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讲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十大鬼故事、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鬼姐姐鬼故事民间、古代民间鬼姐姐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讲民间鬼故事第一篇-乡村鬼故事之桃妖

每一棵桃树里,都有一粒小虫子。它就是桃妖。

桃妖白天躲着人,晚上出来,对着桃花吹气,不然桃花结不了果。因此,很多种桃人,虽然没有见过桃妖,却对桃妖十分尊重。每年的春分,桃花含苞待放时,必定备齐香烛纸,祭祀一番,希望这年的桃子个儿大汁甜。

有个长工,酒喝多了,晚上睡不着,转到了桃林,亲眼看见了桃妖从桃树钻出,变成了少女,在桃枝上跃动。轻灵欢腾,嘴上还有啧啧之声,美如音乐。

长工傻傻地看,后来见那少女,一下又钻进桃树,杳无痕迹。

他把见到的这个奇迹,讲给东家听,东家叫胡华根,有三百亩桃林。桃园一年的收入,占他家收入的一半。

这年胡华根六十六岁,俗话说,六十六,嚼苞谷。为啥嚼苞谷呢?因为苞谷硬,如果还嚼得动,证明牙口还好,身体结实。

六十六的胡华根嚼苞谷还行,所以听了那个见桃妖的长工讲后,心想如果桃妖真是少女,捉个来当老婆,多好。

胡华根的老婆前年死了。

长工听了东家的话,很气愤。为啥?乡下人信命,一草一木、一生一死,都得听老天爷的,不能逆天命而为。桃妖为桃树吹气,加快桃花授粉,保证果实。桃妖没有侵犯人,为啥人要去侵犯她呢?

长工心里有想法,但不敢在嘴上流露出来。

这天晚上,他们用个细眼纱布罩在一株桃树上,如果桃妖出现,肯定逃不了。

胡华根是财主,天一擦黑就打哈欠了,想抽鸦片。然后靠着一株桃树,就睡着了。

梦中,他见到了桃妖,那真是明眸皓齿、蚕眉秀发,比唐坊街上翠花楼的女人们,漂亮十倍百倍。

这桃妖不仅万种风情,还善解人意,把胡华根服侍得舒舒服服,每根神经都爽快。可是一觉醒来,月上中天,冷风飕飕,凉意蜇人,长工也在打瞌睡。

胡华根过去一脚,踹在长工屁股上,长工趴倒在地。

“老爷,你别踹我啊,我还真捉到了桃妖!”

长工从网罩里翻弄半天,捉出一只像甲虫似的东西,因为怕它钻进桃树,网上涂了胶泥,所以它逃不了。

“这就是桃妖?你不是说桃妖是少女吗?”

“老爷,这就是桃妖,它还没有变成少女,就被我们捉住了!”

胡华根也没有见过桃妖啥样子,所以将信将疑。

胡华根把小虫子关在一只竹筐里,眼细如米,它是钻不出来的。

他继续睡他的回笼觉,不久就进入了梦境:梦里,千百只黑色的虫子在蜇他,蜇手、蜇脚、蜇脸,身上全肿了,整个身子像一只快要腐烂的桃子。

他醒了,这次是被吓醒的,披衣去看那桃妖,停在那儿一动不动,死了。

那一年,胡华根家的桃园颗粒无收,所有的桃花都成了落花。

胡华根抑郁寡欢,不久病逝。按他的遗言,儿子胡伦将父亲葬在最大的一株桃树下。埋了父亲,胡伦打算将所有桃树全砍了,种梨。

那晚,胡伦在椅上假寐,从窗口飞进一只小虫,翅膀一扇,就成了位少女,让胡伦目瞪口呆。少女给胡伦道了个万福,然后说:“相公,小女子,桃妖也!”

“我家祖居仙地,深受世恩。因而保佑贵桃园年年丰收,香脆甜绵,名扬一地。可是老爷有了奇想,欲占有我等虫身,故伤他性命,所以老爷折寿十五年。”

“今相公欲除桃园,我等无栖身之地,将流浪他乡,其境凄凉。恳请相公继续保有桃园,我等悉心尽力,年年丰收可期!”

说完,振翼而去。

胡伦想,除桃种梨,又得三年才有收成,还不如就信桃妖一回。

果然,这年的桃子大丰收,个儿大汁甜,被抢购一空。

从此,胡家又恢复了祭祀桃妖的传统。

讲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尸解仙

因为闲来无事,我在网上发表一些家史秩闻,由此认识了一个叫喻璋的青年。他是一名自由撰稿人,我们聊得很投机,后来他提出回我老家去解密一下这些传说。

本以为这会是场轻松的旅途,但经历了接下来的一切之后,我才知道我错了。

一、骑蝶翁

骑蝶翁的事是我祖上的真实事件,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

我家祖上居于寿县三角寺,太姥爷是地方的把总,芝麻大点儿的武官。

后来清朝鼎革,太姥爷在家里呆着,赁房租地维系一家人生计,用现在的史学观看应该算地主阶级。太姥爷去世于解放初,停棺三日的时候,家里亲眷突然发现棺材的底部在滴水,而且渗透量还比较大,并且棺里散发出一股腐臭味。

按常理来说,死后三日尸体就腐烂很不科学,当时也把家人吓坏了。有大胆的掀开棺盖看了下,太姥爷的尸体正在快速腐烂,皮肉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塌陷下去。

这件怪事家里人当时决定不声张,多烧点香纸掩盖一下尸臭味,不管怎么说,正常的下葬程序还是要走的,毕竟死者为大。

结果第三日的早晨,突然有人发现,在棺材板上停着一只很大很大的灰蛾子,发现者当即尖叫一声,尖叫的原因不是因为它很大,而是因为它背上有个东西!

灰蛾子的背上,骑着一个穿着灰在长袍的小人,凑近一看,和太姥爷的身形相貌一模一样。

这下再也掩饰不住了,消息很快传遍四邻,还惊动了省城的记者,把这件事当作不解之谜来报道。结果停棺三日变成了停棺七日,那只神奇,或者说诡异的蛾子一直停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没人去碰它,第七天它才飘然飞去。据当时抬棺的人说,棺材轻得好像没装人似的。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件事在当地被传得神乎其神,而我在重新整理这些故事的时候顺便查了些资料,如果非要给这件事归类的话,大概就是“尸解仙”了!

古书上说尸解是“解化托象,蛇蜕蝉飞”,是肉身得道的一种法门,民间传说尸解之后往往幻化成飞虫蛇蚁,最出名的例子就是梁祝。

后来我向姥爷深究这件事的缘由。“可能和龙楼有关系吧。”姥爷杂七杂八说完很多往事之后,突然道。

“龙楼?那是什么?”

于是他给我说起龙楼的故事。

二、蟹先生

龙楼在我们老家附近的深山里,这座山是大别山的支脉,山里有条河,在某处正好打个弯,那座旧楼就建在这个弯里,原来的名字已经不知道了,当地人称它为龙楼。

当然,它早已不复存在了。

太姥爷是穷苦人家出身,小时候被卖到当地陆员外家里做童仆。陆家是当地大户,也许越是有钱人便越是想永享富贵,当时的陆员外便想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

偏偏这时候,蟹先生到了他家里。蟹先生是个卦师,之所以被这么叫是因为他的手是一对怪异的蟹爪!

蟹先生年轻时因为算错卦惹怒了某个盐帮大佬,被剁掉了双手。后来蟹先生遇到了一个精研外科术的郎中。于是奇迹发生了!那个郎中从他小臂中间纵向切开,把桡骨和尺骨分开,小臂的肌肉分成两部分,连到桡骨和尺骨上。

几个月之后,两根骨头上都长了肉和皮肤,也可以自如地开合,虽不如五指方便。但夹轻点的东西也挺好使的……我听着姥爷的描述,在脑子里想到这对蟹爪,就感觉浑身战栗。

当时陆员外初次见他,看见这埘开合自如的蟹爪,就立即以江湖异人待之,探问长生之术。

蟹先生说若想长生,可迁葬父母,可陆员外的父母早年闹长毛的时候客死在异乡,根本就没找到尸骨。

蟹先生用那对蟹爪挠了半天头,说:“要不我去山里走一遭看看吧。”次日,蟹先生搭上布包上了附近的荒山,当天晚上同来,他很兴奋地对陆员外说:“有门,只要在这个地方建座楼,没准真能长生不老。”

蟹先生把陆员外带到那个河水打弯的地方,用手比划着说:“风水学里把水当成青龙,山当成白虎,‘山环水抱’即是‘左青龙右白虎’。但这里不一样。你看这山峦像一只只猛虎,中间这河就像一条龙,一条被众虎围斗的孤龙。”

陆员外被他一指点也看出些门道:“那岂不是块恶地?”

蟹先生说,这条龙被斗急了,只有一条去路,那就是上天!这在风水里叫“困龙局”,不宜建阳宅,也不宜建阴宅,只合适干一件事情——造承露台!

相传汉武帝追求长生,造铜仙承露台,每天接露水和着玉屑服下去。当然了,用现在观点看就是在作死。蟹先生说这是天赐良机,造承露台每天接露水喝下,就能延年益寿,若再广结善缘,长生不老也不是不可能的。

讲民间鬼故事第三篇-真假赌鬼

很久以前,在四川泸州有一个很喜欢赌钱的老头儿姓王,经常把家里的东西拿去典当后赌博,家里已经穷得一贫如洗。

岁月如梭,一晃又要过年了,王夫人拿出辛苦纺织的棉纱,苦口婆心地对他说:“老公呀!又要过年啦!你看我们家也没什么东西可吃啦!你就把这些棉纱拿去卖了,买些米和肉回来,也好将就着过一个热闹年嘛!”

王老头儿爽快应答:“好嘛!”

“你这个赌鬼!千万不要再去赌博哟!否则我们真的是没得吃啦!”

“好嘛!我记得!”

王老头儿拿着棉纱到城里卖了,经过赌坊的时候,有熟人招呼他:“赌鬼!赶快进来赌两把呀!”

王老头儿回答:“不啦!我还要买米和肉回去过年呢!”

“哎呀!老朋友啦!先赌两把再回去嘛!来来来!不要客气嘛!”

王老头心里想着不要进去,但是赌瘾上来了,自己腿脚却不听使唤,情不自禁地走进了赌坊。

只一盏茶的功夫,王老头儿就把卖棉纱的钱输掉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临行前老婆的嘱咐,王老头儿就万分自责,脑袋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就倒在路边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王老头儿在模糊之中,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

他努力地凝神倾听,只听见一阵阴森森的冷笑声在不远处想起:“嘿嘿!我终于有投胎转世的机会啰!我取了这个老头儿的命脉后,就再也不用做这孤魂野鬼啦!哈哈哈……”

“哼!”另一个野鬼厉声阻止道:“不行!你把他的命脉取去投胎了,那我们怎么办?哼!这太不公平啦!”

“是是是!”还有一个鬼附和道:“你想独个儿去投胎转世,别做美梦啦!我溺死鬼也想呢!对吧!吊死鬼!”

吊死鬼咬牙切齿地道:“是呀!我还想投胎转世呢!但这个老头儿只有一条命,只能成全一个嘛!你断头鬼怎能独占鳌头呢?”

“我独占鳌头你们能怎么样?”断头鬼蛮不讲理地道。

“你休要呈强!哼!……”长哼一声,吊死鬼也不甘示弱:“要想取得这个老头儿的命脉去转世,除非我们公平地比试比试!否则谁也别想拿走!”

溺水鬼接口道:“这是个好办法!我赞成!”

“哼!这个老头儿是我先发现的,你们谁也别想跟我抢!”停顿一下,断头鬼恶狠狠地道:“谁要是不服,就像这样!”

蓦地,王老头儿只听见山石爆炸声,大树断倒声脍成一片,他努力地想睁开眼,但眼皮打架怎么也不听使唤。

“哟!你是在显威风么?”吊死鬼嘲讽道:“哼!谁怕谁呀!要打架我们奉陪!啊!哈哈哈……”

王老头儿只听见几个小鬼打得阴风阵阵,石走沙飞。兵器碰撞声、巨石爆裂声震耳欲聋。

几个小鬼打得一阵,蓦闻一声厉吼:“都给我住手!”

几小鬼应声而停,胆怯地异口同声道:“参见大王!”

沉哼一声,鬼王厉声呵斥:“你们争个屁呀!都给我滚得远远的!你们看这个老头儿也甚是可伶,你们只知道自己取了命脉去投胎转世,怎么不去想想该怎么样去帮助人家呢?嗯?”

“大王教训得是!”几个小鬼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还不快滚!”

“是!”几小鬼灰溜溜地跑了。

几个小鬼刚跑走,鬼王就无比同情地自言自语:“这个老头儿愁容满面,一定有很大的困难吧!让我来帮帮你吧!”

话毕,向王老头儿脸上吹了一口气,王老头儿就悠悠醒转过来。

鬼王和言悦色地问:“老头儿!我看你满脸疲惫之色,请问有什么困难呀!我一定帮你解决!好吗?”

“哎!一言难尽哪!”王老头儿捶胸顿足把原因给鬼王讲了。

“我也是一个赌鬼,算是同门中人,这样吧!就借一百两金子给你再去赌坊赌过!”

“什么?一百两金子?嘿!不行!不行!”

“为啥不行?”

“嗨!你借我这一百两金子万一输掉了呢?我可是没法还你!就是把我这条老命抵押给你,那也还不起呢!”

“你怕啥?我又不要你现在就还!况且有我在!你一定不会输的!赌坊有多少钱你就一定会赢回多少钱!到时你再把利息一起还给我就可以啦!”

“别吹牛了!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想眼见为实?好!你看清楚啦!”话声中,赌鬼空手在空中一抓,一袋金子就落在了赌鬼的手中。

王老头儿这才有些相信,拿起赌鬼给的金子回到了赌坊。

赌坊内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庄家见王老头儿又回到了赌坊,而且拿来一百两金子赌博,非常热情地招呼他坐下。

赌局开始了,王老头准备拿出一两金子作赌注,此时赌鬼变成了一只苍蝇在他耳边轻声说:“全部押出去!押小哈!”

庄家故弄玄虚卖力摇晃着骰筒,忽然直立在桌上。

大部分赌徒都卖力地呼喊:“大!大!大!开大!开大!”

几个赌徒则尖声喊叫“小!小!小!开小!”

只有王老头儿笑容满面地坐着没说话。

而庄家更是眼放异彩,心里乐开了花!心想这一下你一定死定了!哈哈哈……

开局了!众人都紧盯着即将打开的骰子,打开了!竟然是副小数。

大部分人都唉声叹气,庄家更是哭丧着一张臭脸,赔给了王老头儿一百两金子。

王老头儿脸上笑开了花,又准备拿出一百两金子作赌注,这时赌鬼又在他耳边说道:“全部押出去!这次押大哦!”

又一局开出来,王老头儿果然又赢了!

就这样,连续赌到晚上,王老头不但赢光了赌坊所有的钱,还把赌坊老板所有的庄园、商铺、田地都输给了他。

夜漆黑如墨!夜寂静无声!

王夫人已经到屋门口观看了无数次,都不见她老公回来,心里提心吊胆,害怕他会出什么意外。

蓦然,只听见远处传来一阵阵锣鼓喧天,王夫人疑惑嘀咕:“奇了怪啦!半夜三更的哪里还会有这么热闹呢?”

锣鼓声和火光越来越近,不一会儿就到了自家门口。

王夫人见王老头儿走在前面,而很多挑夫却是挑着很重的物品跟在后面。

“你到哪里去啦?干嘛这么晚才回来呀?你买的米呢?你买的肉呢?”

“哈哈哈……老婆呀!你就别惦记着你的米和肉啦!这一下我们什么都有啦!你看!”说着往身后一指。

王夫人往他身后一看,只见挑夫担着的,有的是银子、有的是金子、有的是鸡鸭鱼肉、有的是……

从此,王老头建设了漂亮的庄园式别墅,过上了富丽堂皇、美满幸福的生活!

讲民间鬼故事第四篇-鬼胎

萧余氏的肚子,就这样一天天大了起来,萧衡章非常苦恼——因为公事繁忙,他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跟妻子见过面了,可是他回家那天,妻子余氏忽然高兴地说:“老爷,我梦见一颗星星掉进我肚子里,我有孕了。”

萧衡章和妻子为无子嗣苦恼了很多年,他原以为妻子是太想有个孩子,所以产生了幻觉。可她的肚子,就是真真切切大了起来。医生说把不出喜脉,于是开了几剂安神的药,她照样喝,肚子也照样大。十月临盆,破下一摊羊水,什么都没生出来,萧衡章松了口气,以为这场闹剧该结束了。但妻子双手搂在胸前,笑着说:“老爷,这是我们的女儿,你看,多可爱呀!”萧衡章看着她空空如也的臂弯,不觉哆嗦了一下。

余氏从此开始像每一个母亲那样抚育婴孩,只不过她抚育的是一团空气罢了。有人说她生的莫不是鬼胎吧,建议萧衡章把她送走,免得祸害全家,但萧衡章却有些不忍。

光阴似箭,不觉三年过去,萧衡章高升了,外派到兴安府作府尹。离家时,余氏也不关心他,就是满地乱找:“囡囡呢?囡囡跑到哪里了?”萧衡章看看疯妻,叹口气,打马上路,只是总觉得有谁坐在他鞍后似的。风吹过,忽听耳边“嘻”一声笑,纯真可爱,萧衡章顿觉毛骨悚然。

他记得这个笑声。四年前,他在云南武定当参将,家人都留在京中。他孤身一人在外,唯有寄情山水间。一日,他正面对满山翠绿,准备吟诗一首,忽然背后传来“嘻”一声笑。他回头一看,眼前一亮。

那是个苗女,戴着满副银饰,在太阳下灿烂如琼花,笑容纯真似孩童。没费多少功夫,萧衡章就与她黏在了一起。

她叫玉珠,据说是当地安罗土司大人的私生女。萧衡章听说她的身份后,心里有点打鼓:朝廷往武定派驻武官,为的就是端掉安罗土司这些土皇帝们。只是碍于他们世代都在此处生活,而且所建土司堡多依山凭险,轻易攻不下来。总帅怕草率行动打草惊蛇,所以暂时按兵不动。萧衡章身为朝廷命官,玉珠又是逆贼之女,为免日后说不清楚,他便对玉珠冷淡了许多。

玉珠察觉了,缠着他问原因,萧衡章无奈,只得硬编了个理由:“听说安罗家世代与天神是朋友,如果安罗家有人死去,狼群会聚集长嚎;谁如果令他死去,会永远受地狱之火煎熬。我有点害怕,听说你就是安罗土司的女儿,所以……”

玉珠笑起来:“他确实是我爹爹,经常来看我,顶慈祥呢!那些只是传说而已,有什么可怕的。”萧衡章心里一动,问了她安罗土司一般什么时候来看她、带多少人、走什么路线。玉珠没有半点隐瞒,全都照实说了。

半个月后,安罗土司出堡看女儿,被朝廷伏击,当场殒命,萧衡章成了功臣。总帅特别表扬了他,说要上表朝廷替他要封赏。萧衡章脸上笑着,腿肚子却在抽筋。因为安罗土司死的时候,山林里居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狼影,一起仰脖长嚎。萧衡章差点儿吓得当场尿了裤子:传说真的灵验!那他献计朝廷伏击,岂不是……这可怎么办呢?

“要怪也是怪我,我早就猜到你的用意了,但还是把什么都告诉了你。按照你们汉人的习俗,娶我吧。只要能跟着你,我不在乎死后被火烧。”玉珠搂着他的脖子说。萧衡章听说要挨火烧的是她而不是他,心宽了不少,但很快心头又揪了起来。他从没告诉过她,他已经有妻子,也从没想过真有一天要把个苗女带回去。

“怎样?”玉珠仍然搂着他的脖子撒娇。萧衡章一咬牙:“自然如此!回京我就娶你。来,饮酒。”那杯酒喝下去,玉珠就失去了知觉。

萧衡章把玉珠作为“逆贼的私生女”交了出去,他的功劳簿上又添了一笔。后来听说,玉珠被押解到兴安府时,不堪忍受凌辱,咬舌自尽了,尸体埋在那里的乱葬岗。萧衡章放下心来,回京受赏之后,家里就出了余氏生鬼胎的事。

如今马背上凭空出现的笑声,让萧衡章忽然警醒:莫非这是玉珠?她就是他的鬼胎!不管多少年、不管用什么方式,都要追着他回来。自己到兴安府,恐怕也是她在捣鬼。他用力挥袖:“阴阳两隔。你走,走啊!”她仍在笑,尖细娇脆,宛如昨日,娇憨若婴孩。余氏写信来,说囡囡不见了,也许偷偷跟他上任去了,请他好好照顾囡囡,或者想办法把囡囡送回来。萧衡章恶狠狠把信纸揉成了一团。

他请了不知多少和尚、道士做法事,可那笑声总是不断在他耳边响起。萧衡章精神越来越恍惚,终于有一天,他看见玉珠站在院子里,背对着他,一动也不动。他大喜,拔出宝剑,使尽平生力气砍过去。

“救命!”一声惨叫。萧衡章张开眼睛,只见面前的哪里是玉珠,他的顶头上司半身浴血,倒在地上挣扎。萧衡章手中长剑哐当落地,知道自己完了。

萧衡章被关进牢房。他听说这座牢房就是当年玉珠死去的地方,而受重伤的顶头上司,就是当年企图侮辱玉珠的人。

“天道好还,报应不爽。”他喃喃道。而那笑声仍然缭绕在他耳边,清澈动人,令他无法忍受。于是解下腰带挂到窗框上,将脖子伸了进去。眼前一黑,他到了一处灼热的地方,火海无边宽广。所有传说,原来都是真的。

玉珠浮在火上,赤着玲珑的双足,全身被火映得通红,烈焰却伤不了她分毫。“因为爹爹宽恕了我,免除我的火焚之苦。可我不宽恕你,来,尝尝诅咒的滋味。”她伸手来拉他。

“囡囡!你怎么在这里?”余氏此时不知从何处冲出来,紧紧抱住玉珠。火星根本伤害不了玉珠,但余氏就是死死用身体替她护住。

“她是妖怪!”萧衡章尖叫。“妖怪?不不。”余氏慈爱地紧抱玉珠,喃喃道,“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只有她一直陪着我。你不跟我说话的日子,也只有她陪在我身边。我所有的心力都用来爱护她了。她就是我的囡囡。这几日我觉得心里不对劲儿,不知怎么就跑来了。我要保护她,她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囡囡。”

“也是我欠你的,当初爱上了你的丈夫。如今你离魂来救我,我甘愿做你的女儿,因为从没有人待我如此……”玉珠把手交到余氏手里:“娘,我跟你走。”余氏珍爱地搂住玉珠,与她携手退进黑暗中。

萧衡章呆呆看着玉珠的背影,问:“你不给我诅咒了?”玉珠回眸微笑:“即使你活着,你仍然是处在地狱之火中,只是那火在你的心里……”

萧衡章大叫一声,醒过神来。他系在牢房窗口的腰带已经飘落于地。萧衡章抱住头,牢舍冷清萧瑟。他知道自己错过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从此以后,他的一生都将生活在地狱中。

讲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地府鬼神传说故事

从小就喜欢鬼鬼神神的,所以就经常缠着大人讲故事,讲传说,或是看些小人书,直到长大了依然喜欢这些传说故事,所以一有空就会厮混在网上看看或是去旧书市场淘淘这些书!

首先声明我写的这些东西有些是你听过有些是你见过,有些是我收录整理的,有些是我摘抄的,有些是我根据我们这的传说改编创造的!我就不一一注明了!我写这些只是想以后自己看起来方便,让自己和朋友有谈资,让自己以后对孩子有故事讲!别无他意!不喜勿入!

地府中有许多鬼神,有大家熟悉的,有大家知道的,也有大家不了解不熟悉的!首先我就扒一扒我知道的听到的故事——白无常!

白无常是阴曹地府拘魂锁魄二鬼吏之一,姓谢,名必安。传说谢必安为福建闽县人,人称"七爷”,全身白袍白衣,脚蹬白靴,头戴白帽,上书"一见生财“,口吐长舌,眼睛突出。他生前与黑无常结义,同为衙役。一日他与黑无常行至桥边忽遇大雨,于是他便让黑无常在桥边等他,他去取伞,哪不知雨水过大,他才离去不一会儿,河水便漫上了桥,黑无常不愿失信于他,便继续留在桥边等候,最后大水冲了桥,黑无常淹死在河里,七爷回来后,发现黑无常淹死了,痛不欲生,不愿独活,于是便吊死在桥边的树上,所以他舌头伸长,眼晴突出!

两人死后来到阴司,秦广王蒋子明怜惜两人信义,便封两人做了对勾魂引魄的官!

白无常生前为衙役时,贪财好物,凡有罪人贿赂于他,他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一次他在收受贿赂时被人告发,上司狠狠地收拾了他,几十杀威棒打下去,打得他皮开肉绽,哭爹喊娘,从此在心里留下了永远的伤,至此以后便不敢再收受贿赂,一直到他成为鬼吏依然不敢忘怀。传说如果你遇见七爷,的话,你赶快跪下边磕头边向他扔纸钱,他就会边跑边向你扔财宝,所以在有些地方的人会在财位供奉白无常的像,经常磕头烧纸,让七爷保佑自己发大财!

七爷谢必安也是个记恶如仇的货,这里有个比较有名的故事。

有一年清明,七爷外出阳世,在路上看见个妇人哭泣,便化作人形前去打听。

原来这妇人姓陈,家境本也殷实,小时候她得过天花,所以变成了麻子,已经到了婚嫁年龄却无人提亲,一家人急得半死却又无可奈何,就在她准备放弃时,却发现自家的佣人敖大对她情有独钟,经常给她送东西,她难过时安慰她,逗她笑。就这样,一来二去两人有了感情,顺理成章的生米煮成了熟饭。陈老爷知道后没有多计较,女儿什么个情况他也知道,于是便将女儿许配给了敖大,只求女儿幸福。

哪不知,敖大结婚后像变了个人似的,吃喝嫖赌样样来,对陈小姐也是非打即骂,又霸占了陈家产业,将陈老爷活活气死。

陈小姐受不了折磨便跑了出来,想到自己无处可去就坐在路边哭了起来。

谢必安听完陈小姐哭诉后,笑着说:“莫悲伤,速离去。”然后递给陈小姐了一个包袱,陈小姐一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金银珠宝,她抬头看去,那人早已无影无踪。她惶惶忽忽回到了家,发现自己家已变成了一片火海,敖大已葬身其中,于是便拿着钱帛他乡生活去了!

以上就是讲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讲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65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