲儿了,非住不可!”老大说着就又要撞门。老二老三赶紧拦住他,说强扭的瓜不甜,还有其他人家呢,我们住其他地方。边说边拉了老大去其他人家,没想到家家都一样,谁都不开门。老大发火了:“这都是那个老头捣的鬼,我现在就把他家拆了,给他点颜色看看!”说完气冲冲地跑到老头的住处抬脚正准备往门上踹,突然身后“吱”的一声一扇门像从黑暗里打开,从里面闪出一个妙龄少女,微笑着对他们说“:”各位,敝处虽小,但是愿借你们休息一晚。“说着把他们往里让。

面对突然而来的盛情邀请,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住了。还是老二反应快:”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三人正准备往里面进,身后的老者的屋里突然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老大听了又气得大骂老头:”别人请我们你眼红了?再咳嗽信不信我把碳塞你嗓子里!“老头没回复,只是重重地叹息了一下。老三在老大身后小声嘟囔:”奇怪,来时怎么没看到有这个屋子……“,抬头一看老大正气势汹汹地盯着自己,马上闭上了嘴,跟在老二后面进去了。

老大进去,看到中间一扇房门大开,老二和老三已坐在了饭桌旁,桌上放着两盘菜,三个酒杯,一瓶烧酒。少女身上穿一件灰色衣服,上面绣着朵朵白色梅花,脸如满月饱满,眼似明珠闪烁。只见她轻轻把烧酒倒进三个碗里,端到三个人面前依次放下,说:”小女名叫妙儿,父母外出未归,看各位一路劳苦赶到此地,所以自作主张请你们过来,是为他人方便。但是我一个人在家,又传闻有妖怪,心里害怕得慌,这也是为自己方便。所以请各位勿猜疑。“

鬼故事民间故事大全第五篇-古代鬼故事之嫁葬

1 一块银元

今年的夏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早很多,才四月中旬,几乎和六月差不多热。

二柱子偷看了一眼罗掌柜,只见他挺着个大肚子,半躺在竹凉椅上喝茶,惬意得很。二柱子只有羡慕的份,像他这样的小伙计,只能在店门口蹲着,还不能挡着门面。想进内堂乘凉,那是老猫闻咸鱼——休想!

这间罗记棺材铺是小镇上的独一份买卖,店里只有罗掌柜和二柱子两人。三年前,二柱子逃荒到这里,要不是罗掌柜收他做伙计,说不定现在骨头都可以打鼓了。

二柱子见没什么顾客,一溜烟地跑到后院,从井里打起瓢凉水猛灌了一通,才匆匆地跑到店门口,正好看见一个男人迎面走来。

见这男人穿一身长衫,二柱子连忙迎进门来。罗掌柜也把蒲扇放到一边,问道:“敢问贵客打哪儿来,有什么可效劳的?”

“我是叶府的人。”那男人趾高气昂地说。

“原来是叶府的老爷,柱子快上茶。”罗掌柜甚是高兴,叶府是本地的望族,出手又阔气。

男人揭开杯盖嗅了几下,脸色终于舒缓开来。

罗掌柜低着头问:“敢问是府上哪位仙游了?”

“是我们府上的丫头,不过她生前很得二夫人宠幸,所以来给她选副好棺木。”

罗掌柜点头道:“这个您放心,上等棺木后院就有,价钱也实在。”

“嗯。”男人点了点头,又说,“不过罗掌柜还需办件事,这场买卖才能定下来。”

“您请说,能办的一定帮您办好。”

“算不得大事,这丫头是南山石墩村的人,人死讲究个落叶归根,所以二夫人希望把她运回老家安葬。不过我们腾不出人,所以想向罗掌柜借个人手。”

那么大的叶府怎会腾不出人手,不过因为大家都一样是下人,没理由帮一个丫环送葬。罗掌柜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他看了看二柱子,说:“这个没问题,就让我这伙计去运吧。”

“他啊……长得倒是老实。”男人上下打量了二柱子一番。

罗掌柜笑着说:“这小伙子能吃苦人又老实,在我店里做了三年多,殓葬的事都清楚得很,让他来办这事您可以放一百个心。”

男人问二柱子:“你叫什么名字,家里还有什么人?押运过棺材吗?”

二柱子连忙回答:“回老爷的话,小的叫二柱子。爹娘死了,是逃荒到这里的。我力气大得很,押运棺材不是问题。”

“这样的话,好吧,就这么定了。去一趟石墩村也得两天脚程。拿去置办点干粮,再去买身干净衣服,别给我们叶家丢脸。剩下的自个儿留着吧。”男人这才略带满意地点点头,摸出个东西丢给他。二柱子慌忙接在手中,好家伙,居然是块银元!

罗掌柜喝道:“这是老爷打赏你的,还不快道谢!”

男人懒懒地挥了挥手:“不用,把这事给我办好就成。你先去准备一下,半个时辰后就上路。罗掌柜,你跟我到后院去选棺材,这天气拖不得。”

以上就是鬼故事民间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民间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