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西方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灵异故事、民间真实长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短篇冬天如何养生、民间老道士捉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西方民间鬼故事第一篇-魔鬼古堡

小镇在一片山地中,有一条路通向外面。镇子旁边,是一座古堡。据镇上的人说,里面盘踞着魔鬼,进去的没一个人能活着回来。大概正是由于这个传说吧,小镇里从来无人敢进去。但也有不怕死的人。一日,—支探险小分队慕名而来。

巴克劝阻这帮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别拿生命开玩笑了,自从自己在这儿开饭馆,至少已经有十几拨人进去,就再也没有出来。“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这是真的。”

可是,这群年轻人不以为然地笑笑,那位带队的红头发小伙子,还拍拍身边一条如牛犊一样大小的狗和怀中的枪说:“不用担心,我们有猎狗卡普,还有枪呢。”

巴克摇摇头,一如既往地拿出葡萄酒,一人一瓶,说:“喝吧,孩子们,愿上帝保佑你们。”然后,一边将牛肉剁碎,兑上葡萄酒,让猎狗卡普吃,一边叹息:“愿你也走好运!”在善良的巴克眼里,狗和人一样,都是有生命的啊。

探险队员吃完饭,在小镇人的目光中,雄赳赳气昂昂地牵着猎狗卡普,带着枪,走进了古堡。古堡外,所有的人都用焦灼的目光远远地望着夕阳下的古堡。天黑了,也没人走出来,直到第二天天亮,还是没人走出来。

古堡,如一个虎视眈眈的魔鬼,整日蹲在小镇边缘,让每一个小镇人都喘不过气来。可不久,又有一个不怕死的人来了,是一位干瘦的老人。他叫莫非,爱探险寻奇。他说自己一定要到古堡里去闯一闯,改写古堡的历史。

巴克对老头善意地笑笑:“老兄,如果口渴了,我可以免费送给你葡萄酒,进古堡就免了吧。”谁知莫非却特别坚决,坚持一定要去。巴克无奈,摇摇头,像往常一样,拿来葡萄酒,并且摆上几样小菜。吃完饭,莫非背起包,一摇一摆地走了。(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第二天一大早,巴克站在饭馆前,很无聊地抬起头,朝古堡望去,顿时傻了眼。只见一个人从古堡中走了出来,一摇三晃的,正是莫非。巴克关了饭馆的门,今天不招待客人了,只招待英雄莫非,并虚心地向莫非请教,他在古堡中究竟看到了什么,有没有遇见魔鬼。

“看到了很多很多。”莫非坐下,淡淡一笑,告诉巴克。在古堡里,首先看到了很多尸骨,还有一只狗的尸骨,它们呈现不同的样子倒在那儿。再往里走,拐过一道狭小的过道,弯弯曲曲走了一阵,进入一个地下室,再进一道铁门,在地下室的侧面小屋内,发现了各种珠宝,而且这些珠宝都是十多年前在一些盗窃案中被盗走的,是一个叫贝姆的神偷偷走的。

“真的吗?那里没有魔鬼吗?”巴克仍心有余悸,急急忙忙地问。

“不,是一种红蜘蛛。”莫非一笑,打开包,里面装得满满的,都是红蜘蛛的尸骸。原来,这种红蜘蛛都躲在古堡石缝中,—有人进入,嗅着气味,它们马上爬出来,附着在人身上,吸人的血液,并注入自己的毒汁,不一会儿,人就会死去。

巴克睁大了眼,一副惊讶的样子。

“我有一个疑问,巴克,那些人遭受红蜘蛛的攻击,为什么不往外跑?”莫非望着巴克询问,很谦虚地请教道。

巴克摇着头,也惶惑不解。突然,他一指外面,喊:“天哪,那些探险队员都没死,回来了。”说时,一脸惊骇。

莫非忙转身去看,猛地感觉到背后冷风袭来,忙一转手,一把拧住巴克的手腕。巴克的手上,是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随之,“嚓”的一声,一副手铐戴在巴克手腕上。

“神偷贝姆,你被捕了。”老头子一反常态,目光如炬,灼灼发亮。

“你究竟是谁?”巴克满头大汗,心有不甘地问道。

“蒙波,知道吗?神探蒙波。”老头子得意地用大拇指指向自己,自我介绍道。巴克一听,低下头,瘫倒在地上。

原来,巴克正是大神偷贝姆,他数十年作案,偷了不计其数的珠宝。但是,在警察的围追堵截下。实在是无路可逃,尤其后来,听说小偷的克星蒙波也开始了对他的追捕,于是,他选中了小镇这个神秘的古堡,来藏纳自己偷来的珍宝。为了防止别人进堡,他专门搜集了一种热带毒性极大的红蜘蛛,放在里面,并且暗地里散布谣言,说里面有魔鬼。

他自己在古堡旁开了个饭馆,一则照看珍宝;再则,准备兑了安眠药的葡萄酒,每一个进古堡的人,都赠送一瓶。

“你为什么没昏睡?”贝姆仍然有些不甘心。

蒙波一笑,从怀里掏出一瓶酒,正是贝姆送的葡萄酒。原来那天来时,蒙波提前就装了一瓶葡萄酒。至于红蜘蛛,更好对付,一种印度香,就是红蜘蛛的天然克星。进堡后。蒙波燃了一大把印度香,烟雾袅袅,不一会儿,红蜘蛛的尸骸落满一地。

贝姆听了,无言地低下了头。

西方民间鬼故事第二篇-洛阳鬼事之美人灯笼

一、女鬼托梦

话说洛阳乃六朝古都,其地界乃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却也是各种离奇异事频出之所。以下便是其中一事。

大宋庆历年间,在洛阳近郊孟津县里住着一个落第的穷书生,唤作刘生,应试以来春闱两榜,均在孙山之外,也没钱来讨个媳妇儿,日子过的愈发贫苦,所幸他爹生前给人扎纸灯笼的,也将这门手艺传了给他,他也没旁的活计,便一边读书一边扎灯笼卖几个银钱换些吃穿用度之类。

然他的手艺并不及他爹的强,再者他也不是正经做生意的主儿,人家小贩都是一声高似一声的往来叫卖,他却是将那灯笼一股脑摊到地上,捧着本《中庸》一坐便是一天,因此那些扎出来的灯笼凭地散在那也并没几个人来买。日复一日,眼看着进京赶考之期将至,他却连盘缠都凑不齐。

这一日,又到了日头偏西,刘生收拾了灯笼摊子,将手中几个铜钱怯生生放入怀中,似乎生怕被强人夺去似的,进而长叹口气,背起灯笼往家中走去。

到了家中,刘生哆嗦着点起蜡烛,开始清点今日卖出去多少灯笼,谁知两下里清点了一遍,竟发现多出一个灯笼,刘生心生疑虑,又清点了数遍,竟发现还是多了一个出来。

刘生拍拍脑门,心说难不成谁给了钱没拿走这灯笼吗?倘若如此,明朝许是人家来领再给回去就是了,不过转念一想,谁会为个一文钱的破灯笼再来讨要,当真是自己迂了,自嘲地苦笑一下,又掌着灯烛看了一个时辰的书卷,便准备睡下了。

熟料刚要躺下,却无意间瞥见散在床边的灯笼里,有一个与其余的判然有别,其余灯笼具是白纸扎成,并无他色,而这个灯笼上,却绘着一个美人,张生狐疑地坐起,拿起那个灯笼仔细端详起来,那灯笼上所绘的美人,身着青纱罗裙,青丝如瀑,柳叶眉,丹凤眼,一点朱砂点绛唇,两腮胭脂欲还羞,端的是惟妙惟肖,与那真人并无二致,也不知是哪位大家手笔,竟能在灯笼之上绘出如此尤物。

刘生满腹狐疑,想了半晌,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这么一个灯笼,又想到会不会是同行的灯笼拿串了?也不对,那些同行平日里闲他生意冷清晦气,都躲的远远的,隔着三条街也说不定,怎会将这么个好物事混杂其中?

想来想去,刘生也没主意,便寻思道:“某虽穷苦,然也是读书之人,所谓君子不夺人所爱,不义之财断不可取之,不若明天拿到集市去问问,是谁丢的,还了人家去也就是了。”

当夜未作他想,将那灯笼随手置于窗棂上,便沉沉睡去了。

也不知睡到什么时辰,刘生只觉得背后一阵寒意袭来,他当是夜风吹入,下意识地裹了裹那破被卧,谁知听得身后吱呀一声,那屋门竟然开了,刘生当是遇了匪类,心想这家徒四壁,也不怕来抢,倒也不十分惧怕,忙起来看去,却见一个妙龄女子缓缓踱进屋来,体态婀娜,步步生莲,刘生起先唬了一跳,再细看去,这女子面容却有几分熟悉,突然想起这女子相貌竟和那灯笼上所绘制的一模一样,刘生登时吓的抖在当场,心说莫不是这灯笼成精了,化作妖鬼要来取了小生性命?

刚想跪下讨饶,却听那女子先开口道:“公子莫要害怕,奴家此来并不害公子性命。”

刘生听那女子吴侬软语,不似害人之厉鬼,稍稍安下心来,颤声问道:“姑……姑娘,你既,不图小生性命,那意欲何为?若是图财帛之物,你也见了,小生这家徒四壁书侵坐,连个囫囵饭食也难吃到,更别说……”

那女子轻摇素手打断刘生道:“非也,奴家实告公子,奴家确是鬼也,只因含冤而死,入不了那轮回,成了孤魂野鬼,只得暂栖身于这灯笼之上,化作美人图,因怕鬼差来寻,才误打误撞混在了公子的灯笼里面,奴家细想来,这也算是奴家与公子的缘分,因此才唐突现身来见想求公子相助,惊扰了公子,还望公子恕奴家罪。”

刘生听罢,也渐渐不再惧怕,便问那女子道:“依姑娘说,定是受了莫大的冤屈,只是小生乃一穷弱秀才,手无缚鸡之力,肩无挑担之能,人都说小生是百无一用,不知小生怎地能帮姑娘?”

那女子以手掩口,微微一笑,更显柔情似水,娓娓道:“奴家却也不是要公子寻仇讨债,奴家已然身死,身前之事早无挂念,但如今若被捉回冥府,入不了轮回,没人送葬,自然也没有许多阴司纸(冥币、纸钱)去舍给那鬼差,必要受那刀砍斧锯之苦,剜目劓刑之难,故此,奴家便想着若能还了阳,便可再活一世,到时也能重新入轮回。”说罢跪倒在地泣道:“若蒙公子大恩,奴家愿……愿以此身相许,若公子不愿,奴家亦可为奴为婢,伺候公子左右,只盼公子不弃!”

刘生慌忙下床道:“姑娘莫要如此说,小生岂是那等强娶逼婚的人物?姑娘要小生如何做,但说无妨,只要是小生能为的,必当尽力就是。”

那女子方将将止住啜泣,言道:“奴先谢公子大恩,这事却也不难,只需公子将那灯笼带到伊川南郊,那里有片乱葬岗,公子到得那处,由南往北数,第三座是座无字的新坟,便是奴家尸身所在,公子将这灯笼纸揭下,在奴家坟前焚了,再过得七七四十九日,奴家便可还阳,介时便来与公子相会。若有食言,便教奴家魂魄落入九幽之所,再不得回转!”

刘生寻思一下,那伊川县倒也不远,不若帮着女鬼一回,恰好自己也是至今未娶,若能做圆了这事,既是功德一件,与己也颇有好处,便道:“姑娘且放心,小生尽力而为便是。”

那女子又拜谢了一回,便起身化作道阴风去了。刘生身子一激灵,猛然睁开双眼,竟是一场梦,他摸了把额头的冷汗,长吁一口气,自嘲地笑了一声,心说哪有什么女鬼来求,只是小生未曾婚娶已久,一场春梦罢了,转身想再睡时,却发觉那本在窗棂之上的美人灯笼,不知何时竟落在枕边了,刘生惊愕不已,拿起那灯笼看时,却见那绘着的美人本是笑意的脸上竟然多了两行清泪,像是用笔尖润墨韵出的一般,心下方知此梦非虚,便记在心里,想着天明了便去伊川。

次日辰时将过,刘生便收拾几件破衣服,塞了两个烙饼,提了那美人灯笼,便奔那伊川县去。

西方民间鬼故事第三篇-纸枷劫

南宋绍兴年间,有一年的正月十五,各地热闹之际,丁家也忙得团团转,正赶上丁夫人难产,请了城里一流的稳婆也没能把孩子接生下来,丁员外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碰巧有个行脚老尼路过,不知用的何术,丁夫人就顺利产下一女婴,女婴一声响亮的啼哭,全镇子上的人似乎都听见了。这声惊天动地的啼哭也引来一只大鸟,那只大鸟拖着五彩长尾翼,在丁宅上空盘旋,围观者手指大鸟,口呼凤凰!女婴后来就顺口取名丁凤凰。

丁凤凰长到三岁,丁家却遭遇灭门之灾,估计是丁员外在生意道上跟人结了仇怨,丁家在一场大火中被烧了个精光,丁员外不幸葬身火中,丁凤凰当时和丫环小梅在一起,有幸逃过一劫。小梅秘密地把丁凤凰带到乡下老家,她怕丁家的仇人找来。

小梅家在天宁山脚下,是一个偏镇,不过从外城走小路穿过天宁山可直接到达南宋城,有次小梅无意中救下一个被毒蛇咬伤的行路商人,商人答谢小梅一枚双心玉坠。小梅觉得玉坠顺眼,把玉坠挂到了丁凤凰的脖子上。

后来小梅带丁凤凰去观音庙烧香,观音庙向来很热闹,小梅要去礼佛又怕丁凤凰走失,故用个黑炭在榆钱树下画了个圆圈让她站。等小梅钻出烧香的人群,发现丁凤凰旁边站着一对夫妇,正用手捏着凤凰脖子上挂着的双心玉坠,似在询问玉坠是哪儿来的。小梅认出此人正是她救下的被蛇咬伤之人。此人姓魏,乃是一位珠宝商,因夫人久未怀孕,故来观音庙求取仙签。当了解到来龙去脉后,魏夫人很喜欢丁凤凰,于是认养了丁凤凰。

丁凤凰改名凤仪,成了魏家千金小姐,荣华富贵自不在话下。

转眼十余个春秋过去,凤仪求学心很强,女扮男装,在大教育家朱熹所创的一所书院就读,一直是朱熹的得意门生。

书院后山,有一座极陡峭的云涧崖,九九重阳,凤仪闲来无书读,绕过采茱萸之人,独自一人上云涧崖,站在崖顶,俯瞰天下苍生,顿时心神平和。不料大地忽然刮起一阵疾风,从云涧崖谷底卷了上来,凤仪赶紧伏地不动,却听一声嘶鸣,原来崖风卷裹着一只大鸟,大鸟的翅翼被折得不成样子,在旋风中失去了方向。情况危急,一位老尼横空出现,老尼一甩手腕,手上仙拂伸出万条拂丝便直穿进风囊中,拂丝把大鸟拖出风外,好不惊险。此鸟不叫凤凰,名为石鸡,乃是老尼所养,正是十几年前出现在丁宅上空的那只,老尼今日来云涧崖寻一味草药,石鸡会辨此草,所以在崖壁寻访,哪料会有这阵飓风,差点夺了它的小命。

机缘巧合,老尼见凤仪一片慧心,借石鸡疗伤之际,授给凤仪一门奇术,老尼所授并不复杂,她赠给凤仪一把巧剪,巧剪剪出纸枷,纸枷经老尼演示,自有神奇之处,凤仪心领神会,拜谢老尼!

凤仪学会了剪纸枷,乐此不疲。不久,发生了一件事,因为金国屡犯边疆,曾派奸细秘密潜入南宋城,伺机窃取军情。奸细是个女儿身,一度混迹于花柳巷风月楼,通过诱取军中高官的枕边风,窃获军情。后来军中严令禁止士官外出寻欢,派兵开始逐个盘查风月楼,可惜那金国妖姬如风一样消失无踪。但不知又听了谁的谣言,说妖姬已扮成书生模样,正窝藏在书院的万卷书楼中。

万卷书楼哪有什么金国妖姬,清查工作倒清出了一个女扮男装之人,正是凤仪。当时凤仪摘下青衫帽,一头如瀑长发陡然下降,貌若天仙。

兵丁统领史一飞一看,这不正符合妖姬的身份吗?便吩咐兵丁,把凤仪捆了。这一风波后,凤仪女扮男装的事泄露了出去,不可能再到书院去读书了。

史一飞亲自去魏家赔罪过几回,一来二往,对凤仪产生了爱慕之心。不久竟然厚礼下聘到了魏家,凤仪含笑答应,嫁过去后,夫妻二人恩爱无比。

时令正值盛夏,那史家院中有一口硕大的清塘,一到夜晚,蛙声四起,换成平时,史老夫人把蛙声当作一种乐趣来听,不料近段时间害上疾病,医嘱吩咐环境不宜太吵,但老太太仁慈之心,又不忍杀生。只得被蛙声吵得不能静养。

这晚,凤仪到史老夫人房中谈心。丫环菊宝无意中说到蛙声吵了老夫人的安,凤仪对婆婆笑道:“小小青蛙,我自有办法。”

凤仪回屋后,灵机一动,掌灯执笔写下一篇《祭蛙文》,文写得惊奇,随后让菊宝捉一袋蚊蝇作为祭品,去清塘念一通《祭蛙文》,然后烧掉,限青蛙们三日后迁出清塘,到别处去争鸣,不得有误。

菊宝听了凤仪的交代,心内暗自好笑,这青蛙哪懂道理,对青蛙念什么祭文,念完还要烧掉?于是自作主张,马虎应付,把祭文揉成一团丢掉了。

第二天晚上,清塘里的青蛙不但没有歇声,反而叫得更欢了。凤仪把菊宝叫到跟前,对她说:“老太太要养病,尊老为先,你再去劝它们明日全部撤出清塘,不然的话,一定要严办它们!”菊宝见凤仪这样认真,心里面不是滋味,更觉得好笑,出了房门却拐出去偷懒玩耍去了,她始终认为夫人是无稽之谈。

第三天晚上,青蛙仍旧吵个不停,老夫人笑笑对凤仪说,别太较真了。原来菊宝悄悄跟老夫人讲过凤仪的计谋,老太太一笑置之。

凤仪耐不住了,开始拿出巧剪,剪上许多纸枷,吩咐菊宝,把白纸枷都撒在清塘里,让她告诉青蛙,限三天内搬出清塘,如果再不听话,就要罚戴枷示众。菊宝一听这话,骨子里阴阴的,莫非夫人疯了?不过这次,她遵命照办了。来到清塘,把凤仪辛苦剪了一晚上的纸枷全都抛到了清塘中,一晚上,清塘里静悄悄的,一点蛙声也没有了。

隔天一早,史一飞路过清塘,大喊来人,菊宝第一个跑到,吓得目瞪口呆。原来,清塘中有许多青蛙,颈上扛着纸枷,翻白肚,浮出水面,非常可怜,凤仪也赶来,看了心里难过。死去的青蛙都睁着双眼,好像有什么冤枉似的。她便详细询问菊宝宣读祭文的经过。菊宝这次老实说出她没有按照凤仪的话去办。凤仪摇头怨菊宝坏了事,她支开所有人,一个人在清塘边嘀咕了好久,从那以后,清塘里再也听不到蛙声了,老太太的病不久也好了,但是有一奇怪现象,史府外的清塘却出现了白颈青蛙。恰似扛着纸枷,实在是诡异。

西方民间鬼故事第四篇-鼠怪

李生,南宋广丰人,自幼丧父,家境贫寒,,其母给城南沈员外家浆洗为生,家无隔日之粮,连老鼠都无法再呆下去。

八岁那年,到沈员外家放牛糊口。两年后,沈员外从安徽聘得名师程先生教其二子一女私熟,因见李生伶俐勤快,令其伴读。沈员外两子性鲁平庸,倒是沈女与李生资质聪慧,深得程先生喜爱,几年下来,琴棋诗赋无不精通。

过得七年,江西、两湖茶商起事,程先生应江阴辛弃疾将军邀请前往湖北平寇。临行前交待李生,此番随辛将军前去平匪,为国家效力,保一方百姓太平,是为师生平所愿,只恐耽误了汝学业。为师去后,汝可辞去此处事务,凭吾所教,可去城里觅一轻闲事务,继以学业,将来亦可图一功名,报效国家,驱逐金奴。

程先生去后,李生与沈员外请辞,径往信州府。适值“小楼外楼”酒楼帐房因病不能工作,掌柜的在城门口贴出榜文招聘帐房先生,李生揭了面见掌柜,同去应聘的还有两人,李生文案珠算过关斩将,又因年轻易于驾驭,被掌柜留用。掌柜欺李生求职心切,又暗里压低工钱两钱。年薪二两三钱,管吃不管住,早餐自理。

早餐好办,街头小摊解决,或自己烧,住却是个问题。其时金人北归已久,然连年战乱,家园荒芜,十室九空。经店小二指引,在城东山上寻得一房,房主夫妇死于瘟疫,只留一年仅十岁的儿子,跟其年迈的伯父过。老人原不肯租,经不住李生磨,想想房子多年空着,有人住进去也有些人气,不至太荒凉,将来侄儿长大娶媳妇了好住回家中;因此附加了个条件要李生答应打扫照料房子,便租给了李生。

房子多年未住人,萋荒的厉害,院子里蒿草没人,花园里的树木花草早已枯黄萎死。园子里狐鼠出没,荒草丛中散落着鼠屎狐粪,居室的器物上蒙着厚厚的一层灰尘。整理床铺时,刚靠近床铺,一只硕大老鼠窜出,朝李生“吱吱”呲牙咧嘴一番逃去。掀开垫床铺的稻草,赫然一窝肉团一样的小老鼠,李生悯其微弱,拿破布兜了放进园中枯草。

收拾好住下,李生早出晚归。与店里人员熟悉后,李生偶尔带些客人点的但没动过快的菜肴,或者几块卤豆腐、豆腐干烧雪菜回家以充早餐,第二天醒来总被老鼠偷食。此处老鼠大是怪异,白天见人也不惧,与人争行,走路时稍不留神,一只老鼠从你脚边窜过惊得你掉魂,夜里更是肆虐横行,咬啮箱具、衣服、书籍,在楼板上奔跑、跳舞,更可恨的是常啃咬帐册,无论李生藏于何处都能找着,仿佛帐册上有一种吸引老鼠的异香,李生只好把帐册锁于店内再不敢带回住处。日子长了,李生发觉洗衣池边的皂角总莫名丢失,放一块丢一块,如同真空消失。鬼故事

时间久了,因工作关系,李生与信州府的雅人、名士、小吏日渐厮熟,常一块酬酢。一日,李生与瓢泉居士饮,吟诗作赋,深夜大醉而回,倒床而睡。

醒来找茶喝,推开房门,大厅里灯火辉煌,男男女妇二三十人拿三张八仙桌围坐一块,桌上山珍海味,盘碟交错。最上头坐着一红光满面、头顶已秃的灰衣老翁和一银发稀疏、白衣老妪,两人身旁放着紫漆宝杖。众人乍见李生,惊作一团,妇女竞起掩面走避,凳倒杯翻。老翁最先恢复常态,一顿宝杖示意大家坐下,整整衣襟,起身拱手肃客。不知东主驾到,有失远迎,还请东主海涵,东主请上坐。李生如入梦境,战战襟襟再三礼让方在下首坐了。下首一六旬老人则吩咐重整酒菜。老翁吩咐道“六崽,东主亦非外人,让大嫂领大家出来相见陪坐吧。”

西方民间鬼故事第五篇-鬼母情深

刘老汉顺着乡野间的小道缓缓而行,刀子一样的寒风刮向他那菜色的脸以及羸弱身躯,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于是紧了紧腰间的布带子,一边搓着手一边在道上寻找过往牲畜遗留下的粪便。须臾间,满天的雪花扯棉布絮飘泻下来,高山大地都成了银白之色,刘老汉正寻思着是否回家,忽听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婴孩的哭啼之声,这荒地野岭那来的孩子呢?刘老汉顺着声音寻了过去,原来婴孩的哭啼之声是道边一座高耸新坟中传出来的,刘老汉想起来了,这是邻近村屯于家寨大户老于家的小媳妇因难产一夜之间就亡故了,昨天早晨刚下葬在这里。这婴孩……刘老汉想到这里扔下粪箕子,踉踉跄跄向于家寨跑去。

老于家派人到此遮阳开了棺,果然看到一个赤身裸体的小男婴躺在棺椁里啼哭,他的母亲那个难产的小媳妇卧在血泊里已经死掉多时了。众人不忍直视这悲惨的情景,都唏嘘不已。

孩子的奶奶对一出生就遭遇如此磨难的孙子非常心疼,给孩子找了一个贤惠的奶妈,并吩咐孩子的大妈(于家大儿媳妇)帮助照看料理孩子日常一切生活。

孩子的奶妈心的善良,她很同情孩子的不幸遭遇,对孩子尽职尽责,情同母子一般。

事情说到这里就应该告一段落,可偏偏于家大儿媳妇请过路的算命先生占了一卦,那算命先生占出于家开棺之日冲撞了煞神,七日之内定有鬼煞上门,避灾之法,家中之人七里之外躲避七日,那大儿媳妇听了便做出惊恐万分之状,孩子的奶奶也忐忑不安,于是一家子人如临大敌纷纷收拾金银细软投亲靠友躲藏不提。

孩子的奶妈昨晚见整个宅院吵吵嚷嚷闹腾了一个时辰便悄无声息,今早起来不见一个人影,人都那里去了呢?一整天过了,太阳也落山了,奶妈没有喝到一碗粥,没有饭食就没有奶水,孩子饿得哇哇大哭。奶妈正自焦急,突然门帘掀开了,一个穿着黑衣褂,黄裙子,眉目青秀,脸色苍白的小媳妇手里捧着一碗热粥走了进来,那小媳妇对着奶妈施了一礼,颤声说道:“姐姐辛苦了!姐姐照顾孩子还饿了一天,真对不起您哪!快把这碗热粥喝了吧!”奶妈惊讶地问道:“你是谁?”边问边上下打量这位不速之客。只见那小媳妇苍白的脸颊上没有一丝血色,气喘吁吁好像已经走了很远的路程,身上的衣褂和脚上的鞋子早已被雪水和雾气侵透了,她颤抖着虚弱的连说话力气都没有了。当她见到孩子眼睛亮了起来,“孩子……孩子……”小媳妇喊着早已泪流满面不能自制了。

过了一会儿,她平静下来,望着疑惑不解的奶妈缓缓说道:“我是孩子的姨妈,我闻听到姐姐的不幸,姐夫又杳无音讯,扔下苦命的孩子,我跪着哭着哀求我的主人黑老爷、白夫人请了七天夜晚的假,我明天早晨鸡鸣前还得赶回去,晚上才能再来。”奶妈说道:“你即是孩子的姨妈,就抱抱孩子吧!”“不,不用。”小媳妇慌忙制止了。“我身上潮气太重,怕凉着孩子。”小媳妇又对奶妈涚道:“我知道:姐姐对待孩子如同亲子,这也是不幸孩子的福分,我姐姐在九泉之下也会感谢您的恩情,只是她没有办法报答您的大恩大德了!”小媳妇说着又哭了起来。

从此,这小媳妇每天晚上都带着一碗热粥赶过来,第二天鸡鸣前又回去了,转眼间,七天过去了。这天晚上,小媳妇异常悲伤,眼泪像继线的珠子流了一宿,她凄苦坐在油灯下目不转睛看着襁褓中的婴孩,突然她跪了下来,褪下腕子上的一只玉镯,对奶娘说道:“姐姐,今天我们的缘分到尽头了,以后再无见面之日,这叫我怎能不悲伤呢!我从此就要形单影只去那枯寂阴森的地方,我真的不甘心,可这都是命啊!这孩子以后就要托嘱给姐姐了,这只镯子送给姐姐留个念心吧!”小媳妇握着奶娘的手久久不忍分开。

鸡鸣了,小媳妇象雾一样散去了。

以上就是西方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西方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7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