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世界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迷你世界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下载、民间鬼故事鬼姐姐、民间鬼故事小说网、民间真实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迷你世界民间鬼故事第一篇-致命霓裳

宋慈,南宋建阳人,是我国古代杰出的法医学家。

这一天,衙门里的押司陈良向宋慈告假,说儿媳妇疏月昨晚死于难产,他要在家中料理丧事。宋慈准了假,不过心中好生纳闷,前些日子,他还去陈宅赴过宴,贤淑漂亮的疏月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么年轻漂亮的少奶奶,怎么会突然死于难产呢?

当天,宋慈到陈家吊唁。陈良陪宋慈来到灵堂,陈良的儿子陈秀石面色通红,对父亲怒目而视,好像心有不忿,这些都被宋慈看在眼里。这时,从外边闯进一对中年夫妇,大哭妹妹死得好惨。陈良介绍说,这两个人是儿媳妇的娘家哥嫂二旺和秋菊。这时,二旺冲着陈良吼道:“我妹子昨天白天还好好的,怎么到晚上就死了呢?”秋菊忙对陈良说:“伯父,二旺不会说话,您多见谅。昨天上午她还在和我一起说话,怎么突然就死了呢?”陈良转身对宋慈说道:“大人,卑职一生无女,将疏月当作亲生女儿一般。她即将给我陈家生儿育女了,要说悲痛,我比谁都悲痛。”说罢老泪纵横。

宋慈回到衙门,捕头铁手说,街上的李记茶坊李掌柜前来报案。宋慈让铁手将李掌柜带进来。李掌柜说,就在今早,他去周记裁缝店定做新衣,发现周裁缝死在卧室里,于是跑来报案。

宋慈赶到案发现场,只见死者双眼暴突,七窍流血,是中毒之状。他见旁边饭碗里的汤中有少许的人参和一些鸡肉,便吩咐捕快牵来一只小狗,小狗喝了两口便倒地死了。他推测,周裁缝就是喝了含有剧毒的人参鸡汤死的。可谁在这碗人参鸡汤里做了手脚呢?难道老裁缝是服毒自尽?如果是这样,是什么原因将老裁缝逼上绝路?李掌柜说他还有一事相告,一个月前,老裁缝的儿子小裁缝意外死亡了。小裁缝刚过二十,怎么平白无故就死了呢?后来听人说小裁缝是得了一种绝症。

一个月内裁缝父子相继死亡,难道是老裁缝想念儿子寻了短见?这时李掌柜说,周裁缝学得一手好手艺,妻子去世后,周裁缝就将手艺传给了儿子。半年前,小裁缝得了一种怪病,不吃不喝,脸色苍白,到最后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不久就死了。周裁缝几天前和他一起喝酒时老泪纵横,李掌柜问他为什么如此伤心,他只是说家门不幸,李掌柜想多问几句,周裁缝却闭口不谈了。

李掌柜走后,捕头铁手又在茶楼里打听到一条重要线索,原来小裁缝和一个女人有私情,这个女人就是刚刚难产而死的陈家少奶奶疏月!原来,铁手按照宋慈的吩咐乔装改扮去寻找周裁缝死亡一案的线索,他在茶楼从米行陈掌柜那里听说,陈掌柜曾亲眼目睹小裁缝和陈家少奶奶的私情。铁手亮出身份,将陈掌柜请进了衙门。

宋慈问陈掌柜,是怎么看出来陈家少奶奶和小裁缝有私情的。陈掌柜说,半年前的一天晚上,他从一家酒楼出来正要回家,忽然看见一个人影在他前面一晃。借着酒楼门外那两只大红灯笼,陈掌柜看得清清楚楚,正是小裁缝。只见小裁缝爬上临街一面院墙,跳了进去。陈掌柜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就爬上院墙边的一棵杨树往里看。月光下,他发现墙里是个花园,不远处的一片花丛旁边,小裁缝和陈家少奶奶正拥抱在一起亲热呢……

陈掌柜走后,宋慈眉头紧锁,他感到周裁缝父子和疏月三人的死亡绝非巧合。

早上,陈家下人进来向陈良禀报,说接云寺的住持了然大师求见。陈良正准备差人求了然下山为儿媳妇做道场,没想到了然自己来了,急忙相迎。两人寒暄一番后,了然说他下山为少奶奶做道场,他已经算过,少奶奶的忌日是七星犯煞,如果在家里做道场,会对陈家极为不利。接云寺里有各方神佛菩萨佑护,煞星近不得身,如果少奶奶在寺里做道场,一切魔障自然化为虚无。陈良对了然向来尊敬,听他这么说,就同意了。当天,疏月的灵柩便被抬到了接云寺的一个偏殿停放。

了然每天率众僧为亡灵念经超度。夜幕降临,了然正在禅堂打坐,门外来了几个借宿的客商。了然将几位客商引进禅堂,领头的客商施礼说:“大师,本官半夜打扰,还望大师恕罪。”了然双手合十说:“大人见外了,您一心替亡者洗冤昭雪,老衲佩服之至。”

原来,领头的客商正是宋慈。他先让铁手去接云寺说服了然大师,去陈家将疏月灵柩运到接云寺做道场,其目的就是想勘验一下疏月是否如陈家所说的,是难产致死。因为陈良毕竟是县衙押司,公开提出勘验尸体是不合适的。

宋慈开棺验尸,发现死者确有身孕,不过只有四五个月的样子,绝非难产而死。而且疏月脖颈处有一个小针孔,孔周呈青紫之色,若不仔细观察很难发觉。宋慈用银针一试伤口,银针立刻变黑了,他断定疏月系中毒而亡,中毒的地方就是脖子上这个针眼大的伤口。

第二天一早,门房报说刚才来了个姑娘,让他把一个包袱交给宋慈。宋慈打开包袱一看,里面包着一件漂亮的霓裳,霓裳就是一种轻纱做的衣裙。宋慈将霓裳拿给铁手看,两人琢磨了半天,宋慈突然说杀死疏月的凶器正是这件霓裳!

铁手不解,宋慈说:“这件霓裳缝制得极为巧妙,里边暗藏着机关呢!”他将霓裳拿在手里指着领口说:“霓裳的领口里布满了细小的针刺,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破绽。”铁手仔细一看,领口处果然微微露出细小的针尖。宋慈说,“这可能就是传闻中的见血封喉之毒啊!这种奇毒如果蘸在针上刺了人,不出片刻人就会被毒死。”

宋慈将一只青蛙放在桌子上,然后用那个铁刺儿划破青蛙外皮,果然,片刻工夫青蛙便蹬腿死了。宋慈推断,在长汀,能将如此细针缝制在霓裳里而不被发现的人,只怕就是刚刚死去的周裁缝。铁手问宋慈为何断定是霓裳害死了疏月。宋慈说:“道理很简单,这件霓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一定是知情人在指点我们找到案情的突破口。她之所以不敢来见我,是怕遭到麻烦。这个人与疏月关系非同一般,不忍见她被害才提供证物给我们的。”

宋慈让门房好好回忆一下送包袱小姑娘的样子。门房说:“她将包袱交给我后就匆匆忙忙走了。姑娘长得活泼可爱,左眉心有一颗黑痣。”

宋慈知道此人是案情关键人物,便差捕快去寻找。

迷你世界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偷香窃玉双刀客

太仓有一位富翁,家中有位千金大小姐,生的是美丽又聪明,琴棋诗画无所不精(唉,古人夸女子聪慧必定是少不了这几样吧?话说回来,除了这几样还有什么可说的么?怨念……)。就这么一个宝贝,还这么出类拔萃,富翁夫妻自然对这个女儿是千依百顺、宠爱有加。

时光如梭,转眼这位小姐转眼到了十五岁待嫁的年纪。

提起小姐的未婚夫,倒也非寻常人家,还未迎娶过门,便已经斥资为她建造了一座华丽的别墅,将其安置入住,并且派了一个老嬷嬷和一个侍婢照顾小姐的饮食起居。

只是这夫家虽是好心,却不想扔下这么一个青春年少的姑娘家整日呆在偌大个宅子里,连个可以说话交心的对象也没有,不憋出问题才怪呢。

什么、您说还有一个丫鬟在?

开什么玩笑——您不想想,让她这么一个饱读诗书、六艺皆精的大小姐和一个能把“一”字认作扁担的村姑谈《高山流水》和诗词歌赋?这和对牛弹琴有什么区别?

我看弹棉花还差不多。

话题扯回来,却说这一天,咱这位寂寞无聊的大小姐终于忍受不了豪宅里单调枯燥的生活,满腹苦水地跑回娘家准备好好诉一诉苦。

大小姐这里兴冲冲地进门,却被告知母亲在接见一位化缘的小尼姑。

这倒奇了——

家里都知道母亲是出奇的宠爱自己,如今居然为了一位外客,放着她这个许久未曾见面的宝贝女儿不理会,却去陪一个小尼姑?

大小姐这心里原本就委屈,加上这回,这心里那叫一个气啊,想也不想地冲进会客厅——她倒要看看究竟是哪家庙里的大菩萨,敢跑她的地盘抢香油钱来了?!

冲动归冲动,大小姐这多年的教养不是白瞎唬人的,纵然心里不爽,但还是举止翩翩,仪态万方的。

初见之下,没想到这小尼姑倒是生得十分俊俏。

大小姐自然没有忘记来这里的目的,二人见礼之后,大小姐便开始语中带刺地和小尼姑交谈起来。

小尼姑自然是不曾料到有机会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大家千金,果真如传闻般明艳动人,心里暗暗欢喜。虽然察觉到对方似乎对自己有敌意,小尼姑倒也不担心,应答之间就不着痕迹地把大小姐夸赞了一番。

再说这小姐,本是有心找茬,却发现这小尼姑竟然颇懂文墨,而且为人机巧玲珑,加上外貌又着实讨人喜欢,原本心里那点别扭早就抛到爪哇国去了。

一番交谈下来,二人皆是相逢恨晚,大小姐自然不用说是高兴得不得了。

小尼姑识得些字,特别会下棋,与大小姐对局,几番下来之后,居然互有输赢。大小姐愈发觉得捡到了宝,对小尼姑更加喜欢,二人越发亲近,结成闺蜜。

来往的多了,自然也熟悉起来,渐渐地就互相开起玩笑来。一天晚上,两个人靠着枕头躺在床上谈心。老嬷嬷和侍婢忙碌了一天,都已经困顿疲倦而睡下了。小尼姑对大小姐说:“处女也会动情欲吗?”

接连问了几次,大小姐就是不吭声。小尼姑于是把手伸到大小姐怀中说:“这么好的鸟窝空着,不如让我家的小鸟住进来。”大小姐咯咯笑道:“蠢尼姑,你傻了啊你?你也不过是个空鸟窝,哪里来的小鸟?”小尼姑回答:“我本来就有小鸟。”

大小姐只当她是在开玩笑,于是顺着问,你的鸟在哪里。尼姑说:“就在这里。”大小姐笑着说:“如果没有,看我不连你的鸟窝一起骂到烂掉。”于是大小姐笑着伸手按到尼姑的下身,果真是一只直立的小鸟在那里。大小姐脸色陡然变了,惊讶不已:“我原以为你是个尼姑,想不到你原来竟是一个和尚么?!”大小姐起身就要逃走。

小尼姑抱住她,哀求道:“姑娘你不要担心,我其实是双性人。平时和女孩子没什么两样,然而对女的动情就会变成男子,对男子动情就会变成女儿身,一般人是不会知道这其中变化的奥秘的。况且现在是夜深没人知道,有什么好担心呢?”大小姐一来好奇,二来禁不住小尼姑苦苦哀求,于是答应了。

一番云雨,好事完毕,小尼姑让大小姐检验,果然又恢复成了女儿身。大小姐笑道:“神出鬼没,还真是会挑准时间的好东西啊。”从此二人你来我往,更加亲密无间。

大小姐的婚期渐渐临近,而大小姐的肚子却渐渐隆起,有了身孕,见无法隐瞒,大小姐于是欺骗父母说是生病造成的。

没过多久,夫家迎娶完毕。没想到,大小姐婚后三个月后居然生下了一个孩子。

做丈夫的觉得非常丢脸,要求休妻,大小姐不肯接受,喝毒药自杀死了。

大小姐的父亲心痛爱女的死,于是将女婿告至公堂。(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再说这审案的官员却是一位糊涂怕麻烦的主儿,凭着经验,也不去细细调查,便将大小姐的丈夫关入大牢,准备将他秋后处斩以抵罪孽。

结案后半年后,那位官员升迁,新任官员李珏(旅店惊魂一节的主人公)接手所有案件。

李珏审阅到这桩案件卷宗后,觉得疑点太多,很可能是个冤案。于是找人把富翁抓来问话:“明明是你自家女儿不守妇道失去贞操,为什么你还要反过来控告你的女婿?”

富翁说:“我女儿一向住在绣楼中,终年不见男子,怎么可能怀孕?如果(女婿)抓到奸夫,我女儿死也是咎由自取,我又敢厚脸皮诬告他?”

李珏让富翁回去,秘密地找来卖花的老婆婆偷偷地查访,得知以前和大小姐交情最好的有一个小尼姑,然而自从大小姐出事之后,再也不见此人踪迹。

衙差把小尼姑带到公堂上,检验后,果然是女尼。小尼姑又羞又臊,气愤之下拿话讽刺李珏:“你这样昏庸也配当父母官!哪有两个女人同住就能生孩子的?”

这句话一说出来,在场所有人都惊讶不已。

李珏顿时猜到了其中原因,于是笑道:“你的恶劣行迹已经被我识破,还要砌词狡辩不服么?”于是叫官媒牵了只小狗过来舔舐其阴部。片刻之后就看到躲在洞里的虫子出来一般,小尼姑的男性象征于是暴露在人前了。

小尼姑害怕得脸色都变了,把事实全都招认了,连连磕头求饶。原来他和大小姐私下结交两年之久这件事根本没有人知道。

最后小尼姑被绳之以法。

茶茶点评:嗯,阴阳人啊,还真方便作案啊。不过,这种人大抵做事情只是凭着本能吧。只是可怜了那位丈夫:“金屋藏娇戴绿帽,休妻不成反坐牢”。如果不是遇到李珏,大概还得被砍头、断绝香火吧。

这种阴阳人,还真是要断绝所有人的生路呢。

迷你世界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古代鬼故事之背尸人

周金牙咧着嘴,露出他那颗金牙,大口大口的嚼着一只烧的金油油的鸡腿,吃一口嘴巴就要咂一下,仿佛在进行某种有节奏的艺术。

吃的差不多了,周金牙丢掉啃的只剩光白光白的鸡骨头,呸的一声吐了口痰在地上,吸了吸鼻子,站起身,冲着周围看着他的大家伙,嘿嘿笑了一笑,大声说道:“兄弟们,起来干活了!”

周围四个长的粗壮有力的汉子齐声说了句是,一个个站起身来,走到一个巨大的红色棺材面前,将麻绳套在身上,喝了一声,把这具红色棺材一下抬起来了。

周金牙点点头,说了一句:“上山!”

1.

刘镇这个冬天似乎来的早了些,还没到冬至,外面便寒风刺骨,滴水可成冰。

周金牙是这鸟不拉屎的刘镇的背尸人,从他爷爷那辈家里就开始和死人打交道,做到他这一辈,已经发展成殡葬一条龙服务的家族产业了,这刘镇上只要是死了人,大家伙必然是都叫他做后事,而他本人也是赚死人钱赚的钵满盆满,嘴里那颗金光闪闪的金牙就是他最大的特征,所以刘镇的人都叫他周金牙,至于本来的名字,大家反而都不记得了。

“周老大,王老板的媳妇昨晚得急病过世了,要您去收拾一下。”

周金牙早上刚拉完屎,就听到底下的小弟的消息,咧开嘴笑了笑,说:“前天看那小娘们还在我面前水灵灵的,那小腰细的像条蛇一样,腿白的跟豆腐一样,弄都我都想草她了,他妈的今天就死了,真可惜可惜。”

那报道消息的小弟也跟着淫笑了一声,退在一边等着周金牙发话。

“叫大傻几个来接活了。”周金牙用白毛巾擦了擦手,吩咐着小弟。

王老板被称为老板是有原因的,王大成几乎承包了刘镇上所有的饭店,算是刘镇上很有头有面的人物了,这次他媳妇死了,算是在刘镇上很轰动的一件事了。

王老板的府宅很气派,门前有一对石狮子,两扇朱漆大门敞开着,门前一个人也没有,显的颇为寂寥,周金牙带着大傻几个人走进去,在门口被一个王宅的下人领着,走过好多弯道才走到一间明显是女性装饰睡的闺房里面。

这间房屋里站着很多人,都在小声哭泣,气氛很是严肃,一个身穿黑色麻衣的中年男人看起来神色最为悲伤,双眼看起来没有一点神采,脸上都是交错的泪痕。

刘镇的冬天今年似乎来的早了些,周金牙感觉自己有点感冒了,他吸了吸鼻子,看着房间里的众人,发现还没有人发现他们来了,便干咳了一声。

一身黑色麻衣的王老板终于转过身来,短暂的停止了悲伤,看到周金牙和手下几个人,艰难的点点头,嘴巴张了张,说道:“麻烦了,周老板。”

说完,便吩咐周围王宅的人让开位置,让给周金牙做后事。

周金牙向王老板点点头,和大傻几个人向屋里的那张红色大床走去。

“他娘的,死了都这么好看。”

周金牙心里嘀咕着,望着床上躺着的王老板媳妇。

王老板的媳妇确实五官非常精致,一双丹凤眼闭着眼睛也能勾人心魄,睫毛柔顺的贴在眼皮上,脸蛋似一吹就可破,就像她从来就没有死去,只是睡着了而已。

突然,周金牙双眼猛地一瞪,整个人都快要跳起来似的,脸上满是震惊和惊恐。

“他妈的,她的眼睛怎么睁开了……”周金牙手指打着颤。

周金牙在看王老板媳妇的时候,他突然看到这本已经是尸体的女人,右眼突然眨了一下。

“妈的,肯定是最近睡少了,精神都不正常了。”周金牙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面前的女尸,确定她眼睛是闭着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大傻,干活了。”周金牙已经确定自己刚才出现了幻觉,便叫了一声大傻。

大傻应了一声,招呼着几个大汉,向王老板他媳妇的床走过去。

迷你世界民间鬼故事第四篇-民间奇异事之知恩图报

1916年,在江南的苏州一带,有个男子名叫岳凯,少年时就在湖广一带贩卖粮食,家财富有。岳凯平常别无所好,偏爱的只是杯中之物。倘若看见了酒,就连性命也不顾了。

一日,岳凯刚从洞庭湖贩了几车粮食往老家回程。正是十月上旬天气,气候渐寒,虽刚入冬,吹在人的身上叫人直打哆嗦。他恨不得歇马打尖,找个客栈,喝上几两老酒再走。

到了靠近家乡的地方,有一座官道必经的小镇,镇上街道狭窄,店面虽有几家,除了一家酒肆外,生意清淡,几乎家家门可罗雀。

这家唯一的酒肆没有招牌,只在门前插上两张一青一白的酒旗迎风招展着,那样儿就似向过往的旅客招着手儿。

时已中午,酒肆内生意出奇的好,敢情十月的冷风吹得旅客实在受不了,莫不打着进来饮两盅暖和身体的意思。

岳凯跟伙计进了酒肆,反正距家里并不太远,快马三个时辰就到。所以也不急这一时三刻,准备喝上几盅暖和暖和身体。他看到一个店家里的人,正捆绑着一条狗,将要杀了煮来吃。

岳凯便跟店家商量,花了1000元钱买下那条狗,并喂养了食物之后放生了,任凭狗愿意到哪里,就到哪里。

可是没想到那条狗随着岳凯走。他走到哪里,狗就跟到哪里,怎么赶都赶不走。

最后,这条狗在路上跟着走,一直跟到了岳凯的家。只要岳凯在家,这条狗就在家看家护院;若他出去做生意,则随他天南地北跟着走。

这条狗到岳凯的家已经两年了。

这年炎夏的一个下午,岳凯在同村的朋友家,四个人正围坐在一起打麻将。

突然,这条被救的狗闯进了这户人家,对玩麻将的岳凯“汪、汪、汪”直叫。

岳凯嫌烦,起身将这条狗赶到门外。

可是,当岳凯刚坐回牌桌,这条狗又奔进来,咬住岳凯的袖口往外拖拽。

牌兴正浓的岳凯,一时恼怒,对着狗一阵乱踢,追打出了大门。

这时候,传来地震轰响,房屋倒塌,屋内三个玩牌的人俱遭受灭顶之灾,只有岳凯幸免一死。

这条狗救了岳凯一命!

有一段时间,岳凯发现这条狗,每到夜里,就跑到村东头的陈家去守夜。

一天,岳凯把狗叫到跟前,斥责它说:

“你跟我来,我养你。现在,你去给别人家守夜,说明你已找到可以投靠的主人家。明天,你就不要回来了,别那么累了!”

这天夜里,岳凯梦见狗对他说:“我原本是陈家还没搬来此地前养的狗。陈家虽因生活所逼把我卖给了酒肆,但毕竟有养我之恩;所以我每到夜里必到村东头陈家去守夜,用劳役还人家的钱。现在,我仅仅还欠人家300元钱,还完就不去了。到那时,我一定尽心尽力还您的大恩情。您永远是我的主人。”

第二天,岳凯把那条狗叫到跟前,把封好300元钱的小布袋挂在狗脖子上,说道:“昨晚梦里,你向我说了那番话。你现在到村东头陈家还债去,免得你每夜辛苦过去守夜了。”

那条狗低下了头,接受了岳凯的训告。于是,就到了村东头陈家,把那300元钱扔在陈家卧室门口,就回到岳凯家来了。从此再也不去了,一如往昔。

迷你世界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参娃娃

听老人说,早年间有这么个石老头,祖籍山东章丘,年轻的时候闯关东闯到了长白山,跟着当地的参把头学着进山采参,一来二往的三十多年过去也就在东北安家了。这石老头膝下有个独子叫石大,二十八九的人了,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恁大的人了还赖在石老头家住着,吃老头的喝老头的不说,动不动还给老头甩脸子。石老头拿他也没办法,骂又不管用打还打不过,只能由着他了。

这一年夏天石老头染了风寒,夏天的风寒要是染上了比秋冬的要凶不少,接连灌了几副汤药下去还是体虚伤了元气,躺在炕上动弹不得。石大眼看着老头越病越重,还跟没事人似的,该吃吃该喝喝,整天瞎晃悠,根本不管老头死活。就这么拖了一些日子,这天晚上老头觉得自己实在快撑不住了,就把石大从厢屋叫过来说自己的身子这么熬下去不行,得想个法子。石老头嘱咐石大让他明天傍晚拿着自己以前在参帮敲山的木棒子,去村外的山口找两棵并生的歪脖子老松树,对着上风向的那棵敲七下,下风向的那棵敲八下,敲完就回家。石大斜着眼睛听完也没多想,反而两手一摊眉毛一横说,给钱,给钱我就去。这石老头看着石大这个不通人性的畜生样子,恨得咬牙切齿,但也无可奈何,骂都懒得骂了,只能从炕席子下面掏出点体己钱打发他。

第二天傍晚,石大按着老头说的,拖着棒子进了山口,果然在一个缓坡上找到两棵并生的老松,按着风向分别敲完,石大没回家,手头有钱自然一头扎进宝局耍去了。

一直到了当夜三更天,石大耍完回来,看见老头屋里灯居然还亮着。纳闷大半夜的谁还来串门啊,便偷偷的趴在窗户上看,只见屋里炕上躺着老爷子,炕下站着两个小孩,一男一女,都胖乎乎的,脸蛋儿粉扑扑的,穿着鲜亮的新衣服,脑后还留着一缕头发束成了小辫。老头看上去跟两个孩子还挺亲,仨人正聊着天。

只见老头躺在炕上看着两个孩子,委屈得眼泪汪汪地说,真不好意思劳烦二位大驾,但老汉我实在也是没辙了啊。两个孩子赶忙扯着嫩嗓子嗲声嗲气的说,爷爷,爷爷,快别这么客套,当年在山里要不是您拦着参把头,我们俩早就没命了。说着两个孩子把束辫子的头绳解开,各自拔了一根头发给老爷子,老爷子伸手接过来千恩万谢。俩孩子接着又陪老头聊了一会儿家常,要走的时候说,爷爷,时辰不早了,您好好养着身子吧,听说明天镇上要搭戏台子赶大集,我俩想凑热闹去看戏,正好顺道再过来看您。说完,俩孩子蹦蹦跳跳的穿过墙皮就不见了。

石大在窗外看着,揉了揉眼,又扇了自己两巴掌,知道自己不是喝多了也不是在做梦,真的是看见仙物了。转过身来,一脚把门踹开,上炕夺过老头手里的东西一看,这哪是小孩头发这分明就是两根长长的参须子。那两个胖孩子分明就是两个参娃娃,想到这,石大两眼放光,高兴坏了,一面骂骂咧咧的埋怨老头知道这样的仙物也不早说,一面心里盘算着明天怎么得着这两棵参。

第二天傍黑天儿,石大怀里揣了两根红绳,每根红绳一头系一个铜钱,另一头系个套扣,哼着小调,春风得意的往镇上赶。到了戏台下面,放眼看过去那是人山人海,十里八村的男女老少全赶过来听戏。石大为了找参娃娃只得在人群里插空乱窜,猫着腰眼睛骨碌碌地四处扫。一直到台上戏都开锣了,石大才在正对台子的一个小土坡上看见这两小孩,俩孩子在土坡上正手舞足蹈,欢天喜地的看大戏呐。石大贴着人群悄悄猫到他俩背后,掏出两根红绳,撑开套扣,趁着锣鼓家伙声儿响,扑上去一手一个套到俩小孩的辫子上,再使劲一拉,绳扣结结实实的套住了俩参娃。

这俩参娃一被套住,便呜嗷一声嚎啕大哭,满地撒泼打滚,吓得旁边那些看戏的人一激灵,人群一下子把石大和两个孩子围了起来。石大赶忙凑上去两手顺着绳子死死揪住两个孩子的小辫,死命的往人群外拖。这两个参娃又哭又闹想挣脱,石大又打又踹就是不放手。人群里有心软看不过去的就问石大,怎么回事啊。石大还耍横跟人瞪眼,管得着么?!打自己孩子我愿意!看戏的人又问两个孩子,他是你们爹吗?两个参娃哭的满脸泪珠,两腮红扑扑可怜兮兮地跟大家说,根本不认识,不知道咋的就要抓俺们走。看戏的这些人一听见孩子说不认识石大,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打人贩子啊!石大应声而倒,几个精壮小伙子上来几下就把他摁在地上,看热闹的人给他结结实实一顿胖揍。石大抱着头被打得晕晕乎乎的,两手里红线也撒开了。众人一直打到石大告饶了才停手,石大咬着牙跟大伙说:别打了,别打了,那俩根本不是孩子,谁家的孩子拿红绳拴的住啊?!那是俩参娃娃!石大接着摊开手给众人看看,手里果然还拽下来几根参须子,众人赶忙四下去找那俩孩子,却发现俩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跑了,地上只剩下两股红绳。

石大捡起绳子钻出人群,还想去追,可是看着人群之外空荡荡的荒野,摸摸头上鼓起来一个摞着一个的包,叹口气,攥着几根参须子,灰溜溜的回家了。

以上就是迷你世界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迷你世界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32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