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姐姐民间长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鬼姐姐民间长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最真实的可怕鬼故事、山东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贴吧、皖北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姐姐民间长篇鬼故事第一篇-猫精

这天我闲来无事,就到朋友家去做客。

两人正聊着,突然的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而且声音特别的大。我还奇怪为什么外面的人不用电铃却使劲敲门。于是我过去把门打开,门口站着一位老太太。

那老人家大概六七十岁了,穿着一身的灰色粗布大褂,虽然有些破旧却十分的干净,肩膀上背着个大大的麻布袋子,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看上去老沉老沉的。这大娘看上去长的是慈眉善目,方脸大眼,但是却只是奇怪地看着我,并没有说话。

“请问您找谁?”我问道。这大娘还是不说话,只是狐疑地看着我,然后又瞧了瞧上面的门牌号,自己嘀咕着:“难道是搞错了?”

这时候我那朋友走了过来,一见到这老太太就高兴地大喊道:“诶?二姑,您老怎么来了?”他赶忙过去伸手帮二姑接过肩膀上抗的家伙。

这时候那老人家才笑了起来,我和朋友扶着她进了屋。

在朋友的互相介绍了下,我才知道原来这老太太是他家乡的二姑,小时候除了他堂叔就数这位二姑对他最好了。

“小四啊!都这么久了怎么就没想起回家里去看看啊?”二姑的声音略带点责备。

“这不是忙么,而且您也知道我喜欢到处走,寻寻那些个新鲜事。”朋友摸着脑袋笑道。

“哎!真是的!要是我们家翠儿能活到现在,估计也有你们这么大了。”二姑忽然感叹。

“翠儿?您不就生了我表哥一个么。”朋友有些奇怪地问道。

二姑忽然的像是想起了什么,面带着忧伤,我看见她那结着厚厚老茧的手指头互相揉搓着。

“你是不知道翠儿,因为她是在你出生之前就死了的。而且那件事被隐瞒了起来,家里人都不准提翠儿的事,你当然不会知道了。”

“那都这么多年了,二姑也就告诉我吧,我也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年你父亲和你母亲刚刚结婚没多久,当时我怀上了翠儿,而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翠儿生下来的时候大家都特别的高兴,你知道咱们家可不管是男娃还是女娃都疼的很呢!而且翠儿长的非常俊儿,比村子里其他别家的闺女生下来都漂亮,而且又听话,又不太哭。

但是翠儿一生下来,家里就再也没安宁过。

起先是刚生完她时我的伤口突然的又裂了,大出血,差点没把你奶奶给吓死,好不容易的我才活了过来。整整两个月翠儿都是交给村子一户叫李妈的奶妈带的。

李妈当时也有自己的孩子,而她奶了翠儿两个月后就连忙的送回来,她惶恐地说翠儿到她家后家里老是出怪事,先是她自己的孩子莫名的烦躁,一看见翠儿就恐惧的大哭,而且翠儿喝奶特厉害,如果这样再带下去的话自己孩子估计就要被饿死了。

我们当时也并没在意,反正自己家的孩子还舍不得交给别人家带呢,再加上我自己也恢复了过来了,于是翠儿又回到家里我自己来带。

但接下来的日子让大家都非常恐惧,就如传染病一样,你爷爷,四叔,你姑父都突然的得了急病,而且都是病的很厉害,家里又经常的失窃。而且家畜也经常无故消失。终于,开始有人在背后议论,后来居然发展到当我面说,这个孩子要不得,是灾星。

鬼姐姐民间长篇鬼故事第二篇-半夜鬼敲门

莫家村一个深处大山的小山村,庄上百十户人家稀乱的坐落在山下。老旧残破的农村建筑视乎见证着这个村的历史。

听老人们讲,明末这个村有个姓莫的读书人中了探花,官至从二品,官拜中奉大夫。晚年因看不惯官场的尔虞我诈,更不愿卷入派系斗争之中,便带着家眷和仆人告老还乡。子孙后代繁衍在此。一代又一代,也不清楚过了多少年。唯一见证着这段历史的只有村里的莫家宗祠和那位中奉大夫的陵墓了。

据说这宗祠是莫家村人为了纪念这位中奉大夫而修建的。残破的台阶、倾斜的石柱、残砖烂瓦都说明这个宗祠有一段历史了。中奉大夫的陵墓也一样残破,不再恢宏,但仍不失当年的气势。隐约还能辨别的字迹记录着这位这位中奉大夫的生平事迹。凌乱的古墓断壁是盗墓者的杰作。陵墓如此的残破没落,却不影响这位中奉大夫的香火。

莫家直系后人——莫崇德的家是离这个陵墓最近,离村子中其他庄户人家最远的一户人家。陵墓就在房子正背后,莫家的房子有些年的历史了,据说这房子是莫崇德爷爷修建的,典型的木房,虽然说陈旧,但也算古香古色。

这么多年来莫家的日子也算安宁,祖上也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后人,但自从村里来了一位县文物局专家之后莫家似乎就不太平了。

莫崇德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乡下人,一辈子没有出过远门,属于那种能把乡长当成省长的角色。

文物局要来考察莫家祖坟,专家了解到他是莫家后人,就在他家小坐拉家常。一会院子里面就围满了莫家村的老老少少!

文物专家喝着水目光扫视这院子说道:“你这院子有点历史了吧!”

莫崇德眼睛盯着专家,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那里放,认真的回答到:“我爷爷修的!”

文物专家说:“县志记载啊,你这房子是建在是莫家大院旧址上的啊!莫中奉大人以前住的啊!几百年前的痕迹一点走找不到了!”

莫崇德紧张的盯着专家说道:“我、我不知道啊!我爷爷他们修的,好像是重建的!”

文物专家点燃一支烟说到:“没事,别紧张,我们从县志上查到当年皇帝御赐了一砚台给莫中奉大人。今天来求证一下,如果能找到,那可是价值连城啊!”

顿时院子里面就炸开锅了,说什么的都有,唯有莫崇德不说话。

有人说在陵墓里面,有人说那是没有的事情,也有人说就埋在这个院子的地下……

一群人跟着文物专家后面在莫中奉陵墓周围转了几圈,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突然不知道谁说了一句:那宝贝肯定在莫崇德家院子地下埋着!他家一代又一代的人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那块地!

文物专家摇摇头笑了笑说道:“要是在墓里面,早就被盗了,看来又要空手而归了!你要是发现了就联系我们,我们会给你补偿的!”

文物专家一走,这个秘密顿时在这个人口不到600的小山村传开了。

晚上,莫崇德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正想着这件事呢。

莫大娘拍打着他不赖烦的说道:“都几点了,还折腾,让不让人睡啊!”

莫崇德突然翻身坐起来说道:“难道是真的,我爹去世的时候对我说,一定要我守住这片地,说是祖上传下来的!难道咱家院子下面真的埋着宝贝?”

大娘迷糊着说道:“睡吧,明天去乡里给儿子打个电话,让他给孙子寄点学费回来!”

莫崇德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吃完早饭就往乡里赶,一路上碰见莫家村人就有人问他砚台的事情。莫崇德赔着笑脸说:“没有的事,这么多年了,鬼才知道在那里。”

在乡邮政局他拨通了大儿子电话:“老大啊,给你儿子寄点学费回来啊!马上要开学了!”

大儿子在电话那头说道:“好吧!这里发了工资就寄回去!家里都好吧!”

莫崇德说道:“家里都好,昨天县文物局来人了,说咱莫家有个宝贝。你记得你爷爷走的时候说过什么话吗?”

大儿子在电话里面说道:“不是让你守好这个院子和这片地吗?那里来的什么宝贝。”

莫崇德突然说道:“对了,说不定真的在这个院子有宝贝,祖上可是出过大官啊,要不让我们守着这片地做什么啊!祖祖辈辈早搬家了!”

两人在电话里拉了一会家常。莫崇德急匆匆的就回家了,一路上琢磨,终于下了个决定,挖开院子看看。突然又想到找个合适的理由挖开。于是他决定到山上挖几棵核桃树苗,这样把树苗载院子里面就没有人怀疑了,就可以挖开看看了。

鬼姐姐民间长篇鬼故事第三篇-聊斋故事之红姑娘

京城城墙上御敌的城楼,里里外外有五十多座,每座都很高大,进到里面去也感到很幽深。

狐狸老鼠等往往到那里去栖息。在内城东北角,一个角楼里,有一只狐狸,变成女子,穿着红色的衣裳,和浅绿色的裙子,看上去,大概十六七岁这样,艳丽无比。守城的士兵时常见到她,大家都知道她不是人,然而没有不被她的美貌深深吸引的。因为她穿着红色的衣裳,大家便称她为红姑娘。

偶尔有轻薄的少年,有时候乘着晚上喝了点酒,就起色心,到楼下去用轻薄的言语挑逗红姑娘,就会听到红姑娘娇声地说:“不要有什么妄想。”

那些轻薄的少年回去之后,就会头痛难忍,或者是嘴唇忽然暴肿起来,必定要他们诚心地哀求,表示悔改了,他们的痛苦才停止。因此,大家都十分的敬畏她,不敢出什么轻佻的语言来戏谑她了。

步军校赫色,已有六十多岁了。

一天晚上,轮到他上城楼值夜,一个人坐在楼中,很想找两口酒喝,可是哪里有呢。大约过了三更之后,步军校听到门外有人敲窗的声音,步军校问是谁,也不见回答。他便开门出来看,则是一个二八佳丽,五色纷呈,无法形容,仔细周身一看,更是耀眼夺目,那女子的后面跟着两个丫鬟,拿着酒壶,站在月光之下。

步军校向来有些胆量,从惊讶之中镇定下来,立即就知道了是那只被叫做红姑娘的狐狸。

步军校问道:“如此深更半夜了,来这高楼之上,做什么?”

红姑娘道:“儿姓洪,在家排行第三,知道阿翁想喝酒,因此特意把自家酿的好酒,送来给阿翁尝一尝。”

步军校十分欢喜,把她们让进屋内。他就用她们带来的美酒好菜,反过来招待她们。

步军校喝够了之后,问道:“三姐,半夜送酒来给我,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吗?”

红姑娘道:“狐靠妖媚来迷惑人,都是有求于人的。阿翁一身贫病,并且年已老了,我有什么要求阿翁的呢?所以来亲近阿翁,只因为阿翁对我有大恩啊!”

步军校一片茫然,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红姑娘道:“阿翁难道忘记在松停,赎回我的事了吗?”

步军校才明白,感叹了好久,于是便把红姑娘认为干女儿。

从此,每轮到他值夜,他必定把那些士兵支使开,然后拄着手杖,道角楼下,告诉道:“和三姑娘说,今天又轮到我上班了。”

到了晚上,红姑娘就回来,两个丫鬟也跟随者进奉酒食,各种珍奇美味的食物,摆在步军校的面前。

步军校每次想什么,还没有说出来,红姑娘就已先知道了,立即就去办理。

步军校把一块玉环赠给红姑娘,红姑娘向她拜了两拜,就接受了,接过之后,就用布包着藏好。

步军校和红姑娘谈话的时候,谈到他的年岁,感觉已老了,也不知道早晚哪一天就命丧黄泉了,不觉感到伤悲。红姑娘道:“阿爹不要伤悲,我看阿爹还能活三十年。”并教授给他一些引导的法子,步军校按着去做,果然有效。

步军校的小儿子,正准备娶亲了,缺少杯子和盘子,准备到市上去租赁。

红姑娘就对步军校道:“不需要,儿为阿爹借来就是了。”

到了办婚酒的那一天,果然有许多金银器物,摆放在屋子中,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家人都感到很奇怪,经步军校解说,大家才明白。事情办完之后,那些器物又自动不见了。

步军校地次子是个护军,听说红姑娘长得很美,就偷偷上了城楼,到步军校值夜的地方,从窗户的隙缝中偷看,没见到红姑娘在哪里,只看见步军校一个人在那里喝着酒,一个人说着笑着。

步军校偶尔喝完酒之后,就把那个喝酒的杯子藏在袖子中,可是回到家里,想取出来,早已不见了。

要是真有什么急需帮助的,红姑娘必定会送给很多钱财,并且都是上好的白银。这样过了十多年。

有一天晚上,红姑娘忽然留着泪,凄惨起说道:“我们父女的缘分已尽,从此就永别了。”

步军校惊奇地问她,红姑娘也不说。五更天之后,就哽咽着去了。

步军校也感到辛酸,然而不知道红姑娘为何说永别了。

第二天,朝廷中管理官吏的执金吾,觉得步军校已老,向朝廷请示,命令他退休了,步军校才明白红姑娘说的话,不觉感叹。

原来,步军校壮年的时候,作为骁骑校,跟从大军征讨葛尔丹,凯旋回来,经过松亭,和他一起的人捕得一只黑狐狸,准备把它杀了,要它的毛皮。

狐狸哀怜地看着步军校,步军校心里有所感触,就用二两银子把那只狐狸买了下来,并把它放了。事情已过去三十年了,想不到才获得它的报答。后来,步军校到了九十岁,无病而终。狐狸也迁徙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鬼姐姐民间长篇鬼故事第四篇-人鬼情未了

康熙年间,朱提县有一个老实人,名叫“许墙”,在衙门当差。

一晚,许墙对着明月,独自饮酒,不知不觉伏在桌子上就睡着了。恍恍惚惚中,只见一个身穿绿衣的女子,推开院门,径自朝他走了过来。许墙打起精神,仔细一看,只见女子容貌端正,十分漂亮。

许墙心想,一个女子,深更半夜跑到别人家,一定不是什么好人,于是怒目呵斥道:“你一个女子,深更半夜为何跑到我家来?你若是赶快离开,也就罢了。要是赖着不走,我就不客气了!”

女子开口说道:“我叫‘明月’,是一只孤魂野鬼。因生前不珍惜生命,刚满十八岁就上吊自杀了。”

许墙问道:“既然已经死了,为何不去投胎?”

明月叹息了一声,道:“你难道没听说过,死于非命的人不能到酆都城,只能游荡在黄泉路上,做可怜的孤魂野鬼,只有等到阳寿到的时候,才能到酆都城,听候阎王的审判。”

许墙问道:“照你这么说,你还有多少阳寿?”

明月说道:“我曾向黑白无常打听过,还有二十年的阳寿。”

许墙叹息了一声,说道:“也就是说,你还要做二十年的孤魂野鬼,才能转世投胎。”

明月点了点头,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

许墙看明月可怜,说道:“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今后,我家就是你家。只是……”

明月擦了擦眼泪问道:“只是什么?”

许墙嘿嘿一笑,说道:“只是……我是一个寡男人,不懂得如何照护明月姑娘。再说,明月姑娘是一只女鬼,就更不懂得如何照顾了。”

明月姑娘说道:“鬼不吃五谷杂粮,只吃……”

许墙打断了明月的话,问道:“不吃无杂粮,那吃什么?”

明月说:“每到午夜,只要点上一只蜡烛、三支香,让我闻一闻,我就吃饱了。”

许墙嘿嘿一笑,道:“就这么简单?”

明月抿嘴一笑,说道:“就这么简单!”

许墙拉着明月的手,让她坐在对面。明月举起酒壶,给许墙斟满酒。许墙心中无比愉悦,一饮而尽。明月就这样给许墙斟酒,许墙也就这样喝酒,不知不觉,脑袋又有些迷糊起来。明月站起身,搀扶着许墙进了屋,上了床。迷迷糊糊中,许墙感觉自己精神爽快,全身愉悦。

次日,许墙醒来,仔细一想,昨夜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如同刚刚发生过一般。

吃过晚饭,许墙从街上买回来一些蜡烛和檀香。到了午夜,他就把蜡烛和檀香点上,并说道:“明月姑娘,如果昨夜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我愿等着你。”说完,对着香火拜了一拜。

连续几夜,许墙都不敢忘记点蜡燃香之事。一个明月高空的晚上,许墙点燃香火,拜了拜,自言自语说道:“明月姑娘,要是那晚的事情是真的,为何这么美丽的夜晚,你却不愿出来与我见一面,以解我心中的相思之苦……”

话音未落,只见一个绿衣女子推开院门,走了进来。许墙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明月。许墙高兴的连蹦带跳,冲到明月面前,抱起来就转圈。

明月太轻了,许墙抱着她,就像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般。许墙说道:“你为何这样轻巧?”

明月说道:“鬼是一阵风,当然轻了。”

许墙呵呵一笑,说道:“我忘了你是一只鬼。”

明月说道:“你先把我放下来,我在你的怀抱里,可不好受呀!”

许墙满脸通红,轻轻放下明月,说道:“见到了你太高兴了,竟然忘了一切,让明月姑娘见笑了。”

明月抿嘴一笑,说道:“你真是一个傻子!”

二人来到屋里,在桌前,对面而坐。二人定下神来,竟不知该说什么好。过了许久,许墙慢慢移过身子,抱住明月,想要与她欢乐。明月却拒绝说道:“你我阴阳两隔,人鬼殊途,经常做哪些事,会消耗你的精气,对你的身体不好。”

许墙说道:“为何那次却可以?”

明月说:“那是在梦中。”

许墙若有所悟,说道:“你是说,咱们只有在梦里,才能做那种事?”

明月点了点头,说道:“其实,只要你想要的时候,多喝几杯酒,让自己很快入睡,我就能进入你的梦里,与你行鱼水之欢。”

许墙不信,当场摆出一坛酒,一口气喝光,紧接着就呼呼睡去。果然像明月说的那样,二人在梦里行了一场鱼水之欢。从那以后,每当想要的时候,就把自己灌醉。

一晚,许墙和明月坐在屋里谈心。许墙很认真的对明月说:“我要娶你为妻!”

明月先是一愣,过了良久才说道:“你的脑袋没坏吧,竟然要娶一只鬼为妻!?”

许墙说道:“我是认真的!”

明月看着许墙说道:“我可是一只鬼呀!你要是娶了我,天底下的人会怎么看待你!你想过没有?你这个傻瓜!”

许墙说道:“只要能与你在一起,就算全天下的人都把我当成神经病,我也不在乎。”

明月听了,感动到一塌糊涂,滚滚的热泪顺着脸颊直往下流:“可是,我是一只鬼,与我在一起,你不会幸福的。再说,等我阳寿一到,我就会走过黄泉路,踏上奈何桥,走进酆都城,等候阎王的审判。若我们结为夫妻,到那时,我怎么会忍心留下你,孤孤单单一个人活在世上。”

许墙说道:“只要能与你在在一起,哪怕一瞬间的快乐,我就足够了!更何况,咱们还有二十年的时间。”

明月说道:“二十年,一眨眼就过去了。”

许墙说道:“我不管那么多!我只要跟你在一起。”

明月同意了,同意嫁给许墙为妻。那是一个明月高照的夜晚,一个男人和一只女鬼在熠熠红烛前,拜了天地,结为夫妻。他(她)们发誓,就算人鬼殊途,也要生生世世在一起。

人鬼夫妻,相敬如宾,眼一晃十年就过去了。一晚,明月对许墙说:“我们的爱情感动了十殿阎罗,阎王们给了我还魂的机会,只要将我的尸骨取出来,放在月光下,吸收精华,待七七四十九天后就能慢慢长出新鲜的血肉,百日之后就可还魂复活。”

许墙挖出明月的尸骨,每到夜晚就放在月光下吸收精华,过了白日,果然复活。又过了十年,明月给许墙生下四个儿子,一个女儿。据老辈人讲,在朱提县,东城的“许”姓人家就是许墙和明月的后人。

鬼姐姐民间长篇鬼故事第五篇-婆婆的面衣

小青是十三岁进的裴府。她很小的时候就有途经她家的算命先生给她看过面相,说她是富贵的命。可惜这个先生看来不准,很快家乡就遭了瘟疫,父母相继过世。小青被卖到了一户姓裴的人家做婢女。

也许小青是个旺主的命,不出一年,她的主人裴老爷就做了集州司马。小青伺候在裴夫人的身边。裴家有四个女儿,最大的已经到了出嫁的年纪,最小的比小青还小一岁。

这一年,裴家老爷突然间辞了官。一家人就从集州坐马车回到长安城内。别说小青,就连裴家的四个女儿也都被长安城的繁华所震撼。裴家老爷在城内的嵩贤里买了个大宅子,一家人就定居了下来。

他们回长安的时候还是初春,这些日子下来,天气逐渐炎热,已经到了五月份。这天长安城内的街道上热闹非凡,人声鼎沸,沿街挤满了出来围观的百姓。因为在正月里,大唐王朝发生了一件大事。现任的大唐皇帝驾崩了。

到了五月份的这天,朝廷终于将后事安排妥当,宪宗皇帝要出殡下葬了。这位宪宗皇帝在位十五年,加上做皇子的时间,也算是跟长安城内的百姓们做了几十年的邻居。大伙虽然从没见过皇帝老爷的面,但这十几年来,大家的日子还算过得滋润,心里也都有几分感情。听说人要走了,都赶来送行。

裴夫人带了四个女儿出来看热闹,小青也跟随出来伺候。宪宗皇帝要下葬景陵。她们赶到通化门的时候,已经人山人海,只能在远处观看。

皇帝的出殡队伍过去的时候,人群自动让开。灵旗白帛,满目的白色。虽然队伍排场很大,但是很压抑,所有人都不敢发出声音,只有马蹄子踏在街道上发出的得得声。小青看不见皇帝的灵柩,但是心里却有些害怕。

等出殡的队伍走的远了,人群逐渐散去,裴夫人带着一家人上了马车,准备回去。经这样一折腾,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趁着天色还看得见,马车笃笃地往家走。快到平康坊北街的时候,裴夫人突然问小青,是不是有个老妇人一直跟着马车。

小青坐在夫人的身边,可以看到马车后方的情况。虽然这会儿天色昏暗,但是隐约还能看到一个人影朝着马车的方向走来。

那人有点奇怪,好像伛偻着身子,走得也不快,但是总能跟上马车。

裴家的大女儿觉得那老婆婆挺可怜的,说车上反正还有位置,不如载她一程。

裴夫人有些犹豫不决,她好像有什么忌讳。(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二女儿同意大姐的话,让车夫停下来。等那婆婆走近了,二女儿掀开帘子,招呼婆婆上来同行。

那老婆婆也没有道谢,爬上了马车,坐在小青边上。

不知道为什么,小青感到身子有点发冷,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缩。那老婆婆头发已经花白,穿着一身黑衣,手里还拎着一个包裹。上了车,也一声不响。

大女儿很热情地问,婆婆去哪里?

小青见那婆婆张了张嘴,吐出三个字:“嵩贤里。”

小青心想,原来她也是嵩贤里的。

大女儿高兴地说,我们也是住嵩贤里的,街口那个大宅子就是我们家。

老婆婆没有再说话。

女儿们感觉无趣,就开始聊皇帝出殡的事。

很快的,到了嵩贤里,老婆婆下车了。走的时候也没有道声谢,默不作声地走到拐角处,很快就消失在黑暗里。

马车正准备继续上路,小女儿眼尖,看到角落里丢着个包裹。看起来是那个婆婆落下的。

裴夫人脸色紧张地立即让车夫停下,叫小青拿上包袱立即追去送还给那个婆婆,她们在这里等她回来。裴夫人的语气很急促,再三叮嘱小青一定要把包袱还给那个婆婆。

小青答应一声,拿上包袱追了出去,很快就融入了黑暗之中。

不一会儿,小青气喘吁吁地回来。那婆婆走得不快,已经追上把包袱还给她了。

裴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让车夫赶紧回家。

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事,到家婢女们已经准备好热气腾腾的饭菜,裴老爷也从外面回来了,等着她们吃饭。

又过了三天。小青陪夫人去罗汉寺进香回来,经过女儿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想要推门进去,却发现门锁了,里面大女儿的声音传了出来,说她们在换衣服。

裴夫人虽然觉得有些怪异,但是听到女儿的声音,也就放心下来,带着小青回了自己房间。

到了掌灯十分,饭菜已经准备就绪,却没见四个女儿来吃饭。邓夫人让小青去叫女儿们来吃饭。

不一会儿,小青急急匆匆地跑回来,说是小姐们的房门紧闭,怎么叫也没人答应。

夫人一听觉得不对,赶紧和裴老爷带着家仆婢女们直奔小姐房间。房门紧锁,里面黑漆漆一团,没有声音也没有光亮。立即让人取了钥匙,刚一推门进入,一股冷风扑面而来,凉飕飕的让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战栗。

小青点了烛火。顿时一群人吓得魂飞魄散。裴家四个女儿横七竖八地卧在地上,脸上戴着给死人用的白色面衣。裴夫人早已经吓得昏了过去。裴老爷毕竟胆大,立即上前去揭四个女儿脸上的面衣。

可是奇怪的是,那面衣怎么也揭不下来。最终多个家仆一起用力,把面衣撕扯了下来,但是四个女儿的脸已经变得铁青枯槁,就像一个八九十岁的老婆婆。

在一夜之间,裴家的四个女儿同时离奇身亡。裴夫人几度哭晕过去。裴老爷比夫人要沉得住气,在女儿房中找到了一个解开的包裹。里面还有几个白色的面衣。

裴夫人面如土色。她认得,这个就是当初那个古怪的老婆婆掉在马车上的包裹。

小青吓坏了,她说她那天明明已经把包裹还给了那个婆婆,为什么会在这儿。她向来跟裴家四个女儿的感情极好,陪着夫人哭得眼睛红肿。

自从女儿离奇死去,裴夫人每日都是以泪洗面。裴老爷也是终日沉默无语。小青忍着伤心,每日细心地照料两位老人。

后来,裴家夫妇再也没能生育,见小青心地善良,人又机灵,干脆就收了她做女儿。

小青还记得当年那位算命先生说过的话,她是个富贵之命。她一直坚信,从未怀疑。这下子,她成功了。裴老爷去世前,说出了一段往事,令小青无比惊讶。原来,裴老爷在做集州司马时,曾在一宗灭门案中,收受当地豪绅的巨贿,帮助其子逍遥法外。灭门案的死者一共三口,幸存的老太太眼见告状无望,竟一头撞死在裴老爷面前的石柱上,死前仍不停地诅咒着裴老爷。

裴老爷心中有愧,便辞官举家搬至京城,想换一个新环境重新开始生活,没想到老太太的诅咒仍然灵验了。

以上就是鬼姐姐民间长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姐姐民间长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8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