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葛讲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老葛讲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短篇、爷爷奶奶讲民间鬼故事、民间流传的鬼故事微盘、迷你世界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老葛讲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巨蚁

民国时的南方镇子,出了个货郎叫李小鱼。虽说货郎走山,多遇诡事,但这李小鱼仗着从一个游方道士身上学来的皮毛法术,日日行在山中,浑然不惧。

这一日,李小鱼走在山中,刚贩了半个担子的小货,生意好得紧。

眼看着太阳将落,天色昏黄,便急匆匆地挑着竹担往山下而去。走到一个山涧旁,突然无端起了一阵风沙,迷住人眼。

待李小鱼睁开眼的时候,发现眼前灰乎乎的一大片。他以为眼睛打了尘灰,急忙从腰上解下水筒,抹了些水润眼睛。

再睁开眼,果然视物清晰了一些,却依然灰蒙蒙,咬咬牙,李小鱼折了一根枯枝,一手按着担子,一手用枯枝打着路面,不敢停留,往前走去。

常言说事出异常必有妖,这无端起的风沙,盖住了原本暖暖的日头。李小鱼清楚,自己定又是碰上了山中那些说不得的东西。

也不知走了多久,李小鱼只觉得手中的枯枝打在地上,已经不是先前硬邦邦的地面,取而代之的,却是软绵绵的泥路。这泥路又不像是被日头晒过的,枯枝一捅,没入极深。

李小鱼心惊,想睁开眼,风沙又打来眼睑,无奈,李小鱼只得垂着头眯着眼,用眼角的视线,打着枯枝探路。只觉得天色越来越黑,耳边传来的不仅风声,隐约间还有一些悉悉索索的尖叫声。

终于,风沙慢慢散去。李小鱼抹去眼睑下的尘泥,睁开眼,吓了一大跳,自己不知何时,行入了一个大洞子中。先前走路时候的踩的泥,原来是一坨坨刚挖出的新泥,而刨去了泥的小路,弯弯曲曲,四通八达,有的顺着岩壁蜿蜒而上,有的只留了一个斜斜的口,入地三尺。

蚁道!李小鱼突然想起这种奇异的筑物构造。他小时穿过蚂蚁戏耍,翻开大块草皮,那时的蚁道,与如今自己身临其境的蚁道何其相似,不同的是,自己面前的这蚁道何其的大。

蚁道大,那蚂蚁窝有多大?蚂蚁有多大?

李小鱼头皮发麻起来,急忙望去四周,瞧见远处有一方亮光,定了定神,迈开大步奔去。

这时,身后一种诡异的摩擦声不断响起来,一声接着一声。李小鱼转头看去,吓得肝胆俱裂,一大队如牛犊身子大小的黄头蚂蚁,正顶着两个大颚角向他快速爬来。

李小鱼来不及挣扎,整个身子被一只蚂蚁夹起,往蚁道深处爬去。

李小鱼只觉得自己腰身被剐得极疼,一圈鲜血,渗出了身上的麻衣。

那蚂蚁似是极兴奋,不断发出诡异的肚皮摩擦声。李小鱼挣扎几下,昏了过去。

等他再睁眼,发现自己已经被扔在一大间密实中,他的身边,还堆落着许多动物尸体,碎骨,甚至半截人尸。

一个肥胖至极的妇人见着他醒来,回过头,恶狠狠地瞪着他。李小鱼心惊,急忙往旁边摸去,摸到一截长骨,急忙横在身前。

“今日吃腿,明日吃两只手,后日吃身子,大后日嚼碎头。”肥胖妇人咧着嘴笑。

李小鱼顾不得,将手中长骨扔了过去,肥胖妇人咧嘴一笑,那长骨打在她身上,如同以卵击石,立马碎了去。

“莫要费力气了,我堂堂蚁后,会怕你个人类不成。”肥胖妇人扭了一下臃肿的身子,走过来,将脸贴近李小鱼。

李小鱼忽觉一阵恶臭,想避,却又避不开。

“罢了,刚吃过食,晚些再吃你。”肥胖妇人扭着身子走开。

李小鱼松了一口气,心里想着法儿。他记得小时候这蚂蚁,最怕的东西便是大蒜,哪怕放一小丁点在蚁道上,蚂蚁见着也会急忙爬开。

李小鱼急忙回身看去,幸好,他的货担,也被扔来了这里。他悄悄挪着身子,靠近摔在一边的货担,从货担里掏出几头极大的蒜。以往贩货,这大蒜并非多紧俏,却料不到,今日怕是要救了自己一命。

李小鱼将大蒜塞进嘴里,大口嚼着,呛得舌头打哆嗦。

“什么味儿?”肥胖妇人回头,盯着李小鱼。

李小鱼从嘴里喷出大蒜,那肥胖妇人见状,果然大惊,急忙往后退去。

李小鱼急忙抄起货担,一路往外跑去。他知道蚁道,再如何分叉,也必有一条主干道。路遇许多蚂蚁,李小鱼张嘴便喷出大蒜,蚂蚁急忙退避三舍。

不知跑了多久,李小鱼跑到先前进来的泥路,沿着那一方光亮,终于逃出这诡异的蚂蚁窝。

李小鱼心有余悸,往后走山贩货中,货担里,总会放着一挂大蒜。

老葛讲民间鬼故事第二篇-民间鬼故事|罗刹海市

从前有个叫马骥的人,年少时就风流倜傥。他为人很聪明,十四岁便考入学府。只可惜,他的读书生涯并不长久,因为他的父亲年老以后不再出门做生意,而让马骥弃学经商。马骥只好从命。

父亲一生经商,到过的地方不少,见过的奇事更多,但比起马骥后来的经历却逊色多了。马骥到底有过什么样的特殊经历呢?

有一次,马骥跟别人一道渡海经商,不料,他们的船被大风吹迷了方向,过了几天几夜,他们才从茫茫大海上发现了一个可以获救的都城。于是,他们一个个疲惫不堪地上了岸。

马骥生得英俊,小时候便有“俊人”的称号。但他平时对别人的外貌并不很在意。可是到这座都城才发现,这里的人长得都特别丑。他们看见马骥长得跟自己一点儿都不像,反而以为他是个妖怪,于是众人一哄而逃。马骥开始看见他们的模样,心里很恐惧。可是,当他了解到这里的人都害怕自己的时候,他不但不再恐惧,反倒想凭借自己的特殊力量来欺侮这城里的人。从此以后,看见城里的人在吃饭,他就径直跑过去,将城里的人吓走,然后吃他们剩下的饭菜。

有一天,马骥走到一个山村里。他发现,这个山村里有些人不像都城里的人那么丑,只是他们穿得破破烂烂,一点儿都不讲究打扮。马骥没有闯入他们的家园,而是坐在村头一棵大树下休息。山村里的人从来没见过像马骥这样的人,所以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是远远地望着他。过了好久,觉得他并不是什么吃人的怪物,才稍稍靠近了一些。马骥表示出友好的姿态,他笑吟吟地跟他们说话。但是,他说的话山村里的人多半听不懂。他费了半天口舌,才让他们明白,自己是从中国来的。听懂了他的话的山里人马上将这个消息告诉给所有的邻里。山村里的人于是都知道他马骥根本不是什么吃人的妖魔。尽管如此,那些模样生得很怪异的人始终不敢上前,差不多是看看马骥一眼就走开了。敢上前和马骥接触的,口鼻位置与中国人长得差不多。马骥和一些人总算沟通了感情。原来,这山村里的人很好客,他们便邀请马骥到村里做客。马骥也就不推辞。在酒宴上,马骥问他们为什么害怕,他们回答说:“听长辈们说,西去两万六千里有个地方叫中国,那里的人形象都很奇特,今天看见你,果然是这样。”马骥问他们为何这么穷,连衣服都穿不整齐,他们说:“我们国家所看重的不是文章,而是相貌。长得特别美的,就是上等人,做大官,次一等的,做地方官,再次一等的,也能得到贵人的宠爱,由此获得食物养活妻儿。像我们这些丑陋的人,刚出生时父母就认为不吉利,多半被遗弃了。有些之所以未被马上扔掉,只不过是为了传宗接代。”听他们这么一说,马骥更加好奇,于是追问他们这是哪个国家,山里人回答说叫罗刹国,国都在北边,离这个山村不过三十里地。

罗刹国都究竟是个什么样子?马骥很想亲眼去看看。他请山村里的人给他引路。村里人答应了。

老葛讲民间鬼故事第三篇-消失的百万神兵

一、楔子

这个故事有点奇怪,因为它跟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看到的一种现象有关。喜欢用竹子编织的人就知道,有时我们把竹子剖开后,就能发现在竹节里有一个亮晶晶的象小人一样的东西,它似乎骑着一匹马,手里拿着一根长樱枪,象个骑士一样。因此,想仔细了解这个故事的人,你必须得好好想一想,你以后看到竹子是否能够承受得住这个故事带给你的惊恐,倘若你不怕,那么你就慢慢往下看吧。

我每次回家,都要爬上那个乱坟岗。说它是乱坟岗,是因为这里一棵树也没有,到处都是乱石。附近的穷苦人家,担心人死后埋坟占了土地,所以都把死人埋到了这里。乱坟岗旁边是田家湾,因有大户人家田姓祖先埋在这里,所以取名叫田家湾。田家湾有一大片楠竹林,这片楠竹林方圆几百米,长得郁郁葱葱。而在田家湾反背紧挨着楠竹林的下面有一个村子,叫王村,村里住着二十几户人家,我们的故事就是从王村和田家湾开始。

二、田家祖坟怪事

很久很久以前,王村发生了一件怪事,每到傍晚,王村里的十几只狗都会跑到田家湾去狂叫,即使村里所有养狗的主人去赶他们的狗也赶不走。村民们都非常奇怪,但是又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连十几天,天天如此,村民们感到莫明的惶恐。

有一天,有个村民经过田家湾时发现,田家祖坟无缘无故冒出来一根葛藤,这根葛藤足有碗口粗,显然,它正努力地朝着上面的楠竹林爬去。

这个村民将这件事告诉给了村子里的其他人。村子里的人都感到非常好奇,所以都跑到田家祖坟去看。

田家祖坟占地八十平米,坟前立有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田家祖先的丰功伟绩。田家祖先曾是征战沙场的将军。有一支邪教匪徒,道法高深,四方危害百姓,朝廷对这帮邪教匪徒恨之入骨,多次派遣大军剿杀却无能为力。后来,田家祖先领命前去剿匪,双方互斗法术,一直厮杀了七七四十九天,也没能决出胜负。邪教匪徒的首领巫术比较厉害,田家祖先为了及时消灭这支匪徒,自己铤而走险,以谈判的方式骗得邪教匪徒首领在一遍开阔地谈判。原来,田家祖先为了能够困住邪教匪徒首领,在这遍开阔地周围一圈一圈布了七道机关,每一道机关都暗含杀机。谈判那天,双方都摆好了阵式,田家祖先一个人走到开阔地中间等着邪教首领的到来。在这样的开阔地,邪教首领本不放在眼里,因此放松了警惕,他径直走到田家祖先的面前。当然,谈判不会有什么结果。田家祖先暗启机关,准备全身而退的时候,却被邪教首领紧紧抱住,最后两个人都葬身火海,烧得面目全非,任谁也分辩不出谁是谁。没办法,田家人只能把田家祖先和邪教首领合葬在一起。据说,邪教首领死时高声叫道:“你们永远也别想杀死我,我要借助你的力量统治整个世界!”

村里人看到,田家祖坟正中间冒出来的那根葛藤,已经长有十多米了,眼看就要长出了祖坟边沿。

怎么会平白无故冒出来一根葛藤呢?村民们想,葛藤?葛?那个邪教首领不是姓葛吗?

啊!想到这里,村民们心头冒出来阵阵寒意。

老葛讲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定魂棺

清末民初,在广西柳州的清阳县城中,有一家专做棺材的铺子,名叫“何记寿材”。

店里的掌柜子何顺昌原本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家中世代靠农耕为生,织布为业。虽说算不上富足,但也是过的逍遥自在,可是事不如愿,连年的战火和地主乡绅的巧取豪夺,使得何顺昌家破人亡,全家三口只有他一人活了下来。好在自己有一手好的木工手艺,再加上人又老实,慢慢开了一家寿材铺,又过上了不错的生活,但是直到那天.....

铺子里来了几个虎背熊腰的家丁和一个衣着华丽的老员外,何顺昌一看这人这扮相,定是县里有权有势的人物,连忙恭迎。“你就是何顺昌?这个店的掌柜子?”老员外闷声叫道。“正是小人。”“带上你的家伙儿,给我走。”“这...??”何顺昌一听就知道好像是鸿门宴,一时半会儿不敢答应下来。但是在那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丁的目光中,何顺昌乖乖的带上了工具,临走前对几个徒弟说道:“如果我遇到啥事,这铺子你们要好好经营,顺便对你师娘说,我对不起她,叫她另寻人家吧。”几个徒弟一听好似在交代后事,又不敢做声,只得默默答应了下来,老员外临走的时候,还吩咐家丁给了几个徒弟一些大洋,这让何顺昌对老员外有几分感激。

正午时分,何顺昌跟随几个人来到了县城边上的一所豪宅,门口的匾上写着“周府”。看来这个老员外是姓周了,但是越走越发现这所豪宅有点不对劲,四周阴森森的,偶尔有几个仆人走过,也是匆匆忙忙的,好像发生什么事情似的,何顺昌是估计死了人家,要不他来这干嘛。穿过中门来到大厅,只见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人定神而坐,身后站着一个丫鬟和一个持剑的小道士。

“道长就等了,你要的人我给你带来了,你看看。”老员外恭敬的问道,“恩,此人八字和夫人相符,此事定能成功啊,不过贫道使用此法,乃逆天而行,可是要折寿的,这个...”“道长请看!来人哪,赶紧的。”老员外几声吩咐,几个壮实的家丁从后屋中抬出了三个大木箱,箱盖一开,金光四射。“呵呵,好,马上开始吧。”道士会心一笑,扭头向身后的小道士交代几句,便向后屋走去。

何顺昌傻傻的看着小道士走近身边,附耳说道:“你请放心,只需帮我师父在后屋的棺材上刻几个字就可以了,不过嘛刻完字,要在字上抹点东西。”“什么东西?”“你..的..血!!”“这,这怎么可以??”何顺昌怎么说也不乐意,后来旁边的老员外掏出一锭银子给何顺昌,当即说道:“这是定钱,办好了,我多给你,顺便送你几只洋参补补。怎么样?”何顺昌犹豫了半天,不就是抹点血么,又不是要我的命,豁出去了,当即点头,老员外和小道士顿时都心开怒放,“请何掌柜进去吧”小道士轻声说道,顺着丫鬟的指引,何顺昌来到了后屋。

老葛讲民间鬼故事第五篇-荒寺鬼僧

大明崇祯年间。

杭州举子苏书平入京赶考,其父苏员外为苏生准备了纹银五百两做为盘缠,并令家丁苏原陪同前往。苏生拜别家父,启程赴京,一路晓行夜宿,饥餐渴饮。倒也顺利,并未遇歹人劫财之事,再加之苏原自幼跟随苏家,会些武艺,苏生又思虑真有歹人挡道也只是图些银两罢了,并不会伤及性命,两人都不禁放宽心来。

这一日,两人行至安徽黄山地界,中午在一家客栈用饭时,有一云游道人厚脸皮凑到苏生桌前讨肉吃,苏生天性善良,又见老道须发皆的,虽红光满面,却难掩沧桑之容。不由生出敬老之心,顺手将一整只烧鸡递于老道。那道士单手接过,哈哈大笑道:“施主善心,贫道记下。公子能不能再施些钱财,贫道感激不尽了。”苏原一拍桌子站起道:“哪里来的疯子,好生无礼,还不快滚,免得小爷动了肝火。”苏生道:“算了,苏原啊,从我们盘缠中取五十两赠于道长吧。钱财乃身外之物,出家人历来清苦,云游更是艰难,家父信道,我也当敬道。”苏原噘着嘴拿了一锭银子交于老道。

老道笑眯眯地接过,走过来用右手中指在苏生头顶按了一下,苏生顿觉神清气爽,精力充沛,一路的困倦消失的无影无踪,感叹道:“道长真乃神人也,请受小生一拜。”苏原不解地望着苏生,挠着头皮。道人将拂尘一挥,扬长而去,口中念道:“三清门中观红尘,天涯坐客孤一人。妖魔鬼怪见我避,危难之时现真身。”

“公子,他真是个疯子,你听,还胡言乱语呢。”苏原夹口菜道。苏生道:“不,他定是世外高人,这五十两银子花到地方了,小二,结账。”

日暮时分,忽然阴雷阵阵,乌云密布。

两人此时正处荒山野岭之中,前无村镇,后无人家,顿时慌了手脚。“公子,只好找山洞避下雨了。”苏原护着书箱道。苏生点头应允。结果,他们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山洞,气得苏原大骂:“奶奶的,这么大一座山,怎么连个洞也没有。”苏生道:“若是淋了雨,生了病,定会误了考期的,这可如何是好。”“公子快看,那里有灯光。”苏生顺着苏原手指的方向看到半山腰果然像是有人家的样子,那灯光虽十分微弱,却使两人看到了希望。

待到了近前,才发现这里是一座寺庙,灰蒙蒙的看不真切是什么砖,什么瓦,什么柱子,只是大门中间上方悬了一块匾看得清晰,蓝底黄字:极乐寺。匾周斑驳不堪,看来是座古寺了。两人刚站到房檐下,豆大的雨点就从天而降,伴着狂风暴雷,气氛甚是怕人。“愣着干什么,快敲门呀。”苏生不快道。苏原慌忙拍打门环,不多时,门开了,出来一个身穿灰袍的小和尚,双手和十道:“二位施主,是否要借宿。”苏原两眼放光道:“对呀,对呀,正是,正是。再准备些斋饭最好。”苏生上前道:“小师傅,小生是进京赶考的举子,路至此地,天色已晚,又逢大雨,能否行个方便,借宿一晚。”小和尚道:“随我来吧。”苏生在后边小声嘀咕道:“怎么这小和尚脸色如此苍白。”苏原道:“一年到头吃斋,不苍白才怪。”小和尚猛的一回头冷笑道:“是啊,贫僧很久很久没有吃过肉了。”到了佛堂,小和尚垂手站在门口,让他们进去,进去发现里面端坐着一个老和尚,白眉白须,身穿蓝袍,他一边叫苏生主仆二人坐下,一边吩咐小和尚去备斋,他自己亲自奉茶。等斋饭的过程中,主仆二人的肚子一个比一个叫得响,不停地喝茶,茶叶都嚼着吃了。

半柱香的工夫,小和尚端来了斋饭,苏生两人看也不看,端起碗就狼吞虎咽起来。饭罢,小和尚带他们进房休息。

午夜时分,苏原叫肚子疼,疼得在床上翻跟头,不消片刻就狂吐起来,等苏生点上灯一看,苏原吐的哪里是饭,分明是蛆虫,和着血水,白花花的在地上乱爬。苏生哪看得了这个,也哇的一口吐了起来,主仆二人就在屋子里你一口我一口地狂吐,像比赛谁吐的远一样,直吐得眼冒金星,肝肠寸断,手瘫脚软,腰酸背疼腿抽筋,才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喘气。

以上就是老葛讲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老葛讲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15 Second.