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讲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投稿、民间道士抓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大全阅读、老烟斗鬼故事日本民间传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讲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第一篇-梅花宝镜镇蛙鸣

夏夜是又闷热又多蚊子,可洋州城西北角禹门一带,夏夜既无蚊子,大荷塘也没有青蛙鸣叫,这是为什么呢?这其中有一个神奇美丽的传说。

北宋时,洋州城外正北八里草坝河边的村子里,有个书生叫李景玉,他勤奋好学,才华出众。有一年秋天,他终于盼a到了三年一届的开科取士,就告别亲人,带上书童玉墨,赴京城应试去了。

这一天,李景玉他们路过一座山下的小镇。刚走到西边街头上,忽见路旁一棵大树下有间小茅屋,门前有个中年汉子正在磨刀,不远处的木桩上拴着一头梅花鹿。

那梅花鹿见有人来,就连忙大口喘气,一对大眼睛紧紧盯住李景玉,还直流泪。

李景玉见此情景,心中一阵难过,于是走过去对中年汉子深施一礼,说道:“这位大哥,请手下留情!俗话说,杀畜害命,七分罪孽;若饶过一条性命,今后必将添福增寿。我恳请你把它放归山林吧。”

中年汉子看了李景玉一眼,说:“放掉它?你上下嘴唇一碰说得可轻松,我忍饥挨饿,辛辛苦苦上山围猎,两天才捉住了一只鹿,正想杀了它,割了肉剔了骨,拿到城中济世堂去换银子呢。放了它,我不是白费工夫吗?”

李景玉一听,心中更急。他问:“这位大哥,如果我要买这头鹿,你要多少钱?”

中年汉子说:“想买?那好,你给二十两银子吧。”

李景玉吃了一惊:“这么贵?一匹马才卖多少银子?”

中年汉子不耐烦了,手指梅花鹿说:“你懂什么?鹿皮,鹿骨,鹿肉,鹿茸,鹿筋……哪样不值钱?我杀了它拿到城中去,一百两银子也能到手。我是图个省事,才低价卖给你。如果你嫌价高,我还不打算卖呢。”说完,就准备动手杀鹿。

李景玉忙叫道:“慢!我给你二十两银子就是了。”说着让玉墨拿银子。

玉墨打开包袱看了一眼说:“公子,我们一共只有二十两银子,都给了他,我们往后怎么办?”李景玉说:“先别管那么多,买鹿要紧。”

玉墨虽不情愿,也只好照办。中年汉子接了银子,这才笑眯眯地对李景玉说:“公子,鹿是你的了,牵走吧!我把拴鹿的铁链也送给你。”说完转身钻进茅屋去了。

李景玉跟玉墨把梅花鹿牵到不远处的山坡边。他解下绳索说:“我花了二十两银子才买了你一条命,赶快逃生去吧,逃得越远越好,千万莫叫人再捉了你。再有麻烦,我可没钱救你了。”

那梅花鹿似乎很通人性,舔舔李景玉的手,又望了他一会儿,这才向山里走去。走了几步,它又回头看看主仆二人,流了几滴眼泪,稍顿一下,迈开四蹄向林中跑去了。

回到镇上,天色已不早了,李景玉发愁地说:“好事做了,可现在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今晚可怎么过啊?”玉墨说:“公子,我还有点散碎银子,咱们先找个便宜客店吃点东西,住下来。等明天你弄些字画,卖些钱再启程上京城吧。”

这天夜里,李景玉跟玉墨在一家名叫“云海楼”的客栈住了下来。次日清晨,李景玉吩咐玉墨买了一些纸张和笔墨回来。写了字,画了画,摆在街头卖字。可卖了两天,根本没卖到钱。

讲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第二篇-鞭四见鬼

这是一个在已经老家流传了近百年的故事。

响河子是葫芦河的支流,厍家河是响河子的支流,孟家沟是厍家河的支流,鞭杆沟又是孟家沟的支流。祖祖辈辈的先民,在这长达15公里的石峡顶的台地上繁衍生息。石峡深三二十步,宽处一二十步,窄处三五步,河床以石板铺底,两岸全是石崖,崖顶一两米深的黄土夹杂分化的碎石,倒是长庄农的很。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地下水浅,这一道石峡常年流水淙淙,蹑石磊磊。冬季河流似一条白布带子,任意屈曲,成了孩子的溜冰场。

塌堡子地处孟家沟边崖畔,是鞭杆沟通孟家沟的必经之地。由于是同治年的遗迹,再加上在石峡边,晚上是没人敢独身经过塌堡子的。

和各地一样,六十年代初期,石峡两边照样是种多收少,虽然都是集体劳动,还是不免要饿肚子。鞭杆沟边台地上住着李姓四兄弟,庄农人那时候都图口顺,叫鞭大鞭二鞭三鞭四。不用说,鞭四是四兄弟中最年轻的,也是最刁顽的,一大家子免于饿死的希望就寄托在鞭四身上。

五月底,豆子麦子还没有黄。天麻黑,鞭四借机顺着鞭杆沟,下到孟家沟,看到了孟家在塌堡子自留地里的瓠子,做好了记号,心中有了底,只等月黑风高。那时候政策紧,小偷小摸也是大事,鞭四不敢马虎,终于等到人睡尽了,潜行蹑足,悄悄溜下鞭杆沟,过孟家沟到孟家的塌堡子地里,摘到了作了记号的瓠子。就在抱着瓠子,正过孟家沟的时候,麻胡月亮中,看到有一群人正围着沟滩的一块大石头赌博。这时候的鞭四停也不是,走也不是,其实脚已经不听自己使唤了。就在这时候,鞭四认出了赌博人中的一位是孟家沟曾经去世的人。于是鞭四发疯似的越过大石头往自家跑,还没忘叫喊自家的狗,而赌博的人喊着鞭四的乳名追,并且说要赢鞭四的钱,一直追到鞭杆沟垴鞭四的庄下面,鞭四家的狗开始叫,才听不到追的人了。

第二天早上,队长等不住鞭四上工,就打发人去找,结果在鞭四家的庄下面的沟垴里找到了半死不活的鞭四。鞭四全身瘫软,七窍塞泥,有气无力,不省人事。抬到家后说了自己偷瓠子的经过,有人都真的找到了稀烂的瓠子和鞭四的鞋。鞭四一直病了四、五年,据说因为吓破了胆,终了在了自家的冷炕上。

八十年代孟家沟野狐多得很,有好事的人经常在孟家沟滩的那块大石头上放炸药炸野狐。

终于在一个暴雨夜,那块可坐五、六人的大石头,伴着野狐的呻吟,藏着鞭四偷瓠遇鬼的秘密,消失得无影无踪。单干后,农民的碌碡用量大增,厍家河的杨石匠顺着孟家沟一直往下找,找到响河子也没找到那块大石头……

讲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第三篇-古代鬼故事之越狱

[ 红馆 ]

木偶在地板上发出“踢踢挞挞”的声音,晋良偷偷躲在门后看着。

玩木偶的是个老头,鹤发童颜,眉心有颗红痣——这里就是红馆,那老头是红辰翁,木偶世家第八代传人。

“来,到这里玩。”红辰翁忽然回头,朝晋良招了招手。晋良愣一下,想逃,但他身后,一只绵软的手猛地攥住他,戏谑的笑声在耳畔响起,是红伶。

十七岁的红伶,明艳骄傲,红馆很少听到她的笑声。“小家贼,干什么呢?”红伶抓住晋良的衣襟,再不松手。

“伶儿,别欺负他。”红辰翁上前,慈爱地看着孙女。

晋良拼命挣扎着,惹得红伶火起,一把推倒晋良,喊道:“贼犯的儿子,本来就该死!”这话一出口,红辰翁脸色变了。屋里片刻的沉寂,红辰翁沉缓地说:“伶儿,别乱讲。”

“本来就是,他爹打碎了御赐的花瓶,罪该万死!”红伶的声音越来越尖锐。

康熙四十六年,圆明园始建,晋良的父亲做工时犯了罪,侥幸逃脱,暂时躲在老朋友红辰翁家里避难,但这一切竟被红伶偷听到了。

此时,晋良伏在地上,仍是一派茫然无措的神情。红辰翁扶起晋良,轻轻掸去袍襟上的灰尘。晋良微微歪着脑袋,失神的目光投向窗外,好像在听远处的音乐。自从三岁那年从石阶跌落,晋良就变成了痴呆儿——这是父亲说的。

红辰翁把那只木偶递给晋良:“去玩吧,很有趣的东西。”

晋良抱着偶人,拼命往外跑去,在廊下,他不小心绊了一跤,木偶甩出去好远,“踢踢挞挞”响着,仿佛突然有了生命。晋良刚刚爬起来,猛地低呼一声,胳膊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像小虫子蠕动着。

晋良看到灯下的偶人,分明变成了红伶的面容,微笑和红伶一模一样。

从此以后,这个噩梦就伴随着晋良,直到十天后的夜里,官兵突然出现在红馆。

[ 逃 ]

晋良和父亲被抓走了。红馆的仆人私下感慨:这一定是有人告密,才惊动了官府,也幸亏如此,否则日后查出罪人下落,红馆上下都要受株连。

晋良和父亲被关进死牢。那里阴暗潮湿,夜色比别的地方更黑更沉。犯人的怪叫,钻进他们的耳鼓,从里往外挤压着。但晋良感觉很好,因为没有红伶的欺侮,他可以耐心摆弄那只木偶。

他捡了一块石子,用力打磨偶人的脸,那就是红伶,脸上布满划痕,就像凄惨的伤口。

“这木偶……有股邪气……”父亲虚弱地说。

“它叫小红。”晋良木然地说。

月亮浮在云层边缘,一抹青灰色的月光穿过铁窗,投在父亲额头,父亲的眼角在痉挛,那是垂死的征兆。其实当年在家乡,父亲是数一数二的匠人,制作过木偶。但父亲现在已经握不住刀柄了。

晋良继续折磨那个偶人。他把小红甩起来,小红在空中滑过一道弧线,跌落在墙角,扭动的身躯仿佛在跳舞。父亲慢慢爬过来,一把按住偶人,瞪着晋良说:“你必须逃出去,报仇。”父亲的眼里布满血丝,使晋良毛骨悚然。

那天晚上,父亲打开了偶人的肚子。每个这样的偶人,肚子里都有小小的机关。

父亲扯下晋良的一缕头发,塞进偶人肚子,然后,父亲咬舌自尽。父亲的血溅在偶人眼窝里,偶人的眼眨了眨,以一种迷茫的兴趣看着晋良。偶人的微笑突然变成可怕的斜睨。晋良瘫软在地,整夜都在瑟瑟发抖。

从那以后,父亲的躯体便蜷在牢房的角落,一直摆在那里,无人过问。狱卒偶尔过来送饭,把馒头扔进去,立刻就躲开了。

牢里的空气寒冷而潮湿,浓烈的霉味弥漫在空中,似乎伸手便能攥在掌心,但晋良毫无知觉。夜里,他开始挖洞。他总能在黑暗中看到父亲的眼,父亲在他耳畔轻声细语:逃出去。逃出去。

每天晚上,夜幕遮蔽牢狱,视野中只剩一片漆黑时,晋良便开始挖洞。他选取的角度十分隐秘,而他的工具就是双手。白天,晋良把父亲的躯体搬过来,挡住洞口,然后他坐在一旁,攥着小红,凝视父亲的背影。父亲蜷曲的身姿像一个符号,而他读不明白。他感觉小红在手里微微蠕动,婴儿般的指甲刮挠他的掌心。

第四天夜里,子时,当月亮把肿胀的脸孔对准铁窗时,晋良的眼睛突然瞪大了。

他听到身边飘来一缕微弱的呼吸。

他四处张望,灰尘浮在头顶,在黑暗里盘旋,那咝咝的颤鸣使他惶恐不安。也许是风声,他这样想着,叹了口气,继续挖掘。

随即又是指甲划过板壁的声音,喀啦啦啦,仿佛一根花刺慢慢划过瞳孔。

晋良耸起肩背,汗毛倒竖、冷汗淋漓。他趴在狭窄的坑道里,感到一阵窒息。父亲的脸又浮现在黑暗里,冥河一样乌青的眼窝里,露出麻木的笑意,父亲轻轻蠕动嘴角,耳语般地说:逃出去,孩子——逃、出、去。

晋良的头皮一阵发麻。与此同时,他看到了那个偶人。

小红也正在望着晋良,呼吸声就是它发出的,就在晋良的肩膀一侧,倾斜着,一只手搭在坑壁上,一只手轻轻触摸晋良的胳膊。恐惧的触须缠扼着晋良的喉咙,从里往外挤压着。但他无能为力,只是呆呆望着小红。

木偶拱起笨重的肩背,两颗眼球闪烁不定。那一刻晋良似乎又听到红伶戏谑的笑声。木偶转过身,一边凝视晋良,一边倒退着向坑里爬。它长出了尖尖的指甲,挖掘速度飞快,嚓嚓嚓,嚓嚓嚓。

那天晚上,他们一起努力,终于逃了出去。

在漆黑的原野狂奔时,晋良才明白,父亲用自己的血唤醒了小红。父亲在冥冥中关照着他。但奇怪的是,在晋良恍惚的意识中,木偶的脸为什么与红伶的面容重叠在一起?

讲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第四篇-明清奇闻异事之色戒

杭州城东南二十五里处,有个小市镇,叫做袁浦,乃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江南小镇。明成化年间,在镇西石桥旁住着一个年轻的儒士名叫陈星翰,此人文思敏捷博古通今,在当地颇有点才名,可唯有一样却多为人诟病,那就是性好渔色放荡不羁。虽说家中有一位正值桃李年华千娇万媚的妻子,可他却仍不知足,一有闲暇便频频出去四处猎艳,杭州城内的青楼勾栏他多有涉足,沾花惹草更是寻常之事。他的妻子黄氏不仅相貌出众且贤淑知礼,对丈夫的这种恶习时常好言相劝,可陈星翰对此却总是充耳不闻,有时被说得恼羞成怒还会恶语相向,以致夫妻俩时常为此反目,最终黄氏无可奈何,于是只好听之任之不在管他。

这年四月初八正逢乡试,陈星翰便带着行装策马去杭州应考。不料途中经过一个叫龚家城的小村时,偶见一个年轻ShaoFu正站在家门前采摘桃花。这ShaoFu黄衫绿裙身姿婀娜,明眸皓齿美艳绝伦,往桃树下一站真可谓是“人面桃花相映红”。陈星翰本就是个登徒子,一见如此美貌之妇便为之心荡神移,当即嘞住马缰缓缓而行。眼看快到这ShaoFu家门前,那ShaoFu却专心折花,对他连正眼也未瞧上一眼。他有心想搭讪却不知如何开口,思来想去便故意将马鞭仍在地下,然后缓缓下马将马鞭徐徐拾起,自己却迟迟不愿上马。那美妇人见状心中奇怪,便低着头用眼睛不住瞟他。

陈星翰见此举果然引起美人的注意,心中不由窃喜,于是双眼盯着那妇人自言自语道:“荥阳生的鞭子掉了,汧国夫人为何却不将他请到家中去呢?(不明白的同学可参阅唐宋传奇之《李娃传》)”那妇人猝闻此语不由双颊绯红,嘴唇一泯捧着花便转身进屋去了,随即将门紧紧关上。陈星翰在外等了半天迟迟不见那美妇出来,心中不由大失所望,再抬头一看天色也不早了,又怕误了行程,只好翻身上马怏怏而去。这一路颠簸劳累,待到了杭州已是华灯初上月挂枝头,陈星翰在考场附近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他只要了碗素面吃了便回到房中,匆匆洗漱完毕后即上床躺下准备休息,可一闭上眼睛脑海中不由自主便会浮现出白日那折花美妇的俊俏模样来,只让他心痒难搔夜不能寐,辗转良久叹气不绝。

正神思恍惚间忽见一人推门而入,对他作揖道:“某不请自来,还望先生恕罪。”陈星翰一惊之下急忙起身看去,只见来人头戴高冠身着杏黄衫,腰中还配着一柄锋利的长剑,星眸俊目气宇不凡。陈星翰心中惊讶不已,于是便起身回礼,恭恭敬敬的问这客人究竟是何人,来他房中所为何事。客人笑道:“实不相瞒,我即是黄衫客(传说为唐代侠客,即挟持李益和霍小玉相见的豪士。因穿黄衫,故名。见唐蒋防《霍小玉传》)。自小玉死后我便与昆仑奴之辈浪迹海上逍遥快活,不复再管人间琐事。近来偶觉技痒,故才重履人世,今日知你心迹,所以特来相助一臂之力。”陈星翰闻听大喜,于是便将白日所见告诉了黄衫客,并问他有没有良策可让自己一亲芳泽。

黄衫客听罢略一思索便问他道:“是不是村子南边第五家,门口还有一颗大银杏树的那家?”陈星翰回想了一下,确实正如黄衫客所言,于是便点了点头。黄衫客皱起眉头道:“这事情说起来真有点难。那美人本是良家之妇,所嫁夫婿也是孔孟弟子,门第即便是和足下相比也差不到哪里去,可并非青楼女子可比。既非章台路旁柳,又怎好任人攀折呢?”陈星翰听罢不由有些失望,可是心中终有不甘,于是便向客人苦苦哀求。黄衫客踌躇良久,方对他道:“念你心诚,不得恐心中不甘,所以姑且先答应你。但是此事颇难,若是我有什么唐突之处,还望你不要怪罪。”陈星翰听他应允下来心中大喜若狂,忙点头不迭。黄衫客见状大笑三声道:“如此甚好,我去也!”说毕便从窗口飞出,转眼即不见踪影了。

讲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第五篇-民间异事之留针案

一、神针

明朝末年,江南出了个“神针叶”。神针叶本名叫叶龙先,他少年时便出道行医,博古今之长,胆大心细,往往敢在人的死穴上留针,治疗危重患者,颇有些手段。只是此人年少成名,有些恃才傲物。

叶龙先喜欢游历,这天他来到祈州城,见一群人围着药铺在看热闹。药铺挂着黑底金字招牌,上书“回春堂”三个大字,几个衙役正围着端坐在八仙桌前的一位老者吵闹不休。叶龙先的心一凛,这老者他认识,说起来还算上是冤家对头。

叶龙先十五岁时已经出师坐堂行医,有天来了位怀胎八月的孕妇,她突然流血不止,他把脉后认定是胎死腹中,只有打下死胎才能保全母亲性命。可是就在那家人抓了药想离开时,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上前拦住他们。此人自称是祈州回春堂的坐堂先生柳回春,访友至此,见叶龙先诊治有误,忍不住上前阻止。柳回春名气比叶龙先大,孕妇的家人最后听从了他的意见,抓了他开的药方回去保胎,结果一个月后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叶龙先丢了面子,只好灰溜溜地出门求学了。

叶龙先向看热闹的人一打听,才知道衙役是知府蒋十冲的手下。前些日子,蒋知府的独子蒋虎得了怪病,请柳回春去把过脉,当时柳回春说自己治不了。而蒋知府遍寻名医,可是都没人能救治,眼看着儿子不行了,这才又来请柳回春,没想到他死活就是不肯再去。

叶龙先想了想,分开众人,朗声说道:“还是不劳柳老先生了,就由不才出马吧。”

衙役上下打量一下叶龙先,见他年纪不过而立,细白面皮,文文弱弱的一个书生样,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上前推搡:“哪来的野小子,别耽误差爷办事。”

叶龙先微微一笑:“不才正是神针叶龙先!”平日里叶龙先很少自己提到神针的名号,可是今天一来是不提名号就难服众人;二来也是说给柳回春听。叶龙先在这事上是有取巧的心,如果他医不好蒋虎,是正常的事;如果他医好蒋虎,正出了当年的恶气。

一听叶龙先三个字,柳回春马上睁开双目,眼中精光闪闪,射向叶龙先。看着看着,柳回春的眉头越拧越紧。

那些衙役一听神针的名头,马上换了嘴脸,弯腰弓背地请叶龙先上轿。叶龙先正要上轿,却听身后有人断喝一声:“慢!”

叶龙先回头一看,见是柳回春疾步追了上来,他拦住叶龙先,低声道:“叶兄弟,借一步说话。我看你眉心发暗,只怕身染暗疾,还是及早医治吧。”叶龙先哈哈大笑:“柳老先生不想让我去府衙救人,也不必出此下策吧?”说完上轿扬长而去。

二、神针出手

叶龙先刚进府衙后院,已听得哭声一片,进到屋里,只见床上躺着一个男子,此人脸色发紫,正拼命地挣扎着,显然就是蒋虎了。

叶龙先上前搭过蒋虎的脉,然后挥手一拳,将蒋虎击倒在床。众人不及惊呼,又见叶龙先屏气凝神,口中默念针咒:“天灵节荣,愿保长生,太玄之一,守其真形,五脏神君,各保安宁,神针一下,万毒潜形,急急如律令。”两根银针稳稳地刺入蒋虎两眉中间的眉心穴,和脐上三寸正中的建里穴。再见蒋虎虽然仍是不省人事,呼吸却平稳下来。

蒋知府已听衙役报上神针的大名,上前就叫恩人。叶龙先道:“贵公子的性命只是暂时无忧矣。我还要在蒋公子的眉心穴和建里穴两处留针。这两处都是死穴,因此要非常小心,一个时辰进针不过毫微,进针过多,则命在旦夕。进针过少,则延误病情。这些天我就守在这里,如无意外,数日后公子应该脱险。”

眼看着蒋虎果然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这一天,叶龙先收到柳回春的一封信,上书叶龙先的病况危在旦夕,让他速到回春堂一叙。叶龙先看罢不觉冷笑,想来这柳回春已知蒋虎无大碍,怕脸面上圆不过去,想让他过去借坡下驴,自己岂能上他的当。

叶龙先开出一个药方交给管家说:“去回春堂拿药,今天少爷就能痊愈了,成败就在子时。一定不要出差错。”叶龙先相信,柳回春看到这个药方,一定会知道蒋虎的病况,也一定会输得心服口服。

入夜,叶龙先听着更声,又进了两次针,很快就到了午夜时分。这时房门一开,走进一位少妇,只见她不过二十出头年纪,形容美好,身段婀娜,只是脸色苍白,好像大病初愈。她的手中拎着一个竹餐盒,见到叶龙先就款款拜下:“妾身惦记着我家相公病体,见先生日夜劳顿,特做些薄菜送来。”说完少妇就在桌上摆下酒菜。

别说叶龙先还真有点饿了,他抬箸就吃,少妇举纤手把一盅酒递到叶龙先的嘴边,他哪里还由得自己,一仰脖饮下去,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以上就是讲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讲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9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