怖客短篇鬼故事5篇

本文5个怖客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细思极恐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短的、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真实鬼故事短篇超吓人200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怖客短篇鬼故事

怖客短篇鬼故事第一篇-头七迎煞

一座灵堂之内,棺木之前的牌位上赫然写着李安的名讳,而一位身穿重孝的女子正坐在棺材之前呜呜地痛苦,可令人奇怪的是整个灵堂之中除了这位女子之外再也不见其他人影。

原来这位女子正是死者李安的妻子,而今日是死者死后的第七天,民间传说中的“头七迎煞”之日。

按照老规矩,“头七迎煞”死者的灵堂之内只能摆上各种供品酒食,但一定不可以有活人,即便是父母子女这样的至亲也必须回避。

但李安生前与妻子的感情实在太好了,所以李安一死,他的妻子就跪在他的灵前整整哭了七天,即便到了“头七迎煞”的日子,任凭他人苦劝,仍然不肯离开,她只是希望能在李安被下葬之前多陪丈夫一些时日,所以哪怕仅仅是一个夜晚,对于她来说也是宝贵的。

李安的妻子哭着哭着,也有些累了,迷迷糊糊地处在半睡半醒之间,这个时候恰好是二更时分,传说中鬼门大开的时间,已经闭起了眼睛的李安夫人并没有发现,窗外一阵阴风刮过,原本皎洁的月光已经被乌云遮盖得严严实实。如果有其他还算清醒的人站在灵堂之内,甚至可以感觉到灵堂之中的温度都仿佛降了下来,一阵阵刺骨,让人忍不住浑身起栗。

气温越来越冷,光线越来越暗,阴风的怒号之声也越来越大,这个时候就连已经哭晕过去的李安夫人都感觉到不对了,她揉了揉自己早已肿胀的眼睛,朝四周看去,突然发现墙角处不知何时多了一摊黑糊糊的污迹。

不对,那不是污迹!因为李安的妻子即便昏花着眼睛在暗淡的灵堂烛光之下也仍然可以看出那摊黑影似的东西仿佛在蠕动。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煞神?李安的妻子不由得站了起来。

那摊污迹似的黑影不断地伸展着,渐渐竟然从地上鼓了起来,而这个时候灵堂中的烛火也突然变成了绿色。被烛光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的李安妻子回头扫了一眼蜡烛,但当她再回过头来看那摊污迹的时候,发现对面站着的竟然是一只一丈多高,一手持铁叉,一手持锁链的红发鬼。那鬼怪圆睁双眼,正用铁叉叉着棺木之前的供品大吃,而另一手所牵的锁链竟然正套在李安的脖子上。

李安的妻子吓坏了,赶紧再朝棺中看去,发现李安的尸体仍然好好地躺在棺木之中,她这才知道,那煞神所牵的原来是丈夫的魂魄。

眼看着红发鬼已经吃罢了供品,牵着丈夫就往外走,而丈夫却死死地抓住棺木之前的供案,很是痛苦地挣扎,李安的妻子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冲上前去一把将丈夫抱住,一时之间刺骨的寒冷让她差点叫出声来。可即便是这样,想到丈夫只要被那红发巨鬼拉出去,就从此阴阳阻隔,再不能相见,李安的妻子仍然忍住那种难以忍受的寒冷感觉,紧紧抱着丈夫不肯松手,甚至还一边痛哭,一边大声地叫喊起来。

随着她的呼救,李安的子女们也纷纷跑入了灵堂,可能是因为人多阳气太旺,李安的妻子眼看着红发鬼的身影变得虚无起来,而牵引着丈夫的力气也变小了。这下李安的妻子有了信心,继续拼命地叫人,随着人越聚越多,那红发鬼终于坚持不住了,怒号了一声,重新变成了地上的一块阴影,然后随之消失,而灵堂之中蜡烛的火焰也恢复了正常。

这个时候,李安的妻子才发现一直在自己怀中的丈夫已经不见了,她赶忙跑回棺材旁边,用手摸了摸丈夫的胸口,却惊喜地发现丈夫那早已不再跳动的心脏又微弱地跳了起来。

李安的妻子赶紧招呼儿女们将李安从棺木中抱了出来,重新放到床上,然后又是喂姜汤又是掐人中,过了一段时间,李安竟然奇迹般地复活了。第二天,人们喜气洋洋地打扫灵堂的时候,甚至还发现了昨夜那红发煞神所掉落的一柄铁叉,只是白天看去,那不过是一支纸糊的铁叉而已。

就这样,李安与自己的妻子又幸福地生活了二十年,直到李安妻子六十多岁,有一次出门去城隍庙烧香,在庙后茅厕旁边的墙角处竟然又见到了那红发煞神,只是这时他的样子很是凄惨,骨瘦如柴不说,还被数道锁链锁在地上,脖子上戴着个大大的铁枷,跪在那里有气无力地呻吟。

就在李安的妻子吃惊的时候,那红发煞神突然抬起头来直瞪瞪地盯着她看了一会,然后发出一声哀号:“啊!是你!就是因为你让我勾魂不成,有违冥律,到如今已经被枷号了二十年,不知受了多少苦,今天既然又碰到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李安的妻子听了这如同诅咒一般的怨恨话语之后厕所也不敢上了,急忙跑回家中,可是第二天,人们就发现她还是死在了自家的床上。

唉,李安夫妻的感情竟然深到了能让一位柔弱妇女战胜对于鬼神的恐惧的程度,实在不是什么“山盟海誓”这样的词语可以形容的。

而在她的一番努力之下,李安竟然死而复活,恐怕也是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感动了上苍,不然为什么就连来勾魂的煞神都受到了惩戒,被枷了二十年,却没有哪位阴神前来问他们的罪责,让他们又一起幸福地生活了整整二十年呢?但最终,李安的妻子还是被红发煞神夺了性命,恐怕也只能说阴律不可不守,她应该是以自己的命换了丈夫的生存时间吧?

怖客短篇鬼故事

怖客短篇鬼故事第二篇-校园诡事

“呼—呼—”窗外的风咆哮着,刚才的噩梦已经让我完全清醒了。最近我总梦到她。我调整了一下心态,经自己埋在题海中,试图用学习来麻痹自己,可这并没有用。我的脑中总是浮现出韩梅那张清秀的脸一下子变成一张血肉模糊、令人作呕的样子。

我早早的来到了学校,清晨的学校好静好静。我忍不住加快了脚步,急促的我与这的一切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校园里实在太静,静得十分不正常,就怕碰上什么东西……我的心紧绷着,不一会儿,细密的汗珠便布满了额头。“喵—”不知道是哪窜出来的野猫把我吓了一跳,一下子便划破了校园的沉寂,要知道猫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我不由得走得更急。

转角再爬一层就到教室了!我如看到了希望一般,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在楼梯的转角处,我的眼睛瞪的老大,一脸惊恐地望着前面:地上的一大滩红色极富动感,一个人以“大”字形趴在中间,一切红色的黏稠液体在无声息地漫延开来……她的头发非常漂亮,长长的,只是有些许的凌乱。慢慢地她的头抬了起来,那对空洞的眼睛无神的瞪着我,鼻子已经完全变形了,向右歪斜着,嘴巴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脸上难觅一寸完肤,还不是的有几条肥大的白色虫子从脸下探出来,是蛆!!最后那张诡异的脸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朝我诡异地阴笑了一下。这一秒,我再也受不住了,转身就跑。  “嘿莉!等等我。”我的死党韩梅叫住我。奇怪韩梅不是在两天前……难道那“人”是韩梅?想到这,我头也不敢回地跑得更用劲了。“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推我,让我跳下去?为什么——”幽怨、凄惨又刺耳的声音充斥着我的耳朵。“对不起韩梅,对不起!”我狂叫着。

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我的身体僵硬起来。“既然你觉得愧疚,那就来陪我吧—哈哈——哈哈——”我呆呆的立在那,世界一点点的开始变模糊起来。

怖客短篇鬼故事

怖客短篇鬼故事第三篇-脑壳里的瓜子

今夜月光里透出昏黄的颜色,我吃过晚饭坐在柜台前清点上个月的账单。“叔叔,我要买包瓜子”。“那,给你”,“不,我不要这样的葵瓜子,我想要西瓜子,西瓜子可好吃了”。是隔壁邻居家的小新来买瓜子了,看来这小不点挺喜欢吃瓜子的。我从货架上拿了一包西瓜子递给他。“哦,吃西瓜子喽”,小家伙拿着西瓜子高兴的朝回跑去,“喂!喂……小新,忘给钱了”,“哦,叔叔,那,给你钱”,我刚要接过钱,可又觉得心里挺尴尬,我这么大个人还和一个小孩要什么钱啊,“哦,这次不要钱了,今天叔叔高兴,不收钱了,下次再收吧”。小家伙伸手递出来的钱又缩了回去,塞在了兜里。我马上就后悔了,想张口要回瓜子钱,可是面子让我还是硬憋住了嘴。“谢谢叔叔”,说完,小家伙便兴高采烈的拿着西瓜子,朝他家的方向跑去了。

看着小新的背影闪进了胡同再也没有出来,我的心情一下子降落到了零点,这个小兔崽子!一定是庆幸今天渔利双收,把我害得既失去了面子又赔本。我真想逮住他狠揍一顿出出怨气。这会他一定吃得正欢,却害得我喝不下水吃不下饭,生了一肚子闷气发泄不出来,朝墙上狠踢了一脚,险些把我的脚丫子踢成了残废。

我坐在凳子上弓着腰轻抚着自己的脚丫子,一阵阵的痛楚从敏感的神经末梢传递过来,让我连连招架不住。眉头皱的生疼,等我脚丫子不疼了,我一定活捉住那个小兔崽子,把他的屎给揍出来,白吃进多少瓜子就得给我吐出来多少瓜子。“叔叔,我还要买……”“西瓜子?……啊……”我啊的坐直了腰,眼前还是那个小男孩。

这么快就吃完了?我踢脚的功夫就吃完了?就算他们父子一起吃也得一柱香的功夫才能把这么大一包瓜子吃完吧,就算不嗑皮吃,也得半柱香的功夫吧。我下意识摸了一下脚,一种剧烈的痛从脚趾丫那里急促的传过来,硬憋住疼,我怕自己憋不住会“嗷”的一声叫出来,在小兔崽子面前出丑。让这个讨厌的小崽子回家后在他们全家的吃瓜子宴会上模仿败坏我的丑样,哼!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厉害!

我用右手抄起一个啤酒瓶,想朝小兔崽子的头上猛砸过去,“叔叔”,我紧紧握着酒瓶的手猛地抖了一下,“我要买西……瓜……子”。“好吧”,不知怎么的,我握着啤酒瓶的手松开了。我一个大人,用不着和你一个小崽子过不去,我面无表情的递给他一包西瓜子,他接过西瓜子,又朝回跑去,“哎?站住!钱呢?”“哦,啊!叔叔,我好像忘记带了!”“哦,这样,拿去吧,拿去吧,下次记得带来。”“哦,谢谢叔叔”,他抓了抓自己半秃的小脑袋,似乎尴尬的跑开了。又让这小兔崽子捡了回便宜!

我发疯的摸起那个啤酒瓶,朝小兔崽子走远的方向扔过去,“叔叔,我记得把钱拿来在这……”“快闪开!那啤酒瓶……”“嘣!”小男孩一声闷哼,趴在了地上背朝天,脸塞进了泥土中。这还了得!出人命了?我赶紧瞅瞅,还好四周没人。我得快过去看看人是不是还活着,可脚一着地,脚丫子的骨头像断了一样的疼。我咬牙切齿的咬紧下嘴唇,向小男孩那边匍匐前进,用这个姿势爬过去,脚丫子就不那么疼了,我一下子觉得嘴唇疼的像刀子划的一样,连忙松开咬着下嘴唇的牙,鲜血从下嘴唇滴在了地上,我顾不得嘴唇流不流血了,得继续忍痛匍匐前进才行,要是不能确认小男孩死活的话,万一是死了,那我的罪可就大了,到时候一个枪子打过来,就不止是嘴唇流血的事了!

近了,靠近了,我的头机警的看着听着周围的动静,万一在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行人的话,我该怎么应付过去呢,还是装死吧,装死也许能够逃过这一劫,就像电影大逃杀里面的情节一样,装死还是挺奏效的。

靠近小男孩的头只有一尺之遥了,借着月光还是可以辨认出小男孩是紧紧趴着头的。半秃的脑袋裂开了一道一指宽的缝,缝隙周围粘着一片被血浆浸泡着的碎玻璃,脑袋周围的土地上,洒满了被血液和啤酒沫浸湿了的玻璃渣,和散落满地的西瓜子。玻璃碎片大小不一,有尖有方,不规则的横七竖八与西瓜子胡乱掺合在一起。

脑袋壳子周围的地面已经被啤酒和血水相互排斥着朝我这边扩散过来,我得赶快躲开才行,这些血迹如果染在了我的衬衣上,谁都能猜到这个小男孩和我有着纠缠不清的牵连,到那时候不仅我的小店要被迫关门贴上封条,而且还要吃官司,大量赔钱,我得赶紧逃。“叔叔”,“啊!”我惊讶的抬起头,小男孩的脸,正看着我的脸,与我面对面看着。他的眼珠子暴突出来,鼻子变了形的歪在一边,上下嘴唇的皮被玻璃齐刷刷的斩掉,白森森的牙齿连着血肉模糊的牙床,上下抖动着,“叔叔,给你钱”,他张嘴说话的时候,从口中掉出许许多多的瓜子,是西瓜子。

这些西瓜子掉落在地面上,浸泡在啤酒沫里,被啤酒沫迅速淹没。只见白色的啤酒沫迅速晕染着血液的红色,“叔叔,给,你的钱”,他艰难的从身子底下往外抽着胳膊,可能是刚才趴的过猛,他的手很难抽出来。“叔叔,你来帮我把手从身子底下抽出来吧,我自己抽不出来”,我大气不敢喘的趴在原地,怎么,他想让我帮他抽他的手!我再看去,他已经快把手给抽出来了,整个发紫肿胀的胳膊已经被拧成了麻花状,“快来啊,你的钱还……还在我手里呢,你自己过来拿”。“啊!不……不不……不要了,这次不要你钱了,”“又……又不要我钱了!上次你没……收我钱,被我爸爸知道了,被他……打了一顿,这次……叔叔……一定要……收下……我的……钱!不然我回家……又要……挨打了。”你怕挨打的话,以后我去你家跟你爸爸求求情,你爸爸就不会打你了。“我……今天回家恐怕就会……挨打,不然……你现在就跟我回家……和我爸爸……求求情吧。”

我摇摇头,“怎么?你不去我家了吗?那我今天又要挨打了,挨打的滋味真的很疼啊!叔叔,你一定要帮帮我,跟我回家一趟,不然的话我可以先把你的头拧下来拿到我爸爸面前先帮我求求情,你的身体随后再到也可以,先谢谢叔叔了。”“好好,我去,我去。”我点点头,心里恐惧到了极点,摸摸脖子,头还在。

怖客短篇鬼故事

怖客短篇鬼故事第四篇-做错了的好事

深夜,山道上,一辆车里,有一男一女在疯狂的拥吻着,热吻过后,女人拿出了一把刀子,狠狠的在自己的手腕上割了一刀,鲜血如泉般涌了出来.然后,女人把刀递给了男人,男人犹豫了一下,缓缓的接过了刀,然后在自己的手腕上也割了一刀.女人满意的微笑着,伸手拉过男人的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而男人,却是一脸的恐惧,颤抖着也闭上了眼睛.

强尼和黩武是个野外健身迷,每天晚上都要骑着山地车出去远足,今天也不例外,当黩武骑车经过一辆汽车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车子大声的喊着强尼.强尼,快过来,这里有两个人自杀了,快打电话报警.没一会,警车与急救车同时赶到了出事现场.

警察撬开车门,看到一男一女两人手拉着手,血流了一车,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急救人员赶忙上前抬人,可是怎么也分不开这两人,强尼看着很是着急,这样再拖一会的话,两人就没救了.他上前抓着女人的手就用力的扳她的手指,正当他快扳开女人的手的时候,这个女人突然转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而这个女人的眼睛,没有眼瞳.全是白色的眼球,强尼被吓的往后退了好几步.黩武上来问道,怎么了?

强尼说,这个女人醒过来了。黩武说,没有吧?她一直都没动过啊?强尼甩了甩头,又看向那个女人,果然,还是闭着眼睛的.他觉得刚才可能是出现幻觉了,就又上前去扳那个女人的手指,最后,他终于把这个女人的手给扳开了,急救人员赶忙把这一男一女抬进了车里,而黩武和强尼也跟着上了这辆车.

到了医院,医生立刻开始急救,没一会儿,有个护士跑了出来,强尼上前问道,怎么样了?护士说,男的没什么事了,可女的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强尼又问了问这个女人是什么血型的,结果黩武的血型正好跟这个女人的相配,听到有相配血型的人在这里,而且也愿意输血给这女人,医生就没有让护士去血库里找,马上安排了黩武去输血,黩武躺在一张床上,他的身旁的那张床上就是那个女人,他们中间用一块白色的布帘挡着。

看着自己的血液缓缓流向了另一张床上,黩武心里想着,这个女人真是幸运,居然跟我的血型一样,我的血型可是稀有的RH型的,估计医院的血库也找不到这种血型了,护士给黩武的手里放了一个橡胶的握力器,黩武一下一下的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黩武发现隔着帘子的另一张床没有声音了.

抢救结束了?怎么医生护士都不见了?黩武看向那个白色的帘子,没有人影,看了看手上的针管,里面还有血液在流动着,嗯?这就没人管了?黩武想把中间那个帘子拉开看看情况,突然帘子的后面站起来一个人,黩武愣了一下,心里想着这是什么人,只见那个人影抬起了一只手,  然后哗的一声,把帘子拉开了,呈现在黩武眼前的,是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这个女人没有头发,面色苍白,双眼没有瞳孔,正怒视着自己。

她的表情异常的狰狞恐怖,黩武吓的目瞪口呆,看了半天才看出来,这不是那个自杀的女人吗?她的头发呢?黩武又看了看女人的手腕,一道深深的刀口,但已经不再流血了,黩武刚想开口喊医生,却见这女人忽然府下身子和自己对视着,突然出现的这种情况,黩武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了,只听这女人压低声音对他说道,为什么多管闲事?为什么多管闲事?为什么不让我们一起去死?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恐怖的面孔,听着这恐怖的声音,黩武吓的大叫一声,转身向一边翻去,手腕上输血的针管也被扯掉了下来,这时只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快点,伤者没有心跳了,给我准备电击器.

黩武抬头一看,哪还有什么光头的女的啊,帘子也没有被拉开,而帘子后面还有很多人在忙碌着,黩武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掉落的针管不知所措,有心想叫护士吧,看到人家都在忙着,就在他不知怎么办好的时候,帘子被拉开了,一个男医生出来了,他看到黩武呆立着就走了过来,当看到地上的针管时,这个医生叹了口气说道,伤者已经不行了.黩武看了眼对面的床位,那个女人静静的躺在那里,护士正在记录着死亡时间。

这时,手术室外传来了一阵大哭声,黩武知道,这是伤者的家属到了,黩武心里也挺不是滋味,如果针管没有掉的话,这个女的是不是还有救啊!正在他想到这的时候,医生跟他说道,其实,这个女人就算是救回来了也活不长,黩武问道,为什么?医生说,她本身是一名癌症患者,已经是晚期了,唉.医生叹息了一声,  就走了出去.癌症?这个女的得了癌症?那我刚才看到的光头女人,哦,明白了,这个女人肯定是戴着假发的,癌症晚期患者,接受化疗后,头发都掉光了,那我刚才到底是做梦还是.......黩武疑惑的又看了眼床上的女人,啊!只见这个女人头歪到了他的方向,睁开了没有瞳孔的眼睛,嘴角,还带着一丝诡异的笑.

晚上,酒吧里,黩武和强尼在喝着啤酒,昏暗的灯光,烂俗的音乐,黩武开口说道,强尼,我现在心里有一个想法.强尼抬头看了眼他说道,什么想法?黩武接着说道,我觉得,我们不该救那两个人,强尼表情一怔,问道,为什么?黩武说道,不清楚,反正我就觉得很不对劲,你知道吗?那个女人在自杀前就已经得了癌症了,  我在给她输血的时候,也不知是做梦还是幻觉,我居然看到她没有头发的样子,你知道那多可怕吗?而且,她还问我,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为什么不让她们一起去死。

怖客短篇鬼故事

怖客短篇鬼故事第五篇-寻找小猫的女鬼人头

夜君袭是本市凌樱高中的学生,不但学习成绩优异得到所有老师的青睐以外,人也很美,心地也很善良,就连路边可怜的小猫小狗,她都会毫不犹豫的抱回家。

今天夜君袭却因自习缘故,所以放学的时候天已经漆黑一片,像往常一样按原路返回自己的家,却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一丝不安。

君袭加快速度往家走,却总是感觉后面有人跟踪自己,但回头望望没有半点人影,只好转身小跑回家。

“喵…”一只瘦小的小猫从漆黑的过道里跳到君袭身前,幽幽的棕眸可怜巴巴的望着君袭,似乎向君袭诉说自己很可怜。

“好可爱…”君袭望着眼前的小猫,俯身轻轻将小猫抱在怀里,她却没有想到因为这只猫的出现,差点让她丢掉了性命。

君袭毫无顾忌的将小猫抱回家,抚摸着猫却发现小猫的毛异常光滑,几乎无法跟流浪瘦小的小猫相提并论。

因为小猫的出现让君袭有些兴奋,不由得忘记了刚才的那丝不安,带着兴奋加快了速度向自己的家走去。刚刚踏入自己庭院里,却看到自家门是敞开的,以为是自己的母亲因为等她忘了关门,所以君袭并没有在意。

“啊!!!”看着自家乱七八糟的客厅,以为自己家招了贼,惊恐的大叫起来,却惊动了在二楼打扫的君袭的母亲。

“怎么了?!”君袭的妈妈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跑出房间,看着怀里抱着小猫的君袭,小声问道。

“呼…没事…”看着自己的妈妈没有事,俯身轻轻将怀里的小猫放下,淡淡松了口气坐在了沙发上。

“把猫还给我…”“把猫还给我…还给我…”

“把猫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一阵惨烈惊悚的话语传入君袭的耳中,听的君袭感觉背后发凉,轻轻揉揉耳朵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把猫还给我…”

“把猫还给我…不然我要你死…”而声音并没有因为君袭揉揉耳朵的动作消失,反而离她越来越近。

君袭额头冷汗一滴接着一滴的往下滑落,恐惧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生怕自己一动会出现什么,她吞了吞口水,慢慢的回头却看不到任何东西。

“把猫还给我…”

“把猫还给我…”

“啊!!!!”伴随着惨烈的声音君袭惊恐大叫起来,君袭的妈妈再次从房间跑出来,看着坐在沙发上惊恐的君袭,有些莫名其妙。

“你在干嘛?”君袭的妈妈望着君袭,眼里有些怒火,似乎对于君袭的大叫有些不满,但也温柔的问道。

“妈,我刚才听到好可怕的声音…”君袭转身抬头望向二楼的母亲,唯唯诺诺的说道,声音听起来略微颤抖。

“你在胡说什么?恐怖片看多了吧?”君袭的妈妈以为君袭在跟她找理由,就没有过多理睬,便回到房间继续收拾屋子。

君袭看着走回房间的母亲,在仔细听却再也听不到那个令人恐怖的声音了,也有点认为自己自己恐怖片看多了,或者出现了幻觉,就没过多在意,便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到半夜君袭习惯性的翻身,而她的左手无意碰到一个东西,君袭迷迷糊糊的在那东西上四处游走,似乎想通过触觉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把猫还给我…”

“把猫还给我…还给我…”君袭抚摸的东西开始缓缓动起来,一股粘粘的东西粘在君袭的手心上。

君袭感觉到这东西在动,手上也有些粘粘的东西在流淌,当听到那惨烈惊悚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睡意全无的睁开双眸。

却看到脸色惨白没有血丝,眼睛空空的只剩下一个窟窿,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的人头正在半空中飘向君袭。

以上就是怖客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怖客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1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