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民间鬼故事的书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讲中国民间鬼故事的书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道士抓鬼故事、莆田民间鬼故事、民间恐怖鬼故事短篇、民间故事会酒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讲中国民间鬼故事的书第一篇-蓝廷幽魂

汉初年间,兵荒马乱。在京城繁华的一条街巷,住着一户人家,主人叫蓝廷,30多岁,几次赶考未第,终日在家中研究历朝历代的法律书,撰写法律方面的书籍,一晃就是10余年时间。家中妻儿及老母亲依靠作点小生意勉强维持生存。日子过的也挺清苦,好在一家人和和气气,倒也其乐融融。

蓝廷每天在书房著书,很少走出门外,只有在夜深人静,月儿高悬的时候,在院自里来回踱步,思考着一些问题。这种习惯已沿续多年,家人早就习以为常。这年,蓝廷的汉朝的法律书撰写已近收尾,那天,按照每天的习惯,妻子给书房写作的丈夫送饭。可是,这一天,妻子去娘家回来晚了,改由母亲给他送饭,门吱……的响了,写了一天的书特疲倦,饭时又过了,加之此时的心情不佳,便回头瞪了妻子一眼,谁知今天是母亲送饭,他立刻跪在老人家的面前,忏悔自己的过错,还喃喃地说,自己是写法律书的人,决不该向母亲瞪眼,天理不容。慈祥的老母亲,望着两鬓斑白,为著书立说,过早衰老的儿子,心里一阵刀绞的疼痛,孩子,母亲不怪你,不怪你呀,可你这啥时是头啊?

蓝廷听后泪如雨下,他毅然绝然地不知从哪找来一把剪子,为了惩罚瞪老人的这一眼,蓝廷将自己的一只眼睛挖出,顿时,血流如注,母亲赶紧找来止血的草药,忙乎了好一阵了,才将眼血止住。

躺在床上,蓝廷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一些,看着一家人着急的样子,他说:“我这么做,一点不后悔,母亲原谅了我,但我自己不能原谅我自己。”

妻子说:“你这是何苦呢?本来家里就不富裕,但我也从未埋怨过你,可你……”

蓝廷说:“10几年的写书,我的身体每况欲下,可能将不久于人世。”

“你,你怎么这么说啊!你得活着,你走了,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办啊!”妻子呜咽地说。

蓝廷让妻子走近他跟前,低声地对她说:“10几年来,我将要完成了一部汉朝法律书的写作,此书分上、下两册,我如果死后,你将第二册法律书置于我的棺材枕下,将棺材深葬在祖坟中。然后,将第一册拿到街上去卖……”

“谁懂啊?谁会买呀?你不是在做梦吧!”妻子半信半疑地说。

蓝廷满有把握地说:“书卖给识货的人,便宜了不卖,所卖的钱足够养活你们孤儿寡母三辈子。”

蓝廷交待完后事,心里一阵的轻松,病好些后,他将法律手稿交妻子保存好。三个月后,蓝廷因积劳成疾,终于撒手人寰。料理完后事后,他妻子整日去街上,摆个不起眼的小摊去卖。

转眼一年有余,这一天,汉朝的宰相萧何,在京城的街头暗访巡视,走着走着,护驾的贴身卫士就发现有个妇人卖书,卫士赶忙报告宰相,萧何来到妇人面前,翻了翻书籍,暗暗惊喜,他详细寻问了一些情况包括谁写的、叫什么,住在哪里等等。妇人如实说来,萧何心想,这是一部难得的治国安邦的法律书,高祖刘邦还让我写这部书呢,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呈给高祖,一定会更赏识我啊!

想到此,他问问价,虽然开价50两黄金,但对萧何来说,千金难求啊!二话没说,成交!

再说高祖刘邦看到萧何呈上的律书后,爱不释手,通宵达旦地一气读完,连连称好书、好书,难得的治国安邦法律书,高祖派人把萧何找来,当面夸奖:“爱卿,这部法律书你写的太好了,你真的幸苦了,寡人赐你黄金100万两,良田500亩。”萧何赶紧谢主隆恩。

高祖刘邦话锋一转:“爱卿,这部法律书,你还有下部没完成啊,什么时候让寡人拜读啊?”

刘邦的话,吓了萧何一身的冷汗,还有下部?上部我也没细看啊。他反应很快说:“是啊,下部正在撰写,很快就呈给您过目。”刘邦听后欣喜,瞩咐几句注意身体的话。

第二天早上,萧何就急忙赶到蓝廷的家,寻问下一册律书在何处?蓝廷妻如实说来,萧何也没问价,只说一句:多少金都可以。当晚萧何派人借着漆黑的月色,在蓝廷的祖坟开挖,叮叮当当撬开棺材,终于找到用油纸封好,完好无损的二册法律书。

萧何拿到了这第二册法律书,高兴极了,刘邦一定还会奖赏我啊!便马上呈高祖阅示,刘邦边看边说:这部书太好了,可以填补汉朝一统天下后法律的空白,今后汉朝定会国泰民安,兴旺国运。

阅到最后时,突然,有一行字跳入高祖的眼帘:“剜坟掘墓红茬子罪,不斩萧何律不成。”马上,萧何被传来,刘邦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为严肃法纪,维护法律的尊严,高祖下令将之绳之以法,萧何得到应有的惩罚。

蓝廷一家人隐姓埋名,也远走他乡。

讲中国民间鬼故事的书第二篇-古宅绯影

1、红影

丁清婉透过凤冠上的珠帘看向门口,只觉得心跳一阵快过一阵。外面的喜宴差不多该散了吧?想到丈夫庄天平,清婉心里便像喝了浓浓一碗蜜。

突然,红烛“噗”的一声爆了个灯花,烛光瞬间暗淡下去。与此同时,屋外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风声,像是山中猿猴凄厉的惨叫。砰!一声重重的击打在门上响起。

按风俗:新嫁娘这时是不能出门的。清婉有些惶恐,唤了贴身头几声,却无人应答。此时风声更盛了,撞门的声音也愈加急促而激烈。“砰……砰砰!砰砰砰!”

清婉手中下意识握紧一支钗。突然,门“吱嘎”一声开了。院中却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却见一道红影“刷”地闪过。

“什么人?”清婉握紧了手中的金钗,强作镇定问道。

无人出现,一个尖利的声音却猛然响起:“红颜薄命,不出一年,必死无疑。”

新婚之夜被人如此诅咒,清婉恼怒非常,反倒不那么害怕了,提高声音道:“藏头露尾算什么?小人!”

“哦,你不妨看看地上,我便在这里。”

清婉狐疑地朝地上看去,一瞬间惊愕得说不出话来。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影子竟然变成了鲜红色,那种红美得让人迷醉。如果可以,每个新嫁娘都会希望有这样一匹布来做嫁衣。

“当心你的命吧。”声音突然远去,地上的影子瞬间退去了艳色。清婉一个踉跄,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酒气。

“婉儿,我来了。”庄天平扶住清婉,探了探她的额头,“怎么了,不舒服?看你脸都白了。”

清婉摇了摇头,靠在庄天平的怀里,内心的不安顿时被甜蜜赶走。能成为锦绣坊大少爷庄天平的妻子,现在想来还似做梦一般。

自从那一次,庄天平帮她赶走恶少,昂首笑道:“大丈夫坐不改姓,行不改名,我叫庄天平。”她的一颗心便陷落了。

想到这里,清婉甜蜜地一笑,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男人:“你不后悔?我不是大家闺秀,本配不上你。”

庄天平豪迈一笑,将清婉揽入怀中:“婉儿这样的美貌,恐怕全天下的男人见了你都会动心。”

2、禁地

成亲第二日,庄天平便带着清婉熟悉自家的院落。庄家世代专营染布,在山西这一带,庄家布无人不知。

“我听人家说,我们庄家有一种‘霞光锦’艳光四射,是送入宫中的贡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婉儿很想看一看呢。”清婉喜欢刺绣,对这种传闻中的料子自是极感兴趣。

庄天平笑着说:“这可是我们家的不传之秘呢。不过它染制困难,以后有机会再给婉儿看吧。”

正说着话,清婉看到前头一处小院落的格局和其他院落迥异,院墙较高,自成一体,笑道:“这个院落好像有些不一样啊,我们进去看看吧。”

庄天平拉住清婉,带点歉意地解释道:“婉儿,这个院落是庄家禁地。除了庄家的当家人,其他人是不能进的。”

冬去春来,庄天平愈加忙碌。这一天,他回来时眉宇间带着浓浓的焦虑。清婉忙吩咐丫环泡茶,又亲自替他揉捏肩膀。

“生意不顺吗?”清婉柔声问道。

庄天平苦笑:“也不是什么大事。朝廷要庄家今年加大贡布的量,说起来是我们的殊荣呢。放心,我已经拿定主意了。”

清婉放下心来,满怀柔情说道:“今日请了大夫来,大夫说,说我有喜了。”

庄天平怔怔地看着妻子,好像根本没有听懂她在说什么。

“你要做父亲了!”清婉轻轻地推他一把,“你不高兴吗?”

“高兴,高兴,我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罢了。”庄天平抱住清婉,轻轻垂下眼睛。

讲中国民间鬼故事的书第三篇-破鬼计

他乳名叫石头,原是个杀猪宰牛的徒手,长得浓眉鼠眼,五大三粗,天生一副头上长角、身上长刺,令猪、牛、羊望而止步的恶模样。

那还是个“破四旧”的七十年代初期。那天刚好是清明节,石头和几个同伴被安排在半山腰拆一个招娣哥寺庙,什么叫招娣哥寺庙呢,意思说,谁想生儿子只要让怀孕的大肚婆摸一下招娣哥的小鸡鸡,便能让人如愿以偿。因此,在那个天天讲“计划生育”的年代,这座寺庙显然和社会形势相抵触,是非拆不可的对象。刚开始,他们没人敢先动手,就是平时凶神恶煞的石头,在菩萨面前也被吓得汗流浃背、屁滚尿流。谁都不想先得罪在这寺庙里被供奉几百年的菩萨,可是,既然被安排来了也不能不干呀,不干活怎么能拿生产队的工分呢。于是大家抽完最后一根烟,等到下午太阳快西下时才一齐动手,他们先爬上屋顶,掀开一叠叠瓦片,之后开始用锄头挖墙,一块块飞落的泥块把供桌上一尊尊形像逼真的泥菩萨(观音子)砸得稀巴烂,特别那象征男性的小鸡鸡被一块瓦片砸成二断,悲哀地滚在路中间,好像在向人们诉说着心中的不平。

一阵从山谷中的夜风刮来,他们都打了个寒战。突然石头惊叫起来,原来一只十多厘米长的蜈蚣从土墙里钻出来,差点咬到他的脚,他后退几步,还没有站隐脚跟,又看到山脚下的田沟边两个穿白衬衫的东西一仿不见了。他顿时眼冒金星,差点从三米多高的墙上摔下来,还好被其他两个人扶回了家。

晚上,石头就病倒了,他口口声声说他亲眼看到了田沟边的白鬼。其后的几天里高烧不退,怎么打针吃药都不见效。只要他的眼睛一闭便满口胡话,常常在梦中惊叫“白鬼…白鬼。”让他的家人毛骨悚然。

那时的农村特别是山区都比较封建落后,有个巫婆造谣惑众说:“石头碰上了白鬼,要给他驱鬼、捉鬼、送鬼才有救。”消息传到石头的母亲头上,她也觉得只有试试看了,于是花钱请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巫婆来到石头身边捉鬼。其实巫婆捉鬼很简单,每次等到夜深人静之时,她便会拿着一把烧旺的香和镜子,在石头身边转来转去,口中念念有词。之后,叫石头的母亲捏些米饭团,送在村中的三岔路口中,并烧上香、蜡烛、火杷。这就是当时农村里传说的“送鬼。”

可是,转眼五天过去了,大石头的病依然如故,原来五大三粗的身材,如今瘦得像根稻草,此时的他就是从远处飘来一根鹅毛,也会把他的人压垮。石头的家人更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当时,又有人造谣惑众说:“石头拆寺庙得罪了菩萨,应该先向菩萨谢罪,否则,性命难保。”也有人说:“那天是清明节,石头肯定被清明鬼迷住了。”一时间,笼罩在山村上空的造谣风云密布。

那天我和弟弟穿着白衬衫放学途中,恰好碰上石头的母亲牵着病恹恹的他出来晒太阳,石头碰到我们后惊叫:“白鬼…白鬼…白鬼。”随即晕厥过去,吓得我和弟弟不知所措、莫明其妙。

回家后,我把刚刚发生的情况跟母亲说了,并询问母亲石头到底得了什么病。母亲对我们俩说了几天前的那天清明节,石头在半山腰拆寺庙时如何见到二个白鬼,后来就得了时热时冷、满口胡话的怪病。我们听后都哈哈大笑,大笑之后我对母亲说:“石头那天看到的不是鬼,那天我们俩兄弟去田沟边赶鸭子,故意套出白衬衫的长袖子,在那里装鬼做游戏相互取笑。当时我很记得,石头只看到我们做的一个鬼动作后我们就溜了。又因为他没有看清楚我们俩个人,于是以为是白鬼。”听完我的话,母亲放下脸把我们俩兄弟狠狠骂了一阵,说:“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是没有药医的,你们知道吗?”我愤愤不平地说:“我没有吓他呀,难道我们连做游戏的权利都没有吗?他纯属是自己吓自己。”

晚上,母亲带着我们到石头家谢罪。又亲自把我们俩带到石头身边,反复说明他那天看到的不是白鬼,(指着我俩)而是这俩个捣蛋鬼在那里装神弄鬼做闹着玩。之后,又把我们的指甲剪下来煎茶给他喝。说来真的奇怪,石头当天晚上喝了我们的指甲茶后就睡了个安稳觉,也不烧、不闹了,第二天早上自己竟然会起床煮面条吃了。

石头的母亲想起巫婆说石头碰到了鬼需要送鬼,纯属是为了骗钱,花了她不少的钱不说,还差点要了自己儿子的命。于是,她决定找她算帐。可是,当她气冲冲地到她家里时,做了亏心事的巫婆早就人去楼空……

讲中国民间鬼故事的书第四篇-你看我像不像个人

1

在我们东北老家,人们习惯称黄鼠狼为黄皮子。可有些上了年纪的人,却毕恭毕敬地叫它黄先生或者黄大仙儿。因为它能作祟迷惑人,有点儿怕它。

上世纪的60年代初,我们家后院的刘奶奶,被黄鼠狼给迷惑住了。平时少言寡语的老太太,也没啥文化。那会儿在土炕上又蹦又跳,嘴里还哼哼着“北山坡上草青青,太阳落下满天星”什么的,很有文化味儿,真就不是一个农村老太太能编出来的词儿!

有个野方子,能治这个病。到街坊四邻讨来使用过的旧邮票,邮戳上的地址越远的越好。把邮票放在盆子里点火烧了,闹病的人立马就好了!那天的刘奶奶也许病得严重,家人费了好大的劲儿,弄到了几张邮票。都烧完了,黄大仙儿还附在刘奶奶身上不肯走。我当时趴在她家的后窗台上看热闹,身上起了不少的鸡皮疙瘩!

还有个土办法:找一个足够厉害的人,把犯病的人摁倒了,再拿个缝衣裳的针往她的人中上一扎,这个作妖的东西就告饶了。我有个本家二爷,一米六的个头。他平时在生产队里赶大车,有个过人的本事就是杀猪。别人抓猪要三四个人一齐动手,他不用,跳到猪圈里,把眼睛一瞪,骂道:“你个畜生,我今天是来杀你的!早死早托生。快给我过来!”那个猪像见到了阎王爷似的,哆哆嗦嗦地就趴到地上了,任他摆布。

我二爷拎着赶车的鞭子,气哼哼地就来了。他先从窗户外边往屋里瞄了两眼,对跟来的刘家的人说:“先不忙扎针,我要找找这个小鳖犊子!”他转身绕到房山头儿去找。老刘家在那儿堆了不少柴火,靠墙的地方,堆着几块儿做棺材用的厚木板子,用油毡纸盖着。就是在那儿,我二爷看见有个黄皮子,像人念经似的,把两个前爪儿搭在一起,一颤一颤地正作妖呢!这家伙活得年头儿够久了,身上的毛儿都白了一多半儿。那会儿,我就站在二爷身边不远的地方,只见他得意地一笑,后退了两步,把鞭子抡圆了,啪的一下抽过去!黄皮子被鞭子抽到了,身上的毛飞起好几绺,吱吱叫着,蹦了几个高儿钻到了柴火垛里。

不用说了,刘奶奶的病马上就好了。也不唱了也不跳了,一屁股坐到炕上,左看右看,还问别人刚才出了什么事儿。

就这样儿,我的二爷和这个要成精的黄皮子结上缘了。

有一天,我二奶神秘兮兮地对他说:“你快来看看,是不是那个黄先生打你溜须呢?”东北人说的打溜须就是讨好的意思。我二奶揭开墙角装满米的小缸,说:“米是上个月在电磨上磨的,吃了好几顿了,一点儿都不见少,反倒多出来了!”我二爷说:“哪儿会有这个事儿?是你记错了吧!”我二奶说:“不信我的话,那你就等着看。”

几天之后,做饭把缸里的米又舀出去不少。等有一天,我二奶再把缸打开,里边的米又是满满的了!把我二爷找过来看,这一次他不吱声儿了!

讲中国民间鬼故事的书第五篇-水鬼的故事之别无选择

民间传闻,当一个人溺死在水里,如果找不到替身,那么就不能投胎转世,生生世世只能化作水鬼,忍受着孤苦与凄凉。今天小编所要讲的一个鬼故事就是一个关于水鬼的故事,不要问我真假,反正听我朋友述说之后我选择信了。

黄山镇罗庄村东头有一深坑,那边的人叫做野鬼洼。野鬼洼方圆二三里,水不深,不足两米,清澈见底,微风一吹,水光潋滟,也算是一处风景。

然而令人吃惊的是村里的大人明令禁止小孩靠近野鬼洼,更不用说在里面游泳嬉戏了。甚至酷热的三伏天,村里的大人宁愿在家里用水缸里的水洗澡,也不愿到野鬼洼去。

据村里上了岁数的老人所说,野鬼洼每隔七年就会淹死一个人,从1966年算起,丧命在野鬼洼的人足足有七人之多。七年前遇难的一人是村里刘大壮未过门多久的媳妇孙萍,两口子新婚燕尔,恩爱有加,却没有想到一天中午,孙萍刚吃过饭,放下碗,突然发了风一般,朝着野鬼洼跑去,一边跑一边喊:“别找我啊!”刘大壮被吓了一个慌神,待他反应过来,再去撵孙萍,就来不及了。刘大壮最后从野鬼洼里捞出了新媳妇的尸体,哭得没个人样……村里人穷苦,但惜命,久而久之,野鬼洼就成了村里的一块禁地,谁没事也不会靠近。更何况,今年恰好就是第七年,村里注定要有人淹死在野鬼洼的。

好在这一年村里人都防备着野鬼洼的诅咒,谁也没有刻意靠近野鬼洼。眼瞅着年关临近,村里的人都平安无事,这野鬼洼的诅咒也没有那么灵验。可是刘大壮却坐立不安,愁眉苦脸。他寻思着这第七年都快过去了,如果再没有一个人淹死在野鬼洼,那么他的媳妇孙萍如何能够找到替身,投胎转世呢?

要说这刘大壮也是一个钟情的汉子,长得身高马大,人模人样,哪怕是一个鳏夫,也有人张罗着介绍对象,可刘大壮摇了摇头,就是不想再续弦了。

是忘不了孙萍。村里的人都这么说。

年关一天天临近,刘大壮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为啥今年野鬼洼还不淹死人呢?夜里刘大壮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白衣女子背对着嘤嘤哭泣,全身上下湿漉漉的,仿佛在对刘大壮泣述:我在水里泡得好难受,好难受……

刘大壮从睡梦中惊醒,一抹额头都是冷汗涔涔往外冒,他觉得这是野鬼洼的媳妇孙萍在向他求助。人们不是常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么?刘大壮深爱着孙萍,肯定不忍心让她继续在野鬼洼中受苦。

刘大壮寻思着这几天一定要帮孙萍找到一个替身,让她好早日投胎转世,得到解脱。

你别说,刘大壮苦思了半日,还真让他想到一个办法,村西头王二家里不是有四个女娃么,天天吵嚷着要生儿子,家里一贫如洗,都快揭不开锅了。刘大壮想,若是他偷偷把王二家的一个丫头淹死在野鬼洼,既解决了王二家的难题,也能救一下自己媳妇孙萍,这不是一举两得么!

说干就干,第二天刘大壮买了一根糖葫芦,瞅着王二家的小丫头王盼弟一个人的时候,走了过去,把糖葫芦递到王盼弟的面前,说道:“盼弟,想不想吃糖葫芦?”

王二平时哪里舍得给孩子们买零食吃,这王盼弟眼巴巴地看着刘大壮手中的糖葫芦,嘴里的口水都流了出来。只是出于羞涩,没有开口。

刘大壮把糖葫芦在王盼弟眼前晃了一晃,说道:“盼弟,你要跟刘叔叔去一个地方,这个糖葫芦就送给你了。”

王盼弟重重地点了点头。

刘大壮欣喜地把糖葫芦递给了王盼弟,一把拎着她,挑着村里的小路往野鬼洼赶去。

时值冬季,野鬼洼更显凄冷,树凋草枯,朔风呼呼而过,令人不寒而栗。

王盼弟早把手中的糖葫芦三下五除二吃光,手里只剩下一根细棍,看到来到了野鬼洼,另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刘大壮强壮有力的手掌,低声说道:“叔叔,我怕。”

刘大壮蹲下身,轻松拍下王盼弟的头,温和地说道:“盼弟,不怕。等会叔叔送你到一个好玩的地方。”

王盼弟似乎察觉到不妙,嗓音喑哑道:“叔叔,盼弟只想回家,不想去其他地方。”说着眼泪就从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夺眶而出。

刘大壮瞧着四下无人,抱起盼弟就要扔到野鬼洼中,好让媳妇孙萍找到替身……

风呼啸着,似女人的哭泣。

刘大壮正欲把王盼弟扔进野鬼洼之际,只见野鬼洼的水面形成了一个漩涡,由小及大,愈来愈大,不一会儿,变成缸口大小。孙萍慢慢从缸口中爬了出来,整个身体都是由水珠汇聚而成,沿着水面慢慢向刘大壮踱去。

刘大壮情不自禁地喊道:“媳妇,我来救你了!”

孙萍疾言厉色开口说道:“大壮,快住手吧。你害我还不够么?还想害这个小女孩。”

刘大壮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可是帮助媳妇找替身的。媳妇的死又怎么是他害的呢?

孙萍叹息道:“大壮,你难道忘记了你八岁的时候干得那件好事了么?”

听到孙萍此言,刘大壮脸色立即变得苍白,冷汗涔涔流下,脊梁骨寒意顿生。

刘大壮捂着脸,哭了起来,呜咽地说道:“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那个乞丐要找该找我啊!”

原来在刘大壮八岁的时候,村里来了一个行乞的老乞丐,走路一瘸一拐的,当那位乞丐趴在野鬼洼边捧水喝解渴的时候,刘大壮玩心大起,一脚把那个年老的乞丐踹进了水里。看着乞丐在水里张牙舞爪,刘大壮别提多开心了。可是那位乞丐毕竟年老体衰,不一会就淹没在野鬼洼中,刘大壮方觉大事不妙,闯了大祸,也不敢对大人说起此事。

却没有想到乞丐死后化作了厉鬼,找刘大壮报仇雪恨,却误把刘大壮的媳妇孙萍给抓了进去。

刘大壮哀痛不已,悔恨道:“媳妇,都是我的错。都怪我当年调皮捣蛋,我真的没有想害死那个乞丐。现在我该怎么做。”

孙萍眼中似有泪光,说道:“我只希望从今以后,你不要害人。哪怕我生生世世都做孤魂野鬼,也没有什么抱怨的了。你赶紧把这女孩送回去吧!”

刘大壮摸净眼泪,把早已吓呆了的王盼弟抱回了家中,心中别提多后悔了。

那年过去了,可整个野鬼洼没有淹死一个人。村里的人都特别开心,认为野鬼洼的诅咒彻底解除了。给野鬼洼重新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萍水。(完)

以上就是讲中国民间鬼故事的书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讲中国民间鬼故事的书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