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衡阳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之雷公审判、民间关于蛇的鬼故事、有关潮汕民间的鬼故事、民间水鬼故事在线收听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衡阳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古代聊斋之素锦

1.锦锈无双

苏绣名扬天下。苏州城内“清月庄”出产的绣品,更是苏绣中的上上之品,清月庄经过几代人的经营,已是吴中数一数二的大绣庄,每年向皇室进贡绣品。

三月草长莺飞的时候,清月庄宋老板的夫人生下一女。宋老板正抱着女儿开心,圣旨就到了。原来绣庄十名绣女费时近九个月绣成的“锦绣河山”让皇帝大为欢喜,皇帝大笔一挥,亲赐了“吴中第一绣”的匾额。宋老板激动不已,觉得女儿是大吉之人,立刻取了“锦绣”之名,将其视为掌上明珠。

锦绣三岁的时候,宋老板的生意却出了大纰漏,清月庄陷入了困境。屋漏偏逢连阴雨,宋夫人难产,生下一女后便撒手西去。宋老板大受打击,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心头剧痛。正好一个云游的大师正在宋府作客,见了孩子沉默许久,叹道:“此女命中有三劫,每一劫都是要累及家人的。”

宋老板听了,悲痛道:“宋家大难,内子又去了,这孩子宋某是留不得了,请大师处置吧。”这时,床上的小娃娃忽然号啕大哭起来。锦绣跌跌撞撞冲了进来,将小娃娃紧紧搂在怀里,奶声奶气地喊:“阿爹,锦绣要妹妹!”说也奇怪,锦绣一抱,小娃娃竟不哭了。而无论宋老板怎么哄,锦绣硬是搂着妹妹不放。

大师又叹了口气:“也罢,锦绣小姐是大吉之人,或许能化解这孩子的劫。宋老爷,这两个孩子都是不凡之人,你好好相待吧。”

宋老板将孩子取名为“玄素”,心中始终有隔阂,不太愿见到她。可锦绣却爱极了妹妹,好吃的好玩的总是先给玄素。而清月庄经了这一次困境,伤了元气,让宋老板时时皱眉。

花开花落,岁月匆匆,转眼间锦绣快要十岁生辰了,七岁的玄素拉着她的手,有些神秘地说:“姐姐,我要送你一份大礼。”此后十几日,玄素早出晚归,终日呆在绣坊里。

谁知就在锦绣生辰前一日,绣坊竟发生了大火,等宋老板赶去的时候,绣坊一大半已化为火海。宋老板急得脸都白了,可比他更急的是锦绣,玄素也在绣房之中!

锦绣一咬牙,将一大桶水倒在自己身上,随即冲进了火海。

烈火和浓烟之中,锦绣大声喊着“玄素”,一屋子一屋子地找,直到听到一声有些沙哑的回应:“姐姐!”锦绣大喜,忙上前拉着玄素的手往外跑,眼看就要到门口了,谁知一根燃着火的木头从两人头顶落下,锦绣来不及多想,就将玄素护在身下。“啊──”在玄素的尖叫声中,木头压在了两人身上,锦绣的大半个身子都起了火。

门口的几个绣坊长工见了,急忙冲过来将两个孩子抱了出去。玄素伤了脚,白皙的皮肤上起了通红的水泡,可是比起锦绣,这伤就微不足道了。

锦绣的半个身子都烧伤了,宋老板花重金请来了江南最好的大夫,救回了锦绣的命,却无法消去她大片的伤疤。看着昏迷的锦绣,宋老爷转身狠狠掴了缩在一边掉眼泪的玄素一巴掌:“害死你娘还不够,还要害死你姐和我不可,是不是?”

宋老板将玄素拖到房门口,指着外面怒道:“你给我滚!”玄素不动,宋老爷用力推了她一把,她摔在地上,一直被她紧紧护在怀里的东西也掉了出来。

那是一幅苏绣。嫩绿轻柔的柳枝,淡粉俏丽的杏花,曲池边的秋千架上,身着黄衫和蓝衫的两个女孩身姿轻盈如燕。

见多了精美绣品的宋老板也不得不大为赞叹,这幅绣品针线细密,设色精妙,光彩射目,真乃上上之品。他惊讶地看着玄素,这个孩子才七岁啊!居然就有这等精湛绣艺。

宋老板脸上阴晴不定,玄素跪在他面前哭着用力磕头:“阿爹不要赶我走,我会好好照顾姐姐的,不要赶我走……”

宋老板长叹一口气,拽起她,摸摸她的头就走了。

玄素捡起地上的绣品,跑到锦绣的床边,轻轻说:“姐姐,我用我的命向你保证,这一生我一定要让你快活……”

衡阳民间鬼故事第二篇-会吃人的棺材

女人从绵长的睡梦中醒来,发现眼前一片黑暗。

她摸索着四周,触手可及处皆是一片冰凉,自己仿佛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盒子里。而她的下身一片腻滑,似乎能感受到血液一丝一丝地从身体里面流出去。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她用尽力气,却只能发出一点点的声音。她太累了,刚刚的生育花费了她太多的力气。

突然。外面传来一丝声响。然后,她的头上方被人移开了一道缝。

“居然还活着……”有人在她头顶这样说着。

认出了那个人,她大喊:“是我啊,是我啊,救救我……”

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因为那一条缝,又被牢牢盖死了。

猛然问,她想起了这间府邸里,流传的诡异传说:鬼棺食人。

就在这时,她似乎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女子的叹息,但再听,却什么声音都没有……

一、毒中艳鬼

今天是小叔叔秦筝剃度出家的日子。

我跟着老夫人,也就是我的奶奶,和秦府诸人站在大雄宝殿门口,送别小叔叔。

秦府是琳琅山一个养花世家,它产的花美艳绝伦,专供皇家御用,先皇曾赐予秦府一块金匾,上书先皇亲笔:富贵生花。

只可惜秦府人丁不大兴旺,老太爷早年病死,老夫人膝下只有两个儿子,一个是我父亲,一个就是今天剃度的小叔叔。

母亲在生下我之后,暴毙而亡,父亲因为母亲的离世而郁郁寡欢,最终随母亲去了;叔叔一直未娶妻,却有个一夜糊涂留下的孩子——秦生玉。而生玉的母亲,却不知所终。

“生花,生花。”小叔叔站在大殿门口朝我招手。我看了一眼老夫人,见她点了点头,这才走过去。

秦筝边抚摸着我的脸,边喃喃自语:“越是长大,越是像蓝……”

“筝儿!”老夫人一声怒喝,叔叔痴迷的眼,顿时清明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老夫人,然后在我耳朵低声道:“生花,快走,远离这个家。”

说完后,他一把把我推开。向一直在远处静立的大师示意之后,整个仪式才算是真正开始……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回到秦府,我跟在队伍后面,我虽是名誉上秦府的小姐,但老夫人,从来都不喜欢我。

“生花小姐,老夫人说,让您去一趟前院。”丫环对我说。

我整了整妆容,走出了偏院。

经过前院花园的时候,我看到了生玉和一个男人。我向他们欠了欠身,男人回了个礼。

“你怎么向她行礼?”生玉生气地拽住他,“你是我的夫婿,凭什么要对她行礼?”

“我们又未成婚。”男人淡淡一句话。让生玉气红了脸。

“你居然帮着外人,我不理你了!”生玉说完,跺跺脚跑了。

“在下萧忆冉。”

“我叫蓝生花。”

“你不是秦府的小姐吗?怎么却姓蓝?”话一出口,他立刻感到不妥,“抱歉,我……”

我笑笑:“我的母亲姓蓝,父亲为了纪念她,所以让我也姓蓝。你来秦府,是为了和生玉完婚的吗?”

“不。”他立刻反驳,然后看着我良久才道,“是老夫人找我来,为了一味我绝不会给出的毒药。”

“什么毒药?”

“斑斓花——毒中艳鬼。”他低声在我耳边说。

衡阳民间鬼故事第三篇-三年缘

浙江绍兴向为文化之邦,而绍兴人不仅处世精明治事审慎,且工于心计善于言辞,所以自明朝起,自绍兴而出不远千里到各地做幕僚(即师爷)的人是多不胜数。嘉靖年间,绍兴府有一个儒生名叫张兰古,早年他家也是个殷实之府,张兰古自幼入学吃用不愁,虽说熟读四书五经,可数次应试却是名落孙山,只是他也并不气馁,仍然每日勤学苦读孜孜不倦,欲想有朝一日能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到他三十而立之时,家中却突遭一场变故,从而导致家道中落,后来连一家老小的衣食用度也难以为继,无奈之下他便经朋友介绍去沔阳县(今陕西勉县)入府为幕。这沔阳县北依秦岭,南垣巴山,居川陕甘要冲,自古民风淳朴物产富庶,也是兵家必争之地,他一路跋山涉水风尘仆仆的来到了这里,暂时居住在定军山脚下(黄忠斩夏侯渊处)的一间破败的木屋中,平时在县衙中做些文字抄写之类的事情,薪水也很微薄,除了自己的日常用度之外,还要寄一些回去作为贴补,所以日子过得甚为清贫,十数日也难得吃一顿荤。

这一日时近黄昏百鸟归林,张兰古闲来无事便站在门外赏景,此时忽听山路上传来一阵清脆的马铃声,他转头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年轻女子独自驾着一辆马车驶了过来,车后还装着几个箱笼。张兰古见状心中大感讶异,想这日头西斜天色渐暗,可这女子却单身一人行走山路,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正在纳闷间却见马车一路疾行向自己这边驶来,经过他身旁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随即便听一个清脆娇嫩之声道:“请问先生家中可有旁人?”张兰古闻听女子忽然发问不由一惊,再听她这所问之事更是大感意外,于是抬起头将女子细细打量了一番,这一看只将他看的心头大震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只见这女子年约二八,黄衣红裙云鬓高耸,身姿婀娜容貌艳丽,一时让他惊为天人,居然张口结舌站在那里,半天都没说出句话来。女子见他这幅痴状不由轻启朱唇微微一笑,随即又问了他一遍,这次张兰古方才如梦初醒,急忙回道:“家中只有小生一人而已。”女子听罢又对他道:“小女子孤身赶路,眼见天将日暮难以为继,若是先生愿意,请让小女子借宿一晚,不知您意下如何?”张兰古听得此言心中大喜,当即点头应允下来,女子见状也是面露喜色,随即下得车来先将马车安顿好,再请他帮自己将车后所载的箱笼也都搬了进来。

待女子进门一看,只见房中家徒四壁,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外几乎是别无他物。女子转头对他笑道:“不知先生今晚欲让妾住在何处?”张兰古闻听此言心中羞愧不已,一时面红耳赤窘态万分。女子见状忽收起笑容,上前对他作了个礼道:“刚才所言只是玩笑罢了,请您不要介意。实话告诉您,妾借宿是假,其实是想与您作百年之好,所以才作此毛遂之事,却不知先生您愿不愿意?”张兰古闻听此言心中又惊又喜,暗道如此美事怎会落在自己头上,只怕是自己听错了。女子见他将信将疑,于是又将方才所言说了一遍,张兰古这次听得是真真切切,心中不由欣喜若狂,本欲点头应允,忽转念一想道:“现今我孤身在外飘零落魄,既无钱财也无权势,为何这如花美女却会主动投怀入抱,莫不是其中有什么缘故?”女子见他满脸狐疑之色,当即便知他心意,又对他道:“妾古姓,小字湘云,本地人氏。因家中变故欲投奔亲友不成,路过此地偶然看见您,觉得您也是个本分之人,走投无路之下方才有此下策,还请先生万勿见疑。”

衡阳民间鬼故事第四篇-鬼新娘

夏日炎炎,骄阳炙烤着大地,远处的地平面起了一层似雾似水的热浪,从那风中传来一阵悦耳的铜铃声,待那声音渐近,看到一男子赶着一辆驴车,在驴的脖子上系着一根红绳,上面拴着一个铃铛,车子上驮着一些货物,男子口中时不时轻哼着小调,看样子非常高兴。

翻过一个高岗,张二狗拉了一下毛驴的缰绳,从车上跳了下去,眺望着山脚下的村庄,他心里舒了一口气,三天来急行赶车,只为不耽误这娶亲的黄道吉日,这下总算赶到了这马家村,他牵着毛驴顺着盘山道儿小心的向前走去。

一路上他感到周围有些怪异,只见偌大的村庄却显得寂静无声,一阵冷风吹过,张二狗浑身打了个激灵,只看到四周处处已显得破败潦倒,有的村户门前都结了蜘蛛网,要不是他以前来过,还真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在村子的正中央,有一颗大柳树,树下有一口古井,井上赫然醒目的刻着“幽冥泉”三个大字,旁边坐着一位老头背对着他,身材佝偻,手里拿着一杆旱烟袋,在那不停的抽着烟圈。

张二狗小心的走上前去问道:“大爷,这马家村的人都去哪了?”老头猛的转过头来,一对暗黄浑浊的眸子冷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接着又把目光转向了别处。

张二狗摸不清这老头儿的脾气,又小心的问道:“大爷,我想请问下这村里的马翠兰家住在哪?”

过了一会,他见那老头还是没有说话,好像没有听他说话一样,张二狗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原来这老头是个聋子。”人刚准备离开,就听到那老头声音严厉的说道:“你才是个聋子,我在这村子里生活了二十多年根本就不曾听说过马家村这个名字。”

张二狗惊讶的说道:“这里不是马家村?怎么可能呢,我几年前来过这里一次啊,那这里的人都去哪了?”老头连头都没抬一下直接说道:“死了!你来错了地方了,我劝你还是赶赶紧离开。”

张二狗不信的又问了他几声,但那老头又恢复到原来的态度,完全没有在听他说什么,张二狗心中想道:“好古怪的老头,看来他要去找户人家,再去问问。”但他的内心已经充满了疑惑。

他一连敲了好几户人的家门,进去看到里面早已没有住人的迹象,此时的天色已经越来越晚,天空也渐渐地黑了下来,远处的他看到前方有一盏微弱的烛光,他心中一喜,牵着毛驴就向那赶了过去,待他走近听到茅屋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他悄悄来到窗户旁,向里面望去,只看到有一名道士打扮的男子手中飞舞着一柄木剑,口中念念有词,在他的前面有一案供桌,桌子上面摆满了道具,在桌子的前面却站着一名白衣少女,那少女双眼空洞,肩膀塌耸,好像个木头人呆呆的站在那里。

张二狗看到这怪异的一幕,不禁咋舌,心中想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但他又觉得不该去打扰他们,于是向后退却了几步,黑暗中他不知道自己踩到了什么,只听见“啪”的一声,几乎同时他看到从窗户中飞出一个身影,还没等他做出反应,那黑影已经抓住了他的肩膀,他刚准备动一下,就感到肩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冷冷的声音问道:“你是什么人?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

张二狗惊慌的回到道:“我,我是来找我媳妇的,她就是这马家村的马翠兰。”那老道士念道:“马翠兰,难道你们没看到村口的告示吗,这个村子里面的人都得了一场瘟疫死了,你怎么还敢进来?”

张二狗心中一惊:“死了?”接着他又问道:“这里是不是马家村?”那老道士警惕的向四周看了一眼,对他招了招手,声音冰冷的说道:“你要不想死的话,就跟我进来,明个一早你再离开这里。”

张二狗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也跟他走了进去,来到屋内张二狗惊恐的发现屋子的另一侧密密麻麻的摆满了死人的牌位,上面的名字全是马家村的人,这时他才相信马家村的人都死完了,一时间他完全没了主意,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衡阳民间鬼故事第五篇-钉鼻鬼 作者:缪中兴

夫人,您听我慢慢说。

那一天,谭将军本打算赶到端州城过夜。因为老爷在路上追猎野兽而耽误了赶路,还未到城,天已黑了。我们只好到路边一个庄子里投宿。

庄主见到我,就说无处可借。等他看到我身后的谭将军和老爷,才改口说:“有一座寓楼空着,只是近来那里闹鬼,所以不敢给人住。既是两位将军要住,也许能镇得住恶鬼吧。”

我一听有鬼,便想另找地方。老爷却拍着腰刀说:“我这辈子打了三十几仗,在尸堆里也不知睡了多少回,什么鬼我没见过?怕个屁!你若怕,与我同睡好了。”

谭将军说:“不如三人同睡,如果有鬼正好一同对敌。”

庄主收拾了楼上的客房,我侍候老爷和谭将军上了床,我自己上床前,又多点了两盏灯,灯光很亮,让我很心安。

老爷很快就鼾声如雷,不一会儿,谭将军也睡着了。我怎么也睡不着,抱着腰刀,手握在刀柄上,准备随时拔出鞘来。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虫鸣忽然停了下来,我正觉得奇怪,楼梯响起了笃笃笃的声音,好像有人用小棍子敲击楼梯。那怪声由下而上,直到门前。门栓“叭”一声被拨开了,就像有人从里面为它开门一样。

只见一个恶鬼闯进门来,三盏灯火一下各自缩成米粒大小的青色焰团,一股带有恶臭的冰气直贯我全身。那恶鬼形如一个老太婆,却只有眉毛,没有眼睛,只有鼻子,没有嘴。肚子很大,腿只有筷子那般长短粗细。

我想弄醒老爷和谭将军,可是浑身冻得僵硬。手被冻得都粘在刀柄上了,当然这是事后才发现的,您看,我这手掌为了从刀柄上扯下来,还脱了一层皮呢。

那恶鬼迈动两条细腿,“笃笃笃”地走近床来,我看清它的鼻子很白,有点像熔化的白蜡那样缓缓地变长,最后变成一根白森森的钉子状的东西,伸向了谭将军。

谭将军虽然熟睡,鼻孔中却自然涌出两条白气,在空中绞成一股,状如小龙,隐隐有鸣啸之音。那恶鬼不敢再试,又转向老爷。我以为老爷的武功强于谭将军,更能抵御此鬼。岂料说时迟那时快,那钉状的鬼鼻已经钉入老爷的额头……好惨呐!

老管家言毕,放声大哭,老泪纵横。夫人以巾掩面,抽泣不止。谭将军连声劝慰。

夫人拭泪道:“拙夫自恃艺高,长年越山驰野,射虎击狐,妾身屡次相劝,他都不肯听。谁知这次竟遇鬼而亡!唉,看来也是命中注定。只是拙夫棺木在此,只恐那恶鬼对妾身不利,妾身心下实在恐惧!”

谭将军道:“夫人勿虑。谭某与李将军情同手足,李将军的家人便是谭某的家人。这些天谭某愿在此为夫人把守房门,只要谭某有一口气在,什么也伤不到夫人!”

“将军此举只恐有违礼数。” 夫人摇头说

老管家用袖子擦了眼泪,满面悲戚地劝道:“与人命相比,礼数就只能先放在一边了。上天自然知道孰轻孰重。夫人不必担心。”

夫人沉吟了一会儿,长叹了一声,说:“只好如此了。那就有劳谭将军了。管家,你去给谭将军安排一下。”

老管家领命出了客厅。走了几步,一个家奴跑来说:“爹,棺车上有一根钉子断了。”

管家说:“没事,你去吧。我给你找一根。”

“快点啊。那我先去了。”

“嗯。”看着儿子的背影,老管家从怀里掏出一枚长钉。它在阳光中闪耀着,就像从来没沾过血迹。

他又回头朝客厅看了一眼,发现夫人和谭将军都已不在了。他冷笑了一声:“又不是第一次了,还这么等不及!”

以上就是衡阳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衡阳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