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一民间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鬼故事一民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海南民间鬼故事、温州诡异民间鬼故事、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鬼故事百度云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一民间第一篇-今夜风欲来

楔子

翟家入住莲蓬坊之前,这个地段全然没有现在的热闹鼎沸。

方圆十几里内都是一片低洼,但逢阴晦天气,便有湿气浮于地表,远看如仙境。传言当年翟家老爷看病途中路过此,夜寐土地仙人,相谈甚欢,遂决心大兴土木建了这绝世美宅。

整个宅基立于最低洼处,形如卧莲,由此得名莲蓬坊,也就是世人口中争相提及的翟府。

早春二月,下到第三场薄雪的时候,莲蓬坊与世无争的宁静就此打破了。

1

最早发现小桃核死掉的是下人中主事的于妈。

昨夜里刚落了场雪,不大,稀薄均匀地铺在地上,被早起的翟家下人来回一踩,便成了浑水。

于妈发现小桃核的女红搁在鸢绣房里,过了好半天也不见人影。

于妈心内有气,昨日因琐事将小桃核骂了一通,万没想到这小蹄子竟不来了。

于妈崴着小脚,跑去小桃核的卧房准备看个究竟。

小桃核是在翟家长大的侍女,三岁时由去湘西经商的老爷带回,经于妈悉心调教,已然出落成好看的美人儿。

于妈是径直推开房门走进去的,她掀开宝蓝色的双层帷帐正欲张口大骂,突然又噤了口。她想大声喊叫,无奈嗓子发不出任何声响,于妈踉跄着往屋外挪步,正巧遇见一个从房门口经过的下人,于是马上像破啼的婴孩般哭喊起来。

那凄厉的声音破坏了莲蓬坊数年来的清幽。

2

翟家四小姐艺佳一早从外地同学家借宿回来,许久都不见老爷来用早膳,她便差了个小厮去催,不想被三姐艺美拦住,并悄声告之,昨晚上小桃核被人杀死在卧房内。

艺佳的眼皮不由得跳了一下,她脱去大红色的羚毛披肩,换了件牙白的羊绒大氅,向小桃核的卧房赶去。

出事的卧房内此时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多是地方上有威望的老者。

翟老爷立于房间正中,未发一言。

侍女小桃核的尸体已经僵硬冰凉,两眼圆睁,似乎快要挣脱出来。

更为奇怪的是,小桃核的嘴巴张得很大,肉色粉嫩的舌头一览无余。

她两手染成绛紫色的指甲大片折断,散落在床上,想必死前有过奋力的挣扎。

翟老爷捋捋山羊胡,转身对在场的人宣布,小桃核断气是真,死于非命是假。

床上的尸体死状难看,脸色肿胀,眼筋暴露,生前定是受到了凶手非人的折磨。

艺佳走到老爷身边,轻轻拉了他的黑绸袖口,“爹,小桃核明明……”

翟老爷把手一挥,转身走了出去。

艺佳有些失望地看着床上小桃核的尸体,心里不免难过。青儿在一旁握着她的手,眼睛也早已哭得红肿。

也许爹是怕招惹是非吧,正逢乱世人人都想保全,更何况三姐就要出嫁了。爹爹刚才的说法,无非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罢了。

艺佳听到老爷在走廊尽头的声音,“速速给小桃核入殓,并请梁家少爷在客厅稍候,我换件衣服去去晦气就来。”

梁家少爷?艺佳的心跳陡然加快,她靠着回廊的朱漆柱子,衣摆轻飘地熨帖在身上。真的是他?翟家四小姐轻轻拢了拢鬓间的碎发,快步向自己的厢房走去。

鬼故事一民间第二篇-阎王平冤案

早年间,陕北延安府管辖十三县,最南边两个大县——洛川县和富县。两县以洛河为界,河南岸是洛川,北岸为富县。隔河相望,依山面河各有一村,河南边的叫南黄庄,河北岸的叫北黄庄。两村百姓都姓黄,据说是一百年前两亲兄弟分家另过后繁衍的后人。同宗同姓未必同贫同富,北黄庄的黄金道黄员外,年轻时候赶牲灵拉驮队,从北往南倒盐,自南向北贩米,没过几年气吹似的发了财,置下良田千顷、骡马成群、牛羊满山的产业。而南黄庄的黄金铁,铁了心地跟十几亩山坡地较劲,到头来还是土窑三孔糠菜半年粮。

两家都人丁兴旺,都有三个儿子,为了叫着方便都按顺序起名:黄大、黄二、黄三。

黄员外的三个儿子,老大接老爹班在外做生意,老二精明鬼道深受老娘黄夫人的偏爱,留在跟前操持家务。老三年龄还小在县城念书。黄家家大业大,砖窑房厦无数,分为东西两个院子。东为上西为下,黄员外一家住东院前出廊后带厦的房子。西院茅屋土窑是下人院落,让长工仆妇们住。黄金铁的二儿子黄二就住在这儿,他在黄员外家当五年长工了,是个逆来顺受的老实疙瘩。

而东院的黄二少爷,自持家里有钱又加老娘偏心眼,每日骑驴跨马上县城进集镇,吃喝嫖赌抽、蒙坑拐骗偷、打架斗殴无恶不作。可恨的是,他每干了坏事让人抓住后,就说是北黄庄的黄二,人家找上门来,他就往长工黄二身上推。两人都叫黄二,一时难分是谁,长工黄二为此受了不少不白之冤。他想甩手不干了,那么大半年的工钱就打了水漂,左思右想长工黄二决心再忍几个月,年底结账后说出大天也不干了。谁知这一忍就忍出了一场祸。

这年黄员外给小儿子黄三订了门亲,新媳妇叫樱桃是洛川县城的人。婚后黄三又回学堂苦读准备来年应试。花容月貌的弟妹难守空房,见色就抓的二哥眉目送情,一来二去勾搭成奸,后被回家的黄三撞上,黄二竟然将同胞兄弟一刀砍死,悄悄拖进野山林里埋了。

黄三冤魂不散,到了鬼府丰都阎王面前哭诉了黄二杀弟夺妻的恶行。阎王一听大怒,当即派两个小鬼捉拿黄二。可是凑巧,那晚黄二去了县城不在家,小鬼稀里糊涂把正在西院酣睡的长工黄二锁拿,捉到了鬼府阴间。

来到鬼门关前,森严恐怖,阴风阵阵。几个青面獠牙的小鬼拦住长工黄二,大声骂道:“我们看守这么多年鬼门关,还没见过你这样恶贯满盈的东西,先去一殿溜沙坡听候发落。”黄二刚要解释,几个小鬼不容分说把他推到坡前,命他与另外几个鬼魂一块背沙上坡。那几个鬼魂背着沙袋都爬了上去,只有黄二费了吃奶的劲也上不去。小鬼十分惊讶,因为只有蒙冤的鬼魂才上不去呢。一殿殿主秦广听了小鬼报告也觉奇怪,手抓脑皮说:“八成这小子作恶太多了,让他上刀山下油锅去吧。”

鬼故事一民间第三篇-西藏的僵尸

过去,拉萨、日喀则、林芝等地区民房的门都很矮。即便是华丽的楼阁,其底楼的门仍较矮,比标准的门少说也矮三分之一。除非是孩子,一般人都有必须低头弯腰才能出入。而且门口地势内低外高向里呈慢坡形,这样更显得房门矮的出奇,给人一种房与门的比例严重失调的感觉。

自民-主-改-革以来,大规模拆迁,从前那种老式的矮门已所剩无几了。但目前在拉萨八廓街仍能看到古式的矮门房屋。这对不知情的人来讲,的确是一个谜,或许你会想:“这是不会设计的失误吧?”事实并非如此。

一、矮门房屋的由来

修建矮门房屋实际上是预防行尸闯入的一种手段。“行尸”是藏语“弱郎”是指人死后再起来到处乱闯,危害活人。所谓“弱郎”既非复活也不是诈尸。藏族所言“弱郎”,就是指有些邪恶或饥寒之人死去后,其余孽未尽,心存憾意,故异致死后起尸去完成邪恶人生的余孽或寻求未得的食物。但必须在其躯体完好无损的状态中才能实现。如此说来,藏区的葬俗本身给起尸提供了极好机会。

在藏区,尤其在城镇,不管什么人死,并不马上送往天葬台去喂鹰,而是先在其家中安放几天请僧人诵经祈祷,超度亡灵,送往生等一系列葬礼活动,尸体在家至少停放三至七天后才就葬。若发生起尸,一般都有在这期间。

二、起尸的预兆

许多老者和天葬师都说,他们曾经见过起尸,并且见过多次。但起尸都不是突发性的,而是事先皆有预兆。那些将要起的尸,其面部膨胀,皮色呈紫黑,毛发上竖,身上起水泡,然后缓缓睁眼坐起,接着起身举手直直朝前跑去所有起尸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会讲话,不会弯腰,也不会转各,连眼珠子都有不会转动,只能直盯前方,身子也直直往前跑。假如遇上活人,起尸便用僵硬的手“摸顶”,使活人立刻死亡的同时也变成起尸。这种离奇而可怖的作用只限于活人之身,对别的动物则无效。

人们常言起尸具有五种类型:第一肤起,第二肉起,这两种类型的起尸,是由其皮或肉起的作用。第三种叫做“血起”,此类起尸由其血所为。这三种起尸较易对付。只要用刀、枪、箭等器具戳伤其皮肉,让血液外出就能使起尸即刻倒地而不再危害人了。第四种叫做“骨起”,即导致这种起尸的主要因素在其骨中,只有击伤其骨才能对付。第五种则叫“痣起”,就是使他变为起尸的原因在于他身上的某个痣。这是最难对付的一种起尸,尚未击中其痣之前四处乱闯害人。所以只能诱歼而无法捉拿。

据传:从前,西藏一个寺庙的主持死了,全寺僧众将其遗体安放在本寺经堂里,然后大家排坐殿内昼夜诵经祈祷,连续三天三夜不曾合眼,就在第三天晚上,那些念得精疲力尽的僧众忍不住个个倒地睡去,鼾声如雷。其中一个胆小的小僧因KB之心毫无睡意,目不转睛地盯着主人的遗体。下半夜,他突然发现那僵尸竟坐起来了。小僧吓得忘了喊醒众僧,拔腿冲出门外,反扣庙门只顾自己逃命去了。结果,全寺几百僧众一夜之间全变成了起尸。幸亏他们冲不出庙门,只是在庙内横冲直撞,闹得天翻地覆。

后来,一位法力无边的隐士发现了那不可收拾的场面,他身披袈裟,手拿法器,口念咒语,单身一人来到庙前,打开寺门跳起神舞,边舞边朝前缓缓而行,众起尸也在他后面边舞边紧紧跟上。他们渐渐来到一条河边,隐士将众起尸领上木桥,然后脱下袈裟抛到河里,于是,起尸们纷纷跟着袈裟跳入河心再也没有起来。

无论是现实还是传奇,这无疑给藏民族的心灵之上铸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为了预防可怕的起尸冲入,根据起尸不能弯腰的特点,专门设计和修建了那种矮门的房屋,是给起尸设置的障碍物。

当然,在那些古老的年代,这种防范起尸的措施仅仅在藏南和藏东那些有房子居住的地区使用,而在藏北广大地区,尤其居住在可可西里边沿地带的牧人们,则无法采用这种防范措施,牧人也常常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鬼故事一民间第四篇-聊斋故事之艳鬼

朝廷部郎官索公,家里有一个男侍,善弹琵琶,尤其是他还擅长歌唱,每次遇到家里宴请客人的时候,索公就让他出来弹奏歌唱,索公的同僚朋友们,都称赞他技艺高超,都自愿赏给他很多东西,因此,他便比一般的家仆富有得多。

他已有二十岁了,还没有娶妻,心里不免对主人产生怨望之意。

春天来了,索公家里准备去扫墓祭祖,他家的祖坟在阜成门之外,距离城郭有十多里远。

提前一天,索公就叫一个老成一点的老仆人和男侍前去备办祭祖所用的物品。

离开都城的时候,天已接近中午,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所说都是评论人家好坏的话。走到半路的时候,见路边有一家小酒肆,就一起进去休息,顺便小酌两口。

还没喝上两口,就听到门外有人说道:“六三哥,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为何竟然都不去看望一下小弟啊?”

原来,六三哥是那男侍的小名,索公家内外的人,也都这样叫他。

见有人叫他,他就走出去看是谁,原来是索公的同僚,某公家摒退的仆人梁生。

六三哥平时和他交情很好,就拉着他进去一同喝酒:“好久不见了,快去和两杯。”

老仆人感到很生气,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六三哥也不理他,和梁生坐着只顾喝酒叙旧,过了好久,都没有上路的意思。

老仆人就站起来,对他说:“恐怕耽误了主人的事情,我先走了,你们慢慢来你们的。”

六三哥自持索公平时的厚爱,就任凭老仆人自己去了。就笑着对梁生道:“梁二哥,近来依傍着谁过日子,为什么不像以前一样,身着破旧衣衫了?”

梁生摇动着手腕,说道:“真还有一点奇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六三哥还是要追问:“有什么事,不能说的。”

梁生又说道:“等喝完了酒,上路了,再在路上和和你说。”

六三哥也不再问了,两人畅快地饮酒,喝得差不多要醉了,才离开酒肆,相互挽着行走。

六三哥又醉醺醺地问道:“梁二哥,你又什么话,快和我说来。”

梁生道:“确实有事要告诉你。我问你:你长这么大了,晓得男女之事了吗?”

六三哥有些恼气地说:“别提这个,真让人愤懑死了。”

梁生道:“你还没有娶妻吗?我的新主人,是一个姓贾的女子,正孀居在家,并且十分美貌,给她服役大多都是少年郎,其实她心里另有一番打算,要是能跟我去拜见她,你一定会有好消息。”

六三哥听了,觉得不可信,漫不经心地回答:“有这事吗?主人即使美貌,不是奴仆能够接近的。”

梁生道:“别说那么多,你姑且跟着我去,就知道我说的话没有错了。”

六三哥想验证他的话,看他是不是在瞎说,就高兴地跟着他去了。

于是从岔路口分路进去,曲曲折折地往前走,天快黑了,都还没到,六三哥有些后悔了,便埋怨道:“你耽误了我的事,回去我一定会受到谴责,这怎么办?”

梁生笑着道:“就住在那里不回去了,他能把你怎么样?”又走了两里多,才来到一处宅第前,果然重重院墙,排排屋宇,一派壮丽的气象,那时已是二更天了。

梁生道:“已到主人家了,我先进去,你在这里稍等一会儿。”就进去了。鬼大爷鬼故事

六三哥四处看了看,见门庭整洁,然而一片阒静,不见有人来往,心里感到很奇怪。

过了好久,梁生才出来,对六三哥说:“主人召你进去,一定要以礼相见。”

三六哥点了点头,跟着他一同走进去,纡回折转了几道门,才到达主人的屋子,是一座巨大的有五间屋室的宅子,帘子垂挂着,里面烛光昏暗,只听到琵琶声响。

六三哥向来喜好琵琶,正准备侧耳细听,梁生便叫他下拜,屋内也停止了弹奏。

三六哥俯身伏在门外,梁生就进去禀报,过了一会儿,帘子内传出嘤咛般的声音,说:“他肯为我服役,十分的好。只是担心你野性未改,可让他居住在西边的屋里里,等他的心安顿下来了,才能让他掌管事情。”

梁生答应着出来了,就拉着三六哥的衣服说:“跟我去,主人已留下你了。”

三六哥想自己匍匐在门前老半天,只得到了这么两句话,并且像是严厉的支使仆婢一样,心里实在不甘心,虽然如此,还是不得已站了起来。

跟着梁生来到西边的屋子,梁生推开门带他进去,里面漆黑一团,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用手到处乱摸,找到床边,摸到床榻温和软绵,像是有被子铺在上面。

六三哥心里很不是滋味,责问梁生道:“这就是你说的好消息,现今进入活地狱了,请带我回去。”

梁生笑着道:“怎么如此暴躁?请你好好睡下,好事还在后头呢!”说完,把门合上,就走了。

三六哥怎么能忍耐,见门只是虚掩着,就又偷偷地摸出去,想乘着夜色逃走。

鬼故事一民间第五篇-窖匠往事

老窖匠已经八十三岁了,这个年纪,当然不再烧窖。他喜欢给人们讲故事,如果有人问他一生烧窖无数,最难忘的一个窖是什么,他一定会回答,是一九九一年那一年冬天的那一个窖,这件事说来话长。

那个年代里,交通条件落后,信息闭塞,人们地南闯北全靠一双腿,而一些小商贩和手工匠人,则在各乡村间活动频繁,在偏远地区的农村,更是窖匠乐意去的地方,因为农村地区有他们需要的一切材料:木柴,水,好的泥土。

每到一个地方,窖匠选好地,然后搭一个草棚子,放置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然后在草棚旁边建窖,之后再挑好一些的泥土,把要做的东西塑好,比如水缸,陶罐,陶碗什么的,然后放进窖里,再将木柴烧起来。

事情回溯到一九九一年冬天。那个傍晚,天地昏黄,大雪铺天盖地,北风卷着雪片不停地杂乱飞舞,草棚大门拉着的布帘也起伏不定,不时有雪片飞进来。天气异常寒冷,而且建窖的选地一般都偏僻,四周一里之外没有人烟,草棚里的小火塘发着微弱的光,火光时隐时现,有灰白的灰烬被草棚顶透下的风吹着,炭火一边明亮一边缩小。

窖匠索性披了件军大衣,出了草棚,他放心不下他的窖:这样冷的天气,窖里的柴火很容易熄灭。雪地上传来窖匠孤独的“嘎吱嘎吱”的脚步声,然而在距离窖十几米的地方,隐隐有个影,背对着窖匠,脸对着窖,似乎在叹息什么。窖匠本想走近问个究竟,为什么如此晚那人还在在荒郊野岭之地,而且站在距离那窖如此近的地方。

但窖匠最终没有走上前去,一是因为他的视力极好,以他的经验,这窖一切正常,二是因为北风更加肆虐,大风卷着大雪打得他脸很疼。

第二天晚上,雪停了,雪和冰混着结成一层坚实光滑的路,窖匠照旧走出草棚,去看他的窖,这时,他又看到了昨晚那个身影,他觉得奇怪,于是忍不住一边走近一边仔细看起来,灰色的身影,稀疏的头发,一双黑布鞋。

蓦然间,一双手拉住了窖匠的胳膊,等窖匠回头过时,那人还示意他不要发声,然后拉着窖匠回到了草棚。昏暗的灯光和火光里,一个灰蓝色棉衣的中年男人站在窖匠面前,他瘦削而高,眼神看起来炯炯有神,他说:“刚才你差点遭遇大麻烦了你知道吗?”

窖匠说:“什么麻烦?”

“你知道那窖边站着的是什么吗?”

窖匠一愣,“是什么?”

“那是鬼,如果你冒昧前去与他接触,一定会霉运缠身。”

窖匠诧异起来,“你怎么知道,你又是谁?”

身着灰蓝色衣衫的中年人说:“我是道士,会阴阳术,虽然距离远,但我能够分清人和鬼,而窖边这个鬼,看起来像个怨鬼。”

窖匠紧张起来,烧窖这么些年,见过不少奇怪的事,也听过不少,而见鬼却还是他人生的头一遭,他哆嗦着问:“那怎么办?”

道士说:“待我去打听一下,看看那鬼有什么未了之事,停滞于此久久不肯离去。等下你就在这草棚里,不要外出,更不能发出任何响声。”

道士出门不久,窄匠站在大门口,手掀开简易布帘一直看着,但夜色浓黑,虽然有微弱的雪光,仍看不清那道士和鬼的动作。大约半个小时后,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咯吱咯吱”声,然后布帘被掀开,道士走了进来。他拍去身上的微雪,说:“那鬼的怨气,不是生前,而是死后,而且他说他停留在这里不是一天两天了,原因也是因为你的窖。”

“什么?”窖匠一听急了。

道士接着说:“我通过鬼语与他交谈,他坚持说你这窖里有他的东西,而且是骨殖,你一定要赶在他动怒以前,把他的骨殖找到,并且还给他,如果让他自己找回去,后果会很严重,起码他一定会复仇。”

窖匠说:“可是,我如何知道他的骨殖在哪里?”

道士说:“你烧窖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遇到一片特别好的泥土,是传说中的朱赭泥,颜色比较鲜艳。我好像把它做成了一只小陶罐。”

“明天赶紧出窖,把这罐子照着我说的方法处理了。”

第三天,天晴,一天的太阳把地面的积雪融化得差不多了,直到傍晚时分,窖匠才从一大堆出窖的器皿里找到那只小陶罐,那一刻他惊呆了,因为陶罐是红色的,虽然经过大火多天的灼烧,颜色暗了一些下去,但看起来仍然扎眼,他烧了这么多年的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

窖匠照着道士的方法,把陶罐里装了一酒盅红豆,一酒盅绿豆,一酒盅黄豆,一酒盅米,然后把陶罐埋在窖西边三十米远的地方。窖匠取土时的确曾在这里挖过土,这茫茫黑褐色大地上,埋着多少朝代死去的人们,一不小心把一个死人的骨殖挖到了,也算正常。埋了陶罐之后,窖匠又烧了好多纸钱,并且说了不少赔罪的话。

那个晚上,那个灰色的身影没有出现在窖边,后来也没有再出现过。

以上就是鬼故事一民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一民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