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民间真实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陕西民间真实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短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抓鬼故事、鬼姐姐民间长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风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陕西民间真实鬼故事第一篇-神蚁报恩有分寸

据明清一些古籍记载,清朝时,扬州府东台县有一个叫孟生的人,天资聪慧,16岁便中了举人,众人皆称他是文曲星下凡。可其后十年间,孟生屡次进京赶考都名落孙山。这年又值大比之年,孟生早早赴京,借住在京郊广安门外报国寺中温书待考。

这天,孟生读罢书,坐在一棵树下小憩,不经意间看见一只黑蚂蚁误撞进了蜘蛛网,左冲右突无法脱身,孟生便伸手扯碎了蛛网,救了黑蚂蚁。蚂蚁爬下树来,围着孟生绕了三圈才逶迤而去。

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孟生正在房中秉烛夜读,忽然一黑衣少年来访,说自己叫马义,久闯孟生大名。孟生见马义长相俊美,而且谈吐不凡,顿生好感。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闲聊之余,谈到即将举行的会试,孟生显得信心不足,说倘若今科再不能金榜题名,他就归隐乡里。马义劝慰孟生,说凡人做官都是为了发财,不做也罢。孟生正色道,自己入仕为官是为了造福天下苍生,倘若贪财,日后必遭天谴。马义听后,沉思半晌说会助他。

临考前夕,马义带来一篇作好的文章,叮嘱孟生务必熟读。第二天拿到考题后,孟生发现那文章与考题极为相似,一挥而就,头一个交卷出场。

发榜那天,孟生从头到尾看了几遍,都没自己的名字,急得团团转。这时,马义来了,说孟生的卷子被主考官调了包,改成了自己侄儿的名字,被皇上钦点为状元。孟生闻言心灰意冷,转身要走,马义拉住孟生说他有办法。马义话音刚落,无数只蚂蚁从四面八方迅速向端门聚集,爬上金榜,啃掉了状元郎的名字,然后组成了孟生的姓名。

原来这马义乃修炼多年的蚁精,那日被孟生救下后,发愿要报恩。孟生至此才恍然大悟,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蚂蚁啃咬金榜之事立刻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皇上觉得这是上天在警示自己有人科场舞弊,于是下旨彻查此事。事情很快真相大白,作弊的主考官、状元郎被斩首,盂生被钦点为新科状元。鬼大爷鬼故事。

数年后,孟生已成了权倾一方的封疆大吏,早把当年忧国忧民的远大抱负抛到了脑后,卖官鬻爵,贪赃枉法,坏事做尽。孟生手下的一位周姓巡抚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上奏折举报。孟生一怒之下,派人杀了周巡抚。

虽说除掉了周巡抚,可追不回奏折还是难逃一死。孟生忙在内室摆上香案,心中默念马义的名字,三声过后,马义果然出现。孟生如抓到救命稻草,恳请马义速派蚁兵毁了奏折。马义淡然道:“我现身之前已替你毁了此物。”孟生一听,如释重负,连连拱手称谢。马义冷冷道:“当年你救我一命,我围着你绕了三圈,便是允诺日后帮你三次,如今你我之间已两不相欠。”说完便要告辞。孟生令人摆酒为马义送行,马义一杯酒下肚后便离席而去。孟生望着马义远去的背影,面露狞笑,原来他悄悄在酒中下了剧毒,既然马义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秘密,说什么也要除掉这个隐患。

第二天日上三竿,孟府下人还不见孟生起床,推开卧室门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只见床上爬满了蚂蚁,孟生全身皮肉早被蚂蚁啃食殆尽,只剩一副白森森的骨架。

陕西民间真实鬼故事第二篇-高僧遇鬼

我出家前,遇到一件稀奇事:

二十一岁的布衣族斑小姐,租住我的房子,在楼下。我每天早晚课后,开录音机念佛。她说:「王叔,我越听越好听,听了好舒服。

我说:肯定你善根很好,你每天听,我每天放。她有时也上来听。我给她一本《念佛感应录》,封面有佛像。她除了吃饭、做事,就是看《感应录》、念佛。

有一天,她对我说:「为什么你的佛书这么厉害?

我问:「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她说:她的弟弟今年二十岁,找了个女朋友,被女鬼附身。斑小姐拿回《念佛感应录》后,她弟弟的女朋友就不敢进她的房间了,因为附身的女鬼看见书上放光,不能进来房间,也不让她进去,并要求斑小姐把书包起来。斑小姐用红纸包起来,她就敢进了。

(点评:因为书的封面印有佛像,佛像在那里自然放光,并非凡人能为佛开光。有善根的鬼见了佛光,就能得度,或者超生善道,或者径生净土;没有善根的鬼,见到佛像上放出的光,会觉得害怕,不敢靠近。所以家中供佛拜佛,不管是铜像、木像,还是纸像,都能祛鬼安宅。家有佛堂,一家吉祥!就是这个道理。)

自从斑小姐念佛后,女鬼说斑小姐身上也有光,但很微弱,并说我身上的光很强,女鬼见到我就跑,害怕。

(点评:人心里只要念佛,身上就有佛光;时间越久,心越虔诚,光越大。如果经常念佛成为习惯,这个人不管走到哪里,白天晚上,身上都有佛光。因为阿弥陀佛是无量光,我们念佛自然身上也沾有佛光。简单比喻,好象一件衣服被香熏染,自然也带有香气一样;熏得越久、越透,香越浓,后来香也就跟着衣服走。念佛人,身有佛光,鬼见远离,不敢接近。)

小斑的女朋友和附身的女鬼之间神识是沟通的,起初她很害怕,不知怎么办,时间久了,女鬼就开始谈她的身世,说:「你们不用害怕,我没有害心,我也是受害者。」

原来这个女鬼生前是重庆的一个大家闺秀,父母只有这一个女儿,长得漂亮,人又聪明,希望她将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家庭。但她十八岁的时候就谈了一个男朋友,家庭条件很差。父母便劝阻她,她始终不听,这样一直拖了三年。她经常夜不归宿,父母很生气,想到小的时候如掌上明珠,长大竟成了这个样子!没有她还好,有她更烦恼。在父母的紧逼之下,女儿反目成仇,干脆不回家了。

(点评:世间夫妻、父女,种种人际关系,都只是缘。看清这一点,心里就会平淡,即使是亲为父子,也是各有各命,不能相代。父母固爱子女,但要爱之有方,子女有子女的业力命运,要在尊重子女业力命运前提下,以经验指导,用爱心规劝,切忌把子女当作自己的私有物,不尊重他的独立存在,强求说:“你是我的儿子,我爱你,所以你一定要听我的。”结果往往酿成悲剧,反爱为恨,反亲为仇,遗现世愧恨,结来生恶缘,又是何苦呢!所以为人,要知道万事有缘,不可勉强,更要学佛念佛,以求往生,永出轮回。善导大师说:“父母妻儿百千万,非是菩提增上缘;念念相缠入恶道,分身受报不相知。”深值警惕啊!)

有一次,女儿在男朋友的劝说下回到家里,想与父母缓和关系,结果又发生了争执,父亲一气之下就用手卡她的脖子。在激烈的争斗中,她一下子挣脱出来,看见街上行驶的摩托车,急忙跳上去。骑摩托车的人从反光镜中看到后面有人,回过头来又看不到人;过一会儿,又从反光镜中看到有人,回头又见不到人。这样好几次,把他吓坏了,真是大白天见到鬼了!赶紧加速。一回到家,把车往那儿一摔,立即跑回房。这个女孩也被摔了下来,起来一拍,没有身体,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点评:这个女孩在激烈的争斗中,神情高度集中,一心专注怎样挣脱出来,直到卡死,都是如此;而一旦已死,神识即不受身体束缚,即随着死前一念心力的强大惯性,突然挣脱出来,而这时她本人并不知已死。这就是所谓的“人死而神不灭”,绝无“死了死了,一死百了”的事。)

斑小姐的弟弟和他的女朋友从贵阳去重庆旅游,女鬼觉得他的女朋友合适,便一下子附上了。才附上去时,连喘气都不顺畅,女鬼告诉她:「我被人杀了。」他们二人没有心思再旅游,赶紧返回,于是女鬼也一道来了。

陕西民间真实鬼故事第三篇-古代鬼故事之蝴蝶飞啦

明朝嘉靖年间,兴化府辖内有个广湖村,村上住着一个拐婆婆。这拐婆靠拾柴为生,一直是孤苦伶仃,直到5年前,她在一荒无人烟的偏远地方拾柴时,看到一处地方围着许多蝴蝶,过去一看蝴蝶围护的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儿。拐婆心疼孩子,就把孩子抱了回去,并取名蝶儿。

蝶儿5岁那年,拐婆和往常一样出门拾柴,蝶儿就搬了张椅子坐在木制楼台上东张西望看风景。跟拐婆门对门住的是家道中落的李将和他的大嘴媳妇。这李将本来有个美貌的媳妇,是他父亲救下的一个落水老头儿的女儿,但她在5年前离家出走了,他大哥李健便自作主张,给他迎娶了这大嘴媳妇。无聊的蝶儿一直瞅着大嘴媳妇喂鸡,喂完鸡后她和李将出了门。看着他们渐渐走远,蝶儿又把目光转回来,看鸡们“叽叽咕咕”地刨食。突然,一位青衣女子闯入了他的眼里,只见她扬着手里的弹弓,对着蝶儿说:“小弟弟,能不能上去和你一起玩啊?”蝶儿瞧了瞧她手里的弹弓,稍作犹豫后便点了点头,上楼后,青衣女子单膝跪在阳台上,眯眼瞄准对门的鸡,“嗖”地弹出石子,响声未落,一只鸡应声而倒。看着人家的技艺那么好,蝶儿忍不住要过对方的弹弓也射出几颗石子,遭受突然袭击,鸡群飞的飞跳的跳,他们想再打中就没那么容易了。

到了午饭时。蝶儿要回家了,好不容易有了伴,就忍不住问青衣女子:“姐姐,以后你还会找我玩吗?”“当然会了。只要你想找我时,就喊声蝴蝶飞啦,我就会来的。”青衣女子微笑着说。蝶儿听完开心地回去了。刚到家门口,便看到一堆人围在那儿,听大伙的议论,才知道原来大嘴回来看到死去的鸡后,就猜是蝶儿做的好事,于是气愤地来找拐婆理论。没几个回合,拐婆便被大嘴扭住双手,往地上摁。

蝶儿见拐婆被打,赶紧冲上去,因为小不但没帮上忙,反而被推了个狗啃泥。蝶儿躺在地上,突然想到青衣女子,于是就试着喊了一声:“蝴蝶飞啦!”话音一落,青衣女子果真来了,她扶起了蝶儿,然后附在他的耳旁说了几句。只见蝶儿直奔大嘴身边,把手伸到她的腰部,扯住绑裤子的带子一使劲,只听“刺啦”一声响,大嘴的裤子就掉了下来。乖乖,她居然没穿内裤!大嘴登时羞臊得满脸通红,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了丑,她的脸当即成了猪肝色,气急败坏地叫嚷着:“我会让你们不得安宁的!”

第二天一早,蝶儿还在呼呼大睡,忽听拐婆发出了一声惊叫:“啊!”他跑出门一看,只见大嘴直挺挺地吊死在了自家房前!这时,对门的李将听到叫声,开门过来了,见是自家媳妇吊死了,顿时悲声大放:“媳妇啊,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很快,李将的声声哭诉惊动了族长和村人,大家纷纷跑来看热闹。李将的大哥李健也来了,他招来几个村人把尸体放了下来,还指挥他们就地布置灵堂。蝶儿躲在屋里头越想越害怕,忍不住又喊起了“蝴蝶飞啦”,青衣女子又出现了,她对着蝶儿说:“不要害怕,趁着族长和大家都在,你出去和他们这样说……”蝶儿一出来就闪身躲在了族长身后,扯着他的衣角,说:“族长爷爷,你注意到没有?大嘴的手是张开的,青衣姐姐说活人吊死时手应该是握着的才对。还有人若是活着吊死,她会本能地挣扎,挂她的绳子就会乱动,悬檐上的那层厚灰会被折腾得纷纷掉下,你看大嘴的身上也没有灰。你要还不信的话,可以叫人取来梯子,爬上去查看那根吊人的悬檐,上面是不是有一层厚厚的灰,要是的话那大嘴就是死后被挂上去的!”“嘿,你这刁孩!满口胡言,看我怎么收拾你!”李健气急败坏地要上来揪他。族长伸手一拦,命人取来梯子,并派人上去看看。

那人上去看了一下,就大喊着:“真是神了,族长!蝶儿说得没错,确实只有一个挂绳的位置,旁边全是厚厚的灰。”这一证实顿时让李将慌了手脚。经过询问,他哆哆嗦嗦地来了个竹筒倒豆子:昨天晚上吃饭时,大嘴因为早上的事越想越生气,吃东西太急噎到了,一口气提不上就死了。大哥李健就给他出了这么个主意,这样能讹个钱,李将就依计照做了。族长听完后训斥了他们一顿,就让大伙全散了。

大家走后,族长拍拍蝶儿的头问:“你的青衣姐姐呢?带爷爷见见她。”蝶儿点了点头,就带着族长进屋了,然而进去后并未见到青衣女子,于是他大喊着:“蝴蝶飞啦!”这次任凭他怎么喊,青衣女子都没出现。这时,听见拐婆在外屋叫着:“蝴蝶在院子里。”族长和蝶儿赶紧出去,只见一只绿蝶在院子里绕着圈儿飞,飞着飞着就往院子外飞去,他们赶紧跟了出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来了一处很偏的地方,拐婆就地转了几圈说:“这儿是我捡到蝶儿的地方。”族长听着拐婆的话,眼睛却没离开绿蝶,只见它飞着飞着就停在了一处小土包上。族长和拐婆赶紧过去合力挖开了土包,发现里头躺着的是一具骸骨。这时,蝶儿突然喊着:“族长爷爷,我们快回去啊,青衣姐姐说大嘴要下葬了,她是冤死的,死因在她的喉咙里。”族长和拐婆四处张望并未见到青衣女子,但却看到绿蝶一直盘旋在蝶儿的头顶上。

族长一边阻挡下葬,一边让人通知官府。很快官差就来了,并在大嘴的咽喉处夹出了一条大蚂蟥,李健见瞒不住,就一股脑儿全交代了。

5年前,李将出外办事,李健看着美貌的弟媳,不禁起了色心,对身怀六甲的她动起手来,弟媳不甘受辱,拼死抵抗,结果被掐死了。这一幕正好被大嘴瞧见,芳心暗许李将的她以嫁给李将为条件保守这个秘密,李健二话不说应允了。就这样两人把尸体草草埋在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李将回来后被李健拉去喝酒,直到第二天起来时看到自己糊里糊涂上了大嘴的床,并被大哥告知媳妇看到他和大嘴在一起后,气得离家出走了。李将以为真的如此,从此后就和大嘴一起生活了。昨天中午,李健发现大嘴午睡时张着大嘴,那喉管看得清清楚楚。大嘴吵完架曾放下的狠话又响在耳边,他心里马上有了一计,是时候除去这心头大患了。此时,李将才知道自己的媳妇胡蝶原来是被害死的,他认了蝶儿,并好好安葬了那具骸骨。从此之后,蝴蝶真的飞啦,蝶儿再也叫不出她来了。

陕西民间真实鬼故事第四篇-榴花泪

乾隆年间,有个名叫唐成的商贾由关外携妻入京,准备购置几间闲房做皮货生意。唐妻姓冯,闺名月姑,因婚后近10年都没能诞下一子半嗣。唐成担心留她在家受委屈。所以走哪都带着她。

很快。唐成从一个名叫邱六的房主手中买下了一座建造紧凑、价格超低的四合院。而月姑随他一踏进门,便不觉蹙起了眉头。院落中央,长着一棵看粗细少说也有20年树龄的石榴树。时值盛夏,正逢花期,偌大的树冠上榴花簇拥,密密匝匝红艳如火。不,是如血,红得化不开,甚至都有些妖异!

当夜。劳累一天的唐成早早上床睡去,月姑正收拾家务。隐约听见院中传来了咿咿呀呀的唱戏声。确实有人在唱京剧,唱的是《狸猫换太子》中李宸妃的词儿。故事说,宋真宗时,刘妃与太监郭槐合谋。以狸猫换太子之诡计。害李宸妃被圣上视如鬼怪,打入冷宫。而听那人唱得悲悲切切,月姑也受了感染,端起油灯推开了房门。

但见月光下,石榴树旁,一个红裳女子正垂手而立,只是影影绰绰看不清面目。“你是谁?又是如何进来的?”月姑边问边迎了过去。尚未近身。月姑不由得打个寒噤,“当啷”,油灯也脱手落地。那红裳女眼神幽幽,脸色苍白,尤其是脖颈处,一道勒痕触目惊心!敢情,这是座凶宅!惊悸之中。月姑张口要喊,那红裳女转瞬便消失得无踪无影。

此后几日。四合院内风平浪静,再无异常。这天午后。唐成去谈生意。临出门时再三叮嘱月姑。说晚上可能回不来。让她关好门早点睡。及至亥时。见唐成还没回家,月姑就闩了门。准备吹灯歇息。可就在这当儿。屋外再次响起了唱曲声!凝听片刻。月姑拨亮油灯推开了门。蓦地,一股强风直扑过来,硬生生卷走了油灯。站于石榴树下的,仍是那个红裳女。而卷走灯盏的,则是石榴树的一根枝条,柔软灵活,像极了一条蛇。“你究竟是何人?”月姑问。红裳女似没听见,木然而立,披头散发的样子让她看起来跟女吊无二。好在月姑天性温良。嫁给唐成后又乐善好施,这人心里纯净,自然无惧邪祟。“姑娘,我叫冯月姑。能和我说说,你为何来我家吗?”月姑追问。

为何?作妖!顷刻间,红裳女发了狂。面目惨白扭曲,手臂乱舞,嘴里还发出了令人心惊肉跳的凄厉嘶叫。而那棵石榴树竟也在她的驱使下。枝叶飞旋,其中有一根还如触手似的疾伸过来,绕上了月姑的脖颈!危急关头,唐成回来了,他箭步冲到月姑身前,一把薅断了那根树枝:“哪来的妖物。竟敢入户作乱,害我娘子?”然而,满树的枝条太多了,唐成只有一双手。这边刚拼力扯断一根,又有两根、三根飞速袭至。被推离险境的月姑惊愕发现,那些树枝的断口处,涔涔流出的不是汁水,而是殷红的鲜血!

天色蒙蒙亮,这场叫人骨寒毛竖的人树之争也有了结果:唐成当是被吓破了胆,疯疯癫癫逃出了四合院。至于月姑,当原房主邱六探头探脑溜进院时。一眼就瞅见她卧在游廊里,一动不动。“哈哈,吓死一个,吓疯一个,我又能卖房了!”就在邱六得意大笑间,红裳女从枝残叶败的石榴树影里闪出了身:“还我孩子。”“红巧姑娘,别急,帮我再卖几回房——”“还我孩子!”红裳女咄咄追逼,石榴树也随之晃动。见此阵势,邱六撇撇嘴,撩起马褂抽出了一柄尺长的剔骨刀:“哼,老子就不还!想造次,那你就试试。”红裳女骂声“卑鄙无耻”,肩头一抖。一根树‘枝“呜”地抽中了邱六的脑门。邱六勃然翻脸,挥刀就砍:“臭戏子,信不信老子把你削成光杆。再把你儿子给拆巴喽!”

蓦地,邱六肩上多出了一双手。愣怔回头,是唐成。唐成二话不说。照准邱六的面门“咣咣”就是几拳。拳拳到肉,直打得他鼻孔蹿血,摇摇晃晃瘫跪下去。这时,月姑走了来:“丧尽天良的混账,快说,红巧的孩子呢?”“在乱坟岗呢。求你别杀我,我这就带你们去找。”面对唐成抵上心口的剔骨刀,邱六抖索不停。话甫出口,就听红裳女悲声大哭。那石榴树也狂舞不歇,花落满地,片片如泪。而在昨夜,睹见榴枝流血,月姑动了恻隐之念。及时劝下要泼油焚树的唐成。唐成说,那夜,他也恍惚瞅见了红裳女,并下了查出其来历的决心。连守几日,不见动静,他便故作外出谈生意,诱她现身。红裳女泪水涟涟,哽咽道出了一桩痛心旧事:

4年前。恰逢乾隆帝八十大寿,各地戏班云集京城,各展绝活,并在寿辰结束后融诸家之长。创立了一个新剧种:京剧。最初被捧红的一批角儿中,就有唱青衣的红裳女红巧,拿手好戏正是《狸猫换太子》。可人刚走红,主管京城娱乐圈的太乐署负责人太乐丞庞光就找上门,恩威并举软硬兼施。将一百个不情愿的红巧包养进了邱六的这座四合院。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多久,太乐丞庞光的原配庞孙氏就嗅到了腥味儿,打上了门:臭戏子。敢碰老娘的男人,纯属找死。你不是最会唱《狸猫换太子》吗,那老娘就陪你演一出!庞孙氏体胖腰粗,心狠手辣,捱到红巧临盆,还真就撺掇邱六拿了只狸猫去换婴儿。刚刚诞下儿子的红巧强忍疼痛,起身去追,与庞孙氏厮打到一起。庞孙氏恼羞成怒,抓过三尺白绫绕上了红巧的脖子。红巧悲愤莫名,“噗”。一口血喷上了院中的石榴树。

后来,邱六这厮把红巧埋在了石榴树下。再后来,红巧的孩子感染风寒。不幸夭折。忽而有一天,红巧出现在邱六面前,先是痛骂,后又央求他把孩子找来同葬树下。邱六邪念顿生:想要孩子的尸骨,行,但你得先帮我的忙。我负责卖房,你负责装神弄鬼,吓跑买主。嘿,不用装,你本身就是。

唐成越听越气愤,再次将邱六打个半死后扔进了县衙。那太乐丞庞光不过是八品小官儿。又赶上乾隆整饬法纪,直接下狱查办。一同被抓的。还有他家中的那位如虎悍妇。

至此。恶有恶报,这桩怪事也就此了结。这年金秋,四合院中的石榴树上果实累累,只只红润饱满,籽粒甘甜。且养阴生津——合葬了红巧母子,剥吃了几只“千房同蒂,千子如一”的石榴后,月姑竟破天荒地怀上了身孕。

陕西民间真实鬼故事第五篇-死婴地

从小妈妈就跟我说在晚上不要到后山去,因为那里有吃人的怪物,专门吃小孩的心脏,可是我不信,渐渐的我长大了,于是我就到了那片神秘的区域,那个树林里,可是,自从那件事之后,我到现在还是没有走出心理的阴影。

我的老家在大杨树村,那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村子里陆陆续续的来了许多陌生人,我妈妈看到那些陌生人就会不自觉的把我抱紧,起先我不知道那些人是敢什么 的,后来我妈妈告诉我,那些人都是一些畜生,他们都是人贩子,而我们村里就有几个专门生孩子卖的人,我们村子很奇怪,都是男孩子,基本没有女孩子,就算有也会卖给人贩子,于是,我就带着好奇心去问我妈妈到底怎么回事,我妈妈告诉我,女孩子都被后山树林里的妖怪抓去吃了,当时年纪小,好骗,我也就信了。

事情发生在我六年级的暑假,当时天气特别的炎热,我和几个朋友起先是在一起玩着无聊的游戏,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我们去洗澡去吧”于是我们就一拍而合,我们几个男孩子就一起去后山的那条小溪里洗澡,我早就把我妈妈的忠告忘到脑后了,毕竟冰冷的河水对于我们是个不小的诱惑,就好像是你快被渴死了,突然有人告诉你,你的前面有一瓶冰水,我想没人会拒绝。

于是我们几个就偷偷摸摸的到后山上去了,不一会就来到那条小溪边,看着清澈的溪水,我们几个欢呼雀跃的就迫不及待的脱了衣服一个猛子就扎进去了。那天我们玩的很尽兴,不知不觉天就黑了,我们看到天色已晚,想想回家又要被一顿胖揍,于是我们就上岸穿衣服准备打道回府。可是,就在我们穿好衣服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我听到了一阵声音,于是我就停下来,拽着同伴的胳膊说:“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他们侧起耳朵认真的听了一会,然后都疑惑的看着四周,因为他们也听到了那个奇怪的声音,于是我们就循着那个声音慢慢的往山里走。说来也奇怪,那个声音就好像是有魔力一样,带着我们不由自主的往树林子里卖弄走,越往里面走哪个声音就越清晰。“哇,哇,哇~”这时候,我们听清了那个声音,原来是婴儿的啼哭声,可是这大晚上的,在这荒郊野外的那里来的婴儿?当时我们也不知道是小还是被这个声音迷惑了,总之我们就顺着那个声音越走越远。

就在我们脑袋有点清醒过来的时候,我们惊讶的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一片矮矮的土堆面前,那些土堆有好多,有点像坟地,可是又不像,因为那些土堆比我们看到的坟地的都要小好多。就在我们几个害怕的要死的时候,突然,一声很大的啼哭声把我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我们猛然回头,发现在一个土堆上坐着一个婴儿,那个婴儿浑身都是血,身上的肉正在一块块的往下落,不一会整个身体都变成一堆白骨了。我们几个被这个场景吓的是哭爹喊娘的,最后干脆就坐在地上,几个围成一圈,瑟瑟发抖的靠在一起。

我看着周围那些土堆,生怕再冒出一个可怕的婴儿,真是不知道是我预言的还是老天安排的,我刚想起周围那么多的土堆,就见到一个个婴儿从土堆里爬出来,他们都是浑身的泥巴,有的已经成了白骨,有的整个身躯都是蛆虫,还有的好像是被野狗吃的,身上都是血。看着他们们慢慢的向我爬过来,我尖叫着闭上眼睛,不看倒还好点,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东西,但是我敢肯定他们不是人!就在我们几个快要被这些婴儿吓死的时候,突然,我们其中一个年龄最大的喊道:“我听说童子尿辟邪,今晚我们肯定是遇到鬼了,我们赶紧撒尿!”我们当时我没心思去想这个方法到底可行不可行,有一个办法至少比一个方法都没有要来的实在,于是我们几个二话不说就脱裤子撒尿。果然,我们撒完尿,周围那些可怕的鬼婴都消失不见了。我们看到不见了就赶紧提起裤子就往山下跑,反正最后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到家的。

最后到家的时候,我们身上的衣服都是破洞跟逃荒似的,肯定是我们跑下山的时候太匆忙导致的。

最后在我妈的再三逼问之下,我才说出来发生的事情,然后被我妈一顿胖揍,说我们能活着回来就是老天爷保佑。我妈说那片树林里的土堆都是婴儿,其实不是死婴,那是活生生的婴儿被活活的埋在土堆里弄死的。原来我们村子里以前就十分的穷,家家户户的基本都是一个娃娃,再多就养不起了,于是我们那边就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男孩,因为男孩可以传宗接代。于是生下的女孩子就被抱到山上的那片树林里弄死,然后葬在那里,时间一久那里就成了村里人的禁地。一直到新世纪到来之后,这个规矩才没有继续,但是村子里还是穷,于是就有人把生下的女孩卖掉。

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每当我想起老家山上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坟头,我的心里说不出的难受,那些都是活生生的婴儿啊,也难怪他们死后阴魂不散,确实是怨气难平,被自己的亲生父母亲手弄死,这种怨恨想来是没有什么可以平息的。

我听说后来那片后山被开发了,说是准备弄成旅游景点,可是刚开始建设就出事了,死了三个人,都是被吓死的,没人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但是我知道,我想那些婴儿的灵魂也不想被他们打扰吧,这么做只能说是他们自寻死路了。后来因为贩卖婴儿的事情,我们的村子被带走好多人,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贩子出现了。

以上就是陕西民间真实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陕西民间真实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71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