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网中国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起点中文网中国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传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小说免费阅读、中国民间鬼故事视频、莆田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起点中文网中国民间鬼故事第一篇-食人

草长莺飞,花红柳绿,正是春光烂漫时。这一年是乾隆二十三年,山东即墨康源村也是一派春耕农忙的景象。邻河不远的地方并排矗立着两栋青砖碧瓦的民居,其中一栋屋顶炊烟袅袅,院内鸡鸣狗吠,想来这家正在做饭。过不多时从屋内出来一个容貌姣好风姿绰约的ShaoFu来,一直走到夹墙边才停下脚步,隔墙向邻院娇声呼道:“秦魁兄弟,饭做好啦,你哥哥让我来叫你。”语音将落,只听隔壁房门吱呀一声,随即也出来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来,这男子长身玉立眉清目秀,长得倒是俊俏,只是身上穿了件早已洗褪了色的破旧青衫,面容之间还带着几分憔悴之色。他打开院门,急步来到邻院,一进院中便对女子躬身道:“又麻烦嫂嫂了。”那女子还未答话,就听屋内一阵豪爽的笑声道:“你我兄弟二人情同手足,还有什么好客气的。”随着笑声屋内又走出来一个浓眉粗眼朴实憨厚的汉子来。秦魁一见急忙又作礼道:“总是来叨扰兄长,小弟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那汉子闻听却不以为然,摆摆手道:“吃几顿饭又不是什么大事,兄弟无需多言。”一边说着一边拉着秦魁走进屋里,只见堂中桌几上早摆好了几样酒菜,两人分主宾坐定,待女子在旁给二人一一斟上酒这才吃喝起来。

原来这汉子姓屈名自新,今年刚刚三十,与秦魁都是这村中的居民。秦魁自幼父亲早逝,全靠老母做针线活将他带大,可他除了长得英俊外却无其他长处,不仅身不能扛肩不能挑,即便是种地都没把力气,因此家中甚是贫穷,无奈之下只好以“人俑”为业。(过去凡家中有人死去,出殡之时在队伍的最前面便会有一个开路神,南方一般是用纸竹之物扎成,而齐鲁之地的风俗却是用活人来扮演,此即所谓“人俑”,也算贱业的一种)。而秦、屈两家相邻,中间仅隔一堵堪及人肩的矮墙。屈自新田广粮丰家中小康,兼之又是一个乐善好施心地仁厚之人,见秦家穷困潦倒,经常是有一顿没一顿,心中大是不忍,因此便时时接济衣食,不让这母子二人挨冻受饿。秦母感激他的恩德,便让秦魁拜其为兄,二人自此便以兄弟相称,而那女子便是屈自明的妻子刁氏,年方二十六岁,秦魁也称她为嫂。

这一日屈自明得知秦家又数日未见荤腥了,于是便让刁氏去割了两斤猪肉烧好,又打了一壶酒叫秦魁来打个牙祭,因为秦母腿脚不便,所以还专门盛了一份饭菜让刁氏给秦母端去。二人闲聊间屈自明忽然想到自家的耕牛这几日因为牧童家中有事而无人放牧,于是便随口问秦魁道:“兄弟进来可有空闲?”最近也没人来请秦魁作人俑,秦魁在家中正闲得发慌,因此听屈自明问起只好叹口气道:“不瞒兄长,最近生意实在不好,小弟我半个月都没出过门了。”屈自明略一思索随即笑道:“即是有空最好。这几日我家的牧童回家了,那几头耕牛就一直无人放牧,兄弟若不嫌弃的话就帮个忙,一日的饭食哥哥都包了。”秦魁一听急忙应道:“总是吃兄长家的白饭,正愁无以回报,些许小事交给小弟就成。”屈自明笑道:“什么回报不回报的,兄弟真是太见外了。只因最近农忙家中缺人手,否则哥哥我也不敢劳兄弟的大驾。”其实屈自明让秦魁帮着牧牛一半是因为确实缺人,另一半却是看秦魁最近没有收入,欲借此接济一下他,可又不想让他觉得这是嗟来之食,因此才出此言。果然秦魁一听既眉开眼笑道:“即是如此,那我明日一早便来,定然不会辜负兄长所托。”当下二人将此事说定,只待明日一早秦魁便去放牧。阴阳鬼契全集

第二天鸡叫三遍天光大亮,秦魁果然按时上门,从栏中赶着五头耕牛向河边而去,那里水草丰美,最适合放牧。到了中午屈自明便让刁氏将饭送到河边,待秦魁吃完再将饭盒拿回,等到太阳将要落山,秦魁又将牛赶回栏厩中拴好,屈自明留他和自己一起用过晚饭方才让他回去。这一连数日皆是如此,秦魁每日在河边睡睡觉晒晒太阳,倒也逍遥快活。第六天一早秦魁仍象往常一样将牛赶到河边,到了中午屈自明让刁氏给他送过饭之后便欲躺在床上小憩片刻,不料刚将双眼闭上,忽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随即自家大门哐当一声便被撞开,只听秦魁在外急急叫道:“兄长快出来,大事不好了。”屈自明一听心中大惊,急忙起身来到院中,秦魁一见他便上气不接下气道:“兄长,那牛,牛,牛全都死了!”屈自明一听不由惊讶万分,急忙问道:“五头牛全都死了?”秦魁只不住点头,屈自明急急问道:“怎么死的?”秦魁满脸慌乱之道:“不,不,不知道!”屈自明听罢更是诧异莫名,想这五头耕牛早上还好好的,怎么过了个中午便会突然暴毙,而且连秦魁都不知是怎么死的,这真是匪夷所思,急切间他不及多问,拔脚便奔向河边,而刁氏闻听此事一时脸色煞白,也跟在他身后向河边急急而去。

待屈自新到河堤下一看,只见自家的五头耕牛均是口吐白沫四脚朝天的躺在草丛中,早已毙命多时。他转头便问秦魁道:“这牛是如何死的?”秦魁见他发问,慌忙道:“小弟真的不知。方才我吃完饭正待坐在树荫下休息片刻,忽听五头耕牛齐声鸣叫起来,将我吓了一大跳。待我睁开眼睛就见它们一边叫着一边四处乱撞,像是在驱赶什么东西一样,可我定睛一看,这里除了自己之外却并无他物,我才说起身去看,却见它们忽然长声哀鸣倒在了地下,就此一动不动。这一下可将我胆都快骇破了,过了好一会才敢上前察看,发现每头牛均是口吐白沫已然毙命。我又惊又怕,所以才急忙跑回来告知兄长,想不到,唉。”说到最后他叹一口气,也说不下去了。

屈自新听他说完心中也是惊疑不定,这牛好端端的莫不是撞邪了不成?可头顶青天白日阳光刺眼,又撞得是哪门子邪?他略一思索说不定这些牛是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也未可知,再回头看去见秦魁脸上仍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于是安慰他道:“兄弟不必慌张,说不定这牛是吃了什么毒物,或是染上了牛瘟才暴亡的。”秦魁听罢此言才神色稍安。而刁氏见状却心疼不已,在旁低声嗓泣起来。屈自新对刁氏道:“娘子莫要哭了。过几日我再去集上买两头牛犊就是,这病牛只怕是无法食用,你且去村中请几个人过来,先将这五头牛的尸身掩埋了再说。”刁氏闻听抹抹眼泪就去了,不多时便请来几个身强力壮的村民,拿着锄头和屈自新一起刨了五个大坑,将牛的尸首一一掩埋。秦魁口中不住自责,可屈自新对他不仅一句责备都没有,反而一直好言安慰,只将秦魁感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起点中文网中国民间鬼故事第二篇-水鬼之河

那时候,每年农历七月初三,都会有一艘卖“缸瓦”的木船开到富寿大桥脚,泊驻一天一夜,然后离开。

船上是一对老夫妇,年纪都在六十多岁。由于他们每年都出现,街坊们都见惯了,于是称男的为船哥,称女的为船嫂。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种船比较流行。船上卖的是佛山石湾镇出产的砂煲风炉,瓮缸盆碗或其他陶制杂件。每当船靠岸,就会有许多街坊前来选购。

改革开放之后,人们逐渐改烧柴为烧燃气,厨具也多改用锑铝制品或不锈钢的,传统的砂煲风炉及陶瓮缸已淡出人们的生活,因此这种缸瓦船已甚为少见。

怪就怪在这对老夫妇和他们的缸瓦船,依然年年如是,风雨无阻,一定于农历七月初三这一天准时出现。自然,通常是很少有人光顾,多数时候营业额为零。

只有住在桥西的一位老公公,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时的船哥和船嫂都正值年轻力壮。他们的船上装满石湾陶瓷日用品,沿着珠江河及支流,一个墟镇一个墟镇去销售。他们的出现有一个固定的排期,这样方便街坊前来购买。木船就是他们的家、他们的交通运输工具、他们的商店。风吹来,浪打来,小小一只木船,像一叶无根的浮萍,风里浪里到处飘摇。

船哥和船嫂永远不会忘记,1966年那一年农历七月初三。那天天气格外晴朗,河水也好像特别的清澈。他们的船到达富寿大桥脚,才绑好船缆,就有客上船买货。如是顾客不断,货卖得比往日多。

直至中午,忙昏了头的夫妇才猛然想起,用绳子牵绑在后舱的儿子怎么总不哭不闹呢?

珠江的船家都是这样,用一条坚牢的布带子箍住尚未懂事的孩子的胸脯,再将绳子的一头系在船上一个可靠的地方,孩子的背上再拖一个空心葫芦。这一切是为了防止孩子掉进水里。

年轻的船哥和船嫂几乎同时转身望向后舱。这一望,他们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深渊里——孩子不见了!

他们踩着易碎的缸瓦同时扑向后舱,他们只见到系孩子的布带子依然牢牢绑在船板的铁环上。再将目光投向水里,空心葫芦在水面上一漂一漂的。

船哥不顾一切扑进河里,抓住葫芦,但葫芦是轻轻的,只系着一条光绳子。这时船嫂也跳进了河里,两夫妻发狂似的在船的周围摸索搜救。

但是什么也没有搜到。book.guidaye.com

这时他们才想起了叫救命。凄厉的叫声,惊动了过往行人,许多人都立即甩掉衣服往河里跳,帮忙搜救。

搜救范围不断扩大。

直至下午4点多钟,依然一无所获。帮忙搜救的路人一个一个垂头丧气爬上岸。

只有船哥和船嫂依然失魂落魄,在河里搜索……

天黑了,热心的街坊下到水里,将船哥船嫂硬拖硬拉拽上岸来。有人买来了元宝香烛,点燃,插起招魂幡,这是水乡人招魂的方式。

有人私下里议论,等“一个对”(时针运行一圈,即12小时)后,尸体就会浮起。

但是,一个对,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船哥船嫂一直不吃不喝。船哥双眼发直,船嫂不停地抽泣,含混不清地重复着一句话:千不该万不该只顾赚钱,金山银山于我何益!

那时候,里水还没有公安派出所一类的机构,更没有应急搜救队一类组织,完全是民间自发搜救。

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说法暗中传播:河里有水鬼,过去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水鬼只有找到了“替身”,自己才能转世投胎……

那一年开始,每年的农历七月初三,船哥和船嫂都将缸瓦船驶到当年出事的桥脚,插起招魂幡,点燃香烛拜祭。

经历那一次不幸的打击,船哥船嫂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并且一年比一年显老,于是人们改称他们船公、船婆。更遗憾的是,在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生养。

直至今时今日,尽管他们经营的货品已淡出人们的生活,但他们依然操此营生,尤其是每年农历七月初三,风雨无阻地赶到富寿桥边。四十多年过去了,缸瓦船连同船上的货品,几乎与当年一模一样。据船公船婆说,是为了孩子认得自己的家。

每当他们的船回来,老相识老街坊都会上船去,同船公船婆聊聊世事生计,开解他们创伤的心。船公船婆说,虽然他们的孩子在这里发生了意外,但这里乡亲们的殷殷情意,使他们没齿难忘。

人们分明听见船嫂在拜祭时,口中念念有词:“仔呀,父母对不起你,让你受罪了。可是你千万不要再害下一个人,你就做一个护佑一方平安的河神吧!”

桥西老公公可以作证,自那一年之后,河里再没淹死过人。

起点中文网中国民间鬼故事第三篇-花园坟传奇

江南白蚬江畔,有个花园坟,青冢秀木,浮翠滴碧。多少年来,流传着一个凄美的故事。

北洋政府时期,军阀割据,战乱不断。民国十三年(公元1924年)秋天,直系江苏督军齐燮元为争夺上海鸦片市场,同皖系浙江督军卢永祥开了仗,世称齐卢交战。战场摆在沪西嘉定昆山之间,双方交战,苏军吃了败仗。苏军本是乌合之众,军纪极坏,败兵所到之处,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从此,平静的江南,卷入了兵匪横行的多事之秋。

却说昆山城西20多里,有个万顷大湖,因产白蚬著名,叫做白蚬湖。白蚬湖中有座岛屿,叫白蚬山。白蚬山云谲波诡,地势险要,从来就是作奸犯科之徒藏身匿迹的地方。苏军中有个连长侯月山,带了一帮子败兵,上白蚬山安营扎寨,号称侯月山部队,自封司令,在白蚬湖一带滋扰百姓,干起了土匪勾当。

白蚬湖有条支流白蚬江,中间有个集镇禹家堡。禹家堡地处膏腴之地,是个鱼米之乡,东去上海,西往苏杭,十分方便,所以镇上商贾云集,市场繁荣。这流金淌银的禹家堡,成了侯月山的觊觎之地,他们经常三五成群地到镇上敲诈勒索,强赊强买,有时还拉船抓夫.为他们运粮装物,更令人发指的是,这些匪兵还黑夜进镇,闯入民宅,劫掠财物,凌辱妇女,放火烧房,女子的惨叫声,惊心动魄的枪声,吓得小儿也不敢夜啼。于是商店不敢开门,外地商贩望而却步,使一个好端端的繁华大镇,变得风声鹤唳,死气沉沉。

禹家堡商会会长禹世贤,是有名的世家。他年过不惑,家资百万,镇上几家有些规模的酒馆茶楼、粮行油坊都是他的产业,号称禹半镇。他的商会有团丁十来人,五六支枪,这些人平时吓吓流匪、抓抓小偷还顶事,可是碰上那些狼奔豸突、气势汹汹的匪兵,就只得铩羽而归了。禹世贤明知他们是白蚬山上苏军化装的土匪,但也敢怒不敢言。

禹世贤心中恼火,如坐针毡。但是,他不信禹家堡的匪患无法可治。他想起昆山城警备队司令潘至祥,人家原是苏军的一位团长,只要肯花费,请他援手,不怕治不了侯月山!于是,他向商会同仁打了个招呼,带了一份重礼,上了昆山城。

原来,齐燮元兵败,散兵在昆山城内横行霸道骚扰百姓.商会团丁无法遏止,县知事请羁留在昆山的潘至祥出山。在重金的诱惑下,潘至祥收罗了残兵近200人,建立警备队,自任司令,负责城防和地方治安,那些散兵游勇才不敢再滋事生非,昆山局面稍见安定。当然.昆山当局请潘至祥出山建纛,分摊给商会和众乡董的那笔开支是十分惊人的,但是,木已成舟,大家口吃黄连有苦难说。关于这一点,禹世贤不是不知道,但是,他想,花费银洋,只要能遏止侯月山明火执仗的抢劫,还是划算的。

禹世贤到昆山警备队拜谒了潘至祥,送上了礼,说明了来意,再三请求潘至祥派一支人马到禹家堡,清除侯月山匪患。潘至祥听了,心里打起了小九九。他知道,禹家堡是昆山数一数二的大镇,富得流油,让侯月山那小子独吞,他也不甘心。现在,禹世贤找上门来,正好让他可以插一手,分一杯羹。潘至祥掐算一会儿,拿定主意,先是摆上一副官腔:“禹会长,冒(莫)客气,维持地方安定,是本司令的职责。”说完,他脱下军帽,搔搔头皮,又说,不过,要分兵禹家堡,他200号人马,保护昆山城也捉襟见肘,如何抽得出人手?若说等禹家堡出现匪情,他再派兵清剿,土匪早已闻风而逃,岂非徒劳往返?见禹世贤脸呈失望的样子,潘至祥挥挥手,说:“禹会长,冒急,冒急。大活人还能让尿憋死?本司令自有平息匪患的妙招!”

潘至祥一脸真诚地告诉禹世贤,白蚬湖的侯月山,原是他手下一名连长,此人莽勇仁义,让他同你联手,化干戈为玉帛,禹家堡从此不就太平了?

禹世贤听潘至祥的妙招是干脆让侯月山保护禹家堡,惊得目瞪口呆,一时回不过神来。

潘至祥见禹世贤呆在那儿不回话,就阴阳怪气地说:“禹会长,侯月山是堂堂苏军连长,我潘至祥的心腹,你信不过?”

禹世贤心中暗暗叫苦,但是,事到如今,他不允也得允,若回绝了,潘至祥和侯月山串通一气,暗中使刁,禹家堡的百姓就更无法活了。

起点中文网中国民间鬼故事第四篇-火麒麟之谜

1945年,年方18岁的崔立秋是八路军某团五连的一名战士。有一次,五连接到命令,全连迂回到一百公里以外的一个山凹里,配合当地游击队打小日本的伏击。

五连紧赶慢赶到达伏击地之后,两个当地游击队员领着他们在一个山凹里隐蔽起来。

崔立秋仅知道这个地方叫龙骨山,其余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且非常的陌生。

战斗是在下午两点打响的。一个中队的日军进入伏击圈之后,很快遭到了八路军的痛击。日军一时被打得鬼哭狼嚎,人仰马翻,还来不及还击,就死伤了一大片。

战斗结束后,打扫战场的时候,崔立秋意外地发现一个日军没命地窜进了一片林子里。他连忙持着步枪追了进去。

日军在前面慌不择路地乱窜,崔立秋手持步枪一边追一边高声叫道:“站住,再不站住,我开枪了——”

一个月前,团文化教员曾给五连上过课,教过他们几句简单的日本话,可此时崔立秋全忘到爪哇国去了。

日军发现了紧追而来的崔立秋,跑得更快了。

崔立秋端起步枪开了几枪,却丝毫也没打到前面忽隐忽现的日军。就这样,两人在林子里跑啊跑,又翻过几座山,前面忽地出现了一个天坑。天坑下是茂密的参天大树,日军在天坑边犹豫了一下,眼见崔立秋越跑越近,一咬牙,“哇哇”叫着,顺着天坑边的一条小路溜了下去。

待到崔立秋气喘吁吁地跑到天坑边,日军已快到底部了。他把步枪背到肩上,也顺着天坑边的小路溜了下去。

不多时,崔立秋到了天坑下,抬头一望,日军正在前面乱窜。他连忙端起步枪,叫道:“站住,投降不杀——”一边叫着一边就追了过去。

眼看就要追上日军,前面出现了一个洞穴,日军想也没想就钻了进去。

崔立秋跑到洞口,不敢贸然进去,持枪警惕地靠近。

突然,一声惨叫从洞内传出,还没等崔立秋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见刚跑进去的日军浑身着火从洞内踉跄地跑了出来。日军像个火球一般在地上翻滚着,惨叫着,瞬间被烧成了焦炭。

崔立秋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心知洞内有异,连忙持枪后退了十几步。

果然,伴随着一声野兽般的咆哮,一只浑身燃烧着熊熊烈火的怪物出现在洞口。怪物体型庞大,身上的烈火耀眼夺目,仿佛要焚烧掉这里的一切。远远看去,就像一颗滚动的大火球。

崔立秋一见,张着嘴巴一时傻住了。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浑身喷火的怪物。刚才日军在洞里被烧肯定是撞上了它,才会被烧成焦炭。这会是什么东西?

怪物看到了不远处的崔立秋,吼叫着往前走了一步。崔立秋一见,连忙举起步枪向它开了一枪,可那子弹头刚一靠近怪物就被熔化了。再开一枪,还是这样。

怪物又往前走了一步,崔立秋见状,转过身没命地跑起来。奇怪的是,那怪物只是站在洞口远远地吼叫,并不来追赶。

崔立秋在天坑下找到一条小路拼命往上爬,往上爬要比往下溜费事多了。费了好大劲,崔立秋才满头大汗地爬上了天坑,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觉得人要虚脱了一般。

休息了一会儿,崔立秋又探头望了望天坑底,怪物没有追上来。他松了口气,站起身来去寻找部队。很快,他发现自己在林子里迷路了。

在林子里走了一阵,天黑了下来,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这样走下去是很危险的,不仅有遇到豺狼虎豹的可能,还有滚落山崖的可能。不得已,崔立秋爬上一株大树,勉强在树上呆了一夜。

第二天天一亮,崔立秋就从树上溜了下来,又开始在林子里走起来。走了一天也没有碰到一户人家,更没有找到出山的路。幸好正是秋天,林子里野果丰富,既能解渴又能解饥。

就这样在林子里转了两天,第三天崔立秋听到远处传来狗吠声,循着狗吠声走去,他发现了一个三四户人家的小村落。

村头的一户人家男主人是一个健壮的猎户,疲惫不堪的崔立秋在他家休息了半天。他向猎户问起那个喷火的怪物是什么?猎户一脸的茫然,说自己从没在这山里看到过会喷火的怪物,甚至连那个天坑也不知在哪里,从未去过。

这使得崔立秋惊愕极了,难道自己看花了眼?

当天,猎户领着崔立秋走出了这座大山。很快,他找到了自己的部队。

这个故事是已经离休的老干部崔立秋跟我讲的。当时组织上安排我去帮他整理回忆录,他提到了这件事,一定要我记下来。

崔老说自己18岁那年遇到的这件事,一直没有人相信。解放后他又去过龙骨山,奇怪的是,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天坑了。找不到天坑,就找不到那个山洞;找不到山洞,就找不到那个喷火的怪物。他询问过很多当地人,但他们却说从来也不知道这山里有什么天坑,更别提会喷火的怪物了。

我纳闷地问道:“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崔老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当地县志上有记载,我所属的八路军某团五连曾在龙骨山打过日军的一个伏击,死了多少日军,伤了多少日军,等等。但是,县志上确实没有提到这里有一个天坑,更没有提到这里有一个会喷火的怪物。”

停了一下,崔老继续说道:“但我相信我见到的都是真的。天坑是存在的,只是它不为人所知,除了我之外,还没有其他人发现它。我那次能够发现天坑并走下去,完全是偶然因素,碰巧吧!”

“那怪物又是什么?”我问。

崔老一字一顿地说道:“火——麒——麟。”

“火麒麟?”我惊讶道,“那不是传说中的神兽吗?”

“对,它就是神兽火麒麟。”崔老说,“我曾在图书馆看到一本破旧的古书上有火麒麟的记载。书上说,火麒麟产自西域吐鲁番的火焰山。唐玄宗鼎盛时期,西域某国曾向唐玄宗进贡了一只火麒麟,后来这只火麒麟下落不明。据此我推想,我当时看到的怪物就是火麒麟。它有着像龙一样的脑袋,头上顶着两只高高飞扬的鹿角,拥有黑熊一样的体积,身上披着厚厚的鳞甲。火焰在它身上跳跃燃烧,却怎么也伤不到自己。神奇,太神奇了!”

我听了有些目瞪口呆,没有想到崔老看到的怪物,不,那头神兽,会是传说中的火麒麟。

想了想,我字斟句酌地说道:“崔老,您所说的天坑、神兽,有些太离谱了,没有证人,无法验证,科学上也解释不了……”

崔老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非常有哲理的话:“科学上不能解释的事物,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呀!你说呢?”

我一想,这话也对,于是就把这件奇事写进了崔老的回忆录里。

起点中文网中国民间鬼故事第五篇-民间鬼故事|恶诅村

李和维特一踏上这片土地,不禁屏住了呼吸。这是一片广阔的荒野,深玄色的土壤始终蔓延到天涯,天空上除了一寸来长的硬草,什么也不长。站在荒野中心,五湖四海都是荒野,绝无人踪,安静得令人充虚。

天空中稀不透风地蒙着厚厚一层乌云,只有在凑近地平线涨夜的地圆,乌云才略微粘稠一点。 “你断定是在这里?”维特怀信地问,“这里看起来不象有人的样子。” “是这里。”李再次仔细看了看舆图,那下面清楚地表明了恶诅村的圆向。李和维特是堂兄弟,他们的祖父最近逝世了,留下一个奇怪的遗言,愿望将原人的骨灰洒到故乡的土地上。祖父的故乡,是在南美大陆上一个名叫恶诅村的地圆,李和维特作为他的后人,带着他的骨灰,带着他手绘的舆图,几经波折,终于找到了舆图上表明的玄色荒野。但是恶诅村在哪里呢?纵目远眺,四野茫茫,看不出有人经过的痕迹。李对照舆图,仔细辨认了一番,指着北圆说:“朝那边走。”说完他便持续朝北圆走去,在他左手边,一轮沉沉的夕阳,在徐徐朝地平线靠拢,荒野在残阳的暗红渲染下,显出血正常的色彩。维特摇摇头,也跟了下来。 “恶诅村,多可怕的名字。”维特的声音从苍凉的风中传来。李不谈话,只是微笑。无论那个地圆多么古怪,他们都必须虚现任务――他摸了摸违包里那个圆形的骨灰坛子,又想起祖父的笑容――那个一生都保持着神秘色彩的老人,带着一种宿命的悲哀,常常那样望着他们,微笑,再微笑,象所有慈爱的祖父一样。想到这里,李忽然感到鼻子发酸,眼眶也潮湿了。 “李!”维特看着他笑起来,“你越来越象你的中国母亲了,这样多愁善感。快走吧,太阳快消散了。” 地上的影子越来越长,天空,匆匆失去光耻,转为与这土地一样厚沉的玄色,这是荒野中特有的乌云层,终年不散,只有在太阳最强烈的时候,才干委直看到一点蓝色的天空――祖父在遗言里特别详细注明了这点。根据舆图的唆使,他们还要再望前走50多里路,才干看见恶诅村。

他们疲惫的双腿曾经有点不听使唤,可是祖父的遗言上还特别注明了另外一条――“相对不能在荒野上过夜。”祖父说的话,肯定有他的说理,即使是维特这样任性的人,也不敢违违他的意思停下来休息。他们添快足步持续赶路,一路上不再谈话,只有沉沉的呼吸声,伴随着夕阳着涨。在最后一缕阳光消散之前,他们终于到达了恶诅村。村口坐着一块石碑,下面刻着奇怪的南美武字,李和维特从小追随祖父学过这种武字,仔细看了看,就着一点余光,读着那些声调奇怪的语句――“夜涨之后不要单独外出;夜涨之后不要信任原人的眼睛。”他们相视一笑――多么奇怪的话。村庄里十分安静,茅草屋混乱地散布在村中各处,一些光着上身、衣着稻草裙的孩子们,正慌慌张张地朝家里飞奔,身后随着一群狗和几只鸡。 “嘿,小孩!”维特用恶诅村的圆言叫着他们,“这里有旅店吗?” 孩子们闻声他的话,露出惊恐的表情,跑得更添飞快,冲进他们各自的茅草屋,将硬朗的木门使劲关好。

以上就是起点中文网中国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起点中文网中国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