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民间鬼故事的小说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讲述民间鬼故事的小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扔女婴鬼故事、厦门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太平间的歌声、民间鬼故事播音糖糖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讲述民间鬼故事的小说第一篇-丽拱县的老鼠真文明

导语:你捅一个天大的窟窿,我就能找一块天大的布将它缝起来!这当官的,可是有能耐!这不,某年某月某日,在丽拱县就发生了一件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小胡一行坐在舒适的大奔上,向丽拱县飞速驶去。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对这个县申报省级文明卫生城进行检查验收。

小胡所在的单位,叫文明城市创建办公室。刚分来时,小胡的心冷了半截。第一天上班,主任老贾拍着他的肩膀说:“小伙子,好好干,别看不起我们这个不起眼的单位,官不大,油水不少。其中的奥妙,你慢慢体会!”

果不其然,这几年市里的经济发展很快,全市下属的各县市区、各职能部门争创文明单位的风气一浪高过一浪。小小的文明城市创建办公室门庭若市,来交申报材料,请求验收的络绎不绝。当然,这其中的运作,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不,他们就把这次的检查验收,定在蟹黄虾肥、谷熟果丰的好时节。

一路上,老贾告诫大家:“这次的检查验收,大家万不可掉以轻心。丽拱县正在申报县改市,这次的省级文明城的验收,对他们至关重要。我们既要让他们过关,也不能让他们太容易过关。大家明白没有?”

车子刚进丽拱县城,迎面就是一幅幅大型的欢迎标语,街道上张灯结彩、花团锦簇,两边的高楼大厦装饰一新。他们在丽拱县城转了一圈儿,街面上井井有条,整洁卫生,可见丽拱县作好了充分的迎检准备。

车子是在黄昏时驶进县城宾馆的,县委书记、县长及四大家的主要领导都在宾馆门前列队等候,欢迎仪式之隆重、规格之高实属罕见。可见丽拱县的省级文明城的称号,他们是志在必得。

小胡他们一下车就被簇拥到了宴会厅。觥筹交错,酒足饭饱之后,县领导把县电视台的女播音员、女记者们都招来了,陪他们唱歌跳舞。曲终人散后,老贾半推半就地被他们拉去洗桑拿。小胡他们当然没去,不能说领导去逍遥,你也去逍遥,而且他们要为明天的检查作好准备。

丽拱县已经作好了安排,几台“面的”停在宾馆的院子里,每台车上已经装好了生石灰。小胡和同事们带着县里的工作人员,开始分头行动。小胡一上车,就直扑丽拱县城的后街,他知道那里是丽拱县饮食一条街,平时最为脏乱。

小胡来到了后街,后街上的店面大多已经打烊,路上基本没有行人。他吩咐随行的工作人员,沿着街道,在人迹罕至的墙脚、花坛边、旮旯里,老鼠活动频繁的地方,撒下一米宽的石灰。

你可别小看这普通的石灰,它可是检验一个城市文明卫生情况的法宝。只要你晚上在老鼠经常出没的地方撒下一块儿,第二天早晨起来,把老鼠留在上面的脚印一数,就能计算出这个地方每平方公里老鼠的密度。其他的检查项目,比如市容市貌、街道秩序都可以临时突击,蒙混过去。唯独这一条,最难过关。毕竟老鼠不是家养的牲畜,你圈不住,关不住,一到夜深人静,它就要出来。

讲述民间鬼故事的小说第二篇-断魂戏台

东汉灵帝时期,在当时的都城洛阳有一个戏班,班主姓董。董班主有两个得意弟子,一个是大师兄如海,英俊潇洒,唱念做打样样精通;另一个是小师妹如云,如花似玉,唱腔圆润悦耳。这对师兄妹青梅竹马,在舞台上配合起来天衣无缝,很受观众欢迎。

一天,王爷刘丛请他们去唱戏。董班主听说过这位王爷,因为喜怒无常又十分残暴,被老百姓私底下称作暴王爷。董班主不敢得罪,硬着头皮带着戏班进了王府。

在王府后花园,建有一个非常高大的戏台。如海如云正在台上表演,刘丛突然叫停,他要亲自和小师妹如云同台唱戏。锣鼓家什重新响起,刘丛有模有样地唱起来,当唱到最热闹时,他竟然用红布蒙住双眼,从台后向台前连续翻筋斗,一直翻到戏台的最前沿儿才停。大戏台有十几米高,下面青砖铺地,一不小心摔下去,就会脑浆迸裂。

这位暴王爷刘丛不但会唱戏,还有这么一个拿手绝活儿,大家顿时目瞪口呆。刘丛洋洋自得地说:“你们戏班不是很有名吗?有没有人能像王爷我这样翻几个筋斗?”

董班主急忙上前施礼说:“王爷演戏如有神助,我等凡人岂敢跟王爷相比。”

刘丛冷笑一声说:“以后不要在外面四处漂着啦,就留在府上给王爷我唱戏吧。”董班主心中一百个不愿意,但也不敢违抗暴王爷的命令,只得点头谢恩。

刘丛表面说留下戏班给他唱戏,实际是看中了漂亮的小师妹如云。到了晚上,他让如云单独到寝宫唱戏,却对她百般调戏,欲行非礼。如云姑娘外表柔弱,内心刚烈,拼命反抗,刘丛没有得逞,一怒之下就杀了她。

小师妹如云自小父母双亡,被戏班的董班主收留,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如云一死,董班主忍无可忍,夜闯寝宫要行刺刘丛,却不幸被发现。刘丛本身就会武功,又有功夫高手护驾。董班主刺杀王爷不成,自己反被打成重伤,奄奄一息。

不过,刘丛也受了伤,虽然没死,双眼却被刺瞎了。刘丛暴怒,他要当着董班主的面,将戏班全部人马统统杀死。可怜戏班二三十号人,顷刻间倒在血泊之中。当刀斧手举起大刀,要砍向如海时,如海突然双膝跪地,连连磕头,请求王爷饶命。

董班主目睹爱徒这样忘恩负义,气得口吐鲜血,大骂不止。刘丛把那柄刺瞎他双眼的匕首往地上一扔,说:“你若真心投靠我,就先亲手杀了他。”如海二话没说,捡起匕首刺进董班主的胸膛,董班主含恨而死。

狡诈的刘丛又说:“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像你师傅那样也想杀死我呢?”

如海听罢,一甩头,紧咬披散着的一缕头发,猛然用匕首挑断自己的双脚脚筋,说:“王爷,这下您放心了吧?求王爷能留我性命,我甘愿终身当牛做马伺候王爷。”

刘丛点点头说:“看在你唱戏不错的分上,就留你一条狗命吧。”

从此,大师兄如海就留在王爷府,戏台下面铺地的青砖被他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刘丛登台唱戏,戏台周围有重重护卫,如海凑不到前头,还一个劲地扒在人缝里使劲为王爷鼓掌叫好。这时候,刘丛已经成了瞎子,在戏台上翻筋斗再不用蒙红布了。

这天,如海爬到王爷面前,磕头说:“长时间不唱戏,心痒难受。恳请王爷开恩,赏我一个登戏台的机会。”

刘丛眼一瞪说:“狗奴才,你是一个废人,怎么登台唱戏?”

如海说:“王爷最爱唱的那出戏里有一幕叫踢死狗,我情愿做那只狗,我还会叫呢!”如海说着,汪汪汪学了几声狗叫,竟然比真狗叫得还像。原来,如海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特长──口技。不仅学狗叫,猪马牛羊、狼豺虎豹、蛐蛐,等等,他都学得惟妙惟肖。

刘丛点点头,又说了一句:“好好给我演,若有一点儿不老实,我就让你死无全尸。”

“借我一百个胆儿,我也不敢对您不敬。多谢王爷开恩。”

以前,戏里的那只狗,都是用木头疙瘩外面包了层棉布扔在台上当假狗。刘丛再登台唱戏时,如海就扮演那只假狗。转眼到了第二年正月十五,刘丛在王府大宴宾朋,皇亲贵族、达官贵人,包括当朝皇帝刘宏也应邀前来看戏。

汉灵帝刘宏知道刘丛有绝活儿,点名让他唱戏。锣鼓开场,刘丛登台,咿咿呀呀唱到了踢死狗这一幕。如海爬到戏台中央,刘丛朝他腹部猛踢三脚,如海应声学狗惨叫,汪汪汪,然后滚到戏台一边。

因为如海学狗叫非常逼真,皇上开怀大笑。刘丛更是来了精神,接下来开始表演他的拿手绝活儿。只见他甩去长袍,从台后向台前翻筋斗。“咚咚咚,咚咚咚”,鼓声震天。刘丛一路筋斗翻到戏台最前沿儿,双脚离前台沿儿仅有一掌距离。人们以为瞎子刘丛仍会像往常一样戛然停住,但这一回不同,刘丛不但没停,反而继续往前翻──结果一脚踩空,从十几米高的戏台上栽了下去,脑袋撞在青砖上,当时两腿一蹬就断气了。

台上台下顿时乱作一团。混乱中,如海拄着双拐不紧不慢离开了王爷府。今日是正月十五,是师傅和小师妹他们一周年的祭日,他来到洛水岸边,眼望苍天,含泪大叫:“师傅,小师妹,戏班的兄弟姐妹们,让你们在天之灵久等了,如海今日为你们报仇雪恨了。”

原来,当年如海亲手杀死董班主,是因为看到师傅已经不行了,索性早些结束他的性命,免得他再受痛苦,这也赢得了刘丛的信任。而自己苟且偷生,不惜挑断双脚脚筋,则是为了暂时保全性命,等待有朝一日亲自为师傅、师妹报仇。可是,刘丛身边众多功夫高手日夜保护,他一个残疾人要如何杀死暴王爷呢?

如海苦思冥想,绞尽了脑汁。有一天,当他看着刘丛在戏台上翻筋斗时,灵机一动。刘丛能够表演翻筋斗那惊险的一幕,并非什么神人相助,而是靠着听鼓点儿。唱戏时敲锣打鼓都有套路,当到了固定的点位,鼓声就会停,刘丛随之停止翻筋斗。此时不早不晚,双脚正好落在戏台的最边沿儿。

如果鼓再敲一下,结果会怎样?如海不由得眼睛一亮。但刘丛唱戏时,戏台周围的护卫太多,自己一旦靠近鼓槌儿,势必会引起他们的警惕。只有一次机会,必须确保万无一失。于是,如海主动要求扮演戏中的那只假狗,这样便能够名正言顺地靠近台边,最后利用口技发出鼓点声。如海就是这样,将暴王爷送到了十八层地狱。

洛水滔滔,岸边只剩下一对破旧的拐杖,洛阳城的人们再也没有见到过如海。

讲述民间鬼故事的小说第三篇-恶鬼缠人

唐朝的时候,湖北黄州府有个才子名叫裴思言,裴思言在当地名气很大,家里常常有宾客来访。

有一天,裴思言宴请一位朋友。席间,裴思言和朋友正在闲聊,可不知不觉间,桌上的饭菜慢慢变少,肉骨头还掉到地上,像是有人在吃一样。

裴思言大惊,那朋友也是吓得不知所措。

这时又听见说话的声音:“不用怕,虽然我是鬼,我也不害你们。你们聊,我来吃。”

裴思言还哪有心思聊天,就出门送朋友,自己顺便到了一家道观,请黄州当地最有名的驱鬼道士。

道士到了裴思言家,就开始作法。他在院中架起了一面招神鼓,“咚咚咚——咚咚——咚咚——”一通鼓点之后开始跳起招神舞,嘴里还念念有词:“太上老君急急如令,六丁六甲之神现身!”

忽然,道士觉得后背发冷,胸口一痛。大惊,解开衣服让众人一看,后背上一个青手印。

这时又听见那个声音说:“小道士,咱们进水不犯河水,你快点回去。”

道士吓得鼓都不要就走了,还说:“这是恶鬼,道行太深,你们另请高明吧!”

可是从此之后,再也没有道士敢来了。

裴思言为此发愁,一个人坐在书房喝茶,这时那鬼又说话了:“你家有个奴婢在骂你全家不得好死呢。”

裴思言听了鬼的话,一去查,果然那个奴婢对裴思言怀恨在心,就把那个奴婢卖到官窑子里去了。从此裴思言家奴婢再也没人敢私下说主人坏话。

又有一天晚上,裴思言正搂着小妾睡觉,正准备行周公之礼,忽听房梁上那鬼又说话了:“我看你家的一个女婢很喜欢,把她送给我做媳妇好不好!”

裴思言一听大怒,当场就不同意。那鬼说:“你不同意我就把你家的屋梁搞断。”说完就听见撞击屋梁的声音。

裴思言和小妾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跑了出去,刚到院子,那房顶就掉下来了。

裴思言没有办法,只好把那个女婢送给鬼当媳妇,还专门分拨了一间院子给鬼。

那个给鬼作媳妇的女婢说,每天睡后,都有一风流俊俏的公子来与她梦中交合。不出一个月,那女婢就骨瘦如柴。这时那鬼有提出要换一个女婢给她做媳妇,裴思言无法,只好答应。

黄州府新来了一个州官,听说这事之后就对裴思言说:“我是江西人,我一个亲戚在龙虎山做道士,要不然去请天师来给你驱鬼?”

裴思言还没答话,就听那鬼大笑:“你贪污了上万两的银子,还藏在某处,你是个贪官,还敢来管我的闲事!要不要我把你藏银子和贪污的事大告天下啊?”

那州官无可奈何,只得装作不知道,再也不管这事。

三年之后,那鬼已经要了几十个还是处子的女婢作媳妇。最后一个给鬼作媳妇的女婢说:“梦中的那个风流少年再也不来了,他说已经从恶鬼修成鬼仙。”

从此裴思言家再也没闹鬼,他还活到九十岁。那几十个给鬼作媳妇的女子后来都嫁了富贵的好人家,都很长寿。

讲述民间鬼故事的小说第四篇-他没有喝汤

这个故事的起因有个因素是清明节。中国自古开始清明都要祭祖,虽然中国大的能写出同样的字发不一样的音,但是这一天做的事绝对一致。清明的由来要追溯到春秋时候。

春秋时期,晋公子重耳为逃避迫害而流亡国外,流亡途中,在一处渺无人烟的地方,又累又饿,再也无力站起来。随臣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一点吃的,正在大家万分焦急的毫无办法时,随臣介子推走到僻静处,从自己的大腿上割下了一块肉,煮了一碗肉汤让公子喝了,重耳渐渐恢复了精神,当重耳发现肉是介子推自己腿割下的时候,流下了眼泪。

十九年后,重耳作了国君,也就是历史上的晋文公。即位后文公重重赏了当初伴随他流亡的功臣,唯独忘了介子推。很多人为介子推鸣不平,劝他面君讨赏,然而介子推最鄙视那些争功讨赏的人。他打好行装,同老母亲悄悄的到绵山隐居去了。

晋文公听说后,羞愧莫及,亲自带人去请介子推 ,然而介子推已离家去了绵山。绵山山高路险,树木茂密,找寻两个人谈何容易,有人献计,从三面火烧绵山,逼出介子推。 大火烧遍绵山,却没见介子推的身影,火熄后,人们才发现背着老母亲的介子推已坐在一棵老柳树下死了。晋文公见状,恸哭。装殓时,从树洞里发现一血书,上写道:“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 为纪念介子推,晋文公下令将这一天定为寒食节。

第二年晋文公率众臣登山祭奠,发现老柳树死而复活。便赐老柳树为”清明柳“,并晓谕天下,把寒食节的后一天定为清明节。

话说这年清明时分,镇通的邻镇四平的张铁匠的媳妇生下了一个男孩。张铁匠是又惊又喜,因为他媳妇的产期提前了一个月,而且母子平安,所以他喜;但是突然提前到清明这天生下来,张铁匠也有点惊怕。

这个张铁匠为人老实,好善,所以他夜晚是从不害怕的。身正。加上常年与铁器纠缠,身上孔武有力,那个年头,刀枪棍棒也是经常做的。所以身上有股子煞气。一般不干净的事物还真上不了张铁匠的边。

小孩因为早产,所以刚出生那回子是很虚的,有阵子都有休克的迹象,但总算是熬了过来。人们都说是张铁匠为人和善积的福德。铁匠给小孩取名瑞祥,想冲冲他出生的时间。这个小孩是与众不同的,很少哭闹,稍一大点就看着很老成的样。成天好象心事重重。

六岁那年便跟母亲打听此处与镇通有多远,母亲惊讶了,因为他们没有跟孩子说过这个地方,一个小孩子是怎么知道的。母亲告诉了他,就在不远的地方,我们两镇是邻居。小孩听后很是开心。

十二岁那年,孩子的母亲病故。张铁匠几乎一下子老了十年。周围的人都说这个孩子不吉利的,看出生的日子时辰便知道了。看看,如今果真的克死了自己的亲娘。张铁匠因为妻子的缘故对孩子也有点感觉,但是他为人本来就好,何况对自己的亲儿呢。一年一年的过去,张铁匠老了,孩子便接过了铁匠活儿,所以他们也叫他张铁匠。

二十八岁那年,老铁匠终于也跟着老婆去了。镇上一切照旧,因为太阳依然东起西落,日子仍然要过,打东西还是有张铁匠。

镇通有两户人家都是跑瓷器生意的,一家姓王,一家姓刘。同行不同路,一生结冤仇,做同一门生意的基本都跟仇家似的。本身王家的家业大一点,所以生意也较好。但王老爷的两个儿子染上毒瘾,把个老头子气的跟什么似的,为了防着两个儿子偷家中地契之类的贵重物品,只好全部埋了起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王老爷那晚上睡着后再也没醒来。面对父亲的暴死,两个儿子悬崖勒马。用了一年时间戒掉了毒瘾,然后开始接手家中的生意。但是王老爷突然去世,所以家里的东西埋在了哪里便没有人知道了。两个儿子做生意的本事不如王老爷那么干练,此消彼长之下,刘家便渐渐的有超过王家的势头。

讲述民间鬼故事的小说第五篇-奇异的漆毒

农村有一种特殊的手艺人,叫“画匠”,实际上就是画棺人,他们经历的事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20世纪60年代,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村子里有个年轻人叫马康,他仗着根正苗红,整天带伙人今天批这个明天斗那个,谁都不放在眼里,十分威风。

一天早上,他喝了碗稀得不能再稀的稀饭,摸着瘪瘪的肚皮,心里十分冒火!今天得再去整整谁!

正思量着,就听见平时跟自己的几个小兄弟喊自己出去。一问才知道村里因为盖牛圈需要一些砖头。村支书让他们去挖了地主阶级赵老财的祖坟取砖。

一听这话,马康马上血气上涌,充满了斗志,二话不说,大手一挥,就带了几个小兄弟在村里吆喝了20来个年轻人,在村支书的带领下扛上铁锨镐头气势汹汹直奔王老财的祖坟。

在村支书的带领下,很快就把坟挖开取砖。掏完砖头,随便用土把暴露的墓坑草草掩埋了。众人拉着墓里的砖头唱着歌胜利而归。

回来之后,马康心里怪怪的,总感觉手上痒痒的。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吃完晚饭就睡下了。

睡到半夜,马康感觉手有些疼,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这一睁眼差点吓得背过气去。他发现从窗子照进来的月光下有一个面无表情的老头,蹲在自己炕头,手里拿了把油漆刷子,在自己手上不紧不慢一下一下地刷着。

马康急忙想把手抽出回来。一用力,才发现自己的根本动不了,想喊爹娘嘴也发不出声来。马康被吓得满头大汗,拼命挣扎起来,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手脚都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老头继续在自己的手上刷着油漆,直到自己的整条手臂都被刷成乌黑的了。那个老头对他诡异地笑了一下,跳下炕,打开门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老头走后,马康全身一松,爬了起来,赶紧拉开灯就看自己的右手,发现自己的右手好好地,根本就没有黑色,只是稍微有些疼,在看房门,也关得好好地,没有开过的迹象。

马康这下彻底糊涂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还很清晰,要说是梦,可明明那么真实,甚至那个老头的相貌自己都记得,可是自己的手上连个黑点的都没有,更别说那么多的油漆了。

想着想着,他心里突然一激灵,该不是和白天挖坟的事情有关,因为那个坟有些异样,土是黑色的,棺材像刚刷完油漆湿淋淋的,但是谁也没多想,想着在地下埋得东西湿也是很正常的。该不会因为挖了人家的坟人家来报仇来了,一想到这,马康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相信和白天挖坟的事情有关。他吓得觉也不敢睡了,想去爹娘那边但又抹不下脸,只好开着灯抱着被子坐在炕上等天亮。但还是撑不住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

以上就是讲述民间鬼故事的小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讲述民间鬼故事的小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