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民间鬼故事抹布精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青海民间鬼故事抹布精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恐怖故事、民间水鬼故事、讲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民间传说恐怖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青海民间鬼故事抹布精第一篇-石碑妖鹤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而又落后的村庄里,这里的人都很封建迷信,大多相信乱力鬼神之说。我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中,因为还没找到工作,所以暂时还是可以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

“郭子啊!你听我说,晚上别玩太久,早点回来,最近外面不干净的东西多,就前几天,隔壁村的老李头晚上出门,回来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就像被吸干了血一样,死的时候,脸煞白煞白的,可吓死人了……”奶奶在我耳边喋喋不休的叨叨着,我没有搭理她,自顾自的吃饭,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老是鬼鬼神神的,真是封建社会过来的……

吃过饭后,我跟爸妈打了声招呼,便一个人骑上我的大250飞奔村子的小广场,临出门前,奶奶还一个劲的跟我说着早点回来的话,头都大了……

我把摩托车停在了广场的正中央,这个广场的四周都是人们扔出来的生活垃圾,也没有人清理,成群的苍蝇围着一个个的小垃圾堆“嗡嗡”的转,真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在广场的正面立着一块石碑,这块石碑的年龄恐怕都要比我大了,从我记事以来,它便立在了这,石碑上面刻着一只鹤,而在鹤的下面则是一群被这只鹤脚踩着的人。据传说这只鹤是一只神鹤,每到夜半三更之时,便会飞出石碑,将做过坏事的人们,拉入石碑里面,永远的踩在脚底下……不过,传说毕竟只是传说,空口无凭,也无从考证是真是假,当然,真假也与我无关,我又不曾做过什么亏心事……

我跳下摩托车,来到石碑面前,抬头仰望着这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石鹤,可是……我虽然不曾仔细观察过这石碑,但我这么多年经过它,多少也还是有些印象的啊!而此时,我却总感觉哪里好像不对劲,可我又说不上来……我向上望去,突然,我发现石鹤的眼睛似乎转动了一下,“啊!”我尖叫一声,倒退几步……

“郭子啊!来的够早啊!”就在这时,我要等的人来了,他叫东子,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后来他早早辍学不上了,而我去上了大学,自那以后我们便很少再联系,这次大学毕业回来,我跟东子约好一起去网吧玩个通宵,所以我一直就在这广场处等着他。

“哎!刚刚是你在鬼叫吧?!看见什么了?”东子望着我问道。

我定睛看着这石碑,此时的石碑还如往常一样,没什么变化,可能是我看花眼了吧!“哦!没,没什么……你怎么这么久?我等你半天了……”我骑上摩托车,载着东子,向网吧驶去……

今天网吧人不多,三三两两的几个人,我和东子找了两台机子坐下,这时,东子的电话响了,东子拿出手机看了看,皱了皱眉。

”怎么了?“我问道。鬼大爷鬼故事

”哦!没事,郭子你先玩,我出去一下……“说完东子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我本想跟出去的,不过,我的游戏已经开始了,唉!管他呢!还是先玩游戏吧!我专心的玩了起来,也不知怎么搞得,今天这么背,玩了几局输了几局,弄的我都没心思玩了,我看了看表,天啊!已经快一点了,这……东子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想到这,我骑上我那250沿街去找东子,出门时候着急,也没带电话,此时也与东子联系不上,真是让人不省心……

很快,我骑到了广场,突然发现在广场的正中央有两个人,一个是东子,另一个是……小雅!小雅是我和东子的初中同学,记得上初中时东子还追过小雅呢!不过,人家没看上他,可此时他两怎么会在一起?而且看样子,两人似乎在争吵什么,我停了摩托车,想过去看个究竟,可就在此时,石碑突然一亮,伴随着一丝鸣叫,一只大鹤从石碑中,钻了出来,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此时我的内心害怕到了极点,无法表达,即便是翻遍中华上下五千年所有用来形容一个人内心恐惧害怕的所有词汇,恐怕都找不出一个可以用来描绘此时的我的内心的词语……

庞大的石鹤煽动着翅膀,飞向东子,而东子此时也注意到了异相,刚转过头来,便被石鹤用利爪抓住,小雅被吓得倒退几步,紧接着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喊叫声,石鹤抓着东子,快速的飞回石碑中,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容不得我反应,就已经结束,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留我跟小雅傻傻的站在原地……

第二天,我告别父母,再次踏上返回城市的路,又一次经过石碑,发现小雅也在,此时她正呆呆的站在石碑面前,一动不动……我望着石碑,总感觉它跟平时有什么不一样,可又说不上来,就在我刚要离开的时候,我听见小雅似乎在小声的叨叨着什么?好像再说”又多了一个……“时间一晃,过去数年,当年的事,依然铭记于心,恐怕我这一辈子也忘不了。

今天,我们以前的初中同学组织了一次同学聚会,小雅没有来,在酒桌上,大家都醉的一塌糊涂,而就在此时,一位同学,说出了这样一件事……农村一般结婚都很早,东子辍学后,便与同样辍学的小雅恋爱了,最后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就在他们打算订婚之时,小雅发生了意外,他被人玷污了,很快,这件事被东子知道,东子很气愤,伤心之余,提出分手,后经盘问小雅,才得知,玷污小雅之人竟是醉酒后的临村的老李头,东子被愤怒冲昏头脑,半夜将其老李杀害,而我那次在石碑前见到二人时,他们也正在为此事争吵,殊不知,竟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城市向着农村发展,我们村也被规划了,至于那块石碑,也不知了去向,人,一定要坦荡荡,活的光明磊落,不要忘记,抬头三尺有神灵……

青海民间鬼故事抹布精第二篇-梅花案

今年的梅花开的比往年,更艳丽些,大朵大朵的红梅花,被压在寒雪覆盖的枝头,红色的梅花与白色的寒雪相互映衬,晃了路人的眼儿,这些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更稀奇的是:本县的梅花中从未有过白梅,今年恰恰稀罕的狠,在里离县城四五里的路上,有一棵梅树竟然绽放白色的花卉。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王安石的咏梅,将不起眼的白梅写的入骨三分,所以才有了一群庸付风雅的文人,竟在白梅树下设宴赏梅。

光阴扭转,已过了许多年,当初让人稀奇的白梅花,也成了落幕之秋。现在更没有人注意到白梅花的其他稀奇之处。

矗立山丘上孤独的白梅树,每一年,花期都会比其他梅花开的更加提前,以前花期在还未进腊月花就开了,而现在的白梅花,却在刚刚冬至的几天里绽放花蕾,只因白梅没了阳春白雪的陪衬,却更加妖艳妩媚,每每路过的路人都会被白梅吸引。

本县赴任的知县走在赴任的途中,只见离本县不远的地方,有一树白梅花开的比其他梅较早些,知县觉得很稀奇,他便来到白梅树下赏梅。

众衙役见知县久久站立在梅树下满脸愁容,便有一个衙役上前来开导说道:“老爷,这梅树在本县一直都很怪,当地人都看多了也就习惯了。小的斗胆问一句,老爷您在梅树下思考什么呢?”

知县缓缓回过神来,他脸上的忧愁之色,霎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笑着的衙役说道:“本知县思索半日,觉得着梅树地下,有宝贝?”

“宝贝?”衙役听了大惊,衙役又连忙问道:“这梅树下有什么宝贝?”

知县捋了捋胡子,抬起头望着满树的梅花道:“挖开看看就知道了,若真的有宝贝,见者有份。”

众衙役听了满心欢喜,便到临近的老乡家里借来农具,去挖所谓的宝贝。衙役挖土挖了一二尺深,见没露出宝贝的痕迹,就继续往里挖,又挖了一尺多深,只见有白骨露出,又顺着白骨的方向继续挖下去,直到整具白骨挖出也没见到宝贝。

衙役疑惑的问道:“老爷,您快告诉我宝贝在何方?”

知县大笑:“这白骨岂不是宝贝?”

衙役听了有些不解,衙役在心里琢磨了片刻,他终于明白了知县老爷的用意;知县还未开口,衙役们就把居住在十里外的仵作找来。

仵作见树下的一具白骨,且犯了难;你可知什么原因吗?有一句话说道好,人死三年,化白骨。这白骨案非寻常案件好,一者:人死后,化作白骨,此人身份难以查实 。二者:死者,本人生前受到的种种伤害不好查证。

知县见仵作在树下发呆,他心中有些生气:“仵作还不验尸?”

仵作听了这话吓得浑身发抖,身子早已经瘫软在地上:“回——回禀老爷,这白骨光溜溜的,不好验作,恕我才疏学浅,不会验白骨。”

知县大怒:“这群废物都下去吧,你们说不好验作,我今个就要验一验白骨。”

知县命人寻来一把红油纸伞,等到正午日光充足,将红油纸伞放置在白骨之上,透过充足的阳光,照落在红油纸伞上,霎时间伞底下的白骨浑身上下的伤痕都显现出来。

这具白骨,骨盆较宽,那生前便是女子。在左肋和小腿有细小伤痕,但不能致命。知县有在白骨浑身上下查找了一遍,发现头骨部有一条细小的裂痕,这裂痕好像是什么东西撞击造成的。

知县命人,在梅树下找一找凶器。众衙役在梅树下翻找半天,只发现有一些陶瓷的细小碎片;众衙役将细小的陶瓷碎片收拾好,一会儿等知县大老爷过目。

知县拿起着陶瓷碎片一瞧,他宛然一笑,原来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那头骨上的致命伤口是什么凶器击打的。现在他手里的陶瓷碎片,正好说明了死者身上的致命伤是瓷器物品敲击致命的。

知县命两个衙役,去当地的修补陶瓷地方把陶瓷碎片修补,他还命其余衙役,去到本县各家各地打听谁家的女孩儿失踪了。

衙役整整寻了三日,终于寻到一户人家失踪的女孩儿与梅树下的白骨年限相似。

这户人家,只有一位年老的妇人叫做:杨氏。今日杨氏跪在大堂前,对着高坐高堂的知县,将女孩儿失踪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那女孩儿,闺中的名字叫做:梅娘,梅娘模样长得清秀俊俏,性情温柔,惹人喜欢。曾有很多青年才俊曾到杨氏家提亲,都被杨氏一口回绝了,其实杨氏一心想让梅娘找一个性情模样好儿的青年做终身伴侣,梅娘还未找到她的意中人,她就被张财主家的儿子看上了,张财主的儿子提亲不成,就抢人,杨氏见女儿被张财主儿子抢到张府,心里哪能服气。杨氏便到县衙里告状,哪知以前那个知县是个昏庸无能之辈,张家给了知县的好处,就错判冤案,后来杨氏告状无门,就将此事不而了之。

知县听了,心中甚是恼火,想不到一桩白骨案,就勾出张家和上任知县那些贪污枉法、强抢民女的事情来。知县一拍惊堂木,便说道:“将张家儿子带上堂来。”

张家儿子以为这个知县和上个知县一样,素来喜爱贪权弄财。张家儿子将百两银票通过递给知县。知县见到银票更是生气:“来人那,把这个欺男霸女的东西,先打二十大板。”

衙役打的张家儿子嗷嗷直叫唤娘,真真的大快人心。

堂下又来了一名衙役,那衙役给知县行了个礼,然后说道:“从张家搜到一个百蝶瓶,这百蝶正好是和当日梅树下,见到的瓷片上的落款一模样样。”

知县听了便道:“张家儿子,你可知罪。”

起初张家儿子不认罪,捺不住知县给他下心理攻势,终于他的心理防线从跨了,他低下头一五一十的把如何用花瓶杀害梅娘的经过说出来。

知县听完,当庭宣判张家儿子的罪行,随后知县给上任知县上奏弹劾。

梅娘的案子已告于段落。在城外的那棵梅树,依旧开着洁白无暇的梅花,笑傲东风里;恍惚中,有一身穿白衣的女子,在树下,捂嘴含笑。

青海民间鬼故事抹布精第三篇-大宝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信不信由你。

我二婶娘家在邻村,村里有个叫郑发的,这个故事的主人翁就是郑发的爷爷。

郑发的爷爷叫大宝。大宝三岁那年,父亲得了哮喘,一口气没上来就走了,那时大宝的妹妹还未出生。

父亲去世后三个月,大宝妹妹出生了,一家三口靠大宝娘给人洗衣艰难度日,不觉过了十几年,大宝长成了十七、八岁的小伙子。

大宝见母亲给人洗衣太辛苦,便借钱买了个毛驴,做起了赶老驴的生意。所谓“赶老驴”,就是从甲地买便宜合适的东西卖到乙地,再从乙地买便宜合适的东西卖到甲地或丙地。大宝人头脑灵活,又肯吃苦,没多长时间家境竟有了相当的改变,盖起了新房,置了地皮,也娶了媳妇。

媳妇像是专来旺大宝似的,从媳妇进门,大宝的生意是越发的好。大宝便买了门面开了店。

这样不觉又是两年,大宝把妹妹风风光光地嫁了,自己也添了一双儿女,娘也像熬尽油的灯,两手一撒走了。而大宝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在当地已相当有名气了,在邻近的省市也有了分号,全家也搬到了市区。这时战乱却开始了。

大宝是个有心人,看到时局不稳定,便慢慢关了店铺,卖了门面和地皮,全换了黄金和白银。大宝怕家中不安全,便把这金银藏在了老宅村外的一座山中,为确保安全,藏宝处大宝连妻子也没告诉。

然而真可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就在大宝逐步收敛生意,准备平安度日时,却不幸在一次催款时掉入河中,客死在了异乡。

大宝妻哭得死去活来,带着一双儿女厚葬了大宝。

接下来的日子,大宝妻和儿女开始了和婆婆当年一样的生活。由于大宝把贵重物品店铺都换了金银藏起,又逢战乱,大宝家日子便一日不如一日。大宝妻索性卖了市区房产,全家又回到乡下。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眼大宝妻子已近50了,大宝儿子也娶了媳妇生了孩子。这天,大宝妻子正在家哄着孙子,院外走来一位十八、九岁英俊青年,那青年衣着华丽,骑着一匹白马,后面还跟着两保镖,看样子走了好远的路,三个人都风尘仆仆的。

那青年将大宝妻子叫到一边,说自己前世就是大宝,因惦记当年走得急,没告诉妻儿藏宝地点,多年来一直安心不下。现在的父母一来不相信自己所言,二来适逢战乱,不放心儿子出这么远的门,就耽搁了这么多年。接着便小声告诉了大宝妻藏宝的详细地点。讲完后,那青年像卸下了多年的包袱,长出了气,不顾大宝妻子留饭的邀请,上马就要离去。在那青年转身的瞬间,大宝妻注意到那青年已泪流满面,大宝妻不觉也落下了泪。

大宝妻带着儿子、媳妇按那青年所指,果然找到了几坛的金银。

青海民间鬼故事抹布精第四篇-冤鬼奇案

清朝雍正年间,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

直隶总督府后院书房中,残烛摇曳。总督唐执玉仍在执卷读书。这位康熙年间进士出身的直隶总督,一向为官清正廉明,口碑颇佳。

忽然,纱窗外传来阵阵凄哀的哭声,在寂静的深夜,听起来令人心里发毛。唐执玉急唤书僮开门察看。这小书僮战战兢兢地开门往后院一看,惊叫一声,便瘫软在地上。唐执玉抖擞精神,仗剑而出。只见夜色树影之下阴森森跪着一人,面绿发红,指甲约有两寸长。这分明是一个厉鬼呀!唐执玉顿时面色如土,但转念一想: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况且我乃堂堂钦命大员,怎能惧怕区区一个小鬼呢?于是强作镇定,朗声说道:“下跪之鬼,可有冤情?且与本官道来。”那鬼幽幽说道:“我叫冯德生,生前家住武清县,在经商途中,被强人所杀。武清县令这个昏官,抓了个无辜的良民,却任真凶逍遥法外。久仰大人青天之名,今夜打扰,望大人为我伸这冤。”唐执玉急忙追问:“请问那真凶是何人?”那鬼一字一顿地说了十六个字:“一口天上,一口土里,屋后是河,宅边有柳。”言毕,翻墙而去。

第二天一大早,武清县两名差役解送来一名囚犯,到总督府报告凶案。唐执玉听罢案情,不禁一惊,原来这正是冯德山遇害案。想起昨夜冤鬼之辞,唐执玉忙问差役:“死者在何处被杀?”差役回答说是在武清县柳家庄附近。唐执玉又问:“这柳家庄后可有一条河?”差役回答:“正是,唐执玉一拍惊堂木,传令道:“速将柳家庄名叫吴吉的人拿来!”书僮在一旁听了默想:“一口天上,一口土里,不正是吴吉二字吗?”心中对唐执玉的才智暗自佩服。

且说抓来吴吉,带上堂来,一番审问,唐执玉随即命人将他押进死牢。唐执玉又把差役原先押解来的那个杀人凶犯提到堂上,对他说道:“本官一向秉公断案,你的冤情现已昭雪。我今天已烧化纸符一张,让那为你诉冤的冯德山的亡魂于三天之内送来诉状。你可暂给家人捎信,报个平安,待本官得了诉状,即可放你!”

三天后的夜里,果然冤鬼又出现了。唐执玉接过那鬼递上的诉状,忽然将它一把撕碎,大喝一声:“给我将这厮拿下!”四下里埋伏的衙役一拥而上,当场把这鬼生擒。

经过审讯,真相大白:其实,这“鬼”是人装来骗唐执玉的。那凶犯杀死冯德山后被捉拿归案,为求生路,和家人商议,花重金收买了一个善于飞檐走壁的贼人,扮作冤魂,嫁祸于人。

众衙役和小书僮又惊又佩服,问唐执玉是如何识出这“冤鬼”是假扮的。唐 执玉笑道:“本官从不信世上真有鬼存在。况且我观察后院墙上有明显脚蹬过的印痕,鬼的来去,会有这么笨拙吗?于是,我将计就计,引出此‘鬼’昭明实情。”

无辜的吴吉被送回柳家庄,杀人凶犯和装鬼飞贼被依法严惩。这一段唐执玉计破“冤鬼”奇案的故事,在民间被传为佳话。

青海民间鬼故事抹布精第五篇-魂魄

明天启年间,江西洪都县(现在的南昌市)有两个读书人张兰和刘成,在城郊的北兰寺攻读(因为寺庙清净不易被打扰,所以过去很多读书人都喜欢去那进修)。张兰比刘成年龄稍长,两人一见如故交情甚好,索性便以兄弟相称,日常同甘共苦勤奋读书。

有一日张兰家中有事,所以就早早就回家了。没想到刚回家里就突然得了重病,病势汹汹不及医治,不到两天就病故了。

因为不通音讯,所以此时刘成在寺中也不知道。

这天晚上三更时分他睡的正香,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将他惊醒,他睁眼一看就见张兰已然推门而入,接着快步上前坐在床边。刘兰心中正在惊诧张成为何半夜匆匆返回,口中还不及发问就见张兰抚着自己的背悲切万分的说道:“我和兄弟离别还不到两日,居然得了暴疾而亡。

现在我已经不是生人了,只为朋友情深不能割舍,所以特来和你道别。”刘兰猛然一听此言当即是骨寒毛竖,一时之间汗流浃背,躲在被子里战战兢兢一句话也不敢说。

张成见其惊惧万分,于是便安慰他道:“若是我对兄弟有相害之意,岂能一来就和你说实话?你千万不要害怕,我之所以到此来,是想把身后事托付给你啊。”刘兰听后心里才稍微安定下来,于是便用发颤的声音问道:“不知兄台所托何事?”张成对他说道:“我上有老母,年已七十余岁,妻子不到三十,孩子却只有五六岁,一年只需要数斛米就能养活了,希望您能帮我周济抚恤一下,这是第一件事;我还有一些文稿没有完成,希望你能帮我完成并出版,使我的微名不泯于世,这是第二件事;我还欠卖笔墨的商人数千钱,希望你能帮我偿还,这是第三件事,希望兄弟看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能够答应。”

刘兰听后,连忙点头满口应允。

张成见他应允便起身站起向他告辞道:“既然兄弟答应了,那我也该走了。”说毕就准备出门而去。

刘兰见张成容貌和平时并无两样,言行举止都很正常,说话也在情在理,心中惧意渐去,又想到从此生死两隔,不由悲从中来,哭泣着对张成说道:“兄长既然来和我诀别,为何时间如此短暂,以后阴阳两隔再难相见,不如再说一会话再走不迟。”张成听后也感悲伤,于是又走回来坐在床边。鬼故事大全:

两人絮絮叨叨,更述生平,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张成才起身说道:“时候不早,我真的该走了。”

没想到他刚起来,就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了,刘兰抬头一看,只见他双眼突出,色如死灰,死瞪着自己,连容貌也开始变得丑恶狰狞起来。刘成开始害怕起来,便对他说道:“兄长的话既已说完,就可以走了。”

结果张成一言不发,仍旧直直瞪视着他,目光炯炯一动不动。刘兰更加害怕,于是一边用力拍床一边大喊道:“兄台此时不走等待何时!”语毕却发现张成还是置若罔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刘兰不禁毛骨悚然肉跳心惊,猛然跳下床来奔门而出,张成见他出门也紧随其后,一路穷追不舍,追逐了几里路之远。眼看前方有一个矮墙,刘兰用尽气力纵身一跃跳了过去,摔在地上晕了过去,张成却是身体僵硬不能逾墙,只能将整个身体靠在墙的这边,把头伸过墙的那边,双手扬起嘴张齿露,口中的涎液一滴滴的滴在刘某的脸上,沥沥不绝。

天亮后有路人经过此地,忽然发现两人倒在墙的两边,一摸之下发现刘兰还有心跳,于是叫来附近之人这才救醒了刘兰,一问之下方知实情,众人惊讶之下赶紧让人去张家报信。而张成一家晚上正在守灵,一觉醒来尸体就不见了,一家人乱作一团,正在四处寻找,听说这个消息后才急忙赶来,将张成的尸身拉了回去入棺安葬。

对于人死后诈尸,古人有这样一种说法,认为人是由肉体和魂魄组成的。而魂和魄既是一个整体又是互相对立的。

人的魂是聪灵善良的,而人的魄是愚昧邪恶的。人在刚刚死亡的瞬间,魂魄尚在,所以尚有良知,当心事已毕,了无牵挂,魂灵就散去消失了,只有魄留在尸身里,所以魂在的时候是人,魂去就是僵尸了,世上的遗尸走影,都是因为有魄的原因。

只有有修为的高人,才有制魄的方法。

以上就是青海民间鬼故事抹布精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青海民间鬼故事抹布精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