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民间传说.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鬼故事民间传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会在线收听、民间人和鬼故事、民间300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大全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民间传说.第一篇-无法废弃的考卷

山东诸城有个叫罗生的书生,敏而好学,手不释卷,年纪轻轻便以文采诗名蜚声于四方乡里。

这日,罗生外出访友,日暮始归。行至途中,突然狂风四起,阴霾密布,大雨倾盆而下。在这僻静的荒郊,没有村落,也没有人家,何处去躲雨呢?四顾茫然之际,透过迷蒙的雨幕看见不远处有一小小的凉亭,他便飞也似的奔到亭中去。

当他走进亭内,竟见一位少妇也在那里躲雨。那少妇生得仪态娉婷,袅娜动人,细长娥眉下一泓清泉般的双眸流光溢波,摄人心魂。那罗生虽是正人君子,平日里守身如玉,但人非木石,面对着这样一个天仙般的人儿,却也怦怦然心动起来。正胡思乱想中,陡然间脑海里浮现出《四十二章经》里的文句:“若非夫妻,对所有的女性应生恭敬尊重之心,不可生邪淫轻慢之心。见到年长的女性,就当作自己的姐姐一样;见到年少的女性,就当作自己的妹妹一样,见到年幼的女孩就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罗生澎湃汹涌的心潮因了这文句的警示而平静下来,就在亭中正襟危坐,闭目观心。

那妇人也发觉亭中有人过来,一看是个眉清目秀的青年书生,深恐遭受不测,不觉窘迫起来。可出乎她意料的是,这位文质彬彬的儒生,在这暮色苍茫渺无人烟的荒园小亭中,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那妇人很觉奇怪,心中想:“似我这样的花容月貌,平日里走到街上,引得多少男人驻足回首,心旌摇荡,可眼前这位后生却对我视而不见,难道天下果真有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不成?”再看那儒生正心如止水、泥塑木雕般坐在那里,一副傻头傻脑的呆样子,很觉好笑,不由得“扑哧”一声轻轻地笑了。

那罗生正在盘膝静坐之际,忽听得那妇人如娇莺婉转般地一笑,竟又自作多情,误认为是那少妇有意于他,本来平静的心湖又泛起了圈圈涟漪,竟有些不能自持起来。正心猿意马间,罗生猛然又想起圣贤的教诲:“这个淫心一生起,则寡廉鲜耻、伤风败俗、大损阴德的事情,都会跟着起来了啊!而这个淫心若是一转,则保全名节、种德造福、感动人天的事情,也都会跟着转动了啊!做人或是做禽兽的关键全部都在这里,所以怎敢不认真地猛醒觉悟呢?”就这样,情欲之火再次被理智的冷水浇灭了。

夜幕已经完全降临了,那滂沱大雨仍旧噼里啪啦下个不停,冷风飕飕,从四面八方吹入亭中,二人都觉寒气侵骨,不住地打着寒战。二人在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想:“这样凄风苦雨的寒夜,两个人若能相依相偎,岂不是可以驱散寒战,增加些温暖吗?”当罗生这样想的时候,又觉得这样的想法太危险了,火锅地狱的想法,要不得,马上铲除!他思忖着:“嘉言善书的警告只能压抑一时,长夜漫漫,如何能持久不动淫念呢?是否还有不动淫心的更好法宝呢?有了,有了……”罗生忽然想起了一个老和尚曾经传授给他的四觉观法门,于是他就闭目静坐,临时修持四觉观禅定法门。

罗生在修习四觉观法门中,渐渐进入清凉自在、美妙空灵的禅境中,对于身边的少妇已是兴致索然。

二人坐至拂晓,始终默默未发一言。这时,骤雨初歇,狂飙渐息,一抹亮丽的曙光透过云层洒向大地。雨后初霁,大地一片寂静祥和,寂静祥和得就如罗生澄清无波的心一样,罗生与少妇就这样在静谧的氛围中各自离亭归家了。

鬼故事民间传说.第二篇-聊斋故事之淫骨菩萨

今年北方大旱,难民大量涌进了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城东出现了一个玉娘,施粥舍药,活人无数。被灾民称为玉菩萨。

灾民中有病溃严重的,浑身恶臭,人们躲避不及,只玉娘笑嘻嘻的,毫不在意,不顾恶臭,亲自照料这么几个人,玉娘的药好、照顾仔细,很快这几个人慢慢就恢复了,本就年轻有力的,经过一番救治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时间慢慢滑过,大部分灾民陆陆续续返回家乡,这几个病溃者,感恩玉娘照顾,不愿离去,愿意为奴为仆留在玉娘身边,玉娘也是笑嘻嘻的答应了。

这几个年轻人,在于娘身边做些也没有大事可做,每日之些许日常小事而已,吃得饱穿得暖,玉娘平时对待这些年轻人也不像对待仆人一般,自然心满意足。

然时日过久,日日看着这玉娘,玉娘年轻貌美,丰腴妩媚。便生出其他心思来,饱暖思淫欲。

年轻人里面有一个叫阿贵的,因这次生溃病,腿瘸了,平日便有些自卑,言语甚少,一日晚间阿贵回到自己房中,刚刚歇下,忽听到房门轻叩,阿贵虽心中疑惑是谁,但仍起身开门,只见玉娘笑语盈盈立于门外,玉娘轻轻道:“不让我进去吗?”

阿贵迷瞪瞪让开,玉娘进门之后便将房门掩上,夜间再未有出这间房门来。

阿贵第二天神清气爽,面带喜色,见到其他几个年轻人,那几个年轻人也是神色得意,面带春色。

自此之后,玉娘便夜夜歇于阿贵的房中,阿贵自此就很是得意,认为自己是玉娘的心上人,对待其他几个年轻人也是语气含讽,常带指使之气,时间已久,自然引起众怒,一日发生争执,阿贵便将玉娘日日宿于自己房中,于自己早已结为秦晋之好告于大家,众人一听大惊“胡说八道,玉娘明明每日在我房中歇息,怎会到你这个瘸子的房中。”言语纷纷,明白了大家之意,大家心中害怕,这玉娘会有分身之术不成,怎么都说玉娘在自己房中。莫不是什么精怪。

众人便将此事告知了当地的德高长者,长者一听,大怒,败坏民风,不守妇道,连同当地乡亲逼玉娘自缢。玉娘笑嘻嘻的,也没有反驳,在门堂之上便上吊了。这些年轻人后悔不已,便将玉娘尸身收了,连同玉娘平时的穿戴,一并装棺葬下了。

玉娘的这些穿戴引起了一些宵小注意,是夜刨坟开棺,白天安葬晚上盗墓,结果棺中仅存一完整的骨架,洁白如玉,把这些小贼吓得哇呀乱跑了,随即便传出来了,玉娘的墓中之尸身变白骨了。

那德高长者,听到这一消息,呆愣半晌,没想到啊,竟然是淫骨菩萨。长者便告知大家:“你们不用害怕,这玉娘不是什么妖怪,她本是一世间女子,因为积德行善,做下不少功德,被免于世间轮回之苦,受封为仙,但是有因为她为善不辨真伪,幸喜淫乐,败坏民风,为仙家不容,便驱除仙界,成了轮回之外,不在五行中的一妖仙,被称为淫骨菩萨。”

这事情本来到此就来了了,但未曾想,这个玉娘的故事给一个小姑娘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小姑娘偷听到大家讲的玉娘的经历,心中暗羡,自想成为玉娘那样的洒脱之人。

小姑娘自此也行如玉娘,行善好德,但淫乐之事却从来也是偷偷摸摸,束手限脚,终一日被其家人所知,感到家族蒙耻,要将小姑娘浸猪笼。忽玉娘现身,将小姑娘救走。

玉娘告知“心中如有枷锁,你便做不到随心所欲,想着要做婊子不要还想要立牌坊,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便不要羡慕,规规矩矩的做一个世间人没有什么不好。”飘飘然离去。

鬼故事民间传说.第三篇-乡村鬼故事:孽镜台

村里的老头说:在阴间秦广王的地界有一个孽镜台,它能照出来你的过去……

据说村里的放牛娃狗蛋,就曾坐着一只怪鸟到了那里,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有一天,狗蛋去赶集,回来时天就黑了,走到一片坟地里,突然他就迷路了,分不清方向,他就凭感觉往前走。

也不知道朝前走了多久,他来到一条黑水河边,只见这条河面很宽阔,似乎看不到对岸,河水是黑色的,并泛着幽蓝的磷光,河水里还有很多灵魂在洗身子,他们的身体看上去很肮脏,每洗一次,他们身边的河水的颜色就会更黑一些,那种境况看上去很瘆人。更古怪的是,河水里游动着很多条黑色的鱼,这些鱼都不算大,大约每条均有半斤重的样子,只是它们都长着尖尖的利牙,这些鱼都在围着那些正在洗身子的灵魂转,只要看到哪个灵魂洗了很久,还洗不净身上的脏东西,它们就会成群结队的扑向那个灵魂,吃掉他,而洗干净的灵魂就会被冲到对岸去,想必去下一个轮回了。

至于河水到底有多深,他也没有办法来测量,只觉得河水翻出来的浪花有一人多高,足见河水非浅。

据民间传说,以前黑水河叫阴界河,河里的水很清澈,阴界里大小鬼都会来这里取水喝,有时就连天上的仙子也会来这条河里洗澡,可是后来,人间的恶人越来越多,这些恶贯满盈的人死后,就会被鬼王投进黑水里来洗刷他在阳世的罪恶,所以黑水河本来清澈的水就被恶人们身上的罪恶洗得黑污不堪,有些罪孽太重的人,由于河水洗不干净他身上的罪孽,他就会被河里的黑鱼吃掉,不能再轮回做人了,从此这条河就叫黑水河了。

他心里纳闷:自己怎么会来到黑水河边了,难道自己死了。这样想着,他心急如焚地在河边走来走去,来想过河的办法。

突然他看到从河对岸飞过来一只大鸟,这只鸟的模样很怪,通体都是黑色的,却长着一张人脸,而且还是一张美女的脸,在她的翅膀下面长着一双人腿,和一双人手。她一边嘶叫着,一边如同闪电一般疾速向他这边飞过来。

狗蛋不由惊呼一声,难道她就是传说中专门吃人灵魂的怪鸟吗,他吓得不由后退数步,恐怕她会扑到自己身上,吃掉自己的灵魂。

只在眨眼之间,那只怪鸟就落在他面前,然后怪鸟像人一样直起来身体,目光专注地盯着他:“尊敬的客人,欢迎你来到阴界。”

怪鸟居然会说人话,而且语气里并模样敌意,这让他稍微放松下来,不过他心里还是害怕,担心她会吃掉自己的灵魂。

他不由得又退后数步,朝怪鸟吼道:“你不要过来,我会收妖怪,能让你瞬间灰飞烟灭。”情急之中,他编出瞎话来骗那只怪鸟。

“你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我是奉主人的命,来接你过河的。”怪鸟突然朝他暖暖地一笑。

经怪鸟这么一说,他心里纳闷起来,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接我过河,还派这么一个人不人,兽不兽的怪物来接我,随后他怔了怔,问怪鸟道:“你的主人是谁?”

怪鸟接着道:“我家主人就是管孽镜台的鬼差。”鬼大爷鬼故事

他没有想到管孽镜台的鬼差会派怪鸟来接自己,不知是凶,是福?他心里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那只怪鸟似看透了他的心机,催促道:“你快些上来吧,我家主人是不会害你的。“

听到怪鸟这样说,他才放心地坐在怪鸟的身上,由它驼着朝河对岸飞去。

也不知道飞了多长时间,只见飞过黑水淘淘的黑水河,飞过茫茫无际的白盐山,来到一片黑烟缈缈的地方怪地方,那只怪鸟道:“到了,客人,你下来吧。”

他从怪鸟的背上跳了下来,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怪鸟道:“此位居大海中、沃燋石之外,正西的黄泉路上,这就是阴间第一界,我们快来到孽镜台了。”

他呃了一声,才知道是来到阴间第一界了,他曾听村里的老头说过:秦广王专管人间的长寿与夭折、出生与死亡的册籍;并统一管理阴间受刑的吉、凶,看来这个鬼王是十个鬼王中最厉害的一个。

怪鸟不待他答话,又接着道:“此刻管孽镜台的鬼差正在等你,我带你去见他。”

他朝怪鸟点了一点头,道:“好!麻烦你前面引路吧。”

怪鸟就挺直身子,迈着步子朝一片有光亮的地方走去,他在怪鸟身后,跟着它走。在走的路上,他看到有一些鬼差看到怪鸟,都对它很尊敬,都叫它大人,由此可见,它在这里的地位不低。

就这样它跟着怪鸟朝那片光亮的地方走了一会儿,来到一面镜子跟前,只见它的台高一丈,镜大十围,向东悬挂,上横七字,曰:孽镜台前无好人,押赴多恶之魂,

怪鸟目光很诡异地盯向他,道:“孽镜台的鬼差说你是一个好人,一生一世,都没有做过错事,我不信,就和孽镜台的鬼差打赌,才把你带到这个镜子前面,照一照你的过去。要是你曾做过错事,就算是我赢了,孽镜台的鬼差就会赏给我一颗千年的阴参,要是我输了,孽镜台的鬼差就让我给你当奴仆,听凭你使唤。”

没有想到,自己已是怪鸟和孽镜台的鬼差的赌注了,想一想自己以前也没有做错过什么事情,就朝怪鸟笑了笑说:“我经常在村里放牛,从来没有到过外面做过坏事,这一次,你输定了。”

怪鸟自信地道:“人界有言:金无赤金,人无完人,每一个人都会犯错误的,你也不会例外。”说到这里,它又朝狗蛋招手道:你过来,站在镜子前面,要是镜子里你的影像清清白白的,就证明你还没有做错过事情,要是你的影像上一片混浊,就证明你曾做错过事情,这样你以前做错的事情,就会在镜子里放映出来。”

在怪鸟的激将之下,他迈步来到镜子面前,他相信镜子里的自己是清清白白的。

可是他却想错了,因为他看到镜子的影像开始时还很清白,突然一下子变得很混浊。

难道我以前做过错事,只是我忘记了,没有想出来,他心里开始隐隐不安起来。

怪鸟朝他露出得意的笑:“怎么样?我一定能赢吧。”

他反驳怪鸟道:“不,你不会赢的,一定是这个镜子在做假。”

鸟怪胜券在握道:“等会镜子里放映过你以前做的错事后,你就会心服了。”

果然在怪鸟的话还没有说完时,镜子里面已经开始出现他童年时的身影。

鬼故事民间传说.第四篇-恐怖故事之西瓜

1、

北宋,政和元年。

夏末。

陈阿大行走在山路上。

天很高很蓝,周围是密密匝匝的玉米地,叶子已经开始变黄,玉米快熟了。很远的地方,一个佝偻着身子的男人,牵着一只羊,在山坡上慢慢地走。那是一只黑山羊,它不叫,也不吃草,只是走,似乎有心事。

陈阿大走得很慢,他相信天黑之前肯定能赶回去。

他开了一家小酒店,在二十里之外。小酒店没有名字,只是在门口挂了一个幌子,上面有几个字:烧刀子、羊杂汤、热馒头。

对于饥肠辘辘的行人,这些字眼足够诱惑。

半个多月前,陈阿大收到口信,表哥的儿子要结婚,请他去喝喜酒。他昨天去了之后才知道,表哥的儿子在婚礼前几天失踪了,一直没找到。他在表哥家住了一夜,天刚亮就走了。他还得做生意。

表哥的儿子在城里一家当铺当伙计,陈阿大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他了。在陈阿大的印象里,他还是一个光着屁股流鼻涕的小孩子,没想到他都要结婚了,更没想到他竟然在婚礼前几天失踪了。

世事无常。

陈阿大唏嘘不已。

前面有一棵大树,树底下有一块大青石。陈阿大走过去,坐下来,拿出酒葫芦喝了两口酒。他的背后是一片山坡,山坡上有几个坟头,长满了荒草。

陈阿大解开扣子,用衣襟扇着风。

虽然已经是夏末了,但还是很热。

山路寂寥,不见一个行人。远处,那个牵着羊的男人也不见了。

一只虫子快速地从他脚边爬走了。

陈阿大看了一眼,是一只蜈蚣,长着密密麻麻的脚,看不到它的眼睛。他抬起头,看见山路上出现了一个老太太。她用扁担挑着两个筐子,里面装着几个花皮西瓜,正慢慢地走过来。

陈阿大死死地盯着她。他不知道这个老太太是怎么出现的,似乎是在他低头的一瞬间,她就冒了出来。

山路上,只有他和老太太两个人。

陈阿大有些紧张。

幸好,老太太真的已经很老了,是那种让人很放心的老。

老太太走到他面前,停住了。筐子里的西瓜又大又重,她挑起来似乎毫不吃力,面不改色,也不喘粗气。

陈阿大希望自己到她这么大年龄的时候,也能有这样的体力。

树荫下干燥而清凉。

老太太定定地看着陈阿大。

陈阿大往旁边挪了挪。

老太太也坐在了大青石上。

有一段时间,他们都不说话。如果她再年轻哪怕三十岁,陈阿大也不会如此沉默。可是,她太老了,他无话可说。

陈阿大虽然对她不感兴趣,却对她的西瓜充满好感。

他有些渴了。

“你的西瓜卖吗?”他终于开口了。

她考虑了半天才说:“卖。”

“怎么卖?”

“十文钱一个。”

这个价格不算贵。

“给我来一个。”陈阿大掏出十文钱,给了她。

老太太收下钱,从筐子里抱出一个西瓜,放在大青石上,变戏法般摸出一把砍刀,直直地盯着陈阿大,眼神不太友好。

“你干什么?”陈阿大吓了一跳。

“切吗?”她木木地问。

“切。”

老太太挥手一刀,把西瓜劈成了两半。那西瓜的瓤很红,汁水很浓稠,有点像血。她用袖子擦了擦砍刀,把它收起来,直直地盯着陈阿大,眼神还是不太友好。

陈阿大避开她的眼神,低头看着西瓜问:“你怎么不切了?”

“西瓜就应该切成两半,用勺子挖着吃。”

陈阿大抖了一下,抬起头,看见她手里多了一把木头勺子。那勺子看上去有年头了,黑不溜秋的,有点脏。

“我又不想吃西瓜了。”他站起身,匆匆走了。走出去一段路,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老太太还是直直地盯着他。

实际上,陈阿大这次出门的主要目的不是喝喜酒,而是为了避祸。

他杀人了。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陈阿大关了门,独自一个人喝酒。桌子上摆着一碗羊杂汤,两个馒头,一坛烧刀子,还有一盏昏黄的油灯。喝完酒,他刚咬了一口馒头,听见有人敲门。他放下馒头,过去打开门,看见一个黑影站在门外。

“有水吗?”是个男人,声音有些沙哑。

“水用完了,有西瓜。”其实,店里还有水,只是陈阿大想把没卖完的西瓜卖出去。前些天,他托人从外地收购了一些西瓜,开始卖得挺好,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没人买了。

“西瓜怎么卖?”

“五十文钱一个。”

这个价格很贵。

他犹豫了一下,说:“行,给我来个西瓜。”

陈阿大答应一声,去柜台下把西瓜抱了出来。

那个人又说:“西瓜切成两半,我要用勺子挖着吃。”他没进门,坐在了门口旁边的一块石头上。

陈阿大切好西瓜,抱给他,又给了他一把木头勺子。

他肯定是非常口渴了,很快就吃完了一个西瓜。放下勺子,他把手伸进包袱里,摸出一小块碎银子给了陈阿大。

陈阿大听到了一阵悦耳的声音,那是银子相互碰撞发出的声音。

“找钱吧。”那个人说。

陈阿大抬头看了看天,又四下看了看。

月黑,风高,四下无人。

他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了。他返回店里,抽出门闩藏在身后,又走到那个人面前,站住了。

“你的手放在背后干什么?”那个人警惕地问。

陈阿大一声不吭,抡起门闩砸向了他的脑袋。

那个人一声不吭,倒了下去。

陈阿大把他埋在了小酒店后面的山坡上。在那里陈阿大有一块很大的红薯地,把那个人埋进去,上面盖上红薯秧,谁也发现不了。

自始至终,陈阿大都没看清那个人的脸,更不知道他是谁。也许,他是一个外出经商的中年人,带着赚到的钱回家孝敬父母。也许,他的妻子和幼小的儿女还站在门口,等他回家……

前天,陈阿大看见几个捕快从小酒店门前走过,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决定出去躲两天。

陈阿大又回头看了看,那个老太太已经不见了。她为什么要把西瓜切成两半,让他用勺子挖着吃?是巧合,还是在暗示他什么?

又走了一阵子,他突然看见山路中间有一个切成两半的西瓜,看上去还很新鲜,不知道是谁放在那里的。

西瓜放在桌子上,人坐在桌子旁边,这样才正常。如今,它孤零零地躺在路上,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显得十分诡异。

这是谁的西瓜?

或者说,这是给谁的西瓜?

鬼故事民间传说.第五篇-钟馗捉鬼图

一、鬼戏

宛宗古刚刚在画院里洗完了画笔,后蜀国皇帝孟昶就派太监急宣他进宫。宛宗古和黄荃号称是后蜀国画院的双璧,黄荃善画花鸟翎毛,而宛宗古却善画人物。

宛宗古跟着小太监一路急走,他一边小心地问:“不知道皇帝宣我,有何要紧的事儿呀?”

小太监连连摇头,低声说:“宛画师,圣上找您何事我还真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圣上躲在绘天阁中,已经一天没有出来了!”

宛宗古被小太监领进了宫门,他直奔绘天阁而去,孟昶是个风雅的皇帝,他不仅成立了画院,让画师给他做画,他一高兴,还会到绘天阁中,亲自涂上几笔。但孟昶躲在绘天阁中,一天都没有出来,这样专心做画的情形,可真是不多见。

宛宗古刚刚走进绘天阁,身穿便装,衣襟上还粘着几点墨迹的孟昶就上前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说:“你帮朕看一眼这幅《钟馗捉鬼图》。”

宛宗古来到了绘天阁中,他往宽大的红木画桌上一看,只见一幅新画《钟馗捉鬼图》被摆在了桌子上。画作上只有两个人物,一个钟馗,一个小鬼,钟馗圆睁双目,一手抓住小鬼,他伸出另外一只手去挖小鬼的眼睛,而那个小鬼一脸惊悸,已经被钟馗凌厉的神态吓蒙了。

孟昶不无得意地说:“朕的《钟馗捉鬼图》画得如何?”

宛宗古围着这张画转了几圈,他说:“这张画画得不错,只是……”

孟昶之所以找宛宗古,就是因为他天生耿介,从不谄媚,每一次都是直言不讳。宛宗古告诉孟昶,他画的《钟馗捉鬼图》虽然笔法上无可挑剔,但钟馗的表情却画得不对。

钟馗捉鬼,表情为怒,那是一股悲悯苍生,除恶务尽的怒气。而孟昶所画的钟馗,虽然钟馗神态威猛,但它脸上的神情却为一副恶相……孟昶有个妃子名叫花蕊夫人,最近花蕊夫人噩梦连连,梦中经常有鬼魅相扰,孟昶画这幅《钟馗捉鬼图》,就是为花蕊夫人辟邪之用。

宛宗古讲完了孟昶画作的毛病,孟昶也是连连点头,他问:“如何能画出钟馗为苍生捉鬼的怒气呢?”

宛宗古虽然善画人物,但画神仙鬼魅,却非所长。他想了想说:“皇上,您看过鬼戏吗?”

鬼戏是后蜀国的一种野戏,流行于市井民间,不仅需要演员唱念做打俱精,而且还得会喷云吐火的手段,其中唱鬼戏最有名的就是佘家班,他们现正在成都府的四福戏园中演出,佘家班班主最擅长演钟馗,看完了佘班主的演出,估计孟昶就能画出合格的钟馗来了!

孟昶听完宛宗古的提议,点头说善,他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然后领着两名武功高强的侍卫和宛宗古,四个人从偏门出了皇宫,直奔四福戏园而去。

以上就是鬼故事民间传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民间传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0513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