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小说民间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鬼故事小说民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厦门民间鬼故事、短的民间鬼故事、陕西民间鬼故事、南京的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小说民间第一篇-阴阳奇缘

吴元是南阳的落魄文人,每天带着笔墨纸砚卖诗作画,游山逛景,倒也逍遥自在。

这年初冬的一天,吴元在路上玩得高兴,不知不觉错过了客店。天渐渐黑下来。周围黑咕隆咚,凄凄森森,一片荒凉。可他仍不在乎,索性在一片坟场坐下,叹道:“咋?今晚还要与鬼魂做伴?一声未了,就见前面倏忽闪出一点灯光,忽悠忽悠,时明时灭,微风中还隐隐传来一阵琴声。他顿时精神抖擞,笑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看看是什么去处?”

他迎着灯光走去,眼前出现了一座小屋。屋门紧闭,透过窗帘缝隙看到一位女子坐在灯下抚琴,心想:怪呀,在这荒野之中,竟有如此美人,难道碰上狐仙不成?来到门口借着星光,看到一副金字对联熠熠闪光。上联:“浪击塘荷荷自立;下联:霜摧冬梅梅偏红;横批:采花者谁。他心潮一荡:诗联言志,兴许她跟我一样,因厌弃炎凉世态,才这样幽处独居,伺机寻找伴侣。若真这样,想我孤身多年,能遇上红颜知己,也不枉浪游一场啊!于是在门上敲击了几下。

那女子听到叩击声,停了弹琴,厉声责问:“谁?”吴元说:“卖诗的浪子前来投宿。”女子冷冷一笑:“既是卖诗人,先吟一首让我听。”吴元想了想,吟道:“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女子心里一动,红晕忽地飞满双颊,正色说:“偷袭别人诗句,何足卖弄?”吴元想了想,又吟道:“浪迹天涯遥无期,清风两袖意不违;一帘隔阻恨见晚,四海扬波知音稀!”吟罢,静立门口,等候回音。女子经久不语。过了一会儿,门吱地开了,女子见他确实英才焕发,超凡脱俗,才落落大方地说了一个“请”字。

吴元这年已二十六岁,还从未领略过女性的温爱,正恨夜短,忽闻一声鸡叫,睁眼一瞧,啊,小屋不见了,身边突兀立着一座新坟!他打个寒噤:难道我与鬼魂同宿了一夜?但惊悸之后,又自嘲道:这女子能和我志同道合,心心相印,即使真是鬼魂,也比行尸走肉之类的庸人强似百倍,何必自惊自吓,辜负了她的一片真情呢?

这一天,他仍卖诗作画,天黑了,又回到孤坟旁边,等孤坟化为小屋,亮起灯光,就去叩门。女子听出是吴元的声音,并不急于打开,正色道:“吴元,你已经知道我的真象,为啥还来投宿?”吴元说:“小姐虽是鬼魂,但有情有义,我愿与小姐结为夫妻,海枯石烂,永不变心!”女子眼里涌出泪花,赶紧起身开门……从此,二人昼散夜聚,相亲相爱,转眼就是月余。

这晚,女子因事出去了一会儿,吴元拉开被单,正要睡觉,忽听丁零一声脆响,一柄小巧玲珑的扇子顺着床沿坠落在地上。吴元拾起一瞧,见那扇子十分别致:正面阳气融融,山川图案中映着一轮红日,光辉闪烁,数条彩龙向阳起舞;背面却是一片水色,玉波粼粼,月上柳梢,一只孤凤择木而栖。他用扇子正面扇扇,和风煦煦,用背面扇扇,冷风飕飕,不由暗暗称奇。正看得出神,忽听女子“哎哟”一声惨叫,栽倒在地,面色阴暗。他吓出一身冷汗,忙去搀扶,不料女子一贴近扇面,顿时复原,面貌如初。他更觉这扇子非同寻常,试探地问:“能对我说一下这是什么宝贝吗?”女子犹未开口,泪水先流成一条线:“这……这是我的命根儿,是母亲在世时秘密传给我的一件护身宝贝;不是有它,你……你就难得跟我见面……”

这女子名叫马芙蓉,他哥哥马天成是个武举。不久前,卫辉府刘知府的儿子刘运通来马家作客见到了马芙蓉。没过几天,一封求婚书信送到马家。马武举正愁攀不上高官,喜得眉飞色舞,立刻答应下来。哪想到妹妹早就听说刘运通是个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便断然拒绝。马武举哪里由得妹妹,一怒之下,把一根绳子扔在她的面前吓唬说:“我不能白白养活你,要嫁就嫁,不嫁就死,由你选择!”马芙蓉根本不吃这一套:“逼我死呀?容易!自小父母早丧,长兄如父,你逼我死我能不遵从吗?不过,你想踏着我的肩膀平步青云、巴结权贵,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我成全你!”当天晚上,她把母亲秘密传授给她的宝扇贴在胸口藏了,扎束停当,悄悄悬梁自尽……

吴元听完她的讲述,十分着急,劝解说:“你不能老呆在这里受苦啊!跟我一起逃出去,避开你的哥哥,到南阳去,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吧!”女子苦笑了一下说:“谈何容易!这是坟墓,禁锢得紧,哪里出得去呀?”吴元说:“坟墓怕什么,扒开得了!明天我就给你扒!”女子叹口气说:“扒不得,有人看管。被人发现,你会被抓去坐牢的!”吴元说:“不怕!只要我不死,就一定把你扒出来。你等着吧!”

第二天,吴元再也无心卖诗作画了,买了铁锨镐头,瞅看坟人不在的空子,悄悄来到坟上挖掘。这种大户人家的坟墓,封闭坚固,他一介书生,体单力薄,要想撬开谈何容易,还是被人发现了。马武举让人把他吊打一顿,送交县衙。县令严刑逼供,但他咬紧牙关,不肯开口。县令无奈,只以盗墓的罪名将他监禁了半年。

鬼故事小说民间第二篇-民间鬼故事|鬼新娘

一、轿帘上滴下的血

红红的喜炮,红红的轿,红红的新娘,红红的桥。

庄家娶亲,那排场几乎要惊动全城的人。一路上震天的鼓乐齐鸣,红纸金粉洋洋洒洒从城东辅到城西的街。

庄家是城里的商贾大户,庄家惟一的少爷娶亲,亲家自然不是等闲。

翁家,京城里退下来的大官,至于这官到底有多大,老百姓谁也不知道。庄家少爷结的这门亲,就是翁家惟一的小姐,沉香。

这强强联手的亲事,其排场,可想而知。

小城沸腾了,每一个不相干的人都激动得仿佛喝了十蛊烈酒。

生活总是枯燥无味的,能够寻得一点值得高兴的事,即使是为着不相干的人,自然也是有趣得很。英俊年少的庄家少爷凯渊,坐在雪白的红绸大马上,身后的喜轿描金流苏,透着那说不清的风流喜气,跟在轿两边的喜童,手中提着碧色的玉篮,扶轿走一步,便从篮里抓一把金粉红洒一把,空气里刹时飘满甜甜的香气,有好事的妇人立刻闻出那是京城最大的脂粉行“香流坊‘的最好脂粉,对庄家这样的排场,自是羡慕得连眼珠都红了。

喜轿经过的地方,人们争相伸颈,叽叽喳喳赞着庄凯渊的一表人才,猜测着新娘子的凤颜娇貌。

就在这时,一阵风,突然平地滚起来了。

两个扶轿的喜童突然不约而同的一声尖叫,玉篮叭的一下摔在地上,篮里的金粉彩线却无故抛得老高,直冲上半空之中,瞬间风沙大作,只听一片慌乱之声。

这江南小城,平时虽然少晴,但也只有和风细雨,突然晴空一阵恶风,哪里有人扭架得住?

庄凯渊听到轿内的新娘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时,他的背上无缘无故出了一阵细密的冷汗。

他不顾风沙迷眼,挣扎着翻身下马来,直冲向喜轿。

说也奇怪,就这一刹那的功夫,那恶风竟然呼的停了,如果不是满地的金粉线狼籍和人们惊惶失措的表情,简直不敢相信刚才的奇景。

风,仿佛有着生命一般,从街尾至街头,滚滚而去。

庄凯渊顾不得那许多礼节,一边唤着新娘的名字,一边伸手急掀轿帘。

突然,他的手碰到了另一只冰凉的人手。

轿里同时响起了一个温软如玉的低声娇语:“别......”

一只雪白的小手从轿里伸出来,抓住了轿车帘的边,不让他掀开。

庄凯渊心里咯的一下,那娇软甜香的声音,那柔弱无骨的小手,让他的声音瞬间也变得柔软如波。

“你......没事么?”

“嗯。”新娘无限娇柔羞地一声低应,引得少年郎心里如春花齐放,刚才因为恶风引起的不快已经迅速抛到了九霄之外。

迎亲队伍又出发了,人们重新活跃起来,两个喜童惊魂未定,但已有那下人飞快的送了新的玉篮来,小童也就咧着嘴笑了。

最开心的莫过于庄凯渊,他本是含玉出生,庄家又只得他这一脉独苗,自然少不得那些世家子弟的风流习气。那桃红院的桃桃,碧香院的苇苇,周家小姐,黄家妹妹......哪一个不是娇滴滴的盼着做他家妇呢?然到头来,是没有他选择的余地啊,迎娶从未见过面的翁家小姐,于他来说,实在是一件七上八下的事情。

她可否美丽?她可否温柔?她可否会是让他归心的沉鱼落雁?

他心亦是没底的啊。

可是刚才那一阵风,那轿帘盖下的一瞬艳红,那柔弱无骨的莹白小手,那娇喃低软的声音,已让这猎艳无数的风流少年吃了一颗定心丸——那样美丽的小手与声音,她的主人也定会是个可人儿吧?

他嘴角含笑,甚至哼起歌来。

在冲天的锁呐声中,有火红的爆竹争相引爆自己的身体,漫天卷起的浓烈白烟里,跳跃着阵阵绝美的支离破碎。

没有人看到,在新娘火红的轿顶上,垂下来的金色流苏中,有一滴暗黑的血,正顺着丝绦缓缓流下,转眼间,无声无息的没入了风尘......

鬼故事小说民间第三篇-古代聊斋之美人泪

画家张生,字炎竹,济南人氏。善于画美人图而出名。然而他自己却从来就没觉得自己画出过一幅让自己看着完美无瑕满意的美人,似乎缺少一种说不出的灵动,呆滞而没有生气。

一日,偶然游历一座庙宇的时候,便把心中苦恼于那方丈大师述说,大师听后微笑沉吟不语。

看着大师那藏满玄机的神情,张生连忙起身施礼求教。大师指了指天空中自由飞翔叽喳欢唱的鸟儿,对着张生说:“你看那鸟儿之所以灵动是因为它是活的,你画笔下画出的美人没有生气,没有神韵,画的再美也难免呆滞之像,又怎么会有完美一说呢!”

“任何事物,没有神则不传,没有韵而不灵。早些年老衲偶在一老友处得一方法,可保施主画中人眼神流动,眉眼皆活。”

张生一听,心中大喜,低首求大师指教。方丈大师哈哈一笑“只要你应允最先画出的第一幅美人图归老衲所有,老衲自当奉告。”

张生一听,这有何难,等第一幅画画出自当奉上就是了。方丈大师招手让张生过来,在张生的耳朵边上小声的嘀咕了一通。

“啊!你让我上哪里去找那么多美貌的妙龄少女啊?”张生失声的喊了起来。大师一把捂住张生的嘴巴,四处了看了看,拉着张生来到一处僻静之地。

原来这个大师所说的可以让画中美女灵动的方法,就是囚禁十个妙龄的少女。每日里不停的用非人的手段折磨她们,用她们流出的眼泪去和那颜料画出的美女才会活灵活现,灵动异常。

少女流出的眼泪就是一种情感的释放,试问用情感之水画出的画当然也是活的了。做这样的画难度还不在去哪里弄十个妙龄女子的身上,最难的是作画之人千万要避开十个妙龄女子的容颜,一丁点都不允许画进去。

最后画作做成之日,就是十个妙龄少女殒命之时。所以每张画都会附着一个少女的魂魄,但只要她们在画作上找不到自己容颜的影子,就一点事情都不会有。

老和尚轻轻的拍了拍张生的肩膀说:“好了,做好的第一幅画归我,那十个少女的事情你就包在我的身上吧。寺院的后山有一个山洞,清静幽雅,远离喧嚣,正好给你做画室之用。等他日你功成名就之时,可别忘了我这个出家人就行了。”

一听这是要伤人命的,张生似乎有一些犹豫。“难道你不想做出那眼神流盼,风情万种,活灵活现的美人画作?任何事情要想成精都必须要付出点什么。”

张生一听,咬咬牙点头应允了下来,为了自己传神的作品问世,为了自己千古留名,牺牲几个女孩子算什么?

寺院后山的一个山洞里,满地的宣纸白绫,张生满身脏兮兮的手里拿着一支画笔。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一边看着眼前被绳索绑缚吊起的女孩子,一边琢磨着画中女人的神情。

十个大概有十四五岁的女孩子,无一列外的身体被绑缚结实吊在半空中。她们每个人的后背上都顶着一根长长的燃烧着的蜡烛。

烛泪滴落在每个女孩那粉嫩的后背上,发出兹兹的烫伤肌肤的声音。在每根烛火的旁边,都倾斜着一个装着满满辣椒油的罐子。

罐子里的辣椒水一滴一滴的淌向女孩们被烫伤的皮肤,灼烧辛辣的刺痛令女孩们哭泣不止,眼泪都落在了脖子下面挂着的瓷罐里。

就是在这样一个惨绝人寰的环境里,张生没日没夜的忙活了整整七天,眼看着十幅画作中的最后一副就差最后一只眼睛的点睛之笔了。

张生得意的蘸着女孩的眼泪点上了画中美人的最后一笔,随着张生最后一笔落下,山洞里那女孩们的惨痛哀嚎的声音也随之消失,十个女孩全部香消玉殒,可怜毙命。

张生狂乱的满地乱蹦,兴奋的大喊:“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将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画家。”

洞口传来了阵阵的掌声,方丈大师一边道着“恭喜!”一边走了进来。十张美人图依次的挂在墙上,各个妖媚动人,撩人心魄!

老和尚来到十个女孩子的尸体旁,双手变掌平平的退出,嘴里喊道:“还不附魂更待何时?”啵啵啵!的声音响起,十个白色的散发着光晕的亮点徐徐的分别飞向十张美人图里。

霎时间再看那十个美人眼神流转,左顾右盼,身躯扭动,纤纤腰肢欲动,就像活了一样!张生看得呆了,这是画吗?这就是十个飘飘欲飞的仙女啊!

“怎么样?这回对自己的画作满意了吧?哈哈哈…”老和尚看着张生那贪婪的眼神得意的笑着。

张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多谢老方丈指点,等他日成名之时,定不忘方丈提携之恩!”老和尚手里拿着那张美人图哈哈大笑着离开了。

鬼故事小说民间第四篇-请穷神

我的老家是冀东北部的一个小山村,过去有许多老乡俗,大年午夜请财神就是其中之一。大年三十吃过年饭,燃放鞭炮,守岁到午夜,然后请财神,家家都派人带着香烛供品到村头大庙里给财神爷焚香磕头,祈求财神爷光临其家,赐其财源广进。

听老辈人讲,很久很久以前,村里有个穷汉叫黑蛋,住着一间漏风的破茅屋,穿着裸胸露背的破衣服,屋里四壁空空。灶间一口破锅,橱内一只豁牙破碗,还有一张三条腿的破饭桌,真是穷得叮当响。黑蛋见家家都请财神,也想把财神爷请到家里来。可是,连一股香一对蜡烛都买不起,两手空空能把财神爷请来?不去请吧,财神爷啥驴年马月能想到他黑蛋呀?这穷掉底儿的日子啥时能翻身?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去,在财神爷面前祷告祷告,向财神爷求个情,要是让他发财以后一定加倍孝敬……就这样,黑蛋就空着两手来到村头大庙前。黑蛋正想进庙里给财神爷磕头,猛然瞧见庙台上坐着一个老头在呜呜咽咽地哭。老头蓬头垢面,衣着不整。黑蛋心想准是个讨饭的乞丐,身上无衣,腹内无食,又饿又冷,所以坐在庙台上哭泣。黑蛋就走过去,对老头说:“天这么冷,都到后半夜了,你为啥不进庙里避避寒?”老头说:“我不是为饥寒而哭,是为没人请我、孝敬我才伤心难过……”黑蛋听了觉得挺可笑,就说:“你一个讨饭的乞丐,谁请你?孝敬你何用?”老头说:“实话告诉你,我不是乞丐,我是穷神。人们来来往往都是来给财神烧香磕头的,请财神到他们家里去,没有一个人理我。我穷神好歹也是‘神’,你说我能不伤心吗?”黑蛋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人穷了没人敬,神仙穷了也没人敬,人咋都这样嫌贫爱富?黑蛋心里就感到与穷神同命相怜了。黑蛋觉得自己空着手来请财神也未必请得动,那财神爷更是个嫌贫爱富的主儿。干脆,就把穷神老儿请到家里一起过个穷年算了,反正穷神也是神,穷不敬穷谁敬穷?于是,黑蛋就对穷神说:“你老人家若不嫌我穷就请到我家里过年,不知老人家愿去不愿去……”穷神说:“有人请我就不错了,哪能嫌你穷?”于是,穷神老儿就跟着黑蛋来到他家里。

黑蛋家里只有一勺面,和上水,又切上一把烂菜帮子做馅,凑湊合合地包了五个饺子。黑蛋把五个饺子放在锅里煮了,刚煮熟捞在破碗里,那穷神老儿就饥不可耐了,狼吞虎咽地全吃下去了!黑蛋只喝了一碗煮饺子汤。那穷神老儿大概是吃得太急呛了,不住地咳嗽,还一口一口地吐痰,过了好一会才不吐了。穷神静静神儿对黑蛋说:“天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吧。”穷神老儿说完就走了。黑蛋送走了穷神老儿,心里就有些后悔了,一勺面包了五个饺子全让穷神给吃了,明天大年初一自己吃啥?黑蛋连打了几个唉声便睡了。

第二天大年初一早上,黑蛋起来后瞧见屋地上摆着五个饺子。黑蛋心想,准是那穷神老儿吃得过急连嚼都没嚼,咳咳嗽嗽地又囫囵个儿吐岀来了。黑蛋就想拣起来洗洗自己吃了,他弯下腰一看,哪里是什么饺子,原来是五个银元宝!黑蛋可乐坏了,拣起五个银元宝捧在怀里,那颗心差点儿从嗓子眼儿蹦岀来!黑蛋一边乐着抬头一看,见墙壁上写着几行字:

世人敬富不敬贫,

大年午夜请财神。

黑蛋偏请穷神老,

穷神帮穷送白银!

鬼故事小说民间第五篇-楼下的女人

那一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也许只有S省尚能享受一丝宁静,而S省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天堂,只能是在S省的郊区。

我来到黑水寨的时候,已经是黄昏。黑水寨的人,肮脏,一身戾气,仿佛彼此欠了几辈子的血债一样。在当时那种混乱的时局,这些人又生活在周围,令我感到危机四伏。

我到黑水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楼下的那个女人。她区别这里形形色色的人。她梳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头倚着窗户,正在翻阅一本书,或许是张爱玲的,或许是张恨水的,但愿别是什么“激进派”人物的著作,那样会与她此刻的形象南辕北辙。

我的房东是个酒鬼,他给我第一印象是,这个世界上除了酒,他再没有第二个亲人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房东是有亲人的。他有一个女儿,叫小水,长得很可爱。看得出来,这里很多闲汉在打她的主意。因为当她出现的时候,他们那贼兮兮的眼睛告诉了我。

小水许是见惯这种场面了,她多一眼都懒得看他们,但是,她却看了我一眼。

“先生是读书的?”她显得不好意思的问我。

“是的。”我回答她。不难否认,她对我这样的人很感兴趣。

夜晚,我躺在这间潮湿的屋子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我的隔壁也就是小水的房间里,响起了悠扬婉转的笛声。这种声音一定不是那个醉鬼可以演奏出来的。

我起身踱了出来。天空中满是繁星,在观察人间众生的一举一动。我想到了我的小时候,我的祖父告诉我,天上如果有一颗星闪过,就代表着有一个人死了。如今战火纷飞,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丧生在战争之中,可是天上为什么没有成群的星星划过?祖父是不会骗我的,但事实告诉我,他说得话不对,也许,他也不知道这是迷信。所以如果一旦有一天,你发现你受骗了,也许那个骗你的人,不是存心的。

“先生在看什么呢?”小水从隔壁里走出来问。

“看星星。”我微笑着回答。这时候,我想到了楼下的女人。于是我问:“小水,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

“说吧,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告诉你。”小水说。

“你们楼下的房租是多少钱?‘我问。

小水的脸色立刻显出了很不好看的样子,她问:“我看你不是在问楼下的房租,而是关心楼下的人,是不是?”

我没有话说了。

小水接着说:“先生,我奉劝你一句,你不要打楼下房子的主意,更不要打楼下的人的主意。”

天空一道闪电划过,雨就这样下了。很大。

我站在了某商行的屋檐下,望着眼前的雨帘,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了。

这个时候,她出现了。那个楼下的女人。

我清晰地记得,那天她穿着青蓝底碎花旗袍,打着一把青色的洋伞,宛若一朵雨中绽放的百合花。

她冲着我一笑,我也冲着她一笑。她就那样站在雨中,仿佛是在等着我。

我没有经过她的邀请,情不自禁的就走到了她的洋伞下。

那天,我知道她的名字叫王婉芸。

之后的每天,我都习惯性的经过她的窗下,然后往窗里瞥一眼,我们不约而同的彼此笑了笑。

小水一块一块的撕着一张旧报纸,说:“先生,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她的男人很厉害,知道万升财行的公子吗?所以我劝你,最好收手。”

我和王婉芸的事儿,败露了。是的,这样的事儿,纸里包不住火。

以上就是鬼故事小说民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小说民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