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东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邵东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一千字、恐怖民间鬼故事、民间难产鬼故事、中国民间鬼故事牡丹灯笼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邵东民间鬼故事第一篇-鬼的生活

太多太多的人都有这样的疑问:世界上有鬼吗?我怎么看不到啊?如果你能看到鬼,你就是神人了。空气也看不见啊,我们不是也天天呼吸它。信不信是你个人的事,不信的话就当笑话看好了!

准确的回答是:有,肯定有,虽然很多人不承认,但他的心里绝对有鬼,而且心中这样那样的鬼还不少咧!还有些人不承认有鬼就罢了,却偏偏对鬼怕的要命,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释迦牟尼佛在《长阿含经》里说到:【一切人民所居舍宅,皆有鬼、神,无有空者;一切街巷、四衢道中、屠儿市肆及丘冢间,皆有鬼、神,无有空者】。

据此来说鬼是很多很多的,而且就生活在我们之中,只是我们肉眼凡胎,视而不见罢了。看来我们是天天跟鬼混一起了,说不定走路时还能撞在一起呢。大家知道有一个词叫“鬼混”吧,就是这样来的。

在佛经『正法念经』中记载的鬼有三十六种之多,他们转世鬼道的缘故是因为前生造作恶业太多,心生吝啬而多贪欲。此道众生,因前世之恶业,堕鬼道中,常受饥馑,长年得不到食物和水,身子赢瘦据,丑陋不堪,其中有的饿鬼腹大如山,但咽如针孔,虽遇饮食而不得进食。

鬼是很可怜的,他们的世界虽然和我们重叠,但是却是暗无天日的,只有碰到了有缘的(在世之人),并且这人是信佛念佛的,他们才能见到点光亮。一旦转世到了鬼道,就是接受苦果,没有享乐的机会,不像人间苦乐参半。虽然有的鬼也能享有人、天福报,但极大多数都只能接受恶报,而这些恶报也都属饱尝饥渴、馈乏之苦,所以也有'饿鬼’之名。因为前世造作的善恶业不同,在鬼道所受的果报也会不同,这个现象犹如人间一样。

鬼是没有肉体的,鬼都是阴性的。我们人有肉体,所以人具有阳气,鬼是怕接近阳气的。形容男人都用“血气方刚”四个字,这样的人阳气最盛,鬼是“敬而远之”;但是小孩或妇女、病中之人阳气虚弱者,鬼就容易接近;自身邪气重者,如淫、邪、心中有恶等,鬼也容易靠近。

如:有一种食气鬼,乘人身体虚弱,或病重时,便乘机而入,吸取其气,人就会死亡,因此必须有人守护病者;还有一种鬼叫欲色鬼:此鬼常与好色之徒亲近,崇人邪淫,而鬼得食淫污之物,遇人怀孕,鬼缘投胎,生为人,男喜贪淫****则为妓,以****人道。其实只要人心不色不淫,此鬼又何有机会如此****人间!

另外现在车祸特多,人都将其归为车辆太多的缘故,其实在鬼道有一种鬼,叫住四交道鬼:此鬼喜住各处交通旁之阴暗或危险之处,专戏弄心中有恶之人,致人走失迷路或发生车祸。以此推知,心中不存恶念的人,是不会发生车祸的。

邵东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庭院幽深处

话说叶家在本地也是名门望族,富庶一方。叶大老爷有一儿一女,发妻死后并未续弦。几年前,叶大老爷病逝,少爷掌管叶家,将叶家产业打理得井井有条。叶府仍是一派繁华必盛之象。

不料一年前的元宵节发生惨事。一个长工喝醉酒睡在柴房里,被不知哪里飞来的炮竹点起大火活活烧死。半年后,欲与叶小姐结亲的杨公子来叶府过文定礼时,多喝了两杯酒,去如厕时竟跌落井中溺毙。正值二九芳华的叶小姐伤心之余,放出话来说,此生宁可诵经念佛不再嫁人。

一年内两人横死,谣言渐起。不时有仆人称在夜间见到鬼魂,府内人心惶惶。叶府闹鬼的各种离奇事甚至传遍全城。叶少爷索性另购置一处大宅,举家搬迁。叶小姐却不肯走,说不相信有鬼怪,如果真有,那她更应留在这里陪伴杨公子阴魂。

叶少爷好话歹话说尽,也奈何不了叶小姐。只好先任她居住在此,其他家小仆从都搬迁到新府。

原本热闹的宅子一下变得冷冷清清,再加上叶小姐身体虚弱,极少出门,宅院大门常常紧闭深锁。日子久了,被鬼魂之说缠绕的大宅更显得孤僻阴森。

听说里面阴魂不散啊,本地人面带惊惧地警告。

然而,还是有人不顾提醒,迈步走进叶府的大门。

这一天刚过正午,偌大的宅院里人稀声悄。

轻微脚步声响起,一个老妈子领着一个年轻女子穿过两重院落,走上长长的回廊。年轻女子神情愁苦,蓬头垢面,然而满面灰尘下,清秀的五官依稀可见。老妈子五十岁左右,纹丝不乱的发髻下,是一张瘦削的脸;紧抿下撇的唇角和犀利的目光,显得严厉而刻薄。

两人穿过回廊,直走到第三进院,见到一排后罩房。老妈子在一扇雕花木门前站定。

“小姐,那丫头我带来了。”隔着门,老妈子躬身请示一声,轻轻推开房门迈步入内。

女子慌乱地用脏污的袖口抹抹脸,又理了两下乱莲蓬的头发,这才小心翼翼地跨过门槛。

屋内门窗紧闭,点了蜡烛,却让人感觉更昏暗。烛光映照着一扇精美艳丽的花草屏风,一个衣饰华美的小姐站在屏风前面。空气里漂浮着淡淡的薰香。

女子低头不敢乱看乱动。目光所及,可以看到小姐的下半截碧绿纱裙,和柔软纱裙下一双鹅黄底的锦鞋。两只鞋头上各用五色丝线绣了一只展翅欲飞的鸳鸯,十分精致可爱。

女子垂头看着自己布鞋上的洞眼,略感羞愧地向后退了一小步。

“你……是叫金荷吧?”小姐轻声发问,娇滴滴的声音有几分娇羞腼腆。

“是。”

“当啷”一声闷响,屏风后似乎有什么器物重重翻倒在地。金荷一怔,却不敢抬头。小姐颤声问:“哎呀,刘妈,……咳咳,是不是老鼠?”说完,又是一连串咳嗽。

金荷听见刘妈向屏风处走去又折回。

“是一个花架子的腿折了,我明天吩咐老赵买个新的。天有些凉,小姐把这件外衣披上吧。”刘妈的声音殷勤而温柔。

小姐又咳了两声才开口,“听刘妈说,你是苏北逃难来的。唉,苏北今年又闹饥荒呢。刘妈,你记不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也有不少灾民逃难到我们这儿……”

刘妈附和,“我记得,小姐。”

“真可怜。”小姐轻柔的声音里有几分同情,“你就留在这里做事吧。我身子不太好,不怎么管事。府里大小事,都是劳烦刘妈打理。你凡事听她吩咐就是。”

“谢谢小姐收留,我一定努力干活。”金荷低声回答,心里暗自松一口气。

梳洗干净的金荷,被刘妈领到二进院东厢的一间房。房间虽简陋却很宽敞,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杂草丛生的庭院。在庭院中央,几只鸟雀站在一口水井的井沿上,叽叽喳喳地啼叫,给死寂的宅院带来几分生气。

金荷有些惊讶──这么大一间房竟是自己一个人住。

“府里有很多空房间,你不必大惊小怪。”刘妈似是看出金荷的讶异,冷冷地开口,“我住在小姐隔壁,也就是后罩房西面第二间。小姐身体不好,喜欢清静。她一直都是由我来服侍的,她的东西也全部由我打理。我有什么事,自会吩咐你。府里的规矩,你可以慢慢学。但须记住最重要的两条:第一,关于叶府有些乱七八糟的瞎话,不许跟着乱嚼舌头;第二,除了我,府里的仆人,谁都不许擅自进入小姐住的第三进院。若犯了任何一条,你就会被赶出叶府。听清楚了吗?”

说最后一句时,刘妈的声音突然提高,雪亮的目光紧盯住金荷。金荷心里一惊,不自觉低头,“听清楚了。”

邵东民间鬼故事第三篇-聊斋鬼故事之香云

乔生是湖南零陵人,十七岁就成了孤儿,家里十分贫寒,又没有什么事做,便依靠舅舅,跟着舅舅摇船为生。

他们曾经驾船在襄阳和汉阳之间来往。有一次,载着几位商人到荆门去,经过黄金峡,因为滩头险恶,天有要黑了,所以不敢再往前走了,就把船停在古城前面。

舅舅叫乔生到山中去砍一些竹子来,好作为撑船之用。沿河两岸,竹子十分繁茂。乔生便上岸,走进山中去砍伐,不一会儿就砍了好几条,然后准备回去,可是一看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竹子,不知道从哪里出去,在那里左右彷徨。

不一会儿,看到一个老媪走在林子中,年纪大概在七十岁这样,拄着拐杖,摇摇摆摆地沿着一条林中的山路,朝西边走去。

乔生见到有人了,便立即追上去,向老媪询问:“老人家,从哪里可以通到岸边。”

老媪笑着道:“江岸在东,你却朝西走,相差太远了。天快要黑了,你又走错了路,到了晚上,虎狼就出来活动,你一个稚嫩少年,你认为你还能回得去吗?不如暂且到我家留宿一晚,明早一早再回去。”

乔生在山中迷了路,心里早就惊悸不已,听了老媪这样说,心里的害怕不觉减去了几分,在心里暗自高兴,然而还是要礼貌性地推辞一下:“只是与老婆婆素不相识,怎好造次。”

老媪道:“你小子呀,言不由衷,让人听了感到厌烦,还说什么,快跟我去吧!”

于是,乔生便跟着老媪到达了深山之中,弯弯曲曲地走了好几里,才到老媪家。老媪家,后面背靠着一座高山,门前是深深的山涧,屋子就是经靠着山崖装饰起来的洞窟。

老媪敲门,叫道:“香云。”鬼大爷鬼故事

一个女子答应着,就出来了,则是一个年方二八的美丽女子,面色犹如刚盛开的莲花一般,身上散发的香气比麝香还要香,那女子见到了客人,十分的羞涩,想要避开。

老媪道:“我儿又做什么娇态?这位小郎君迷了路,要是没有一碗胡麻饭来招待他,就太没有地主之谊了。况且我儿常常嘱咐我,我既然答应了,怎么会可惜自己的心力,不极力为你去做呢?今天,物色到了一个风流蕴藉的郎君,我终于可以歇歇了。”

老媪如此说,香云更加感到羞涩,转身跑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老媪请乔生坐下,笑着对乔生说道:“娇养惯了,一见到生人,就做起了儿女情态,幸好郎君也不介意。”

乔生道:“岂敢,岂敢!”跟着老媪走进屋室之中。屋室都是在山崖上开的穴洞,不过装饰得十分精美洁净,也只有三间,中间一间算是厅堂,西边的一间,垂吊着墨色的帘子遮蔽着,就是香云的闺阁了,东边的一间,驾着炉灶,放着案板刀具等,应该就是厨房了。

老媪让乔生坐下,自己去厨房中烧火做饭,把乔生招待得十分周到。

乔生问老媪姓氏,老媪说:“夫家姓古,老身寡居已有十六年了,只生有一个女儿,就是刚才出来的香云,还没有许配人家,我家世代居住在这里,今天有缘见到郎君,就暂且委屈你在厨房中睡了。”

乔生道:“我有一席之地落脚,就可以了。”

当时天已黑了,乔生就到厨房中的空出睡下。

乔生第二天早上起来,天已经亮了,他便去见古媪,想和她辞行。他站在帘子外面叫道:“古老太太,我要回去了,多谢你的关照。”

过了很久,都没有回应,乔生又说了一遍,才听到香云道:“娘有事情早就出去了,想现在也快要回来了,请你稍等一会儿吧!”香云的声音清朗明锐,如同雏莺的叫声一样婉转动听,听了便让人生起怜爱之心。乔生唯唯而应,然后默然坐下,心神如静水中扔下一颗石子一般,不觉荡漾起来。

没一会儿,忽然就看见古媪和另外一个老媪和女郎,她们也好像是母女,一起回来了。

古媪道:“香云,你杜姨和你的八妹来了。”

乔生立即站起来,弯着腰站在旁边,不敢抬头仰视,杜媪站着仔细观看乔生,然后想着女郎道:“果然是一个俊俏的郎君啊!你古姨的眼光真是不错。”女郎也看了两下乔生,然后笑着,走进内室去了。

随着,便听见女郎想香云开玩笑说:“姊姊好没有礼啊,我娘特意为你大事才到来,都不出去迎接?”

可是,没有听到香云怎么回答,只听到低低的笑声。

接着,杜媪也走进内室之中,笑着道:“外了我甥女的事,天还没亮,踏着露水早早地到来,心里着急,步子迟缓,翻越山崖,跨过高低不平的山路,东一脚西一脚,颠颠簸簸,几次几乎差点坠落到山崖中去了,不是你妹妹搀扶着,我早就掉身山崖,粉身碎骨了,你该如何感谢我呀!”

乔生在外面听到香云带着笑小声说,似乎在问候杜媪相关起居之事。

没一会儿,杜媪就出来见乔生,问道:“郎君尊姓?年纪多大?”乔生道:“我已十九岁了。”

老媪道:“大两岁,刚好合适啊!有父母兄弟吗?”

乔生道:“父母都去世了。”

老媪道:“娶亲了吗?”

乔生道:“还没有。”

老媪又问道:“做什么事营生?”

乔生道:“跟着舅舅行船。”

杜媪道:“少年孤子,正好拿来作为依靠啊!干着苦力活,可以放弃了。这里主人古媪,是我的姐姐,她的女儿香云,也就是我的甥女,天生丽质,淑仪有致,想郎君已看过了,!老姊叫老身做媒,想招赘你做个半子,你能屈尊答应吗?”

乔生突然听到这样说,暗自欢喜,高兴得口上都说不出话来。

邵东民间鬼故事第四篇-雷楔

江西某地,土壤肥沃,附近有赣江支流流过,称得上是鱼米之乡。

有一天晚上,更夫经过一个巷子拐角时,突然看到前面桥上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他觉得奇怪,便过去吆喝了一声,想问问出了什么事,谁知走近了一看,却发现那女人身上穿的竟然不是白衣服,而是白色的毛。不等那女子回过头来,他就吓晕过去了。

此后接连大旱三个月,到了夏天,河流只剩一线,田里都裂开了一条条口子。拜龙王、晒土地之类的祈雨手段都用过了,天空连半点儿云彩都看不见。老年人都摇着头说,活了一辈子,这样的大旱天从来没见过。再这样干旱下去,田里就颗粒无收了,到秋天大家就只能逃荒要饭了。人们全都心急如焚,但谁也想不出办法来。当地县令为了解除旱情,发榜求贤祈雨,结果法师、和尚来了不少,却没一个灵验的。

有一天,有个打着绑腿的年轻汉子突然揭了榜。因为久无灵验,已好些日子没人揭榜了,当地县令如获至宝,连忙接见。虽然这年轻汉子实在不像是个法师,但县令还是客客气气地见了他。

那汉子说,此地是出了旱魃。原来旱魃在上古传说里,本是黄帝大战蚩尤时,为了对付蚩尤手下的雨师风伯而请下的天女,可是在后代传说里,却有了女子死后变成了僵尸这么一说。出了旱魃的地方,滴水不下,往往要大旱三年。

县令听这汉子说得头头是道,便问他要什么法器,汉子说他只需要三件东西。第一件,他问这里是不是有个雷神庙?

在中国传说中,雷公的变化相当大。上古时,雷神叫丰隆,屈原的《离骚》就提到此名。后来被道教神霄派道士归纳为三十六雷部天君,成了一个大衙门。但在民间传说里,雷公还是背生双肉翅,长了个鹰嘴,左手拿楔,右手拿锤的形象。在这地方确实有一座雷神庙,里面的雷神塑造得很古怪,别的也与一般雷神没什么不同,只是左手的楔却缺少了尖头。

据传,这是因为有一次某代天师拘雷神行雨,有个雷神在工作时开了小差,不小心把雷打到了关帝庙,关帝大发雷霆,一刀将雷神的楔斩断。后来当地人在半截雷楔落地的地方建了这座庙,塑的雷神左手也就只拿半个楔。

听得果然有这庙,年轻汉子面露喜色,说事已成一半,第二件容易之极,只需一张有围幔的供桌。只是第三件最难,马上要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虽然荒年也有卖儿卖女的,可是一时之间哪里找得到?而为人父母的就算走投无路,也不忍心让他这样送死,所以县衙里的人都面面相觑。好半天,有个小吏出来咬咬牙说,自己儿子未满周岁,为了百姓,他愿意献出来。汉子闻言动容,向那人深施一礼,说:“君诚勇者。”因为旱魃性喜食小儿脑,所以只有这一个办法引它出来,然而只要有他在,就一定不会让孩子受到伤害。

当天晚上,他们在雷神庙外放了一张供桌,将男童放在了桌上。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一个人呆在供桌上哭得死去活来。他父亲虽然听那汉子说,一般人不能见旱魃,但放心不下,便一直躲在雷神庙里。听得孩子的哭声,他心如刀绞,正当他忍不住要出去把孩子抱回家时,突然听得供桌下那汉子小声说:“来了。”

远远望去,只见有个白影正极快地过来,却是一步一跳。孩子的父亲知道是旱魃来了,心头一寒,也不敢再动。只见那旱魃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跳到供桌边,正要伸手去抓小孩儿。说时迟,那时快,汉子已从供桌下一跃而出,手里抓了个东西刺中了旱魃后心,“嚓”的一声,却像是扎进了一块木头里。那旱魃嘶声惨叫,凄厉之极,如电光般逃窜走了。

孩子的父亲见此情景冲出来,抱起了孩子,对汉子说:“可惜让它跑了。”汉子却冷笑说:“旱魃已跑不掉了,明天就能见分晓。”

第二天,天空积起了厚厚的云,一阵阵干雷轰响,却总是不下雨。那年轻汉子站在城头看着雷响的方向,说:“就在那边。”招呼了十几个胆大的小伙子,扛着铁锹跟着他前去。

走到一块山坡前,只见坡上有一座荒坟,周围寸草不生,一阵阵雷声似乎总在打这地方。汉子指了指这坟说:“就是这里了。”小伙子们胆大,立时把荒坟掘开。本来掘到土下会越来越潮,但这里却是越来越干,到五尺多深时,土已干得和沙子差不多。等掘到丈许,土里赫然是一具浑身长满了白毛的女尸,十指如鸟爪。虽然死了很久,但这女尸双目圆睁,眼露凶光。当小伙子的铁锹铲中它时,女尸还会啾啾鸣叫,身上也毫发无伤,双手则作势乱抓。

年轻汉子合拢双手在胸前念念有词,见这女尸还在动,厉声喝道:“孽畜,还敢猖狂!”他将右手食指伸到嘴里咬破指尖后,将指血往旱魃身上一洒,旱魃被血沾到就不动了。这时,那年轻汉子让人把旱魃拖了出来,从那旱魃背上拔下一个东西,再拿了些干柴堆在旱魃身上点着火。火光中,旱魃嘶声惨叫,化作灰烬。也就是旱魃被烧尽的那一刻,一声雷响,暴雨如注。

等汉子和那些年轻人回来,县令以及大小官员降阶以迎。县令问汉子是如何除掉旱魃的,这汉子说,旱魃不畏五金铁器,只有桃木桩才能伤它。但更夫既然能在桥上见到旱魃,说明这旱魃已到了炼形之际,桃木桩也伤不得它了。所以他问此地有没有这个雷神庙,因为他在家里的藏书中看到,这雷神庙中的雷神手中所握即是雷楔。这东西其实是被闪电击中的树木在一瞬间化成的东西,也只有这个能镇住旱魃。只是当时他也有点儿害怕,但冒险一试,终于成功。

他做了这事后,也不用金银财物,只要将这雷楔给他就是了。县令看了看,那雷楔看上去有木质纹理,但叩之却有铜声。随后那年轻汉子便飘然而去,县令也不知他是什么人,只是对此人的豪情高致怀想不已,常以之勉励自己。

后来这县令因为政绩突出,被提拔为礼部京官,有一次奉命迎接龙虎山真人进京。真人就是民间所说的张天师,因为明太祖说过天岂有师,所以改封为真人,但民间仍称其为天师。待见到天师时,县令发现原来就是当初那个年轻汉子,只是这时,他穿着鹤氅,雍容华贵,也已不认识当初的那个县令了。

邵东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古代鬼故事之魂孕

明嘉靖年间,竟陵何湾出了一桩怪事。一个名叫何大彪的汉子死后不久,他的妻子突然梦见他回来了,随后二人又在梦中成就鱼水之欢。让他的妻子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还怀上了身孕。其中到底是什么缘故?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原来,这何大彪靠给人做挑夫为生。他的妻子屈小梅不仅生得貌美,而且温柔可人,夫妻俩十分恩爱。不想有一天,何大彪给人运送盐巴,直到夜深也没有回来。屈小梅心中惦记丈夫,独个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开门一看,却是与丈夫一起做挑夫的王二。只见王二衣衫凌乱,满脸血污,还没开口,早已是泪流满面。他告诉屈小梅说,他们经过青山口时,遇到打劫的,何大彪被人当场砍死。他滚进山沟,才逃得一条性命……听说丈夫已死,屈小梅双眼一黑,昏了过去,被王二摇醒,不由号啕大哭。打这之后,屈小梅思念丈夫,一天到晚泪水涟涟。倒是竟陵盐行的老板陈运昌隔三差五就着人送银子来,屈小梅一时也衣食无忧。

一天深夜,屈小梅突然被一阵男人的哭声惊醒。她到窗前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只见院子的半空悬着一条黑影,披头散发,体形与丈夫十分相似。难道是丈夫的魂魄回来了?她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再也无法入睡,便在床上坐了一夜。

第二天晚上,她只得将邻居的女儿周秀秀叫来做伴。可是到了半夜,哭声再起,而且比昨晚哭得更加凄惨。那黑影边哭还边朝这边走来,二人吓得抱作一团。见这里闹鬼,周秀秀再也不敢来给她做伴了。听说三清观的张道长颇有法力,于是屈小梅便将张道长请来帮忙捉鬼。张道长在房前屋后转了几圈,说那鬼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丈夫何大彪,由于舍不得她,阴魂不散,又找了回来。为了驱鬼,张道长在院子里念经诵咒作了一阵的法,离开时又给了她几道符,让她贴在门窗上和床头。或许由于符的作用,打这之后,一连几个晚上总算平安无事。

一天半夜,屈小梅突然梦见丈夫从外面回来,还给她带回不少首饰和礼品。她并不觉得害怕,一下扑到他的怀里,并成就鱼水之欢……醒来时,屈小梅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回想梦中的情形,她不由一怔:难道昨晚丈夫真的回来过?让她感到奇怪的是打这之后,一连几晚她都梦见和丈夫在一起。没过多久,她还出现恶心、厌食等反应。开始,她还以为自己患上什么病。找郎中一把脉,才知道自己有了喜。这就怪了,难道梦中和鬼魂交媾也能怀孕?更要紧的是丈夫死了这么久,自己孤身一人居然怀上孩子,外面的人会怎样看自己?想到这里,屈小梅感到害怕起来。

就在屈小梅感到无计可施时,突然吴媒婆受人之托给她做媒来了,男方是城里的一户生意人家,前不久刚死了娘子,正想娶个填房。平心而论,屈小梅不想再嫁人,因为她还放不下何大彪。可这不争气的肚皮一天天大起来,如果真的被人瞧出破绽,怕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她淹死……屈小梅想来想去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而吴媒婆三天两头的就到家里来苦苦相劝。屈小梅万般无奈,只得答应了这门亲事。

娶她的这户人家不是别人,正是竟陵盐行的老板陈运昌。嫁到陈家来不到半年,屈小梅就生下一个儿子,但陈运昌毫不介意,并将儿子视作己出。这一来,反倒令屈小梅感到有些难为情。只是没过多久,儿子就病死,屈小梅十分伤心。好在陈运昌对她十分疼爱。时间一长,屈小梅也就渐渐丢开这些事。

以上就是邵东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邵东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